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类书 > 夜航船 > 卷十八 荒唐部

卷十八 荒唐部

  鬼  神

  伯有为厉 
  郑子皙杀伯有,伯有为厉。赵景子谓子产曰:“伯有犹能为厉乎?”子立曰:“能。人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阳曰魂。用物精多,则魂魄强,是以有精爽至于神明。匹夫匹妇强死,其魂魄犹能凭依于人,以为淫厉,况良霄,三世执其政柄而强死,其能为鬼,不亦宜乎!”

  豕立人啼 
  齐侯田于贝丘,见大豕,从者曰:“公子彭生也。”豕人立而啼。

  披发搏膺 
  晋侯杀赵同、赵括,及疾,梦大厉鬼披发搏膺而踊,曰:“杀予孙,不义。余得请于帝矣!”

  何忽见坏 
  王伯阳于润州城东僦地葬妻,忽见一人乘舆导从而至,曰:“我鲁子敬也,葬此二百余年。何忽见坏?”目左右示伯阳以刀,伯阳遂死。

  墓中谈易 
  陆机初入洛,次河南,入偃师。夜迷路,投宿一旅舍。见主人年少,款机坐,与言《易》,理妙得玄微,向晓别去。税骖村居,问其主人,答曰:“此东去并无村落,止有山阳王家冢耳。”机乃怅然,方知昨所遇者,乃王弼墓也。

  生死报知 
  王坦之与沙门竺法师甚厚,每论幽明报应,便约先死者当报其事。后经年,师忽来,云:“贫道已死,罪福皆不虚。惟当勤修道德,以升跻神明耳。”言讫,不见。  乞神语 
  赵普久病,将危,解所宝双鱼犀带,遣亲吏甄潜谒上清宫,醮谢。道士姜道玄为公叩幽都,乞神语。神曰:“赵普开国勋臣,奈冤对不可避。”姜又叩乞言冤者为谁。神以淡墨书四字,浓烟罩其上,但识末“火”而已。道玄以告普。曰:“我知之矣,必秦王廷美也。”竟不起。

  无鬼论 
  昔阮瞻素执无鬼论,自谓此理可以辨正幽明。忽有客通名谒瞻,瞻与言鬼神之事,辨论良久。客乃作色曰:“鬼神古今圣贤所共传,君何得独言无耶?仆便是鬼!”于是变为异形,须臾消灭。

  魑魅争光 
  嵇中散灯下弹琴。有一人入室,初来时,面甚小,斯须转大,遂长丈余,颜色甚黑,单衣革带。嵇熟视良久,乃吹火灭,曰:“耻与魑魅争光!”

  厕鬼可憎
  阮侃尝于厕中见鬼,长丈余,色黑而眼大,著皂单衣,平上帻,去之咫尺。侃徐视,笑语之曰:“人言鬼可憎,果然!”鬼惭而退。

  大书鬼手 
  少保冯亮少时,夜读书,忽有大手自窗入,公即以笔大书其押。窗外大呼:“速为我涤去!”公不听而寝。将晓,哀鸣,且曰:“公将大贵。我戏犯公,何忍致我于极地耶!公不见温峤燃犀事耶?”公悟,以水涤之,逊谢而去。

  司书鬼 
  名曰长恩。除夕呼其名而祭之,鼠不敢啮,蠹鱼不生。

  上陵磨剑 
  汉武帝崩,后见形,谓陵令薛平曰:“吾虽失势,犹为汝君。奈何令吏卒上吾陵磨刀剑乎?自今以后,可禁之。”平顿首谢,因不见。推问陵傍,果有方石可以为砺,吏卒尝盗磨刀剑。霍光欲斩之,张安世曰:“神道茫昧,不宜为法。”乃止。

  见奴为祟 
  石普好杀人,未尝惭悔。醉中缚一奴,命指使投之汴河。指使怜而纵之。既醒而悔。指使畏其暴,不敢以实告。居久之,普病,见奴为祟,自以必死。指使呼奴至,祟不复见,普病亦愈。

