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二十三

卷二十三

  ○汝州叶县广教(归)省禅师语录师初开堂日。才升法座。大众云集。师捻香示众云:“此一瓣香。不従他方得。即汝州水土。然愿。皇帝万岁。重臣千秋。文武百僚常居禄位。但某道薄人微。触事荒琐。谢郎中巡检司徒诸官员等。光扬佛日。野干说法。释迦和南。梵王前引。帝释后随。重法不重人。谢西州和尚。远发缄封。曲奖卑能。悚惕无尽。两院主首。街市檀越。堂内僧众。请某开堂。说个什么即得。若说三乘五性来。又有经律论座主宣扬。若说仁义礼智信。又有夫子。夫子是儒童菩萨。入廛化俗。若是阐扬宗旨。又有诸方宿德和尚。穿凿了也。更教某甚处运斤斧即得。”便有僧问:“祖祖相传心印。印印皆亲。师今出世法嗣何人?”师云:“寰中天子敕。塞外将军令。”学云:“法海一滴蒙师指。向上家风事若何?”师云:“高祖殿前樊哙怒。须知万里绝烟尘。”问:“昔日世尊说法。梵王亲躬。此日朝骑临筵。将何指教?”师云:“塞雁过时声咽咽。喜鹊喃喃悦杀人。”进云:“与么即法雨洪倾。人天有赖也。”师云:“云绽家家月。春来处处花。”问:“不落诸缘。请便道。”师云:“落。”问:“如何是无缝塔?”师云:“头不梳面不洗。”问:“如何是出家人?”师云:“紧体头。”进云:“与么即在家出家?”师云:“粗麻鞋。”问:“吃却施主食。将何报答他?”师云:“老僧罪过。”进云:“与么即万两黄金亦消得。”师云:“家丑不外扬。”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不可错怪老僧。”进云:“出匣后如何?”师云:“换手胸。”问:“如何是禅?”师云:“文殊殿。”问:“如何是道?”师云:“法堂是老僧葢。”进云:“禅道相去多少?”师云:“汝问我答。”进云:“向上还更有事也无?”师云:“有。”“如何是向上事?”师云:“七棒对十三。”学家礼拜。师云:“教休不肯休。直待雨霖头。”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厕坑头筹子。”

  问:“临机一句。请师速道。”师云:“速。”进云:“与么即沙场无耪迹也。”师云:“滴血验身容。”师乃云:“达磨西来为传东土。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独标万像物外宣扬。悟之者纤毫不隔。迷之者背觉合尘。中下之机也须子细。莫虚过时光。各各有之。况以西来的意,教外别传。道契一言,纵横自在。打破髑髅,揭却脑葢。岂不是庆快。”僧问:“学人来日拟入帝京。帝王不顾时如何?”师寻时颂答云:“一年春尽一年春。触日无私遍乾坤。时人尽唱无私曲。罕遇知音对者稀。”进云:“与么即处处通身去也。”师云:“底事作么生?”进云:“十方世界尽是学人行履处。”师云:“真师子儿。”进云:“谢师证明。”师云:“一翳在眼,空花乱坠。”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麦贱米贵。”问:“如何是当机一句?”师云:“有你驴汉。”问:“进云:“与么即打鼓弄琵琶也。”师云:“捺纣放屁声。”问:“如何是随色摩尼珠?”师云:“闹市散本。”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拍手唱歌行。”

  问:“维摩丈室不以日月为明。和尚丈室以何为明?”师云:“眉分八字。”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双耳垂肩。”

  问:“如何是古佛心?”师云:“何不高声问。”进云:“莫者便是也无?”师云:“是即错。”进云:“如何得不错?”师云:“千错万错。”问:“如何是非非法义?”师云:“十字路头坐。”进云:“不会意旨如何?”师云:“一任众人看。”  问:“如何是金刚不坏身?”师云:“百杂碎。”进云:“不会意旨如何?”师云:“终是一堆灰。”问:“如何是出家人?”师云:“草深不露顶。”进云:“露顶后如何?”师云:“扌旁杀辨头蒿。”问:“无边身菩萨来还起也无?”师云:“水牯牛。”进云:“与么即头上安头。”师云:“一顿五升料。”

  问:“莲花未出水时如何?”师云:“竞生头角。”进云:“出水后如何?”师云:“一场懡忄罗。”

  问:“承古有言。未得入头直须入头。既得入头不得孤负老僧。意旨如何?”师云:“独脚虾蟆能上树。”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野鹊带席帽。”

