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类书 > 夜航船 > 卷十九 物理部

卷十九 物理部

  物类相感  磁石引针。 琥珀摄芥。 蟹膏漆漆化为水。 皂角入灶突烟煤坚。 胡桃带壳烧红,其火可藏数日。 酸浆入盂,水垢浮。 灯芯能碎乳香。 撒盐入火,炭不爆。 用盐擂椒、椒味好。 川椒麻人,水能解。 带壳胡桃煮臭肉,肉不臭。 瓜得白梅则烂。 栗得橄榄则香。 猪脂炒榧,皮自脱。 芽茶得盐,不苦而甜。 井水蟹黄沙淋而清。 石灰可藏铁器。 草索可祛青蝇。 炭可断蚁道。 香油杀诸虫。 狗粪之中米,鸽食则死。 桐油杀荷花。 江茶枯麦。 粉畏椒。 蜈蚣畏油。 松毛可杀米虫。 麝香祛壁虱。 马食鸡粪,则生骨眼。 苍蝇叮蚕,生肚虫。 三月三日收荠菜花茎置灯檠上,则飞蛾蚊虫不投。 五月五日收虾蟆,能治疟,又治儿疳。 香油沫龟眼,则入水不沉。 唾沫蝶翅,则当空高飞,乳香久留,能生舍利。 羚羊角能碎佛。 柿煮蟹不红。 橙合酱不酸。 麸见肥皂则不就。 荆叶辟蚊,台葱辟蝇。 唾津可溶水银,茶末可结水银。 薄荷去鱼腥。荸荠煮铜则软,甘草煮铜则硬。 蝎畏蜗牛。 磬畏慈菇,斧怕肥皂。 螺蛳畏雪,蟹怕雾。 河豚杀树,狗胆能生。 灯芯能煮江鳅。 麻叶可辟蚊子。 酒火发青,布衣拂即止。  琴瑟弦久而不鸣者,以桑叶捋之,则响亮如初。 黑鲤鱼乃老鼠变成,鳜鱼乃虾蟆变成,鱼乃人发变成。 燕畏艾,雀衔艾而夺其巢。 骡马蹄曝干为末,放酒中即成水。 柳絮经宿,即为浮萍。 杜大黄嫩子掷水化为萍。 庚午 癸卯二日舂米,不蛀。 柳叶入水,即化为杨叶丝鱼。 人参与细辛同贮则不坏。 槿树叶和石灰捣烂,泥酒醋缸则不漏。 寻泉脉,以竹火循地照有气冲炎起,下必有泉。 试盐卤,以石莲子十个投卤中,浮起五个为五成,六个六成,七个七成。 五成以下,味薄无盐矣。 以锈钉磨醋写字,浓墨刷纸背,名顷刻碑。 取乌贼鱼墨,书文券,岁久脱落成白纸。 灯盏中加少许盐,则油不速干。 油一斤,以胡桃一个捣烂投之,则省油。 造油烛,先以麻油浇其芯,则过霉不霉。 蜡烛风吹有泪,以盐少许实缺处。泪即止。 烧蜡有缺,嚼藕渣补之,即不漏。 写绢上字,以姜汁代水磨墨,则不沁。 蒲花和石灰泥壁及缸坛,胜如纸筋。 蓖麻子水研写字,只如空纸付去,以灶煤红丹糁之,字即现。 鸡子清调石灰粘瓷器,甚妙。 粘缀山石,以生羊肝研调面缀之,即坚牢。 池水浑浊,以瓶入粪,用箬包投水中则清。 金遇铅则碎。 核桃与铜钱同嚼,则钱易碎。 水银撒了,以?青石引之,皆上石。 伏中不可铸钱,汁不消,名炉冻。 菟丝无根而生,蛇无足而行,鱼无耳而听,蝉无口而鸡。 龙听以角,牛听以鼻。 石脾入水则干,出水则湿。 独活有风不动,无风自摇。 鸺昼暗夜明。 鼠夜动昼伏。 南倭海滩蚌泪著色,昼隐夜显。 沃山石滴水著色,昼显夜隐。 睡莲昼开,夜缩入水底。 蔓草昼缩入地,夜即复出。 以形化者牛哀为虎。 以魄化者望帝为鹃,帝女为精卫。 以血化者苌弘为碧,人血为磷。 以发化者梁武宫人为蛇。 以气化者蜃为楼台。 以泪化者湘妃为斑竹。  无情化有情者,腐草为萤,朽麦化蝶,烂瓜为鱼。 有情化无情者,蝗蚓为百合,望夫女为石燕、为石蟹、为石。 物相化者,雀为蛤,雉为蜃,田鼠为,鹰为鸠,鸠为鹰,蛤仍为雀。 松化为石。 人相化者,武都妇人为男子,广西老人为虎。 人食矾石而死,蚕食之不饥。 鱼食巴豆而死,鼠食之而肥。 风生兽得菖蒲则死。 鳖得苋则活。 蜈蚣得蜘蛛则腐。 鸱?得桑椹则醉。 猫得薄荷则醉。 虎得狗则醉。 橘得糯米则烂。 芙蕖得油则败。 番蕉得铁则茂。 金得翡翠则粉。 犀得人气则碎。 漆得蟹则败。 萱草忘忧,合欢蠲忿。 鸧鹒疗妒,治魇,橐治畏。 金刚石遇羚羊角则碎。 龙?遇烟煤则不散。  雀芋置干地多湿,置湿地反干。 飞鸟触之堕,走兽遇之僵。 终岁无乌,有寇。 鸡无故自飞去,家有虫。 鸡日中不下树,妻妾奸谋。 屋柱木无故生芝,白为丧,赤为血,黑为贼,黄为喜。 鸡来贫,狗来富,猫儿来后开质库。 犬生,家富足。 鸦风鹊雨。 猫子生,值天德月德者,无不成。 忌寅生人及子令生人见。 鼠咬巾衣,明日喜至。 鹳忽移巢,必有火灾。 鸡上窠作啾声,来日必雨。 凡鸡归栖蚤,则明日晴;归栖迟,则明日雨。 乌夜啼,主米贱。 鸦慢叫则吉,急叫则凶。 一声凶,二声吉,三声酒食至。 或动头点尾向人叫者,口舌灾患多凶。 鸡生子多雄,家必有喜。 夜半鸡啼,则有忧事。 燕巢人家,巢户内向,及长过尺者,吉祥。