  再为顾家儿 
  顾况丧一子,年十七,其子游魂,不离其家。况悲伤不已,因作诗哭之:“老人苦丧子,日夜泣成血。老人年七十,不作多时别。”其子听之,因自誓曰:“若有轮回,当再为顾家儿。”况果复生一子,至七岁不能言,其兄戏批之,忽曰:“我是尔兄,何故批我?”一家惊异。随叙平生事,历历不误。

  鬼揶揄
  襄阳罗友,人有得郡者,桓温为席饯别。友至独后,温问之,答曰:“旦出门,逢一鬼揶揄云:‘我但见人送人作郡,不见人送汝作郡’。友惭愧却。

  鬼之董狐 
  晋干宝尝病气绝,积日不冷。后遂悟,见天地间鬼神事如梦觉,不自知死。遂撰古今神祗灵异人物变化,名为《搜神记》,以示刘。曰:“卿可谓鬼之董狐。”

  昼穿夜塞 
  孙皓凿直渎,昼穿夜复塞,经数月不就。有役夫卧其侧,夜见鬼物来填,因叹曰:“何不以布囊盛土弃之江中,使吾辈免劳于此!”役夫晓白有司,如其言,乃成,渎长十四里。

  舌根生莲 
  西晋时,地产青莲两朵,闻之所司,掘得瓦棺。开,见一老僧,花从舌根顶颅出。询及父老,曰:“昔有僧诵《法华经》万,临卒遗言,命以瓦棺葬此。今造为瓦棺寺。”

  卞壶墓 
  卞壶父子死难,葬于金陵。盗尝开墓,面如生,爪甲环手背。晋安帝赐钱十万封之。后明高祖将迁之,夜见白衣妇人据井而哭,已复大笑曰:“父死忠,子死孝,乃不能保三尺墓乎?”言已,遂跃于井。高祖感而遂止。  酒黑盗唇 
  李克用墓金时为盗所发,郡守梦克用告曰:“墓中有酒,盗饮之,唇皆黑,可验此捕之。”明日,获盗,寺僧居其半。

  为医所误 
  颜含兄畿客死,其妇梦畿曰:“我为医所误,未应死,可急开棺。”含时尚少,力请父发棺,余息尚喘。含旦夕营视,足不出户者十三年,而畿始卒。嫂目失明,含求蚺蛇胆不得。忽童子受一青囊,开视之,乃蛇胆也。童子即化青鸟去。

  柳侯祠 
  韩文公碑记:柳宗元与部将欧阳翼辈饮驿亭,曰:“明岁吾将死,死而为神,当庙祀我。”及期死,翼等遂立庙。过客李仪醉酒,慢侮堂上,得疾,扶出庙门,即不起。

  义妇冢 
  四明梁山伯、祝英台二人,少同学,梁不知祝乃女子。后梁为鄞令,卒葬此。祝氏吊墓下,墓裂而殒,遂同葬。谢安奏封义妇冢。  三年更生 
  梁主簿柳苌卒,葬于九江;三年后,大雨,冢崩,其子褒移葬。房棺,见父目忽开,谓褒曰:“九江神知我横死,遗地神以乳饲我,故得更生。”褒迎归,三十年乃卒。  开圹棺空 
  米芾书碑,云颜真卿之使贼也,谓饯者曰:“吾昔江南遇道士陶八,八受以刀圭碧霞,服之可不死。且云七十后有大厄,当会我于罗浮。此行几是。”后公葬偃师北山。有贾人至南海,见道士弈,托书至偃师颜家。及造访,则茔也。守冢苍头识公书,大惊。家人卜日开圹,棺已空矣。

  婢伏棺上 
  于宝父有嬖人,宝母妒甚。因葬父,推入藏中。数年而母丧,开墓,其婢伏棺上,微有息,舆还,遂苏。问其状,言宝父为之通嗜欲,家中事纤悉与之说,知与平时无异。

  海  神 
  秦始皇与海中作石桥,海神为之竖柱。始皇求与相见。神曰:“我形丑,莫图我形,当与帝相见。”乃入海四十里,见海神。左右集画工于内,潜以脚画其形状。神怒曰:“帝负约。速去!”始皇转马还,前脚犹立,后脚即崩,仅得登岸。画者溺死于海。又云:“文登召山,始皇欲造桥度海,观日出处。有神人召巨石相随而行。石行不驶,鞭之见血。今山下石皆赤色。

