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楚辞 > 文心雕龙译注 > 十七、诸子

十七、诸子

  《诸子》是《文心雕龙》的第十七篇。诸子散文不仅是我国古代散文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后来历代散文的发展,也有其长远的影响。本篇以先秦诸子为重点,兼及汉魏以后的发展变化情况,对诸子散文的特点做了初步总结。

  全篇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叙述子书的性质、起源以及子书和经书的区别。第二部分主要评论先秦诸子内容方面各不相同的特点,而归总为两大类:一是纯粹的,一是驳杂的。这两类的区分,主要以是否符合儒家经典为准则。这里,征圣宗经的观点使刘勰对古代某些优秀的神话或寓言作了不正确的评论。第三部分从写作特点上论述了诸子百家的主要成就,指出汉以后的子书渐不如前。

  本篇曾讲到,汉代统治者因诸子书中杂有异端思想而害怕其流传,但刘勰马上提出,诸子之书“亦学家之壮观也”。从本篇着重对各家不同风格特点的论述来看,刘勰对诸子百家在文学史上的价值是有所认识的。《诸子》中某些富有浪漫主义特色的神话、寓言,为刘勰所不理解,这是他宗经思想造成的局限。但刘勰并不反对浪漫主义的表现方法。诸子百家中浪漫主义色彩最突出的,莫过于《庄子》和《列子》。刘勰对其总的评论则是:《庄子》“述道以翱翔”,《列子》“气伟而采奇”。这既是肯定性的评述,也正抓住了他们的风格特点。

  (一)

  《诸子》者,人道见志之书1。太上立德,其次立言2。百姓之群居,苦纷杂而莫显3;君子之处世4,疾名德之不章5。唯英才特达6,则炳曜垂文7,腾其姓氏8,悬诸日月焉。昔风后、力牧、伊尹9,咸其流也10。篇述者,盖上古遗语11,而战伐所记者也12。至鬻熊知道13,而文王咨询14;余文遗事,录为《鬻子》15。子自肇始16,莫先于兹。及伯阳识礼17,而仲尼访问18;爰序《道德》19,以冠百氏20。然则鬻惟文友21,李实孔师22;圣贤并世23,而经子异流矣24。

  〔译文〕

  《诸子》这种著作,是阐述理论、表达主张的书籍。古人所谓“不朽”,第一是树立品德,其次是著书立说。一般人民群居生活,苦于周围事物纷坛杂乱而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而士大夫立身处世,又担心自己的声名和德行不能流传广远。所以只有才华突出的人,方能光辉地遗留下自己的著作,传布开自己的姓名,像太阳、月亮般地为人人所共见。从前黄帝时的风后、力牧和商朝的伊尹等人的书,都属于这一类。不过这些作品,大概是古代相传的话语,到战国时才记录下来的。后来楚国的祖先鬻熊通晓哲理,周文王曾向他请教;他留下的文辞和事迹,编为《鬻子》。在子书著作中,这是最早的开始者。到了老子,因为懂得古礼,孔子曾向他请教;于是写成《道德经》,成为诸子中较早的书。但是,鬻熊仅仅是文王的朋友,老子却是孔子的老师;两位圣人和两位贤人同时,而所写的书或成为经,或成为子,俨然是两类不同的著作了。

  〔注释〕  1 入道:深入到理论里面去。
  2 立德、立言:《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载鲁国大夫叔孙豹的话:“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太上:最上。
  3 显:明白。
  4 君子:有理想的人,这里主要指封建士大夫。
  5 疾:憎恶。章:明,显。
  6 特达:超出一般人之上。
  7 炳曜(yào耀):昭著。
  8 腾:跃起,这里指声名的传布。
  9 风后、力牧:相传为黄帝的二臣。《汉书·艺文志》列有《风后》十三篇,属兵阴阳家。又有《力牧》二十二篇,属道家。伊尹:商汤的臣。《汉书·艺文志》列有《伊尹》五十一篇,属道家;又有《伊尹说》二十六篇,属小说家。
  10 咸:全部。以上诸书均后人伪托。
  11 盖:疑词,表示大概的意思。
  12 战伐:当作“战代”,即战国时期。
  13 鬻(yù玉)熊:楚国的祖先,相传是季连的苗裔(yì意),熊绎(yì意)的曾祖。
  14 咨(zī资):询问。《汉书·艺文志》中说鬻熊“为周师”。
  15 《鬻子》:《汉书·艺文志》列有《鬻子》二十二篇,属道家;又有《鬻子说》十九篇,属小说家。
  16 肇(zhào照):开始。
  17 伯阳:相传为老子的字。
  18 仲尼:孔子的字。《礼记·曾子问》中说,孔子曾问礼于老子。
  19 爰(yuán元):于是。《道德》:指《道德经》。
  20 百氏:指诸子百家。
  21 文:指周文王。
  22 李:指老子,姓李。
  23 圣:指周文王和孔子。贤:贤人,指鬻熊和老子。
  24 经、子:刘勰这里是称圣人的著作为“经”、贤人的著作为“子”。

