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类书 > 夜航船 > 卷六 选举部

卷六 选举部

  制  科

  宾  兴 
  《周礼·地官·大司徒》:以乡三物教万民而宾兴之。一曰六德:智、仁、圣、义、忠、和;二曰六行:孝、友、睦、姻、任、恤;三曰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槐花黄
  科举年,举子至八月皆赴科场。时人语曰:“槐花黄,举子忙。”

  棘  围 
  《通典》:礼部阅试之日,严设兵卫,棘围之,以防假滥。五代和凝知贡举时,进士喜为喧哗以动主司。主司每放榜,则围之以棘,闭省门,绝人出入。凝撤棘围,开省门,而士皆肃然无哗。所取皆一时英彦,称为得人。

  乡贡进士 
  唐《选举志》:唐制取士之科,多因隋旧。其大略有二:由学校曰生徒,由州县曰乡贡,皆升于有司而进退之。其科目,有秀才,有明经,有进士。  观国之光 
  《易经·观》:卦六四爻,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象,曰观国之光,尚宾也。

  试士沿革
  汉文帝始取士以策,武帝加问经疑,左雄加章奏。武帝始取士以词赋,唐太宗加律判及射。玄宗取士以诗赋,德宗加论及诏诰。宋仁宗始加试经义,时王安石始去声律对偶。哲宗始诏专习经义,始废诗赋。 唐太宗始制乡试会试。宋始定秋乡试,春礼部会试。唐玄宗始移贡举礼部典试。唐初郎官试。宋真宗始诏礼部三年一贡试。 唐中宗始设三场。汉文帝始亲策士。唐武后策问贡士于洛城殿,始殿试。宋太祖始御殿复试。先是武后复试,崔沔后间行之。宋太宗始临轩,宰臣读卷。仁宗始殿试贡士,不黜落。 宋孝宗始进士引射,有陛甲。唐武后始制武举。宋始印给试题。唐高祖始贡院设兵卫,搜衣服,稽察出入棘围。武后始弥封,始糊名。宋真宗始席舍。后唐始禁怀挟。唐玄宗始严乡贯,禁举人冒籍。萧何试学童,诵九千字以上为史。左雄奏年十五经为童子科,始制童科。汉文帝始纳粟。宋仁宋始置太学三舍。汉武帝始制补博士弟子,称秀才。元魏始制生员。唐高祖始制秀才,州县类考。后魏令公卿子弟入学。唐睿宗令举人下第听入学。宋开宝六年,因徐士廉诉知举不公,帝御讲武殿复试,亲试自此始。及第人赐绿袍、靴、笏,赐宴赐诗,自兴国二年吕蒙正榜始。分甲次,赐同进士出身,自兴国八年宋白、王世则榜始。唱名自雍熙二年梁灏榜始。封印试卷,自咸平三年始。置誊录、弥封、复考、编排,皆自祥符八年始。 唐制:礼部试举人,夜以三鼓为限。宋率由白昼,不复继烛。

  关  节
  士子行贿,请求试官,曰关节。明朝杨士奇主试,有柱联曰:“场列东西,两道文光齐射斗;帘分内外,一毫关节不通风。”

  甲乙科
  汉平帝时,岁课甲科四十人为郎中,乙科二十人为太子舍人,丙科四十人补文学掌故。  通  籍 
  举子登科后,禁门中皆有名籍,可恣意出入也。  正奏特奏 
  科甲为正奏,恩贡为特奏。

  金榜题名 
  崔实暴卒复生,见冥司列榜,将相金榜,其次银榜,州县小官并是铁榜。今人得第,谓之金榜题名。

  银袍鹄立 
  隋唐间试举人,皆以白衣卿相称之,又曰白袍子。试日,引于院中,谓银袍鹄立。  乡  试

  天府贤书 
  《周礼·地官·乡大夫》:三年则大比德行道艺,而兴贤者、能者,乡老及乡大夫以礼礼宾之。厥明,乡老、乡大夫群吏献贤能之书于王,王再拜受之,登于天府。

  鹿鸣宴 
  《诗·鹿鸣》篇,燕群臣嘉宾之诗也。贡院内编定席舍,试已,长吏以乡饮酒礼,设宾主,陈俎豆,歌《鹿鸣》之诗。  孝  廉
  汉制举人皆名孝廉,不由科目始也。曹操亦举孝廉。

  破天荒 
  荆州应试举人,多不成名,为“天荒解”。刘蜕以荆州解及第,时号为“破天荒”。  郁轮袍 
  王维善琵琶,岐王使为伶人,引至公主第,独奏新唱,号《郁轮袍》。因献怀中诗,王惊曰:“皆我素所诵习,尝谓是古人佳作,乃子为之耶!”因命更衣,引之客座。召试官至第,遣宫婢传教,作解头及第。

  会  试

  南  宫 
  唐开元中,谓尚书省为南省,门下、中书为北省。南宫,礼部也。旧以礼部郎中掌省中文翰,谓之南宫舍人。后之赴春榜,曰赴南宫。

  知贡举 
  唐《选举志》:玄宗开元二十四年,考功员外郎李昂与贡举,诋诃进士李权文章,大为权所陵诟。帝以员外郎望轻,遂移贡举于礼部,以侍郎主之,永为例。礼部进士自此始。  玉笋班 
  唐李宗敏知贡举,所取多知名士,世谓之玉笋班。  朱衣点头
  欧阳修知贡举,考试阅卷,常觉一朱衣人在座后点头,然后文章入格。始疑传吏,及回视,一无所见,因语同列而三叹。常有句云:“文章自古无凭据,惟愿朱衣暗点头。”

  文无定价 
  韩昌黎应试《不迁怒、不贰过》题,见黜于陆宣公。翌岁,公复主试,仍命此题;韩复书旧作,一字不易,公大加称赏,擢为第一。

  奏改试期
  宋朝科试在八月中,子由忽感寒疾,自料不能及矣。韩魏公知而奏曰:“今岁制科之士,惟苏轼、苏辙最有声望。闻其弟辙偶疾,如此人不得就试,甚非众望,须展限以待之。”上许之。直待子由病痊,方引就试,比常例迟至二十日。自后科试并在九月。相国吕徽仲不知其故,东坡乃为吕言之,吕曰:“韩忠献之贤如此哉!”

  同试走避 
  二苏初赴制科之召,同就试者甚多。相国韩公偶与客言曰:“二苏在此,而诸人亦敢与之较试,何也?”于是不试而去者十八九。

  屈居第二
  嘉?二年,欧阳修知贡举,梅尧臣得苏轼《刑赏论》以示修,修惊喜,欲以冠多士,疑门生曾巩所作,乃置第二。  龙虎榜 
  唐贞观八年,陆贽主试,欧阳詹举进士,与韩愈、李观、李绛、崔群、王涯、冯宿、庾承宣联第,皆天下名士,时称“龙虎榜”。

  殿  试

  状  元 
  唐武后天授元年二月,策问贡士于洛阳殿前。状元之名,盖自此始。  淡墨书名
  唐人进士榜必以夜书,书必以淡墨。或曰名第者阴注阳受,以淡墨书,若鬼神之迹也。

  胪  传 
  集英殿唱第日,皇帝临轩,宰臣进三名卷子,读于御案前,用牙棍点读。宰臣拆视姓名,则曰某人。鸿胪寺承之,以传于阶下,卫士六七人,齐声传其名而呼之,谓之传胪。

  糊  名
  唐初择人以身、言、书、判,六品以下集试,选人皆糊名,令学士考判。

  临轩策士
  宋熙宁三年,吕公著知贡举,密奏曰:“天子临轩策士,用诗赋,非举贤求治之意。令廷试,乞以诏策,咨访治道。”自是上御集英殿亲试,乃用策问。  天门放榜
  范仲淹判陈州时,郡守母病,召道士伏坛,奏章终夜不动。至五更,谓守曰:“夫人寿有六年。”守问奏章何久,曰:“天门放明年春榜,观者骈道,以故稽留。”问状元,曰:“姓王,二字名,下一字涂墨,旁注一字,远不可辨。”明春,状元王拱寿,御笔改为拱辰。  湘灵鼓瑟 
  钱起宿驿舍,外有人语曰:“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起识之。及殿试《湘灵鼓瑟》诗,遂赋曰:“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冯夷徒自舞,楚客不堪听,雅调凄金石,清音发杳冥。苍梧来暮怨,白芷动芳馨。流水传湘曲,悲风过洞庭。”末联久不属。忽记此二语,足之。试官曰:“神句也。”遂中首选。

  志不在温饱 
  王曾初举进士,省试礼部、廷对皆第一。人或曰:“状元中三杨,一生吃着不尽。”曾曰:“某生平志不在温饱。”

  琼林宴 
  宋太平兴国八年,宋白等及第,赐宴琼林苑,后遂为定制。又曰自吕蒙正始。

  泥金报喜 
  《天宝遗事》:新及第,以泥金帖子附家书报捷,谓之泥金报喜。  雁塔题名
  唐韦肇及第,偶于慈恩寺雁塔上题名,后人效之,遂为故事。自神龙以来,杏林宴后于雁塔题名,同年中推善书者记之。他时有将相,则易朱书。

  曲江宴 
  曲江在西安府,唐朝秀士登科第者,赐宴曲江。每年三月三日,游人最盛。

  蕊  榜 
  世传:大罗天放榜于蕊珠宫,故称蕊榜。  一榜京官 
  宋太祖幸西都。张齐贤以布衣献《十策》,语太宗曰:“我到西都得一张齐贤,异时可作宰相。”太宗即位,放进士榜,欲置齐贤高等,而有司落名三甲榜末,上不悦。及注官,一榜尽除京官。

