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笑话 > 笑林广记 > 卷四 形体部

卷四 形体部

嘲胡卖契胡子家贫揭债,特把髭须质戤。只因无计谋生,情愿央中借贷,上连鼻孔、人中,下至喉咙为界,计开四址分明,两鬓篷松在外,根根真正胡须,并无阴毛杂带。若还过期不赎,听作猪综变卖。年分月日开填,居间借重卵袋。呵冻笔

一人见春意一册,曰:“此非春画,乃夏画也。不然,何以赤身露体?”又一人曰:“亦非夏画,乃冬画也。”问曰:“何故?”答曰:“你不见每幅上,个个胡子在那里呵冻笔。”

揪肾毛一人对胡子曰:“我昨晚梦见你做了官,旗伞执事,吆喝齐声,好不威阔。”胡子大喜。其人又云:“我梦里骂了你、你就呼皂隶来打我,被我将你胡须一把揪住。”胡子云:“骂了官长,自然该打。后来毕竟如何?”其人曰:“也就醒了,醒来一只手还揪住一把卵毛,紧紧不放。”

观相一相士苦无生意,拉住人相。那人曰:“不要相。”相者强之再三,只得解裤出具,谓曰:“此物倒求一观。”相者端视良久,乃作赞词云:“看你生在一脐之下,长于两膀之间,软柔柔而向东向西,硬棚棚而矗上矗下,遇妻妾而无礼,应子孙而有功。一生梗直,两子送终。日后还有二十年好运。”问他有何好处,曰:“生得一脸好胡须。”

愁穷有胡子愁穷,一友谑之曰:“据兄家事,不下二千金,何以过愁若此?”胡者曰:“二千金何在?”友曰:“兄面上现有千七百了,难道令正处便没有须私房?”胡瘌杀

或看审囚回,人问之,答曰:“今年重囚五人,俱有色认:一痴子,一颠子,一瞎子,一胡子,一瘌痢。”问如何审了,答曰:“只胡子与瘌痢吃亏,其余免死。”又问何故,曰:“只听见问官说痴弗杀,颠弗杀,一眼弗杀,胡子搭瘌杀。”

直缝横缝北方极寒之地,一妇倚墙撒尿,溺未完而尿已冻,连阴毛结于石上。呼其夫至,以口呵之。夫近视而胡者也,呵之不化,连气亦结成冰,须毛互冻而不解。乃命家僮凿开,吩咐曰:“看仔细子下凿,连着直缝的是毛,连着横缝的是须。”

被剃

贫妇裸体而卧,偷儿入其家,绝无一物可取。因思贼无空讨,见其--多毛,遂剃之而去。妇醒大骇,以告其夫。夫大叫曰:“世情这等恶薄,家中的毛尚且剃了去,以后连腮胡子竟在街上走不得了!”抛猫

道士、和尚、胡子三人过江,忽遇狂风大作,舟将颠覆。僧、道慌甚,急把经卷掠入江中,求神救护。而胡子无可掷得,惟将胡须逐根拔下,投于江内。僧、道问曰:“你拔胡须何用?”其人曰:“我在此抛毛(锚)。”

胡子改屄

裁缝、皮匠、妓女三人,同席行令,各要道本行四句,贯串叶韵。缝匠曰:“失去一背挂,拾得一披风。改了一背挂,落下两袖桶。”皮匠曰:“失去一双鞋,拾得一双靴。改了一双鞋,落下两桶皮。”妓者曰:“失去一张屄,拾得一胡子。改了一张屄,落他一口齿。”

不斟酒

一家宴客,坐中一大胡子,酒僮畏缩不前,杯中空如也。主举杯朝拱数次,胡子愠曰:“安得有酒?”主骂僮为何不斟,僮曰:“这位相公没有嘴的。”胡子忿极,揭须以示,曰:这不是嘴,还是你娘的屄不成?”吃白面一僧人、一经纪、一妓女同途,陡遇大雪,遂往古庙避之。三人议曰:“今日我等在此,各将大雪为题,要插入自家本色。”和尚曰:“片片片,碎剪鹅毛空中旋。落在我山门上,好似一座白玉殿。”经纪曰:“片片片,碎剪鹅毛空中旋。落在我匾担上,好似一把白玉剑。”妓女曰:“片片片,碎剪鹅毛空中旋。落在我屄毛上,好似胡子吃白面。”