  问:“如何是戒定慧?”师云:“破家具。”  师上堂,良久云:“夫行脚禅流。直须着忖。参学须具参学眼。见地须得见地句。方始有相亲分。始得不被诸境惑。亦不落于恶道。毕竟如何委悉。有时句到意不到。妄缘前尘分别影事。有时意到句不到。如盲摸象各说异端。有时意句俱到。打破乾坤界。光明照十方。有时意句俱不到。无目之人纵横走。忽然不觉落深坑。”问:“如何是道?”师云:“万缘俱顿息。夜半绣鸳鸯。”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以手划一划。进云:“不会此意如何?”师云:“合掌灵山问世尊。”问:“如何是和尚心?”师云:“长三尺。”进云:“如何通信?”师云:“方圆二寸余。”问:“学人未到来时如何?”师云:“疑杀老僧。”进云:“到来后如何?”师两手惜胸。  问:“慈云起处雷声大。广教门下霹雳声时如何?”师云:“今冬频雨雪。来年麦大熟。”进云:“恁么即大众有依倚也。”师云:“焰头夸富贵。今古化灰尘。”

  问:“起坐相随。为什么不识。师以手划一划。”进云:“恁么即直截根源也?”师云:“冥冥一去杳杳何知。”

  师上堂,良久云:“宗师血脉。或凡或圣。龙树马鸣。天堂地狱。镬汤炉炭。牛头狱卒。森罗万像。日月星辰。他方此土。有情无情。”以手划一划云:“俱入此宗。此宗门中亦能杀人亦能活人。杀人须得杀人刀。活人须得活人句。作么生是杀人刀活人句。道得底出来对众道看。若是道不得。即辜负平生。珍重。”  问:“忽遇大阐提人来。还相为也无?”师云:“西天出白毡。”进云:“未审此意如何?”师云:“东土波斯鼻孔大。”

  问:“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如何是一路涅槃门?”师云:“洞山见云门。”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山僧是冀州人。”

  问:“如何是真道人。”师云:“露崖崖。”进云:“不会意旨如何?”师云:“莫遣外人闻。”问心地法门与佛相去多少?”师云:“庠梨致问,老僧有答。”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五九尽日春。”  问:“如何是道。师云:“家家门前长安路。”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斋后一碗茶。”问:“己事未明。以何为验?”师云:“闹市里打静槌。进云:“意旨如何?”师云:“日午点金灯。”问:“如何是无缝塔。师云:“破皮厚三寸。”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金榜题名天下传。”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蝗虫步戊惊人恐。餐食苗稼尽伤心。”进云:“为什么学人不识?”师云:“无心伏物贺太平。”

  师上堂,有僧问:“才上法堂来时如何?”师拍禅床一下。进云:“未审此意如何?”师云:“无人过价打与三百。”  问:“清净伽蓝。为什么鱼鼓吃饭?”师云:“打草蛇惊。”

  问:“路绝烟尘时如何?”师云:“无手行者能打饼。”进云:“恁么即傀儡人抽牵也?”师云:“无目之人不假灯。”

  师上堂云:“闻钟声即寻声而来。如无钟声。向甚处去即得。若是上来下去。是何面目。不来不去又湿地上坐了也。作么生是衲僧出气底鼻孔。道得底出来道看。直饶道得。也是勿交涉。若是道不得。也即堕坑落堑。”便下座。

  问:“煞父煞母佛前忏悔。煞佛煞祖向甚么处忏悔?”师云:“长连城。”进云:“不会意旨如何?”师云:“天灵葢。”  问:“承古有言。良由取舍。舍即是不舍即是?”师云:“大洋海底钻龟卜。”进云:“恁么即取舍俱忘也。”师云:“遇明眼人举似。”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杏熟来年麦。”进云:“不会。意旨如何?”师云:“枣收当年禾。”学人礼拜。师云:“彭祖寿年八百岁。莫忘却稀禾趑麦。”  问:“如何是衲僧活计?”师云:“城东太山庙。”进云:“不会意旨如何?”师云:“判官手里笔。”问:“如何是露地白牛?”师云:“破盆子。”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堪作么?”问:“不落言诠。请师便道。”师云:“西方极乐世界。”进云:“恁么即满口道不得也。”师云:“东土树子大。”问:“如何是和尚受用处?”师云:“长三尺。”

  问:“如何是毗卢体?”师云:“寒时寒煞热时热煞。”进云:“不会意旨如何?”师云:“冬天着火向。夏月取凉行。”

  问:“学人心病。请师一服妙药。”师云:“破皮厚三寸。”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杖头挑取。”师上堂云:“广教有验人关截人机活人句。还有人道得么?若是道不得。辜负平生。”

  问:“和尚朝也说暮也说。还接得几人?”师云:“洎合疑杀老僧。”