  雨时鸠鸣,有应者即晴,无应者即雨。 无故蚁聚及移窠者,天必暴雨。 蚯蚓出,亦然。 白蚁虫,是日必吉辰。 凡见蛇交,则有喜。 遇蛇会,急拜,求富贵必如意。 遇蛇蜕壳,急脱衣服盖之,凡谋大吉。 生鳖甲寸锉,以红苋覆之,尽成小鳖。 虾多,年必荒 蟹多,年多乱。 绩麻骨插竹园,四围竹不沿出。 芝麻骨亦可。 梓木作柱,在下首,则木响叫,云争坐位。 杉木炭为末,安门臼中,则能自响。 钉楼板,用蹇漆树削钉,以米泔浸之,待干,钉板易入,其坚如铁。 荷花梗塞鼠穴,则鼠自去。 黄蜡与果子同食,则蜡自化去。 萝卜提硝,则硝洁白而光润。 灯芯蘸油,再蘸白矾末,能粘起炭火。 鸡蛋开顶上一小窍,倾出黄白,灌入露水,又以油纸糊好其窍,日中晒之,可以自升,离地三、四尺。 伏中收松柴,劈碎,以黄泥水中浸至皮脱,晒干,冬月烧之,无烟。 竹青亦可。 竹篾以石灰水煮过,可代藤用。  身  体

