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笑话 > 笑林广记 > 卷五 殊禀部

卷五 殊禀部

善忘

一人持刀往园砍竹,偶腹急,乃置刀于地,就园中出恭。忽抬头曰:“家中想要竹用,此处倒有许多好竹,惜未带得刀来。”解毕,见刀在地,喜曰:“天随人愿,不知那个遗失这刀在此。”方择竹要斫,见所遗粪,便骂曰:“是谁狗肏的,阿此脓血,几乎屣了我的脚。”须臾抵家,徘徊门外曰:“此何人居?”妻适见,知其又忘也,骂之。其人怅然曰:“娘子颇有些面善,不曾得罪,如何开口便骂?”

恍惚

三人同卧,一人觉腿痒甚,睡梦恍惚,竟将第二人腿上竭力抓爬,痒终不减,抓之愈甚,遂至出血。第二人手摸湿处,认为第三人遗溺也,促之起。第三人起溺,而隔壁乃酒家,槯酒声滴沥不止,以为己溺未完,竟站至天明。

作揖

两亲家相遇于途,一性急,一性缓。性缓者,长揖至地,口中谢曰:“新年拜节奉扰,元宵观灯又奉扰,端午看龙舟,中秋玩月,重阳赏菊,节节奉扰,未曾报答,愧不可言。”及说毕而起,已半晌矣。性急者苦其太烦,早先避去。性缓者视之不见,问人曰:“敝亲家是几时去的?”人曰:“看灯之后,就不见了,已去大半年矣!”

爇衣

一最性急、一最性缓,冬日围炉聚饮。性急者衣坠炉中,为火所燃,性缓者见之从容谓曰:“适有一事,见之已久,欲言恐君性急,不言又恐不利于君,然则言之是耶,不言是耶?”性急者问以何事,曰:“火烧君裳。”其人遽曳衣而起,怒曰:“既然如此,何不早说!”性缓者曰:“外人道君性急,不料果然。”

卖弄

一亲家新置一床,穷工极丽,自思:“如此好床,不使亲家一见,枉自埋没。”乃假装有病,偃卧床中,好使亲家来望。那边亲家做得新裤一条,亦欲卖弄,闻病欣然往探。既至,以一足架起,故将衣服撩开,使裤现出在外,方问曰:“亲翁所染何症,而清减至此?”病者曰:“小弟的贱恙,却像与亲翁的心病一般。”

品茶

乡下亲家进城探望,城里亲家待以松罗泉水茶。乡人连声赞曰:“好,好。”亲翁以为彼能格物,因问曰:“亲家说好,还是茶叶好,还是水好?”乡人答曰:“热得有趣。”出像

乡下亲家到城里亲家书房中,将文章揭看,摇首不已。亲家说:“亲翁无有得意的么?”答云:“正是。看了半日,并没有一张佛像在上面。”刚执

有父子性刚,平素不肯让人。一日,父留客饭,命子入城买肉。子买讫,将出城门,值一人对面而来,各不相让,遂挺立良久。父寻至见之,谓子曰:“汝快持肉回去,待我与他对立看。”

应急主人性急,仆有过犯,连呼:“家法!”不至,跑躁愈甚。家人曰:“相公莫恼,请先打两个巴掌,应一应急着。”

掇桶

一人留友夜饮,其人蹩额坚辞。友究其故,曰:“实不相瞒,贱荆性情最悍,尚有杩子桶未倒,若归迟,则受累不浅矣。”其人攘臂而言曰:“大丈夫岂有此理!把我便──”其妻忽出,大喝曰:“把你便怎么?”其人即双膝跪下曰:“把我便掇了就走!”