  黄熊入梦 
  晋侯有疾,梦黄熊入梦。于时子产聘晋。晋侯使韩子问子产曰:“何厉鬼乎?”对曰:“昔尧殛鲧于羽山,其神化为黄熊,入于羽渊,实为夏郊,三代祀之。今为盟主,其未祀乎?”乃祀夏郊。晋侯乃间。

  辇沙为阜
  秦始皇至孔林,欲发其冢。登堂,有孔子遗瓮,得丹书曰:“后世一男子,自称秦始皇,入我室,登我堂,颠倒我衣裳,至沙丘而亡。”怒而发冢。有兔出,逐之,过曲阜十八里没,掘之不得,因名曰兔沟。乃达沙丘,令开别路。见一群小儿辇沙为阜,问,曰“沙丘”。从此得病,遂死。

  钟  馗 唐明皇昼寝,梦一小鬼,衣绛犊鼻,跣一足,履一足,腰悬一履,□一筠扇,盗太真绣香囊。上叱问之,小鬼曰:“臣乃虚耗也。”上怒,欲呼力士,俄见一大鬼,顶破帽,衣蓝袍,系鱼带,朝靴,径捉小鬼。先刳其目,然后劈而食之。上问:“尔为谁?”奏云:“臣终南进士钟馗也。”

  藏  璧 
  永平中,钟离意为鲁相,出私钱三千文,付户曹孔诉,治夫子车。身入庙,拭几席剑履。男子张伯,除堂下草,土中得玉璧七枚。伯怀其一,以六枚白意。意令主簿安置几前。孔子寝堂床首有悬瓮,意召孔诉,问:“何等瓮也?”对曰:“夫子遗瓮。内有丹书,人弗敢发也。”意发之,得素书曰:“后世修吾书,董仲舒。护吾车,拭吾履,发吾笥,会稽钟离意。璧有七,张伯藏其一。”即召问,伯果服焉。

  灶  神 
  姓张名禅,字子郭。一名隗。又云祝融主火化,故祀以为灶神。郑玄以灶神祝融是老妇,非灶神,于己丑日卯时上天,白人罪过,此日祭之得福。《五行书》云:“五月辰日,猎首祭灶,治生万倍。”

  祠山大帝 
  父张秉,武陵人,一日行山泽间,遇仙女,谓曰:“帝以君功在吴分,故遣相配。长子以木德王其地。”且约逾年再会。秉如期往,果见前女来归,曰:“当世世相承,血食吴楚。”后生子,为祠山神。神始自长兴自疏圣泽,欲通津广德,便化为,役使阴兵。后为夫人李氏所见,工遂辍,故避食。

  泷冈阡表 
  欧阳修作《泷冈阡表》碑,雇舟载回,至鄱阳湖。舟泊庐山下,夜有一叟率五人来舟,揖而言曰:“闻公之文章盖世,水府愿借一观。”赍碑入水,遂不见焉。修惊悼不已。黎明,泰和县令黄庭坚至,言其事,庭坚为文檄之。方投湖中,忽空中语曰:“吾乃天丁也,押骊龙往而送至。”修归家扫墓,但见水洼中云雾?蔽,有大龟负碑而出,倏然不见,惟碑上龙涎宛然在焉。

  五百年夙愿 
  张英过采石江,遇一女子绝色,谓英曰:“五百年夙愿,当会于大仪山。”英叱之。抵仪陇任半载,日夕闻机声。一日,率部逐机声而往,忽至大仪山,洞门半启,前女出迎,相携而入,洞门即闭。见圆石一双,自门隙出,众取归。中道不能举,遂建祠塑像,置石于腹。

  芙蓉城主 
  石曼卿卒后,其故人有见之者,恍惚如梦中言:“我今为仙也,所主芙蓉城,欲呼故人共游。”不诺,忿然骑一素驴而去。

  文山易主 
  赵弼作《文山传》。既赴义,其日大风扬沙,天地尽晦,咫尺不辨,城门昼闭。自此连日阴晦,宫中皆秉烛而行,群臣入朝,亦髜炬前导。世祖问张真人而悔之,赠公“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太保、中书令平章政事、庐陵郡公”,谥“忠武”。命王积翁书神主,洒扫柴市,设坛以祀之。丞相孛罗行礼初奠,忽狂飙旋地而起,吹沙滚石,不能启目。俄卷其神主于云霄,空中隐隐雷鸣,如怨怒之声,天色愈暗。乃改“前宋少保右丞相信国公”,天果开霁。按正史文集皆不载此事,传疑可也。信公至明景泰中,赐谥“忠烈”,人多不知,附记之。

