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二十四

卷二十四

  ○潭州神鼎山第一代(洪)諲禅师语录神鼎禅师。名洪徕。襄水扈氏子。自游方一衲以度寒暑。尝与数耆宿至襄沔间。一僧举论宗乘颇敏捷。会野饭山店中供办。而僧论说不已。师曰:“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唯识唯心眼声耳色。是甚么人语?”僧曰:“法眼语。”师曰:“其义如何?”曰:“唯心故根境不相到。唯识故声色纵然。”师曰:“舌味是根境否?”曰:“是。”师以箸夹菜置口中。含胡而语曰:“何谓相入邪?”坐者骇然。僧不能答。师曰:“途路之乐终未到家。见解入微不名见道。参须实参悟须实悟。阎罗大王不怕多语。”僧拱而退。  后返长沙隐于衡岳三生藏。有湘阴豪贵来游。福严即师之室。见其气貌闲静。一钵挂壁余无长物。倾爱之。遂拜跪请曰:“神鼎乃我家植福之地。久乏宗匠。愿师俱往何如?”师笑而诺之。即以已马负师。至十年始成丛席。一朽床为说法座。

  开堂日。指法座云:“未登此座化缘已毕。诸人还委悉么?若委悉。散去得也。若不散去。不免登于此座入方便品第二去也。且不得怪山僧。”便升座拈香:“此一炷香。奉为今上皇帝圣寿无疆。第二炷香。为府主学士合郡尊官。伏愿。长光佛日永佐明君。第三炷香。此香不是戒定慧香。亦非旃檀沉水。只是汝州土宜。”便烧云:“供养首山和尚以酬法乳。”师遂敷座顾视大众云:“摩竭陀国亲行此令。大众还知落处么?一句子该天括地。迥超格外。在众圣之前。所以五天和不齐。梵夹不持来。释迦掩室于摩竭。净名杜口于毗耶。三乘教外一句别传。敢问大众。作么生是别传底。试对众道看。递相证明。”良久云:“直饶道得。亦未称祖师意。且道如何称得祖师意?诸兄弟。直须打办精神究彻根源。到这里不可说菩提涅槃真如解脱向上向下坐禅入定。造桥梁开义井得么?然则如是。不可无言也。山僧初行脚时。发足亦无正意参禅学道。只欲东京听一两本经论以资平生。不期行来行去到汝州襄城县。恰遇汝州风发鼓上首山。就中见一老和尚。彼时蒙它劈头一锥。直得浃背汗流。当时不觉礼拜了。悔之不及。大众且道悔个什么?悔不拽下禅床痛与一顿。虽然如是。官不容针私通车马。”下座。

  小参,举洞山云:“贪瞋痴太无知。赖我今朝识得伊。行便打坐便槌。分付心王子细推。无量劫来不解脱。问汝三人知不知?”师云:“古人与么道。神鼎则不然。贪瞋痴实无知。十二时中任従伊。行即往坐即随。分付心王拟何为。无量劫来元解脱。何须更问知不知。”  举资福三句语:“第一句。祖师不知有。”师云:“无人解会。第二句与祖佛为师。”师云:“鼻孔在山僧手里。第三句称提祖佛”师云:“分明向你道。”

  举僧问首山:“如何是和尚家风?”山云:“一言截断千江口。万仞峰前始得玄。”师云:“首山只解说家风。不解用家风。”僧问:“如何是用家风?”师云:“{祝土}。”乃云:“首山老汉若在。闻神鼎恁么道。必然大笑一场。且道肯神鼎不肯神鼎。试商量看。诸上座。夫参学须具参学眼始得。若只爱它人语句。记在意识下。自不能截断。俗士尚云男儿不用分时财。衲僧家合作么生?猛着精彩始得。珍重。”

  举僧问灵泉和尚云:“如何是灵泉印?”泉云:“不传不受。”曰:“交代时如何?”泉云:“淮南船子看洛阳。”师云:“古人与么道。意在如何,要会么?不传不受。珍重。”  举僧问灵泉云:“如何是灵泉曲?”泉云:“无弦琴有韵。丝竹动摇天。”曰:“还有知音也无?”泉云:“有。”曰:“如何是知音者?”泉云:“山上石人齐抚掌。溪边野老始知音。”师云:“神鼎即不然。”僧便问:“如何是神鼎曲?”师云:“要唱便唱。”曰:“还有知音也无?”师云:“有。”曰:“未审是什么人?”师云:“无心意识者。”师云:“神鼎与么道。与灵泉如何,试商量看。须知各各家风事不同。珍重。”