正夫纲

众怕婆者,各受其妻惨毒,纠合十人歃血盟誓,互为声援。正在酬神饮酒,不想众妇闻知,一齐打至盟所。九人飞跑惊窜,惟一人危坐不动。众皆私相佩服曰:“何物乃尔,该让他做大哥。”少顷妇散,察之,已惊死矣。

请下操

一武弁惧内,面带伤痕。同僚谓曰:“以登坛发令之人,受制于一女子,何以为颜?”弁曰:“积弱所致,一时整顿不起。”同僚曰:“刀剑士卒,皆可以助兄威。候其咆哮时,先令军士披挂,枪戟林立,站于两傍,然后与之相拒。彼摄于军威,敢不降服!”弁从之。及队伍既设,弓矢既张,其妻见之,大喝一声曰:“汝装此模样,将欲何为?”弁闻之,不觉胆落,急下跪曰:“并无他意,请奶奶赴教场下操。”

虎势

有被妻殴,往诉其友,其友教之曰:“兄平昔懦弱惯了,须放些虎势出来。”友妻从屏后闻之,喝曰:“做虎势便怎么?”友惊跪曰:“我若做虎势,你就是李存孝。”

访类有惧内者,欲访其类,拜十弟兄。城中已得九人,尚缺一个,因出城访之。见一人掇马桶出,众齐声曰:“此必是我辈也。”相见道相访之意,其人摇手曰:“我在城外做第一个倒不好,反来你城中做第十个。”

吐绿痰两惧内者,皆以积懮成疾,一吐红痰,一吐绿痰。因赴医家疗治,医者曰:“红痰从肺出,犹可医,绿痰从胆出,不可医,归治后事可也。”其人问由胆出之故,对曰:“惊碎了胆,故吐绿痰,胆既破了,如何医得!”理旧恨一怕婆者,婆既死,见婆像悬于柩侧,因理旧恨,以拳拟之。忽风吹轴动,忙缩手大惊曰:“我是取笑作耍。”

敕书

一官置妾,畏妻,不得自由,怒曰:“我只得奏一本去。”乃以黄袱裹绫历一册,从外擎回,谓妻曰:“敕旨在此。”妻颇畏惧。一日夫出,私启视之,见“正月大,二月小”,喜云:“原来皇帝也有大小。”看“三月大,四月小”:“到分得均匀”。至五月大、六月大、七月大、八月数月小,乃大怒云:“有这样不公道的皇帝,凉爽天气,竟被他占了受用,如何反把热天都派与我!”

吃梦中醋一惧内者,忽于梦中失笑。妻摇醒曰:“汝梦见何事,而得意若此?”夫不能瞒,乃曰:“梦娶一妾。”妻大怒,罚跪床下,起寻家法杖之。夫曰:“梦幻虚情,如何认作实事?”妻曰:“别样梦许你做,这样梦却不许你做的。”夫曰:“以后不做就是了。”妻曰:“你在梦里做,我如何得知?”夫曰:“既然如此,待我夜夜醒到天明,再不敢睡就是了。”葡萄架倒

有一吏惧内,一日被妻挝碎面皮。明日上堂,太守见而问之,吏权词以对曰:“晚上乘凉,被葡萄架倒下,故此刮破了。”太守不信,曰:“这一定是你妻子挝碎的,快差皂隶拿来。”不意奶奶在后堂潜听,大怒抢出堂外。太守慌谓吏曰:“你且暂退,我内衙葡萄架也要倒了。”

捶碎夜壶

有病其妻之吃醋,而相诉于友,谓:“凡买一婢,即不能容,必至别卖而后已。”一友曰:“贱荆更甚,岂但婢不能容,并不许置一美仆,必至逐去而后已。”傍又一友曰:“两位老兄,劝你罢,像你老嫂还算贤慧。只看我房下,不但不容婢仆,且不许擅买夜壶,必至捶碎而后已。”

手硬

有相士对人谈相云:“男手如枪,女手如姜,一生吃不了米饭,穿不了衣裳。”一人喜曰:“若是这等说,我房下是个有造化的。”人问:“何以见得?”答曰:“昨晚在床上,嫌我不能尽兴,被他打了一掌,今日还是辣渍渍的。”