  身上生肉丁,麻花擦之。 飞丝入眼而肿者,头上风屑少许揩之。 一云珊瑚尤妙。 人有见漆生疮者,用川椒三四十粒,捣碎,涂口鼻上,则漆不能害。 指甲有垢者,白梅与肥皂同洗则净。 弹琴指甲薄者,僵蚕烧烟熏之则厚。 染头发,用乌头、薄荷入绿矾染之。 食梅,牙软。 吃梅则不软,一用韶粉擦之。 油手以盐洗之,可代肥皂。 一云将顺手洗,自落。 脚根厚皮,用有布纹瓦或浮石磨之。 干洗头,以蒿本、白芷等分为末,夜擦头上,次早梳之,垢秽自去。 狐臭以白灰、陈醋和傅腋下,一方以煅过明矾擦之尤妙。 女儿缠足,先以杏仁桑白皮入瓶内煎汤,旋下盐硝、乳香,架足瓶口熏之。 待温,倾出盆中浸洗,则骨软如绵。 洗浴去身面浮风,以芋煮汁洗之,忌见风半日。 梳头令发不落,用侧柏叶两大片,胡桃去壳两个、榧子三个,同研碎,以擦头皮,或浸水常搽亦可。 取?方桑灰、柳灰、小灰、陈草灰、石灰五灰,用水煎浓汁,入醋点之。 入鼻中气,阳时在左,阴时在右,候其时则气盛,交代时则两管皆微。 妇人月信断三五日交接者是男,二四日交接者是女。 夏月面最热,扇面则身亦凉。 冬月足最冷,烘足则身亦暖。 善睡者以淡竹叶晒干为细末,用二钱水一盏调服,则终夜不寐,可以防贼。 如以热汤调服,则睡至晓。 附子末数钱,用水两碗煎数沸濯足,远行足不痛。 宣州木瓜治脚气,煎汤洗之。 面上生疮,疑是漆咬者,以生姜擦之,热则是,不热即非。 患咳逆,闭气少时即止。 脚麻,以草芯贴眉心,左麻贴右,右麻贴左。 蹉气筋骨牵痛则正坐,随所患一边,以足加膝上立愈。 脚筋抠,左脚操起右阴子,右脚操起左阴子,即止。 身上疖毒初起,以中夜睡觉未语时唾津涂之,涂数十次,渐消。 左边鼻衄,用带子缚七里穴。 脚转筋,款款攀足大拇指少顷,立止。 新为僧道,熬猎油涂网巾痕,数日后即一色。

  衣  服  夏月衣霉,以东瓜汁浸洗,其迹自去。 北绢黄色者,以鸡粪煮之即白,鸽粪煮亦好。 墨污绢,调牛胶涂之,候干揭起,则墨与俱落,凡绢可用。 血污衣,用溺煎滚,以其气熏衣,隔一宿以水洗之,即落。 绿矾百草煎污衣服,用乌梅洗之。 鞋中著樟瑙,去脚气。 用椒末去风,则不疼痛。 洗头巾,用沸汤入盐摆洗,则垢自落。 一云以热面汤摆洗,亦妙。

  槐花污衣,以酸梅洗之。 绢作布夹里,用杏仁浆之,则不吃绢。 伏中装绵布衣,无珠;秋冬则有。 以灯芯少许置绵上,则无珠。 茶褐衣缎,发白点,以乌梅煎浓汤,用新笔涂发处,立还原色。 酒醋酱污衣,藕擦之则无迹。 霉徵衣,以枇杷核研细为末,洗之,其斑自去。 毡袜以生芋擦之,则耐久而不蛀。 红苋菜煮生麻布,则色白如苎。 杨梅及苏木污衣,以硫黄烟熏之,然后水洗,其红自落。 油污衣,用蚌粉熨之,或以滑石、或以图书石灰熨之,俱妙。 膏药迹,以香油搓洗自落,后用萝卜汁去油。 墨污衣,用杏仁细嚼擦之。 洗毛衣及毡衣,用猪蹄爪汤乘热洗之,污秽自去。 葛布衣折好,用蜡梅叶煎汤,置瓦盆中浸拍之,垢即自落,以梅叶揉水浸之,不脆。 油污衣,用白面水调罨过夜,油即无迹。 去墨迹,用饭粘搓洗,即落。 罗绢衣垢,折置瓦盆中,温泡皂荚汤洗之,顿按翻转,且浸且折,垢秽尽去。 弃前水,复以温汤浸之,又顿拍之,勿展开,候干折藏之,不浆不熨。 颜色水垢,用牛胶水浸半日,温汤洗之。 洗白衣,白菖蒲用铜刀薄切,晒干作末,先于瓦盆内用水搅匀,捋衣摆之,垢腻自脱。 洗绢衣,用萝卜汁煮之。 洗皂衣,浓煎栀子汤洗之。