  小参举古金峰颂云:“学道如钻火。逢烟未可休。直待金星现。归家始到头。”师云:“神鼎即不然。学道如钻火。逢烟即便休。莫待金星现。烧脚又烧头。且道神鼎恁么道。为当违古人顺古人。别有道理。汝道。入么去底人好。入么来底人好。到这里须具衲僧眼始得。莫受人瞒。珍重。”

  小参,良久举镜清上堂,良久有僧问:“祖歌如何唱?”清云:“拖送醉人酒。”曰:“入么则辜负和尚也。”清云:“猛虎不食伏肉。”师云:“古人恁么道。句前明句后明。会么?未问已前会取好。”

  小参,举僧问赵州:“黑豆未生芽时如何?”州云:“好合酱。”师云:“神鼎即不然。若问黑豆未生芽时如何,向伊道:堪作什么?”乃有颂曰:“黑豆未生芽。谁道好合酱。本色衲僧闻。堪是甚模样。华岳头倒卓。须弥脚直上。莫言无法用。看取者相状。”乃云:“古人与么道。神鼎与么颂。且道违古人顺古人。还会么?合酱也不中。是什么道理。了取始得。珍重。”

  举僧问香严。如何是道。严云:“枯木里龙吟。”曰:“如何是道中人?”严云:“髑髅里眼睛。”后有僧举问石霜:“枯木里龙吟时如何?”霜云:“犹有喜在。”曰:“髑髅里眼睛时如何?”霜云:“犹有识在。”师云:“石霜一向打叠去空界里作活计。”后有僧举似曹山。山云:“这石霜老声闻。作这见解。”曹山有颂云:“枯木龙吟真见道。髑髅无识眼初明。意识尽时消息尽。当人那辨浊中清。”师云:“恁么会取好。

  小参,举鸟窠和尚有小师辞。窠问:“向什么处去?”曰:“学佛法去。”窠云:“若是佛法。我这里也有些子。”小师便问:“如何是和尚佛法?”窠于身上拈起布毛示之。随后便吹。小师忽然大悟。师遂于身上拈起布毛呈大众。随后与一吹云:“会么?久后不得辜负老僧。珍重。”

  小参,举令初上座领众上石门。门曰:“万仞峰前石牛吼。穿云渡水意如何?”初无对。门云:“山僧住持事大。参堂去。”石门后举令僧下语。曰:“久响和尚。”又云:“访道寻师明的旨。觉了根源显异机。”门曰:“当时令初上座若下得遮语。不将它作参学人。”师云:“不唤它作参学人。唤作什么人。会么?把手共行无间路。”

  举古人曰:“游江海涉山川。寻师访道为参禅。自従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作么生是曹溪路?”有僧云:“得者饮水之义。向阿谁说之。”师曰:“知。”云:“某甲即如是。师意又如何?”师云:“出僧堂入佛殿。”便下座。

  小参,举:“紫胡有狗。上取人头。中取人腰。下取人脚。你若拟议。即丧身失命。”师云:“古人提唱一段因缘。你道。恁么时下得什么语。神鼎当时若在他会里。便出云:‘者畜生!’又云:‘死。’”亦作退身势。白兆和尚亦云:“白兆有狗。上不取人头。中不取人腰。下不取人脚。也不拟议。咬得他死便得。”僧问:“如何是白兆狗?”兆作狗声。僧云:“犹是喋屎狗。”兆云:“作么生是咬人狗?”僧把衲衣角便拂。兆便打。师云:“白兆道。也不拟议咬得死便休。且道其僧便拂。兆便打。谁得谁失。白兆大似丧车后掉药袋。”亦有僧问:“如何是神鼎狗?”“向伊道。谁敢倚门傍户。”僧礼拜。“向伊道。神鼎也大险。”有僧便请益此语,师云:“我当时要个不惜身命底人。直至如今无人称得老僧意。你两个吐露个消息看。”僧拟议,师云:“死。”

  小参,举沩山示众云:“老僧百年后。于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左肋下书沩山僧某甲。正当与么时。唤作沩山僧。又是水牯牛。唤作水牯牛。又是沩山僧。且作么生商量。师乃有颂。不道沩山不道牛。认着何处有来由。分明裂破应须会。会得还同不系舟。”

