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楚辞 > 文心雕龙译注 > 十八、论说

十八、论说

  《论说》是《文心雕龙》的第十八篇。“论”与“说”在后代文体中总称为“论说文”。本篇所讲“论”与“说”也有其共同之处,都是阐明某种道理或主张,但却是两种有区别的文体:“论”是论理,重在用严密的理论来判辨是非,大多是论证抽象的道理;“说”是使人悦服,除了古代常用口头上的陈说外,多是针对紧迫的现实问题,用具体的利害关系或生动形象的比喻来说服对方。后世的论说文,基本上是这两种文体共同特点的发展。

  本篇分两大部分:前两段讲“论”,后两段讲“说”。第一段说明“论”的概念、类别及其从先秦到魏晋时期的发展概况;第二段讲“论”的基本要求,附论注释文和“论体”的同异。把注释一概归入论体,是很勉强的,不过古代某些经传既独立成书,也表达了著者系统的学术见解,和一般学术论著有一定的共同之处;第三段讲“说”的含义和发展概况;第四段讲“说”的基本要求。

  刘勰对论、说文的论述,除以“述圣通经”为“论家之正体”,表现了他浓厚的尊儒思想外,在涉及魏晋期间“崇有”、“贵无”之争时,还搬出了佛教的“般若之绝境”,这并非概念上的偶然借用,而是在“有”与“无”这场大论战中,作为佛教徒的刘勰对这个重要问题的论断。这对我们全面研究刘勰的文学思想是值得注意的。另一方面也应看到:刘勰“博通经论”(《梁书·刘勰传》),对《文心雕龙》全书理论体系的建立是有关的,而对古代论说文的总结,也提出一些可取的意见。如认为议论文要“弥纶群言,而研精一理”;提倡能“师心独见,锋颖精密”的论文;强调“辨正然否”,反对讲歪道理而主张以理服人等。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以“悦”解“说”,要求“说”必须使人“悦怿”。这既抓住先秦辩论家善用寓言服人的特点,也是汉魏以后的杂说所继承的精华。刘勰一再肯定“动言中务”、“喻巧而理至”的辩说,对总结和发扬古代“说”体的文学特点,是有一定意义的。

  (一)  圣哲彝训曰经1,述经叙理曰论。论者,伦也2;伦理无爽3,则圣意不坠4。昔仲尼微言5,门人追记,故仰其经目6,称为《论语》;盖群论立名,始于兹矣。自《论语》已前,经无“论”字7;《六韬》二论8,后人追题乎!详观论体,条流多品9:陈政,则与议、说合契10;释经,则与传、注参体11;辨史,则与赞、评齐行;铨文12,则与叙、引共纪13。故议者宜言14,说者说语15,传者转师16,注者主解,赞者明意,评者平理,序者次事,引者胤辞17;八名区分,一揆宗论18。论也者,弥纶群言19,而研精一理者也。是以庄周《齐物》20,以论为名;不韦《春秋》21,六论昭列22。至石渠论艺23,白虎通讲聚24;述圣言通经25,论家之正体也。及班彪《王命》26,严尤《三将》27,敷述昭情28,善入史体29。魏之初霸30,术兼名法31;傅嘏、王粲32,校练名理33。迄至正始34,务欲守文35;何晏之徒36,始盛玄论。于是聃、周当路37,与尼父争涂矣38。详观兰石之《才性》39,仲宣之《去代》40,叔夜之《辨声》41,太初之《本玄》42,辅嗣之《两例》43,平叔之《二论》44,并师心独见45,锋颖精密46,盖人伦之英也47。至如李康《运命》48,同《论衡》而过之49;陆机《辨亡》50,效《过秦》而不及51;然亦其美矣。次及宋岱、郭象52,锐思于几神之区53;夷甫、裴頠54,交辨于有无之域55:并独步当时,流声后代。然滞有者56,全系于形用;贵无者,专守于寂寥57。徒锐偏解,莫诣正理58;动极神源59,其般若之绝境乎60!逮江左群谈61,惟玄是务,虽有日新,而多抽前绪矣62。至如张衡《讥世》63,韵似俳说64;孔融《孝廉》65,但谈嘲戏;曹植《辨道》66,体同书抄。言不持正,论如其已67。