  杜默哭项王 
  和州士人杜默,累举不成名,性英傥不羁。因过乌江,谒项王庙。时正被酒沾醉,径升神座,据王颈,抱其首而大恸曰:“天下事有相亏者,英雄如大王而不得天下,文章如杜默而不得一官!”语毕,又大恸,泪如迸泉。庙祝畏其获罪,扶掖以出,秉烛检视神像,亦泪下如珠,拭不干。

  天竺观音 
  石晋时,杭州天竺寺僧,夜见山涧一片奇木有光,命匠刻观音大士像。

  弄  潮 
  吴王既赐子胥死,乃取其尸,盛以鸱夷之皮,浮之江上。子胥因流扬波,依潮来往。或有见其乘素车白马在潮头者,因为立庙。每岁八月十五潮头极大,杭人以旗鼓迎之,弄潮之戏,盖始于此。

  黄河神 
  黄河福主金龙四大王,姓谢名绪,会稽人,宋末以诸生死节,投苕溪中。死后水高数丈。明太祖与元将蛮子海牙厮杀,神为助阵,黄河水望北倒流,元兵遂败。太祖夜得梦兆,封为黄河神。

  木居士 
  韩昌黎《木居士庙》诗:偶然题作木居士,便有无穷求福人。

  显忠庙 
  吴使孙皓病甚,有神凭小黄门云:“金山咸塘风潮为害,海盐县治几陷。我霍光也,常统众镇之。”翌日,皓疾愈,遂立庙。

  毛老人 
  南京后湖,一名玄武湖。明朝于湖上立黄册库,户科给事中、户部主事各一人掌之,烟火不许至其地。太祖时有毛老人献黄册,太祖言库中惟患鼠耗,喜老人姓毛,音与猫同,活埋于库中,命其禁鼠。后库中并不损片纸只字。太祖命立祠,春秋祭之。

  怪  异

  贰负之骸 
  《山海经》:“贰负之臣曰危,与贰负杀窳。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接两手与发,系石。”汉宣帝时,尝发疏属山,得一人,徒裸,被发反缚,械一足。因问群臣,莫能晓。刘向按此言之。帝不信,谓其妖言,收向系狱。向子歆自出救父,云:“以七岁女子乳饮之,即复活。”帝令女子乳之,复活,能言语应对,如向言。帝大悦,拜向为中大夫、歆为宗正。  旱  魃 
  南方有怪物如人状,长三尺,目在顶上,行走如风。见则大旱,赤地千里。多伏古冢中。今山东人旱则遍搜古冢,如得此物,焚之即雨。  两牛斗 
  李冰,秦昭王使为蜀守,开成都两江,溉田万顷。神岁取童女二人为妇。冰以其女与神求婚,径至神祠,劝神酒,酒杯恒澹澹。冰厉声以责之,因忽不见。良久,有两牛斗于江岸旁。有间,冰还,流汗谓官属曰:“吾斗疲极,当相助也。南向腰中正白者,我绶也。”主簿刺杀北面者,江神遂死。  随时易衣 
  卢多逊既卒,许归葬。其子察护丧,权厝襄阳佛寺。将易以巨榇,乃启棺,其尸不坏,俨然如生。遂逐时易衣,至祥符中亦然。岂以五月五日生耶!彼释氏得之,当又大张其事,若今之所谓无量寿佛者矣。

  钱缪异梦 
  宋徽宗梦钱武肃王讨还两浙旧疆垦,且曰:“以好来朝,何故留我?我当遣第三子居之。”觉而与郑后言之。郑后曰:“妾梦亦然,果何兆也?”须臾,韦妃报诞子,即高宗也。既三日,徽宗临视,抱膝间甚喜,戏妃曰:“酷似浙脸。”盖妃籍贯开封,而原籍在浙。岂其生固有本,而南渡疆界皆武肃版图,而钱王寿八十一,高宗亦寿八十一,以梦谶之,良不诬。

  马耳缺
  欧公云:丁元珍尝夜梦与予至一庙,出门见马只耳。后元珍除峡州,予亦除夷陵令。一日,与元珍同峡,谒黄牛庙。入门,惘然皆如梦中所见,门外石马,果缺一耳,相视大惊。

  见怪不怪 
  宋魏元忠素正直宽厚,不信邪鬼。家有鬼祟,尝戏侮公,不以为怪。鬼敬服曰:“此宽厚长者,可同常人视之哉?”