  (二)

  逮及七国力政1,俊乂蜂起2。孟何膺儒以磬折3,庄周述道以翱翔4,墨翟执俭确之教5,尹文课名实之符6,野老治国于地利7,驺子养政于天文8,申、商刀锯以制理9,鬼谷唇吻以策勋10,尸佼兼总于杂术11,青史曲缀以街谈12。承流而枝附者13,不可胜算14;并飞辩以驰术15,餍禄而余荣矣16。暨于暴秦烈火17,势炎昆冈18;而烟燎之毒19,不及《诸子》。逮汉成留思20,子政雠校21;于是《七略》芬菲22,九流鳞萃23;杀青所编24,百有八十余家矣25。迄至魏晋,作者间出26;谰言兼存27,琐语必录;类聚而求,亦充箱照轸矣28。然繁辞虽积,而本体易总;述道言治,枝条五经29,其纯粹者入矩30,踳驳者出规31。《礼记·月令》,取乎《吕氏》之《纪》32;《三年问》丧33,写乎《荀子》之书34:此纯粹之类也。若乃汤之问棘35,云蚊睫有雷霆之声36;惠施对梁王37,云蜗角有伏尸之战38;《列子》有移山、跨海之谈39;《淮南》有倾天、折地之说40:此踳驳之类也。是以世疾诸混同虚诞41。按《归藏》之经42,大明迂怪,乃称羿弊十日43,嫦娥奔月44。殷汤如兹,况诸子乎!至如《商》、《韩》45,“六虱”、“五蠹”46,弃孝废仁47;轘药之祸48,非虚至也。公孙之白马、孤犊49,辞巧理拙;魏牟比之鸮鸟50,非妄贬也。昔东平求《诸子》、《史记》51,而汉朝不与;盖以《史记》多兵谋,而《诸子》杂诡术也52。然洽闻之士53,宜撮纲要54,览华而食实55,弃邪而采正。极睇参差56,亦学家之壮观也。

  〔译文〕

  到战国的时候,在互相用武力征伐中,出现了许多杰出的人才。孟轲信奉儒家的学说,谦恭地和王侯们周旋;庄周阐述道家的理论,任意驰骋;墨翟采用俭朴节约的学说;尹文研究名义和实际是否相合;野老讲究从地利的角度治理国家;邹衍谈论阴阳五行来配合政治;申不害和商鞅用刑罚来安定秩序;鬼谷靠着口才来立功;尸佼综合各家学说;青史详记民间的谈论。以后继承他们的流波而如枝之附干者,不知道有多少。这些人大都能够通过雄辩来传布自己的学说,并且饱享了厚禄高官。到残暴的秦始皇焚烧书籍,几有一网打尽之势,可是《诸子》并未受到其害。后来汉成帝重视古书,命令刘向整理校勘,于是写成《七略》,记载各种有价值的书籍,九种学派的杰作都被搜集;到书目编成时,共有一百八十多家了。魏晋以后,有时仍然有人写作子书,其中夹杂一些不可信的言论,也记录了一些琐言碎语;如果把这些依类收集起来,也得要装满几大车了。但是著作虽然堆积得很多,其主要的情况还是容易掌握的。无论它们阐述道理或议论政事,都是从经书发展下来的;其中内容纯正的,便符合于经书的规则;内容杂乱的,便违背经书的法度。《礼记》中的《月令》,是采用《吕氏春秋》的《十二纪》;而《礼记·三年问》的内容,也写进了《荀子》中的《礼论》。这些都是内容纯正的例子。至于商汤问夏革,夏革说黄帝能听到蚊子的眼毛上有小虫发出像打雷一样的声音;惠施推荐戴晋人对梁惠王说,在蜗牛角上曾发生过一场战死数万的大仗;《列子·汤问》中有愚公移山和龙伯国巨人跨海的奇谈;《淮南子·天文训》中有共工碰得天倾地斜的怪说:这些都是内容杂乱的例子。所以一般人都不喜欢《诸子》的罗嗦而荒唐。不过商代的《归藏经》里面,也大谈奇怪的事,如说后羿射日、嫦娥奔月之类;商汤时的书尚且如此,何况诸子百家呢!此外,如《商君书》中说有六种害国的虱子,《韩非子》中说有五种害国的蛀虫,这就是反对仁义道德;后来商秧被车裂,韩非被毒死,那不是没有原因的。还有公孙龙的“白马不是马、孤犊没有娘”之类诡辩,话虽说得巧妙,但道理却很笨拙;魏公子牟把公孙龙比作井底之蛙,并不是随便指责他。从前东平王刘宇向汉成帝要求《诸子》和《史记》,成帝不肯给,就因为《史记》里常常讲到军事上的谋略,而《诸子》中又往往杂有怪异的东西。但是,对于博学的人来说,就应该抓住其主要的,要撷(xié斜)取它们的花朵,而咀嚼其果实;抛开错误的部分,而采取正确的意见。细看这些不同的学派,确也是学术界的大观。