通谱

有一人须长过腹,人见之,无不赞为美髯。偶一日,遇见风鉴先生,请他一相。相者曰:“可惜尊髯短了些。”其人曰:“我之须已过腹,人尽赞羡,为何反嫌其短?”相者曰:“若再长得寸许,便好与下边通谱了。”联宗

胡须与眉毛曰:“当今世情浇薄,必要帮手相助,我已与鬓毛连矣。看来眼前高贵,惟二位我们俱在头面,联了甚好。”眉曰:“承不弃微末,但我根基浅薄,何不往下路孔家前门,一带茂林,旗杆底下,联的更好。”一般胡

两人聚论:“《论语》一书,皆讲胡子。开章就说:‘不亦悦乎’,‘不亦乐乎’,‘不亦君子乎’,这三个都是好胡﹔‘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这三个是不好胡﹔‘君子者乎’,‘色壮者乎’,这两个胡一好一不好。”或问:“使乎,使乎。”答曰:“上面的胡与下面的胡,总是一般。”

稀胡子

一稀胡子要相面,相士云:“尊相虽不大富,亦不至贫。”胡者云:“何以见得?”相士曰:“看公之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出须药

一光脸自觉无须,非丈夫气,持银往医肆,求买出须药。适医生他出,医妻忽传一方云:“可将尿脬一个打气,每日放嘴边滚撞,自然就长出来。”医归,问出何典,妻曰:“医者,意也。我前日初嫁你时,一根也没得,被你的脬撞过不多几时,即长出恁一脸胡须来。”问有猫

一妇患病,卧于楼上,延医治之。医适买鱼归,途遇邀之而去,遂置鱼于楼下。登楼诊脉,忽想起楼下之鱼,恐被猫儿偷食,因问:“下面有猫(毛)否?”母在傍曰:“我儿要病好,先生问你,可老实说了罢。”妇答曰:“多是不多,略略有几根儿。”

骂须少

胡子行路,一孩戏之曰:“胡子迎风走,只见胡子不见口。”胡子忿甚﹔揭须露口,指而骂曰:“这不是口,倒是你娘的屄不成!”小儿被骂,归而哭诉于母。母慰之曰:“我儿,他骂别人,不是骂你。你娘的此物上,却不多几根,随他骂去罢。

胡答嘲

颜回、子路、伯鱼三人私议曰:“夫子惟胡,故开口不脱‘乎’字。”颜子曰:“他对我说:‘回也,其庶乎。’”子路曰:“他对我说:‘由也,诲汝知之乎?”伯鱼曰:“我家尊对我也说:‘汝为周南、召南矣乎。’”孔子在屏后闻之,出责伯鱼曰:“回是个短命,由是个不得其死的,说我胡也罢了。你是我的儿子,如何也来说我老子?”

光屁股

有上司面胡者,与光脸属吏同饭。上台须间偶带米糁,门子跪下禀曰:“老爷龙须上一颗明珠。”官乃拂去。属吏回衙,责备门子:“你看上台门子何等伶俐!汝辈愚蠢,不堪重用。”一日,两官又聚会吃面,属吏方举箸动口,有未缩进之面挂在唇角。门子急跪下曰:“小的禀事。”问禀何事,答曰:“爷好张光净屁股,多了一条蛔虫挂在外面。”亲爷

有妻甫受孕而夫出外经商者,一去十载,子已年长,不曾识面。及父归家,突入妻房,其子骤见,乃大喊曰:“一个面生胡子,大胆闯入母亲房里来了!”其母曰:“我儿勿做声,这胡子正是你的亲爷。”

无须狗

一税官瞽目者,恐人骗他,凡货船过关,必要逐一摸验,方得放心。一日,有贩羊者至,规例羊有税,狗无税,尽将羊角锯去,充狗过关。官用手摸着项下胡须,乃大怒曰:“这些奴才,明来骗我。明明是一船羊,狗是何曾出须的!”

