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三十三 鲁周公世家第三

卷三十三 鲁周公世家第三

  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集解】:谯周曰:“以太王所居周地为其采邑,故谓周公。”【索隐】:周,地名,在岐山之阳,本太王所居,後以为周公之菜邑,故曰周公。即今之扶风雍东北故周城是也。谥曰周文公,见国语。自文王在时,旦为子孝,【索隐】:邹诞本“孝”作“敬”也。笃仁,异於群子。及武王即位,旦常辅翼武王,用事居多。武王九年,东伐至盟津,周公辅行。十一年,伐纣,至牧野,【正义】:卫州即牧野之地,东北去朝歌七十三里。周公佐武王,作牧誓。破殷,入商宫。已杀纣,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以夹武王,衅社,告纣之罪于天,及殷民。释箕子之囚。封纣子武庚禄父,使管叔、蔡叔傅之,以续殷祀。遍封功臣同姓戚者。封周公旦於少昊之虚曲阜,【正义】:括地志云:“兗州曲阜县外城即鲁公伯禽所筑也。”是为鲁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武王。

  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集,武王有疾,不豫,群臣惧,太公、召公乃缪卜。【集解】:徐广曰:“古书‘穆’字多作‘缪’。”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集解】:孔安国曰:“戚,近也。未可以死近先王也。”郑玄曰:“二公欲就文王庙卜。戚,忧也。未可忧怖我先王也。”周公於是乃自以为质,设三坛,周公北面立,戴璧秉圭,【集解】:孔安国曰:“璧以礼神,圭以为贽。”告于太王、王季、文王。【集解】:孔安国曰:“告谓祝辞。”史策祝曰:【集解】:孔安国曰:“史为策书祝也。”郑玄曰:“策,周公所作,谓简书也。祝者读此简书,以告三王。”“惟尔元孙王发,勤劳阻疾。【集解】:徐广曰:“阻,一作‘淹’。”若尔三王是有负子之责於天,以旦代王发之身。【集解】:孔安国曰:“大子之责,谓疾不可救也。不可救于天,则当以旦代之。死生有命,不可请代,圣人叙臣子之心以垂世教。”【索隐】:尚书“负”为“丕”,今此为“负”者,谓三王负於上天之责,故我当代之。郑玄亦曰“丕”读曰“负”。旦巧能,多材多?,能事鬼神。【集解】:孔安国曰:“言可以代武王之意。”乃王发不如旦多材多?,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集解】:马融曰:“武王受命於天帝之庭,布其道以佑助四方。”用能定汝子孙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敬畏。【集解】:孔安国曰:“言武王用受命帝庭之故,能定先人子孙於天下,四方之民无不敬畏也。”无坠天之降葆命,我先王亦永有所依归。【集解】:孔安国曰:“言不救,则坠天宝命也;救之,则先王长有所依归矣。”郑玄曰:“降,下也。宝犹神也。有所依归,为宗庙之主也。”【正义】:坠,直类反。今我其即命於元龟,【集解】:孔安国曰:“就受三王之命於元龟,卜知吉凶者也。”马融曰:“元龟,大龟也。”尔之许我,我以其璧与圭归,以俟尔命。【集解】:孔安国曰:“许谓疾瘳。待命,当以事神也。”马融曰:“待汝命。武王当愈,我当死也。”尔不许我,我乃屏璧与圭。”【集解】:孔安国曰:“不许,不愈也。屏,藏。言不得事神。”周公已令史策告太王、王季、文王,欲代武王发,於是乃即三王而卜。卜人皆曰吉,发书视之,信吉。【集解】:孔安国曰:“占兆书也。”周公喜,开籥,乃见书遇吉。【集解】:王肃曰:“籥,藏占兆书管也。”周公入贺武王曰:“王其无害。旦新受命三王,维长终是图。【集解】:孔安国曰:“我新受三王命,武王维长终是谋周之道。”兹道能念予一人。”【集解】:马融曰:“一人,天子也。”郑玄曰:“兹,此也。”周公藏其策金縢匮中,【集解】:孔安国曰:“藏之於匮,缄之以金,不欲人开也。”诫守者勿敢言。明日,武王有瘳。

  其後武王既崩,成王少,在强葆之中。【索隐】:强葆即“襁褓”,古字少,假借用之。【正义】:强阔八寸,长八尺,用约小兒於背而负行。葆,小兒被也。周公恐天下闻武王崩而畔,周公乃践阼代成王摄行政当国。管叔及其群弟流言於国曰:“周公将不利於成王。”【集解】:孔安国曰:“放言於国,以诬周公,以惑成王也。”周公乃告太公望、召公奭曰:“我之所以弗辟【正义】:音避。而摄行政者,恐天下畔周,无以告我先王太王、王季、文王。三王之忧劳天下久矣,於今而后成。武王蚤终,成王少,将以成周,我所以为之若此。”於是卒相成王,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於鲁。周公戒伯禽曰:“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我於天下亦不贱矣。然我一沐三捉发,一饭三吐哺,起以待士,犹恐失天下之贤人。子之鲁,慎无以国骄人。”

  管、蔡、武庚等果率淮夷而反。周公乃奉成王命,兴师东伐,作大诰。遂诛管叔,杀武庚,放蔡叔。收殷馀民,以封康叔於卫,封微子於宋,以奉殷祀。宁淮夷东土,二年而毕定。诸侯咸服宗周。

  天降祉福,唐叔得禾,异母同颖,【集解】:徐广曰:“一作‘穗’。颖即穗也。”【索隐】:尚书曰“异亩”,此“母”义并通。邹诞本同。献之成王,成王命唐叔以餽周公於东土,作餽禾。周公既受命禾,嘉天子命,【集解】:徐广曰:“嘉,一作‘鲁’,今书序作‘旅’也。”【索隐】:徐广云一作“鲁”,“鲁”字误也。今书序作“旅”。史记嘉天子命,於文亦得,何须作“嘉旅”?作嘉禾。东土以集,周公归报成王,乃为诗贻王,命之曰鸱鸮。【集解】:毛诗序曰:“成王未知周公之志,公乃为诗以遗王,名之曰鸱鸮。”毛传曰:“鸱鸮,■鴂也。”王亦未敢训周公。【集解】:徐广曰:“训,一作‘诮’。”【索隐】:按:尚书作“诮”。诮,让也。此作“训”,字误耳,义无所通。徐氏合定其本,何须云一作“诮”也!

