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楚辞 > 文心雕龙译注 > 四、正纬

四、正纬

  《正纬》是《文心雕龙》的第四篇。“纬”是一种假托经义以宣扬符瑞的迷信著作。本篇主要论证兴于西汉末而盛于东汉的纬书与经书无关。儒家思想经汉儒用阴阳五行加以神化之后,到东汉末年便威信扫地了。刘勰为了“征圣”、“宗经”,特写这篇,说明纬书是伪造的。

  本篇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说明古代圣人讲河图、洛书是取法自然之道。第二部分列举四条理由证明后世托名孔子的纬书是假的。第三部分讲汉儒伪托孔子编造种种谶纬的恶果是搅乱了经书,“乖道谬典”,因此遭到桓谭等人的驳斥。第四部分讲纬书“无益经典而有助文章”。

  本篇和文学关系不大,但在学术思想上,刘勰在桓谭等人之后对谶纬的荒谬作一系统的总结,是有一定历史意义的。从这里可以看出,对儒家思想的神化,刘勰是反对的,但凡是儒家经典中讲过的东西,如河图、洛书等唯心主义的传说,他不仅不敢反对,而且相信。这是他盲目征圣、宗经思想带来的局限。   (一)

  夫神道阐幽1,天命微显2。马龙出而大《易》兴3,神龟见而《洪范》燿4。故《系辞》称:“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5斯之谓也6。但世敻文隐7,好生矫诞8,真虽存矣,伪亦凭焉9。

  〔译文〕  根据自然之道可以阐明深奥的事理,使不明显的自然法则明显起来。马龙献出河图就产生了《易经》,神龟献出洛书就产生了《洪范》。《周易·系辞》中所说:“黄河出图,洛水出书,圣人效法它。”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但历时久远,有关记载很不清楚,容易产生不实的假托;因此,真的虽然存在,假的也据此而出现了。

  〔注释〕

  1 神道:自然之道。阐:明。幽:不明。
  2 天命:自然的法则。微:幽深。
  3 马龙:相传黄河出图,由形似马的龙负出。《易》兴:相传伏牺据河图制成八卦,周文王为八卦作卦爻(yáo摇)辞而成《易》(见《周易正义序》)。
  4 神龟:相传大禹时洛水有龟献出书来。见:通“现”,出现。《洪范》《尚书·洪范》中说:天赐给禹以洪范九畴。洪范:大法。燿:发出光彩。
  5 这几句见于《周易·系辞上》。则:效法。
  6 斯:此。
  7 敻(xiòng兄去):久远。
  8 矫诞(dàn但):假托。矫:诈。诞:虚妄,荒诞。
  9 凭:依据。

  (二)

  夫六经彪炳1,而纬候稠叠2;《孝》、《论》昭晰3,而《钩》、《谶》葳蕤4。按经验纬,其伪有四:盖纬之成经,其犹织综5,丝麻不杂6,布帛乃成;今经正纬奇,倍擿千里7,其伪一矣。经显,圣训也8;纬隐,神教也9。圣训宜广,神教宜约,而今纬多于经,神理更繁,其伪二矣。有命自天,乃称符谶10,而八十一篇11,皆托于孔子12,则是尧造绿图13,昌制丹书14,其伪三矣。商周以前,图箓频见15,春秋之末,群经方备,先纬后经,体乖织综16,其伪四矣,伪既倍摘17,则义异自明。经足训矣18,纬何豫焉19!  〔译文〕

  儒家六经光彩鲜明,而纬书却十分烦琐;《孝经》、《论语》等已讲的很明晰了,而解说《孝经》、《论语》的谶纬却讲得十分杂乱。根据经书来检验纬书,有四点证明纬书是伪托的:用纬书来配经书,正和织布一样,必须丝或麻的经线纬线分别配合,才能织成布或帛。现在经书是正常的,纬书却很奇特,二者相背千里。这是证明纬书为伪托的第一点。经书明显,那是因为用世事来进行教育;纬书不明显,那是因为用神妙的现象来说明。那末,前者的文字篇幅必然要多些,后者的文字篇幅应该少些。但现在却是纬书多于经书,神妙的道理讲得更为繁多。这是证明纬书为伪托的第二点。要有上天所降的旨意,才能说是“符谶”,可是有人说八十一篇谶纬,全是孔子所作,但纬书中又说唐尧时出现了绿图,周文王时出现了丹书。这是证明纬书为伪托的第三点。在商周以前,符命占验已大量出现了;但经书是在春秋末年才齐全的。如果是先有纬书而后有经书,这就违背了经纬相织的正常规律。这是证明纬书为伪托的第四点。伪托的纬书既然违背经书,则经书与纬书的意义不同就很明显了。经书已满可成为后世的准则了,何须纬书参预呢!