  问:“灵山如画月。曹溪如指月。如何是真月?”师云:“昨日击金钟。告报天下闻。”进云:“恁么即山河大地也。”师云:“大众齐合掌。香烟满乾坤。”问:“无目人来。请师指路。”师云:“坐餐都不问,莫作问禅宾。”进云:“不会此理如何。”师云:“紫罗袋里盛官诰。金榜题名天下传。”问:“大施门开。请师垂示。”师云:“脑后抽簪。”进云:“便恁么会时如何?”师云:“孤峰无宿客。”进云:“嘘嘘。”师便打。”  问:“如何是世尊不说说?”师云:“涅槃山侧畔。香烟满乾坤。”进云:“如何是迦叶不闻闻?”师云:“观音势至引到西方。”问:“如何是学人亲切处?”师云:“昨日十九今日二十。”问:“如何是毗卢师法身主?”师云:“僧排夏腊俗列耆年。”进云:“向上还更有事也无?”师云:“有。”进云:“如何是向上事?”师云:“万里崖州君自去。临行惆怅怨他谁。”问:“布鼓当轩击。谁是知音者?”师云:“眼中有涩钉。”进云:“未审此意如何?”师云:“乔翁赛南神。”

  师上堂云:“诸禅德。若是说禅说道说佛说法来。又匝匝地遍天遍地也。更教广教说个什么即得。若约至理论。似此之辈。且去涅槃堂内。粥饭里将养始得。谓何如此。当言不避截舌。若是说禅禅是病。若是说道道亦非真。说佛被佛谩。说法被法障。也错怪广教。虽是善因而招恶果。何不离此之外试与广教相见看。方有参学分。始得不被诸境惑。亦不落于恶道。还委悉得么?直饶委得。入地狱如箭射。无人替代渠。莫道不道。珍重。”

  问:“遍历寰中。未曾逢一人时如何?”师云:“碗。”进云:“恁么即碧霄云外无依倚也。”师云:“未曾解开纣。”僧云:“错。”师云:“寻时打二十棒趁出院。”

  问:“如何是密密处用心?”师云:“闹市里辊球。”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一任众人看。”

  问:“如何是涅槃门?”师云:“三更无忌讳。”进云:“未审此意如何?”师云:“却忌五更时。”

  问:“西州和尚迁化向什么处去?”师云:“宝塔元无缝。灵骨镇天涯。”  问:“如何是涅槃路?”师云:“玄沙不出岭。宝寿不渡河。”

  问:“如何是止令一句?”师云:“古墓里点灯犹作怪。树上叫唤庠梨意如何?”问:“六国来朝时如何?”师云:“南有雪峰北有赵州。”进云:“恁么即万里绝烟尘也。”师云:“目前无一物。不换太阳春。”问:“远远相投。请师一接。”师拈起火示云:“会么?”云:“不会。”师云:“满炉添炭犹嫌冷。路上行人只守寒。”

  问:“维摩默然文殊赞善。此意如何?”师云:“莫埋没维摩。”进云:“恁么即清净道场。”师云:“莫错认定盘星。”

  问:“春来万物秀。石头为什么不生芽?”师云:“为报遐方参禅子。只为粗心。致今广教打二十。”进云:“又太不慈悲生。”师云:“祸福无门唯人自召。”  师上堂云:“说底法即便是也。十二时中。行住坐卧吃粥吃饭。合掌顶礼粗言细语。斗打相争挥拳掉臂。是也不是。若道不是。即法有二见。若道是。为什么不休去不歇去。若约至理论。须是待广教与你打破髑髅揭却脑葢。廓然山河无碍。岂不庆快。还委悉得么?直饶委悉得。入地狱如箭射。无人替代渠。莫言不道。珍重。”

  问:“彼自无疮。勿伤之也。道合随机。请师应用。”师云:“今年频雨水。何人不伤心。”进云:“恁么即云散青天出。山高众岫归。”师云:“日出天然异。森罗触目真。”问:“忽逢大阐提人来。师还相为也无?”师云:“法久成弊。”进云:“慈悲何在?”师云:“年老却成魔。”

  问:“如何是第一句?”师云:“失。”“如何是第二句?”师云:“臭肉来蝇。”“如何是第三句?”师云:“今日好晴。”云:“三句不分时如何?”师云:“来日到崖州。”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植口着。”云:“出匣后如何?”师云:“拈却牙齿。”问:“如何是论顿不留朕迹?”师云:“日午打三更。石人侧耳听。”云:“如何是语渐返常而合道?”师云:“问处分明觌面相呈。”

