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二十一

卷二十一

  ○舒州白云山海会(法)演和尚语录上堂云:“风和日暖,古佛家风。柳绿桃红,祖师巴鼻。眼亲手办,未是惺惺。口辩舌端,与道转远。従门入者,不是家珍。且道毕竟如何相见?”又云:“无事不来还忆君。”

  上堂,僧问:“如何是白云为人亲切处?”师云:“爱捩转人鼻孔。”学云:“便恁么去时如何?”师云:“不知痛盘汉。”乃云:“四海五湖,奇士围绕。无状村夫,只解拖犁拽耙水草;无底钵盂,高悬羊头卖狗肉,时中那辨精与粗。恁么续佛寿命,诚哉!天地悬殊。谁有拔山之力,横身担荷也无?有么,有么?有即家门富贵,无那辜负老卢。”

  上堂,举:“僧问巴陵鉴和尚:‘祖意教意是同是别?’鉴云:‘鸡寒上树,鸭寒下水。’”师云:“大小大巴陵,只道得一半。白云即不然,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上堂云:“春风别有巧工夫,吹绽百花品类殊。唯有牡丹并芍药,时人一见便欢娱。且道衲僧分上,成得什么边事?拈来嗅罢归何处,透骨馨香付老卢。”

  上堂,僧问:“达磨面壁时如何?”师云:“计较未成。”学云:“二祖立雪时如何?”师云:“将错就错。”学云:“只如断臂安心时又如何?”师云:“炀帝开汴河。”学云:“总不恁么时如何?”师云:“却问取二祖。”乃举:“达磨问二祖作什么,二祖曰:‘请师安心。’白云当时若见,好与二十棒。何故?他人觑见,将谓两个说安心法。毕竟如何,菩萨龙王行雨润,遮身向上数重云。”

  上堂云:“昨日闹哄哄,今朝静悄悄。子规枝上啼,虾蟆钻入草。好个寒食天,辜负白云老。”

  为亡僧下火,提起火把云:“大众,三世诸佛向火焰里转大法轮,闻名不如见面。今日智悟上座,见面不如闻名。”

  上堂,举:“庞居士问马大师:‘不与万法为侣是什么人?’大师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师云:“一口吸尽西江水,洛阳牡丹新吐蕊。簸土橙尘勿处寻,抬头撞着自家底。”

  结夏上堂云:“圣制已临,时当初夏。幽邃之岩峦苍翠,毕钵无差;潺蔽之溪谷清泠,曹溪仿佛。称衲子安居之地,实吾家禁足之方。大敞禅关,巨延俦侣。扶立宗旨,高建法幢。上答君亲下资含识。莫不啃檀林中啃檀林,师子王多师子众。师子众,共跻攀,万象森罗指掌间。大众,灰头土面従他笑,赢得白云堆里闲。”

  上堂,卓拄杖一下,乃举起云:“拄杖子,敢问你还说得如来禅么?”自云:“说不得。还说得祖师禅么?”自云:“说不得。既说不得,白云今日出自已意去也。出自已意,小儿子戏。人天众前,讨甚巴鼻。”

  上堂,僧问:“如何是白云一滴水?”师云:“打碓打磨。”学云:“饮者如何?”师云:“教你无着阛处。”乃云:“恁么恁么,虾跳不出斗;不恁么不恁么,弄巧成拙。软似铁硬如泥,金刚眼睛十二两,衲僧手里秤头低。有价数,没商量,无鼻孔底将什么闻香?”