呆郎一婿有呆名,舅指门前杨竽问曰:“此物何用?”婿曰:“这树大起来,车轮也做得。”舅喜曰:“人言婿呆,皆妄也。”及至厨下,见研酱擂盆,婿又曰:“这盆大起来,石臼也做得。”适岳母撒一屁,婿即应声曰:“这屁大起来,霹雳也做得。”

痴婿

人家有两婿,小者痴呆,不识一字。妻曰:“娣夫读书,我爹爹敬他,你目不识丁,我面上甚不争气。来日我兄弟完姻,诸亲聚会,识认几字,也好在人前卖嘴。我家土库前,写‘此处不许撒尿’六字,你可牢记,人或问起,亦可对答,便不敢欺你了。”呆子唯诺。至日,行至墙边,即指曰:“此处不许撒尿。”岳丈喜曰:“贤婿识字大好。”良久,舅姆出来相见,裙上有销金飞带,绣“长命富贵,金玉满堂”八字,坠于裙之中间。呆子一见,忙指向众人曰:“此处不许撒尿。”呆子

一呆子性极痴,有日同妻至岳家拜门,设席待之。席上有生柿水果,呆子取来,连皮就吃。其妻在内窥见,只叫得“苦呀”。呆子听得,忙答曰:“苦到不苦,惹得满口涩得紧着哩。”

赞马

一杭人有三婿,第三者甚呆。一日,丈人新买一马,命三婿题赞,要形容马之快疾,出口成文,不拘雅俗。长婿曰:“水面搁金针,丈人骑马到山阴。骑去又骑来,金针还未沉。”岳丈赞好。次及二婿曰:“火上放鹅毛,丈人骑马到余姚。骑去又骑来,鹅毛尚未焦。”再次轮到三婿,呆子沉吟半晌,苦无搜索。忽丈母撒一响屁,呆子曰:“有了。丈母撒个屁,丈人骑马到诸稽。骑去又骑来,孔门犹未闭。”

搠穿肚

一呆婿新婚,平素见人说男女交姤,而未得其详。初夜据妇股往来摩拟久之,偶插入牝中,遂大惊,拔户披衣而出,躲匿他处。越数日,昏夜潜至巷口,问人曰:“可闻得某家新妇,搠穿了肚皮没事么?”

携冻水

一呆婿至妻家留饭,偶吃冻水美味,乃以纸裹数块,纳之腰间带归。谓妻曰:“汝父家有佳味,我特携来啖汝。”索之腰中,已消溶矣。惊曰:“奇!如何撒出了一脬尿,竟自逃走了。”

莫说是我

夫妇正行房事,忽丈母闯入,夫即仓皇躲避,嘱其妻曰:“丈母若问,千万莫说是我。”

不道是你

新郎愚蠢,连朝不动,新人只得与他亲斗一嘴。其夫大怒,往诉岳母,母曰:“不要恼他,或者不道是你啰。”

只说是我

一丈人昼寝,以被蒙头。婿过床前,忽以手伸入被中,潜解其裤。丈人大惊,乃揭被视之,乃其婿也,诃责不已。丈母来劝曰:“你莫怪他,他不曾看得分明,只认是我了。”

丈母不该

女婿见丈人拜揖,遂将屁股一挖。丈人大怒,婿云:“我只道是丈母啰。”隔了一夜,丈人将婿责之曰:“畜生,我昨晚整整思量了一夜,就是丈母,你也不该。”

痴人生女

有痴人娶妻,久而不知交合。妻不得已,乃抱之使上,导之使入。及阳精欲泄,忽叫曰:“我要撒尿。”妻曰:“不妨,就撒在里面。”痴人从之。后生一女,问妻曰:“此从何来?”妻曰:“不记撒尿之事乎?”夫乃大悟,寻复悔之,因咎其妻曰:“撒尿生女,撒屎一定生男,当初何不早说。”

胡涂花面痴人无子,遍访生儿之法。一人戏之曰:“先将--画作人形,然后做事,定然成胎。”痴人依法而行,事毕仍视其物,则满面胡涂矣。因自叹曰:“儿子有便有了,只是生下的,必定一个花脸了。”