  问:“三灾竞起如何救之?”师云:“广教不问你。来日吃钤槌。”云:“不会师意如何?”师云:“涅槃山侧念弥陀。”问:“如何是百骸俱溃散。一物镇长灵。”师云:“晴乾开水道。无事设曹司。”云:“未审此理如何?”师云:“雨下街头湿。晴乾便无泥。”  问:“禁足九旬须藉无虫之地。甚处是无虫之地?”师云:“趁熟人民乱纵横。五月麦熟尽息心。”云:“不知甚么处立身?”师云:“夏月多毒热。行人尽休歇。”问:“雪山童子舍身为求诸行。此行如何?”师云:“掉臂街头走。仰面看青天。”云:“恁么即迷人寻着向城路也。”师云:“此人入地狱。万劫出应难。”

  问:“如何是宾中宾?”师云:“惭惶没心情。”“如何是宾中主?”师云:“相手觑前程。”“如何是主中宾?”师云:“起坐甚分明。”“如何是主中主?”师云:“大祭不留身。”

  问:“如何超师之作?”师云:“老僧眉毛长多少。”问:“古人一言便悟。和尚种种说。学人为什么不悟?”师云:“草鞋无底。”云:“毕竟如何?”师云:“皮袜无根。”问:“如何是和尚四无量心?”师云:“放火煞人。”云:“慈悲何在?”师云:“遇明眼人举似。”

  师上堂,良久云:“总被须弥山塞却你诸人眼也。还觉么?莫不识痛盘。若是去却须弥山。方有参学分。作么生是去却须弥山底句。若是道得。底试对众道看。若是道不得。也且莫乱磕。便下座。”

  问:“师子吼时全意气。文殊仗剑意如何?”师云:“飞砂走石人惊怪。决定弯弓射尉迟。”  问:“如何是佛?”师云:“白马驼经。”云:“如何是道?”师云:“善信扼喉。”问:“本来无一物。以何法示于人?”师云:“无法示于人。”问:“不施寸刃便登九五时如何?”师云:“不封不树。”云:“未审此意如何?”师云:“今古不同且应时。”

  问:“承古有言。藏身不吞炭。意旨如何?”师云:“莫遣外人闻。”云:“山雉枉遭伤。此意如何?”师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问:“夏终此日。师意如何?”师云:“今年夏末去年秋。东京西洛任意游。”问:“大用现前不存轨则时如何?”师云:“虚空无筋骨。金槌打不入。”进云:“恁么即百杂碎也。”师云:“弥陀佛前亲闻玉偈。”问:“如何是尘中独露身?”师云:“塞北千人帐。江南万斛船。”进云:“恁么即非尘也。”师云:“学语之流一扎万行。”问:“如何是和尚深深处?”师云:“猫有歃血之恩。虎有起尸之德。”进云:“莫便是也无?”师云:“碓捣东南磨推西北。”

  问:“承教中有言。三人同坐解脱床。如何是解脱床?”师云:“有言须得句。”进云:“未审此意如何?”师云:“不用更迟疑。”

  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师云:“北邙山下。”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千年中一遇。”  问:“世尊为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如何是一大事因缘?”师云:“梁园城里丹凤门。”进云:“不会意旨如何?”师云:“襄州出大悲。”  问:“行住坐卧如何用心。得不落于恶道?”师云:“莫用心。”问:“如何是文殊活人底草?”师云:“须弥顶上雨霖霖。”进云:“如何是文殊煞人底草?”师云:“错。”  问:“如何是功用智?”师云:“举目千山秀。大海彻底清。”问:“疑情未息如何除遣?”师云:“碓捣东南磨推西北。”问:“学人迷路。请师直指。”师云:“三更不闭户。”进云:“未审此意如何?”师云:“日午不点灯。”

  问:“承古有言。不在内不在外。未审在什么处?”师云:“南斗六星北斗七。”

  问:“一物不将来时如何?”师云:“放下着。”进云:“恁么即纤毫不隔也。”师云:“且担着。”

  师上堂云:“诸苦所因贪欲为本。若灭贪欲无所依止。若是无贪欲心。在处艳艳随所碌碌。山河大地不碍眼光。不碍眼光则且止。你道。雪山童子眉毛长多少。众中还有道得者么?试对众道看。为你证据。若道不得。辜负平生。”便下座。

  问:“学人不晓三玄义。请师方便。第一玄?”师云:“截舌三分。”进云:“如何是第二玄?”师云:“没蹬驴子夜三更。”进云:“如何是第三玄?”师云:“晴乾开水道。无事设曹司。”

  问:“美玉贵金门。何异荆山体?”师云:“错。”进云:“恁么即凤飞在处祥云聚。龙行何虑少风雷。”师云:“骑驴不把鞭。一世勿模样。”

