首页 > > 诗部 > 楚辞 > 文心雕龙译注 > 三、宗经

三、宗经

  《宗经》是《文心雕龙》的第三篇。它和上一篇《征圣》有密切的联系;因为圣人的思想是通过经典表现出来的,所以学习经典就是学习圣人的必要的途径。“征圣”和“宗经”是刘勰进行文学评论的基本观点。

  全篇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概述经书的基本情况,特别强调其巨大的教育意义。第二部分介绍五种经书的主要写作特点及其成就。第三部分说明必须宗经的原因:从经书和后代作品的关系来看,刘勰认为各种文体都从经书开始;文能宗经,就有六种好处,否则就会出现楚汉以后过分追求形式的流弊。  刘勰对儒家经典推崇备至,认为经书的内容是永恒不变的真理,显然是错误的;认为各种文体都源于经书,只要向经书学习,写文章就有六大优点,这些说法也是不完全正确的。但他强调儒家经典的教育作用,把经书的写作特点归结为“辞约而旨丰,事近而喻远”,以及以内容为主的“六义”说,对于当时趋于华靡的文坛风气,是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的。

  (一)

  三极彝训1,其书言“经”。“经”也者,恒久之至道,不刊之鸿教也2。故象天地3,效鬼神4,参物序5,制人纪;洞性灵之奥区6,极文章之骨髓者也7。皇世《三坟》8,帝代《五典》9,重以《八索》,申以《九邱》10;岁历绵暧11,条流纷糅12。自夫子删述13,而大宝咸耀14。于是《易》张《十翼》15,《书》标“七观”16,《诗》列“四始”17,《礼》正“五经”18,《春秋》“五例”19。义既极乎性情20,辞亦匠于文理21;故能开学养正,昭明有融22。然而道心惟微23,圣谟卓绝24,墙宇重峻25,而吐纳自深26。譬万钧之洪钟27,无铮铮之细响矣28。  〔译文〕

  说明天、地、人的经常的道理的,这种书叫做“经”。所谓“经”,就是永恒的道理,不可改易的伟大教训。经书取法于天地,征验于鬼神,深究事物的秩序,从而制订出人类的纲纪;它们深入到人的灵魂深处,并掌握了文章最根本的东西。三皇时产生了《三坟》,五帝时出现了《五典》,又加上《八索》、《九邱》等古书;它们经过长期的流传而不清楚了,后来的著作越来越错综复杂。自从经过孔子对古书的整理,它们的精华都放射出光芒。于是,《易》的意义有《十翼》来发挥,《书》中指出了“七观”,《诗》里分列出四部分作品,《礼》明确了五种主要的礼仪,《春秋》中提出五种记事条例。所有这些,在义理上既有陶冶性情的作用,在文辞上也可称为写作的典范;因此能够启发学习,培养正道,这些作用永远历历分明。但是自然之道的基本精神十分微妙,由于圣人的见解非常高深,加之他们的道德学问也很高超,因此他们的著作就能深刻地体现自然之道。这就像千万斤重的大钟,决不会发出细小的声音来。