  苌弘血化碧 
  苌弘墓在偃师。弘周灵王贤臣,无罪见杀。藏其血,三年化为碧。

  二尸相殴 
  贞元初,河南少尹李则卒,未殓。有一朱衣人申吊,自称苏郎中。既入,哀恸。俄顷,尸起,与之相搏,家人惊走。二人闭门殴击,及暮方息。则二尸共卧在床,长短、形状、姿貌、须髯、衣服一无异也。聚族不能识,遂同棺葬之。

  冢中箭发沙射 
  刘宴判官李邈有庄客,开一古冢,极高大,入松林二百步,方至墓。墓侧有碑断草中,字磨灭,不可读。初掘数十丈,遇一石门,因以铁汁计,累日方得开。开则箭雨集,杀数人,众怖欲出。一人曰:“此机耳。”则投之以石,石投则箭出,投石十余,则箭不复发。遂列炬入,开第二门,有数十人,张目挥剑,又伤数人。众争击之,则木人也,兵仗悉落。四壁画兵卫,森森欲动。中以铁索悬一大漆棺,其下积金玉珠玑不可量。众方惧,未即掠取。棺两角飒然风起,有沙迸扑人面,则风转急,沙射如注,而便没膝。众皆遑走,甫得出墓,门塞矣,一人则已葬中。

  公远只履 
  罗公远墓在辉县。唐明皇求其术,不传,怒而杀之。后有使自蜀还,见公远曰:“于此候驾。”上命发冢,启棺,止存一履。叶法善葬后,期月,棺忽开,惟存剑履。  鹿  女 
  梁时,甄山侧,樵者见鹿生一女,因收养之。及长,令为女道士,号鹿娘。  风雨失柩 
  汉阳羡长袁常言:“死当为神。”一夕,痛饮卒,风雨失其柩。夜闻荆山有数千人啖声,乡民往视之,则棺已成冢。俗呼铜棺山。

  留待沈彬来 
  沈彬有方外术,尝植一树于沈山下,命其子葬己于此。及掘,下有铜牌,篆曰:“漆灯犹未灭,留待沈彬来。”  辨南冷水 
  李秀卿至维扬,逢陆鸿渐,命一卒入江取南冷水。及至,陆以杓扬水曰:“江则江矣,非南冷,临岸者乎?”既而倾水,及半,陆又以杓扬之曰:“此似南冷矣。”使者蹶然曰:“某自南冷持至岸,偶覆其半,取水增之。真神鉴也!”

  试剑石 
  徐州汉高祖庙旁有石高三尺余,中裂如破竹不尽者寸。父老曰:“此帝之试剑石也。”又漓江伏波岩洞旁,悬石如柱,去地一线不合。相传为伏波试剑。

  妇负石 
  在大理府城南。世传汉兵入境,观音化一妇人,以稻草縻此大石,背负而行,将卒见之,吐舌曰:“妇人膂力如此,况丈夫乎!”兵遂却。

  燃  石
  出瑞州。色黄白而疏理,水灌之则热,置鼎其上,足以烹。雷焕尝持示张华,华曰:“此燃石也。”

  他日伯公主盟 
  隋末温陵太守欧阳?耻事二姓,拉夫人溺死。后人立庙,祈梦极灵。宋李纲尝宿庙中,梦神揖上座,纲固辞,神曰:“他日伯公主盟。”及拜相,值神加封,固署名额次。  天河槎 
  横州横槎江有一枯槎,枝干扶疏,坚如铁石,其色类漆,黑光照人,横于滩上。传云天河所流也。一名槎浦。  愿留一诗
  陆贾庙在肇庆锦石山下,宋梁舣舟于此,梦一客自称陆大夫,云:“我抑郁此中千岁余矣,君幸见过,愿留一诗。”遂题壁。