  邑中升座云:“白云相送出山来,满眼红尘拨不开。莫谓城中无好事,一尘一刹一楼台。”  上堂,举:“马大师不安,院主问云:‘和尚近日尊位如何?大师云:‘日面佛月面佛。’”师云:“会么?如不会,白云与你颂出:丫鬟女子画娥眉,鸾镜台前语似痴。自说玉颜难比并。却来架上着罗衣。”

  炙茄会,上堂云:“六月三伏天,火云布郊野。松间临水坐,解带同欢奲。毳侣弄荷花,宾朋倾玉芍。红尘事繁华,碧洞何潇挤。重会在明年,相期莫相舍。白云曾有约,愿结青莲社。”  上堂云:“佛祖生冤家,悟道染泥土。无为无事人,声色如聋瞽。且道如何即是?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忽有个汉出来道,恁么也得,不恁么也得,恁么不恁么总得,则向伊道,我也知你向鬼窟里作活计。”

  上堂云:“先入白云门,次过白云浪。吞底栗蒲禅,吃底疤米饭。君子如到来,好好看方便。”

  上堂,僧问:“如何是道?”师云:“治平郡。”学云:“如何是道中人?”师云:“赤心为主。”学云:“未审道与道中人相去多少?”师云:“名传天下。”乃举:“僧问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又庞居士问马大师:‘不与万法为侣是什么人?’大师云:‘待你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你道。’”师云:“为复是同是别?同则神出鬼没,别则醉后添佰。毕竟如何?待你念得熟,向你道。”

  上堂,举古人云:“释迦弥勒犹是他奴,且道他是谁?”便下座。

  上堂云:“五千四十八卷,教理行果成见。祖师门下商量,须知一贵一贱。贵则珠玉难偕,贱则分文太远。有人于此辨得,白云与你三十。忽有个汉出来道:‘大丈夫赏罚分明,不知是那个三十?’”良久云:“三十年后。”

  上堂云:“三处移场定是非,顽心不改在家时。呼兄唤弟长如此,且作隈{艹崔}老古锥。”

  陈助教入山煎茶。上堂云:“戒定慧相扶,堂堂大丈夫。吹毛光灿烂,佛祖不同途。”

  谢典座上堂云:“白云嵌枯老汉,要吃无皮酸馅。典座取巧安排,一任众人咂仵。”良久云:“羊羹虽美,众口难调。”

  上堂,举:“僧问马大师:‘离四句绝百非,请师直指西来意。’大师云:‘我今日劳倦,不能为汝说,去问取智藏。’僧问智藏。藏云:‘我今日头痛,不能为你说,去问取海兄。’僧问海兄,海云:‘我到者里却不会。’僧却举似大师。大师云:‘藏头白海头黑。’”师云:“马大师无着惭惶处,只道得个藏头白海头黑。者僧将一担阇瞳,换得个不会。若也眼似流星,多少人失钱遭罪。”

  上堂云:“庭开金菊宿根生,来雁新闻一两声。昨夜七峰牵老兴,千思万想到天明。”

  冬日上堂云:“达磨西来事久多变,后代儿孙门风无限。搅扰身心一团麻线,白云今日都通截断。大众,一百单五近清明,上元定是正月半。”【本来现成】

  次日上堂云:“一阳生后正严寒,皎洁蟾蜍挂碧天。冰锁瀑泉声细碎,风摇危木影挛拳。狂猿抱子藏深洞,赢鹤将雏逐老仙。莫谓可师徒立雪,方知古德用心坚。”

  上堂,举:“德山问龙潭:‘久向龙潭,及乎到来,潭又不见,龙又不现。’潭云:‘子亲到龙潭。’”师云:“龙潭老人,可谓骑贼马赶贼。”便下座。

  送诸郡化主上堂云:“荷众诸禅流,才能足机划。逢人定有钱,见面宁无麦。已是吾家儿,久为物外客。温柔一手抬,刚硬双拳搦。牙爪一时全,胜南山白额。”

  上堂云:“一代时教,五千四十八卷,空有顿渐,岂不是有!永嘉道:‘亦无人亦无佛,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岂不是无!大众,若道是有,违他永嘉;若道是无,又违释迦老子。作么生商量得恰好?若知落处,朝见释迦暮参弥勒;若也未明,白云为你点破:道无不是无,道有不是有。东望西耶尼,面南看北斗。”【有无双遣】  上堂云:“说佛说法拈槌竖拂,白云万里。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白云万里。然后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也则白云万里。忽有个出来道:长老你恁么道,也则白云万里。者个说话,唤作矮子看戏,随人上下,三十年后一场好笑。且道笑个什么?笑白云万里。”