  〔注释〕

  1 三极:就是三才,指天、地、人。彝(yí宜)训:经常的道理。彝:经常的。
  2 刊:削除。不刊:就是不可磨灭。
  3 象:取法。
  4 效:验证。
  5 参:参入,干预。序:秩序,引申指规律。
  6 洞:通达。奥区:深秘而不易窥见的地方。
  7 极:追究到底,引申为彻底掌握。骨髓:指文章的主要成分,和只用一个“骨”字而与“风”字并列的含意有所不同。
  8 皇:指三皇。三皇的解释很多,较普通的说法是指伏牺、女蜗(wā挖)、神农。见司马贞《三皇本纪》(附《史记》后)。《三坟》:古书名,传为三皇之书。坟:大道。
  9 帝:五帝。五帝的说法也很多,较普通的说法是指黄帝、颛顼(zhuānxū专需)、帝喾(kù库)、唐尧、虞舜。见《史记·五帝本纪》。《五典》:传为五帝的书。典:常道。
  10 重、申:都有加的意思。《八索》:相传为关于八卦的书。索:探索。《九邱》:相传为关于九州的书。邱:积聚。
  11 绵:长远。暧:不明。
  12 纷:众多。糅:复杂。
  13 删述:相传孔子序《书》删《诗》,又自称“述而不作”(《论语·述而》)。
  14 大宝:比喻最有价值的东西。
  15 张:发挥。《十翼》:指《彖(tuán团去)辞》上下、《象辞》上下、《系辞》上下、《文言》、《说卦》、《序卦》、《杂卦》,相传为孔子解释《周易》而作。
  16 标:显出,七观:《尚书大传》载孔子的说法,认为从《尚书》的某些篇章中可以观义、观仁、观诚、观度、观事、观治、观美。
  17 列:分布、陈列。四始:《毛诗序》中说《诗经》中的《国风》、《小雅》、《大雅》和《颂》四个部分,叫做“四始”。
  18 五经,指吉礼(祭祀等)、凶礼(丧弔等)、宾礼(朝觐(jìn进)等)、军礼(阅车徒、正封疆等)和嘉礼(婚、冠等)五种主要的礼仪。见《礼记·祭统》郑玄注。
  19 五例:《春秋》的五种记事条例:“一曰微而显”,“二曰志而晦”,“三曰婉而成章”,“四曰尽而不汙”,“五曰惩恶而劝善”(杜预《春秋左氏传序》)。
  20 极:一作“埏”(shān山),“埏”是和泥做瓦,这里比喻文章的教育作用。
  21 匠,技巧或能掌握技巧的人。这里指善于掌握文理。文理:写文章的道理。
  22 有:语词。融:长。
  23 道心:自然之道的基本精神。
  24 谟(mó蘑):谋议。
  25 墙宇:孔子的学生子贡曾说:“夫子之墙数仞。”(《论语·子张》)古八尺为一仞,“数仞”是形容孔子的墙很高。这里用“墙宇”喻指圣人的道德学问。峻:高。
  26 吐纳:言论。这里指著作。
  27 钧:古三十斤为一钧。洪:大。
  28 铮铮(zhēng争):金属的声音。  (二)  夫《易》惟谈天1,入神致用2,故《系》称3:旨远、辞文,言中、事隐4。韦编三绝5,固哲人之骊渊也6。《书》实记言,而训诂茫昧7;通乎“尔雅”8,则文意晓然。故子夏叹《书》9:“昭昭若日月之明10,离离如星辰之行。”11言昭灼也12。《诗》主言志,诂训同《书》;摛《风》裁“兴”13,藻辞谲喻14;温柔在诵15,故最附深衷矣16。《礼》以立体17,据事剬范18;章条纤曲19,执而后显;采掇生言20,莫非宝也。《春秋》辨理,一字见义;“五石”、“六鷁”21,以详略成文22,“雉门”、“两观”23,以先后显旨;其婉章志晦24,谅以邃矣25。《尚书》则览文如诡26,而寻理即畅;《春秋》则观辞立晓,而访义方隐。此圣人之殊致27,表里之异体者也28。至根柢槃深29,枝叶峻茂30,辞约而旨丰,事近而喻远。是以往者虽旧,余味日新;后进追取而非晚,前修文用而未先31。可谓太山遍雨,河润千里者也。

  〔译文〕

  《易经》是专门研究自然的道理的,讲得精深微妙,可以在实际中运用;所以《系辞》中说:《易经》的意旨深远,辞句有文采,说的话符合实际,讲的事理却比较难懂。孔子读这部书时,三次翻断了系竹简的皮绳,可见这部书是圣人深奥哲理的宝库。《尚书》主要是记言的,只是文字不易理解;但如懂得古代语言,它的意义也就很明白了。所以子夏赞叹《尚书》说:“它像日月那样明亮,像星辰那样清晰。”这无非是说,《尚书》记的很清楚明白。《诗经》主要是抒发作者思想情感的,它的文字和《尚书》一样不易理解;里边有《风》、《雅》等不同类型的诗篇,又有“比”、“兴”等不同的表现方法,文辞华美,比喻曲折;讽诵起来,可以体会到它温柔敦厚的特点,所以它最能切合读者的心情。《礼经》可以树立体制,它根据各种事务来制订法度,其中的条款非常详细周密;执行起来,有明显的效果;任意从中取出一词一句,没有不是十分可贵的。《春秋》这部书在辨明道理上,一个字就能显示出赞美或批评来。例如关于“石头从天上落到宋国的有五块”、“六只鷁鸟退着飞过宋国都城”等记载,是以文字的详尽来显示写作的技巧;又如关于“雉门和两观发生火灾”的记载,是以排列先后的不同来表示主次的意思。其中有些记载,用婉转曲折、含蓄隐蔽的方法写成,那的确是相当深刻的。总起来看,《尚书》的文字看起来似乎古奥一些,只要寻找出所讲的道理,还是易于领会的;《春秋》的文字很容易明白,但要探索它的含义,却又深奥难懂。由此可见,圣人的文章丰富多采,文辞和内容各有特色。经书和树木一样,根深抵固,枝大叶茂;文辞简练而意义丰富,所举事例很平凡而所暗示者却很远大。所以,过去的经书历时虽已久远,但它们遗留下来的意义却永远新颖。后世的人向它们学习,一点不嫌太晚;前代学者用了很久,也并不嫌过早。经书的伟大作用,可以说像泰山上的云彩能使普天之下都下到雨,像黄河的大水可以使周围千里都得到灌溉。  〔注释〕