没须屁股一公领孙溪中洗澡,孙拿得一虾,或前跳,或却走。孙问公曰:“前赶后退,后赶前行,不知何处是头,何处是尾?”公答曰:“有须的是头,没须的是屁股。”

拔须去黑

一翁须白,令姬妾拔之。妾见白者甚多,拔之将不胜其拔,乃将黑者尽去。拔讫,翁引镜自照,遂大骇,因咎其妾。妾曰:“难道少的倒不拔,倒去拔多的?”

白须

老妓年近六旬,尚倚门接客。一人打钉,见其阴毛斑白,谓曰:“该用乌须药了。”妓问:“染药宜在何时?”答曰:“搽了过夜。”妓摇首曰:“老实对你说,没有这一夜闲工夫,由他白去罢了。”黄须

一人须黄,每于妻前自夸:“黄须无弱汉,一生不受人欺。”一日出外,被殴而归,妻引前言笑之。答曰:“那晓得那人的须,竟是通红的。”老面皮

或问:“世间何物最硬?”曰:“石头与钢铁。”其人曰:“石可碎,铁可錾,安得为硬?以弟看来,惟兄面上髭须最硬,铁石总不如也。”问其故,答曰:“看老兄这副厚脸皮,竟被他钻门了出来。”那有须者回嘲曰:“足下面皮更老,这等硬须还钻不透!”

胖子行房

夫妇两人身躯肥胖,每行房,辄被肚皮碍事,不能畅意。一娃子云:“我倒传你个法儿,须从屁股后面弄进去甚好。”夫妇依他,果然快极。次日,见娃子问曰:“你昨教我的法儿,是那里学来的?”答曰:“我不是学别人的,常见公狗、母狗是那般干。”

皂隶干法

一官夫妇体肥,每次行房,两下肚皮碍住,从无畅举时节。一日,官正坐堂,见一皂隶伟胖异常,料其交感必有良法。审事毕,唤至后堂询曰:“汝腹甚大,行房时用何法,而能使两物凑合,不为肚腹所碍乎?”隶曰:“小的每到交合之际,命妻子斜坐一大椅上,将两足架开,自己站起行事,彼此紧凑,便无阻隔之患。”官点首命出。至夜,果依法而行。奶奶不觉乐极,问:“是谁传授的?”官曰:“皂隶。”奶奶一面将臀耸凑身作颠簸之状,曰:“好皂隶,真爽利!来日赏他两担老白米。”

截长夫问妻曰:“此物还是长的好,短的好?”妻实喜长,而故应之曰:“短的好。”夫曰:“这等我的太长,不如截去一段。”持刀便砍。妻发急,止之曰:“虽则长了些,却是父母生就的遗体,一毫也动不得。”

长卵叹气

一官到任,出票要唤兄弟三人,一胖子、一长子、一矮子备用,异姓者不许进见。一家有兄弟四人,仅有一胖三矮,私相计议曰:“四人之中,胖矮俱有,单少一长人,只得将二矮缝一长裤,两人接起充作长人,便觉全备。”如计行之。官见大喜,簪花劳酒。三人一时荣宠,下矮压得受苦,在内光哓哓,大有怨词。官听见,问:“下面甚响?”众慌禀曰:“这是长卵叹气。”

矮子看灯

矮子看灯,适一人小便,竟往腿下钻过。观见厥物,赞曰:“好盏绣球灯,为何不点烛?”其人溺完,将尿滴在矮子头上,以手摸曰:“不好,快回去,大点雨打下来了!”亲嘴一矮子新婚,上床连亲百余嘴。妇问其故,答曰:“我下去了,还有半日不得上来哩。”

扇坠有持大扇者,遇矮子,戏以扇置其头曰:“欲借兄权作扇坠耳。”矮子大怒,骂曰:“肏娘贼!若拿我做扇坠,我就兜心一脚踢杀你!”

搁浅

矮人乘舟出游,因搁浅,自起撑之,失手坠水,水没过项。矮人起而怒曰:“偏我搁浅搁在深处。”

瞎叙盟三瞎子相聚结盟,叙齿以分长幼。一人曰:“不必论年,只看那个先瞎者,便让他做大哥。”一人曰:“我是周岁上不见起的,该轮着我居长。”其次曰:“我是百日内坏眼的,还该我来做老大。”第三者曰:“不要说起,我竟从娘胎里就是瞎的了。”两人曰:“那有此事?”答曰:“不然,为何从小人就骂我瞎屄里肏出来的!”