  夺锦标 
  唐卢肇、黄颇皆宜兴人,同举乡试,郡守独厚饯颇。明年,肇状元及第归,郡守延肇观竞渡,有诗:“向道是龙君不信,果然夺得锦标归。”守大惭。

  释  褐
  宋兴国二年,始赐吕蒙正等释褐加袍带。后遂为例。  烧尾宴
  唐士人得第,必展欢宴,谓之烧尾宴。谓鱼化为龙,必烧其尾。

  赐  花
  唐懿宗开新第,宴于同江,乃命折花于金盒,令中使驰之宴所,宣口敕曰:“便令簪花饮宴。”无不为荣。

  红绫饼
  唐僖宗幸南内兴庆池,泛舟,方食饼。时进士在曲江,有闻喜宴。上命御府依人数各赐红绫饼。所司以金盒进,上命中官驰以赐。故徐演诗云:“莫欺老缺残牙齿,曾吃红绫饼来。”

  柳汁染衣 
  李固行古柳下,闻弹指声曰:“吾柳神也,用柳汁染子衣矣。得蓝袍,当以枣糕祀我。”未几,及第。

  英雄入彀 
  唐太宗贞观中私幸端门,见进士缀行而出,喜曰:“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时人语曰:“太宗皇帝真长策,赚得英雄尽白头。”

  取青紫 
  汉夏侯胜曰:“士患不明经术耳,经术一明,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

  席帽离身 
  宋初士子犹袭唐俗,皆曳袍垂带,出则席帽自随。李巽累举不第,乡人曰:“李秀才不知恁时席帽离身?”及第后,乃遗乡人诗曰:“为报乡闾亲戚道,如今席帽已离身。”

  一日看遍长安花
  王维登第,得意之甚,有“一日看遍长安花”之句。

  踏李三 
  王十朋正榜第一,李三锡副榜第一。时有戏正榜尾者,曰:“举头虽不见王十,伸脚犹能踏李三。”

  五色云见 
  韩忠献弱冠举进士,名在第二。方唱名,太史奏曰:“下五色云见。”遂拜右司谏,权知制诰。

  青钱学士 
  唐张举制科甲第,员半千称:文辞犹青铜钱,万选万中。时号“青钱学士”。

  登科谢诗 
  王寄幼有声场屋间,为李文定客。文定薨于位,章圣临奠,见屏间有诗云:“雁声不到歌楼上,秋色偏欺客路中。”爱之,召见。占对称旨,特许赴殿试。既登科,有谢诗云:“不拜春官为座主,亲逢天子作门生。”

  读卷贺得士 
  开庆间,王应麟充读卷官。至第七卷,顿首曰:“是卷古谊若龟鉴,忠肝如铁石,臣敢以得士贺。”遂擢第一,乃文天祥也。

  门  生

  春官桃李 
  唐刘禹锡寄王侍郎放榜诗:“礼闱新榜动长安,九陌人人走马看。一日声名遍天下,满园桃李属春官。”

  谢衣钵 
  《摭言》:状元以下,到主司宅,缀行而立,敛名纸通呈,与主司对拜。执事云:“请状元请名第。第几人,谢衣钵。”“衣钵”,谓与主司名第同者,或与主司先人名第同者,谓之谢衣钵。

  传衣钵 
  范质举进士,主司和凝爱其才,以第十三人登第,谓质曰:“君文宜冠多士,屈居第十三者,欲君传老夫衣钵耳。”后和入相,质亦拜相。

  沆瀣一气 
  杜审权知贡举,收卢处权。有戏之者曰:“座主审权,门生处权。”祥符二年,崔沆收崔瀣,说者谓:“座主门生,沆瀣一气。”

  头脑冬烘 
  郑侍郎薰主试,疑颜标为鲁公之后,擢为状元。及谢主司,知其非是,乃悔误取。时人嘲之曰:“主司头脑太冬烘,错认颜标是鲁公。”  好脚迹门生
  唐逢吉知贡举,榜未发而拜相,及第士子皆就中书省见座主。时人谓好脚迹门生。

  陆氏荒庄 
  唐崔群知贡举归,其妻劝令置田。群曰:“予有美庄三十所。”妻曰:“君非陆贽门人乎?君主文柄,约其子不令就试,贽如以君为良田,则陆氏一庄荒矣。”

  门生门下见门生 
  唐裴官仆射,宰相马胤孙、桑维翰皆其所取士。胤孙知贡举,引新进诣,作诗曰:“门生门下见门生。”世以为荣。维翰尝过,不迎不送。或问之,曰:“我见桑公于中书,庶僚也;桑公见我于私第,门生也。何送迎之有?”  天子门生 
  宋赵逵,绍兴中对策当旨,擢第一,独忤秦桧意,外除。帝问逵安在,授校书郎,单车赴阙。关吏迎合桧,搜逵,橐中仅书籍耳。比桧卒,迁起居郎。帝曰:“卿知之乎?始终皆朕自擢。桧一语不及卿,以此信卿不附权贵,真天子门生也。”

  下  第

  点  额 
  《三秦记》:龙门跳过者,鱼化为龙;跳不过者,暴腮点额。  康  了 
  柳冕应举,多忌,谓“安乐”为“安康”。榜出,令仆探名,报曰:“秀才康了!”

  曳  白 
  天宝二年,以御史中丞张倚之子?为第一,议者蜂起。玄宗复试,?终日不成一字,谓之曳白。

  孙山外 
  孙山应举,缀名榜末。朋侪以书问山得失,答曰:“解名尽处是孙山,馀人更在孙山外。”

  我辈颜厚 
  刘对策,极得罪宦官。考官冯宿等见策叹服,而畏宦官,不敢收取。榜出,物论嚣然。李?曰:“刘下第,吾辈登科,能无颜厚?”

  红勒帛
  刘几屡试第一,好为险怪之语,欧公恶之。场卷有曰:“天地轧,万物茁,圣人发。”欧公曰:“此必刘几。”批曰:“秀才辣,试官刷。”一大朱笔横抹之,谓红勒帛。后数年,又为御试。考官试“尧舜性仁”赋曰:“静以延年,独高五帝之寿;动而有勇,形为四凶之诛!”公大称赏,及唱名第一,乃刘几易名刘。公愕然久之。

  花样不同 
  卢仝下第出都,逆旅有人嘲之曰:“如今花样不同,且自收拾回去。”

  倒绷孩儿
  苗振第四人及第,召试馆职。晏相曰:“宜稍温习熟。”振曰:“岂有三十年为老娘而倒绷孩儿者乎?”既试,果不中。公曰:“苗君果‘倒绷孩儿’矣!”

  大器晚成 
  《老子》云:“大器晚成。”汉马援失意。其兄马况谓援曰:“汝大器晚成。”

  眼迷日五色 
  唐李程试《日五色》题,呈卷杨於陵。杨称许当作状元,而榜发无名。杨持卷示主司,主司懊恨,因谋之於陵,擢状元。后李荐为东坡客,坡知贡举,荐下第,东坡送之诗曰:“平生漫说古战场,过眼终迷日五色。”

  举子过夏 
  《遁斋闲览》:长安举子,六月后落第者不出京,谓之过夏,多借静坊庙院作文,日夏课。

  文星暗 
  唐大中间,天官奏云:“文星暗,科场当有事。”后经三科皆复试,复多落第。考官皆罚俸。

  操 □
  《国史补》:进士籍而入选,谓之春关。不捷而醉饱,谓之操。匿名造谤,曰无名子。

  傍门户飞
  唐元和中,士人下第,多为诗刺试官。独章孝标作《归燕诗》以上庾侍郎,曰:“旧垒危巢泥已落,今年故向社前归。连云大厦无栖处,更傍谁家门户飞?”

  荐  举

  征  辟 
  凡访求遗佚,有诏召之曰征,郡国举擢曰辟。三代官由访举。汉始诏刺史守相得专辟。隋炀帝始州县僚属选举,一由吏部。唐玄宗始文武选,分属吏、兵两部。

  劝  驾 
  汉高帝诏曰:“贤士大夫有肯从我游者,吾能尊显之。……其有称明德者,长吏必身劝,为之驾。”

  计  偕
  汉武帝元光五年,诏征吏民有明当世之务,习先圣之术者,县次续食,令与计偕。

  鹗  荐 
  后汉祢衡始冠,孔融爱其才,与为友,上表荐之曰:“鸷鸟累百,不如一鹗;使衡立朝,必有可观。”  先  容 
  《邹阳传》:“蟠木根柢,轮?离奇。为万乘器者,以左右为之先容也。”公门桃李 唐狄仁杰荐张柬之为宰相,又荐夏官侍郎姚崇、监察御史桓彦范、太平州刺史敬晖数人,皆为名臣。或谓仁杰曰:“天下桃李尽属公门。”仁杰曰:“荐贤为国,非为私也。”  药笼中物 
  元行冲谓狄仁杰曰:“下之事上,譬之富家积贮以自资也。脯脂胰,以供滋膳;参术芝苓,以防疾病。门下充为味者多矣,愿以小人充备一药石。”仁杰叹曰:“君正吾药笼中物,不可一日无也。”

  道侧奇宝 
  韩愈荐樊宗师于袁滋相公书曰:“诚不忍奇宝横弃道侧。”

  向阳花木
  范文正公知杭州,苏麟为属县巡简。城中官弁往往皆获荐,独麟在外邑,未见收录,因公事入府,献诗曰:“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为春。”文正见而荐之。

  夹  袋 
  吕蒙正夹袋中有折子,每四方人谒见,必问有何人才。客去,即识之。朝廷求贤,取诸夹袋以应。

  明珠暗投 
  《邹阳传》:明月之珠,夜光之璧,以投于道,莫不按剑相顾盼,无因而至前也。相见之晚,主父偃上书阁下,朝奏,暮召。时徐乐、严安亦俱上书言世务。上召三人,曰:“公等安在?何相见之晚也!”