  黄泥污衣,用生姜汁搓了,以水摆去之。 洗油污衣,滑石天花粉不拘多少为末,将污处以炭火烘热,以末糁振去之。 如未净,再烘,再振,甚者不过五次。 漆污衣,杏仁、川椒等分研烂揩污处,净洗之。 墨污衣,用杏仁去皮尖茶子等分为末糁上,温汤摆之洗,字则压去。 油罗极细末糁字上,以火熨之。 又法:以白梅捶洗之。 蟹黄污衣,以蟹脐擦之即去。

  血污衣,即以冷水洗之即去。 洗油帽,以芥末捣成膏糊上,候干,以冷水淋洗之。

  饮  食

  炙肉,以芝麻花为末,置肉上,则油不流。 糟蟹久则沙,见灯亦沙,用皂角一寸置瓶下,则不沙。 煮老鸡,以山楂煮即烂,或用白梅煮,亦妙。 枳实煮鱼则骨软,或用凤仙花子。 酱内生蛆,以马草乌碎切入之,蛆即死。 糟茄入石绿,切开不黑。 糟姜,瓶内安蝉,虽老姜亦无筋。 食蒜后,生姜、枣子同食少许,则不臭。 煮饭以盐硝入之,则各自粒而不粘。 米醋内入炒盐,则不生白衣。 用盐洗猪脏肚子则不臭。腌鱼,用矾盐同腌,则去涎。 凡杂色羊肉入松子,则无毒。

  藕皮和菱米同食,则甜而软。 芥辣,用细辛少许与蜜同研,则极辣。 晒胡芦干,以藁本汤洗过,不引蝇子。 杨梅核与西瓜子,用柿漆拌,晒干,则自开,只拣取仁。 鸭蛋以砂画花写字,候干,以头发灰汁洗之,则花直透内。 炒白果、栗子,放油纸在内,则皮自脱。 夏月鱼肉放香油,耐久不臭。 萝卜梗同煮银杏,则不苦。 著芋,以灰煮之则酥。 煮藕,以柴灰煮之,则糜烂,另换水放糖。 榧子与蔗同食,其渣自软,与纸一般。 晒肉脯,以香油抹之,不引绳子。 食荔枝,多则醉;以壳浸水饮之则解。 腌鸭蛋,月半日做,则黄居中。 一云日中做。 韶粉去酒中酸味,赤豆炒热入之,亦好。 荷花蒂煮肉,精者浮,肥者沉。 鸭蛋以金刚根同煮,白皆红。 天落水做饭,白米变红,红米变白。 饮酒欲不醉,服硼砂末。 吃栗子,于生芽处咬破气,一口剥之,皮自脱。 竹叶与栗同食,无渣。 茄干灰可腌海蜇。 寸切稻草可煮臭肉,其臭皆入草内。 煮老鹅,就灶边取瓦一片同煮,即烂。 吃蟹后,以蟹脐洗手,则不腥。 豆油煮豆腐有味。 篱上旧竹篾缚肉煮,则速糜。 馄饨入香蕈在内不嗳。 食河豚罢,以萝卜煎汤涤器皿,即去其腥。 灯草寸断,收糖霜重间之为佳。 糖霜用新瓶盛贮,以竹箬纸包好,悬于灶上,两三年不溶。 糟姜入瓶中,糁少许熟栗子末于瓶口,则无滓。 糟姜时,底下用核桃肉数个,则姜不辣。 糟茄,须旋摘便糟,仍不去蒂萼为佳。 干蓼草上下覆铺,以贮糯米,则不蛀。 豆黄和松叶食之,甚美,可作避地计。

  沙糖调水洗石耳,极光润。 食梅齿软,以梅叶嚼之,即止。 生甜瓜以鲞鱼骨刺之,经宿则熟。 伏中合酱与面,不生蛆。 收椒,带眼收,不带叶收,不变色。 日未出及已没下酱,不引蝇子。 醉中饮冷水,则手颤。 造酱之时,缸面用草乌头四个置其上,则免蝇蚋。