  〔译文〕

  圣贤阐明永恒道理的著作叫做“经”,解释经典、说明道理的著作叫做“论”。“论”的意思就是道理;道理正确,就不会违背圣人的意思。从前孔子所讲精微的话,他的弟子追记下来,因此谦逊地不称为“经”,而叫做《论语》。以“论”为名的各种著作,就是从此开始的。在《论语》之前,还没有以“论”为名的著作;《六韬》中的《霸典文论》和《文师武论》,这两个篇名大概是后人加上的吧!仔细考察“论”这种文体,其支流是多种多样的:陈述政事方面的,就和议论文、说理文相合;解释经典方面的,就和传文、注释相近;辨论历史方面的,就和赞辞、评语一致;评论作品方面的,就和序文、引言同类。所谓“议”,就是说得适宜的话;“说”,就是能动听服人的话;“传”,就是转述老师的话;“注”,主要是进行解释;“赞”,就是说明意义;“评”,就是提出公正的道理;“序”,就是交代所讲事物的次第;“引”,就是对正文的补充说明。这八种名目虽然各不相同,总的来说都是论述道理。所谓“论”,是对各种说法加以综合研究,从而深入地探讨某一道理。所以,庄周的《齐物论》,是用“论”作为篇名;吕不韦的《吕氏春秋》中,很明显地列有《开春论》、《慎行论》等六论。到了汉代,汉宣帝在石渠阁,汉章帝在白虎观,前后两次召集儒生讨论五经的异同;根据圣人的意旨来贯通经书中的道理,这是论文作家应该采取的正当文体。至于班彪的《王命论》、严尤的《三将军论》,能够清楚地陈述感情,并善于借用史论的形式。曹魏掌权的初期,兼用名家和法家的学说,所以当时傅嘏和王粲的论文,能精练地考核名实,推论道理。到了正始初期,仍致力于继承前代的论文;何晏等人,论述老庄玄学的风气开始盛行起来。于是老庄思想充斥文坛,而和儒家争夺思想阵地。细读傅嘏的《才性论》、王粲的《去伐论》、嵇康的《声无哀乐论》、夏侯玄的《本无论》、王弼的《易略例》、何晏的《道德论》等,都是独出心裁,论点锐利而精密,这些都是当时论文中比较精采的。此外,如李康的《运命论》,在论述命运方面虽然和王充的《论衡》相同,《运命论》的文采却超过了《论衡》。陆机的《辨亡论》,有意摹仿贾谊的《过秦论》,却远远比不上它;但《辨亡论》也是陆机的好作品了。再如宋岱、郭象等人的论文,能够敏锐地思考到精微奥妙的深处;王衍、裴頠等人的论文,在“有”或“无”方面进行争辨:他们都是在当时最突出,而又扬名后世的辩论家。但坚持“有”的人,完全拘泥于形体的作用;注重“无”的人,又死守着无声无形的虚无之说。他们都是徒然在偏激的理解上钻牛角尖,而不能求得正确的道理。探索到深奥之理的极点,就只有佛教思想所理解的那种有无不分、无思无欲的最高境界。到东晋时期,各家所谈论的,就只有老庄玄学了。这时虽也谈到一些新的东西,但大多数是前代话题的继续。至于张衡的《讥世论》,调子好像开玩笑;孔融的《孝廉论》,只是作一番嘲戏;曹植的《辨道论》,就和抄书相同了。言论不保持正道,这样的论著还不如不写。