瞽笑一瞽者与众人同坐,众人有所见而笑,瞽者亦笑。众问之曰:“汝何所见而笑?”瞽者曰:“列位所笑,定然不差,难道是骗我的?”

被打

二瞽者同行,曰:“世上惟瞽者最好。有眼人终日奔忙,农家更甚,怎如得我们心上清闲。”众农夫窃听之,乃伪为官过,谓其失于回避,以锄把各打一顿而呵之去。随复窃听之,一瞽者曰:“毕竟是瞽者好,若是有眼人,打了还要问罪哩!”

吃螺蛳

有盲子暑月食螺蛳,失手堕一螺肉在地。低头寻摸,误捡鸡屎放在口里,向人曰:“好热天气,东西才落下地,怎就这等臭得快!”

响不远

盲子夫妇同睡,妻暗约一人与之交合。夫问曰:“何处作欢响?”妻云:“想是间壁,不要管他。”少顷,又响,瞽者曰:“蹊跷,此响光景不远。”

独眼兄弟二人,同往河中洗浴。兄之--被水蛇咬住,扯之不脱,弟持刀欲砍。兄曰:“仔细看了下刀。两眼的是蛇头,独眼的是屪子。”兄弟认匾

兄弟三人皆近视,同拜一客。堂上悬“遗清堂”一匾,伯曰:“主人原来患此病,不然,何以取‘遗精室’也。”仔细看良久,曰:“非也。想主人好道,故名‘道情堂’耳。”二人争论不已,以季弟目力更好,使辨之。乃张目眈视半晌,曰:“汝两人皆妄,上面安得有匾!”金漆盒

一近视出门,见街头牛屎一大堆,认为路人遗下的盒子。随用双手去捧,见其烂湿,乃叹曰:“好个盒子,只可惜漆水未干。”

问路

一近视迷路,见道傍石上栖歇一鸦,疑是人也,遂再三诘之。少顷,鸦飞去,其人曰:“我问你不答应,你的帽子被风吹去了,我也不对你说!”

噀面

一乡人携鹅入市,近视见之,以为卖布者,连呼“买布”。乡人不应,急上前拗住鹅尾,逼而视之。鹅忽撒屎,适喷其面。近视怒曰:“不卖就罢,值得这等发急,就噀(喷)起人来!”

乌云接日

近视者赴宴,对席一胡子吃火朱柿,即起别主人曰:“路远告辞。”主曰:“天色甚早。”答云:“恐天下雨,那边乌云接日头哩。”

鼻影作枣

近视者拜客,主人留坐待茶。茶果吃完,视茶内鼻影,以为橄榄也,捞摸不已。久之忿极,辄用指撮起,尽力一咬,指破血出。近视乃仔细认之,曰:“啐!我只道是橄榄,却原来是一个红枣。”

虾酱一乡人挑粪经过,近视唤曰:“拿虾酱来。”乡人不知,急挑而走。近视赶上,将手握粪一把,于鼻上闻之,乃骂道:“臭已臭了,什么奇货,还要这等行情!”

疑蛋

一近视见鱼,疑为鸭蛋,握之而腹瘪。讶曰:“如何小鸭出得恁快,蛋壳竟瘪下去了。”

拾蚂蚁

近视者行路,见蚂蚁摆阵,疏密成行,疑是一物,因掬而取之。撮之不起,乃叹息曰:“可惜一条好线,毁烂得蹙蹙断了。”

检银包有近视新岁出门,拾一爆竹,错认他人遗失银包也,且喜新年发财,遂密藏袖内。至夜,乃就灯启视,药线误被火燃,立时作响。方在吃惊,傍一聋子抚其背曰:“可惜一个花棒槌,无缘无故,如何就是这样散了。”

近趣眼

妻指牝户谓夫曰:“此物你最爱的,何不取一美号赠他?”夫曰﹔“爱其有趣,就名为趣眼。”妇又指后庭曰:“你有时也用着他,也该取一美号。”夫曰﹔“他与趣眼相近,就叫他做近趣(觑)眼罢了。”