  〔注释〕  1 逮(dài代):及,到。力政:即力征,以武力征伐。《汉书·游侠传序》:“陵夷至于战国,合从连衡,力政争强。”颜师古注:“力政者,弃背礼义,专任威力也。”王先谦补注:“政,读曰征。”
  2 乂(yì意):才德过人。蜂起:大量出现。
  3 孟轲(kē科):即孟子,战国时鲁国思想家。膺(yīng英):胸,这里引申为藏在胸中。磬(qìng庆)折:屈身如磬状,这里形容孟子的恭守儒礼。
  4 庄周:即庄子,战国时楚国思想家。《汉书·艺文志》列有《庄子》五十二篇,属道家。翱(áo熬)翔:本指鸟飞,这里指《庄子》一书在论述上自由奔放的特点。
  5 墨翟(dí敌):即墨子,战国时鲁国思想家。《汉书·艺文志》列有《墨子》七十一篇,属墨家。确:枯槁,这里有节俭的意思。
  6 尹文:战国时齐国学者。《汉书·艺文志》列有《尹文子》一篇,属名家。课:查核。
  7 野老:战国时的隐者,著书言农家事。《汉书·艺文志》列有《野老》十七篇,属农家。
  8 驺(zōu邹)子:即邹衍,战国时齐国学者,喜谈天说地及阴阳五行等问题。《汉书·艺文志》列有《邹子》四十九篇,属阴阳家。
  9 申:指申不害,战国时韩昭侯的相。商:指商鞅(yāng央),战国时秦孝公的相。《汉书·艺文志》列《申子》六篇、《商君》二十九篇,都属法家。刀锯:刑具。理:有条理、有秩序。
  10 鬼谷:鬼谷子,因隐居于鬼谷而得名,相传为苏秦、张仪的老师。《隋书·经籍志》载《鬼谷子》三卷,属纵横家。唇吻:嘴唇,指口才。策:记录。
  11 尸佼(jiǎo矫):相传为商鞅的老师。《汉书·艺文志》载《尸子》二十篇,属杂家。
  12 青史:相传是晋国史官董狐的后裔。《汉书·艺文志》载《青史子》五十七篇,属小说家。曲缀:详细记录。
  13 枝附:说以上子书像枝叶依附于根干似地继续在前代著作之后。枝,比喻后来的子书。
  14 胜:尽。
  15 术:道术,也就是各家的学说。
  16 餍(yàn厌):足够。
  17 暨(jì计):及。烈火:指焚书的大火。
  18 势炎昆冈:这是借用《尚书·胤(yìn印)征》中的“火炎昆冈,玉石俱焚”之意,意为火势太大,昆仑山的石头和玉一起遭殃,无一例外。
  19 燎:延烧。
  20 汉成:汉成帝。留思:留心,留意。
  21 子政:西汉学者刘向的字。雠(chóu仇):校勘文字异同得失。
  22 《七略》:由西汉刘向创编,他的儿子刘歆(xīn新)所完成的一部书目。芬菲:香气,这里指美好的作品。
  23 九流:指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和农家。鳞萃:像鱼鳞那么密集。萃:聚集。
  24 杀青:用火炙竹简,使出汗,便于写字;这里引申为编写完成。
  25 百有八十余家:《汉书·艺文志》列儒家五十三、道家三十七、阴阳家二十一、法家十、名家七、墨家六、纵横家十二、杂家二十、农家九、小说家十五,共一百九十家。(原文作“凡诸子百八十九家,四千三百二十四篇”)
  26 间出:偶然出现。
  27 谰(lán兰)言:没有根据的话。
  28 箱:车箱。轸(zhěn枕):车后横木。
  29 枝条:指诸子。刘勰以经书为根本,诸子附属于经书,正如枝条附属于根干。
  30 矩(jǔ举):画方形的器具,这里引申为法则。
  31 踳(chǔn蠢)驳:杂乱。
  32 《吕氏》:指《吕氏春秋》,中有按四季十二月写的《纪》,其首段和《礼记·月令》相同。
  33 《三年问》:《礼记》中的一篇。
  34 写乎《荀子》:《荀子·礼论》中关于三年之丧的部分和《礼记·三年问》相同。
  35 棘(jí吉):亦称夏革,传为商汤时的贤人。《庄子·逍遥游》作“汤之问棘”;《列子·汤问》作夏革。棘、革通。