  〔注释〕   1 彝(yí宜):永久的。
  2 伦:理。
  3 爽:差错。
  4 坠:失。
  5 仲尼:孔子的字。微:精微。
  6 仰其经目:《太平御览》卷五九五作“抑其经目”,指不敢称“经”。抑:谦退。郑玄《论语序》说:“《易》、《诗》、《书》、《礼》、《乐》、《春秋》策,皆尺二寸(《十三经注疏》校刊记:当作二尺四寸)。《孝经》谦,半之;《论语》八寸策者,三者居一,又谦焉。”(见《仪记·聘礼》疏引)
  7 经无“论”字:指经书没有以“论”字为篇名或书名。
  8 《六韬(tāo涛)》:兵书名,传为周代吕望著,大概是汉人采掇旧说而成。二论:指《六韬》中的《霸典文论》、《文师武论》。
  9 条:小枝。品:类。
  10 契:约券,引申为符合。
  11 传(zhuàn撰):指解释经书的著作,如《尚书传》、《左传》等。
  12 铨(quán全):衡量。
  13 叙、引:叙即序,如《毛诗序》等;引指引言。范文澜注:“引,未详。”明代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中讲,引“大略如序而稍为短简”,但认为“唐以前文章未有名‘引’者”。刘勰以前,如汉代班固的《典引》、宋代谢庄的《怀园引》等,都和作为文体的“序引”无关。西晋陆云有《赠顾骠骑二首》(《有皇》、《思文》),都注“八章,有引”。兹录其一:“《有皇》,美祈阳也。祈阳秉文之士,骏发其声,故能照明有吴,入显乎晋。国人美之,故作是诗焉。”(见《陆清河集》卷二)这正是如序而稍简的“引”。纪:纲目。
  14 宜:适宜,应当。
  15 说(yuè月):同悦。
  16 转师:转相传授。
  17 胤(yìn印)辞:指在正文之外加以说明的话。“胤”和“引”都有续、延的意思。
  18 揆(kúi奎):道理。
  19 弥纶:综合组织,整理阐明。
  20 庄周:即庄子,战国时著名思想家。《齐物》:《庄子》中的《齐物论》。
  21 不韦:指吕不韦,战国时秦国相。《春秋》:指《吕氏春秋》,由吕不韦的门客集体编著。
  22 六论:《吕氏春秋》中有《开春论》、《慎行论》、《贵直论》、《不苟论》、《似顺论》、《士容论》,合称“六论”。昭:明白。
  23 石渠:汉代宫中有石渠阁。论艺:西汉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宣帝“诏诸儒讲五经同异”于石渠阁(《汉书·宣帝纪》)。艺:六艺,这里指《诗》、《书》、《易》、《礼》、《乐》、《春秋》六经,因《乐经》失传,所以只“讲五经”。
  24 白虎:汉代宫中有白虎观。通讲聚:《太平御览》卷五九五作“讲聚”,无“通”字。东汉建初四年(公元79年),章帝曾召集有关官吏及“诸儒会白虎观,讲议五经同异”(《后汉书·章帝纪》)。
  25 述圣言通经:《太平御览》卷五九五作“述圣通经”,无“言”字。述:循。
  26 班彪:字叔皮,东汉初年历史家、文学家。《王命》:班彪有《王命论》,载《汉书·叙传》、《文选》卷五十二。
  27 严尤:字伯石,汉代王莽时将领。本姓庄,避明帝刘庄讳改。《三将》:严尤的《三将军论》,已佚,《全汉文》卷六十一辑得残文两条。
  28 敷:陈述。
  29 史体:和“正体”相对而言。班彪的《王命论》,严尤的《三将军论》,都是通过对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的论述,来阐明当时的问题。
  30 初霸:初建王霸之业,指汉末建安(公元196—220年)后期。
  31 名法:指名家和法家的学说,主张以名责实,信赏必罚。
  32 傅嘏(gǔ古):字兰石,三国时魏国文人。有《难刘劭考课法论》,载《三国志·魏志·傅嘏传》。王粲:字仲宣,汉未文学家。有《儒吏论》、《务本论》等,见《全后汉文》卷九十一。
  33 校练:考核精练。名理:辨名推理。
  34 迄:到。正始:三国魏齐王曹芳的年号(公元240—248年)。