  齿牙余论 
  《南史》:谢眺好奖予人才。会稽孔?有才华,未贵时,孔尝令草让表以示,嗟吟良久,手自折简荐之,谓曰:“士子声名未立,应共奖成,无惜齿牙余论。”

  铅刀一割 
  晋以谯王永为湘州刺史,行至武昌,敦与之宴,谓永曰:“足下雅素佳士,恐非将相才也。”永曰:“公未见知耳,铅刀岂无一割之用?”

  四辈督趋
  唐《马周传》:中郎将常何言:“臣客马周,忠孝人也。”帝即召之。未至,又遣四辈督趋之。  举贤良 
  汉武帝建元初,始诏天下举贤良方正、直言敢谏之士。又用董仲舒议,令郡县岁举孝廉各一人,限以四科:一曰德行高洁,志节清白;二曰学通行修,经中博士;三曰明习法令,足以决疑,按章复问,文中御史;四曰刚毅多略,遭事不惑,明足决断,材任三辅。县令四科取士,终汉世不变。

  举茂才 
  后汉安帝元嘉初,尚书令左雄上言:郡国强仕,自今孝廉年不满四十,不得察举,皆请诣公府,诸生试经学、文吏课笺奏。若有茂才异行,自可不拘年齿。帝从之。

  滥  爵

  麒麟楦 
  唐杨炯每呼朝士为麒麟楦,或问之,炯曰:“今之扮麒麟者,必修饰其形,覆之驴上,象貌宛然;及去其皮,还是驴耳。无德而朱紫,何以异是!”

  白版侯
  唐武后时,封侯者众,铸印不给,遂有以白版封侯者。

  斜封官 
  唐太平公主与安乐等七公主皆开府,而主府官属皆滥用,悉出屠贩,纳资求官,降墨敕,斜封授之,故号斜封官。

  铜  臭 
  汉灵帝鬻官爵。崔烈进钱五百万为司徒。常问其子钧曰:“吾居三公,外议若何?”钧曰:“大人少有英称,历位卿守,论者但嫌其铜臭耳。”

  斗酒博梁州
  汉孟沱以一斗葡萄酒遗张让,得梁州刺史。东坡诗云:“伯一斗酒博梁州。”

  烂羊头关内侯
  更始刘圣公纳赵萌女为后,委政于萌,日夜饮宴后庭,群小膳夫,滥受美爵。长安人语曰:“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

  貂不足,狗尾续 
  晋赵王伦篡位,同谋者越阶次,奴隶厮奴,亦加爵位。每会,貂蝉盈座。时人语曰:“貂不足,狗尾续。”

  弥天太保
  更始时,官爵太滥,有弥天太保、遍地司空之称。

  □椎碗脱 
  武后时滥用人,时人为之语曰:“椎侍御史,碗脱校书郎。”四齿耙为椎,言用官之滥,如用耙齿椎聚之多。碗,小盂也。碗脱之形模,言个个相似也。

  官  制  三公三孤 
  三公:太师、太傅、太保。三孤:少师、少傅、少保。师,天子所师。傅,傅相天子。保:保护天子。

  六  卿 
  吏部曰太宰、冢宰,户部曰大司徒,礼部曰大宗伯,工部曰大司空,兵部曰大司马,刑部曰大司寇。

  六  官 
  吏部曰天官,户部曰地官,礼部曰春官,兵部曰夏官,刑部曰秋官,工部曰冬官。  以龙纪官 
  优羲以龙纪官:春官曰苍龙,夏官曰赤龙,秋官曰白龙,冬官曰黑龙,中官曰黄龙。

  以火纪官 
  神农以火纪官:春官为大火,夏官为鹑火,秋官为西火,冬官为北火,中官为中火。

  以云纪官 
  黄帝始以云纪官:春官曰青云,夏官曰缙云,秋官曰白云,冬官曰黑云,中官曰黄云。

  以鸟纪官 
  黄帝后以鸟纪官:祝鸠氏为司农,雎鸠氏为司马,司鸠氏为司空,爽鸠氏为司寇,鹘鸠氏为司事。

  以民事纪官 
  颛顼氏以民事纪官:以少昊之子重为木正,曰勾芒;该为金正,日蓐收;修熙相代为水正,曰玄冥;炎帝之子为土正,曰勾龙;颛顼之子为火王,曰祝融。勾龙能平水土,后世祀以配社。

  太尉仆射 
  太尉,秦官也,等于三公,掌兵。左右仆射,亦秦官也,等于六卿。

  九  锡 
  一大辂,玄牡。二驷马,衮冕之服,赤舄副之。三轩,县之乐,六佾之舞。四朱户以居。五纳陛以登。六虎贲之士三百人。七斧钺各一。八彤弓。一彤,矢百。旅弓十,旅矢千。九鬯。一卣,瓒副之。

  勒名钟鼎 
  《周礼·司勋职》:“铸鼎铭勋。”言有功勋者,铸器以铭之也。  纪绩旗常
  《周礼》:王命君牙曰:“惟乃祖乃父,服劳王家,厥有成绩,纪于太常。”太常者,王之旌旗也。有功者书焉,以表显也。  砺山带河
  汉高帝定天下,剖符封功臣,刳白马而盟之,封爵之誓曰:“使黄河如带,泰山若砺。国以永存,爰及苗裔。”

  丹书铁券
  汉高与功臣剖符作誓,丹书铁券,金匮石室,藏之宗庙。  尚  宝 
  天子玉玺龙章,王后玉玺凤章,亲王金宝龟钮,勋爵金印麟钮,总兵银印虎钮,布政银印,府州县铜印,御史铁印。

  六部称号 
  礼部曰祠部、仪部、膳部。户部曰民部、版部、金部、仓部。兵部曰驾部。刑部曰比部。工部曰水部、虞部。此称自唐朝始。

  都御史 
  左都御史,以其为御史之率,故曰御史大夫。巡抚都御史,以其为宪台之长,故曰御史中丞。

  大九卿 
  六部尚书、都察院、通政、大理寺卿,谓之大九卿。

  小九卿 
  太常、太仆、光禄、鸿胪、上林苑等卿,翰林院、国子监祭酒、顺天府尹,谓之小九卿。  执金吾 
  汉武帝改秦中尉,更名曰执金吾。盖吾者,御也。执金刀以御非常者也。又曰:金吾,鸟名,取以辟除恶鸟。  率更令 
  师古曰:“掌知漏刻,故曰率更。”率,音律。

  三独坐 
  光武诏御史中丞与司隶校尉、尚书令会同,并专席而坐,京师号曰“三独坐”。  三老五更
  后汉永平二年,三雍成,拜桓荣为五更。晋某年,天子幸太学,命王祥为三老。三老、五更总是一人,与《尚书》四岳一例。  四姓小侯
  汉外戚樊、郭、阴、马四姓非列侯,故曰小侯。

  诰  敕 
  人臣五品以下,其父母与妻封赠之命曰敕命,其宝用敕命之宝,受封者曰敕封。五品以上,其祖父母、父母与妻封赠之命曰诰命,其宝用诰命之宝,受封者曰诰封。

  封  赠 
  人臣父母与妻生前受封者曰敕封、诰封,人称之曰封君;死后受封者曰敕赠,人称之曰赠君。  母妻封号 
  凡品级官员封及其母妻者,正从一品,母妻封一品夫人;正从二品,母妻封夫人;正从三品,母妻封淑人;正从四品,母妻封恭人;正从五品,母妻封宜人;正从六品,母妻封安人;正从七品,母妻封孺人。

  文官补服 
  一二仙鹤与锦鸡,三四孔雀云雁飞,五品白鹇惟一样,六七鹭鸶宜,八九品官并杂职,鹌鹑练雀与黄鹂。风宪衙门专执法,特加獬豸迈伦夷。

  武官补服 
  公侯驸马伯,麒麟白泽裘,一二绣狮子,三四虎豹优,五品熊罴俊,六七定为彪,八九是海马,花样有犀牛。

  文勋阶 
  文正一品,初授特进荣禄大夫,升授加授俱特进光禄大夫、左右柱国,月俸八十七石。 从一品,初授荣禄大夫,升授加授俱光禄大夫、柱国,月俸七十二石。正二品,初授资善大夫,升授资政大夫,加授资德大夫、正治上卿,月俸六十一石。 从二品,初授中奉大夫,升授通奉大夫,加授正奉大夫、正治卿,月俸四十八石。 正三品,初授嘉议大夫,升授通议大夫,加授正议大夫、资治尹,月俸三十五石。 从三品,初授亚中大夫,升授正中大夫,加授大中大夫、资治少尹,月俸二十六石。 正四品,初授中顺大夫,升授中宪大夫,加授中议大夫、替治尹,月俸二十四石。从四品,初授朝列大夫,升授、加授俱朝议大夫、赞治少尹,月俸二十石。 正五品,初授奉议大夫,升授、加授俱奉政大夫、修正庶尹,月俸十六石。从五品,初授奉训大夫,升授、加授俱奉直大夫、协正庶尹,月俸十四石。 正六品,初授承直郎,升授承德郎,月俸十石。 从六品,初授承务郎,升授儒林郎(儒士出身)、宣德郎(吏员才干出身),月俸八石。正七品,初授承仕郎,升授文林郎(儒士出身)、宣议郎(吏员才干出身),月俸七石五斗。 从七品,初授从仕郎,升授征仕郎,月俸七石。正八品,初授迪功郎,升授修职郎,月俸六石六斗。从八品,初授迪功佐郎,升授修职佐郎,月俸六石。 正九品,初授将仕郎,升授登仕郎,月俸五石五斗。从九品,初授将仕佐郎,升授登仕佐郎,月俸五石。 未入流,月俸三石。