  上堂云:“白云门前路,往复行大步。中间有一片方,你诸人为什么却蹋不着?”  王提刑入山。上堂云:“祖师门下,如箭中的。手办眼亲,无得无失。”僧问:“朝葢临筵,清风匝座。学人上来,请师决破。”师云:“残腊一雨即渐迎春。”学云:“天垂宝葢地布金莲去也。”师云:“未为多在。”学云:“多底事作么生?”师云:“人天众前不欲造次。”学云:“觉海波澜增浩渺,释天日月转光辉。”师云:“也不消得。”乃举:“阿难问迦叶:‘世尊传金蝠外,别传何物?’迦叶召阿难,阿难应喏。迦叶云:‘倒却门前刹竿着。’又永嘉道:‘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师云:“迦叶教倒却刹竿,永嘉又教立宗旨。且道‘倒’底是‘立’底是?到者里须是具择法眼始得。毕竟如何?倒也七纵八横,立也二三成六。七峰阁上共谈玄,一句一言清耳目。”

  归新僧堂。上堂云:“十月今朝初一,新彪云堂已毕。圣众已得安居,雅丽全胜旧日。于中受用之时,凡百互相受惜。愿存古佛家风,三有四恩获益。庆忏别有上闻,具位题名立石。敢劝远近诸檀越,记取摩诃般若波罗密。忽有个出来道:‘长老不妨好文章。’”乃云:“咄!白云口里道,谁敢道不好!”

  提刑入寺。”上堂云:“兵随印转,将逐符行。大权菩萨覆护众生,相顺者善言诱谕,凶顽者枷棒纵横。中间有个没量大汉,金锁玄关留不住,圣凡位里莫能收。若柰何不得,佛法无灵验。白云有个消息,试说看。古人云:‘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纳须弥于芥中,掷大千于方外。变大地为黄金,搅长河为酥酪。到者里合作么生?国土动摇迎势至,宝花弥满送观音。”

  端午上堂,举:“昔有秀才造《无鬼论》,论就才放笔,有鬼现身,斫手谓秀才云:‘你争柰我何?’白云当时若见,便以手作鹁鸠嘴向伊道:‘谷谷孤。’”  上堂,举:“肃宗帝问忠国师:‘百年后所须何物?’国师云:‘与老僧造个无缝塔。’帝曰:‘请师塔样。’国师良久,云:‘会么?’帝曰:‘不会。’国师云:‘吾有弟子耽源,却谙此事,请诏问之。’”师云:“众中尽道国师良久,殊不知悬鼓待槌。当时肃宗若是作家君王,待伊道教诏耽源,但向道,国师国师何必。肃宗后诏耽源,源呈颂:‘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黄金充一国。无影树下合同船,琉璃殿上无知识。’”师代肃宗云:“闲言语。”雪窦颂道:“无缝塔见还难,澄潭不许苍龙盘。层落落,影团团,千古万古与人看。”师云:“雪窦可使千古传名。老僧败爱他道‘澄潭不许苍龙盘。’首尾一时贯串。败如前来,一络索拈放一边。且道毕竟如何?”乃云:“姹女已归霄汉去,呆郎犹自守空房。”【韩卢逐块·痴人犹戽夜塘水】  上堂,举:“僧问云门:‘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门云:‘糊饼。’白云即不然。忽有人问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只向伊道:驴屎似马粪。”又云:“破草鞋。”又云:“灵龟曳尾。且道是同是别?试辨看!”