  〔注释〕

  1 六经:《诗》、《书》、《礼》、《乐》、《易》、《春秋》为儒家六经。彪炳:光彩鲜明。彪:虎文。炳:光明。
  2 纬候:宣扬占卜瑞应方面的书。纬:有六经纬及《孝经纬》等。候:占验。稠叠:重复,这里指纬书的繁多。
  3 《孝》:指《孝经》,《论》:指《论语》。昭晰:清楚明白。
  4 《钩》:指关于《孝经》的纬书《鉤命诀》等九种。《谶》(chèn衬):指有关《论语》的谶书《比考谶》等八种。“谶”是验的意思,言未来凶吉的征验。葳蕤(wēiruí威锐阳平):草木茂盛的样子。这里指谶纬的众多纷乱。
  5 综:织机上带着经线上下开合的装置,这里指织机。
  6 丝麻:指丝麻的经线和纬线。
  7 倍擿:违背。倍:同背。擿:当作“适”,抵牾。
  8 圣:唐写本作“世”,译文按“世”字。“世训”是以世事进行教育。《周礼·大司徒》:“以世事教能。”郑玄注:“世事,谓士农工商之事。”
  9 神教:以微妙神秘之理来说明。
  10 符谶:祥瑞的征验。符:瑞。
  11 八十一篇:指河图九篇、洛书六篇、七经纬三十六篇,还有“九圣之所增演以广其意”的三十篇,共八十一篇(见《隋书,经籍志》)。
  12 皆托孔子:《隋书·经籍志》中说:“说者……并云孔子所作。”这只是毫无根据的传说。
  13 尧造绿图:《尚书中候握河纪》(纬书之一)中说:有龙马衔出“赤文绿地”的河图献给尧帝。绿图,指赤文绿底的河图。
  14 昌制丹书:《尚书中候我应》(纬书之一)中说:有“赤雀衔丹书”献给周文王。昌:周文王姓姬名昌。
  15 图篆(lù路):讲符命占验的东西。
  16 乖:违背。织综:这里指经纬相成之理。经线和纬线相织,应该是先有经线,再织以纬线,即刘勰所说“经正而后纬成”(《情采》)。
  17 倍摘:与上面说的“倍擿(适)”同。
  18 训:典法,准则。
  19 豫:同“预”,参预。

  (三)

  原夫图箓之见1,乃昊天休命2,事以瑞圣3,义非配经。故河不出图,夫子有叹4,如或可造5,无劳喟然6。昔康王河图7,陈于东序8,故知前世符命9,历代宝传10,仲尼所撰11,序录而已12。于是伎数之士13,附以诡术:或说阴阳14,或序灾异15;若鸟鸣似语16,虫叶成字17,篇条滋蔓18,必假孔氏。通儒讨核19,谓起哀、平20。东序秘宝,朱紫乱矣21!至于光武之世22,笃信斯术23,风化所靡24,学者比肩25。沛献集纬以通经26,曹褒撰谶以定礼27,乖道谬典28,亦已甚矣。是以桓谭疾其虚伪29,尹敏戏其深瑕30,张衡发其僻谬31,荀悦明其诡诞32。四贤博练33,论之精矣。

