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三十四 燕召公世家第四

卷三十四 燕召公世家第四

  召公奭与周同姓,姓姬氏。【集解】:谯周曰:“周之支族,食邑於召,谓之召公。”【索隐】:召者,畿内菜地。奭始食於召,故曰召公。或说者以为文王受命,取岐周故墟周、召地分爵二公,故诗有周召二南,言皆在岐山之阳,故言南也。後武王封之北燕,在今幽州蓟县故城是也。亦以元子就封。而次子留周室代为召公。至宣王时,召穆公虎其後也。周武王之灭纣,封召公於北燕。【集解】:世本曰:“居北燕。”宋忠曰:“有南燕,故云北燕。”

  其在成王时,召王为三公:自陕以西,召公主之;自陕以东,周公主之。【集解】:何休曰:“陕者,盖今弘农陕县是也。”成王既幼,周公摄政,当国践祚,召公疑之,作君奭。【集解】:孔安国曰:“尊之曰君,陈古以告之,故以名篇。”君奭不说周公。【集解】:马融曰:“召公以周公既摄政致太平,功配文、武,不宜复列在臣位,故不说,以为周公苟贪宠也。”周公乃称“汤时有伊尹,假于皇天;【集解】:孔安国曰:“伊挚佐汤,功至大天,谓致太平也。”郑玄曰:“皇天,北极天帝也。”在太戊时,则有若伊陟、臣扈,假于上帝,巫咸治王家;【集解】:孔安国曰:“伊陟、臣扈率伊尹之职,使其君不陨祖业,故至天之功不陨。巫咸治王家,言其不及二臣。”马融曰:“道至于上帝,谓奉天时也。”郑玄曰:“上帝,太微中其所统也。”在祖乙时,则有若巫贤;【集解】:孔安国曰:“时贤臣有如此巫贤也。贤,咸子;巫,氏也。”在武丁时,则有若甘般:【集解】:孔安国曰:“高宗即位,甘般佐之。後有傅说。”率维兹有陈,保乂有殷”。【集解】:徐广曰:“一无此九字。”骃案:王肃曰“循此数臣,有陈列之功,安治有殷也”。於是召公乃说。

  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正义】:今之棠梨树也。括地志云:“召伯庙在洛州寿安县西北五里。召伯听讼甘棠之下,周人思之,不伐其树,後人怀其德,因立庙,有棠在九曲城东阜上。”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哥咏之,作甘棠之诗。

  自召公已下九世至惠侯。【索隐】:并国史先失也。又自惠侯已下皆无名,亦不言属,惟昭王父子有名,盖在战国时旁见他说耳。燕四十二代有二惠侯,二釐侯,二宣侯,三桓侯,二文侯,盖国史微失本谥,故重耳。燕惠侯当周厉王奔彘,共和之时。

  惠侯卒,子釐侯立。【正义】:釐音僖。是岁,周宣王初即位。釐侯二十一年,郑桓公初封於郑。三十六年,釐侯卒,子顷侯立。

  顷侯二十年,周幽王淫乱,为犬戎所弑。秦始列为诸侯。

  二十四年,顷侯卒,子哀侯立。哀侯二年卒,子郑侯立。【索隐】:按:谥法无郑,郑或是名。郑侯三十六年卒,子缪侯立。

  缪侯七年,而鲁隐公元年也。十八年卒,子宣侯立。【索隐】:谯周曰:“系本谓燕自宣侯已上皆父子相传无及,故系家桓侯已下并不言属,以其难明故也。”按:今系本无燕代系,宋忠依太史公书以补其阙,寻徐广作音尚引系本,盖近代始散佚耳。宣侯十三年卒,子桓侯立。【集解】:徐广曰:“古史考曰世家自宣侯已下不说其属,以其难明故也。”桓侯七年卒,【集解】:世本曰:“桓侯徙临易。”宋忠曰:“今河间易县是也。”子庄公立。