  问:“如何是第一要?”师云:“全令提纲行正令。却须当道与人看。”进云:“如何是第二要?”师云:“坐餐都不问,莫作问禅宾。”进云:“如何是第三要?”师云:“包含大地人皆喜。满路歌谣贺太平。”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骨仑背象牙。”问:“色身病法身病。”师云:“江山无阻滞。日月镇长明。”问:“承闻一子出家九族生天。某甲两人出家。合作甚道理?”师云:“截舌三分。”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闹市里卧街。”问:“拟过青山时如何?”师云:“金州出好漆。”问:“文殊云:“前三三后三三。未审意旨如何?”师云:“昨夜风寒紧。今日又温和。”问:“如何是百尺竿头进步底句?”师云:“南赡部洲北郁单越。”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冬无积雪夏无余粮。”问:“如何是古今无异路?”师云:“俗人尽体头。”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庠梨无席帽。”问:“得船便渡时如何?”师云:“钝根阿师。”进云:“恁么即直截根源也。”师云:“下坡不走快便难逢。”

  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臭肉来蝇。”进云:“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没觳驴子夜三更。”进云:“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云:“光漆无人识。”进云:“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云:“须弥顶上雨霖霖。”

  问:“如何是一印印空。”师云:“今年夏末腊人冰。”进云:“如何是一印印水?”师云:“未逢秋草死。争忍下阶行。”进云:“如何是一印印泥?”师云:“两重公按就。万里江山应不回。”  问:“寂寂无依时如何?”师云:“观身实相。”进云:“与么即谢师指示。”师云:“廓然无边。”进问:“龙女献珠得成佛。学人无珠可献。还得成佛也无?”师云:“好日多同赠土不赠金。”进云:“恁么即谢师指示。”师云:“恐魔逐我后。镇压在厅阶。”

  问:“古路重开时如何?”师云:“无目之人不假灯。”进云:“恁么即七纵八横没去处也。”师云:“拍手唱歌行。”问:“师子吼时无意气。文殊仗剑意如何?”师云:“一送荒郊里。千峰永不回。”进云:“恁么即大众齐合掌。一时念弥陀。”师云:“不因寒食节。余日且难来。”问:“香烟起处大众侧聆当为何事?”师云:“专听三下鼓。吃粥五更时。”进云:“此理如何?”师云:“朝霞不出门。暮霞行千里。”问:“国师礼倒铁天王。意旨如何?”师云:“惊动十方刹。”进云:“此理如何?”师云:“当言不避截舌。”

  师上堂云:“僧堂入佛殿里过。佛殿入僧堂里行。须弥山骑牛说话。木人打鼓唱歌。露柱每日筝。椎拍手笑他。若遇大乘根器。不在于言下。若是中下之机。也须子细。珍重。”

  问:“未遇众缘时如何?”师云:“虚空无瑕翳。到者尽息心。”进云:“遇众缘后如何?”师云:“任你大海变桑田。广教谁能管得你。”问:“抱璞投师。请师雕琢。”师云:“把将来看。”进云:“恁么即得遇和尚?”师云:“元来是个粪球。”问:“古人有不了之句。请师为学人说。”师云:“破皮厚三寸。”问:“自已面目终日不见时如何?”师云:“拈却牙齿着。”进云:“见面后如何?”师云:“大众尽皱眉。”问:“黑云遮日时如何?”师云:“道士戴簪冠。”进云:“见日后如何?”师云:“金刚眼睛大如拳。”问:“生死事大。如何免得攀缘去?”师云:“唤什么作生死?”进云:“与么即是佛性也。”师云:“又是七颠八倒。”

  问:“看经即是。不看即是?”师云:“青山无异路。东西任意游。”进云:“太不定生。”师云:“自是盲者过。非日月咎。”

  问:“万里无云时如何?”师云:“今年大旱。”

  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云:“磨他作什么?”进云:“磨后如何?”师云:“堪作什么?”

  问:“古佛舍利为什么拈不上来?”师云:“家藏利器盗者息心。”问:“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未审将什么对?”师云:“将拄杖对。”问:“骊龙颔下有珠。如何取得?”师云:“用这粪球作什么?”

  师有时上堂,大众云集。师良久以手槌胸三两下唤侍者。侍者应喏。师云:“老僧今日头痛。珍重。”

  问:“闻钟声只有这个声。为复别有?”师云:“脑后三斤。”问:“真性不随缘。如何得正悟?”师云:“大洋海底红尘起。须弥顶上浪滔天。”问:“如何是大作业底人?”师云:“城外斩屠儿。”进云:“不会此意如何?”师云:“一斤秤不住。”  问:“大乘以心能荷万善时如何?”师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进云:“不会此理如何?”师云:“沙门岛里望家乡。”