  〔译文〕

  河图、洛书的出现,是由于上天有美好的旨意,用以预兆圣贤,而不是为了配合经书。所以,孔子在世时没有再出现河图,他就有所叹惋;如果祥瑞可以随意编造,那就用不着叹气了。从前,周康王曾经把河图等陈列在东厢,可见前人对上天所降瑞应,曾当做珍宝而历代相传。孔子的编撰,不过对这些古来相传的事加以叙录而已。于是,那些方技术士,便用诡诈的方法来牵强附和:有的讲历象占卜,有的预言灾难变异;还有鸟的叫声好像人语,虫子吃树叶形成文字等等,各种各样谶纬之说的发展蔓延,都一定要假托孔子。经过汉代学者研究核实,认为纬书的伪托是从西汉哀帝、平帝时才开始的。河图、洛书本是古代帝王珍藏的秘宝,从此被伪造的纬书搅乱了。到东汉光武帝时,更加深信谶纬,学习的人,争先恐后,产生了很坏的影响:刘辅混杂一些纬书上的说法来论述经书,曹褒挑选一些谶书中的意见来制定礼制,这种离经叛道的做法,已发展到相当严重了。所以,桓谭痛恨谶纬的虚伪,尹敏嘲笑谶纬的不实,张衡揭发谶纬的谬误,荀悦辨明谶纬是假托。这四位先贤的学识都广博精通,他们的论证已很精确了。

  〔注释〕  1 图箓:唐写本作“绿图”,从下文看应为“绿图”。这里泛指河图、洛书。
  2 昊(hào浩)天:泛指天。休命:美善的命令。
  3 瑞:祥瑞,好预兆。
  4 夫子:孔子,叹:指《论语·子罕》所载孔子的感叹:“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5 造:指伪造纬书。
  6 喟(kuì溃):叹息。
  7 康王,周成王的儿子,名钊。
  8 东序:厅堂的东厢。《尚书·顾命》中说:周康王把河图等陈放在东厢。
  9 符命:古代认为帝王受命前出现的某种现象是天降瑞应,所以叫符命。
  10 历代宝传:《尚书·顾命》孔传:河图等物“皆历代传宝之”。
  11 仲尼:孔子的字。撰:编撰。
  12 序录:即叙录,这里指对“前世符命”的记叙。
  13 伎数之士:古称医、卜、占候等人为方技或术数之士。伎:同“技”。数:术。汉代桓谭在上疏中曾讲到:“今诸巧慧小才伎数之人,增益图书,矫称谶记。”(《后汉书·桓谭传》)
  14 阴阳:古代思想家用以概括自然万物两种对立的基本物质属性。汉儒中一部分人利用来从事历象、占卜、星相等的研究或宣扬。
  15 序:叙,说。
  16 鸟鸣似语:《左传·襄公三十年》载,有鸟鸣“嘻嘻”;又说这年宋国发生大灾。
  17 虫叶成字:《汉书·五行志》载昭帝时上林苑中有虫食柳树叶,形成“公孙病已立”几个字。“公”指汉昭帝。“孙”指汉宣帝,宣帝原名“病已”。
  18 篇条,指名目繁多的纬书。
  19 通儒:《后汉书·杜林传》:“博洽多闻,时称通儒。”指学识渊博而能融会贯通的学者。讨核:探讨核实。
  20 谓起:唐写本“谓”字后有“伪”字。哀、平:西汉末年的哀帝(公元前6—前1年)、平帝(公元1—5年)。张衡在上疏中曾说:“图谶成于哀、平之际。”(见《后汉书·张衡传》)
  21 朱紫:正色与杂色混淆。这里比喻经书被纬书搅乱。朱:正色。古代以青、黄、赤、白、黑为正色,“朱”是其中赤色。紫:属杂色。
  22 光武:东汉第一个帝王光武帝(公元25—57年)。
  23 笃:深。斯术:指谶纬之术。
  24 风化:这里指影响。靡:即披靡,指影响之大。
  25 比肩:并肩。指趋尚谶纬的人很多。
  26 沛献:光武帝二子刘辅,封沛王,死后加号“献”,故称沛献王。《后汉书·沛献王辅传》说他“善说《京氏易》、《孝经》、《论语传》及图谶,作《五经论》,时号之曰《沛王通论》”。
  27 曹褒:字叔通,东汉人。汉章帝召他定礼制,他杂用五经和谶书中的说法,写了冠婚吉凶制度一百五十篇。撰:唐写本作“选”。译文按“选”字。
  28 道:指圣人之道。典:指儒家经典。
  29 桓谭:字君山,东汉学者,著有《新论》。他是当时谶纬迷信的积极反对者。光武帝曾斥其反对谶纬是“非圣无法”,并拟用此罪名杀掉他(见《后汉书·桓谭传》)。疾:憎恶。
  30 尹敏:字初季,东汉学者。戏:光武帝命尹敏校正图谶,他说“谶书非圣人所作”。光武帝强令他校正,他便在谶书中的缺漏处补上“君无口,为汉辅”六字。“君无口”是“尹”,意为“尹敏是汉代的辅佐者”(见《后汉书·儒林传·尹敏传》)。深瑕:唐写本作“浮假”,意为虚浮不实。译文按“浮假”二字。
  31 张衡:字平子,东汉科学家、文学家,诗文有《张河间集》。发:揭发。张衡曾上书论证谶纬的虚妄(见《后汉书·张衡传》)。僻:邪。谬:错误。
  32 荀悦:字仲豫,东汉学者,著有《申鉴》、《汉纪》。他在《申鉴·俗嫌》篇中谈到纬书为伪托的。诞:唐写本作“托”,译文按“托”字。
  33 博:学识广博。练:熟练精通。