  成王七年二月乙未,王朝步自周,至丰,【集解】:马融曰:“周,镐京也。丰,文王庙所在。朝者,举事上朝,将即土中易都,大事,故告文王、武王庙。”郑玄曰:“步,行也,堂下谓之步。丰、镐异邑,而言步者,告武王庙即行,出庙入庙,不以为远,为父恭也。”【索隐】:丰,文王所作邑。後武王都镐,於丰立文王庙。按:丰在鄠县东,临丰水,东去镐二十五里也。使太保召公先之雒相土。【集解】:郑玄曰:“相,视也。”其三月,周公往营成周雒邑,【集解】:公羊传曰:“成周者何?东周也。”何休曰:“名为成周者,周道始成,王所都也。”卜居焉,曰吉,遂国之。

  成王长,能听政。於是周公乃还政於成王,成王临朝。周公之代成王治,南面倍依以朝诸侯。【集解】:礼记曰:“周公朝诸侯于明堂之位,天子负斧依,南向而立。”郑玄曰:“周公摄王位,以明堂之礼仪朝诸侯也。不於宗庙,避王也。天子,周公也。负之言倍也。斧依,为斧文屏风於户牖之间,周公於前立也。”及七年後,还政成王,北面就臣位,歔歔如畏然。【集解】:徐广曰:“歔歔,谨敬貌也。见三苍,音穷穷。一本作‘夔夔’也。”

  初,成王少时,病,周公乃自揃其蚤沈之河,以祝於神曰:“王少未有识,奸神命者乃旦也。”亦藏其策於府。成王病有瘳。及成王用事,人或谮周公,周公奔楚。【索隐】:经典无文,其事或别有所出。而谯周云“秦既燔书,时人欲言金縢之事,失其本末,乃云‘成王少时病,周公祷河欲代王死,藏祝策于府。成王用事,人谗周公,周公奔楚。成王发府见策,乃迎周公’”,又与蒙恬传同,事或然也。成王发府,见周公祷书,乃泣,反周公。

  周公归,恐成王壮,治有所淫佚,乃作多士,作毋逸。毋逸称:“为人父母,为业至长久,子孙骄奢忘之,以亡其家,为人子可不慎乎!故昔在殷王中宗,严恭敬畏天命,自度【集解】:孔安国曰:“用法度也。”治民,震惧不敢荒宁,集解马融曰:“知民之劳苦,不敢荒废自安也。”故中宗飨国七十五年。其在高宗,【正义】:武丁也。久劳于外,为与小人,【集解】:孔安国曰:“父小乙使之久居人间,劳是稼穑,与小人出入同事也。”马融曰:“武丁为太子时,其父小乙使行役,有所劳役於外,与小人从事,知小人艰难劳苦也。”郑玄曰:“为父小乙将师役於外也。”作其即位,乃有亮闇,三年不言,【集解】:孔安国曰:“武丁起其即王位,则小乙死,乃有信嘿,三年不言,言孝行著也。”郑玄曰:“楣谓之梁,闇谓庐也。”言乃讙,【集解】:郑玄曰:“讙,喜悦也。言乃喜悦,则臣民望其言久矣。”不敢荒宁,密靖殷国,【集解】:马融曰:“密,安也。”至于小大无怨,【集解】:孔安国曰:“小大之政,民无怨者,言无非也。”故高宗飨国五十五年。【集解】:尚书云五十九年。其在祖甲,【集解】:孔安国、王肃曰:“祖甲,汤孙太甲也。”马融、郑玄曰:“祖甲,武丁子帝甲也。”【索隐】:孔安国以为汤孙太甲,马融、郑玄以为武丁子帝甲。按:纪年太甲唯得十二年,此云祖甲享国三十三年,知祖甲是帝甲明矣。不义惟王,久为小人【集解】:孔安国曰:“为王不义,久为小人之行,伊尹放之桐宫。”马融曰:“祖甲有兄祖庚,而祖甲贤,武丁欲立之,祖甲以王废长立少不义,逃亡民间,故曰‘不义惟王,久为小人’也。武丁死,祖庚立。祖庚死,祖甲立。”于外,知小人之依,能保施小民,不侮鳏寡,【集解】:孔安国曰:“小人之所依,依仁政也。故能安顺於众民,不敢侮慢惸独也。”故祖甲飨国三十三年。”【集解】:王肃曰:“先中宗後祖甲,先盛德後有过也。”多士称曰:“自汤至于帝乙,无不率祀明德,帝无不配天者。【集解】:孔安国曰:“无敢失天道者,故无不配天也。”在今後嗣王纣,诞淫厥佚,不顾天及民之从也。【集解】:徐广曰:“一作‘敬之’也。”骃案:马融曰“纣大淫乐其逸,无所能顾念於天施显道於民而敬之也”。其民皆可诛。”“文王日中昃不暇食,飨国五十年。”作此以诫成王。

  成王在丰,天下已安,周之官政未次序,於是周公作周官,官别其宜,作立政,【集解】:孔安国曰:“周公既致政成王,恐其怠忽,故以君臣立政为戒也。”以便百姓。百姓说。

  周公在丰,病,将没,曰:“必葬我成周,【集解】:徐广曰:“卫世家云管叔欲袭成周,然则或说尚书者不以成周为洛阳乎?诸侯年表叙曰‘齐、晋、楚、秦,其在成周,微之甚也’。”以明吾不敢离成王。”周公既卒,成王亦让,葬周公於毕,【正义】:括地志云:“周公墓在雍州咸阳北十三里毕原上。”从文王,以明予小子不敢臣周公也。