事发觉

一人奔走仓惶,友问:“何故而急骤若此?”答曰:“我十八年前干差了一事,今日发觉。”问:“毕竟何事?”乃曰:“小女出嫁。”父各爨

有父子同赴席,父上坐,而子遥就对席者。同席疑之,问:“上席是令尊否?”曰:“虽是家父,然各爨久矣。”

烧令尊一人远出,嘱其子曰:“有人问你令尊,可对以家父有事出外,请进拜茶。”又以甚呆恐忘也,书纸付之。子置袖中,时时取看。至第三日,无人来问,以纸无用,付之灯火。第四日,忽有客至,问:“令尊呢?”觅袖中纸不得,因对曰:“没了。”客惊曰:“几时没的?”答曰:“昨夜已烧过了。”

子守店

有呆子者,父出门,令其守店。忽有买货者至,问:“尊翁有么?”答曰:“无。”又问:“尊堂有么?”亦曰:“无。”父归知之,责其子曰:“尊翁我也,尊堂汝母也,何得言无!”子懊怒曰:“谁知你夫妇两人,都是要卖的!”

活脱话

父戒子曰:“凡人说话,放活脱些,不可一句说煞。”子问:“如何活脱?”时适有邻家来借物件。父指而教之曰:“比如这家来借东西,看人打发,不可竟说多有,不可竟说多无,也有家里有的,也有家里无的,这便活脱了。”子记之。他日,有客到门问:“令尊在家否?”答曰:“我也不好说多,也不好说少,其实也有在家的,也有不在家的。”

母猪肉

有卖母猪肉者,嘱其子讳之。已而买肉者至,子即谓曰:“我家并非母猪肉。”其人觉之,不买而去。父曰:“我已吩咐过,如何反先说起!”怒而挞之。少顷,又一买者至,问曰:“此肉皮厚,莫非母猪肉乎?”子曰:“何如!难道这句话,也是我先说起的?”

望孙出气

一不肖子常殴其父,父抱孙不离手,爱惜愈甚。人间之曰:“令郎不孝,你却钟爱令孙,何也?”答曰:“不为别的,要抱他大来,好替我出气。”

买酱醋

祖付孙钱二文,买酱油、醋。孙去而复回,问曰:“那个钱买酱油?那个钱买醋?”祖曰:“一个钱酱油,一个钱醋,随分买,何消问得?”去移时,又复转问曰:“那个碗盛酱油?那个碗盛醋?”祖怒其痴呆,责之。适子进门,问以何故,祖告之。子遂自去其帽,揪发乱打,父曰:“你敢是疯了?”子曰:“我不疯,你打得我的儿子,我难道打不得你的儿子?”

劈柴

父子同劈一柴,父执柯,误伤子指。子骂曰:“老乌龟,汝眼瞎耶?”孙在傍见祖被骂,意甚不平,遂曰:“狗屄出的,父亲可是骂得的么?”

悟到一富家儿不爱读书,父禁之书馆。一日,父潜伺窥其动静,见其子开卷吟哦,忽大声曰:“我知之矣。”父意其有所得,乃喜而问曰:“我儿理会了么?”子曰:“书不可不看。我一向只道书是写成的,原来是刊板印就的。”

藏锄

夫在田中耦耕,妻唤吃饭,夫乃高声应曰:“待我藏好锄头,便来也!”乃归,妻戒夫曰:“藏锄宜密。你既高声,岂不被人偷去?”因促之往看,锄果失矣。因急归,低声附其妻耳云:“锄已被人偷去了。”

较岁一人新育女,有以两岁儿来议亲者,其人怒曰:“何得欺我!吾女一岁,他子两岁,若吾女十岁,渠儿二十岁矣,安得许此老婿!”妻谓夫曰:“汝算差矣!吾女今年虽一岁,等到明年此时,便与彼儿同庚,如何不许?”拾簪