  武勋阶 
  正一品,初授特进荣禄大夫,升授、加授俱特进光禄大夫、右柱国。 从一品,初授荣禄大夫,升授、加授俱光禄大夫、柱国。 正二品,初授骠骑将军,升授金吾将军,加授龙虎将军、上护军。 从二品,初授镇国将军,升授定国将军,加授奉国将军、护军。 正三品,初授昭勇将军,升授昭毅将军,加授昭武将军、上轻车都尉。 从三品,初授怀远将军,升授定远将军,加授安远将军、轻车都尉。 正四品,初授明远将军,升授宣威将军,加授广威将军、上骑都尉。 从四品,初授宣武将军,升授显武将军,加授信武将军、中骑都尉。 正五品,初授武德将军,升授武节将军,加骁骑尉。 从五品,初授武备将军,升授武毅将军,加飞骑尉。 正六品,初授昭信校尉,升授武毅将军,加飞骑尉。 从正六品,初授昭信校尉,升授承信校尉,加云骑尉。 正七品,初授忠显校尉,升授忠武校尉,加武骑尉。 从七品,初授忠翊校尉,升授忠勇校尉。 正八品,初授毅武校尉,升授修武校尉。从八品,初授进义校尉,升授保义校尉。 凡月俸俱与文官同。

  品级正从一品
  正一品:太师,太傅,太保,宗人令,左右宗正,左右宗人,左右都督。 从一品:少师,少傅,少保,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都督同知。

  正从二品
  正二品: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尚书,都御史,都督佥事,正留守,都指挥使,袭封衍圣公。 从二品:布政使,都指挥同知。

  正从三品 
  正三品:太子宾客,侍郎,副都御史,通政使,大理寺卿,太常寺卿,詹事,府尹,按察使,副留守,都指挥佥事,指挥使。从三品:光禄寺卿,太仆寺卿、行太仆寺卿,苑马寺卿,参政,都转运盐使,留守司指挥同知,宣慰使。

  正从四品 
  正四品:佥都御史,通政,大理寺少卿,太常寺少卿,太仆少卿,少詹事,鸿胪寺卿,京府丞,按察司副使,行太仆寺少卿,苑马寺少卿,知府,卫指挥佥事,宣慰司同知。 从四品:国子监祭酒,布政司参议,盐运司同知,宣慰司副使,宣抚司宣抚。

  正从五品 
  正五品:华盖、谨身、武英殿大学士,文渊、东阁、春坊大学士,翰林院学士,庶子,通政司参议,大理寺丞,尚宝司卿,光禄寺少卿,六部郎中,钦天监正,太医院使,京府治中,宗人府经历,上林苑监正,按察司佥事,府同知,王府长史,仪卫,正千户,宣抚司同知。 从五品:侍读侍讲学士,谕德,洗马,尚宝、鸿胪少卿,部员外郎,五府经历,知州盐运司副使,盐课提举,卫镇抚,副千户,仪卫,副招讨,宣抚司副使,安抚使安抚。

  正六品 
  大理寺正,詹事,丞,中允,侍读,侍讲,司业,太常寺丞,尚宝司丞,太仆寺,行太仆寺丞,主事,太医院判,都察院经历,京县知县,府通判,上林苑监副,钦天监副,五官正,兵马指挥,留守司、都司经历,断事,百户,典仗,审理正,神乐观提点,长官司副招讨,宣抚佥事,安抚同知,善世正。 从六品:赞善,司直郎,修撰,光禄寺丞、署正,鸿胪寺丞,大理寺副,京府推官,布政司经历、理问,盐运司判官,州同知,盐课司提举,市舶司、河梁副提举,安抚司副使。  正七品
  都给事中,监察御史,编修,大理寺评事,行人司正,五府、都察院都事,通政司经历,太常寺博士、典簿,兵马副指挥,营膳司所正,京县丞,府推官,知县,按察司经历,留守司、都司都事、副断事,审理,安抚司佥事,蛮夷长官。 从七品:翰林院检讨,左右给事中,中书舍人,行人司副,光禄寺典簿、署丞,詹事府、太仆寺主簿,京府经历,灵台郎,祠祭署奉祀,州判官,盐课司副提举,布政司都事,副理问,盐运司、卫、宣慰、招讨司经历,蛮夷副长官。

  正八品
  国子监丞,五经博士,行人,部照磨,通政司知事,京主簿,保章正,御医,协律郎,典牧所提领,营缮所副,大通关宝钞、龙江司提举,卫知事,府经历,县丞,煎盐司提举,按察司知事,宣慰都事,王府典宝、典簿、奉祀、良医、典膳正、纪善,讲经,至灵元符崇真宫灵官。 从八品:清纪郎翰林院典籍,国子监助教、典簿、博士,光禄录事、监事,鸿胪寺主簿,京府、运司知事,挈壶正,祠祭署祀丞,布政司照磨,王府典膳、奉祀、典宝、良医副,宣慰司经历,神乐观知观,崇真宫副灵官,左右觉义,玄义。  正九品 
  校书,侍书,国子监学正,部检校,鸿胪寺署丞,五官监候、司历,营缮所丞,典牧所、会同馆、文思院丞、承运、宝钞广运、广积、赃罚、十字库,颜料、皮作、鞍辔、宝源局、织染所、京府织染局大使,龙江宝钞副提举,府知事,县主簿,长史司主簿、典仪正、典乐,牧监正,茶马大使,赞礼郎,奉銮、宣抚、安抚知事。 从九品:侍诏,司谏,通事舍人,正字,詹事府录事,司务,学录,典籍,鸣赞,序班,司晨,漏刻博士,司牧大使,牧监副,圉长,太医院、提举司、盐课司、州所吏目,军储、御马、都督府、门仓、军器局大使,承运、宝钞广运、广积、赃罚、十字库副使,典牧所、会同馆、文思院副使,广盈、太仓银库、太仆寺、京府库、都税、宣课、柴炭司大使,颜料、皮作、鞍辔、宝源局、织染局、京府织染局副使,草场大使,孔、颜、孟子孙教授,按察司检校,府、宣抚司照磨,典仪,副教授,伴读,都司、运司、府、京卫,宣抚、宣慰司学教授,司库司、府仓、杂造、织染司、税库司大使,司狱,巡检,茶马副使,正术,正科,都纲,都纪,太常寺同乐,教坊司韶舞,司乐。

  未入流 
  孔目,国子监掌馔,学正,教谕,训导,兵马、断事、长官司吏目,司牲、司牧副使,府检校,县典史,军器局、柴炭司副使,递运所大使,驿丞,河泊所闸坝官,关大使,牧监,录事,郡长,提控,案牍,都督府、御马、军储、门仓副使,广盈库、都课、都税、税课司副使,茶盐课司使,府州县卫所仓场大使、副使,盐运司、府卫提举,司所州县库大使、副使,司府州军器、织染、杂造局副使,宣德仓、司竹、铁冶、河州、辽阳、青州府、乐安税课司大使,茶运批验所、巾帽针工局、庆远裕民司大使、副使,司库副使,盐仓、税课、钞纸、印钞、铸印、抽分竹木、惠民金银场、惠民局、水银朱砂场局、生药库、长史司仓、库大使、副使,县杂造局副使,典术,典科,训术,训科,副都纲,都纪,僧正,道正,僧会,道会。  仕  途
  隋炀帝始置进士科取士。唐始缙绅必由科目,始重资格。汉二千石满三载,任同产子一人为郎。秦始试吏入仕,汉丙吉、龚胜是也。始纳粟拜爵,始皇因旱蝗,汉武帝沿之。至灵帝时,富者先入钱,贫者赴官倍输。 尧始考功。魏崔亮始限年。汉制久任如古。晋宋始制守宰六期为满。 汉左雄始孝廉核年满四十察举。宋叙官阀,有官年、实年。 后周始制举主连坐。 汉顺帝制,选用不得互官,谓姻家乡里人不交互为官。今隔选。唐太宗制,大功不得连职。今回避。唐高宗始给告身,即给札。唐武后始设门籍。籍,朝参奏事,待诏官出入,每月一易之。伊尹始致仕。 汉制,二千石吏予告、赐告。唐制,致仕五品以上表,六品以下转奏。 唐太宗许子弟十九以下父兄随任。宋太祖诏群臣父母迎养。

  宰相 参政【下丞相一等】  历代置相 
  颛顼置乐正。黄帝七辅。汤六傅。伏羲置二相。秦献公置左右二卿,称丞相。庄襄王改相国。唐庄宗置丞相兼枢密。唐中宗始置大学士。五代置文明殿大学士,始为宰相兼职,宋真宗置资政殿学士,班翰林上。汉武帝置秘书令,置太史令。汉桓帝置秘书监。唐太宗始置宰相,监修国史。唐德宗始宰相政事,诏迭秉笔。

  通明相 
  汉翟方进为丞相,智能有余,兼通文法吏事,以儒术缘饰法律,人号通明相。

  救时宰相
  唐姚崇拜相,问齐曰:“予为相,何如管晏?”曰“管晏之法,虽不能施于后世,犹可以终其身。公所为法,随复更之,只可为救时宰相。”

  知大体
  汉丙吉不问横道死人,而问牛喘。吏谓失问。吉曰:“宰相不亲细事,民斗伤命,则有司存。方今春月牛喘,恐阴阳失调,宰相职司燮理阴阳,是以问之。”人称其知大体。