  周公卒後,秋未穫,暴风雷,禾尽偃,大木尽拔。周国大恐。成王与大夫朝服以开金縢书,【索隐】:据尚书,武王崩後有此雷风之异。今此言周公卒後更有暴风之变,始开金縢之书,当不然也。盖由史迁不见古文尚书,故说乖误。王乃得周公所自以为功代武王之说。【集解】:徐广曰:“一作‘简’。”骃案:孔安国曰“所藏请命策书本也”。二公及王乃问史百执事,【集解】:孔安国曰:“二公倡王启之,故先见书也。史百执事皆从周公请命者。”郑玄曰:“问者,问审然否也。”史百执事曰:“信有,昔周公命我勿敢言。”成王执书以泣,集解郑玄曰:“泣者,伤周公忠孝如是而无知之者。”曰:“自今後其无缪卜乎!【集解】:孔安国曰:“本欲敬卜吉凶,今天意可知,故止。”昔周公勤劳王家,惟予幼人弗及知。今天动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迎,我国家礼亦宜之。”【集解】:王肃曰:“亦宜襃有德也。”【正义】:孔安国云:“周公以成王未寤,故留东未还。成王改过自新,遣使者逆之,亦国家礼有德之宜也。”王、孔二说非也。按:言成王以开金縢之书,知天风雷以彰周公之德,故成王亦设郊天之礼以迎,我国家先祖配食之礼亦当宜之,故成王出郊,天乃雨反风也。王出郊,天乃雨,反风,禾尽起。【集解】:孔安国曰:“郊,以玉币谢天也。天即反风起禾,明郊之是也。”马融曰:“反风,风还反也。”二公命国人,凡大木所偃,尽起而筑之。【集解】:徐广曰:“筑,拾也。”骃案:马融曰“禾为木所偃者,起其木,拾其下禾,乃无所失亡也”。岁则大孰。於是成王乃命鲁得郊【集解】:礼记曰:“鲁君祀帝于郊,配以后稷,天子之礼。”祭文王。【集解】:礼记曰:“诸侯不得祖天子。”郑玄曰:“鲁以周公之故,立文王之庙也。”鲁有天子礼乐者,以襃周公之德也。

  周公卒,子伯禽固已前受封,是为鲁公。【索隐】:周公元子就封於鲁,次子留相王室,代为周公。其馀食小国者六人,凡、蒋、邢、茅、胙、祭也。鲁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鲁,三年而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迟也?”伯禽曰:“变其俗,革其礼,丧三年然後除之,故迟。”太公亦封於齐,五月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疾也?”曰:“吾简其君臣礼,从其俗为也。”及後闻伯禽报政迟,乃叹曰:“呜呼,鲁後世其北面事齐矣!夫政不简不易,民不有近;平易近民,民必归之。”【集解】:徐广曰:“一本云‘政不简不行,不行不乐,不乐则不平易;平易近民,民必归之’。又一本云‘夫民不简不易;有近乎简易,民必归之’。”【索隐】:言为政简易者,民必附近之。近谓亲近也。

  伯禽即位之後,有管、蔡等反也,淮夷、徐戎亦并兴反。【集解】:孔安国曰:“淮浦之夷,徐州之戎,并起为寇。”於是伯禽率师伐之於肸,作肸誓,【集解】:徐广曰:“肸,一作‘鲜’,一作‘狝’。”骃案:尚书作“粊”。孔安国曰“鲁东郊之地名也”。【索隐】:尚书作“费誓”。徐广云一作“鲜”,一作“狝”。按:尚书大传见作“鲜誓”,鲜誓即肸誓,古今字异,义亦变也。鲜,狝也。言於肸地誓众,因行狝田之礼,以取鲜兽而祭,故字或作“鲜”,或作“狝”。孔安国云“费,鲁东郊地名”,即鲁卿季氏之费邑地也。曰:“陈尔甲胄,无敢不善。无敢伤牿。【正义】:古毒反。牿,牛马牢也。令臣无伤其牢,恐牛马逸。马牛其风,臣妾逋逃,【集解】:郑玄曰:“风,走逸。臣妾,厮役之属也。”勿敢越逐,敬【集解】:徐广曰:“一作‘振’。”复之。【集解】:孔安国曰:“勿敢弃越垒伍而求逐也。众人有得佚马牛,逃臣妾,皆敬还。”无敢寇攘,逾墙垣。【集解】:郑玄曰:“寇,劫取也。因其失亡曰‘攘’。”鲁人三郊三隧,【集解】:王肃曰:“邑外曰郊,郊外曰隧。不言四者,东郊留守,故言三也。”歭尔刍茭、糗粮、桢榦,【集解】:孔安国曰:“皆当储歭汝粮,使足食;多积刍茭,供军牛马。”马融曰:“桢、榦皆筑具,桢在前,榦在两旁。”【正义】:糗,去九反。桢音贞。无敢不逮。我甲戌筑而征徐戎,【集解】:孔安国曰:“甲戌日当筑攻敌垒距堙之属。”无敢不及,有大刑。”【集解】:马融曰:“大刑,死刑。”作此肸誓,遂平徐戎,定鲁。

  鲁公伯禽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伯禽以成王元年封,四十六年,康王十六年卒。”子考公酋立。【索隐】:系本作“就”,邹诞本作“遒”。考公四年卒,立弟熙,【索隐】:一作“怡”。考公弟。是谓炀公。炀公筑茅阙门。【集解】:徐广曰:“一作‘第’,又作‘夷’。世本曰‘炀公徙鲁’,宋忠曰:‘今鲁国’。”六年卒,子幽公宰立。【索隐】:系本名圉。幽公十四年。幽公弟晞杀幽公而自立,是为魏公。【集解】:徐广曰:“世本作‘微公’。”【索隐】:系本“晞”作“弗”,音沸。“魏”作“微”。且古书多用魏字作微,则太史公意亦不殊也。魏公五十年卒,子厉公擢立。【索隐】:系本作“翟”,音持角反。厉公三十七年卒,鲁人立其弟具,是为献公。献公三十二年卒,【集解】:徐广曰:“刘歆云五十年。皇甫谧云三十六年。”子真公濞立。【索隐】:真音慎,本亦多作“慎公”。按:卫亦有真侯,可通也。濞,系本作“挚”,或作“鼻”,音匹位反。邹诞本作“慎公旸”。