  上堂,僧问:“如何是极则事?”师云:“何须特地。”乃举:“僧请益琅琊:‘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琅琊云:‘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其僧有省。”师云:“金屑虽贵,落眼成翳。

  上堂云:“祖师遗下一只履,千古万古播人耳。空自肩担跣足行,何曾踏着自家底。”【应须踏着自家底】

  上堂云:“行者不报来打鼓,曲腑木头上。不免将错就错。参。”

  上堂云:“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戍亥,终而复始,有术有爱。毕竟如何,但管熟念。”

  上堂云:“遍周沙界几曾移步,深山白云是何报土。若是真道人家。日洗钵盂两度。”

  新鞔法鼓。上堂云:“多载顽皮击不响,新皮才动震天雷。无滞莫言随势去,有声谁谓不平来。何也?双眼听不闻。双耳觑不见。一条平坦路,是谁没方便。”  上堂云:“‘本末须归宗,尊卑用其语。’利剑掷虚空。大棒打老鼠。”

  上堂,举:“世尊灭后,诸圣弟子于毕钵岩中结集法藏。阿难既升座,形仪与佛无殊。大众遂生三疑。一疑阿难成佛,二疑佛再现身,三疑他方佛化。阿难唱云:‘如是我闻。’众疑皆息。当时若有个汉出众云:‘大众依而行之,各自散去,免见满藏琅函,搅人肠肚。’然虽如是,犹未剿绝在。何也?阿难道‘如是我闻。’白云也道‘如是我闻。’若道当时,是重古轻今;若道即今,是重今轻古。要会么?优昙花不开,迹绝无香气。”

  上堂云:“六祖能大师,是个大痴汉。后代儿孙多,展转生惑乱。子细好思量,白云不着便。”  上堂,僧问:“百尺竿头如何进步?”师云:“快走始得。”乃举:“云门道:‘闻声悟道见色明心。观世音菩萨将钱来买糊饼,放下手元来却是个馒头。’云门好则甚好,奇则甚奇,要且只说得老婆禅。若是白云即不然,作么生是闻声悟道见色明心?”遂举手作打杖鼓势云:“?朋八冲札。”

  上堂云:“四五百石麦,二三千石稻。好个休粮药,耆婆不得妙。”

  上堂,举:“龙牙云:‘天下名山到因脚,年深辛苦与袜着。而今老大不能行,手里把柄破木杓。’白云即不然:脚也不能着草鞋,手亦不能把木杓。端坐受供养,施主常安乐。”

  上堂云:“达磨西来事,今人谩揣量。天河争起浪。月桂不闻香。何也?见成公案。”

  安乐院主修斋。上堂云:“昨夜得一梦,梦见臻公在天宫与帝释对坐。臻问帝释曰:‘天上有五衰相是否。’释云:‘此是佛之所说,岂可妄言。’于是帝释却问臻云:‘我闻阎浮提有不持戒者是否。’臻云:‘此是佛之所说,岂可妄言。’良久臻云:‘天宫虽乐不是久居。’遂下十八重地狱,乃见阎王居正殿与地藏菩萨耳语。臻便出门首。见一青衣童鞠躬云:‘东海龙王请伴诸罗汉斋。’臻遂往赴斋。回得数颗如意珠,一时分付诸门人。白云被珠光一烁,忽然梦觉,以至今朝诸法乳为臻公设斋,请白云升座。大众且道昨夜梦底是,适来说底是。众中尽是久参先德禅道之精,若人辨得,试出来露个消息看。有么有么?若无,白云又有个古话。释迦老子在跋提河侧般涅槃了。迦叶始至,绕金棺而哭,于是世尊为现双趺。大众且道般涅槃时是,现双趺时是?”乃云:“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诸增上慢者,闻必不敬信。”

  谢监收上堂云:“人之性命事。第一须是○。欲得成此○。先须防于○。若是真○人。○○。”

  上堂,僧问:“不昧当机,请师直道。”师云:“捏聚放开。”乃举僧辞赵州,州云:“有佛处不得住。”师云:“唤却你心肝五脏。”“无佛处急走过。”师云:“雁过留声。”“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错举。”师云:“出门便错。”僧云:“恁么则不去也。”师云:“种粟却生豆。”州云:“摘杨花,摘扬花。”师云:“不觉日又夜,争教人少年?”