  器  用

  商嵌铜器以肥皂涂之,烧赤后,入梅锅烁之,则黑白分明。 黑漆器上有朱红字,以盐擦则作红水流下。 油笼漆笼漏者,以马屁塞之,即止。 肥皂围塞之,亦妙。 柘木以酒醋调矿灰涂之,一宿则作间道乌木。 漆器不可置莼菜,虽坚漆亦坏。 热碗足烫漆桌成迹者,以锡注盛沸汤冲之,其迹自去。 铜器或?石上青,以醋浸过夜,洗之自落。 针眼割线者,用灯烧眼。 锡器上黑垢,用鸡鹅汤之热者洗之。 酒瓶漏者,以羊血擦之则不漏。 碗上有垢,以盐擦之。 水炭缸内,夏月可冻物。 刀锈,木贼草擦之。 皂角在灶内烧烟,锅底煤并烟突煤自落。 肉案上抹布,以猪胆洗之,油自落。 炭瓶中安猫食,不臭,虽夏月亦不臭。 藁本汤布拭酒器并酒桌上,蝇不来。 香油蘸刀则不脆。 琉璃用酱汤洗油自去。 铁锈以炭磨洗之。 刀钝以干炭擦之则快。 泥瓦火煅过,作磨刀石。 洗刀洗铁皮,松木杉木铁艳粉为细末,以羊脂炒干为度,用以擦刀,光如皎月。 洗缸瓶臭,先以水再三洗净却,以银杏捣碎,泡汤洗之。 荷叶煎汤,洗锡器极妙。 釜内生锈,烧汤,以皂荚洗之如刮。 松板作酒榨,无木气。 镀白桐器,用萱草根及水银揩之如新。 锡器以木柴灰煮水,用木贼草洗之如银。 或用腊梅叶,或用肥皂热水,亦可。 瓷器记号,以代赭石写之,则水洗不落。 竹器方蛀,以雄黄 巴豆烧烟熏之,永不蛀。 凡竹器蛀,以莴苣煮汤,沃之。 定州瓷器一为犬所舐,即有璺纹。 漆器以覆苋菜,便有断纹。 雨伞、油衣、笠子雨中来,须以井水洗之;不尔,易得脆坏。 铜器不得安顿米上,恐霉,坏其声。 手弄地栗,不可弄铜器,击之必破。 新锅先用黄泥涂其中,贮水满,煮一时,洗净,再干烧十分热,用猪油同糟遍擦之,方可用。 漆污器物,用盐干擦。 酒污衣服,用藕擦。 器旧,用酱水洗。 藤床椅旧,用豆腐板刷洗之。 鼓皮旧,用橙子瓤洗之。 汤瓶生碱,以山石数枚,瓶内煮之,碱皆去。 桐木为轿杠,轻复耐久。 瓷器捐缺,用细筛石灰一二钱、白芨末二钱,水调粘之。 铁器上锈者,置酸泔中浸一宿取出,其锈自落。 松杓初用当以沸汤;若入冷水,必破。 试金石,以盐擦之,则磨痕尽去。

  文  房

  研墨出沫,用耳膜头垢则散。 蜡梅树皮浸水磨墨,有光彩。 矾水写字令干,以五子煎汤浇之,则成黑字。 肥皂浸水磨墨,可在油纸上写字。 肥皂水调颜色,可画花烛上。

  磨黄芩写字在纸上,以水沉去纸,则字画脱在水面上。 画上若粉被黑或硫烟熏黑,以石灰汤蘸笔,洗二三次,则色复旧。 蓖麻子油写纸上,以纸灰撤之,则见字。 一云杏仁尤妙。 冬月以酒磨墨,则不冻。 盐卤写纸上,烘之,则字黑。 冬月以杨花铺砚槽,则水不冰。 花中入火烧瓦一片,则不臭。 收笔,东坡用黄连煎汤,调轻粉蘸笔,候干收之。 擦金扇油,用绵子渍鹿血,藏久擦之,甚妙。 补字,以新面巾一个,用石灰少许投入,即化为粘水,贴上,悠久又无迹。 洗字,扇头绫轴上讹字,用陈酱调水笔蘸,照字写上,须臾擦去,无痕。取错字法,蔓荆子二钱,龙骨一钱,相子霜五分,定粉少许,同为末,点水字上,以末糁之,候干即拂去。 砚不可汤洗。 真龙涎香烧烟入水,假者即散。 夷使到本朝,本朝烧之,使者曰:“此真龙涎香也。”烧烟入水,果如其言。 裱褙打糊,入白矾、黄蜡、椒末和之,褙书画,虫鼠不敢侵。 裱褙书画,午时上壁,则不瓦。 又云日中晒多日,亦不瓦。 一云用萝卜汁少许打糊,则不瓦。 打碑纸,先以胶矾水湿过,方用。 新刻书画板,临印时,用糯米糊和墨,印两三次,即光滑分明。 打碑,挪皂?水滤去滓,以水磨墨,光彩如漆。 鹿有胶和墨,最佳。 和墨一两,入金箔两片,麝香三十文,则墨熟而紧。 造墨,用秋水最佳。 蓖麻子擦研,滋润。 洗油污书画法,用海漂硝、滑石各二分,龙骨一分半,白垩一钱,共为细末,用纸如污衣法熨之,大凡污多已干者,仍以油渍之。 迹大,不妨。 否则以水浸一宿,绞干,用药亦可。 瓶中生花,用草紧缚其枝,插在瓶中,可以耐久。 试墨点黑漆器中,与漆争光者,绝品也。