  36 蚊睫(jié节)有雷霆之声:《列子·汤问》中说,有一种小虫叫做焦螟,住在蚊子的眼睫毛上,蚊子并不能感觉到,耳朵最灵的师旷也听不到一点声音;但黄帝修道以后,就能看到,并能听到这种小虫发出的“雷霆之声”。
  37 惠施:战国时梁国的相。梁王:战国时的魏惠王,因后来迁都大梁(今河南开封),故称梁惠王。
  38 伏尸之战,《庄子·则阳》中说,惠施向魏惠王推荐戴晋人(传为魏国贤者),戴晋人向魏惠王说:蜗牛左角上有触氏国,右角上有蛮氏国,两国相战,历时半月,被打死的有好几万。
  39 《列子》:传为战国时列御寇撰。今本可能是魏晋间人所伪托。《汉书·艺文志》列为道家。《列子·汤问》中说,愚公和子孙决心把太行山和王屋山搬到渤海里去,后来感动了天帝,便帮助他们把山搬走。又说,渤海东面“不知几亿万里”远的地方,有五座大山,而龙伯国的巨人,只消几步就跨到了。毛泽东的《愚公移山》,就是据前一个寓言写成的。
  40 《淮南》:指《淮南子》,西汉淮南王刘安和他的门客集体编成。《汉书·艺文志》列为杂家。倾天折地:《淮南子·天文训》中说,共工和颛顼(zhuānxū专需)争帝位,怒触不周山,使天倾地陷。
  41 疾诸:下脱一“子”字,应为“疾诸子”。混同:当作“鸿洞”,相连的样子,这里指文辞繁多。诞(dàn但):怪异不实。
  42 《归藏》:传为《易》的一种。夏代的叫《连山》,商代的叫《归藏》,周代的叫《周易》。
  43 羿(yì意):传为古代善射者,《归藏经》中讲到,羿射下十个太阳。
  44 嫦(cháng常)娥,传为羿妻。《归藏经》中说,羿从西王母那里求得不死之药,嫦娥偷吃后,飞入月中,成为月精。《归藏》原是后人伪托,但伪托的《归藏经》也早已失传了。《全上古三代文》卷十五辑得部分残文,上面讲到的两种,原文尚存。
  45 《商》:指战国时商鞅的《商君书》。《韩》:指战国时韩非的《韩非子》。《汉书·艺文志》列为法家。
  46 六虱(shī师):六种害虫。《商君书·靳(jìn进)令》:“六虱:曰礼乐,曰诗书,曰修善,曰孝弟,曰诚信,曰贞廉,曰仁义,曰非兵,曰羞战。国有十二,上无使农战,必贫至削。”有人认为这里讲的不是六种,因此,应指《去强》中的:“虱官者六:曰岁,曰食,曰玩,曰好,曰志,曰行。”但这六种与刘勰所说“弃仁废孝”无关。按刘勰原意,当指《靳令》中的六虱。高亨《商君书注译》认为《靳令》原文应作:“六虱:曰礼、乐;曰诗、书;曰修善、孝弟;曰诚信、贞廉;曰仁、义;曰非兵、羞战。”“今本衍三个‘曰’字。共有六项,所以称为六虱,每项又包括两小项,所以下文称‘十二者’。”五蠹(dù度):五种蛀虫。《韩非子·五蠹》中说,学者(儒生)、言谈者(纵横家)、患御者(害怕服役的)、带剑者(游侠刺客)和工商之民是五种害国的蛀虫。
  47 弃孝废仁:《五蠹》中也批判儒家借仁义来欺骗人主。
  48 轘(huàn换):用车分裂人体的酷刑。商鞅被秦惠王用这种刑罚处死。药:指李斯把毒药交给韩非,迫他自杀。
  49 公孙:指公孙龙,战国时赵国诡辩家,著《公孙龙子》。《汉书·艺文志》列为名家。《列子·仲尼》载公孙龙的诡辩,说“白马非马,孤犊未尝有母”。犊(dú独):小牛。
  50 魏牟:魏国的公子牟。鸮(xiāo消)鸟:恶声之鸟。《庄子·秋水》中说,公孙龙告诉公子牟,他“穷众口之辩,吾自以为至达已”。公子牟却讥讽公孙龙不过是井底之蛙,所见极小。译文据《庄子》。
  51 东平:汉宣帝四子刘宇,封东平王。据《汉书·宣元六王传》,东平王向汉成帝上疏求《史记》、《诸子》,成帝问大将军王凤,王凤认为《诸子》反经术、非圣人,《史记》中多权谋,主张不给。
  52 诡(guǐ轨)术:指和儒家学说相违背的话。
  53 洽闻:见闻广博。洽:周遍。
  54 撮(cuō搓):聚集而取。
  55 览:即揽,取。
  56 睇(dì地):看。参差:指各派学说的不同。