白果眼

一女年幼而许嫁一大汉者,姻期将近。母虑其初婚之夜不能承受,“莫若先将鸡子稍用油润,与你先期开破,省得临时吃苦。”女含之。不意油滑突入牝中,不能得出,遂夹蛋过门。夫据腹良久,牝口阻塞难进,乃大叫曰:“媒人误我,娶一石女矣!”母不信,向媳曰:“姑媳无碍,把我看看何如?”及看毕,乃骂其子曰:“畜生,亏你枉做半世人,一只白果眼也不认得!”

漂白眼一漂白眼与赤鼻头相遇,谓赤鼻者曰:“足下想开染坊,大费本钱,鼻头都染得通红。”赤鼻答曰:“不敢也,只浅色而已。怎如得尊目,漂白得有趣。”

聋耳

一医者耳聋,至一家看病女人。问:“莲心吃得否?”医者曰:“面觔发病,是吃不得的。”病女曰:“是莲肉。”医者曰:“就是盐肉,也要少吃些。”病女曰:“先生耳朵是聋的。”医曰:“若是里股是红的,只怕要生横痃,倒要脱开来,待我看看好用药。”

呵欠

一耳聋人探友,犬见之吠声不绝,其人茫然不觉。入见主人,揖毕告曰:“府上尊犬,想是昨夜不曾睡来。”主问:“何以见得:”答曰:“见了小弟,只是打呵欠。”

火症

一聋子望客,雨中见狗吠不止,乃叹曰:“此犬犯了火症,枯渴得紧,只管开口接水吃哩。”讳聋哑

聋哑二人,各欲自讳。一日,聋见哑者,恳其唱曲。哑者知其聋也,乃以嘴唇开合,而手拍板作按节状。聋者侧听良久,见其唇住,即大赞曰:“妙绝,妙绝!许久不听佳音,今番一发更进了。”

麻屄

一客与妓密甚,临别谓妓曰:“恩爱情深,愿得一表记,睹物如见卿面矣。”妓赠以香囊、汗巾,俱不要。问曰:“所爱何物?”答曰:“欲得卿阴上之肉一块耳。”妓曰:“可。然须问过母亲来。”鸨儿曰:“放屁!一个孤老割一块,千百个孤老割了千百块,养成一张麻屄,那个还来要你!”

屁股麻

俗云:“脚麻以草柴贴眉心,即止。”一人遍贴额上。人问:“为何?”答曰:“我屁股通麻了。”

麻卵袋

文宗岁试唱名,吏善读别字,第一名郁进徒,错唤曰“都退后”,诸生闻之,皆山崩往后而退。次名潘传采,又错唤“番转来”,诸生又跑上前。宗师大怒,逐之。第三名林卯伐,上前谢曰:“多谢大宗师,若不斥逐此人,则生员必唤做麻卵袋了。”

麻子咬卵

粜芝麻者,见一秀才经过,问:“相公要买麻子否?”士答曰:“我读书人,要麻子来咬卵!”

赤鼻

一官经过,有赤鼻者在傍,皂隶喝曰:“老爷专要拿吃酒的,还不快走!”其人无处躲闪,只得将鼻子塞进人家板缝中。官已过,里面人看见骂曰:“这人不达时务,外面多少毛厕,如何倒向人家屋里来撒尿!”

齆鼻狗黄鼠狼遇狗追逐,即撒屁以触其鼻。有雄鼠觅食田间,被一犬逐之,鼠狼连放数屁,逐之愈甚。乃竭力跑脱,至穴诉之雌鼠。雌鼠曰:“汝防身屁何在?”曰:“连撒数屁,全然不理。”雌鼠曰:“我知道了,决然是个齆鼻狗。”

齆鼻请酒

甲乙俱齆鼻。甲设席不能治柬,画秤、尺、笤帚各一件。乙见之,便意会曰:“秤(请)尺(吃)帚(酒)。”乙答柬,画蜈蚣一条,斧一把。甲见之,点头曰:“蜈(无)蚣(功)斧(夫)。”

臭嘴

或行酒令,俱要就人身上,说一必不然之事。一人云:“鼻孔亏得向下,若朝上,雨落在内怎么好?”一人云:“脚板亏得在前,若在后,被人踏住怎么好?”一人云:“妇人阴物亏得直生,若横生,菠箕背米菠边嵌进怎么好?”一人云:“屁眼亏得在臀,若在面,臭气触人怎么好?”主令者曰:“此句该罚。屁眼尽有生在面上的,不信,眼前这老兄尊嘴,如何便怎般臭极!”