  举石门示众云:“家山好家山好,家山内有无根草。澄源异草竞芬芳,春雷一震金仙道。”师云:“作么生是春雷?与大众说破得么?”喝一喝。下座。

  小参,举南泉上堂,僧问:“摩尼珠人不识。如来藏里亲收得。珠即不问,如何是藏?”泉云:“与你往来者是。”僧云:“不往不来者又如何?”泉云:“亦是藏。”僧云:“如何是珠?”泉唤僧。僧应诺。泉云:“你不会我意。”师乃有颂曰:“渠问摩尼珠。摩尼在何许?呼名应答声。诸方莫错举。”

  小参,举僧问风穴:“如何是第一句?”穴云:“三要印开朱点窄。未容拟议主宾分。”师随后一喝。“如何是第二句?”穴云:“妙解岂容无着问,沤和争赴截流机。”师着语云:“未问已前错。”“如何是第三句?”穴云:“但看棚头弄傀儡。牵抽都在里头人。”师着语云:“明破即不堪。所以首山和尚道。第一句荐得。与祖佛为师。第二句荐得。与人天为师。第三句荐得。自救即不可。”又云:“自救也不了。师云:“神鼎亦有人问:如何是第一句。云:苍天苍天。如何是第二句。云:有什么驴汉。如何是第三句。云:近前来向你道。才近前便打。若恁么会得。也不辜负祖师西来。若是従头一一问过。几时得休。佛法不是磨冰合缝底道理。似这一脉说话。须是久在它门风来始得。直是嫌佛不作嫌法不说。方可如是子细。珍重。”

  小参,举古人云:“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师云:“古人恁么道。非有利益非无利益。神鼎即不然。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有何不乐。且道违古人顺古人。试捡点看。珍重。”  △举古僧问首山:‘一毫未发时如何?’山云:‘路逢穿耳客。’曰:‘发后如何?’山云:‘不用更迟疑。’曾有僧问神鼎。一毫未发时如何?神鼎只向伊道:‘白云岭上。’云:‘发后如何?’”师云:“涧下水流。”师乃云:“若是前来两转语。有可咬嚼。东看西看。若是神鼎。者语如吃木札瓦片相似。实无滋味。直是自见自悟始得。会么?天高东南地倾西北。”

  肃宗帝问忠国师。百年后所须何物。国云:“与老僧作个无缝塔。帝云:“请师塔样。”国师良久云:“会么?”帝云:“不会。”师云:“吾有付法弟子耽源。却谙此事。已后但问此人。”国师迁化后。帝诏问耽源。源亦良久云:“会么?”帝云:“不会。”源有颂:“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黄金充一国。无影树下合同船。琉璃殿上无知识。”师曰:“前来国师如此作用不能明了。次问耽源。源恁么颂。且道尽善不尽善。虽成方便。须体解始得。会么?神鼎为你诸人下四转语。湘之南潭之北,”师云:“君臣有路。”“中有黄金充一国。”师云:“净妙体常。无影树下合同船,”师云:“千圣同辙。琉璃殿上无知识,”师云:“凡圣路绝。”师云:“若是恁么会去。必不相赚。神鼎恁么注解。只是辜负国师。

  马王请石门蕴和尚住夹山。銮驾出接自问:“如何是西来大道?”蕴云:“御驾六龙千古秀。玉街排杖出金门。”师云:“一等是只对。王臣太哥三昧宽廓。何也。恁么只对。又不辜负西来大意。又善能回互。其中事理纵然。若有问神鼎。如何是西来大道?对云行。且道与古人是同是别。久参禅客于神鼎语中有个见处。没量大人只怕往往蹉过。”