一人在枕边拾得一簪,喜出望外。诉之于友,友曰:“此不是兄的,定是尊嫂的,何喜之有?”其人答曰:“便是不是弟的,又不是房下的,所以造化。”

认鞋

一妇夜与邻人有私,夫适归,邻入逾窗而出。夫攫得一鞋,骂妻不已。因枕鞋而卧,谓妻曰:“且待大明,认出此鞋,与汝算帐!”妻乘其睡熟,以夫鞋易去之。夫晨起复骂,妻使认鞋。见是自己的,乃大悔曰:“我错怪你了,原来昨夜跳窗的倒是我。”

搽药一呆子之妇,阴内生疮痒甚,请医治之。医知其夫之呆也,乃曰:“药须我亲搽,方知疮之深浅。”夫曰:“悉听。”医乃以药置--,与妇行事。夫在旁观之,乃曰:“若无这点药在上面,我就疑心到底。”

记酒

有觞客者,其妻每出酒一壶,即将锅煤画于脸上记数。主人索酒不已,童子曰:“少吃几壶罢,家主婆脸上,看看有些不好看了。”

狠干

苏人遇一友云:“昨日兄为何如此高兴,在家狠干。”友云:“并不曾。”其人曰:“我在府上亲听甚久,还要赖么?”友曰:“骗兄非人,我昨日实实不在家里。”奸睡

奸夫闻亲夫归,急欲潜遁,妇令其静卧在床。夫至,问:“床上何人?”妻答云:“快莫做声,隔壁王大爷被老娘打出来,权避在此。”夫大笑云:“这死乌龟,老婆值得恁怕!”

杀妻

夫妻相骂,夫恨曰:“臭娼根,我明日做了皇帝,就杀了你。”妇日夜懮泣不止,邻女解之曰:“那有此事,不要听他。”妇曰:“我家这个臭乌龟倒从不说谎的,自养的儿女,前年说要卖,当真的旧年都卖去了。”

盗牛

有盗牛被枷者,亲友问曰:“汝犯何罪至此。”盗牛者曰:“偶在街上走过,见地下有条草绳,以为没用,误拾而归,故连此祸。”遇者曰:“误拾草绳,有何罪犯?”盗牛者曰:“因绳上还有一物。”人问:“何物?”对曰:“是一只小小耕牛。”

籴米

有持银入市籴米,失叉袋于途,归谓妻曰:“今日市中闹甚,没得好叉袋也。”妻曰:“你的莫非也没了?”答曰:“随你好汉便怎么?”妻惊问:“银子何在?”答曰:“这倒没事,我紧紧拴好在叉袋角上。”

在行

有行路者,对人门缝撒尿,为其家妇人看见,骂之不已。撒尿者曰:“我还是个童男,不消骂得。”妇曰:“头多褪了一大截,还说甚么童男!”邻人笑曰:“这一句话,却不该是娘子说的。”妇曰:“他明明欺我不在行,如何不指破他?”

呆算

一人家费纯用纹银,或劝以倾销八九色杂用,当有便宜。其人取元宝一锭,托熔八成。或素知其呆也,止倾四十两付之,而利其余。其人问:“元宝五十两,为何反倾四十?”答曰,“五八得四十。”其人遽曰:“吾为公误矣,用此等银反无便益。”代打有应受官责者,以银三钱,雇邻人代往。其人得银,欣然愿替。既见官,官喝打三十。方受数杖,痛极,因私出所得银,尽贿行杖者,得稍从轻。其人出谢前人曰:“蒙公赐银救我性命,不然,几乎打杀。”七月儿

有怀孕七个月即产一儿者,其夫恐养不大,遇人即问。一日,与友谈及此事,友曰:“这个月无妨,我家祖亦是七个月出世的。”其人错愕问曰:“若是这等说,令祖后来毕竟养得大否?”