  (三)

  研夫孟、荀所述1,理懿而辞雅2;管、晏属篇3,事核而言练4;列御寇之书5,气伟而采奇6;邹子之说7,心奢而辞壮8;墨翟、随巢9,意显而语质;尸佼、尉缭10,术通而文钝;鹖冠绵绵11,亟发深言12;鬼谷眇眇13,每环奥义14;情辨以泽15,文子擅其能16;辞约而精17,尹文得其要;慎到析密理之巧18;韩非著博喻之富19;吕氏鉴远而体周20;淮南泛采而文丽21。斯则得百氏之华采22,而辞气文之大略也23。若夫陆贾《典语》24、贾谊《新书》25、扬雄《法言》26、刘向《说苑》27、王符《潜夫》28、崔寔《政论》29、仲长《昌言》30、杜夷《幽求》31,咸叙经典32,或明政术;虽标“论”名,归乎诸子。何者?博明万事为子,适辨一理为论33。彼皆蔓延杂说34,故入诸子之流。夫自六国以前,去圣未远;故能越世高谈35,自开户牖36。两汉以后,体势漫弱37;虽明乎坦途38,而类多依采39。此远近之渐变也40。嗟夫!身与时舛41,志共道申;标心于万古之上42,而送怀于千载之下。金石靡矣43,声其销乎44!

  〔译文〕

  考查诸子中孟轲、荀况的论述,理论完美而辞句雅正;管仲、晏婴的著作,事实可信而语言简练;列御寇的书,文气宏伟而辞采奇丽;邹衍的议论,构思夸张而辞句有力;墨翟和他的学生随巢的著作,意思明显而语句朴质;尸佼和尉缭的书,学说通达而文辞笨拙;《鹖冠子》议论深长,所以常发深刻的言论;《鬼谷子》说理玄远,常阐述奥妙的意见;感情明显而丰富,是《文子》所独具的优点;辞句简练而精当,《尹文子》掌握到这种要点;《慎子》巧于分析精密的道理;《韩非子》中的譬喻广博而丰富;《吕氏春秋》见识远大而风格周密;《淮南子》多方面吸取材料而文辞华丽。这些可说已经包括了诸子百家的精华,也就是他们作品的主要特点。此外还有陆贾的《新语》、贾谊的《新书》、扬雄的《法言》、刘向的《说苑》、王符的《潜夫论》、崔寔的《政论》、仲长统的《昌言》、杜夷的《幽求子》等等。它们有的阐述儒家经典,有的说明政治方略;虽然常用“论”字做书名,但事实上属于诸子。为什么呢?因为广泛阐明各种事物的叫做“子”,只辨别一种道理的叫做“论”;它们既然牵涉到各方面的问题,所以应该属于诸子的范围了。在战国以前,上距古代圣人还不算太远,因而能够超越一代地高谈阔论,自成一家。到两汉以后,文风散漫衰落;作者虽然熟悉儒家学说,但常常依傍前人,采用旧说。这就是古代和近世子书的不同。唉!诸子百家本身常常和当时人合不来,而自己的志趣却靠着理论而获得陈述。他们的心怀一方面联系到远古以前,一方面又交付给千载之后。金石会毁灭,难道声名也会消逝吗!