  僧问大哥和尚:“千钧之弩不为晡鼠而发机。忽遇大杀活底人来时如何?”哥云:“汉王才入鸿门会。项庄舞剑始知难。”又云:“单雄解弄枣木槊。尉迟随后唱番歌。”师云:“如有问千钧之弩不为晡鼠而发机。忽遇大杀活底人来时如何,神鼎即向他道。千钧之弩不为晡鼠而发机。亦曾有人问神鼎。千钧之弩不为晡鼠而发机。答他道。阿剌剌阿剌剌。其僧拟议。劈脊便打。且问诸人。是什么道理。须知各各家风事不同。究取好。”  忠国师问僧:“近离什么处?”僧云:“南方。”国云:“南方知识以何法示人。”曰:“南方知识道。一朝风火散灭。如蛇脱皮如龙换骨。本来真性宛然无坏。”国云:“苦哉苦哉。南方佛法半生半灭。”僧便问:“未审和尚此间如何?”国云:“我此间身心一如身外无余。”僧云:“何得将泡幻之身向于法体。国云:“你为什么入于邪道。”僧云:“什么处是某入于邪道?”国云:“不见教中道。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师云:“若据者僧恁么道。传语也不解。累它南方知识。据国师恁么。亦是龙头蛇尾。前来身心一如。向什么处去。试捡点看。珍重。”  小参,举沩山与仰山行次。沩问仰曰:“前头是什么?”仰云:“枯树子。”沩又问芸田翁。翁亦云:“枯树子。”沩云:“这田翁他后亦匡五百众。”师云:“为复意在芸田翁处。为在仰山处。为复总不恁么?诸上座。一切诸法纵然。更不用生事。它是父子说话。同道者方知。珍重。”

  僧问先德:“远远投师。请师一接。”德云:“两股金环鸣历历。如来宝杖亲晨迹。要会么?有问有答罕遇知音。”又问一先德云:“远远投师请师一接。”德云:“地涌无源水。石人驾慈舟。”师云:“此语为复与前来语同耶别耶。虽然一个门风。也须是知它尊宿发语处始得。作么生是。地涌无源水。石人驾慈舟。会么?海阔无舟往来不隔。珍重。”

  “南泉云:我十八上便会作活计。赵州云:我十八上便会破家散宅。你道。破家散宅好。解作活计好。初机底人且绍前语。久参底人直须破家散宅。更有一言。万里崖州。”

  僧问石门:“如何是和尚家风?”门云:“解接无根树。能挑海底灯。”后其僧入室问:“学人不解挑灯意。请师方便接无根。”门云:“贾岛笔头挑古韵。下笔之处阿谁分。”又云:“难遇知音。”神鼎当初问:“如何是知音?”门云:“逢迎直言三岁子。唱起巴歌异路行。”又颂:“无形无相大威神。为接群生展手频。鸟道不遮圆鉴体。金乌常出海东门。”师云:“石门恁么道恁么颂。还会石门家风么?”良久云:“金乌常出海东门。珍重。”

  梁山观和尚悟道颂云:“昔时珍宝被尘埋。何事今朝出故怀。参道喜明无说句。通玄不是意中猜。一炷定光辉法界。万重尘锁豁然开。超今异古终难况。幸感西胡特地来。”师云:“诸上座。古人恁么道。意在于何。且问诸人。作么生是昔时珍宝。试对众道看。道得。神鼎与你酬个价数。若道不得。犹如粪土。久立。”

  小参:“风不鸣条雨不破块即且止。作么生打得个翻车筋斗到梵天去。若有出来作个伎俩。有么?莫教帝释恶发。后有僧入室。某甲当时出来。左转一转便归众。”师云:“莫教帝释发恶。又作么生?”僧云:“知恩者少。负恩者多。”师云:“筑着鼻孔。”

  △应机拣辨问:“如何是宾中宾?”师云:“瞎。”“如何是宾中主?”师云:“一似瞎。”问:“如何是主中宾?”师云:“放你三十捧。”问:“如何是主中主?”师云:“耶了。”

  问:“如何是接初机句?”师云:“山何大地。”问:“如何是辨衲僧句?”师云:“七棒对十三。”问:“如何是正令行句?”师云:“不通眨眼。”云:“如何是立乾坤句?”师云:“你拟作么会。”

  问:“古人有言。灵山话月曹溪指月。如何是真月?”师云:“照。”问:“六国未宁时如何?”师云:“道什么?”云:“宁后如何?”师云:“喑杀人。”