鼻耐性

人患口臭,一友问曰:“别人也罢,亏你自家鼻头如何过了?”旁人代答曰:“做了他的鼻头,随你臭极,也只索耐性跟他。”

蒜治口臭

一口臭者问人曰:“治口臭有良方乎?”答曰:“吃大蒜极好。”问者讶其臭,曰:“大蒜虽臭,还臭得正路。”

臭瘌痢

北地产梨甚佳。北人至南,索梨食不得,南人因进萝卜,曰:“此敝乡土产之梨也。”北人曰:“此物吃下,转气就臭,味又带辣,只该唤他做臭辣梨。”残疾婿一家有三婿,俱带残疾。长是瘌痢,次淌鼻脓,又次患疯癫。翁一日请客,三婿在坐,恐其各露本相,观瞻不雅,嘱咐俱要收敛。三人唯唯。至中席,各人忍耐不住,长婿曰:“适从山上来,撞见一鹿,生得甚怪。”众问何状,瘌痢头疮痒甚,用拳满首击曰:“这边一个角,那边一个角,满头生了无数角。”其次鼻涕长流,正无计揩抹,随应声曰:“若我见了,拽起弓来,棚的一箭,”急将右手作挽弓状,鼻间一拂,涕尽拭去。三癞子浑身发痒难禁,忙将身背牵耸曰:“你倒胆大,还要射他!把我见了,几乎吓杀,几乎吓杀。”

歪屄

一婢女乃壬午生,而与陈五之人私通者。一日算命,说知生辰。星家排定四柱,开言曰:“娘子是壬午养的。”此女认作说他是陈五养活的,遂曰:“你只算命,莫管闲事。”星家复言:“我是有名铁嘴,莫怪我讲。你这壬午命犯桃花,一生孤苦,身充贱役,性情惫赖,后运还要落薄。”婢益疑讦其阴私,遂怒骂曰:“瞎贼,不要你算了!”星士亦怒曰:“这个歪屄,恁般可恶!”女曰:“我相与一陈五,就被他认破。今他说我歪屄,莫非此物原有些异样?”乃跷起一足于凳上,解裤视之,不料果然带偏。因叹服曰:“真神仙也!不然,为何一张歪屄,也被他看出?”鸽舌

有涩舌者,俗云鸽口是也。来到市中买桐油,向店主曰:“我要买桐桐桐……”,“油”字再说不出口。店主取笑曰:“你这人倒会打铜鼓的,何不再敲通铜锣与我听?”鸽者怒曰:“你不要当当当面来腾腾腾倒刮刮刮削我。”过桥啑

一乡人自城中归,谓其妻曰:“我在城里打了无数喷啑。”妻曰:“皆我在家想你之故。”他日挑粪过危桥,复连打数啑,几乎失足。乃骂曰:“骚花娘,就是思量我,也须看甚么所在!”大耳

一妓苦阴毛太多,为嫖客所厌,呼待诏剃之。呼者虑其不来,诈言剃面。既至,妓谓曰:“唤你剃面,乃剃小面,非大面也。”即解出阴物示之。待诏剃毕,谓妓曰:“小面既剃,小耳亦不可不取,待我拿出消息来。”即解裤出具,投入阴中。忽大诧曰:“不意小小一张面孔,竟有这只大耳朵。”

歪头

有素患痿阳之症,娶得新妇到家。初夜行房,苦于厥物不举,舞弄既久,终不能入。妇怒曰:“直恁没用,头都东倒西歪,还想硬挣甚么!”夫乃诡辞以应曰:“你不晓得,我此物生来原是个歪头,少不得弄他进去哩。”

争坐

眼与眉毛曰:“我有许多用处,你一无所能,反坐在我的上位。”眉曰:“我原没用,只是没我在上,看你还像个人哩!”