  真公十四年,周厉王无道,出奔彘,共和行政。二十九年,周宣王即位。

  三十年,真公卒,弟敖立,是为武公。

  武公九年春,武公与长子括,少子戏,【正义】:许义反,又音许宜反,後同。西朝周宣王。宣王爱戏,欲立戏为鲁太子。周之樊仲山父谏宣王曰:“废长立少,不顺;不顺,必犯王命;犯王命,必诛之:故出令不可不顺也。令之不行,政之不立;【集解】:韦昭曰:“令不行则政不立。”行而不顺,民将弃上。【集解】:韦昭曰:“使长事少,故民将弃上。”夫下事上,少事长,所以为顺。今天子建诸侯,立其少,是教民逆也。【集解】:唐固曰:“言不教之顺而教之逆。”若鲁从之,诸侯效之,王命将有所壅;【集解】:韦昭曰:“言先王立长之命将壅塞不行也。”若弗从而诛之,是自诛王命也。【集解】:韦昭曰:“先王之命立长,今鲁亦立长,若诛之,是自诛王命。”诛之亦失,不诛亦失,【集解】:韦昭曰:“诛之,诛王命;不诛,则王命废。”王其图之。”宣王弗听,卒立戏为鲁太子。夏,武公归而卒,【集解】:徐广曰:“刘歆云立二年。”戏立,是为懿公。

  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御【正义】:御,我嫁反,下同。与鲁人攻弑懿公,而立伯御为君。伯御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鲁,杀其君伯御,而问鲁公子能道顺诸侯者,【集解】:徐广曰:“顺,一作‘训’。”【正义】:道音导。顺音训。以为鲁後。樊穆仲曰:【集解】:韦昭曰:“穆仲,仲山父之谥也。犹鲁叔孙穆子谓之穆叔也。”“鲁懿公弟称,【正义】:尺证反。肃恭明神,敬事耆老;赋事行刑,必问於遗训而咨於固实;【集解】:徐广曰:“固,一作‘故’。”韦昭曰:“故实,故事之是者。”不干所问,不犯所。”宣王曰:“然,能训治其民矣。”乃立称於夷宫,【集解】:韦昭曰:“夷宫者,宣王祖父夷王之庙。古者爵命必於祖庙。”是为孝公。自是後,诸侯多畔王命。

  孝公二十五年,诸侯畔周,犬戎杀幽王。秦始列为诸侯。

  二十七年,孝公卒,子弗湟立,【集解】:徐广曰:“表云弗生也。”【索隐】:系本作“弗皇”。年表作“弗生”。是为惠公。

  惠公三十年,晋人弑其君昭侯。四十五年,晋人又弑其君孝侯。

  四十六年,惠公卒,长庶子息【索隐】:隐公也。系本隐公名息姑。摄当国,行君事,是为隐公。初,惠公適夫人无子,【正义】:適音的。公贱妾声子生子息。息长,为娶於宋。宋女至而好,惠公夺而自妻之。【索隐】:左传宋武公生仲子,仲子手中有“为鲁夫人”文,故归鲁,生桓公。今此云惠公夺息妇而自妻。又经传不言惠公无道,左传文见分明,不知太史公何据而为此说。谯周亦深不信然。生子允。【集解】:徐广曰:“一作‘轨’。”【索隐】:系本亦作“轨”也。登宋女为夫人,以允为太子。及惠公卒,为允少故,鲁人共令息摄政,不言即位。

  隐公五年,观渔於棠。【集解】:贾逵曰:“棠,鲁地。陈渔而观之。”杜预曰:“高平方与县北有武棠亭,鲁侯观渔台也。”八年,与郑易天子之太山之邑祊及许田,君子讥之。【集解】:穀梁传曰:“祊者,郑伯之所受命於天子而祭泰山之邑也。许田乃鲁之朝宿之邑。天子在上,诸侯不得以地相与。”

  十一年冬,公子挥谄谓隐公曰:“百姓便君,君其遂立。吾请为君杀子允,君以我为相。”【集解】:左传曰:“羽父请杀桓公,将以求太宰也。”隐公曰:“有先君命。吾为允少,故摄代。今允长矣,吾方营菟裘之地而老焉,【集解】:服虔曰:“菟裘,鲁邑也。营菟裘以作宫室,欲居之以终老也。”杜预曰:“菟裘在泰山梁父县南。”以授子允政。”挥惧子允闻而反诛之,乃反谮隐公於子允曰:“隐公欲遂立,去子,子其图之。请为子杀隐公。”子允许诺。十一月,隐公祭钟巫,【集解】:贾逵曰:“锺巫,祭名也。”齐于社圃,【集解】:杜预曰:“社圃,园名。”馆于蔿氏。【集解】:服虔曰:“馆,舍也。蔿氏,鲁大夫。”挥使人杀隐公于蔿氏,而立子允为君,是为桓公。

  桓公元年,郑以璧易天子之许田。【集解】:麋信曰:“郑以祊不足当许田,故复加璧。”二年,以宋之赂鼎入於太庙,君子讥之。【集解】:穀梁传曰:“桓公内杀其君,外成人之乱,受赂而退,以事其祖,非礼也。”公羊传曰:“周公庙曰太庙。”

  三年,使挥迎妇于齐为夫人。六年,夫人生子,与桓公同日,故名曰同。同长,为太子。

  十六年,会于曹,伐郑,入厉公。

  十八年春,公将有行,【集解】:杜预曰:“始议行事也。”遂与夫人如齐。申繻谏止,【集解】:贾逵曰:“申繻,鲁大夫。”公不听,遂如齐。齐襄公通桓公夫人。公怒夫人,夫人以告齐侯。夏四月丙子,齐襄公飨公,【集解】:服虔曰:“为公设享宴之礼。”公醉,使公子彭生抱鲁桓公,因命彭生摺其胁,公死于车。鲁人告于齐曰:“寡君畏君之威,不敢宁居,来脩好礼。礼成而不反,无所归咎,请得彭生除丑於诸侯。”齐人杀彭生以说鲁。立太子同,是为庄公。庄公母夫人因留齐,不敢归鲁。