  问:“内外追寻一物无时如何?”师云:“月似弯弓少雨多风。”问:“古涧寒泉时如何?”师云:“不是衲僧行履处。”云:“如何是衲僧行履处?”师云:“不见有古涧寒泉。”问:“家家门前火把子意旨如何?”师云:“四时八节。”问:“问不转时如何?”师云:“即今是转不转?”云:“谢和尚点破。”师云:“通身觉路玄。”问:“轮回六道底人毕竟如何?”师云:“不愿成佛。曰为什么不愿成佛?”师云:“佛亦不究竟。”云:“请一言。”师云:“昨日犹记得。今朝话无门。”问:“不施寸刃便登九五时如何?”师云:“海晏河清。”曰:“治化事如何?”师云:“万户无门钥。鼓腹和太平。”问:“路逢达道人时如何?”师云:“勘破。”问:“学人拟入海时如何?”师云:“海生海。”曰:“恁么则全承此恩力也。”师云:“黑风吹罗刹。回光却得妙。”问:“晓夜不停时如何?”师云:“是谁不停?”问:“倒戈卸甲时如何?”师云:“大勋不竖赏。”曰:“请师原赐。”师云:“退。”问:“疋马单衬时如何?”师云:“神鼎打退鼓。”曰:“毕竟事如何?”师云:“想你不是者手脚。”问:“菩提涅槃即不问,戴角披毛事若何?”师云:“不是上座分上事。”“如何是学人分上事?”师云:“待你到这田地。始向你道。”曰:“便恁么时如何?”师云:“退身三步。”问:“二王相见时如何?”师云:“膝行肘步。”曰:“恁么则全归一主也。”师云:“天下浩浩。”问:“丹霄独步时如何?”师云:“老僧只管看破也。”曰:“照破后如何?”师云:“还我话头来。”问:“古人道。午前来者木人唤得回头。午后来者木人唤不回头。正当午时。唤即是不唤即是?”师云:“腊月二十五。”问:“然灯前即不问,然灯后亦不问:“如何是正然灯?”师云:“一轮光灼灼。今古无晦瞑。”问:“诸法未闻时如何?”师云:“风萧萧雨飒飒。”云:“闻后如何?”师云:“领话好。”问:“莲花未出水时如何?”师云:“千山万水。”云:“出水后如何?”师云:“万水千山。”问:“古帆未豹时如何?”师云:“到岸也。”云:“到岸后如何?”师云:“犹是钝汉。”问:“师子未出窟时如何?”师云:“吼。”曰:“出窟后如何?”师云:“悄。”问:“鱼鼓未鸣时如何?”师云:“看天看地。”云:“鸣后如何?”师云:“捧钵上堂。”问:“和尚未见先德时如何?”师云:“东行西行。”云:“见后如何?”师云:“横担拄杖。”问:“达磨未来时如何?”师云:“西天此土。”云:“来后如何?”师云:“此土西天。”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狼烟竞起。”云:“出后如何?”师云:“天下太平。”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天知地知。”云:“见后如何?”师云:“犹较些子。”问:“和尚未见先德时如何?”师云:“山河大地。”云:“见后如何?”师云:“日月星辰。”问:“拨尘见佛时如何?”师云:“佛亦是尘。”问:“觉花未发时如何辨其真实?”师云:“冬寒夏热。”又云:“天寒打撼战。”问:“两手献尊堂时如何?”师云:“是什么?”问:“学人到宝山空手回时如何?”师云:“臈月三十日。”问:“戴角披毛即不问,宝剑出匣事如何?”师云:“问处甚分明。”曰:“恁么则尽法无民?”师云:“知时别仪堪作庠黎。”问:“三车引不出时如何?”师云:“好。”曰:“意旨如何?”师云:“宜应自忻庆。”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饥不择食。”又云:“逢迎不展手。门外有三车。”问:“如何是接人之机?”师云:“斋后来向你道。”曰“即今为什么不道?”僧随声一喝。师云:“好。”僧礼拜。云:“放你三十棒。”问:“如何是和尚为人句?”师云:“拈柴择菜。”曰:“莫只者便是也无?”师云:“更须子细。”问:“如何是和尚辨衲僧句?”师竖起拳。曰:“未审意旨如何?”师云:“你不妨辨得好。”

  师在众日。僧问:“上座久后唱谁家曲调?”师云:“手执无弦琴。骑牛脚打鼓。”问:“如何是道人活计?”师云:“山僧自小不曾入学堂。”问:“济物利生事如何?”师云:“庠黎有问山僧有答。”问:“如何是和尚深深处?”师云:“柴门不掩任听往来。”曰:“还许人就近也无?”师云:“且领前话。”

  官人指木鱼问:“这个是什么?”师云:“惊回多少瞌睡人。”官云:“洎不到此间。”师云:“无心打无心。”

  问:“古人道。解接无根树。能挑海底灯。如何是无根树?”师云:“日用不知。”“如何是海底灯?”师云:“彻髓。”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灰头土面。”“为什么如此?”师云:“争怪得山僧。”曰:“未审法身向上还有事也无?”师云:“有。”曰:“如何是向上事?”师云:“毗卢顶上金冠子。”

  问:“杀父杀母佛前忏悔。杀佛杀祖什么处忏悔?”师云:“水长船高。”

  问:“如何是真如体?”师云:“如如不动。”云:“如何是真如用?”师云:“斩。”

  问:“隔墙见角早知是牛。隔山见烟便知是火。隔墙不见角是什么?”师云:“不么问山僧。”

  问:“布以七净花。浴此无垢人。既是无垢人。为什么却浴?”师云:“清净亦不立。”

  问:“菩提本无树。何处得子来?”师云:“唤作无得么?”