  伴食相 
  唐卢怀慎为相,自以才能不及姚崇,政事皆推委不与,人讥其为伴食宰相。

  纱笼中人
  唐卜者胡芦生,卜筮甚验,李藩常问之,生曰:“公乃纱笼中人。”藩不解所以。后有异僧言:凡宰相,冥司必潜以纱笼护之,恐为异物所扰。藩默喜卜者言,果拜相。

  琉璃瓶覆名 
  五代唐废帝择相,问左右,皆言卢文纪、姚有声望。帝因悉书清望官名,纳琉璃瓶中,夜焚香祝天,以箸挟之,得卢文纪,欣然相之。  金瓯覆名 
  唐玄宗卜相,皆书其名,纳之金瓯,名曰瓯卜。一曰,书崔琳等名,问太子曰:“此宰相名,若谓谁?”太子曰:“非崔琳、卢从愿乎?”上曰:“然。”

  枚  卜
  古天子卜相,必书清望官名,纳金瓯或琉璃瓶中,焚香祝天,以箸挟之,得其名,即拜相,故曰枚卜,又曰瓯卜。

  鱼头参政
  宋鲁宗道为参政,时枢密使曹利用恃权骄横,公屡折之帝前。时贵戚用事者,莫不惮之,称为鱼头参政。

  骰子选 
  宋丁谓作参政,或率杨文公贺之,谓曰:“骰子选耳,何足道哉!”

  尚书 部曹 卿寺  古纳言
  唐玄宗用牛仙客为尚书,张九龄谏曰:尚书,古之纳言,多用旧相居之。仙客,本河、湟一使典耳,拔升清流,齿班常伯,此官邪也。  天之北斗 
  李固疏:陛下有尚书,犹天之有北斗。北斗为天之喉舌,尚书为陛下之喉舌。

  六  卿 
  隋文帝始定六部,本汉光武分署六曹。吏曹职起伏羲。汉光武为选部。魏始名吏部,始居诸曹右。户曹职起黄帝。吴始为户部。唐武后始以户部居礼部右。礼曹职起颛顼之秩宗。隋始为礼部。兵刑曹职起黄帝。隋始为兵部、刑部。工曹职起少昊。晋起部。隋始为工部。宋神宗复唐故事,以吏、户、礼、兵、刑、工为次序。

  尚  书 
  秦遣吏至殿中文书,始号尚书。后汉始专席。魏三品,陈加至一品。

  侍  郎
  隋炀帝置六曹侍郎。副尚书名始秦。

  郎  中
  汉置尚书郎,分掌尚书事,名始秦。

  员  外
  隋文帝命尚书六曹增置员外郎,名始汉。

  主  事 
  隋炀帝置主事副员外郎,名始汉武帝。

  司  务
  宋置六部司务。

  九  卿
  夏后氏始置九卿。汉设九卿,不以官名,但称九寺。梁武帝始加卿字。后魏始置少卿,以卿为正卿。

  大理寺 
  黄帝立士师,有虞为士师。夏始称大理。秦置大理正,今卿;置廷尉正,今寺正。魏置少卿。晋武帝置丞。隋炀帝置评事。

  太常寺 
  本周官春官之职。秦称奉常。汉改太常,名始有虞。后汉置卿。秦置丞。魏文帝置博士。汉武帝置郎,置司乐,置协律。隋置郊社署,今天地坛祠祭署。唐置簿。太仆寺、苑马寺,职始周官,梁置簿,汉置监。

  光禄寺 
  本秦置,郎中令掌宫掖。汉为光禄勋。梁始改光禄卿。北齐兼膳羞。隋始专掌。唐始署珍羞官,因隋。隋始署大官名,因秦始署良酝,即汉汤官,掌酝,本周官酒正入置。

  鸿胪寺
  汉武帝置大鸿胪,梁武帝除“大”字,本秦典客、周大行人。  国子监
  周以师氏、保氏教养国子,始名国子。晋武帝始立国子学。隋炀帝始改国子监。汉始定祭酒,衔名本周。隋炀帝置司业并周职。汉武帝置博士,名始秦。晋武帝置教。隋炀帝置丞。北齐高洋置簿。宋神宗置录。  宫詹 学士 翰苑

  东宫官 
  秦始皇置詹事,汉因掌太子家。唐玄宗置少詹事,并辅导东宫。周公置左右庶子。唐高宗置左右谕德、赞善。隋文帝置内允,即中允。北刘置门下、典书二坊。 秦始皇置洗马,先导太子。 晋始为詹事属官,掌图籍。 汉兰台置校书。北齐置正字。

  翰  林 
  伏羲始立史官。唐玄宗置修撰、编修、简讨。宋文帝置学士。后魏置太子侍讲。唐玄宗置侍讲学士、侍读学士、侍讲、侍读、待诏。汉武帝置博士。守置孔目。  玉  堂 
  宋苏易简充承旨,多振举翰林故事。太宗为飞白书院颜曰“玉堂”,及以诗赐之。太宗曰:“此永为翰林中一美事。”易简曰:“自有翰林,未有如今日之荣也!”  木  天
  《类苑》:秘书阁下穹隆高敞,谓之木天。

  鳌  禁 
  宋公白、贾公黄中,皆先达巨儒,同在鳌禁。

  内  相 
  唐陆贽博学弘词,入翰林。德宗重其才,呼先生而不名。虽外有宰相主大议,贽常居中参议,号曰“内相”。

  文堂 
  宋真宗政和五年,御书文堂榜,赐学士院。  五凤齐飞 
  宋太宗时,贾黄中、宋白、李至、吕蒙正、苏易简,同时拜翰林学士。扈蒙云:“五凤齐飞入翰林。”

  北门学士
  唐刘?之,少以文词称,迁右弘文馆直学士。上元中,与万元顷等召入禁中,参决政事,时称“北门学士”。  八砖学士 
  唐李程为学士。常规:学士入院,以阶前日影为候。程性懒,日过八砖乃至,时号“八砖学士”。

  谏  官

  忠言逆耳 
  沛公见秦宫室之富,欲留居之。樊哙谏曰:“凡此奢丽之物,皆秦所以亡也,公何用焉?愿还灞上。”不听。张良曰:“忠言逆耳利于行。”乃还。

  真谏议 
  萧钧为谏议大夫,永徽中,争盗库财死罪,曰:“囚罪当死,但恐天下谓陛下重货轻法,任喜怒杀人”。帝曰:“真谏议也。”六科给事中,名始秦,汉置给事黄门,职始秦,置谏大夫,唐分为左右。  真谏官
  唐李景伯为谏议。中宗侍宴,命诸臣为回波诗。众皆以谄言媚上。景伯独为箴规语以讽,帝不怿。中书令萧至忠曰:“景伯乐不忘规,真谏官也。”

  碎首金阶
  唐敬宗好游畋,刘栖楚为拾遗,出班苦谏,以额叩龙墀,血流被面。

  铁补阙 
  唐乾宁中杨贻德为谏议,正直敢言,不避权幸。人目为“铁补阙”。  殿上虎 
  宋刘安世正色立朝,面折廷诤。每犯雷霆之怒,则执简却立,俟天威少霁,复前极论,必得请乃已。人称之曰“殿上虎”。

  戆  章 
  宋任伯雨性刚鲠,持论劲直。为谏官仅半载,所上一百疏,皆系天下治体,号“赣章”。

  鲁  直
  鲁宗道为右正言,风闻弹疏,真宗厌之,自讼罢去。他日上追念其言,御笔题曰“鲁直”。

  朝阳鸣凤 
  唐高宗时,自韩瑗、褚遂良死,内外以言为讳。高宗造奉天宫,李善感始上书,极言之。时人谓之朝阳鸣凤。

  立仗马 
  李林甫专权,恐谏官言事,谓之曰:“诸君见立仗马乎?终日无食三口料,及其一鸣辄斥,虽欲勿鸣,其可得乎?”  拾  齿 
  宋张霭,太祖方弹雀后苑,霭亟请入奏事。及见所奏乃常事耳,上怒,霭曰:“窃谓急于弹雀。”上以斧柄撞其齿,齿堕,徐拾之。上曰:“欲讼朕耶?”霭曰:“臣何敢讼陛下?但有史官在耳。”  古忠臣 
  宋邹浩官右正言,极论章?误国,未报而刘后立。复反,复廷诤,被窜。史谓之古忠臣。浩与阳翟、田画善,初,刘后立,谓人曰:“邹志完不言,可以绝交矣。”浩既得罪,画迎诸途,正色曰:“使志完隐默居京师,遇寒疾不汗,五日死矣,岂独岭海之外能死人哉?”