  请载齐志 
  元于司马钦尝梦有赵先生者谓钦曰:“闻君修齐志,仆一良友葬安丘,其人节义高天下,今世所无也,请载之以励末俗。”钦觉而异之,及阅赵岐传,始悟为孙嵩也。岐处复壁中著书以名世,固奇男子。非嵩高谊,其志安得伸也?钦之梦,不亦可异哉!  三  石 
  永安州伪汉时,有兵入靖江过此。黎明遇猎者牵黄犬逐一鹿,兵以枪刺鹿,徐视之,石也。已而,人犬与鹿皆化为石,鼎峙道旁。今一石尚有枪痕。  悟前身 
  焦奉使朝鲜,泊一岛屿间,见茅庵岩室扃闭,问旁僧,曰:“昔有老衲修持,偶见册封天使过此,盖状元官侍郎者,叹羡之,遂逝。此其塔院耳。”命启之,几案经卷宛若素历,乃豁然悟为前身。

  告大风 
  宋陈尧佐尝泊舟于三山矶下,有老叟曰:“来日午大风,宜避。”至期,行舟皆覆,尧佐独免。又见前叟曰:“某江之游奕将也,以公他日贤相,故来告。”

  追魂碑
  叶法善尝为其祖叶国重求刺史李邕碑文,文成;并求书,邕不许。法善乃具纸笔,夜摄其魂,使书毕,持以示邕,邕大骇。世谓之“追魂碑”。

  牛粪金 东吴时,有道士牵牛渡江,
  语舟人曰:“船内牛溲,聊以为谢。”舟人视之,皆金也。后名其地曰金石山。

  谓?前身 
  房□桐庐令,邢真人和璞尝过访。携之野步,遇一废寺,松竹萧森,和璞坐其下,以杖叩地,令侍者掘数尺,得一瓶,瓶中皆娄师德与永公书。和璞谓曰:“省此否?盖永公即之前身也。”

  木  客 
  兴国上洛山有木客,乃鬼类,形颇似人。自言秦时造阿房宫采木者,食木实,得不死,能诗,时就民间饮食。

  铜  钟 
  宋绍兴间,兴国大乘寺钟,一夕失去,文潭渔者得之,鬻于天宝寺,扣之无声。大乘僧物色得之,求赎不许,乃相约曰:“扣之不鸣,即非寺中物。”天宝僧屡击无声。大乘僧一击即鸣,遂载以归。

  驱山铎 
  分宜晋时,雨后有大钟从山流出,验其铭,乃秦时所造。又渔人得一钟,类铎,举之,声如霹雳,草木震动。渔人惧,亦沉于水。或曰此秦驱山铎也。

  旋风掣卷 
  王越举进士,廷对日,旋风掣其卷入云表;及秋,高丽贡使携以上进,云是日国王坐于堂上,卷落于案,阅之异,因持送上。

  风动石 
  漳州鹤鸣山上,有石高五丈,围一十八丈,天生大盘石阁之,风来则动,名“风动石”。  去钟顶龙角 
  宋时灵觉寺钟,一夕飞去,既明,从空而下。居人言江湾中每夜有钟声,意必与龙战。寺僧削去顶上龙角,乃止。

  投犯鳄池 
  《搜神记》:扶南王范寻尝养鳄鱼十头,若犯罪者投之池中,鳄鱼不食,乃赦之。诖误者皆不食。  雷果劈怪 
  熊少业南坛,夕睹一美女立于松上,众错愕走,略不为意,以刀削松皮,书曰:“附怪风雷折,成形斧锯分。”夜半,果雷劈之。

  飞来寺 
  梁时峡山有二神人化为方士,往舒州延祚寺,夜叩真俊禅师曰:“峡据清远上流,欲建一道场,足标胜概,师许之乎?”俊诺。中夜,风雨大作,迟明启户,佛殿宝像已神运至此山矣。师乃安坐说偈曰:“此殿飞来,何不回去?”忽闻空中语曰:“动不如静。”赐额飞来寺。

