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楚辞 > 文心雕龙译注 > 二、征圣

二、征圣

  《征圣》是《文心雕龙》的第二篇。“征圣”就是以儒家圣人从事著作的态度为证验,说明儒家圣人的著作值得学习。  全篇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论圣人著作可征验的内容。刘勰举出三个方面:一是政治教化,二是事迹功业,三是个人修养。根据圣人重文的这三个方面,他认为“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是写作的金科玉律。刘勰对儒家圣人著作的这种总结,一是强调文学为封建政教服务的必要,一是为反对六朝空骋其华的形式主义文风制造理论根据。  第二部分论圣人著作可征验的写作特点。刘勰认为,由于圣人能掌握自然之道,所以,对文章的繁、略、隐、显,能根据不同的具体情况而作适当处理。因此,他说这方面“征之周、孔,则文有师矣”。

  第三部分由“征圣”过渡到“宗经”,强调在华实并重上“征圣立言”。刘勰认为“衔华佩实”是圣人著作的突出优点,这也是他论文的一条基本原则。

  刘勰的文学评论,一切以儒家圣人为依据,这给他的文学观点带来很大局限。但从本篇的具体论述可以看出,刘勰善于吸取儒家著作中的某些论点,根据自己的体会和当时文坛上的实际情况,而加以总结和发挥,因而构成了有一定历史意义的理论体系。   (一)

  夫作者曰“圣”1,述者曰“明”2。陶铸性情3,功在上哲4。“夫子文章5,可得而闻”6;则圣人之情7,见乎文辞矣。先王圣化,布在方册8;夫子风采9,溢于格言10。是以远称唐世,则焕乎为盛11;近褒周代,则郁哉可从12。此政化贵文之征也。郑伯入陈13,以文辞为功14;宋置折俎15,以多文举礼16。此事迹贵文之征也。褒美子产17,则云:“言以足志,文以足言。”18泛论君子,则云:“情欲信,辞欲巧。”19此修身贵文之征也。然则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乃含章之玉牒20,秉文之金科矣21。  〔译文〕

  所谓“圣”,就是能够独立创造的人;所谓“明”,就是能够继承阐发圣人学说的人。用述作来培养人的性情,古代圣贤在这方面有很大的成就。孔子的学生说:“孔子的著作是可以看得到的。”就是说,在这些著作里,是表达了孔子的某些意见或主张的。古代圣王的教训,在古书上记载着;孔子的言行,都充分表现在他的教导人的言论里。所以,对较远的,孔子称赞过唐尧之世,说那时的文化兴盛焕发;对较近的,他赞美过周代,说那时的文化丰富多采,值得效法。这些都是政治教化方面以文为贵的例证。春秋时郑国攻入陈国,在对待晋国的责问中,郑国子产因为善于辞令而立下功劳。宋国曾用最隆重的宴会招待宾客,由于谈话富有文采,孔子特使弟子记录下来。这些都是事业方面以文为贵的例证。孔子赞扬子产,说他不仅能用语言来很好地表达自己的思想,而且还能用文采把语言修饰得很漂亮。孔子谈到一般有才德的人时,就说情感应该真实,文辞应该巧妙。这些都是个人修养方面以文为贵的例证。由此可见,思想要充实而语言要有文采,情感要真诚而文辞要巧妙:这就是写作的基本法则。  〔注释〕  1 作者:创始者。
  2 述者:继承者。这两句本于《礼记·乐记》中说的:“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
  3 陶:制造瓦器。铸:熔炼金属。这里用陶铸比喻对人的教育培养。
  4 上哲:指古代圣贤。
  5 夫子:孔子。这是孔子的学生对他的称呼。
  6 “夫子文章”二句:这是孔子的学生子贡说的。见《论语·公冶长》。
  7 情:感情。这里引申指意见或主张。
  8 方:木板。册:编起来的竹片。这里泛指书籍。
  9 风采:风度神采。这里引申指言论行为。
  10 溢:满。格言:可以示人以法则的话。格:法则。
  11 焕乎:《论语·泰伯》载孔子赞美唐尧的话说:“大哉尧之为君也,……焕乎其有文章。”焕:有光彩。
  12 郁哉:《论语·八佾(yì意)》载孔子称颂周代的话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郁:文采丰盛。
  13 郑伯:郑简公。入陈:公元前548年郑国军队攻入陈国。
  14 文辞为功:当晋国质问郑国为什么攻打陈国时,郑国大夫子产说明了攻陈的理由。文辞:指子产所作正确有理的回答。
  15 折俎(zǔ组):把煮熟的牛羊等切开放在俎上。这是一种招待贵宾的隆重礼节。俎:盛肉的器具。
  16 多文举礼:在宋平公招待赵文子的宴会上,宾主谈话都富有文采,孔子特使学生记下这次宴会的礼仪。举:记录。
  17 子产:郑国执政者公孙侨,字子产。
  18 “言以足志”二句:见《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足:成。
  19 “情欲信”二句:见《礼记·表记》。
  20 含章:是说蕴藏着文采,引申指写作。玉牒(dié碟):重要文件。“玉牒”和下句“金科”意同,亦即金科玉律的意思。
  21 秉文:指写作。秉:操持。科:条文。