  35 守文:原指帝王受命,遵守前代成法。这里借指论文写作上的继承前人。刘师培《魏晋文学之变迁》说:“王弼、何晏之文……虽阐发道家之绪,实与名、法家言为近者也。此派之文,盖成于傅嘏,而王、何集其大成。”这正说明何晏等人之文和傅嘏的关系,以及正始玄论和名、法家的关系。
  36 何晏:字平叔,三国时魏国玄学家。玄论:探讨《老子》、《庄子》和《周易》等书的论著。
  37 聃(dān丹):老子的名。周:庄子的名。老聃、庄周是先秦老庄学派的创始者,后人尊为道家之祖。
  38 尼父:指孔子,字仲尼。涂:道路,指思想领域的地位。
  39 《才性》:指傅嘏的《才性论》,今不存。
  40 《去代》:《太平御览》卷五九五作《去伐》,指王粲的《去伐论》,今不存。
  41 叔夜:嵇康的字,三国时魏国思想家、文学家。《辨声》:指嵇康的《声无哀乐论》,载《嵇康集》卷五。
  42 太初:夏侯玄的字,三国时魏国文人。《本玄》:应为《本无》。《三国志·魏志·夏侯玄传》注引《魏氏春秋》说:“玄尝著……《本无》、《肉刑论》。”《本无》今不存。
  43 辅嗣:王弼(bì必)的字。他是三国时魏国学者。《两例》:王弼的《易略例》旧分上下两篇。
  44 《二论》:指何晏的《道德论》。《世说新语·文学》中说:“何平叔注《老子》始成,诣王辅嗣,见王注精奇……因以所注为《道德二论》。”又说:“何晏注《老子》未毕,见王弼自说注《老子》旨,……遂不复注,因作《道德论》。”可见《道德二论》即《道德论》。
  45 师心:独出心裁。
  46 锋颖(yǐng影):笔力锋锐。颖:尖端。
  47 人伦:《太平御览》卷五九五作“论”,无“人”字。译文据“论”字。
  48 李康:字萧远,三国时魏国文人。《运命》:指李康的《运命论》,载《文选》卷五十三。
  49 《论衡》:东汉学者王充著。这里指《论衡》中《逢遇》、《累害》等篇论述命运的内容。过之:指艺术性方面超过《论衡》。这说明刘勰能注意到从文学的角度来总结论说文。
  50 陆机:字士衡,西晋文学家。《辨亡》:陆机有《辨亡论》,载《文选》卷五十三。
  51 《过秦》:指西汉作家贾谊的《过秦论》,载《史记·秦始皇本纪》。
  52 宋岱(dài代):晋人,曾任荆州刺史。《隋书·经籍志》载,他有《周易论》一卷,今不存。郭象:字子玄,西晋学者。有《庄子注》,今存。但有人认为其中用了向秀注《庄子》的一些意见。
  53 几神:几微精妙。
  54 夷甫:王衍的字,西晋文人。裴頠(wěi委):字逸民,西晋思想家。
  55 有无:裴頠有《崇有论》(载《晋书·裴頠传》),认为“无”不能生“有”,“无”只能在“有”的条件下起作用,反对当时盛行的“贵无”论。
  56 滞:凝滞。
  57 寂寥:《老子》:“寂兮寥兮。”魏源《老子本义》第二十一篇:“寂兮,无声;寥兮,无形也。”
  58 诣:到达。
  59 动极:探究到底。神源,深奥之理的极点。
  60 般(bō波)若:佛教术语,一般译为“智慧”,但指用以领会佛教唯心主义“道体”的精神力量。晋代佛徒僧肇的《般若无知论》,反复强调“实而不有,虚而不实”、“非有非无,非实非虚”、“用即寂,寂即用”等(见《全晋文》卷一六四);刘勰既反对“崇有”,也反对“贵无”,正是从这种唯心主义的佛教观点出发。绝境:即晋僧慧远在《沙门不敬王者论》中说的“冥神绝境”(见《全晋文》卷一六一),指无思无欲,无所爱惜的一种思想境界。
  61 逮(dài代):到,及。江左:长江下游一带,这里指东晋。
  62 前绪:前代余绪。绪:端绪。
  63 张衡:字平子,东汉著名科学家、文学家。《讥世》:张衡的《讥世论》,今不存。
  64 韵:风韵,这里指风格。俳(pái排):嘲戏。
  65 孔融:字文举,汉末作家。《孝廉》:孔融的《孝廉论》今不存。
  66 曹植:字子建,三国时魏国文学家。《辨道》:曹植有《辨道论》,见《续古文苑》卷九。
  67 已:止。