  橘中二叟 
  《幽怪录》:巴邛人剖橘而食,橘中有二叟奕棋。一叟曰:“橘中之乐,不减商山。”一叟曰:“君输我瀛洲玉尘九斛,龙缟袜八辆,后日于青城草堂还我。”乃出袖中一草,食其根,曰:“此龙根脯也。”食讫,以水喷其草,化为龙,二叟骑之而去。

  牛  妖 
  天启间,沅陵县民家牛生犊,一目二头三尾,剖杀之,一心三肾。

  猪  怪 
  民家猪生四子,最后一子,长嘴、猪身、人腿、只眼。  陕西怪鼠 
  天启间,有鼠状若捕鸡之狸,长一尺八寸,阔一尺,两旁有肉翅,腹下无足,足在肉翅之四角,前爪趾四,后爪趾五,毛细长,其色若鹿,尾甚丰大,人逐之,其去甚速。专食谷豆,剖腹,约有升黍。  支无祁 
  大禹治水,至桐柏山,获水兽,名支无祁,形似猕猴,力逾九象,人不可视。乃命庚辰锁于龟山之下,淮水乃安。唐永嘉初,有渔人入水,见大铁索锁一青猿,昏睡不醒,涎沫腥秽不可近。

  饮水各醉 
  沉醉堰在山阴柯山之前,郑弘应举赴洛,亲友饯于此。以钱投水,依价量水饮之,各醉而去。因名其堰曰“沉酿”。

  林间美人 
  罗浮飞云峰侧有梅花村,赵师雄一日薄暮过此,于林间见美人淡妆素服,行且近,师雄与语,芳香袭人,因扣酒家共饮。少顷,一绿衣童来,且歌且舞。师雄醉而卧。久之,东方已白,视大梅树下,翠羽啾啾,参横月落,但惆怅而已。

  变蛇志城 
  晋永嘉中,有韩媪偶拾一巨卵,归育之,得婴儿,字曰“撅”,方四岁。刘渊筑平阳城不就,募能城者。撅因变为蛇,令媪举灰志后,曰:“凭灰筑城,可立就。”果然。渊怪之,遂投入山穴间,露尾数寸,忽有泉涌出成池,遂名曰“金龙池”。

  有血陷没 
  硕顶湖在安东,秦时童谣云:“城门有血,当陷没。”有老姆忧惧,每旦往视。门者知其故,以血涂门。姆见之,即走。须臾大水至,城果陷。高齐时,湖尝涸,城尚存。

  张龙公 
  六安龙穴山有张龙公祠,记云:张路斯,颍上人,仕唐,为宣城令,生九子,尝语其妻曰:“吾,龙也,蓼人。郑祥远亦龙也,据吾池,屡与之战,不胜,明日取决。令吾子射系鬣以青绢者郑也,绛绢者吾也。”子遂射中青绢者,郑怒,投合肥西山死,即今龙穴也。

  城陷为湖 
  巢湖在合肥,世传江水暴涨,沟有巨鱼万斤,三日而死。合郡食之。独一姥不食。忽过老叟,曰:“此吾子也,汝不食其肉,吾可亡报耶?东门石龟目赤,城当陷。”姥日往窥之。有稚子戏以朱傅龟目。姥见,急登山,而城陷为湖,周四百余里。

  人变为龙 
  元时,兴业大李村有李姓者,素修道术。一日,与妻自外家回,至中途,谓妻曰:“吾欲过前溪一浴,汝姑待之。”少顷,风雨骤作,妻趋视之,则遍体鳞矣。嘱妻曰:“吾当岁一来归。”然变为龙,腾去。后果岁一还。其里呼其居为李龙宅。

  妇女生须 
  宋徽宗时,有酒家妇朱氏,年四十,忽生须六七寸。诏以为女道士。  男人生子 
  宋徽宗时,有卖菜男人怀孕生子。

  童子暴长 
  元枣阳民张氏妇生男,甫四岁,暴长四尺许,容貌异常,皤腹臃肿,见人嬉笑,如俗所画布袋和尚云。

  男变为妇 
  明万历间,陕西李良雨忽变为妇人,与同贾者苟合为夫妇。其弟良云以事,上所司奏闻。

《夜航船》 相关内容:

《夜航船》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