  庄公五年冬,伐卫,内卫惠公。

  八年,齐公子纠来奔。九年,鲁欲内子纠於齐,後桓公,桓公发兵击鲁,鲁急,杀子纠。召忽死。齐告鲁生致管仲。鲁人施伯曰:【正义】:世本云:“施伯,鲁惠公孙。”“齐欲得管仲,非杀之也,将用之,用之则为鲁患。不如杀,以其尸【索隐】:本亦作“死”字也。与之。”庄公不听,遂囚管仲与齐。齐人相管仲。

  十三年,鲁庄公与曹沬会齐桓公於柯,曹沬劫齐桓公,求鲁侵地,已盟而释桓公。桓公欲背约,管仲谏,卒归鲁侵地。十五年,齐桓公始霸。二十三年,庄公如齐观社。【集解】:韦昭曰:“齐因祀社,蒐军实以示军容,公往观之。”

  三十二年,初,庄公筑台临党氏,【集解】:贾逵曰:“党氏,鲁大夫,任姓。”见孟女,【集解】:贾逵曰:“党氏之女。”【索隐】:即左传云孟任。党氏二女。孟,长也;任,字也,非姓耳。说而爱之,许立为夫人,割臂以盟。【集解】:服虔曰:“割其臂以与公盟。”孟女生子斑。斑长,说梁氏女,【集解】:杜预曰:“梁氏,鲁大夫也。”往观。圉人荦自墙外与梁氏女戏。【集解】:服虔曰:“圉人,掌养马者,荦其名也。”【正义】:荦,力角反。斑怒,鞭荦。庄公闻之,曰:“荦有力焉,遂杀之,是未可鞭而置也。”斑未得杀。会庄公有疾。庄公有三弟,长曰庆父,次曰叔牙,次曰季友。庄公取齐女为夫人曰哀姜。哀姜无子。哀姜娣【正义】:田戾反。曰叔姜,生子开。庄公无適嗣,爱孟女,欲立其子斑。庄公病,而问嗣於弟叔牙。叔牙曰:“一继一及,鲁之常也。【集解】:何休曰:“父死子继,兄死弟及。”庆父在,可为嗣,君何忧?”庄公患叔牙欲立庆父,退而问季友。季友曰:“请以死立斑也。”庄公曰:“曩者叔牙欲立庆父,柰何?”季友以庄公命命牙待於针巫氏,【集解】:杜预曰:“针巫氏,鲁大夫也。”使针季劫饮叔牙以鸩,【集解】:服虔曰:“鸩鸟,一曰运日鸟。”曰:“饮此则有後奉祀;不然,死且无後。”牙遂饮鸩而死,鲁立其子为叔孙氏。【集解】:杜预曰:“不以罪诛,故得立後,世继其禄也。”八月癸亥,庄公卒,季友竟立子斑为君,如庄公命。侍丧,舍于党氏。【正义】:未至公宫,止於舅氏。

  先时庆父与哀姜私通,欲立哀姜娣子开。及庄公卒而季友立斑,十月己未,庆父使圉人荦杀鲁公子斑於党氏。季友饹陈。【集解】:服虔曰:“季友内知庆父之情,力不能诛,故避其难出奔。”庆父竟立庄公子开,是为湣公。【索隐】:系本名启,今此作“开”,避汉景帝讳耳。春秋作“闵公”也。

  湣公二年,庆父与哀姜通益甚。哀姜与庆父谋杀湣公而立庆父。庆父使卜齮袭杀湣公於武闱。【集解】:贾逵曰:“卜齮,鲁大夫也。宫中之门谓之闱。”【正义】:齮,鱼绮反。闱音韦。季友闻之,自陈与湣公弟申如邾,请鲁求内之。鲁人欲诛庆父。庆父恐,奔莒。於是季友奉子申入,立之,是为釐公。【索隐】:湣公弟名申,成季相之,鲁国以理,於是鲁人为僖公作鲁颂。釐公亦庄公少子。哀姜恐,奔邾。季友以赂如莒求庆父,庆父归,使人杀庆父,庆父请奔,弗听,乃使大夫奚斯行哭而往。庆父闻奚斯音,乃自杀。齐桓公闻哀姜与庆父乱以危鲁,及召之邾而杀之,以其尸归,戮之鲁。鲁釐公请而葬之。

  季友母陈女,故亡在陈,陈故佐送季友及子申。季友之将生也,父鲁桓公使人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间于两社,为公室辅。【集解】:贾逵曰:“两社,周社、亳社也。两社之间,朝廷执政之臣所在。”季友亡,则鲁不昌。”及生,有文在掌曰“友”,遂以名之,号为成季。其後为季氏,庆父後为孟氏也。

  釐公元年,以汶阳鄪封季友。【集解】:贾逵曰:“汶阳,鄪,鲁二邑。”杜预曰:“汶阳,汶水北地也。汶水出泰山莱芜县。”【索隐】:“鄪”或作“费”,同音祕。按:费在汶水之北,则“汶阳”非邑。贾言二邑,非也。地理志东海费县,班固云“鲁季氏邑”。盖尚书费誓即其地。季友为相。

  九年,晋里克杀其君奚齐、卓子。【集解】:徐广曰:“卓,一作‘悼’。”齐桓公率釐公讨晋乱,至高梁【索隐】:晋地,在平阳县西北。而还,立晋惠公。十七年,齐桓公卒。二十四年,晋文公即位。

  三十三年,釐公卒,子兴立,是为文公。

  文公元年,楚太子商臣弑其父成王,代立。三年,文公朝晋襄父。

  十一年十月甲午,鲁败翟于咸,【集解】:服虔曰:“鲁地也。”获长翟乔如,富父终甥舂其喉,以戈杀之,【集解】:服虔曰:“富父终甥,鲁大夫也。舂犹旻。”埋其首於子驹之门,【集解】:贾逵曰:“子驹,鲁郭门名。”以命宣伯。【集解】:服虔曰:“宣伯,叔孙得臣子乔如也。得臣获乔如以名其子,使後世旌识其功。”