  问:“持地菩萨修路等佛。和尚修桥等何人?”师云:“近后。”又云:“修犹未了在。”

  僧问首山:“如何是佛?”山云:“新妇骑驴阿家牵。”因僧请益。师乃有颂:“新妇骑驴阿家牵。谁后复谁先。张三与李四。拱手贺尧年。”又颂。“従上诸圣总皆然。起坐忪诸没两般。有问又须向伊道。新妇骑驴阿家牵。”师复云:“然虽如此。未尽首山大意在。”僧云:“如何是首山大意?”师云:“天长地久日月齐明。”

  △偈颂灵云桃花。伤嗟寻剑客。桃花遇春开。灵云一见处。令我笑吩吩。  偶述三偈。  长安甚乐到人稀〔千圣同源〕到者须知不是归〔方可校些子〕直道迥超凡圣外〔云有人不肯在〕由是曹溪第二槌〔青霄无路〕。  自在神鼎寺。少盐兼无醋。〔内外推穷一物无〕云水若到来。撤手空回去〔我宗无语句亦无一法与人〕。  直下无一物。休言无着处。〔四大本空佛依何住〕禅流闻此说。不用更重注〔更莫忉忉〕。

  岁旦云:“众不下山。”

  今年六十九〔到与么田地〕四大将衰朽〔知〕自此不下山〔休〕白云且相守〔弯弯圈圈且任么过时〕。

  僧见师举话略有拣辨。乃问:“如何得似和尚去?”师云:“庠黎受屈作么?”

  一自学参玄。诸方不问禅。水声流自响。举目看青天。

  有宰官问师:“坐禅如何?”师颂云:寂寂无一事。醒醒亦复然。森罗及万象。法法尽皆禅。

  冬节颂。  冬节年年事。世俗多般异。祖师门下客。长舒两脚睡。食后三巡茶。以表山僧意。鼓声若动时。敢望同来至。  师不赴王莽山请。僧问:“佛不违众生之愿。和尚为什么有请不赴?”师云:“莫错怪老僧好。”颂曰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若人解了如斯意。大地众生无不彻。  师在众时。与汾阳昭和尚共作拄杖颂。  昭颂。一条拄杖标揭。径直螺文爆节。有时横担肩上。大地乾坤挑括。

  师颂。得处不在高峰。亦非深溪涧壑。如今幸得扶持。老病是为依托。一朝卓在孤峰。一任诸方拈掇。

  颂上玉泉和尚。

  一种轮回又一回。入廛垂手化群迷。智大岂留生死界。悲深不住涅槃阶。毗卢经卷尘中现。优钵罗花火里开。非但我今难比况。千佛稽首叹奇哉。

  示初机。

  一步一登临。无非般若心。逢人只么道。终不误他人。珍重何方去。家山一道光。个中若不会。尘劫受忙忙。  送清首座。

  神峰寒露别知音。此后同谁话此心。出匣大声惊宇宙。甚时终得会衣襟。

  此日登途去。烟云气色全。我无相忆语。更在蕴于言。  偶述八偈。

  淡薄且随时。家风谁得知。有人来请益。摇头未许伊。

  神鼎有一机。不用更迟疑。日午打三更。白净昆仑儿。

  神鼎有一言。绝虑不忘缘。日头恰正午。晓夜过西天。  神鼎有一约。不用更斟酌。分明向你道。文殊问无着。

  神鼎家风。水泄不通。禅客上来。换手槌喷。

  神鼎一言。瞥尔三千。禅客上来。急急前行。

  神鼎一说。不用分别。禅客上来。清风明月。

  生缘襄水度岁华。偶携碎锡看天涯。路逢一人穿耳客。咄我回头得到家。自此端然无一事。今居神鼎卧云霞。有人若问西来意。遥指南山一段畲。

  门人写真求赞。  神鼎真谁人写。吾之相一如也。真相既尔。秋天月夜。瞻之写之。摩诃般若。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