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三十五 管蔡世家第五

卷三十五 管蔡世家第五

  管叔鲜、【正义】:音仙。括地志云:“郑州管城县,今州外城即管国城也,是叔鲜所封国也。”蔡叔度者,周文王子而武王弟也。武王同母兄弟十人。母曰太姒,【正义】:国语云:“杞、缯二国,姒姓,夏禹之後,太姒之家。太姒,文王之妃,武王之母。”列女传云:“太姒者,武王之母,禹後姒氏之女也。在郃之阳,在渭之涘。仁而明道,文王嘉之,亲迎于渭,造舟为梁。及入,太姒思媚太姜、太任,旦夕勤劳,以进妇道。太姒号曰文母。文王理外,文母治内。太姒生十男,教诲自少及长,未尝见邪僻之事,言常以正道持之也。”文王正妃也。其长子曰伯邑考,次曰武王发,次曰管叔鲜,次曰周公旦,次曰蔡叔度,次曰曹叔振铎,次曰成叔武,【正义】:括地志云:“在濮州雷泽县东南九十一里,汉郕阳县。古郕伯,姬姓之国,其後迁於成之阳。”次曰霍叔处,【正义】:处,昌汝反。括地志云:“晋州霍邑县本汉彘县也。郑玄注周礼云霍山在彘,本春秋时霍伯国地。”次曰康叔封,【索隐】:孔安国曰:“康,畿内国名,地阙。叔,字也。封,叔名。”次曰厓季载。【索隐】:厓,国也。载,名也。季,字也。厓,或作“?”。按:国语曰厓由郑姬。贾逵曰“文王子摐季之国”也。庄十八年“楚武王克权,迁於?处”。杜预云“?处,楚地。南郡编县有?口城”。摐与?皆音奴甘反。【正义】:厓音奴甘反。或作“?”,音同。厓国名也。季载,人名也。伯邑考最长,所以加“伯”。诸中子咸言“叔”,以载最少,故言季载。厓季载最少。同母昆弟十人,【集解】:徐广曰:“文王之子为侯者十有六国。”唯发、旦贤,左右辅文王,【正义】:左右并去声。故文王舍伯邑考而以发为太子。及文王崩而发立,是为武王。伯邑考既已前卒矣。

  武王已克殷纣,平天下,封功臣昆弟。於是封叔鲜於管,【集解】:杜预曰:“管在荥阳京县东北。”封叔度於蔡:【集解】:世本曰:“居上蔡。”二人相纣子武庚禄父,治殷遗民。封叔旦於鲁而相周,为周公。封叔振铎於曹,封叔武於成,【索隐】:按:春秋隐五年“卫师入郕”。杜预曰“东平刚父县有郕乡”。後汉郡国志以为成本国。又地理志廪丘县南有成故城。应劭云“武王封弟季载於成”,是古之成邑,应仲远误云季载封耳。封叔处於霍。【索隐】:春秋闵元年晋灭霍。地理志河东彘县,霍太山在东北,是霍叔之所封。康叔封、厓季载皆少,未得封。

  武王既崩,成王少,周公旦专王室。管叔、蔡叔疑周公之为不利於成王,乃挟武庚以作乱。周公旦承成王命伐诛武庚,杀管叔,而放蔡叔,迁之,与车十乘,徒七十人从。而分殷馀民为二:其一封微子启於宋,以续殷祀;其一封康叔为卫君,是为卫康叔。封季载於厓。厓季、康叔皆有驯行,【索隐】:如字,音巡。驯,善也。於是周公举康叔为周司寇,厓季为周司空,【索隐】:事见定四年左传。以佐成王治,皆有令名於天下。

  蔡叔度既迁而死。其子曰胡,胡乃改行,率德驯善。周公闻之,而举胡以为鲁卿士,【索隐】:按:尚书云蔡仲克庸祗德,周公以为卿士,叔卒,乃命诸王,封之蔡,元无仕鲁之文。又伯禽居鲁乃是七年致政之後,此言乃说居摄政之初,未知史迁何凭而有斯言也。鲁国治。於是周公言於成王,复封胡於蔡,【集解】:宋忠曰:“胡徙居新蔡。”以奉蔡叔之祀,是为蔡仲。馀五叔皆就国,【索隐】:管叔、蔡叔、成叔、曹叔、霍叔。无为天子吏者。