  庄公十二年,齐桓公始霸。十六年,与宋、卫共伐周惠王,惠王出奔温,立惠王弟穨为周王。【集解】:谯周曰:“按春秋传,燕与子穨逐周惠王者,乃南燕姞姓也。世家以为北燕,失之。”【索隐】:谯周云据左氏燕与卫伐周惠王乃是南燕姞姓,而系家以为北燕伯,故著史考云“此燕是姞姓”。今检左氏庄十九年“卫师、燕师伐周”,二十年传云“执燕仲父”,三十年“齐伐山戎”,传曰“谋山戎,以其病燕故也。”据传文及此记,元是北燕不疑。杜君妄说仲父是南燕伯,为伐周故。且燕、卫俱是姬姓,故有伐周纳王之事;若是姞燕与卫伐周,则郑何以独伐燕而不伐卫乎?十七年,郑执燕仲父而内惠王于周。二十七年,山戎来侵我,齐桓公救燕,遂北伐山戎而还。燕君送齐桓公出境,桓公因割燕所至地予燕,【正义】:予音与。括地志云:“燕留故城在沧州长芦县东北十七里,即齐桓公分沟割燕君所至地与燕,因筑此城,故名燕留。”使燕共贡天子,如成周时职;使燕复修召公之法。三十三年卒,子襄公立。

  襄公二十六年,晋文公为践土之会,称伯。三十一年,秦师败于殽。三十七年,秦穆公卒。四十年,襄公卒,桓公立。

  桓公十六年卒,【索隐】:谯周云系家襄伯生宣伯,无桓公。今检史记,并有“桓公立十六年”,又宋忠据此史补系家亦有桓公,是允南所见本异,则是燕有三桓公也。宣公立。宣公十五年卒,昭公立。昭公十三年卒,武公立。是岁晋灭三郤大夫。

  武公十九年卒,文公立。文公六年卒,懿公立。懿公元年,齐崔杼弑其君庄公。四年卒,子惠公立。

  惠公元年,齐高止来奔。六年,惠公多宠姬,公欲去诸大夫而立宠姬宋,大夫共诛姬宋,【索隐】:宋,其名也,或作“宗”。刘氏云“其父兄为执政,故诸大夫共灭之”。惠公惧,奔齐。四年,齐高偃如晋,请共伐燕,入其君。晋平公许,与齐伐燕,入惠公。惠公至燕而死。【索隐】:春秋昭三年“北燕伯款奔齐”,至六年,又云“齐伐北燕”,一与此文合。左传无纳款之文,而云“将纳简公,晏子曰‘燕君不入矣’,齐遂受赂而还”。事与此乖,而又以款为简公。简公去惠公已五代,则与春秋经传不相协,未可强言也。燕立悼公。

  悼公七年卒,共公立。共公五年卒,平公立。晋公室卑,六卿始彊大。平公十八年,吴王阖闾破楚入郢。十九年卒,简公立。简公十二年卒,献公立。索隐王劭按纪年,简公後次孝公无献公。然纪年之书多是伪谬,聊记异耳。晋赵鞅围范、中行於朝歌。献公十二年,齐田常弑其君简公。十四年,孔子卒。二十八年,献公卒,孝公立。

  孝公十二年,韩、魏、赵灭知伯,分其地,【索隐】:按纪年,智伯灭在成公二年也。三晋彊。

  十五年,孝公卒,成公立。成公十六年卒,【索隐】:按纪年,成公名载。湣公立。湣公三十一年卒,釐公立。【索隐】:年表作“釐侯庄”。徐广云一无“庄”字。按:燕失年纪及其君名,表言“庄”者,衍字也。是岁,三晋列为诸侯。【索隐】:按纪年作“文公二十四年卒,简公立,十三年而三晋命邑为诸侯”,与此不同。