  汝州宝应。驰开堂法嗣书来。上堂,有僧问:“花开五叶法遍乾坤时如何?”师云:“九月重阳节。菊花扑鼻香。”进云:“恁么即慈云普润也。”师云:“廓然无一物。光明照十方。”  问:“如何是第一玄?”师云:“平常道在语必幽玄。”问:“如何是第二玄?”师云:“有问有答日月长明。”问:“如何是第三玄?”师云:“何劳龟十问行年。”

  问:“钟声才罢大众临筵。向上宗乘请师举唱?”师云:“僧排夏臈,俗列耆年。”进云:“恁么即一雨普润于大千也。”师云:“日出天然异。光明照十方。”问:“善法堂中伸一问,未审师还接也无?”师云:“蜀地锦观陶绵。”进云:“恁么即承和尚慈悲也。”师云:“廓然无障碍。纵横任意游。”

  师上堂云:“诸禅德。衲僧是通变道人。若遇镬汤炉炭诸般厄难。又如何免得。若是免不得。何名通变道人。作么生是透脱诸般厄难底句。还有透脱得者么?试对众道看。为你证据。若是透脱不得。即是万人作辨无人替代渠。”便下座。

  问:“师登师子座。祖意事若何?”师云:“行为佛事坐是道场。”进云:“恁么即横身三界外也。”师云:“三界外底事又作么生?”僧便喝。师云:“疑杀老僧这瞎驴。”

  问:“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如何是不传底事?”师云:“炉中添火犹嫌冷。路上行人只守寒。”进云:“未审此理如何?”师云:“冬无积雪夏无余粮。”进云:“恁么即谢师指示。”师云:“杖掷高声唱。棒头顶见血。”学家礼拜。师云:“教休不肯休。直待雨霖头。”

  问:“承古有言。尽日忙忙那事无妨。如何是那事?”师云:“大众一时闻。”进云:“此理如何?”师云:“行人尽带悲。”问:“百丈昔时参马祖。豁然荡尽更无疑。学人今日专请益。乞师方便为全提。”师云:“黄河有九曲。戮府出铁牛。”进云:“大尽三十日。小尽二十九。已蒙师指示。向上机锋又如何?”师云:“深领这一问。担枷过状有辱先宗。”进云:“恁么即学人礼拜有分也。”师云:“两重公按就。万里江山应不回。”  问:“众手淘金。谁是得者?”师云:“杖头着眼看。”进云:“请师尽令。”师云:“灼然落深坑。”

  问:“疋马单衬离君独战时如何?”师云:“脑后抽簪。”进云:“恁么即阵败将军马空回也。”师云:“受领银钱莫久停。”  △广教勘辩语并行录偈颂师勘一僧曰:“近离什么处?”僧云:“东京。”师云:“你因甚口上破。”僧云:“和尚也须子细。”师云:“七棒对十三。库下吃茶去。”  师问僧:“日暮投林朝离何处?”僧云:“新戒不曾学禅。”师云:“生身入地狱。下去。”后有僧举到随州智门明教大师。大师云:“何不道锁钥在和尚手里。”

  因僧人事一个书筒。师问曰:“是个什么?”僧云:“和尚识取好。”师云:“元来是个漆桶。”僧云:“请和尚收。”师云:“棺木里努眼。”  因闻童子念经声。乃问僧曰:“闻念经声么?”僧云:“今日勘破。”师云:“作家。”僧云:“草贼大败。”师云:“老僧今日失利。”

  师勘五人新到云:“总是云居供养主那。”僧云:“是。”师云:“是即一齐坐。”

  因僧入室请益赵州和尚柏树子话。师云:“我不辞与汝说。还信么?”僧云:“和尚重言争敢不信。”师云:“汝还闻澄头水滴声么?”其僧豁然。不觉失声云:“?耶。”师云:“你见个什么道理。”僧便以颂对云:“澄头水滴。分明沥沥。打破乾坤。当下心息。”师为忻然。

  师因不安。有僧问:“四大本空病従何来?”师云:“口谈药方终不瘥。”僧云:“不会此意如何?”师云:“唯有醍醐心地凉。”

  师因与僧俗三五人行次。师拄一条白棒。一僧问云:“只是少一个皮五指。”师遂竖起展五指。问曰:“会么?”其僧俗云:“不会。”师云:“五轮指上放毫光。”  师因去将息寮看病僧。僧乃问云:“和尚。四大本空病従何来?”师云:“従庠黎问处来。”其僧喘气又进云:“不问后如何?”师云:“撒手卧长空。”其僧云:“?耶。”便告寂。

  师与僧行路次。因见死人。僧便问:“车在这里。牛在什么处?”师云:“你辔毡行。”僧云:“牛又无。行个什么?”师云:“你既无牛。因甚踏破脚?”僧云:“恁么即亲従叶县来也。”师云:“莫乱走。”