  蔡仲卒,子蔡伯荒立。蔡伯荒卒,子宫侯立。宫侯卒,子厉侯立。厉侯卒,子武侯立。武侯之时,周厉王失国,奔彘,共和行政,诸侯多叛周。

  武侯卒,子夷侯立。夷侯十一年,周宣王即位。二十八年,夷侯卒,子釐侯所事立。

  釐侯三十九年,周幽王为犬戎所杀,周室卑而东徙。秦始得列为诸侯。【正义】:周幽王为犬戎所杀,平王东徙洛邑,秦襄公以兵救,因送平王至洛,故平王封襄公。

  四十八年,釐侯卒,子共侯兴立。共侯二年卒,子戴侯立。戴侯十年卒,子宣侯措父立。

  宣侯二十八年,鲁隐公初立。三十五年,宣侯卒,子桓侯封人立。桓侯三年,鲁弑其君隐公。二十年,桓侯卒,弟哀侯献舞立。

  哀侯十一年,初,哀侯娶陈,息侯亦娶陈。【集解】:杜预曰:“息国,汝南新息县。”息夫人将归,过蔡,蔡侯不敬。息侯怒,请楚文王:“来伐我,我求救於蔡,蔡必来,楚因击之,可以有功。”楚文王从之,虏蔡哀侯以归。哀侯留九岁,死於楚。凡立二十年卒。蔡人立其子肸,是为缪侯。

  缪侯以其女弟为齐桓公夫人。十八年,齐桓公与蔡女戏船中,夫人荡舟,桓公止之,不止,公怒,归蔡女而不绝也。蔡侯怒,嫁其弟。【索隐】:弟,女弟,即荡舟之姬。齐桓公怒,伐蔡;蔡溃,遂虏缪侯,南至楚邵陵。已而诸侯为蔡谢齐,齐侯归蔡侯。二十九年,缪侯卒,子庄侯甲午立。

  庄侯三年,齐桓公卒。十四年,晋文公败楚於城濮。二十年,楚太子商臣弑其父成王代立。二十五年,秦穆公卒。三十三年,楚庄王即位。三十四年,庄侯卒,子文侯申立。

  文侯十四年,楚庄王伐陈,杀夏徵舒。十五年,楚围郑,郑降楚,楚复醳之。【正义】:醳音释。二十年,文侯卒,子景侯固立。

  景侯元年,楚庄王卒。四十九年,景侯为太子般娶妇於楚,而景侯通焉。太子弑景侯而自立,是为灵侯。

  灵侯二年,楚公子围弑其王郏敖而自立,为灵王。【正义】:郏,纪洽反。敖,五高反。九年,陈司徒招【索隐】:或作“昭”,或作“韶”,并时遥反。弑其君哀公。楚使公子弃疾灭陈而有之。十二年,楚灵王以灵侯弑其父,诱蔡灵侯于申,【正义】:故申城在邓州。伏甲饮之,醉而杀之,刑其士卒七十人。令公子弃疾围蔡。十一月,灭蔡,使弃疾为蔡公。【正义】:蔡之大夫也。

  楚灭蔡三岁,楚公子弃疾弑其君灵王代立,为平王。平王乃求蔡景侯少子庐,立之,是为平侯。【集解】:宋忠曰:“平侯徙下蔡。”【索隐】:今系本无者,近脱耳。是年,楚亦复立陈。楚平王初立,欲亲诸侯,故复立陈、蔡後。【集解】:世本曰:“平侯者,灵侯般之孙,太子友之子。”

  平侯九年卒,灵侯般之孙东国攻平侯子而自立,是为悼侯。悼侯父曰隐太子友。隐太子友者,灵侯之太子,平侯立而杀隐太子,故平侯卒而隐太子之子东国攻平侯子而代立,是为悼侯。悼侯三年卒,弟昭侯申立。

  昭侯十年,朝楚昭王,持美裘二,献其一於昭王而自衣其一。楚相子常欲之,不与。子常谗蔡侯,留之楚三年。蔡侯知之,乃献其裘於子常;子常受之,乃言归蔡侯。蔡侯归而之晋,请与晋伐楚。