  小参云:“达磨西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忽有个出来道:‘长老寻常室中爱问人如何是你心,某甲即不会,却问长老,如何是和尚心?’老僧即向他道:‘却来者里捋虎须,什么心造次说向你?’他若又问:‘柏树子话长老作么生会?’向伊道:‘我有个方便。’有甚方便?却须先问取首座。”又问:‘德山入门便棒,作么生会?’我闻便肉战。‘临济入门便喝,作么生会?’是什么破草鞋。直饶一时透过,也是七九六十八。”

  中秋上堂云:“中秋月中秋月,古今尽谓寻常别。别不别。皎皎清光遍大千。任従天下纭纭说。”【凉天佳月即中秋】

  上堂,僧问:“一代时教是个切脚,未审切那个字?”师云:“钵冲穰。”学云:“学人败问一字,为什么却答许多?”师云:“七字八字。”学云:“也是惯得其便。”师云:“许多时茶饭,元来也有人知滋味。”乃云:“祖师心印,好消息处无消息。无消息,古篆分明。拈起也大千岌儒,放下也凡圣同源。有时印却诸人面门,自是诸人甘伏不肯承当,带累白云受屈。且道过在什么处?”

  上堂,拈起拄杖子:者个拄杖子。不従天台南岳得。亦不在此土西天。且道生在什么处?若也知生处。同得受用。若也不知?”遂靠却,下座。

  上堂,举妙湛终持不动尊。首楞严王世希有。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败获法身。大众。若作禅会则谤经。若作经会则谤禅。若作一团则龙侗。有人跳得出。日销万两黄金。若跳不出。有处着你在。

  上堂云:但知月圆月缺。谁知月缺月圆。忙忙乘船过水。不知过水乘船。【第三只眼看大千】百年三万六千日。等闲老却朱颜。各自照镜看。是什么面孔。

  上堂,举僧问洞山。如何是善知识眼。山云:纸菜无油。若问白云。对道。无油不点灯。虽然如是。也较洞山三千里。败是其间有个好处。有甚好处。诸人黑地里撞着。露柱悟去也不定。

  岁朝上堂云:“威音王已前也恁么,威音王已后也恁么,三世诸佛也恁么,西天四七唐土二三也恁么,前年去年也恁么,明年后年更后年外后年也恁么。忽有个出来道。和尚和尚和尚。自云若不被他唤住。便一百年也只恁么。复云:元正启祚万物咸新。去年乞火和烟得。今日担泉带月归。晷运推移日南长至。当轩有直道。无人肯驻脚。孟春犹寒。伏惟首座大众。起居万福。苏武牧羊海畔。累日忻然。李陵望汉台边。终朝笑发。落在甚处。仁义只従贫处断。世情偏向富门多。

  上堂,僧问:“如何是本分事?”师云:“结舌无言。”乃云:“每日起来。拄却临济棒。吹云门曲。应赵州拍。担仰山锹。驱沩山牛。耕白云田。七八年来渐成家活。更告诸公。每人出一只手。共相扶助。唱归田乐。粗羹淡饭。且恁么过。何也。但愿今年蚕麦熟。罗睺罗儿与一文。

  上堂,举南泉云:“文殊普贤作夜三更起佛见法见。各与二十棒。贬向二铁围山。白云则具大慈悲。遂拍手云:“曼殊室利普贤大士。不审不审。今后更敢也无。自云:“一度被蛇伤。怕见断井索。

  上堂云:“狗子还有佛性也无。也胜猫儿十万倍。下座上堂,举雪峰问德山。従上诸圣以何法示人。山云:“我宗无语句。亦无一法与人。雪峰従此有省。后有僧问雪峰。和尚见德山。得个什么便休去。雪峰云:“我空手去空手归。白云今日说向透未过者。有两个人従东京来。”问:“伊什么处来?”他却道苏州来。便问伊苏州事如何?”伊道一切寻常。虽然如是。谩白云不过。何故。只为语音各别。毕竟如何?”苏州菱邵伯藕。