  抵家复逮 
  杨爵言朝延政事有失人心,而致危乱者五,系狱数年始得释。会复有谏者,上曰:“吾固知释爵,妄言者立至矣!”复就逮。时爵抵家方一日,忽锦衣校至,校佯曰:“吾便道省公耳。”爵笑曰:“吾固知之。”与校同饭,饭已,曰:“行乎?”校曰:“盍一入为别?”爵立屏间曰:“朝廷有旨见逮,吾行矣。”再系狱,逾年乃出。

  为朕家事受楚毒 
  章纶疏陈修德弭灾十四事。又请复汪后于中宫,以正壶仪;复沂王于东宫,以正国本。诏逮狱,廷杖不死。英宗复辟,叹曰:“纶好臣子,为朕家事受楚毒。”拜礼部侍郎。  碎朕衣矣 
  陈禾劾童贯弄权,反复不置,徽宗欲起,禾引帝衣,请毕其奏。衣裾落。帝曰:“正言碎朕衣矣!”禾曰:“陛下不惜碎衣,臣岂惜碎首以报!”内侍请易衣,帝却之,曰:“留以旌直臣。”

  惮黯威棱 
  武帝尝曰:“甚矣,黯之戆也!”“古有社稷臣,黯近之矣。”黯前奏事,帝不冠,不敢见。淮南王谋逆,惮黯威棱,遂寝。

  贲育不能过 
  唐魏徵,太宗朝谏议大夫,状貌不扬,有胆气,犯颜敢谏,虽上怒甚,而徵神色自若,议者谓贲育不能过。

  瓦为油衣
  谷那律博洽群书,褚遂良称曰“九经库”。从太宗出猎,遇雨,因问:“油衣若何而不漏耶?”那律曰:“以瓦为之,当不漏。”上嘉其直。

  谪  死 
  陈刚中性慷慨,敢论事。故铨以劾桧贬。刚中启曰:“知无不言,愿借尚方之剑!不遇故去,卿乘下泽之车。”桧怒,遂与张九成同谪,客死,贫不能葬。士论惜之。

  小官论大事 
  曹辅为秘书正字。徽宗多微行,辅上疏极谏。太宰余深曰:“辅小官,何敢言大事?”辅对以“大官不言,故小官言之。官有大小,爱君之心则一”。遂编管郴州。

  忠良鲠直 
  陈谔负抗直声,举劾权贵无所避。上呼为“大声秀才”。尝忤旨,命坎瘗奉天门外,七日不死,赦还,搏击愈甚。历任中外,所至能其官,终为忌者致贬。上一日问“大声官儿”何在,直署辅导使人得闻过。乃召还,上书“忠良鲠直”四字赐之,示宠异焉。

  直声震天下 
  海瑞为南平教谕,谒上官,止长揖,曰:“参师席,不可屈膝也。”主户部政,疏谏下狱,直声震天下。

  劾严嵩得惨祸
  沈?疏劾严嵩父子为奸,窜名白莲教中,于边。杨继盛论嵩专权误国五奸十大罪,弃东市。劾逆而受酷刑死者:万廷杖死;高攀龙投水死;杨琏、左光斗、周顺昌、缪昌期、周宗建、黄尊素、魏大中被逮,诏狱拷掠死;邹维连谪戍死,俱江浙人。  御  史

  白  简 
  晋傅玄为御史,每有奏劾,或值日暮,捧白简,整簪带,竦诵不休,坐以待旦。贵游慑服,台阁风生。

  乌  台 
  汉成帝时,御史府列柏树,有野乌数千栖其上,故称乌台,亦称“柏台”。

  法冠绣衣 
  《汉书》:法冠,御史冠也,本楚王冠也。秦灭楚,以其君冠赐御史也。绣衣御史,汉武帝所置。法冠一名“獬豸冠”。

  独击鹘
  宋王素既升台宪,风力愈劲。尝与同列奏事,上有不怿,众皆引去,素方论列是非,俟得旨,乃退。帝叹曰:“真御史也。”人皆目为“独击鹘”。

  石御史 
  唐刘思立举进士,高宗擢为御史,执法不阿,弹劾权贵,人号“石御史”。

  骢  马 
  后汉桓兴为侍御史,直言无所忌讳。常乘白马,京师惮之,为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

  铁面御史 
  宋赵少孤贫,举进士,及为殿中侍御,弹劾不避权贵,号为“铁面御史”。  豹  直 
  汉《舆服志》:大驾属车八十一乘,皆尚书台省官所载,最后一乘,侍御史所乘,独悬豹尾,故名“豹直”。

  节度胆落 
  唐敬宗朝,夏州节度使李佑入朝,违诏进奉,御史温造弹之。佑趋出待罪,股栗流汗,谓人曰:“吾夜逾蔡州,擒吴元济,未尝心动,今日胆落于温御史矣。”

  埋轮当道 
  后汉张纲为御史。安帝时,遣八使按行风俗,纲独埋其车轮于洛阳都亭,曰:“豺狼当道,安问狐狸?”遂劾大将军梁冀兄弟。

  头轫乘舆 
  申屠刚,建武初拜侍御史,延臣畏其鲠直。时陇蜀未平,上欲出游,刚力谏,不听。以头轫乘舆,马不得前。

  贵戚泥楼 
  汉李景让为御史大夫,刚直自持,不畏权幸。内臣贵戚有看街楼阁,皆泥之,畏其弹劾。  劾灯笼锦
  宋唐介为御史,劾文彦博知益州日以灯笼锦媚贵妃,致位宰相,请逐彦博。仁宗怒,谪介英州别驾。

  炎暑为君寒 
  唐岑参《送侍御韦思谦》诗曰:“闻欲朝金阙,应须拂豸冠。风霜随雁去,炎暑为君寒。”  天变得末减 
  杨,天顺初为御史,劾曹吉祥、石亨怙宠擅权。后为曹、石文致坐死。将刑,会大风拔木,吹正阳门下马牌于郊外,得末减。子源为五官监候,以占候上言指斥刘瑾。瑾怒曰:“尔何官,亦学为忠臣乎?”杖而戍之。刘瑾之乱,大臣科道同日勒令致仕四十八人,以其名榜示天下。源之同乡御史熊卓与焉。

  使  臣

  一介行李 
  《左传》:子员曰:“君有楚命,亦不使一介行李,告于寡君。”  一乘之使 
  韩信破赵,欲移兵击燕,武涉说信曰:不如发一乘之使,奉咫尺之书以使燕,燕必从风而靡。

  堂堂汉使 
  苏武使匈奴,匈奴胁武令拜,武不从。以刀临之,武曰:“堂堂汉使,安能屈膝于四夷哉!”

  埋金还卤
  唐杜暹使卤,以金遗暹,固辞。左右曰:“公使绝域,不可失戎心!”乃受焉,阴埋幕下。已出境,乃移文,俾取之,突厥大惊。

  口伐可汗
  唐突厥攻太原,郑元持节往劳。既至,虏以不信咎中国。随语折让无所屈。徐乃数其背约,突厥愧赧,引兵还。太宗赐书曰:“知卿口伐可汗,边火息燧。朕何惜金石赐于卿哉!”

  斩楼兰 
  龟兹、楼兰二国常杀汉使,傅介子谓霍光曰:“楼兰、龟兹反复,不诛无所惩。”霍光使介子行。介子赍金币,以赐外国为名。楼兰王贪汉宝物,求见。介子与饮,陈物示之。王饮醉,介子使壮士刺杀之,谕以“王负汉罪”,遂将王首还诣阙。上嘉其功,封义阳侯。  少年状元 
  宋王拱辰,至和二年聘契丹,见其主于混同江设宴垂钓,每得鱼,必酌酒饮客,亲鼓琵琶侑觞,谓其相曰:“此南朝少年状元也。”  臣不生还 
  曹利用契丹议和,假崇仪副使奉书以行。真宗曰:“契丹如贪岁币,非国家细事,或求不厌,当以理绝之。”利用答曰:“虏若妄有所求,臣不敢生还。”  执节不屈 
  张骞以使通大夏,还为校尉,封博望侯。后为将军,使大夏,穷河源。杨子渊骞篇:“张骞、苏武之奉使也,执节没身,不屈王命,虽古之名使,其犹劣诸!”  郡  守  使  君 
  京府使君陈尹东郊。汉武帝因更名内史为京兆尹,置丞,置治中。宋太祖置通判推官,本唐节度使,属有推官判官。

  五  马 
  《遁斋闲览》:汉时朝臣出使以驷马,为太守增一马,故称“五马”。

  刺  史 
  《唐志》:武德中,改太守曰刺史。天宝中又改刺史曰太守。

  郡  守 魏文侯始置郡守。秦始皇置郡丞,即今同知。汉置州牧,景帝更太守。宋高宗始称知府,始改唐郡称府。

  黄  堂 
  《吴郡志》:吴郡太守所居之堂,乃春申君所居之殿也。数火,涂以雌黄,故曰“黄堂”。

  驱蚊扇 
  唐袁光庭典守名郡,有异政。明皇谓宰辅曰:“光庭性逐恶,如扇驱蚊。”

  五 □
  汉廉范为蜀郡太守,除火禁,百姓便之,歌曰:“范叔度,来何暮?不禁火,民安作。昔无襦,今五。”  麦两岐 
  汉张堪为渔阳太守,击匈奴,开稻田千万顷,劝农,致殷富。百姓歌曰:“桑无附枝,麦秀两岐。张君为政,乐不可支。”  禾同颖 
  梁柳浑为吴兴太守,嘉禾同颖,一茎两穗。  水晶灯笼
  赵宋张中庸为详州刺史,洞察民伪。民号为“水晶灯笼”。

  照天蜡烛 
  田元均治成都有声,民有隐恶,辄摘发之。蜀人谓之“照天蜡烛”。

  卖刀买犊 
  汉龚遂为渤海太守,民有带刀剑者,遂令卖剑买牛,卖刀买犊。  独立使君 
  五代裴侠守河北,入朝,周太祖命独立,曰:“裴侠清慎奉公,为天下之最。有如侠者,与之俱立。”众默然。朝野叹服,号“独立使君”。

  天下长者 
  汉文帝谓田叔曰:“公知天下长者乎?”田叔请其人。帝曰:“云中太守孟舒是也。”

  召父杜母 
  汉召信臣为南阳太守,兴利除害,吏民信爱,号为“召父”。杜诗亦为南阳守,性节俭,而政治清平。南阳为之语曰:“前有召父,后有杜母。”

  愿得耿君 
  汉耿纯为东郡太守,多善政,盗贼清宁。内召去任,百姓思慕不已。光武驾过东郡,百姓数千随车驾,云:“愿复得耿君。”  借  寇 
  汉寇恂为颖川太守,光武召为执金吾。后光武幸颍川,百姓遮道,曰:“愿复借寂君一年。”乃留镇之。

  魏郡岑君 
  后汉岑熙为魏郡太守,视事三年,人歌之曰:“我有枳棘,岑君伐之。我有蟊贼,岑君遏之。犬不吠夜,足下生。”

  平州田君
  唐田仁会为平州太守,岁旱,自暴以祈雨,时雨大至,年遂丰登。人歌曰:“父母育我兮田使君,挺精神兮上天闻。”  大小冯君
  汉冯立徙西河上郡太守,与兄冯野王相代。民歌之曰:“大冯君,小冯君,兄弟继踵相因循。聪明贤知恩惠民,政如鲁卫德化均,周公康叔犹二君。”

  二邦争守 
  宋杜衍知乾州,未期,安抚使察其治行,以公权凤翔。二邦之民争于界上,一曰:“此我公也,汝夺之!”一曰:“今我公也,汝何有焉?”