直背

一瞎子,一矮子,一驼子,吃酒争座,各曰:“说得大话的便坐头一位。”瞎子曰:“我目中无人,该我坐。”矮子曰:“我不比常(长)人,该我坐。”驼子曰:“不要争,算来你们都是直背(侄辈),自然该让我坐。”

驼叔

有驼子赴席,泰然上座。众客既齐,自觉不安,复趋下谦逊。众客曰:“驼叔请上座,直背(侄辈)怎敢。”

善屁

有善屁者,往铁匠铺打铁搭,方讲价,连撒十余屁。匠曰:“汝屁直恁多,若能连撒百个,我当白送一把铁搭与你。”其人便放百个,匠只得打成送之。临出门,又撒数十屁,乃谓匠曰:“算不得许多。这几个小屁,乞我几只钯头钉罢。”

祖师殿祖师殿中忽闻屁臭,众人互推不认,乃推祖师曰:“汝为正祖,受十方香火,如何撒屁?”祖师惊起辩曰:“尚有四将,何独推我?”四将亦辩曰:“尚有龟、蛇。”蛇曰:“我肚小撒不出,定是这个乌龟!”

一说祖师辩曰:“尚有四将。”四将互相推卸。关圣傍立关平曰:“撒屁的定然脸红。”关圣大怒曰:“你是我的儿子,也来冤屈我!”

认屁

一女善屁,新婚随嫁一妪一婢,嘱以认屁遮羞。临拜堂,忽撒一屁,顾妪曰:“这个老妈无体面!”少顷,又撒一屁,顾婢曰:“这个丫头恁可恶!”随后又二屁,左右顾而妪婢俱不在,无可说得,乃曰:“这张屁股没正经。”

屁婢一婢偶于主人前撒了一屁,主怒,欲挞之。见其臀甚白,不觉动火,非但免责,且与之狎。明日,主在书房,忽闻叩门声,启户视之,乃昨婢也。问来为何,答曰:“我适才又撒一屁矣。”

錾头

数人同舟,有撒屁者,众疑一童子,共錾其头。童子哭曰:“阿弥陀佛。别人打我也罢了,亏那撒屁的乌龟,担得这只手起,也来打我!”路上屁昔有三人行令,要上山见一古人,下山又见一古人,半路见一物件,后句要总结前后二句。一人曰:“上山遇见狄青,下山遇见李白,路上拾得一瓶酒,不知是清酒是白酒。”一人曰:“上山遇见樊哙,下山遇见赵盾,路上拾得一把剑,不知是快剑是钝剑。”一人云:“上山遇见林放,下山遇见贾岛,路上拾得一个屁,不知是放的屁、岛的屁。”

贼屁

穿窬躲在人家床底,忽撒一屁甚响。夫骂妻,妻云:“你撒了屁,倒来冤屈我!”争闹不已。贼无奈,只得出来招认曰:“这屁其实是贼放的。”吃屁

酒席间有人撒屁者,众人互相推卸。内一人曰:“列位请各饮一杯,待小弟说了罢。”众饮讫,其人曰:“此屁实系小弟撒的。”众人不服,曰:“为何你撒了屁,倒要我们众人吃!”棹面响

一人方陪客,偶撒一屁。自觉愧甚,欲掩饰之,乃假将指头擦桌面作响声。客曰:“还是第一声像得紧。”

田鸡叫

甲乙两亲家姆会亲,乙偶撒一屁,甲问曰:“亲家姆,甚响?”乙恐不雅,答曰:“田鸡叫。”甲曰:“为甚能臭?”乙曰:“死的呀。”又问:“适才会叫,如何是死的?”乙曰:“叫了就死的。”

不嘿

各行酒令,要嘿饮。席中有撒屁者,令官曰:“不嘿,罚一杯。”其人曰:“是屁响。”令官曰:“又不嘿,再罚一杯。”举坐为之大笑。令官曰:“通座皆不嘿,各罚一杯。”

怕冷

或问:“世间何物不怕冷?”曰:“鼻涕,天寒即出。”又问:“何物最怕冷?”曰:“屁,才离窟臀,又向鼻孔里钻进。”

大乳一妇人两乳极大,每用抹胸束之。一日,忘紧抹胸,偶出见人。人怪而问曰:“令郎是几时生的?”妇曰:“还不曾产育。”人问曰:“既不是令郎,你胸前袋的是甚么?”