  初,宋武公之世,鄋瞒伐宋,【集解】:服虔曰:“武公,周平王时,在春秋前二十五年。鄋瞒,长翟国名。”【正义】:鄋作“廋”音,所刘反。瞒,莫寒反。司徒皇父帅师御之,以败翟于长丘,【集解】:杜预曰:“宋地名。”获长翟缘斯。【集解】:贾逵曰:“乔如之祖。”晋之灭路,【集解】:在鲁宣公十五年。获乔如弟棼如。齐惠公二年,鄋瞒伐齐,齐王子城父获其弟荣如,埋其首於北门。【集解】:按年表,齐惠公二年,鲁宣公之二年。卫人获其季弟简如。【集解】:服虔曰:“获与乔如同时。”鄋瞒由是遂亡。【集解】:杜预曰:“长翟之种绝。”

  十五年,季文子使於晋。

  十八年二月,文公卒。文公有二妃:长妃齐女为哀姜,【索隐】:此“哀”非谥,盖以哭而过巿,国人哀之,谓之“哀姜”,故生称“哀”,与上桓夫人别也。生子恶及视;次妃敬嬴,嬖爱,生子俀。【集解】:徐广曰:“一作‘倭’。”【索隐】:倭音人唯反,一作“俀”,音同。俀私事襄仲,【集解】:服虔曰:“襄仲,公子遂。”襄仲欲立之,叔仲曰不可。【集解】:服虔曰:“叔仲惠伯。”襄仲请齐惠公,惠公新立,欲亲鲁,许之。冬十月,襄仲杀子恶及视而立俀,是为宣公。哀姜归齐,哭而过巿,曰:“天乎!襄仲为不道,杀適【正义】:音的。立庶!”巿人皆哭,鲁人谓之“哀姜”。鲁由此公室卑,三桓彊。【集解】:服虔曰:“三桓,鲁桓公之族仲孙、叔孙、季孙。”

  宣公俀十二年,楚庄王彊,围郑。郑伯降,复国之。

  十八年,宣公卒,子成公黑肱立,【集解】:徐广曰:“肱,一作‘股’。”是为成公。季文子曰:“使我杀適立庶失大援【集解】:服虔曰:“援,助也。仲杀適立庶,国政无常,邻国非之,是失大援助也。”杜预曰:“襄仲立宣公,南通於楚既不固,又不能坚事齐、晋,故云失大援。”者,襄仲。”襄仲立宣公,公孙归父有宠。【集解】:服虔曰:“归父,襄仲之子。”宣公欲去三桓,与晋谋伐三桓。会宣公卒,季文子怨之,归父奔齐。

  成公二年春,齐伐取我隆。【集解】:左传作“龙”。杜预曰:“鲁邑,在泰山博县西南。”夏,公与晋郤克败齐顷公於鞍,齐复归我侵地。四年,成公如晋,晋景公不敬鲁。鲁欲背晋合於楚,或谏,乃不。十年,成公如晋。晋景公卒,因留成公送葬,鲁讳之。【索隐】:经不书其葬,唯言“公如晋”,是讳之。十五年,始与吴王寿梦会锺离。【正义】:括地志云:“锺离国故城在濠州锺离县东五里。”

  十六年,宣伯告晋,欲诛季文子。【集解】:服虔曰:“宣伯,叔孙乔如。”文子有义,晋人弗许。

  十八年,成公卒,子午立,是为襄公。是时襄公三岁也。

  襄公元年,晋立悼公。往年冬,晋栾书弑其君厉公。四年,襄公朝晋。

  五年,季文子卒。家无衣帛之妾,厩无食粟之马,府无金玉,以相三君。【索隐】:宣公,成公,襄公。君子曰:“季文子廉忠矣。”

  九年,与晋伐郑。晋悼公冠襄公於卫,【集解】:左传曰:“冠于成公之庙,假钟磬焉,礼也。”季武子从,相行礼。

  十一年,三桓氏分为三军。【集解】:韦昭曰:“周礼,天子六军,诸侯大国三军。鲁,伯禽之封,旧有三军,其後削弱,二军而已。季武子欲专公室,故益中军,以为三军,三家各征其一。”【索隐】:征谓起徒役也。武子为三军,故一卿主一军之征赋也。

  十二年,朝晋。十六年,晋平公即位。二十一年,朝晋平公。

  二十二年,孔丘生。【正义】:生在周灵王二十一年,鲁襄二十二年,晋平七年,吴诸樊十年。

  二十五年,齐崔杼弑其君庄公,立其弟景公。

  二十九年,吴延陵季子使鲁,问周乐,尽知其意,鲁人敬焉。

  三十一年六月,襄公卒。其九月,太子卒。【集解】:左传曰:“毁也。”【索隐】:左传云胡女敬归之子子野立,三月卒。鲁人立齐归之子裯为君,【集解】:徐广曰:“裯,一作‘袑’。”服虔曰:“胡,归姓之国也。齐,谥也。”【索隐】:系本作“稠”。又徐广云一作“袑”,音绍也。是为昭公。

  昭公年十九,犹有童心。【集解】:服虔曰:“言无成人之志,而有童子之心。”穆叔不欲立,【索隐】:鲁大夫叔孙豹也,宣伯乔如之弟。曰:“太子死,有母弟可立,不即立长。【集解】:服虔曰:“无母弟,则立庶子之长。”年钧择贤,义钧则卜之。【集解】:杜预曰:“先人事,後卜筮。义钧谓贤等。”今裯非適嗣,且又居丧意不在戚而有喜色,若果立,必为季氏忧。”季武子弗听,卒立之。比及葬,三易衰。【集解】:杜预曰:“言其嬉戏无度。”君子曰:“是不终也。”

  昭公三年,朝晋至河,晋平公谢还之,鲁耻焉。四年,楚灵王会诸侯於申,昭公称病不往。七年,季武子卒。八年,楚灵王就章华台,召昭公。昭公往贺,【集解】:春秋云:“七年三月,公如楚。”赐昭公宝器;已而悔,复诈取之。【集解】:左传曰:“好以大屈。”服虔曰:“大屈,宝金,可以为剑。一曰大屈,弓名。鲁连书曰‘楚子享鲁侯于章华,与之大曲之弓,既而悔之’。大屈,殆所谓大曲之弓。”十二年,朝晋至河,晋平公谢还之。十三年,楚公子弃疾弑其君灵王,代立。十五年,朝晋,晋留之葬晋昭公,鲁耻之。二十年,齐景公与晏子狩竟,因入鲁问礼。【索隐】:齐系家亦然。左传无其事。二十一年,朝晋至河,晋谢还之。