  一龟一鹤 
  宋赵任成都,携一龟一鹤以行。其再任也,屏去龟鹤,止一苍头。执事张公裕赠以诗云:“马谙旧路行来滑,龟放长沙不共来。”  卧治淮阳
  汉武帝拜汲黯为淮阳太守,黯伏谢不受印。帝曰:“君薄淮阳耶?吾以淮阳军民不相得,欲借卿之郡,卧而治之耳。”乃进黯以诸侯相秩,居淮阳。  良二千石
  汉宣帝曰:“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无叹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讼理也;与我共此者,其良二千石乎!”

  承流宣化
  董仲舒曰:“今之郡守县令,民之师帅,所以承流宣化。”

  褰  帷 
  贾琮为冀州刺史行部,升车言曰:“刺史当远听广视,纠察美恶,何可反垂帷幄以自蔽乎?”乃命御者褰帷。  露  冕
  郭贺为荆州刺史,治有殊政。明帝巡狩,赐以三公之服,敕行部去露冕,使百姓见之,以彰有德。

  儿童竹马
  郭□,字细侯,拜并州牧。行部西河,有数百小儿,骑竹马,迎于路次。问曰:“儿曹何来?”对曰:“闻使君到,喜,故来迎耳。”

  河润九里
  郭为颍川太守,召见,帝劳之曰:“郡得贤能太守,去帝城不远,河润九里,冀京师并受其福也。”  虎北渡河 
  后汉刘琨初为江陵令,县有火灾,琨叩头反风,火随灭。守弘农,虎负子渡河而去。帝嘉之,征为光禄勋,召问:“反风灭火及虎北渡河,行何德政而致此?”琨对曰:“偶然耳。”帝叹曰:“长者之言也!”

  别利器 
  虞诩为朝歌长时,贼数千人攻杀长吏,故旧皆吊。诩曰:“不遇盘根错节,何以别利器乎?”  二  天
  后汉苏章为冀州刺史,有故人为清河令,以赃败,章乃设酒款之。故人喜曰:“人有一天,我独有二天。”章曰:“今夕,苏孺文与故人饮酒,私情也。明日,冀州刺史白奏事,公法也。”遂举正其罪,郡界肃清。

  治行第一
  汉黄霸为颍川太守,户口岁增,治行为天下第一。是时凤凰神雀数集郡国,颖川尤多。赐爵关内侯,黄金百斤。

  开鉴湖 
  汉马臻为会稽太守,开鉴湖,得田九千余顷。豪右恶之,告臻开河发掘古冢无数。征下狱,遣官复按,诡称并不见人,云是鬼讼。臻竟被戮。其后越民承河之利,立祠祀之。

  一钱清 
  后汉刘宠为会稽太守,多善政。将去,父老赍钱送之,曰:“明府下车以来,狗不夜吠,民不识吏。今当迁去,聊为赆送。”宠为选一大钱受之。今号其地曰“钱清”。  鱼弘四尽
  梁鱼弘尝语人曰:“我为郡守有四尽,水中鱼鳖尽,山中麋鹿尽,田中米谷尽,村中人庶尽。”  清恐人知 
  《魏志》:胡质为常山太守,在郡九年,吏民便安,将士用命。子威厉操清白,尝省其父,告归,赐其绢一匹。威跪曰:“大人清白,不审于何得此绢?”质曰:“是吾俸禄之余。”威乃受之。官至前将军、青州刺史。对武帝曰:“臣父清,恐人知;臣清,恐人不知。”  酌泉赋诗 
  吴隐之有清操,由晋陵太守转广州刺史。至石门,酌贪泉,赋诗曰:“古人云此水,一歃怀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清操不渝,屡被褒饰。子延之为太守,延之弟及子为郡县者,皆以廉慎为门法。

  常悬蒲鞭
  崔祖思仕齐,为青、冀二州刺史,在政清勤,而廉卑下士,常悬一蒲鞭,而未尝用。去任之日,士人思之,为立祠。

  清风远著 
  崔光伯为北海太守,明帝诏曰:“光伯自莅海沂,清风远著,可更用三年,以广风化。”

  清廉石见
  虞愿,会稽人,为晋安太守。海边有越王石,常隐云雾。相传云清廉太守乃得见,愿往观之,清彻无所隐蔽。  万石秦氏
  后汉秦彭与群从同时为二千石者五人,三辅号曰万石秦氏。迁山阳太守,百姓怀爱,莫有欺犯。转颍守,有凤凰麒麟、嘉禾甘露之瑞,集其郡境。

  得如马使君 
  马默为登州知府,士民爱戴。其后苏轼起知是郡,父老迎于路,曰:“公为政爱民,得如马使君乎?”轼异之。

  邓侯挽不留 
  邓攸清和平简,贞正寡欲。授吴郡太守,载米之郡,俸禄无所受,惟饮吴水而已。后去郡,百姓数千人留牵攸船,不得进。吴人歌曰:“恍如打五鼓,鸡鸣天欲曙。邓侯挽不留,谢令推不去。”

  六驳食兽
  张华原兖州刺史,折狱明恕,囹圄一空。先是境内有猛兽为民患,华原下车,甄山中忽有六驳食兽,民害顿除。

  虎去蝗散 
  宋均为九江守。郡多虎暴,民患之。均至,下令曰:“勤劳张捕,非忧恤之本也。其务退奸贪,进良善,除一切槛阱!”虎皆渡江而东。时楚沛飞蝗蔽天,入九江界者辄散去。

  冰上镜中 
  王觌知苏州,民歌之曰:“吏行冰上,人在镜中。”

  民颂守德 
  陶安为饶州知府,民谣曰:“千里榛芜,侯来之初。万姓耕辟,侯去之日。”又曰:“湖水悠悠,侯泽之流。湖水有塞,我侯之德。”

  合浦还珠 
  孟尝为合浦太守。合浦产珠,居人采珠易米。时二千石贪污,珠徙去。及尝至,廉洁化行,一年,去珠复还。

  州 县【附幕、判、丞、簿、尉、吏】

  知  州 
  宋置知州,名因唐始。舜有州牧。宋太祖置州通判。  知  县 
  周置县正。秦孝公置县令、丞。唐宣宗始置知县。宋仁宗置县丞。隋炀帝置主簿。

  上应列宿 
  后汉馆陶公主为子求郎,不许,赐钱十万缗。明帝谓群臣曰:“郎官上应列宿,出宰百里,苟非其人,则民受其殃矣!”

  凫  舄
  唐宪宗时,王乔为叶县令,有神术。每朔望朝,帝怪其来速,不见车骑,密令太史伺之。言其临至,有双凫从南飞来,举罗张之,但得双舄。诏尚方视之,则向年所赐尚书履也。

  良  令
  《韩子》:晋公问赵武曰:“中牟,三国之股肱,邯郸之肩髀也。寡人欲得一良令,其谁可?”武曰:“刑伯可。”  中牟三异 
  后汉鲁恭为中牟令,蝗不入境,司徒袁安遣使往察之。值恭息桑阴下,有雉在旁,使者谓小儿曰:“何不捕之?”曰:“雉将雏。”乃语恭曰:“公为政有三异:积德禳灾,一异;仁及禽兽,二异;童子有仁心,三异。”

  琴  堂 
  宓子贱治单父,喜弹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唐诗云:“百里春风回草野,一轮明月照琴堂。”

  花满河阳 
  潘岳为河阳令,公余值桃李花,人称曰“花满河阳”。

  神  君 
  唐乔智明为隆虑令,县民爱之,号为神君。黄浮为童阳令,亦号神君。

  圣  君 
  晋曹摅补临淄令,纵死囚归家,克日而还,一县叹服,号曰:“圣君”。

  慈  父 
  唐房谦为长葛令,治为天下第一。百姓号为慈父。擢司马,县民泣曰:“房明府今去,吾属何以生为?”乃立碑颂德。

  陈太丘
  汉袁绍问陈元方曰:“卿家君在太丘,远近称之,何所履行?”元方曰:“强者绥之以德,弱者抚之以仁。”杜诗云:“姚公美政谁与俦,不减当年陈太丘。”

  元鲁山 
  唐元德秀为鲁山令,诚信化人,士夫高其行,称之元鲁山。

  治县谱 
  齐傅僧绰、子琰并为山阴令,父子并著奇绩。世谓傅氏有治县谱,子孙相传,不以示人。

  莱公柏 
  宋寇知巴东县,手植双柏于县庭,民以比甘棠,谓之莱公柏。

  鲁公浦 
  宋真宗朝,鲁宗道为海盐令,疏治东南旧港口,导海水至邑下,人以为利,号鲁公浦。  晋阳保障 
  晋赵简子使尹铎为晋阳,将行,请曰:“以为茧丝乎,抑为保障乎?”简子曰:“保障哉。”