  金  珠  珍珠经年油浸,及犯尸气色昏者,团饭中以喂鸡或鸭或鹅,俟其粪下,收洗如新。 鹅鸭粪晒干烧灰,热汤澄汁,以油珠绢袋盛洗之光净。 银丝器不可用杉木作盛,久之色黑。 代赭石作末和盐煮金器,颜色鲜明。 玉器如打破,以白矾火上熔化,粘之,补瓷器亦炒。 象牙如旧,用水煮木贼令软,洗之。 再以甘草煮水,又洗之,其色如新。 多年玉灰尘,以白梅汤煮之,刷洗即洁。 珠子用乳汁浸一宿,洗出鲜明。 象牙笏曲者,用白梅汤煮绵,令热,裹而压即直。 旧象牙箸煮木贼草令软,擦之,再以甘草汤洗之。 又法:以白梅洗之,插芭蕉树中,二三日出之,如新。 洗赤焦珠,木子皮热汤泡洗之。 研,萝卜汁浸一宿即白。 煮象牙,用酢酒煮之,自软。

  果  品

  收枣子,一层稻草一层枣,相间藏之,则不蛀。 藏栗不蛀,以栗烧灰淋汁,浸二宿出之,候干,置盆中,以沙覆之。藏西瓜,不可见日影,见之则芽。 收鸡豆,晒干入瓶,箬包好,埋之地中。 藏金橘于绿豆中,则经时不变。 藏柑子,以盆盛,用干潮沙盖。 木瓜同法。 收湘橘,用汤煮过,瓶收之,经年不坏。 藏胡桃,不可焙,焙则油。 藏梨子,用罗卜间之,勿令相著,经年不坏。 梨蒂插萝卜内,亦不得烂。 藏香团,同法。 栗子与橄榄同食,作梅花香。 炒栗子、白果,拳一个在手,勿令人知,则不爆。 水杨梅入炭,不烂。 以缸贮细沙,藏柑橘、梨、榴之属于其中,久而不坏。 如柑橘顿近米处,便速烂。 梨子纸裹入新瓶,可藏至二月。 石榴煎米泔百沸汤,淖过晾干,可至来年夏,不损坏。 梨子藏北枣中,可以致远。 榧子用盛茶瓶贮之,经久不坏。 藏生枣子用新沙罐,一层淡竹叶枝,古老铜钱数个,白矾少许,浸水井内,经年不坏。 藏桃、梅之属于竹林中,拣一大竹,截去上节,留五尺,通之,置果于竹中,以箬封泥涂之,隔岁如新撷。 摘银杏,以竹篾箍其根,过一宿,击篾则实尽落。 鸡豆子连蒲元水藏于新瓷器内,供时旋剥,甚妙。 蜜饯夏月多酸,可用大缸盛细沙,时以水浸湿,置瓶其上,即不坏。 梨子怕冻,须用沙瓮,著稻糠拌和藏之,以草塞瓶口,使其通气,可留过春。 松子用防风数两置裹中,即不油。 梨子每个以其柄插萝卜中,藏漆盒内,可以久留。 风栗,以皂荚水浸一宿,取出晾干,篮盛挂当风,时时摇之。 收柑橘,用黄砂坛,以晒燥松毛拌之,则不烂。 松毛湿,则又晒燥换之。 无松毛,早稻草铡断,亦好。 闽中藏生荔枝,六七分熟者,用蜜一瓮浸之,密扎,令水不入,投井中,用时取出,其色如鲜。收胡桃松子,以粗布作袋,挂当风中。 收桃子,以麦麸作粥,先入少盐,盛盆内,候冷,以桃子纳其中,冬月取以侑酒极佳。 桃不可太熟,须择其颜色青红可爱者。 凡果品皆忌酒,酒气熏即损坏。 葡萄方熟,用蜡纸裹紧,扎封以蜡,可留到冬。 栗蒲安在壳中,可以久留。 食胡桃多者,令人吐血。 黄蜡同栗子嚼,成水。 栗子同橄榄嚼,其味甘清,名曰:“风流脯”。