  釐公三十年,伐败齐于林营。【索隐】:林营,地名。一云林,地名,於林地立营,故曰林营也。釐公卒,【索隐】:纪年作“简公四十五年卒”,妄也。按:上简公生献公,则此当是釐,但纪年又误耳。桓公立。桓公十一年卒,文公立。【索隐】:系本已上文公为闵公,则“湣”与“闵”同,而上懿公之父谥文公。是岁,秦献公卒。秦益彊。

  文公十九年,齐威王卒。二十八年,苏秦始来见,说文公。文公予车马金帛以至赵,赵肃侯用之。因约六国,为从长。【正义】:从,足从反。长,丁丈反。秦惠王以其女为燕太子妇。

  二十九年,文公卒,太子立,是为易王。

  易王初立,齐宣王因燕丧伐我,取十城;苏秦说齐,使复归燕十城。十年,燕君为王。【索隐】:君即易王也。言君初以十年即称王也。上言易王者,易,谥也,後追书谥耳。苏秦与燕文公夫人私通,惧诛,乃说王使齐为反间,欲以乱齐。【集解】:孙子兵法曰:“反间者,因敌间而用之者也。凡军之所欲击,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杀,必先知其守将、左右谒者、门者、舍人之姓名,令吾间必索敌间之来间我者,因而利导舍之,故反间可得用也。”【正义】:使音所吏反。间音纪苋反。易王立十二年卒,子燕哙立。

  燕哙既立,齐人杀苏秦。苏秦之在燕,与其相子之为婚,而苏代与子之交。及苏秦死,而齐宣王复用苏代。燕哙三年,与楚、三晋攻秦,不胜而还。子之相燕,贵重,主断。苏代为齐使於燕,【索隐】:按:战国策曰“子之使苏代侍质子於齐,齐使代报燕”是也。燕王问曰:“齐王奚如?”对曰:“必不霸。”燕王曰:“何也?”对曰:“不信其臣。”苏代欲以激燕王以尊子之也。於是燕王大信子之。子之因遗苏代百金,【正义】:瓚云:“秦以一溢为一金。”孟康云:“二十四两曰溢。”而听其所使。

  鹿毛寿【集解】:徐广曰:“一作‘厝毛’。”又曰:“甘陵县本名厝。”【索隐】:春秋後语“厝毛寿”,又韩子作“潘寿”。谓燕王:“不如以国让相子之。人之谓尧贤者,以其让天下於许由,许由不受,有让天下之名而实不失天下。今王以国让於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王与尧同行也。”燕王因属国於子之,子之大重。【索隐】:大重谓尊贵也。或曰:“禹荐益,已【索隐】:按:以“已”配“益”,则“益已”是伯益,而经传无其文,未知所由。或曰已,语终辞。而以启人为吏。【索隐】:人犹臣也。谓以启臣为益吏。及老,而以启人为不足任乎天下,传之於益。已而启与交党攻益,夺之。天下谓禹名传天下於益,已而实令启自取之。今王言属国於子之,而吏无非太子人者,【索隐】:此“人”亦训臣也。是名属子之而实太子用事也。”王因收印自三百石卖已讼而效之子之。【索隐】:郑玄云:“郊,呈也。以印呈与子之#”子之南面行王事,而哙老不听政,顾为臣,【索隐】:顾犹反也。言哙反为子之臣也。有本作“原”者,非。国事皆决於子之。