  二十五年春,鸲鹆来巢。【集解】:周礼曰:“鸲鹆不逾济。”公羊传曰:“非中国之禽也,宜穴而巢。”穀梁传曰:“来者,来中国也。”师己曰:“文成之世童谣曰【集解】:贾逵曰:“师己,鲁大夫也。文成,鲁文公、成公。”‘鸲鹆来巢,公在乾侯。鸲鹆入处,公在外野’。”

  季氏与郈氏【集解】:徐广曰:“郈,一本作‘厚’。世本亦然。”斗鸡,【集解】:杜预曰:“季平子、郈昭伯二家相近,故斗鸡。”季氏芥鸡羽,【集解】:服虔曰:“捣芥子播其鸡羽,可以坌郈氏鸡目。”杜预曰:“或云以胶沙播之为介鸡。”郈氏金距。【集解】:服虔曰:“以金錔距。”季平子怒而侵郈氏,【集解】:服虔曰:“怒其不下己也,侵郈氏之宫地以自益。”郈昭伯亦怒平子。【索隐】:按系本,昭伯名恶,鲁孝公之後,称厚氏也。臧昭伯之弟会【集解】:贾逵曰:“昭伯,臧孙赐也。”【索隐】:系本臧会,臧顷伯也,宣叔许之孙,与昭伯赐为从父昆弟也。伪谗臧氏,匿季氏,臧昭伯囚季氏人。季平子怒,囚臧氏老。【集解】:服虔曰:“老,臧氏家之大臣。”臧、郈氏以难告昭公。昭公九月戊戌伐季氏,遂入。平子登台请曰:“君以谗不察臣罪,诛之,请迁沂上。”弗许。【集解】:杜预曰:“鲁城南自有沂水,平子欲出城待罪也。大沂水出盖县,南入泗水。”请囚於鄪,弗许。【集解】:服虔曰:“鄪,季氏邑。”请以五乘亡,弗许。【集解】:服虔曰:“言五乘,自省约以出。”子家驹【索隐】:鲁大夫仲孙氏之族,名驹,谥懿伯也。曰:“君其许之。政自季氏久矣,为徒者众,众将合谋。”弗听。郈氏曰:“必杀之。”叔孙氏之臣戾【集解】:左传曰鬷戾。谓其众曰:“无季氏与有,孰利?”皆曰:“无季氏是无叔孙氏。”戾曰:“然,救季氏!”遂败公师。孟懿子【集解】:贾逵曰:“懿子,仲孙何忌。”闻叔孙氏胜,亦杀郈昭伯。郈昭伯为公使,故孟氏得之。三家共伐公,公遂奔。己亥,公至于齐。齐景公曰:“请致千社待君。”子家曰:“弃周公之业而臣於齐,可乎?”乃止。子家曰:“齐景公无信,不如早之晋。”弗从。叔孙见公还,见平子,平子顿首。初欲迎昭公,孟孙、季孙後悔,乃止。

  二十六年春,齐伐鲁,取郓【集解】:贾逵曰:“鲁邑。”而居昭公焉。夏,齐景公将内公,令无受鲁赂。申丰、汝贾【集解】:贾逵曰:“申丰、汝贾,鲁大夫。”许齐臣高龁、子将【索隐】:一本“子将”上有“货”字。子将即梁丘据也。龁音纥,子将家臣也。左传“子将”作“子犹”。粟五千庾。【集解】:贾逵曰:“十六斗为庾。五千庾,八万斗。”子将言於齐侯曰:“群臣不能事鲁君,有异焉。【集解】:服虔曰:“异犹怪也。”宋元公为鲁如晋,求内之,道卒。【集解】:春秋曰:“宋公佐卒于曲棘。”叔孙昭子【索隐】:名婼,即穆叔子。求内其君,无病而死。不知天弃鲁乎?抑鲁君有罪于鬼神也?原君且待。”齐景公从之。

  二十八年,昭公如晋,求入。季平子私於晋六卿,六卿受季氏赂,谏晋君,晋君乃止,居昭公乾侯。【集解】:杜预曰:“乾侯在魏郡斥丘县,晋竟内邑。”二十九年,昭公如郓。齐景公使人赐昭公书,自谓“主君”。【集解】:服虔曰:“大夫称‘主’。比公於大夫,故称‘主君’。”昭公耻之,怒而去乾侯。三十一年,晋欲内昭公,召季平子。平子布衣跣行,【集解】:王肃曰:“示忧戚。”因六卿谢罪。六卿为言曰:“晋欲内昭公,众不从。”晋人止。三十二年,昭公卒於乾侯。鲁人共立昭公弟宋为君,是为定公。

  定公立,赵简子问史墨【集解】:服虔曰:“史墨,晋史蔡墨。”曰:“季氏亡乎?”史墨对曰:“不亡。季友有大功於鲁,受鄪为上卿,至于文子、武子,世增其业。鲁文公卒,东门遂【集解】:服虔曰:“东门遂,襄仲也。居东门,故称东门遂。”【索隐】:系本作“述”,邹诞本作“秫”。又系本遂产子家归父及昭子子婴也。杀適立庶,鲁君於是失国政。政在季氏,於今四君矣。民不知君,何以得国!是以为君慎器与名,不可以假人。”【集解】:杜预曰:“器,车服;名,爵号。”

  定公五年,季平子卒。阳虎私怒,囚季桓子,与盟,乃舍之。七年,齐伐我,取郓,以为鲁阳虎邑以从政。八年,阳虎欲尽杀三桓適,而更立其所善庶子以代之;载季桓子将杀之,桓子诈而得脱。三桓共攻阳虎,阳虎居阳关。【集解】:服虔曰:“阳关,鲁邑。”九年,鲁伐阳虎,阳虎奔齐,已而奔晋赵氏。【正义】:左传云仲尼曰:“赵氏其世有乱乎?”杜预云:“受乱人故。”