  菜  蔬  收芥菜子,宜隔年者则辣。 生姜,社前收无筋。 茄子以淋汁过柴灰藏之,可至四五月。 小满前收腌芥菜,可交新。 葫芦照水种,则多生。 或三四株,微去其薄皮,用肥土包作一株。 麻皮扎好,其藤粗大生出者,止留一二个养老,其大如斗,可作器用。  花  木

  冬青树接梅花,则开洒墨梅。  石榴树以麻饼水浇,则多生子。养石菖蒲无力而黄者,用鼠粪洒之。 花枝虫孔,以硫磺末塞之。木樨蛀者,用芝麻梗带壳束悬树上。 竹多年生米,急截去,离地二尺通去节,以犬粪灌之,则余竹不生米矣。 海棠花以薄荷水浸之,则开。银杏不结子,于雌树凿一孔,入雄树一块,以泥涂之,便生子。 草木花枝羊食,并不发。 芝麻秆挂树上,无蓑衣虫。 牡丹花根下放白术,诸般颜色皆是腰金。 冬瓜蔓上,午时用苕帚打之,则多生。 天道尚左,星辰左旋。 地道尚右,瓜瓠右累。 牡丹花每一朵十二瓣,闺月十三瓣。 凡果皆从下生上,惟莲子根从上生下。 贯仲与柏叶同嚼,无苦味。 蜀葵枯枝烧灰,可藏火。 以干竹缚作火把,雨中不灭。 茄秆灰藏火,亦妙。 皂荚树有刺,不可上。 每至秋实时,以大篾箍束木身,用木砧砧之令急,一夕自落。 油纸灯入荷花池,叶即腐烂。 杏接梅花,即成台阁梅。 桑树接梨树,生梨,甘脆。 红梨花接海棠成西府。 樱桃树接海棠成垂丝。 麻骨插柿,一夕即熟。 枸橘树可接诸色佳橘佳柑。 柳树可接桃,桃树可接梅。 冬青树可接木樨。

  鸟  兽

  小犬吠不绝声者,用香油一蚬壳灌入鼻中,经宿则不吠。乌骨鸡舌黑者,则骨黑;舌不黑者,但肉黑。 鸡未者,以苕帚赶之,则翼毛倒生。 母鸡生子,与青(一作续)麻子吃,则长生,不抱子。 竹鸡叫,可去壁虱并白蚁。 鹘带帽飞去,立唤则高扬去,伏地叫则来。 鸡黄双者,生两头及三足。 猫眼知时候,有歌曰:“子午线,卯酉圆,寅申已亥银杏样,辰戌丑未侧如钱。”香狸有四个外肾。 鹰无而有肚,食肉故也。 飞禽吃谷者有。 鸡吃猫饭,能啄人。 胡麻面啖犬,则黑光而骏。 虎至人家盗犬豕食,闻刀刮锅底声则去,盖闻声则齿酸故也。 牛尾短者寿长,尾长者寿短。 猫鼻惟六月六日一次热。 杏仁末与犬食之,即死。 狗欲褪毛,饲以糟,则易褪。 鹿群夜宿,大者角向外,小者在内,圈匝如寨。 行兵者仿之,作鹿角寨。 虎豹皮只可焙,不可晒。