  三年,国大乱,百姓恫恐。【索隐】:恫音通,痛也。恐,惧也。将军市被【正义】:人姓名。与太子平谋,将攻子之。诸将谓齐湣王曰:“因而赴之,破燕必矣。”齐王因令人谓燕太子平曰:“寡人闻太子之义,将废私而立公,饬君臣之义,【正义】:饬音敕。明父子之位。寡人之国小,不足以为先後。【正义】:先後并去声。虽然,则唯太子所以令之。”太子因要党聚众,将军市被围公宫,攻子之,不克。将军市被及百姓反攻太子平,将军市被死,以徇。因搆难数月,死者数万,众人恫恐,百姓离志。孟轲谓齐王曰:“今伐燕,此文、武之时,不可失也。”【索隐】:谓如武王成文王之业伐纣之时,然此语与孟子不同也。王因令章子【集解】:章子,齐人,见孟子。【索隐】:按:孟子云“章子,齐人”。将五都之兵,【索隐】:五都即齐也。按:临淄是五都之一也。以因北地之众以伐燕。【索隐】:北地即齐之北边也。士卒不战,城门不闭,燕君哙死,齐大胜。燕子之亡【集解】:徐广曰:“年表云君哙及太子相子之皆死。”骃案:汲冢纪年曰“齐人禽子之而醢其身也”。二年,而燕人共立太子平,是为燕昭王。【集解】:徐广曰:“哙立七年而死,其九年燕人共立太子平。”【索隐】:按:上文太子平谋攻子之,而年表又云君哙及太子相子之皆死,纪年又云子之杀公子平,今此文云“立太子平,是为燕昭王”,则年表、纪年为谬也。而赵系家云武灵王闻燕乱,召公子职於韩,立以为燕王,使乐池送之,裴骃亦以此系家无赵送公子职之事,当是遥立职而送之,事竟不就,则昭王名平,非职明矣。进退参详,是年表既误,而纪年因之而妄说耳。

  燕昭王於破燕之後即位,卑身厚币以招贤者。谓郭隗曰:“齐因孤之国乱而袭破燕,孤极知燕小力少,不足以报。然诚得贤士以共国,以雪先王之耻,孤之原也。先生视可者,得身事之。”郭隗曰:“王必欲致士,先从隗始。况贤於隗者,岂远千里哉!”於是昭王为隗改筑宫而师事之。乐毅自魏往,邹衍自齐往,剧辛自赵往,士争趋燕。燕王吊死问孤,与百姓同甘苦。

  二十八年,燕国殷富,士卒乐轶轻战,於是遂以乐毅为上将军,与秦、楚、三晋合谋以伐齐。齐兵败,湣王出亡於外。燕兵独追北,入至临淄,尽取齐宝,烧其宫室宗庙。齐城之不下者,独唯聊、莒、即墨,【索隐】:按:馀篇及战国策并无“聊”字。其馀皆属燕,六岁。

  昭王三十三年卒,子惠王立。

  惠王为太子时,与乐毅有隙;及即位,疑毅,使骑劫代将。乐毅亡走赵。齐田单以即墨击败燕军,骑劫死,燕兵引归,齐悉复得其故城。湣王死于莒,乃立其子为襄王。

  惠王七年卒。【索隐】:按:赵系家惠文王二十八年,燕相成安君公孙操弑其王,乐资以为即惠王也。徐广按年表,是年燕武成王元年,武成即惠王子,则惠王为成安君弑明矣。此不言者,燕远,讳不告,或太史公之说疏也。韩、魏、楚共伐燕。燕武成王立。