卵生翼

兄谓弟曰:“卵袋若生翅膀,见有好妇人便可飞去。”弟曰:“使勿得,别人家个卵也要飞来个。”

试试看

新妇与新郎无缘,临睡即踢打,不容近身。郎诉之父,父曰:“毕竟你有不是处,所以如此。”子云:“若不信,今晚你去睡一夜试试看。”

靠父膳

一人廿岁生子,其子专靠父膳,不能自立。一日算命云:“父寿八十,儿寿六十二。”其子大哭曰:“这两年叫我如何过得去!”觅凳脚乡间坐凳,多以现成树丫叉为脚者。一脚偶坏,主人命仆往山中觅取。仆持斧出,竟日空回,主人责之,答曰:“丫叉尽有,都是朝上生,没有向下生的。”

访麦价一人命仆往枫桥打听麦价,仆至桥,闻有呼“吃扯面”者,以为不要钱的,连吃三碗径走。卖面者索钱不得,批其颏九下。急归谓主人曰:“麦价打听不出,面价吾已晓矣。”主问:“如何?”’答曰:“扯面每碗要三个耳光。”



一人睡在床上,仰面背痛,覆卧肚痛,侧困腰痛,坐起臀痛,百医无效。或劝其翻床,及翻动,见褥底铁秤锤一个,垫在下面。

懒活

有人极懒者,卧而懒起,家人唤之吃饭,复懒应。良久,度其必饥,乃哀恳之。徐曰:“懒吃得。”家人曰:“不吃便死,如何使得?”复摇首漫应曰:“我亦懒活矣。”白鼻猫一人素性最懒,终日偃卧不起。每日三餐,亦懒于动口,恹恹绝粒,竟至饿毙。冥王以其生前性懒,罚去轮回变猫。懒者曰:“身上毛片,愿求大王赏一全体黑身,单单留一白鼻,感恩实多。”王问何故,答曰:“我做猫躲在黑地里,鼠见我白鼻,认作是块米糕,贪想愉吃,潜到嘴边,一口咬住,岂不省了无数气力。”

露水桌一人偶见露水桌子,因以指戏写“谋篡”字样,被一仇家见之,夺桌就走,往府首告。及官坐堂,露水以为日色曝干,字迹减去。官问何事,其人无可说得,慌禀曰:“小人有桌子一堂,特把这张来看样,不知老爷要买否?”衣软

一乡人穿新浆布衣入城,因出门甚早,衣为露水讽湿。及至城中,怪其顿软。事毕出城,衣为日色曝干,又硬如故。归谓妻曰:“莫说乡下人进城再硬不起来,连乡下人的衣服见了城里人的衣服,都会绵软起来。”

椅桌受用

乡民入城赴席,见椅桌多悬桌围坐褥。归谓人曰:“莫说城里人受用,连城里的椅桌都是极受用的。”人问其故,答曰:“桌子穿了绣花裙,椅子都是穿销金背心的。”

咸蛋

甲乙两乡人入城,偶吃腌蛋,甲骇曰:“同一蛋也,此味独何以咸?”乙曰:“我知之矣,决定是腌鸭哺的。”

看戏

有演《琵琶记》而找《关公斩貂蝉》者,乡人见之泣曰:“好个孝顺媳妇,辛苦了一生,竟被那红脸蛮子害了。”

演戏

有演《琵琶记》者,找戏是《荆钗·逼嫁》,忽有人叹曰:“戏不可不看,极是长学问的。今日方知蔡伯喈的母亲,就是王十朋的丈母。”怯盗

一痴人闻盗入门,急写“各有内外”四字,贴于堂上。闻盗已登堂,又写“此路不通”四字,贴于内室。闻盗复至,乃逃入厕中。盗踪迹及之,乃掩厕门咳嗽曰:“有人在此。”复跌

一人偶扑地,方爬起复跌。乃曰:“啐!早知还有只一跌,便不走起来也罢了。”

缓踱

一人善踱,行步甚迟。日将晡矣,巡夜者于城外见之,问以何往,曰:“欲至府前。”巡夜者即指犯夜,擒捉送官。其人辩曰:“天色甚早,何为犯夜?”曰:“你如此踱法,踱至府前,极早也是二更了。”