  上堂云:“二十五年坐这曲腑木头上。举古举今则不无。败是未曾道着第一句。众中莫有具大慈悲者。试出来道看。也要众人共知。兼乃平生行脚。有么有么?”莫道无。忽有个出来却问:“如何是第一句。白云不免向他道。放憨作么?”  上堂云:“难难几何般。易易没巴鼻。好好催人老。默默従此得。过这四重关了。泗洲人见大圣。参。

  上堂云:“是法不可示。言词相寂灭。这两句犹较些子。忽遇羚羊豹角时如何?”直上指云天天。久立。

  上堂,僧问:“如何是佛?”师云:“口是祸门。”乃云:“今日上元之节。处处灯光皎洁。不知天意如何,瑞雪翻为苦雪。贫穷变作郓蚕。乌龟冻得成鳖。唯有四海禅流。个个眼中添屑。何故。不说不说。下座。  请化主,上堂云:“造化之功。祖宗门下。作天地发生之气。春夏秋冬。决含灵颠倒之心。常乐我净。若据衲僧用处。又且不然。变大地为黄金。搅长河为酥酪。犹未称白云在。忽有个汉出来道。似恁说话。只是个贪心不足汉。自云道着。参。

  上堂举。达磨大师云:“谁得吾正宗。出来与汝证明。尼总持云:“据某见处。如庆喜见阿閦佛国。一见更不再见。达磨云:“汝得吾皮。道育云:“据某见处。实无一法当情。磨云:“汝得吾肉。二祖礼三拜依位而立。磨云:“汝得吾髓?”师云:“当时若见他三人恁么道。各人好与三十棒。只如白云。今日也合吃二十九棒。留一棒与汝诸人。其间若有知痛盘者。不辜负先圣。亦乃得见白云。其或未知。堂里吃粥吃饭。更须烂嚼多见。是浑囵吞却。

  上堂举。释迦如来往忉利天为母说法。优填王思佛命匠人雕啃檀像。及至世尊下来。像亦出迎。诸人且道下来底是。出迎底是。又教中道。如来者无所従来亦无所去。莫是法身无来去。化身有来去么?”若人于此见得。日销万两黄金。其或未然。草鞋钱教什么人还。  上堂云:“说禅被禅缠。不说却成现。若真个不说。真个好方便。如马前相扑。似霹雳闪电。会即大富贵。不会空对面。

  因斋上堂云:“不寒不暖喜春游。士女倾心结预修。自觉一生如幻梦。始知百岁类浮沤。子规啼处真消息。芍药开时野兴幽。此个门风谁会得。等闲白却少年头。

  上堂云:“前回底今日使不着。今日底后次使不着。使不着说不着重遭扑。自古至如今。谁错谁不错。忽有个出来道。白云不是今日错也。自云错错。下座。

  师一日持锡绕方丈行问僧:“还有属牛人问命么?”无对。遂云:“孙膑今日开铺。并无一人垂顾。可惜三尺龙须。唤作寻常破布。

  上堂云:“有一则奇特因缘,举似诸人,欲说又被说碍,不说又被不说碍,欲举山河大地又被山河大地碍。従教头上且安头,真金不博鍮。丈夫意如此,快乐百无忧。

  上堂举僧问曹山:“佛未出世时如何?”山云:“曹山不如。”“出世后如何?”山云:“不如曹山。”师云:“若以世谛观之。曹山合吃二十棒。若以祖道观之。白云合吃二十棒。然虽如是。棒头有眼。两人中一人全肯一人全不肯。若人点检得出。许你具半只眼。