  (二)

  夫鉴周日月1,妙极机神2;文成规矩3,思合符契4。或简言以达旨,或博文以该情5;或明理以立体6,或隐义以藏用7。故《春秋》一字以褒贬,“丧服”举轻以包重8:此简言以达旨也。《邠诗》联章以积句9,《儒行》缛说以繁辞10:此博文以该情也。书契断决以象《夬》11,文章昭晰以象《离》12:此明理以立体也。“四象”精义以曲隐13,“五例”微辞以婉晦14:此隐义以藏用也。故知繁略殊形,隐显异术15;抑引随时16,变通会适17。征之周、孔18,则文有师矣。  〔译文〕

  圣人能够全面考察自然万物,并深入到其中精深奥妙的地方去;这样才能写成堪称楷模的文章,其表达的思想也才能与客观事物相吻合。圣人的著作有时用较少的语言来表达其主要思想,有时用较多的文辞来详尽地抒发情意;有时用明白的道理来建立文章的主体,有时用含蓄的思想而不直接显示文章的作用。如像《春秋》就常用极少的文字来赞扬或批评,《礼记》里常用轻的丧服来概括重的丧服:这就是用较少的语言来表达主要思想的例子。又如《诗经·豳风·七月》是用许多章句联结成篇的,《礼记·儒行》也常用复杂的叙述和丰富的辞句:这就是用较多的文辞来详尽地抒发情意的例子。此外,有的文章讲得像《夬》卦所说的那样决断干脆,有的文章写得像《离》卦所说的那样清楚透彻:这就是用明白的道理来建立文章主体的例子。还有《周易》中的四种卦象,道理精深,意义曲折;《春秋》所运用的五种记事条例,也常是文辞微妙,意义宛转:这就是用含蓄的思想而不直接显示文章作用的例子。根据上述可知:各种文章在表现手法上,有洋与略、隐与显的区别;所以写文章时,或压缩、或加详,要随不同的时机而定;写作上的千变万化,要适应不同的具体情况。所有这些,如果以周公、孔子的文章做标准,那么在写作上就算找到老师了。

  〔注释〕  1 鉴:察看。周:全。日月:借以概括整个自然界。
  2 极:追究到底。机神:微妙精深。
  3 规矩(jǔ举):法则。规:画圆形用的器具。矩:画方形用的器具。
  4 符契:完全符合。符:古代作为凭信用的东西,以两者相合为凭。契:约券。
  5 该:兼备。
  6 体:主体,指文章的主要部分。
  7 藏用:隐藏其作用,即不明显地表示文章的作用。
  8 丧服:居丧之服。古代丧礼,根据与死者关系不同而着轻重不同的丧服。举轻包重:《礼记》中的《曾子问》和《檀弓》两篇,都讲到以轻的丧服概括重的丧服的用法。
  9 《邠(bīn宾)诗》:指《诗经·豳风》中的《七月》篇,全诗由八章组成,每章十一句,是《诗经》中较长的一首诗。邠:同豳。
  10 《儒行》:指《礼记》中的《儒行》篇。缛(rǜ人):繁盛。《儒行》中把儒者分为十六种来论述。
  11 书契:文字,引申指著作。《夬》(guài怪):《周易》六十四卦之一,“夬”表示决断。
  12 昭晰(Xī西):清楚。《离》《周易》六十四卦之一,“离”表示像火光一样明亮。
  13 四象:《周易》中的卦象,有实象、假象、义象、用象四种,叫做四象。见孔颖达《周易正义》卷七。
  14 五例:《春秋》记事的五种条例:“一曰微而显”,“二曰志而晦”,“三曰婉而成章”,“四曰尽而不汙(yǘ迂,纡曲)”,“五曰惩恶而劝善”(见社预《春秋左氏传序》)。晦:不明显。
  15 术:方法,这里指表现手法。
  16 抑:压止,这里是精减字句的意思。引:延长,这里是加详的意思。
  17 会适:应为适会。适:适应。会:时机。
  18 征:征验。周、孔:周公、孔子。

  (三)