出辔头有酷好乘马者,被人所欺,以五十金买驽马一匹。不堪鞭策,乃雇舟载马,而身跨其上。既行里许,嫌其迟慢,谓舟人曰:“我买酒请你,与我快些摇,我要出辔头哩。”铺兵

铺司递紧急公文,官恐其迟,拨一马骑之。其人赶马而行,人问其“如此急事,何不乘马?”答曰:“六只脚走,岂不快如四只。”米

一妇人与人私通,正在房中行事,丈夫叩门。妇即将此人装入米袋内,立于门背后。丈夫入见,问曰:“叉袋里是甚么?”妇人着忙,不能对答。其人从叉袋中应声曰:“米。”

鹅变鸭

有卖鹅者,因要出恭,置鹅在地。登厕后,一人以鸭换去。其人解毕,出视叹曰:“奇哉!才一时不见,如何便饿得恁般黑瘦了。”

帽当扇

有暑月带毡帽而出者,歇大树下乘凉,即脱帽以当扇。扇讫,谓人曰:“今日若不带此帽出来,几乎热杀。”

买海蛳一人见卖海蛳者,唤住要买,问:“几多钱一斤?”卖者笑曰:“从来海蛳是量的。”其人喝曰:“这难道不晓得!问你几多钱一尺?”

浼匠迁居

一人极好静,而所居介于铜,铁两匠之间,朝夕聒耳,甚苦之,常曰:“此两家若有迁居之日,我宁可作东款谢。”一日,二匠并至曰:“我等欲迁矣,足下素许东道,特来叩领。”其人大喜,遂盛款之。席间问之曰:“汝两家迁往何处?”答曰:“他搬在我屋里,我即搬在他屋里。”

混堂嗽口

有人在混堂洗浴,掬水人口而嗽之。众各攒眉相向,恶其不洁。此人贮水于手曰:“诸公不要愁,待我嗽完之后,吐出外面去。”何往一人赋性呆蠢,不通文墨。途遇一友,友问曰:“兄何往?”此人茫然不答,乃记“何往”二字以问人。人知其呆,故为戏之曰:“此恶语骂兄耳。”其人含怒而别。次日,复遇前友问:“兄何往?”此人遽愤然曰:“我是不何往,你倒要何往哩!”

呆执

一人问大辟,临刑,对刽子手曰:“铜刀借一把来动手,我一生服何首乌的。”

信阴阳

有平素酷信阴阳,一日被墙压倒。家人欲亟救,其人伸出头来曰:“且慢,待我忍着,你去问问阴阳,今日可动得土否?”

丑汉看

一妇人在门首,被人注目而看,妇人大骂不已。邻妪劝曰:“你又不在内室,凭他看看何妨?”妇曰:“我若把好面孔看看也罢,被这样呆脸看了,岂不苦毒。”

爇翁腿

一老翁冬夜醉卧,置脚炉于被中,误爇其腿。早起骂乡邻曰:“悉老人家多吃了几杯酒,睡着了,便自不知。你们这班后生,竟不来唤醒一声,难道烧人臭也不晓得!”

合着靴

有兄弟共买一靴,兄日着以拜客赴宴。弟不甘服,亦每夜穿之,环行室中,直至达旦。俄而靴敝,兄再议合买,弟曰:“我要睡矣。”教象棋

两人对奕象棋,傍观者教不至口。其一大怒,挥拳击之,痛极却步。右手么脸,左手遥指曰:“还不叉士!”

发换糖一呆子见有以发换糖者,谬谓凡物皆可换也。晨起,袖中藏发一料以往,遇酒肆即入饱餐。餐毕,以发与之。肆佣皆笑,其人怒曰:“他人俱当钱用,到我偏用不得耶!”争辩良久,肆佣因揪发乱打。其人徐理发曰:“整料的与他偏不要,反在我头上来乱抢。」

《笑林广记》 相关内容:

《笑林广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