  花迎墨绶 
  唐岑参《送宇文舍人出宰元城》诗:“县花迎墨绶,关柳拂铜章。别后能为政,相思淇水长。”

  第一策 
  刘玄明历建康、山阴令,治每为天下第一。傅代之,问玄明白:“愿闻旧政。”对曰:“作令无他术,惟日食一升米饭而莫饮酒,此第一策也。”  公田种秫
  陶潜为彭泽令,县有公田,悉令种秫,曰:“吾常得醉于酒足矣。”  民之父母 
  王士弘为海宁知县,有惠政,祷甘霖,除虎害。邑人歌曰:“打虎得虎,祈雨得雨。岂弟君子,民之父母。”

  辟  荒
  温县知县沃墅,令民垦辟荒芜,树艺桑枣。百姓歌曰:“田野辟,沃公力。衣食足,沃公育。”

  思我刘君
  刘陶,顺阳长,多惠政,以疾免。民思而歌之曰:“悒然不乐,思我刘君。何得复来,安我下民。”

  进秩还治 
  周健知全州,任满,民诣阙请留,进秩还治。杨士奇赠以诗,有云:“归到清湘三月暮,郊南骑马劝春耕。”

  三善名堂
  沈度为余干令,父老以三善名其堂:一曰田无废土,二曰市无游民,三曰狱无宿系。

  雀鹿之瑞
  吴在木知余干,有白雀青鹿之瑞。民歌曰:“吴在木,政严肃,恶者忧羁囚,善者乐化育。鸟有白翎雀,兽有青毛鹿,不见大声急走人,昔之屡空今皆足。”  张  侯
  张谠为德兴令,民颂之曰:“张侯张侯,敷政优游。农乐其业,禾麦有秋。”

  侯御侯食 
  何正为萍乡令,民歌之曰:“寇至侯御之,民饥侯食之。”

  入幕之宾 
  晋郗超为桓温参军,谢安、王坦之诣新亭论事,温令超卧帐中听之,风动帐开。安笑曰:“郗生可谓入幕之宾矣。”

  莲花幕 
  《南史》:王俭用庾果之为卫将军长史,萧沔与俭书曰:“盛府元僚,实难其选;庾景行泛绿水芙蓉,何其丽也!”时人以入俭府为莲花幕。

  解事舍人
  唐齐,开元初姚崇擢为中书舍人。论驳诏诰,皆援证古谊。朝廷大政,必资之。时号解事舍人。

  判决无壅 

  《南史》:孔凯除长史,醉日居多,而明晓政事,醒时判决,未尝有壅。人曰:“孔公一月二十九日醉,胜世人二十九日醒也。”  髯参短簿 
  晋桓温辟王为主簿,郗超为参军。超多须髯,体短小。人语曰:“髯参军,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

  沧海遗珠
  狄仁杰为汴州参军,以吏诬诉,即讯。黜陟使阎立本异其才,谢曰:“仲尼称观过知人。君可谓沧海遗珠矣。”荐授并州法曹参军。高宗幸汾阳宫,道出妒女祠。俗言:盛服过者致风雷之变。更发卒数万,改驰道。仁杰曰:“天子之行,风伯清尘,雨师洒道,何妒女避耶!”止其役,帝壮之。出为宁州刺史。

  亲耕劝农 
  裘贤通判潮州,为政勤,爱民笃。尝出劝农,释冠带,执农具以耕,其妻之。其年大熟,人皆以为劝农所致。

  不宽不猛 
  杨?为高邮判,民颂曰:“为政不宽还不猛,处心无党更无偏。”  好官人
  杨瑾知华亭,秩满,父老为二旗以饯,题其上曰:“农人不为题诗句,但称一味好官人。”

  老吏明
  何为松江司李,知府王衡赠诗云:“关门共惜寒毡苦,断狱争夸老吏明。”

  第一家 
  陶安字主敬,明太祖留参幕府,尝榜其门曰:“国朝谋略无双士,翰苑文章第一家。”  筑围堤 
  王斌,龙阳丞,为民筑堤,无旱潦灾。民歌之曰:“王父母,筑围堤。民乐业。我无饥。”

  祷神毙虎
  王□,桐城县丞。时黄蘖山虎白昼噬人,祷于神,虎忽自毙。

  余下负丞 
  唐崔斯立为蓝田丞。始至,喟然曰:“丞哉,丞哉!余不负丞,而丞负余。”庭有老槐四行,南墙巨竹千挺,斯立痛扫溉对,树二松,日吟哦其间,有问者,辄对曰:“余方有公事,子姑去。”  替  府 
  裴子羽为下邳令,张晴为县丞,二人俱有声气,而善言语,论事移时。吏人相谓曰:“县官甚不和,长官道雨,替府称晴,以此终不得合也。

  廉吏重听
  汉黄霸为令,许丞年老,病聋,吏白欲逐之,霸曰:“许丞廉吏,虽老,尚能拜起,重听何妨!”  清静无欲 
  后汉张玄迁陈仓县丞,清静无欲,专心经史。

  仇  香 
  后汉仇览,陈留人。考城令王涣闻览以德化人,署为主簿。涣谓曰:“主簿得无少鹰?之志耶?”览曰:“以为鹰?,不如鸾凤。”涣曰:“枳棘非鸾凤所栖,百里岂大贤之路!”

  鸿渐之宾 
  《白氏六帖》:凤栖之位,鸿渐之宾。

  千里驹 
  韦元将为郡主簿,杨虔称曰:“韦主簿有长城风,昂昂然千里驹也。”

  关中三杰 
  朱光庭调万年主簿,邑人谓之明镜。时程伯淳县簿,张三甫武功簿,与光庭均有才名,故关中号为“三杰”。  才拍翰林肩 
  黄山谷《送谢主簿》诗云:“官栖仇香结,才拍翰林肩。”  米易蝗 
  孙觉为合肥簿,值岁旱,课民捕蝗。觉言民方艰食,捕得蝗若干,官以米易之,捕必尽力。守悦,推其法行之,竟不损禾。

  少  府 
  李白《赠瑕丘王少府》,杜甫《赠华阳李少府》。唐朝县尉多称少府。

  黄  绶 
  唐朝县尉之绶黄色。陈之昂《送齐少府序》:黄绶位轻,而青云望重。

  梅  仙
  西溪梅福为南昌县尉,上疏言事不用,遂弃官,一朝携妻子去九江,不知所终。后为吴门市卒。  聪明尉 
  唐魏奉古为雍丘尉。尝公宴,有客草序五百言。奉古曰:“此旧作也。”朗背诵之。草序者默然。奉古徐笑曰:“适览记之,非旧习也。”由是知名。人号“聪明尉”。

  铁面少府 
  宋杨王休,调台州黄岩尉。邑有豪民,武断一方,具得其奸状,白于郡,黥隶他州。闾里欢称为“铁面少府”。

  五色丝棒
  曹操年二十,举孝廉为郎,除洛阳比部尉。入尉廨,缮治四门,造五色棒,悬门左右。犯罪者,不避豪强,皆棒杀之。京师敛迹。

  金滩 
  唐河南伊闾县前水中,每僚佐有入台省者,先有滩出,石砾金砂。牛僧孺为尉,一日报滩出,有老吏观之曰:“此必分司御史。若是西台,当有双至。”僧孺祝曰:“既有滩,何惜?”语未竟,一双飞下。不旬日,召拜西台御史。

  郑尉除奸
  郑虎臣会稽尉也,解贾似道安置循州,侍妾尚数十人,虎臣悉屏去,夺其宝玉,撤轿盖,暴烈日中,令舁轿夫唱杭州歌谑之,窘辱备至。至漳州木绵庵,虎臣讽令自杀,似道不从。虎臣曰:“吾为天下杀此贼,虽死何憾!”遂囚似道子于别室,即厕上拉似道椎杀之。

  霹雳手
  唐裴琰之为同州司户,年少,刺史李崇义轻之。州中积年旧案数百,崇义促之判决。琰之命吏书数人递纸笔,须臾,剖断毕。崇义惊曰:“公何忍藏锋,以成鄙人之过?”由是大知名。人称霹雳手。

  廉自高
  刘子敏由御史左迁侯官典史,自署曰:“禄薄俭常足,官卑廉自高。”

  刀  笔 
  萧曹出身刀笔。古者用版牍,吏书以刀削书之,故吏称刀笔功名。

  学  官

  学  校 
  有虞氏始立国学。汉文翁守蜀,起学宫,始天下皆立学。后魏文帝始立郡县学。 唐高祖始诏国学立周孔庙。高宗始敕天下皆立庙,特祀孔子,初并祀周公。 舜始制释奠、释采。 魏正始七年,始祀孔子于太学,前此皆祀于阙里释奠。晋武帝始皇太子释奠。隋四仲月上丁释奠。魏曹芳始以颜子配飨。唐太宗加左丘明等配享。宋神宗加孟子配享。  儒  学 
  宋神宗各府置教授,掌教诸生,始战国博士祭酒。汉武帝置博士于京师,文学于郡国。及唐太宗诏天下?师为学官。

  取法为则 
  胡瑗尝为湖州学官,言行而身化之,使诚明者达,昏愚者厉,而顽傲者革。其为法严而信,为道久而尊。自景□、明道以来,学者有师,惟瑗与孙复、石介三人。庆历四年,建太学于京师,有司请下湖州取瑗教学之法以为则,召为诸生官教授。

《夜航船》 相关内容:

《夜航船》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