  师因与僧摘藤花次。有僧问:“此日摘藤花。他时还有果报也无?”师云:“有即错。”僧云:“恁么即无果报也。”师云:“你却是个作家。”

  师在首山会里。首山一日问云:“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即背。合唤作什么物即得?”师于言下豁然顿契。遂于手中掣得竹篦。拗折掷于阶下。却云:“是什么?”首山云:“瞎。”师便礼拜。

  师后到襄州广德。广德垂示云:“禅德直须是个师子儿始得。诸人总具个师子儿。”师便出问:“承和尚有言。诸人总具个师子儿。如何是和尚师子?”广德便作师子吼。师云:“这个犹是野干鸣。还我师子来。”随后便喝抚一掌。德云:“真师子儿。”师云:“是何语话?”德云:“好好问兄弟。”师云:“也不得放过。”

  师到洞山问洞山:“廓然无依法归何处。”山云:“三翻羯磨。”师云:“恁么即知音不和也。”山云:“知音不和底事作么生?”师云:“龟毛拂子长三尺。”山云:“你因什么眉须堕落?”师便礼拜。

  问僧:“近离甚么处?”僧云:“襄州。”师拽童子打一掴。便喝出庵。

  广教庵廓然无边。随缘度日任性痴憨。森罗万像凡圣共传。有人到此雪山西畔。

  送僧往东京。

  攀送老兄入梁园。杲日当轩不计年。为报我师林下偈。无心照破万重关。

  师有颂三首上监务祠部。

  祠部见处少人知。栖心歇地更无疑。有人借问平生事。日出东方月落西。

  祠部见处处处通。山河大地是家风。任他前面花锦树。无心伏物演真宗。

  祠部见处廓然安。森罗万像在目前。任他前面欢与乐。随缘度日化人天。

  先师有颂师逐句下释语。

  背阴山子日阳多〔云迥然无背面〕南来北往意如何〔云不堕有无边〕有人借问西来意〔云従来无间断〕东海东头有新罗〔云大地不柰何〕师不安有二颂。

  我今有病。无见无闻。清虚之理。日月长明。

  我今有病。罕遇知音。直饶明得。丧却平生。  年老有颂。

  幻年七十三。真性不随缘。廓然无障碍。清虚独湛然。

  僧不问话乃述颂五首。

  是你不问话。山僧不答禅。日头恰正午。笑破土地口是你不问话。山僧没合煞。日午打三更。露柱夜说法。

  是你不问话。山僧实惊讶。冬后一百五。广南出象牙。

  是你不问话。山僧没可把。鼻孔在这里。拈来蓦头打。

  是你不问话。山僧没可夸。荡荡随缘去。湖南出劈麻。  木鱼歌。

  木鱼歌木鱼歌。横身三界卧。摆头掉尾瞬金鳞。凡圣纵横不柰何。老胡闻耸耳听。声声振动古佛心。逍遥自在无私曲。荡荡行时任腾腾。指日月太山崩。踊踊跃跃魔军惊。哮吼吟时云队队。大洋海底霹雳声。

  共施主送罗汉供到南岳有颂。  夙生庆幸共结良缘。罗汉遗晨日月青天。松萝郁茂取性岩边。道人行处满目江山。露地白牛廓然无伴。森罗万像只在目前。若人不会何处相见。有人问着直下看箭。