  是以子政论文1,必征于圣2;稚圭劝学3,必宗于经4。《易》称:“辨物正言5,断辞则备6。”《书》云:“辞尚体要7,弗惟好异。”故知:正言所以立辩8,体要所以成辞;辞成无好异之尤9,辩立有断辞之义10。虽精义曲隐11,无伤其正言;微辞婉晦12,不害其体要。体要与微辞偕通13,正言共精义并用14;圣人之文章,亦可见也。颜阖以为15:“仲尼饰羽而画16,徒事华辞。”17虽欲訾圣18,弗可得已19。然则圣文之雅丽,固衔华而佩实者也20。天道难闻21,犹或钻仰22;文章可见,胡宁勿思23?若征圣立言,则文其庶矣24。

  〔译文〕

  所以刘向谈论文章,一定要以圣人作标准来检验;匡衡上书劝学,一定要以经书为根据。《周易·系辞》说:“辨明事物并给以恰当的说明,有了明确的辞句就可以充分表达了。”《尚书·毕命》说:“文辞应该抓住要点,不应该一味追求奇异。”由此可见,必须有恰当的说明才能表达出文章的论点,必须抓住要点才能安排好文章的辞采。倘能这样安排文辞,就能避免单纯追求奇异的毛病;这样建立起来的论点,也就能得到辞句明确的益处了。那么即使内容精深曲折,但不会影响到它说明的恰当;虽然文辞微妙宛转,但不会妨害它能抓住要点。文章要抓住要点和辞句写得微妙并无矛盾,说明的恰当和内容的精深也可同时并存。这些情形,在圣人的文章里都可以看到。颜阖说:“孔子好比在已有自然文采的羽毛上再加装饰似的,只追求华丽的辞藻。”虽然颜阖想借此来指责圣人,但事实上是做不到的;因为圣人的文章是既雅正又华丽,本来就是兼有动人的文采和充实的内容的。自然之道本来是不易弄懂的,尚且有人去钻研它;文章是显而易见的东西,为什么不好好加以思考呢?如果能根据圣人的著作来进行写作,那么写成的文章就接近于成功了。

  〔注释〕  1 子政:刘向字子政,西汉末年学者。所作论文今不存。
  2 以上两句唐写本作“是以论文,必征于圣”。
  3 稚圭(guī规):匡衡字稚圭,西汉未年学者。他曾向汉成帝建议重视学习经书。
  4 以上两句一作“窥圣必宗于经”。宗:主。
  5 辨物:辨明一切事物。
  6 断辞:明确的辞句。断:决断。备:具备,这里有充实的意思。
  7体:体现。
  8 辩:指“辨物”而得的论点。
  9 尤:过失。
  10 义:宜,适当。
  11 精义曲隐:如上文所讲《周易》的“四象”。
  12 微辞婉晦:即上文所讲《春秋》的“五例”。
  13 偕通:二者之间有相通之处。偕:共同。
  14 并用:同时运用。
  15 颜阖(hé河):战国鲁人。他的话见于《庄子·列御寇》。
  16 仲尼:孔子的字。
  17 这两句《庄子》中的原话是:“仲尼方且饰羽而画,从事华辞。”
  18 訾(zǐ子):说别人坏话。
  19 已:语词。
  20 衔:含在口中。佩:系在身上。此二字在这里都引申为“具有”之意。
  21 天道:即《原道》篇说的“自然之道”,指客观事物的规律。
  22 钻:深入研究。仰:仰而求之。
  23 胡宁:何以,为什么。
  24 庶:近。  (四)

  赞曰:妙极生知1,睿哲惟宰2。精理为文,秀气成采3。鉴悬日月4,辞富山海。百龄影徂5,千载心在。

  〔译文〕

  总之,只有圣人能懂得精妙的道理,因为他们具有特出的聪明才智。他们把精妙的道理写成文章,以自己灵秀的气质构成文采。他们的见解有如日月之明,他们的辞藻就像高山大海那样丰富。古代圣人虽成过去,但他们的精神却永垂不朽。

  〔注释〕  1 妙:指精妙的道理。极:追究到底。生知:生而知之的人,即圣人。
  2 睿(ruì锐):智慧,明达。宰:主宰,引申为掌握、具有。
  3 气:这个字在《文心雕龙》中用的较多(共七十九次),解释也很分歧。从全书运用情形看,除明确指才气、气势、辞气和气候等意思外,多数用以指作者所特有的气质,或作者的气质体现在创作中而成为某些篇章的特点。这里是指圣人的气质。
  4 鉴:察看,这里指观察事物而形成的主张或意见。
  5 百龄:百岁,指圣人的一生。影徂(cú粗阳平):形体已成过去。徂:往。

《文心雕龙译注》 相关内容:

《文心雕龙译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