抓背

老翁续娶一妪,其子夜往窃听,但闻连呼“快活”,频叫“爽利”。子大喜曰:“吾父高年,尚有如此精力,此寿征也。”再细察之,乃是命妪抓背。

善生虱

有善生虱者,自言一年止生十二个虱。诘其故,曰:“我身上的虱,真真一月(捏)一个。”

赞--

一人客于他乡,见土著者问曰:“贵地之人好大--?”土著者甚喜,答曰:“果然,但不知尊客如何知道?”其人曰:“我在贵处嫖了几晚,觉得此处的阴物比别处更宽,所以知道。”家当

一妇有姿色,而穷人欲谋娶之,恐其不许,乃贿托媒人极言其家事富饶。妇许之,及过门,见四壁萧然,家无长物,知堕计中。辄大哭不止,怨恨媒人。穷人以--托出,丰伟异常,放在桌上连敲数下,仍收起曰:“不是我夸口说,别人本钱放在家里,我的家当带在身边。如娘子不愿,任从请回。”妇忙掩面试泪曰:“谁说你甚么来。”肚肠有未嫁者,父方小解,亵物为女所见。问母曰:“那是甚么东西?”母不便显言,答曰:“挂出的肚肠。”女既嫁归宁,母愁婿家贫,劝之久住,谓其夫家柴米不足也。女曰:“人家穷便穷,喜得肚肠还好,就忍些饥饿也情愿。”

巨卵

一人死后,冥王罚变为驴。其人哀恳,得许复原形,放其还魂。因行急,犹有驴卵未变。既醒,欲再往换,仍复原体。其妻力止之曰:“胡阎王不是好讲话的,只得做我不着,挨些苦罢。”

小卵

一人命妻做鞋而小,怒曰:“你当小不小,偏小在鞋子上面!”妻亦怒曰:“你当大不大,偏大在这只脚上!”

贵相

有家人妇,得宠爱于主人者,同伴私问其状,答曰:“贵相真是不同。”问何故,答曰:“卵袋都是绵团丝软的。”当卵

一妇榄权甚,夫所求不如意,乃以带系其阳于后而诳妻曰:“适因其用甚急,与你索不肯,已将此物当银一两与之矣。”妻摸之,果不见,乃急取银二两付夫,令速回赎,嘱曰:“若典中有当绝长大的,宁可加贴些银子,换上一根回来。你那怪小东西,弃绝了也罢。”

倭刺

甲乙两妇对坐,各问夫具之大小及伎俩如何,因不便明言,乃各比一物。甲曰:“我家的是铙碗盛小菜。”乙问其故,甲曰,“小便不小,只是数目不多,极好不过四碟。”乙曰:“这等还好,不像我家的物事,竟是一把倭刺。”甲问其故,乙曰:“又小又快。”

快刀新郎初次行房,妇欣然就之,绝不推拒。至事毕之后,反高声叫曰:“有强盗,有强盗!”新郎曰:“我乃丈夫,如何说是强盗。”新妇曰:“既不是强盗,为何带把刀来?”夫曰:“刀在那里?”妇指其物曰:“这不是刀?”新郎曰:“此乃--,何认为刀?”新妇曰:“若不是刀,为何这等快极!”

瘪东西

一老人娶幼妇,云雨间对妇云:“愿你养一个儿子。”妇曰:“儿子倒养不出,只好养个团鱼。”夫骇问其故,答曰:“像你这样瘪东西,如何养的不是团鱼?”硬中证

有病偏坠者,左肾以家私不均事告于肚皮。左肾自觉强良占脬太多,用厚礼结纳于--,诉状中求其做一硬中证。及临审,左肾抗辨力甚,而--缩首,不出一语。肚皮责--曰:“你向日直恁跳梁,今日何顿软弱,还不从直讲来?”答曰:“见本主子脱硬挣,我只得缩了。」

《笑林广记》 相关内容:

《笑林广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