  (二)

  原夫论之为体,所以辨正然否;穷于有数1,追于无形2,迹坚求通3,钩深取极4;乃百虑之筌蹄5,万事之权衡也6。故其义贵圆通,辞忌枝碎;必使心与理合,弥缝莫见其隙7;辞共心密,敌人不知所乘:斯其要也。是以论如析薪8,贵能破理9:斤利者10,越理而横断;辞辨者11,反义而取通;览文虽巧,而检迹如妄12。唯君子能通天下之志13,安可以曲论哉?若夫注释为词,解散论体,杂文虽异14,总会是同15。若秦延君之注“尧典”16,十余万字17;朱普之解《尚书》18,三十万言19。所以通人恶烦20,羞学章句21。若毛公之训《诗》22,安国之传《书》23,郑君之释《礼》24,王弼之解《易》,要约明畅25,可为式矣26。

  〔译文〕

  考察“论”这种文体,主要是用以把是非辨别清楚。不仅对具体问题进行透彻地研讨,并深入追究抽象的道理;要把论述的难点攻破钻通,深入挖出理论的终极。论著是表达各种思考的工具,用以对万事万物进行衡量。所以,道理要讲得全面而通达,避免写得支离破碎;必须做到思想和道理统一,把论点组织严密,没有漏洞;文辞和思想密切结合,使论敌无懈可击:这就是写论文的基本要点。因此,写论文和劈木柴一样,以正好破开木柴的纹理为贵。如果斧子太锐利,就会超出纹理把木柴砍断;巧于文辞的人,违反正理而勉强把道理说通,文辞上看起来虽然巧妙,但检查实际情形,就会发现是虚妄的。只有有才德的人,能用正当的道理来说服天下之人的心意,怎么可以讲歪道理呢?至于注释经典的文字,是把论述分散在注释中,这种碎杂的注释虽有别于论文,但会总起来就和论文相同了。不过像秦延君注《尚书·尧典》的“尧典”二字,就用了十多万字;朱普注《尚书》,用了三十万言;这就为通达的学者所厌烦,而耻于从事烦琐的章句之学了。如毛亨的《毛诗诂训传》、孔安国的《尚书传》、郑玄的《三礼注》、王弼的《周易注》等,其传注都简要明畅,这些可算是注经的典范了。

  〔注释〕

  1 穷:尽,极力。有数:和下句“无形”相对,指具体的、有形的。《礼记·表记》:“仁有数,义有长短小大。”疏:“仁有数者,行仁之道有度数多少也。……言仁有数,则义亦有数;义有长短小大,则仁亦有长短小大,互言之也。”
  2 无形:指抽象的。
  3 迹坚:《太平御览》卷五九五作“钻坚”,译文据“钻坚”,即攻坚之意。
  4 钩深:《周易·系辞上》中有“钩深致远”的说法,疏曰:“物在深处,能钩取之。”钩:取。
  5 筌(quán全)蹄:指工具。筌:捕鱼的竹笼。蹄:捕兔的器具。
  6 权衡:衡量,评价。权:秤锤。衡:秤杆。
  7 弥缝:补合,这里指论述组织严密。隙:孔穴,漏洞。
  8 析:破木。薪:木柴。
  9 理:指木柴的纹理。
  10 斤:斧子。
  11 辨:同“辩”,指巧于言辞。
  12 检迹:考察实际。如:《太平御览》卷五九五作“知”,译文据“知”字。
  13 “唯君子”句:这是借用《周易·同人》中的彖(tuàn团去)辞:“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孔颖达疏:“唯君子之人于同(团聚)人之时,能以正道能达天下之志。”刘勰借指论者应以正当的道理说服天下的人。
  14 杂:碎杂,指注释文字不是一个整体。
  15 总会是同:刘勰认为分散零碎的注释文字,会总起来也和论文相同。
  16 秦延君:名恭,西汉学者。尧典:《尚书》中有《尧典》篇,这里是指作为篇名的“尧典”二字。
  17 十余万字:汉代桓谭在《新论》中说:“秦近(“延”字之误)君能说《尧典》,篇目两字之说,至十余万言。”(见《汉书·艺文志》注引)
  18 朱普:字公文,西汉学者。
  19 三十万言:《后汉书·桓郁传》中说,桓荣(郁父)所受朱普对《尚书》的解说是四十万言。
  20 通人:通达古今的学者。
  21 章句:解释经典的章节句读。
  22 毛公:指毛亨,西汉学者,相传他曾注解《诗经》。训:解释文字意义。《诗》:指《诗经》。
  23 安国:指孔安国,字子国,西汉学者。曾给《尚书》作注。不过刘勰所看到的孔传《尚书》是后人伪托的。《书》:指《尚书》。
  24 郑君:指郑玄,字康成,东汉经学家。《礼》:这里指《周礼》、《仪礼》、《礼记》。
  25 要约:简练。
  26 式:法式,模范。

  (三)