  十三年春,与卫灵公会邵陵。蔡侯私於周苌弘以求长於卫;【集解】:服虔曰:“载书使蔡在卫上。”卫使史?言康叔之功德,乃长卫。夏,为晋灭沈,【集解】:杜预曰:“汝南平舆县北有■亭。”楚怒,攻蔡。蔡昭侯使其子为质於吴,【正义】:质音致。以共伐楚。冬,与吴王阖闾遂破楚入郢。蔡怨子常,子常恐,奔郑。十四年,吴去而楚昭王复国。十六年,楚令尹为其民泣以谋蔡,蔡昭侯惧。二十六年,孔子如蔡。楚昭王伐蔡,蔡恐,告急於吴。吴为蔡远,约迁以自近,易以相救;昭侯私许,不与大夫计。吴人来救蔡,因迁蔡于州来。【索隐】:州来在淮南下蔡县。二十八年,昭侯将朝于吴,大夫恐其复迁,乃令贼利杀昭侯;【索隐】:案:利,贼名也。已而诛贼利以解过,而立昭侯子朔,是为成侯。【集解】:徐广曰:“或作‘景’。”

  成侯四年,宋灭曹。十年,齐田常弑其君简公。十三年,楚灭陈。十九年,成侯卒,子声侯产立。声侯十五年卒,子元侯立。元侯六年卒,子侯齐立。

  侯齐四年,楚惠王灭蔡,蔡侯齐亡,蔡遂绝祀。後陈灭三十三年。【索隐】:鲁哀十七年楚灭陈,其楚灭蔡绝其祀,又在灭陈之後三十三年,即在春秋後二十三年。

  伯邑考,其後不知所封。武王发,其後为周,有本纪言。管叔鲜作乱诛死,无後。周公旦,其後为鲁,有世家言。蔡叔度,其後为蔡,有世家言。曹叔振铎,有後为曹,有世家言。成叔武,其後世无所见。霍叔处,其後晋献公时灭霍。康叔封,其後为卫,有世家言。厓季载,其後世无所见。

  太史公曰:管蔡作乱,无足载者。然周武王崩,成王少,天下既疑,赖同母之弟成叔、厓季之属十人为辅拂,是以诸侯卒宗周,故附之世家言。

  曹叔振铎者,【索隐】:按:上文“叔振铎,其後为曹,有系家言”,则曹亦合题系家,今附管蔡之末而不出题者,盖以曹微小而少事迹,因附管蔡之末,不别题篇尔。且又管叔虽无後,仍是蔡、曹之兄,故题管、蔡而略曹也。周武王弟也。武王已克殷纣,封叔振铎於曹。【集解】:宋忠曰济阴定陶县。

  叔振铎卒,子太伯脾立。太伯卒,子仲君平立。仲君平卒,子宫伯侯立。宫伯侯卒,子孝伯云立。孝伯云卒,子夷伯喜立。

  夷伯二十三年,周厉王奔于彘。

  三十年卒,弟幽伯彊立。幽伯九年,弟苏杀幽伯代立,是为戴伯。戴伯元年,周宣王已立三岁。三十年,戴伯卒,子惠伯兕立。【集解】:孙检曰:“兕音徐子反。曹惠伯或名雉,或名弟,或复名弟兕也。”【索隐】:按:年表作“惠公伯雉”,注引孙检,未详何代,或云齐人,亦恐其人不注史记。今以王俭七志、阮孝绪七录并无,又不知是裴骃所录否?