  十年,定公与齐景公会於夹谷,孔子行相事。齐欲袭鲁君,孔子以礼历阶,诛齐淫乐,齐侯惧,乃止,归鲁侵地而谢过。十二年,使仲由毁三桓城,【集解】:服虔曰:“仲由,子路。”收其甲兵。孟氏不肯堕城,【集解】:杜预曰:“堕,毁。”伐之,不克而止。季桓子受齐女乐,孔子去。【集解】:孔安国曰:“桓子使定公受齐女乐,君臣相与观之,废朝礼三日。”

  十五年,定公卒,子将立,是为哀公。【索隐】:系本“将”作“蒋”也。

  哀公五年,齐景公卒。六年,齐田乞弑其君孺子。

  七年,吴王夫差彊,伐齐,至缯,徵百牢於鲁。季康子使子贡说吴王及太宰嚭,以礼诎之。吴王曰:“我文身,不足责礼。”乃止。

  八年,吴为邹伐鲁,至城下,盟而去。齐伐我,取三邑。十年,伐齐南边。十一年,齐伐鲁。季氏用厓有有功,思孔子,孔子自卫归鲁。

  十四年,齐田常弑其君简公於袪州。孔子请伐之,哀公不听。十五年,使子服景伯、子贡为介,適齐,齐归我侵地。田常初相,欲亲诸侯。

  十六年,孔子卒。

  二十二年,越王句践灭吴王夫差。

  二十七年春,季康子卒。夏,哀公患三桓,将欲因诸侯以劫之,三桓亦患公作难,故君臣多间。【集解】:贾逵曰:“间,隙也。”公游于陵阪,【集解】:服虔曰:“陵阪,地名。”遇孟武伯於街,【索隐】:有本作“卫”者,非也。左传“於孟氏之衢”。曰:“请问余及死乎?”【集解】:杜预曰:“问己可得以寿死不?”对曰:“不知也。”公欲以越伐三桓。八月,哀公如陉氏。【集解】:杜预曰:“陉氏即有山氏。”三桓攻公,公奔于卫,去如邹,遂如越。国人迎哀公复归,卒于有山氏。【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哀公元甲辰,终庚午。”子宁立,是为悼公。

  悼公之时,三桓胜,鲁如小侯,卑於三桓之家。

  十三年,三晋灭智伯,分其地有之。

  三十七年,悼公卒,【集解】:徐广曰:“一本云悼公即位三十年,乃於秦惠王卒,楚怀王死年合。又自悼公以下尽与刘歆历谱合,而反违年表,未详何故。皇甫谧云悼公四十年,元辛未,终庚戌。”子嘉立,是为元公。元公二十一年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辛亥,终辛未。”子显立,是为穆公。【索隐】:系本“显”作“不衍”。穆公三十三年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壬申,终甲辰。”子奋立,是为共公。共公二十二年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乙巳,终丙寅。”子屯立,是为康公。【索隐】:屯音竹伦反。康公九年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丁卯,终乙亥。”子匽立,是为景公。【索隐】:匽音偃。景公二十九年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丙子,终甲辰。”子叔立,是为平公。【索隐】:系本“叔”作“旅”。是时六国皆称王。

  平公十二年,秦惠王卒。二十年,平公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乙巳,终甲子。”子贾立,是为文公。【索隐】:系本作“湣公”。邹诞本亦同,仍云“系家或作‘文公’”。文公年,楚怀王死于秦。二十三年,文公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乙丑,终丁亥。”子雠立,是为顷公。

  顷公二年,秦拔楚之郢,【集解】:徐广曰:“年表云文公十八年,秦拔郢,楚走陈。”楚顷王东徙于陈。十九年,楚伐我,取徐州。【集解】:徐广曰:“徐州在鲁东,今薛县。”【索隐】:按:说文“余阝,邾之下邑,在鲁东”。又郡国志曰“鲁国薛县,六国时曰徐州”。又纪年云“梁惠王三十一年,下邳迁于薛,故名曰徐州”。则“俆”与“余阝”并音舒也。二十四年,楚考烈王伐灭鲁。顷公亡,迁於下邑,【集解】:徐广曰:“下,一作‘卞’。”【索隐】:下邑谓国外之小邑。或有本作“卞邑”,然鲁有卞邑,所以惑也。为家人,鲁绝祀。顷公卒于柯。【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戊子,终辛亥。”【索隐】:按:春秋“齐伐鲁柯而盟”,杜预云“柯,齐邑,今济北东阿也”。

  鲁起周公至顷公,凡三十四世。

  太史公曰:余闻孔子称曰“甚矣鲁道之衰也!洙泗之间龂龂如也”。【集解】:徐广曰:“汉书地理志云‘鲁滨洙泗之间,其民涉渡,幼者扶老而代其任。俗既薄,长者不自安,与幼者相让,故曰龂龂如也’。龂,鱼斤反,东州语也。盖幼者患苦长者,长者忿愧自守,故龂龂争辞,所以为道衰也。”【索隐】:龂音鱼斤反,读如论语“訚訚如也”。言鲁道虽微,而洙泗之间尚訚訚如也。邹诞生亦音银。又作“断断”,如尚书读,则断断是专一之义。徐广又引地理志音五艰反,云龂龂是斗争之貌。故繁钦遂行赋云“涉洙泗而饮马兮,耻少长之龂龂”是也。今按:下文云“至于揖让之礼则从矣”,鲁尚有揖让之风,如论语音訚为得之也。观庆父及叔牙闵公之际,何其乱也?隐桓之事;襄仲杀適立庶;三家北面为臣,亲攻昭公,昭公以奔。至其揖让之礼则从矣,而行事何其戾也?

  【索隐述赞】武王既没,成王幼孤。周公摄政,负扆据图。及还臣列,北面歔如。元子封鲁,少昊之墟。夹辅王室,系职不渝。降及孝王,穆仲致誉。隐能让国,春秋之初。丘明执简,襃贬备书。

《三家注史记》 相关内容:

《三家注史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