  说者,悦也。兑为口舌1,故言咨悦怿2;过悦必伪,故舜惊谗说3。说之善者,伊尹以论味隆殷4,太公以辨钓兴周5;及烛武行而纾郑6,端木出而存鲁7,亦其美也。暨战国争雄8,辨士云踊9;从横参谋10,长短角势11;《转丸》骋其巧辞12,《飞钳》伏其精术13;一人之辨,重于九鼎之宝14,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六印磊落以佩15,五都隐赈而封16。至汉定秦、楚17,辨士弭节18,郦君既毙于齐镬19,蒯子几入乎汉鼎20。虽复陆贾籍甚21,张释傅会22,杜钦文辨23,楼护唇舌24,颉颃万乘之阶25,抵嘘公卿之席26;并顺风以托势,莫能逆波而溯洄矣27。夫说贵抚会28,弛张相随29,不专缓颊30,亦在刀笔31。范雎之言事32,李斯之止逐客33,并烦情入机34,动言中务35;虽批逆鳞36,而功成计合,此上书之善说也。至于邹阳之说吴、梁37,喻巧而理至,故虽危而无咎矣38。敬通之说鲍、邓39,事缓而文繁,所以历骋而罕遇也40。

  〔译文〕

  所谓“说”,就是喜悦;“说”字从“兑”,《周易》中的《兑卦》象征口舌,所以说话应该令人喜悦。但过分追求讨人喜悦,就必然是虚假的;所以,虞舜曾惊震谗言太多。自来善说的人,如商代伊尹用烹调方法来说明如何把殷商治理强大,周初吕望用钓鱼的道理来说明怎样使周代兴盛;以及春秋时期郑国烛之武说服秦国退后,因而解救了郑国的危亡;鲁国的端木赐说服齐国转攻吴国,因而保存了鲁国等:这些都是说辞中较好的。到了战国时期,七国争雄,游说之士风起云涌;他们用合纵、连横之说参与谋划,用纷坛复杂的计策来争夺权势,用圆转如弹丸的方法来施展其巧妙的辩辞,或用首先飞扬声誉以引出对方的论点,然后加以钳伏的妙术。战国时毛遂一人的辩辞,比传国之宝的钟鼎还贵重,他的一张嘴唇,胜过百万雄狮;苏秦佩带着六国的一大串相印,张仪被封赠五座富饶的城市。到汉代平定秦、楚之后,辩士们的活动逐渐停止。汉代的少数说客,如郦食其被齐王田广所烹杀,蒯通也几乎被投入刘邦的汤锅。即使还有陆贾颇负盛誉,张释之的附会时事,杜钦的文辞辨析,楼护以唇舌锋利称著,他们都活动于帝王的玉阶之前,戏谈于王公大人的坐席之间;但都不过看风驶舵,迎合趋势,已没有人能逆流而上以扭转大局了。“说”贵在合于时机,或缓或急,灵活运用,不仅仅是婉言陈说,也要书写成文。如战国时范睢的《献书昭王》,要求进言献策;秦代李斯的《上秦始皇书》,谏阻驱逐客卿;都循着情理而深入机要,言辞动听而切中要务;虽然触及帝王的某些险要问题,却能功业告成,计议符合,这就是向帝王上书方面善于陈说的了。此外,如西汉邹阳上书吴王和梁王,比喻巧妙而道理恰当,所以,虽有危险却无罪过。又如东汉冯衍进说于鲍永和邓禹,所讲之事既不紧迫而又文辞繁多,所以虽然多次陈政言事,却很少有人重用他。