  1 天:天道,就是自然的道理。
  2 神:精妙。
  3 《系》:指《周易·系辞》。下面所说的原文是:“其旨远,其辞文,其言曲而中,其事肆而隐。”(见《系辞》下)
  4 中(zhòng众):恰当,隐:深奥。
  5 韦:熟皮,古代未发明纸以前的书,是写在一条一条的竹简上,用绳编联起来。韦就指这种皮绳。绝:断。
  6 哲人:有智慧的人,这里指圣人。骊(lí离):骊龙。渊:深水。《庄子·列御寇》中说,藏在深渊中的骊龙,其颔(hàn汉)下有珍贵的珠。这里用来比喻《周易》中深藏着精妙的道理。
  7 训诂:对古书文字的解释。
  8 尔雅:指古代语言。尔:近。雅:正。
  9 子夏,孔子的学生。他的话见于《尚书大传》。
  10 昭昭:明白。
  11 这两句话的原文是:“昭昭如日月之代明,离离若参辰之错行。”离离:清楚。
  12 灼(zhuó浊),明亮。
  13 摛(chī吃):发布。这里指《风》、《雅》等诗篇的写作。裁:制。这里指“比”、“兴”等手法的运用。
  14 藻:文采。谲(jué决):变化不测。
  15 温柔:即温柔敦厚。儒家强解这是《诗经》中一切作品的特点。
  16 附:接近。
  17 《礼》:指《仪礼》。体:体统、体制。
  18 剬(zhì志):即制。
  19 纤(xiān先):细。
  20 掇(duō多):取。生:唐写本作“片”。译文据“片”字。
  21 五石、六鷁(yì意):《春秋·僖公十六年》载:“陨(yǔn允,落)石于宋五。”“六鹢退飞过宋都。”鷁:鸟名。
  22 略:一作“备”。译文据“备”字。
  23 雉(zhì志)门、两观:《春秋·定公二年》载:“雉门及两观灾。”雉门:鲁宫的南门。两观:宫门外左右二台上的楼。“灾”指火灾。失火的主要是两观,但两观附属于雉门,所以先说雉门。
  24 婉章:即上文所说“《春秋》五例”中的“婉而成章”。“志晦”:即“五例”中的“志而晦”。(见本篇第一段注19)
  25 谅:确实。邃(suì岁):深远。
  26 诡(guǐ轨):反常、奇异。
  27 圣人:唐写本作“圣文”。译文按“圣文”。殊致:种种不同的情致。
  28 表:外表,指文辞。里:内容。
  29 柢(dǐ底):也是根。槃(pán盘),一作“盘”,与“蟠”通,是弯曲的意思。
  30 峻:高。
  31 文:唐写本作“久”。译文据“久”字。这句的意思是说,经书内容丰富,用之不尽,取之不竭。

  (三)  故论、说、辞、序1,则《易》统其首2;诏、策、章、奏3,则《书》发其源;赋、颂、歌、赞4,则《诗》立其本;铭、诔、箴、祝5,则《礼》总其端;纪、传、铭、檄6,则《春秋》为根。并穷高以树表7,极远以启疆8;所以百家腾跃9,终入环内者也10。若禀经以制式11,酌雅以富言12,是仰山而铸铜13,煮海而为盐也。故文能宗经,体有六义14:一则情深而不诡15,二则风清而不杂16,三则事信而不诞17,四则义直而不回18,五则体约而不芜19,六则文丽而不淫20。扬子比雕玉以作器21,谓五经之含文也。夫文以行立22,行以文传;四教所先23,符采相济24。励德树声25,莫不师圣;而建言修辞,鲜克宗经。是以楚艳汉侈26,流弊不还;正末归本27,不其懿欤28!