  惠伯二十五年,周幽王为犬戎所杀,因东徙,益卑,诸侯畔之。秦始列为诸侯。

  三十六,惠伯卒,子石甫立,其弟武杀之代立,是为缪公。缪公三年卒,子桓公终生立。【集解】:孙检云:“一作‘终湦’。湦音生。”

  桓公三十五年,鲁隐公立。四十五年,鲁弑其君隐公。四十六年,宋华父督弑其君殇公,及孔父。五十五年,桓公卒,子庄公夕姑【索隐】:上音亦。即射姑也,同音亦。立。

  庄公二十三年,齐桓公始霸。

  三十一年,庄公卒,子釐公夷立。釐公九年卒,子昭公班立。昭公六年,齐桓公败蔡,遂至楚召陵。九年,昭公卒,子共公襄立。

  共公十六年,初,晋公子重耳其亡过曹,曹君无礼,欲观其骈胁。【集解】:韦昭曰:“骈者,并幹也。”【正义】:骈,白边反。胁,许业反。釐负羁【正义】:釐音僖,曹大夫。谏,不听,私善於重耳。二十一年,晋文公重耳伐曹,虏共公以归,令军毋入釐负羁之宗族闾。或说晋文公曰:“昔齐桓公会诸侯,复异姓;今君囚曹君,灭同姓,何以令於诸侯?”晋乃复归共公。

  二十五年,晋文公卒。三十五年,共公卒,子文公寿立。文公二十三年卒,子宣公彊立。【索隐】:按左传,宣公名庐。宣公十七年卒,弟成公负刍立。

  成公三年,晋厉公伐曹,虏成公以归,已复释之。【索隐】:按:左传成十五年,晋厉公执负刍,归于京师。晋立宣公弟子臧,子臧曰“圣达节,次守节,下失节。为君非吾节也”。遂逃奔宋。曹人请于晋。晋人谓子臧“反国,吾归而君”。子臧反,晋於是归负刍。五年,晋栾书、中行偃使程滑弑其君厉公。二十三年,成公卒,子武公胜立。武公二十六年,楚公子弃疾弑其君灵王代立。二十七年,武公卒,子平公立。平公四年卒,子悼公午立。是岁,宋、卫、陈、郑皆火。

  悼公八年,宋景公立。九年,悼公朝于宋,宋囚之;曹立其弟野,是为声公。悼公死於宋,归葬。

  声公五年,平公弟通弑声公代立,是为隐公。【索隐】:按:谯周云春秋无其事。今检系本及春秋,悼伯卒,弟露立,谥靖公,实无声公、隐公,盖是彼文自疏也。隐公四年,声公弟露弑隐公代立,是为靖公。靖公四年卒,子伯阳立。

  伯阳三年,国人有梦众君子立于社宫,【集解】:贾逵曰:“社宫,社也。”郑众曰:“社宫,中有室屋者。”谋欲亡曹;曹叔振铎止之,请待公孙彊,许之。旦,求之曹,无此人。梦者戒其子曰:“我亡,尔闻公孙彊为政,必去曹,无离曹祸。”【索隐】:离即罹。罹,被也。及伯阳即位,好田弋之事。六年,曹野人公孙彊亦好田弋,获白雁而献之,且言田弋之说,因访政事。伯阳大说之,有宠,使为司城以听政。梦者之子乃亡去。

  公孙彊言霸说於曹伯。十四年,曹伯从之,乃背晋干宋。【集解】:贾逵曰:“以小加大。”【索隐】:干谓犯也。言曹因弃晋而犯宋,遂致灭也。裴氏引贾逵注云“以小加大”者,加,陵也,小即曹也,大谓晋及宋也。宋景公伐之,晋人不救。十五年,宋灭曹,执曹伯阳及公孙彊以归而杀之。曹遂绝其祀。

  太史公曰:【索隐】:检诸本或无此论。余寻曹共公之不用僖负羁,乃乘轩者三百人,【正义】:晋世家云:“晋师入曹,数之,以其不用僖负羁言,而美女乘轩三百人也。”知唯德之不建。及振铎之梦,岂不欲引曹之祀者哉?如公孙彊不脩厥政,叔铎之祀忽诸。【正义】:至如公孙彊不脩霸道之政,而伯阳之子立,叔铎犹尚飨祭祀,岂合忽绝之哉。

  【索隐述赞】武王之弟,管、蔡及霍。周公居相,流言是作。狼跋致艰,鸱鸮讨恶。胡能改行,克复其爵。献舞执楚,遇息礼薄。穆侯虏齐,荡舟乖谑。曹共轻晋,负羁先觉。伯阳梦社,祚倾振铎。

《三家注史记》 相关内容:

《三家注史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