  〔注释〕

  1 兑(duì对):《周易》中六十四卦之一。《周易·说卦》中说:“兑……为口舌。”意为“兑”是口舌的象征。
  2 咨:当作“资”,凭借的意思。怿(yì意):喜悦。
  3 舜惊谗说:《尚书·舜典》中说,因为谗言太多,舜深感惊震。谗:毁害好人的话。
  4 伊尹:名挚,商初的政治家。论味:《吕氏春秋·本味》中讲到,伊尹曾用烹调方法作比喻,启发商汤治好国家。隆:兴盛。
  5 太公:即吕望,周代开国功臣。辨钓:传为吕望所写《六韬·文师》篇讲到,吕望曾用钓鱼的道理向周文王比喻治理国家的方法。
  6 烛武:即烛之武,春秋时郑国的大夫。《左传·僖公三十年》载,在晋国和奏国围困郑国的时候,郑文公派烛之武去说服秦穆公,不要消灭郑国。纾(shū书):解除。
  7 端木:指孔子的学生子贡,姓端木,名赐。《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载:春秋时齐国田常(《左传》作陈恒)出兵攻打鲁国,子贡前往说服田常转攻吴国,保全了鲁国。
  8 暨(jì计):及,到。
  9 辨士:指战国时游说各国的策士。云踊:即云涌。《史通·言语》:“战国虎争,驰说云涌。”
  10 从(zòng纵)横:战国时期两种对立的斗争策略。苏秦主张联合六国抗秦,叫做“合纵”;张仪主张各国与秦和好,叫做“连横”。从:同纵。
  11 长短:《战国策》一名《长短》,这里指众说纷纭。角:竞争。
  12 《转丸》:《鬼谷子》中的一篇,已佚。
  13 《飞钳》:《鬼谷子》中的一篇,陶宏景注:“飞,谓作声誉以飞扬之;钳,谓牵持缄束令不得脱也。”《转丸》和《飞钳》在这里均指辩说的方法技巧。
  14 九鼎:传为夏禹所铸(见《史记·封禅书》)。《史记·平原君列传》载:平原君赵胜说:“毛先生(赵胜门客毛遂)一至楚,而使赵(国)重于九鼎大吕(大钟),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
  15 六印磊落:蔡邕《释海》:“连衡者六印磊落。”(《全后汉文》卷七十三)六印:苏秦曾佩六国相印。磊落:指相印众多的样子。
  16 五都:《史记·张仪列传》载,“秦惠王封仪五邑”。隐赈(zhèn震):即殷轸,富足的意思。
  17 楚:楚霸王项羽。
  18 弭(mǐ米)节:停止不前,弭:止,息。
  19 郦(lì力)君:指郦食其(yìjī意机),汉初说客。《史记·郦食其列传》说:“郦生常为说客,驰使诸侯。”后来说服齐王田广归汉,田广已撤掉拒汉守兵,适逢汉将韩信为争功而袭齐,田广以为郦食其与韩信通谋,使用汤锅煮死郦食其。镬(huò或):锅,这里指镬烹,古代一种酷刑。
  20 蒯(kuǎi快上)子:指蒯通,汉初辩士。曾劝韩信背叛刘邦,刘邦抓到蒯通时,打算烹杀他,后又放了。
  21 陆贾:汉初辩士。籍甚:盛多,这里指声名之盛。
  22 张释:即张释之,字季,西汉文帝时的官吏。傅会:《汉书·爰盎(àng昂去)传赞》:“盎虽不好学,亦善傅会。”注:“张晏曰:因宜傅著会合之。”傅:亦作“附”。这里指依附时事的言辞。《史记·张释之列传》说。张释之做官十年未得升迁,后见文帝,“因前言便宜事。文帝曰:卑之,毋甚高论,令今可施行也。于是释之言秦汉之间事,秦所以失,而汉所以兴者。久之,文帝称善,乃拜释之为谒者仆射”。
  23 杜钦:字子夏,西汉大将军王凤的幕僚。《汉书·杜周传(附钦)》中说,杜钦常常说服王凤用其策谋而“补过将美”。《全汉文》卷三十一辑其《说王凤》等八篇。
  24 楼护:字君卿,西汉末年辩士。《汉书·游侠传》说他“为人短小精辩”,当时长安有“楼君卿唇舌”之称。
  25 颉颃(xiéhàng斜杭):鸟飞上下的样子。万乘:指帝王。
  26 抵嘘:即诋(dǐ底)戏,挖苦、嘲笑的意思。公卿:封建社会的高级官吏。
  27 溯洄(sùhuí素回):逆流而上。
  28 抚会:顺着时机。抚:循。会:运会,际会。范文澜注:“犹言合机。”即下文所说“顺情入机”。
  29 弛张:松弛和紧张,指陈说的缓和与紧凑。
  30 缓颊(jiá家阳平):婉言陈说的意思。颊:脸的两旁。
  31 刀笔:古代书写在竹简上,用笔写,用刀削误。这里指书写,即下面说的“上书”。
  32 范雎(jū居):字叔,战国时辩士。他由魏国潜逃到秦国,但秦昭王长期不见他。范雎作《献书昭王》(载《战国策·秦策三》),秦昭王才召见并开始重用他。
  33 李斯:秦代政治家,止逐客:有人向秦始皇建议驱逐外来政客,李斯作《上秦始皇书》(即《谏逐客书》)谏阻。书载《史记·李斯列传》。
  34 烦情:当作“顺情”。机:时机。本书《总术》篇说:“因时顺机。”
  35 务:机务,要务。
  36 批:触。逆鳞:相传龙的喉下有逆鳞,触动了它就要杀人。这里比喻向帝王进言的危险之处。《韩非子·说难》中说:“人主亦有逆鳞,说者能无婴(触)人主之逆鳞则几矣。”
  37 邹阳:西汉作家。吴:指吴王刘濞(bì闭)。汉景帝时,邹阳仕吴,刘濞阴谋造反,邹阳有《上吴王书》劝阻。梁:指梁孝王刘武。邹阳劝刘濞的意见不用,便转仕刘武,又受谗言而下狱。邹阳以《狱中上书自明》获释,并被刘武待为上宾。以上两书均载《汉书·邹阳传》。
  38 咎(jiù旧):罪过。
  39 敬通:冯衍的字。他是东汉初年作家。鲍:鲍永,东汉初将军。冯衍有《计说鲍永》,载《后汉书·冯衍传》。邓:邓禹,东汉初将军。冯衍有《说邓禹书》,文残,见《全后汉文》卷二十。
  40 骋:施展其才能,指上书进言。罕:少。遇:待,优遇。《后汉书·冯衍传》中讲到:“帝怨衍等不时至,……而衍独见黜(chù触)。”冯衍的不得志,原因很多,而王莽之乱后投奔光武帝刘秀较晚是一个主要原因。刘勰认为他因进说“事缓而文繁”,所以不遇,是夸大了辩说的作用。  (四)