  武成王七年,齐田单伐我,拔中阳。十三年,秦败赵於长平四十馀万。十四年,武成王卒,子孝王立。

  孝王元年,秦围邯郸者解去。三年卒,子今王喜立。【索隐】:今王犹今上也。有作“令”者,非也,按谥法无令也。

  今王喜四年,秦昭王卒。燕王命相栗腹约欢赵,以五百金为赵王酒。还报燕王曰:“赵王壮者皆死长平,其孤未壮,可伐也。”王召昌国君乐间问之。对曰:“赵四战之国,【正义】:赵东邻燕,西接秦境,南错韩、魏,北连胡、貊,故言“四战”。其民习兵,不可伐。”王曰:“吾以五而伐一。”【索隐】:谓以五人而伐一人。对曰:“不可。”燕王怒,群臣皆以为可。卒起二军,车二千乘,栗腹将而攻鄗,【集解】:徐广曰:“在常山,今曰高邑。”【索隐】:邹氏音火各反,一音昊。卿秦攻代。【索隐】:战国策曰“廉颇以二十万遇栗腹於鄗,乐乘以五万遇爰秦於代,燕人大败”,不同也。【正义】:今代州也。战国策云“廉颇以二十万遇栗腹於鄗,乐乘以五万遇庆秦於代,燕人大败”,与此不同也。唯独大夫将渠【索隐】:人名姓也。一云上“卿秦”及此“将渠”者:卿,将,皆官也;秦,渠,名也。国史变文而书,遂失姓也。战国策云“爰秦”,爰是姓也,卿是其官耳。谓燕王曰:“与人通关约交,以五百金饮人之王,使者报而反攻之,不祥,兵无成功。”燕王不听,自将偏军随之。将渠引燕王绶止之曰:“王必无自往,往无成功。”王槅之以足。将渠泣曰:“臣非以自为,为王也!”燕军至宋子,【集解】:徐广曰:“属钜鹿。”赵使廉颇将,击破栗腹於鄗。破卿秦於代。乐间奔赵。廉颇逐之五百馀里,围其国。燕人请和,赵人不许,必令将渠处和。燕相将渠以处和。【集解】:以将渠为相。【索隐】:谓欲令将渠处之使和也。赵听将渠,解燕围。

  六年,秦灭东周,置三川郡。七年,秦拔赵榆次三十七城,秦置大原郡。九年,秦王政初即位。十年,赵使廉颇将攻繁阳,【集解】:徐广曰:“属魏郡。”拔之。赵孝成王卒,悼襄王立。使乐乘代廉颇,廉颇不听,攻乐乘,乐乘走,廉颇奔大梁。十二年,赵使李牧攻燕,拔武遂、【集解】:徐广曰:“属河间。”方城。【集解】:徐广曰:“属涿,有督亢亭。”剧辛故居赵,与庞暖善,【索隐】:暖音况远反。已而亡走燕。燕见赵数困于秦,而廉颇去,令庞暖将也,欲因赵弊攻之。问剧辛,辛曰:“庞暖易与耳。”燕使剧辛将击赵,赵使庞暖击之,取燕军二万,杀剧辛。秦拔魏二十城,置东郡。十九年,秦拔赵之鄴【正义】:即相州鄴县也。九城。赵悼襄王卒。二十三年,太子丹质於秦,亡归燕。二十五年,秦虏灭韩王安,置颍川郡。二十七年,秦虏赵王迁,灭赵。赵公子嘉自立为代王。

  燕见秦且灭六国,秦兵临易水,【集解】:徐广曰:“出涿郡故安也。”祸且至燕。太子丹阴养壮士二十人,使荆轲献督亢地图於秦,【索隐】:徐广云:“涿有督亢亭。”地理志属广阳。然督亢之田在燕东,甚良沃,欲献秦,故画其图而献焉。因袭刺秦王。秦王觉,杀轲,使将军王翦击燕。二十九年,秦攻拔我蓟,燕王亡,徙居辽东,斩丹以献秦。三十年,秦灭魏。

  三十三年,秦拔辽东,虏燕王喜,卒灭燕。是岁,秦将王贲【正义】:贲音奔,王翦子。亦虏代王嘉。

  太史公曰:召公奭可谓仁矣!甘棠且思之,况其人乎?燕迫蛮貉,内措齐、晋,【索隐】:措,交杂也。又作“错”,刘氏云争陌反。崎岖彊国之间,最为弱小,几灭者数矣。然社稷血食者八九百岁,於姬姓独後亡,岂非召公之烈邪!

  【索隐述赞】召伯作相,分陕而治。人惠其德,甘棠是思。庄送霸主,惠罗宠姬。文公从赵,苏秦骋辞。易王初立,齐宣我欺。燕哙无道,禅位子之。昭王待士,思报临菑。督亢不就,卒见芟夷。

《三家注史记》 相关内容:

《三家注史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