  〔译文〕  所以论、说、辞、序等体裁,都从《周易》开始;诏、策、章、奏等体裁,都发源于《尚书》;赋、颂、歌、赞等体裁,都以《诗经》为本源;铭、诔、箴、祝等体裁,都从《礼经》开端;纪、传、盟、檄等体裁,都以《春秋》为根本。这些经书都为后世树立了最好的榜样,替文章的发展开辟了极为广阔的领域。因此,在创作上任凭诸子百家怎样驰骋活跃,归根到底总是超不出经书的范围。如果能根据经书来制定文章的格式,学习经书中的词汇来丰富语言,这就如同靠近矿山来炼铜,煎熬海水来制盐。所以如果能够学习圣人经典来写文章,这种文章就能基本上具备六种特点:第一是感情深挚而不欺诈,第二是教训纯正而不杂乱,第三是所写事物真实而不虚妄,第四是意义正确而不歪曲,第五是风格简练而不繁杂,第六是文辞华丽而不过分。扬雄用玉必雕琢然后才能成器作比喻,说明五经里面也必须有文采。人的德行决定着文章的好坏,而德行又是通过文辞表现出来的。孔子用“文、行、忠、信”四项来教育学生,而把“文”放在首要地位;正如美玉必须有精致的花纹一样,“文”是和其他三项相配合的。后世的人在勉励德行、建树功名上,都知道要向圣人学习,只有在文章的写作上,很少学习圣人的经典。因此,楚国宋玉等人的作品就比较艳丽,汉代更出现了许多过分铺排的辞赋。这种偏向越发展越严重。纠正这种错误,使之回到经书的正路上来,不就好了吗?

  〔注释〕

  1 论、说、辞、序:四种文体。《文心雕龙》所论各种文体,无“辞”、“序”两种。
  2 统:总起来。
  3 诏、策、章、奏:这四种都是政治性文件,前二者是上对下的,后二种是下对上的。
  4 颂:歌颂功德的韵文。赞:颂的变体。史书中的“赞”,有褒有贬。
  5 铭:刻在器物上记功或自警的作品。诔(lěi垒):哀悼死者的作品。箴(zhēn真):对人进行告诫规劝的作品。祝:祷告神明的作品。
  6 铭:上面已讲到这种文体,这里应为“盟”。“盟”是会盟的誓辞。檄(xí习):征召或声讨的文书。
  7 表:标。
  8 启疆:开拓疆土,这里指扩大文章的范围。
  9 腾跃:比喻文坛上的活动。腾:跃起。
  10 环:范围。
  11 禀经:接受经书的榜样。禀:接受。
  12 酌:取。雅:指经书中雅正的语言。
  13 仰:唐写本作“即”,译文据“即”字。
  14 体:主体,这里指文章的基本方面。义:意义,好处,这里指文章的特色。  15 诡:这里指虚假。
  16 风:风化,指作品的教育意义。
  17 诞(dàn但),虚妄,荒诞。
  18 直:唐写本作“贞”,译文据“贞”字。回:奸邪。
  19 体:风格。约:简练。芜:繁杂。
  20 淫:过度。
  21 扬子:扬雄,西汉末年的作家。他的话见于《法言·寡见》篇。
  22 文:文辞。行:德行。
  23 四教:《论语·述而》中说:“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24 符采:玉的横纹。济:帮助。这里以玉与纹的关系比喻“行、忠、信”与“文”的关系。
  25 声:名声。
  26 楚:指《楚辞》。在《文心雕龙》全书中对屈原的评价是很高的,而对宋玉则时有指责(如《诠赋》篇中说“宋发巧谈,实始淫丽”,《夸饰》篇中说“自宋玉、景差,夸饰始盛”等等),所以这里批评的不会是《楚辞》全部,主要是宋玉等人的作品。
  27 末:指后代作家在写作上的错误。
  28 懿(yì意),美。欤:句末助词。

  (四)  赞曰:三极彝道,训深稽古1。致化归一,分教斯五2。性灵熔匠3,文章奥府4。渊哉铄乎5!群言之祖。  〔译文〕

  总之,经书上阐述了天、地、人最经常的道理;要从这里吸取教训,便应深深地钻研经书。它们本着一个总的教育目的,具体进行教育则分为五经。它们不仅有培养人的精神的作用,而且是文章的巨大宝库。经书是这样的精深和美好呵!真是一切文章的祖宗。

  〔注释〕

  1 稽:查究。
  2 斯:则,就。五:指五经。
  3 性灵:指人的精神。熔:熔化金属,这里比喻陶冶性情。
  4 府:储藏之所,府库。
  5 渊:深,铄(shuò朔):美。

《文心雕龙译注》 相关内容:

《文心雕龙译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