  上堂云:“你等诸人。见老和尚鼓动唇吻竖起拂子。便作胜解。及乎山禽聚集牛动尾巴。却将作等闲。殊不知。澄声不断前宵雨。电影还连后夜雷。

  上堂云:“释迦已灭弥勒未生。森罗万象推向一边。且作么生是你诸人常住法身。”乃云:“有功无功莫使腹空。

  请供头修造上堂云:“白云今日权将大宋世界。作一面棋盘。先将东岳太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定却五方。次将五台峨嵋支提罗浮。以为相助。左畔则斜飞雁阵。右边则虎口双关。遂举手云:“且道这一着落在什么处?”若知落处。便为敌手。若也未然。白云试通个消息。十九条平路。争功势未休。莫教一着错。败子卒难收。

  正旦上堂,元正启祚。西天此土。万物咸新。撞豸麒麟。应时纳绑。诚言不谬。孟春犹寒。种种多般。伏惟首座大众。普天济用。洎诸知事怀才抱义。并诸化主如龙似虎尊体起居万福。直是如金如玉。岁岁三百六十。管取粥足饭足。

  因斋上堂云:“二月中春物象鲜。尽尘沙界一般天。苍莓雨洗去冬雪。野火风飘昨夜烟。危岭乍闻猿啸日。长江时见客乘船。人生几度逢斯景。好是诚心种福田。【烟景悟禅机】

  端午上堂,僧问:“今朝五月五。权罢{艹好}芸鼓。虽是无事人。亦请烧一炷?”师云:“急急如律令。”进云:“也待小鬼做个伎俩?”师云:“锺馗吓你。”乃云:“今日端午节。白云有一道神符也。有些小灵验。不敢隐藏。举似诸人。一要今上皇帝太皇太后圣躬万岁。二要合朝卿相文武百官州县猛寮常居禄位。三要万民乐业雨顺风调。有个符使却来报白云道。诸处尽去遍。只为神通小。不柰一件事何。遂问他是甚事。使云:“禅和子鼻孔辽天。白云向伊说。莫道你我尚不柰何。然虽如是。泽广藏山理能伏豹。毕竟如何?”一抽三二添四。黄牛角向天。八脚垂过鼻。急急。下座。

  上堂举。尼问赵州。如何是密密意。州于尼腕上掐一掐尼云:“和尚犹有这个在。州云:“你犹有这个在?”师云:“此尼若是个人。但向他道。也放和尚不得。

  上堂,僧问:“天下人舌头。尽被白云坐断。败如白云舌头。未审是什么人坐断?”师云:“东村王大翁。”乃云:“日用事无别。凭君为甄别。若于言上会。知君打不彻。不于言上会。心头似火热。先过赵州关。剪断白云舌。不负先圣恩。归堂且憩歇。  上堂云:“若要天下横行。见老和尚打鼓升堂。七十三八十四。将拄杖蓦口便筑。然虽如是。拈却门前上马台。剪断五色索。方始得安乐。

  小参,僧问:“德山不答话。千古把断要津。白云今夜小参,未审如何施设?”师云:“我不可承嗣端和尚不得也。”学云作家宗师天然有在?”师云:“是何言欤。”进云:“只者个又为甚人施设?”师云:“你还信得及么?”进云:“教某甲作么生信?”师云:“你是会来问不会来问?”进云:“某甲却是不会来问?”师云:“昨日也恁答一僧来。”进云:“今日为甚却干戈相待?”师云:“只为买卖不当价。”进云:“压良为贱则得。争柰有诸方在?”师云:“大众看取者一员禅客。进云:“放过一着?”师云:“嘘。乃举。陆亘大夫问南泉。弟子家中有一片石。也曾坐也曾卧。拟欲镌作佛得么?”泉云得。陆云:“莫不得么?”泉云不得。大众。夫为善知识。须明决择。为什么他人道得也道得。他人道不得也道不得。还知南泉落处么?”白云不惜眉毛。与你注破。得又是谁道来。不得又是谁道来。你若更不会。老僧今夜为你作个样子。乃举手云:“将三界二十八天作个佛头。金轮水际作个佛脚。四大洲作个佛身。虽然作此佛儿子了。你诸人又却在那里安身立命。大众。还会也未。老僧作第二个样子去也。将东弗于逮作一个佛。南赡部洲作一个佛。西瞿耶尼作一个佛。北郁单越作一个佛。草木业林是佛。蠢动含灵是佛。既恁么?”又唤什么作众生。还会也未。不如东弗于逮还他东弗于逮。南赡部洲还他南赡部洲。西瞿耶尼还他西瞿耶尼。北郁单越还他北郁单越。草木业林还他草木业林。蠢动含灵还他蠢动含灵。所以道。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既恁么?”你又唤什么作佛。还会么?”忽有个汉出来道。白云休寐语。大众记取这一转。