  (四)

  若乃牺、农、轩、皞之源1,山渎钟律之要2,白鱼赤乌之符3,黄金紫玉之瑞4,事丰奇伟,辞富膏腴5,无益经典而有助文章。是以后来辞人,采摭英华6。平子恐其迷学7,奏令禁绝;仲豫惜其杂真8,未许煨燔9。前代配经,故详论焉。

  〔译文〕  至于伏牺、神农、轩辕、少皞等最早的传说,山水和音乐灵应的会合,白鱼跳到周武王的船上,周武王的屋上火变为赤色的乌鸟,以及深山出现黄银和紫玉等祥瑞,这些内容广泛,事迹奇特,而又辞采丰富,它们对经书虽然没有什么好处,对文章的写作却有一定帮助。所以后来作者,常常采用其中一些精采的描写。张衡担心纬书迷惑人们的学习,曾奏请汉帝下令禁绝;荀悦则为其中搀杂一些真的而惋惜,所以他不同意完全烧毁。因为前人用纬书来配合经书,所以有必要详加论述。

  〔注释〕

  1 牺:伏牺。相传他始画八卦。农:神农。相传他演八卦为六十四卦。轩:轩辕,黄帝名轩辕。《尚书中候握河纪》中说:“河龙出图,洛龟书威(灵),赤文绿字,以授轩辕。”皞(hào浩):少皞,传为黄帝之子,名挚。《左传·昭公十七年》:“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源:源头,指以上传说。
  2 渎(dú独):大川,这里泛指水。古代认为山水有灵。钟律:音乐。汉代五行家有《钟律灾应》等书,认为某种音乐的出现,也预兆着一定的灾异。要:会。
  3 白鱼赤乌:《史记·周本纪》中说:周武王渡河时,有“白鱼跃入王舟中”。又说:有火在武王的屋顶上变为赤色的乌鸟。
  4 黄金紫玉:“金”,唐写本作“银”。纬书《礼·斗威仪》中说:“君乘金而王,其政象平,黄银见(出现),紫玉见于深山。”黄银:银的一种。紫玉:玉的一种。
  5 膏腴:指辞采丰富。
  6 摭(zhí直):拾取,收集。英华:精华,指纬书中“有助文章”的部分。
  7 平子:即张衡。
  8 仲豫:即荀悦。
  9 煨燔(wēifán威凡):焚烧。

  (五)

  赞曰:荣河温洛,是孕图纬1。神宝藏用2,理隐文贵3。世历二汉4,朱紫腾沸5。芟夷谲诡6,糅其雕蔚7。

  〔译文〕

  总之,光荣的黄河,温暖的洛水,孕育了河图、洛书。这种神圣的珍宝包藏着巨大的用途,它的内容深刻而文辞可贵。可是经过两汉,由于大量的纬书出现而搅乱了经书。在文学创作上,剔除其中的虚假诡诈部分,还可吸取一些有用的辞采。

  〔注释〕  1 图纬:这里指河图、洛书。
  2 藏:包藏。
  3 理隐:道理深刻。
  4 二汉:西汉、东汉,又称前汉、后汉。
  5 腾沸:即沸腾,为押韵而倒置。这里是指到了汉代,纬书繁多起来。
  6 芟(shān山)夷:除草,这里指剔除纬书中的糟粕。谲(jué决)诡:诡诈,虚假。
  7 糅(róu柔):唐写本作“采”,译文按“采”字。雕蔚:有文采的,这里指纬书中有文学意义的。

《文心雕龙译注》 相关内容:

《文心雕龙译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