  凡说之枢要1,必使时利而义贞2,进有契于成务3,退无阻于荣身。自非谲敌4,则唯忠与信。披肝胆以献主5,飞文敏以济辞6,此说之本也。而陆氏直称:“说炜晔以谲诳。”7何哉?

  〔译文〕

  说理文的关键,是必须使之有利于时政而又意义正当;既要有助于政务的完成,又要不妨害自己的荣显。除了欺骗敌人,就应该讲得忠诚可信。要把真心诚意的话献给主上,用敏锐的文思来完成说辞,这就是“说”的基本特点。可是,陆机的《文赋》却说:“说”的特点是表达明显而进行欺骗。这是什么话呢?  〔注释〕

  1 枢(shū梳):门窗的转轴,这里比喻关键性的东西。
  2 贞:正。
  3 契:投合。
  4 谲(jué决):欺骗。
  5 披肝胆:表示至诚。
  6 文敏:文思敏锐。济:成。
  7 陆氏:指西晋陆机,这里指他在《文赋》中对“说”的解释。炜晔(wěiyè委夜):光彩鲜明。诳(kuáng狂):欺骗。

  (五)

  赞曰:理形于言,叙理成论。词深人天1,致远方寸2。阴阳莫贰3,鬼神靡遁4。说尔飞钳,呼吸沮劝5。

  〔译文〕

  总之,道理通过语言来表达,把道理陈述出来就成为“论”。论说之词可以深究天地间的至理,说服天下人的心意。即使抽象的阴阳变化之理,也要说得令人不疑;秘奥的鬼神之道,也同样不能隐避。用“飞钳”等精妙的方法来说服对方,能够很快就发生阻止或劝进的实际效力。

  〔注释〕

  1 人天:人间天上,指天地间的至理。
  2 致远方寸:即上面所说“唯君子能通天下之志”的意思。方寸:心。
  3 阴阳:天地间的阴阳之气,这里指前面所说“追于无形”的抽象道理。贰:疑惑。
  4 靡:无。遁:隐避。以上两句都是喻指论说文的效力。
  5 呼吸:一呼一吸之间,指时间的短暂。沮(jǔ举)劝:《韩非子·八经》:“明诽誉以劝沮。”劝沮或沮劝,都是勉励和阻止的意思。这里也是指论说文的效果。

《文心雕龙译注》 相关内容:

《文心雕龙译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