  猢狲病,吃壁上子,即愈。 狗身上发癞,虫蝇,百部汁涂之,即除。 马背鞍卷破脊梁,以渠中淤泥涂之,即愈。 辨牛黄真假,牛黄如鸡子大,重重叠叠,取置人指甲上磨之,其黄透甲,拭不落者,即真也。 猫癞以柏油擦之。 再发,再擦。至三次,即除。 猪癞,以猪油擦之,即好。 猫洗面至耳,必有客至。 人家燕雀顿绝者,必有火灾。 鹳仰鸣则晴,俯鸣必雨。 鹊巢低,其年大水。 鹘初声,或卧闻之,则一年安乐。 猫犬所生皆雄者,其家必有喜事。 犬死,以葵根塞其鼻,良久活。 孔雀毛入眼,损人眼;胆大,毒杀人。 狗虱,用朝瑙擦毛内,以大桶或箱内闷盖之,虱即堕落,急令人掐杀之。猫狗虱癞,用桃叶捣烂,遍擦其皮毛,隔少顷洗去之,一二次即除。 鸡病,以真麻油灌之。 鸡哮,用白菜叶包鼠屎、香油浸之,即好。 鸡瘟,以猪肉切碎喂之。 又将雄黄为末,拌饭喂之,立愈。 猪瘟,以罗卜菜连根喂之愈。 牛马疥癞,用荞麦秆烧成灰,沐灰汁,浇之愈。 牛马瘟,用酒加麝香末些须在内,灌之。 牛马疥癞,用梨卢为末,水调涂之。 鹤病,用蛇或鼠或大麦煮熟喂之。 鹿病,用盐拌豆料喂之,常食菀豆则无病。 喂灶猫,用猪肠或鱼肠,入些须雄黄在内,煨熟饲之。 牛中暑,用胡麻苗捣汁灌之,即好。 无苗,即用麻子二三两捣烂,和井水调匀,灌之。 牛马猪驴瘟,用狼毒、牙皂各一两,黄连一两五钱,雄黄、朱砂各五钱为末。 猪擦入眼中,牛马驴吹入鼻中。 凡鸡鹅鸭欲其速肥,胡麻子拌饭,加硫磺少许,喂七日,其膘壮异常。

  虫  鱼

  鱼瘦而生白点者,名虱,用枫树皮投水中,即愈。 鳖与蝤蛑被蚊子一叮,即死。 水中浮萍晒干,熏蚊子则死。 马畏肥皂。 蛇畏姜黄。 稻草索悬数条于壁上,则蝇不来。

  蚕畏雷,亦畏鼓,闻鼓声,则伏而不起。 令蛙不鸣,三五日以野菊花为末,顺风吹之。 辟蝇,腊月猪油以瓶悬厕上。 麻叶烧烟,能辟蚊子。 陈茶末烧烟,蝇速去。 治壁虱,荞麦秆作茬,可除。 五月五日,取田中紫萍晒干,取伏翼血渍之又晒,又渍数次,为末作香烧之,大去蚊蚋。 一云烧蝙蝠屎,可辟蚊子。 蚊蜃之属,得飞燕食之,则能变化。 蜃之吐气成楼台,所以诱燕也。 凡鱼虾蟮入夜皆朝北方。 蜜蜂桶用黄牛粪和泥封之,能辟诸虫,蜜有收,蜂亦不他去,极妙。收蜜蜂,先以水洒之,蜂成一团,遂嚼薄荷,以水喷之。 再以薄荷涂手,徐徐拂拭,赶入桶中安干燥处。 盖蜂畏薄荷,不螫人。 蚕食而不饮,二十二日而化蝉,饮而不食,三十日而蜕。 蜉蝣不食不饮,三日而死。 辟蚊及诸虫,以苦楝子、柏子、菖蒲为末,慢火烧之,闻者即去。 辟蚊蚋,以干鳗鲡骨烧之,令化为水。 干菖蒲切片,置床褥下,可除壁虱。 头上虱,藜芦为末,糁擦其发中,经宿,虱皆干死自落。 去头上虱,轻粉少许,糁头上一二日,自死。 八角虱,多在阴毛上,用轻粉敷之,脱去。象粪能去壁虱,取其所食余草打荐,永无壁虱。 辣蓼晒干铺席上,除壁虱。 芸香置于帙中,辟蠹鱼;置席下,去壁虱。 虱入耳,以猪毛蘸胶卷入,粘出之。 断毡中蛀虫,鳗鱼骨烧烟熏之;置其骨于衣箱中,断白鱼诸虫咬衣服。 烧烟熏屋舍,免竹木生蛀虫。 人为山中大蚁伤,急以地上土擦伤处,则不痛。 治厕中蛆,以莼菜一把投厕缸中,即无。

《夜航船》 相关内容:

《夜航船》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