  邀僧游山颂。

  游山日促路险湓。结束行装莫驻疑。来日遍看山有色。拟心栖处隔山迷。

  山门供养主经过觅颂。

  诸方化主往来多。青山绿水意如何?演若达多应认影。不知鹞子过新罗。

  赞宝应第二代和尚真。

  师真师真。貌古冰层。言直诀烈。去住分明。森罗万像。普济群心。往来禅子。大岳石崩。我师之真。何用丹青。形如满月。遍布乾坤。  送僧往东京有颂。

  攀送高僧入梁园。春去秋来不计年。荡荡行时无邪路。江山无滞笑西天。雪山童子言下喝。拟议中间万万年。  灯笼。

  一盏金灯号玲珑。四方八面不施工。照破乾坤黑暗处。山河大地是家风。

  送供养主。

  化主别仙邑。南北无西东。超然威音外。纵横处处通。明暗皆自尔。寂然天地空。万缘俱顿息。哮吼振乾坤。

  先师三周年忌。

  师真似日三周已毕。遍在乾坤翘足七日。大展疆风狐魅屏迹。香茶供养光漆谁识。

  与僧看子。

  子黑榔档。无心是道场。高僧餐一顿。果熟自馨香。

  送毡供养主。

  前程化道莫辞辛。随缘兀兀任浮沉。云去水来为伴侣。时时哮吼振乾坤。

  雪下有颂四首。

  此日好雪。谁言冰洁。粟米白银。新罗日月。

  此日好雪。万民乐业。大展长空。凡圣路绝。

  此日好雪。何劳言说。万物无心。江山日月。

  此日好雪。廓然败贼。逼塞乾坤。谁人分别。  夏末送僧。

  高僧相伴过九旬。谁人言说话宗乘。离凡离圣纵横妙。何人拟议落千峰。  僧亲近云不知和尚门风师有颂。

  广教无门风。纵横处处通。大地红尘起。失却主人翁。  雨下。

  此日好雨。乾坤无路。日月长明。西方净土。

  人事手巾与史谏议述十颂。

  广教手巾。无功无能。触目受用。青山白云。

  广教手巾。亘古亘今。寂寥虚廓。打破乾坤。

  广教手巾。不协众情。有人借问:“大岳石崩。

  广教手巾。何劳心神。明暗自尔。青山白云。

  广教手巾。瞬目相呈。露地白牛。非凡非圣。  广教手巾。谁见谁闻。直下便会。丧却平生。

  广教手巾。日月长明。纵横自在。新罗国人。

  广教手巾。非功织成。随缘度日。任性浮沉。  广教手巾。逼塞乾坤。贤愚意解。笑杀胡僧。

  广教手巾。不用持论。言前荐得。翳却眼睛。

  西禅深和尚请斋,颂云:“莫推延,莫推延,従来此事只如然。臈雪雰雰两度降,不由人主不由天。”大师答颂:不推延不推延。森罗万像在目前。臈云纷纷天地黑,露地白牛遍大千。

  游草庵颂。

  忽睹庵园。任性痴憨。有人到此。如隔关山。

  备茶筵送供养主师后逐句识。

  有盐无醋〔释云如贼入空屋〕有菜无油〔云无私可隔〕随缘兀兀〔云任性浮沉〕百味珍羞〔云触类有得〕僧言话次乃有颂。  一到仙州四十秋。随缘兀兀到此休。幸遇高僧相伴后。纵横不意到峰头。

  僧写真呈师师遂成颂自识之。

  谁人写真〔动用乾坤〕妙笔丹青〔口吐词华〕明暗自尔〔乾湿同方〕何劳心神〔任性浮沉〕吾真非假〔触类有得〕图画非真〔拟心即差〕容貌陋质〔天不能葢〕遍布乾坤〔应物现形〕。  年迈乃有颂。  广教六十八。凡圣俱歇灭。有人相借问。九月重阳节。

  广教六十八。谁人相体察。直下便会得。脑后三斤铁。

  送供养主。

  一年春尽一年春。相烦动道任浮沉。森罗万像无私曲。一声才动斩乾坤。

  扇子。

  广教一柄扇。本来无背面。有时在手中。要且无人见。

  拄杖。

  山僧一条杖。纵横无比量。有时在手中。应用遍十方。

  艘竹杖。

  艘竹九节。纵横无邪。大展长空。凡圣路绝。

  颂两堂上座下喝。两堂上座齐下喝。瞽目之人无分别。凡言宾主句下分。何劳龟卜问前程。

  示徒。

  广教一言。凡圣共传。直下便会。万里江山。

  僧请益。  兀兀随缘任浮沉。不拘春夏及秋冬。庠梨请益平生事。问取寒山始知音。

  衲僧衲僧。不用持论。言前荐得。脑后三斤。

  李都尉问和尚生日述成十颂。

  山僧生日处处真。随缘兀兀任浮沉。森罗万像无私曲。日出天然照乾坤。

  山僧生处廓然宁。不拘凡圣自在行。任他前面欢与乐。无心伏物贺太平。

  山僧生处碧云中。情与非情共一真。明暗尽时无邪路。明明不堕圣凡前。

  山僧生处少知音。任性随缘过几春。有人借问平生事。石人打鼓木人听。  山僧生处据令行。十方禅子尽皆惊。若人解接无根树。海里能挑水底灯。

  山僧生处正令行。野老喁歌尽传名。若人不识金刚用。涅槃山侧井中人。

  山僧生处亘古今。谁人言说话宗乘。离凡离圣纵横妙。脑后抽簪祭鬼神。  山僧生处在林中。碧涧虎声骋英雄。□回惊动十方刹。万里江山入千峰。

  山僧生处峰顶上。迦叶闻钟出洞门。粉骨碎身千万劫。思量难报我师恩。

  山僧生处碧潭中。不拘春夏乃秋冬。一刀两段须休去。何人拟议落千峰。  僧亲近乃有颂。

  广教一言。直下人嫌。若人借问。万里江山。

  上堂有颂。

  四十五年在仙州。凡圣纵横任君游。有人借问如何事。夜至三更到崖州。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