  上堂云:“平生百了千当底正好吃棒。且道过在什么处?”打你百了千当。

  上堂云:“去圣时遥人多懈怠。逆则生嗔顺则生爱。且道作么生是不嗔不爱。东海剪刀西番皮袋。  上堂,僧问:“承师有言:‘山前一片闲田地。’败如威音王已前,未审什么人为主?”师云:“问取写契书人。”学云:“和尚为甚倩人来答?”师云:“败为你教别人问。”学云:“与和尚平出去也。”师云:“大远在。”乃云:“五日莫睹其容,二听绝闻其响。有功者罚,无功者赏。拈须弥山秤来二两。忽有个道。一方知识为什么大秤秤人物事。自云:“官不容针私通车马。  谢街坊上堂云:“街坊昨日将一把沙到方丈前。一见老僧劈面便撒。赖遇老僧先见衫袖。一遮并不妨事。今朝举似大众。不敢隐藏。何故。赏伊胆大。下得者个手脚。忽有人问白云。为什么只恁休去。不见道。老不以筋力为能。然虽如是。宾主历然。

  上堂,僧问:“如何是佛?”师云:“许多时向什么处去来。乃云:“达磨未来时。冬寒夏热。达磨来后。夜暗昼明。诸人若下得一转平实语。吃盐闻咸吃醋闻酸。若道不得。迦叶门前底。

  上堂云:“若论此事。如人博戏相似。忽然赢得。身心欢喜。家业昌盛。覆阴儿孙。不觉输他。自然迷闷。然虽有输有赢。此事还在。白云今日。有条攀条。无条攀例。不见陆亘大夫与南泉看双陆次。大夫撮起骰子问南泉云:“恁么不恁么?”便恁么信彩去时如何?”南泉云:“臭骨头十八。大众。此去县城不远。外人闻得便来捉赌时又且如何?”乃云:“白云自有道理记得。龙牙道。学道先须有悟由。还如曾斗快龙舟。虽然旧阁闲田地。一度赢来方始休。

  上堂云:“目连双足越坑。大迦叶聆筝起舞。毕陵迦诃骂河神。迦留陀夷埋身粪壤。此事教中一一有出处。总道是习气。败如祖师门下。达磨九年面壁。秘魔擎杈。禾山打鼓。石巩弯弓。雪峰辊球。国师水碗。归宗拽石。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无业才有人问便道莫妄想。且道是个什么?众中还有久参先德天下横行具顶门上眼底衲僧么?出来为白云证据。也要畅快平生。有么有么?若无。三十年后此话大行。且道毕竟如何?朱夏火云归碧洞。清秋危露滴金盘。

  先师忌晨上堂云:“去年正当恁么时。多前年三件事。今年正当恁么时。多去年七件事。这十件事。数不过者甚多。何也。去却七三存一事。是去年说是今日。急如箭黑似漆。无言童子口吧吧。无足仙人植胸缈。乃云:“交下座与能表白起丧云:“本是你送我。今朝我送你。生死是寻常。推倒又扶起。至坟所复谓众云今朝正当三月八。送殡之人且听说。君看陌上桃花红。尽是离人眼中血。  上堂云:“仲春渐暖牡丹生卵。紫炅攒身黄莺开眼。共赏芳春三佰两盏。唯有白云一生担板。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