  〔注释〕

  1 孟:孟轲。荀:荀况。
  2 懿(yì意):美。
  3 管:管仲,春秋时齐国政治家。晏:晏婴,春秋时齐国大夫。《汉书·艺文志》载《管子》八十六篇,属道家;又载《晏子》八篇,属儒家。
  4 核:查考,这里指经得起查考的、符合于实际的。
  5 列御寇之书:指《列子》。参看本篇第二段注39。
  6 气:文气,是作者的气质在作品中的体现。
  7 邹子:即上文的驺子。
  8 心:指作者的内心思考。
  9 随巢:墨子的弟子。《汉书·艺文志》载《随巢子》六篇,属墨家。
  10 尉缭(liǎo辽):战国时尉氏人。《汉书·艺文志》载《尉缭子》二十九篇,属杂家。
  11 鹖(hé河)冠:周代楚人,姓氏不传,因他以鹖鸟的羽毛为冠,故名鹖冠子。《汉书·艺文志》载《鹖冠子》一篇,属道家。绵绵:长的样子,指其论述内容的长远。
  12亟(qì气):屡次。
  13 眇眇(miǎo秒):远的意思。
  14 环:围绕。
  15 辨:不惑。泽:丰润。
  16 文子:老子的弟子。《汉书·艺文志》载《文子》九篇,属道家。擅:专有。
  17 约:文辞简洁。
  18 慎到:战国时赵国人。《汉书·艺文志》载《慎子》四十二篇,属法家。
  19 博喻:《韩非子》中《说林》等篇常用譬喻方法说明事理。
  20 鉴:识。体:风格。
  21 泛采:博取。
  22 华采:美好的意思。
  23 辞气文:“文”字是衍文。辞气,指文辞特点。
  24 陆贾:西汉初年学者,有《新语》二十三篇,《汉书·艺文志》列为儒家。《典语》:当指《新语》。
  25 贾谊:西汉初年文人,有《新书》五十八篇,《汉书·艺文志》列为儒家。
  26 扬雄:西汉后期文人,有《法言》十三篇,《汉书·艺文志》列为儒家。
  27 刘向:西汉学者,有《说苑》、《新序》等,《汉书·艺文志》列为儒家。
  28 王符:东汉中年学者。《潜夫》:即《潜夫论》,属儒家。
  29 崔寔:东汉末年学者。《政论》:亦作《正论》。
  30 仲长:即仲长统,东汉末年学者。
  31 杜夷:东晋初年学者。《幽求》:即《幽求子》。
  32 咸:当作“或”。
  33 适:仅。
  34 蔓延:联延。
  35 越世:超越当世。
  36 牖(yǒu有):窗。
  37 漫:散漫。
  38 坦途:平坦的路途,指儒家学说。
  39 依:依傍。采:采取,意为拾人牙慧,落人窠臼。
  40 远近:指时间的远近,远是先秦,近是汉代以后。
  41 舛(chuǎn喘):不合。
  42 标:显出。
  43 靡:消灭。
  44 声其销乎:此句回应本篇开始所说“立言”为“三不朽”之一,指《诸子》著作是不会消灭的。销:同消。

  (四)

  赞曰:大夫处世,怀宝挺秀1;辨雕万物2,智周宇宙。立德何隐,含道必授。条流殊述3,若有区圃4。

  〔译文〕

  总之:士大夫生在世上,应有超人的才德;能够论述一切事物,其智慧可认识整个世界。建立品德是隐约难见的,可是懂得了道理就必然能传布。不同的流派走不同的道路,各家的界限是很分明的。

  〔注释〕

  1 宝:指才德。秀:超出众人之上。
  2 辨雕:论述,剖析。辨:通辩,本指口才,这里兼指文才。
  3 述:通术,指道路。
  4 囿(yòu右):区分。

《文心雕龙译注》 相关内容:

《文心雕龙译注》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