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二十二

卷二十二

  ○黄梅东山(法)演和尚语录(门人惟庆编)

  师在海会受请。拈香示众云:“八十翁翁辊绣球。遂付维那宣疏毕。升座云:“三处住持只这滋味。这回冤家难为回避。白莲峰鼻孔。海会山出气。

  当晚小参云:“一则三三则七。牧羊编畔女贞花。拒马河边望夫石。石击尺赤土画簸箕。従教眼搭痴。复云:“淮甸三十载。今作老黄梅。好是明明说。従教鸭听雷。

  入院祖师塔烧香以手指云:“当时与么全身去。今日重来记得无。复云:“以何为验。以此为验。遂礼拜。开堂黄梅。宰公度疏。师拈起示众云:“见么?”差珍异宝尽在其中。若也不见。请表白对众拈出。宣疏毕乃云:“便与么散去。早是多事了也。若也不信。遂指法座云:“少间向上头撒沙撒土去也。便升座拈香祝圣罢。复拈香云:“此一炷香。在舒郡二十七年。三处住院。诸人总知。遂欲烧次复云:“不得也须说破。某十五年行脚。初参迁和尚得其毛。次于四海参见尊宿得其皮。又到浮山圆鉴老处得其骨。后在白云端和尚处得其髓。方敢承受与人为师。今日毽向炉中。従教薰天炙地。有耳朵者辨取。四祖和尚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云:“当观第一义。宝剑霜锋利掣电隔三千。最胜无伦譬。眼辨手能亲。出来相比试。”僧问:“旧店新开列宝珍。一回拈着一回新。师今已据卢能位。端的如何拂镜尘?”师云:“朝到西天暮归唐土。”进云:“已得轩辕辨端的。灵光従此照恒沙?”师云:“最初一句作么生?”进云:“不辞山路远。踏雪也须过。”师云:“你犹醉在。僧问:“灵山一会迦叶亲闻。未审今日一会。什么人得闻。师云:“与灵山无异。”进云:“古之今之尽是知音?”师云:“知音一句又作么生?”进云:“点头不吐舌?”师云:“无人孟浪过你。”进云:“忽遇拏云雾来时又作么生?”师云:“老僧打退鼓。”乃云:“适来四祖师叔白槌云:“当观第一义。只如第一义。且作么生观。要会么?”三世诸佛。若无第一义。将什么化度有情。西天四七唐土二三乃至天下老和尚。若无第一义。将什么建立宗风。只如当今圣帝。若无第一义。将什么统御天下。知郡学士知县宣德合座尊官。若无第一义。将什么为民父母。乃至在会施主。若无第一义。将什么崇敬三宝。然虽如是。也须各各自悟始得。

  上堂举。古人道。夫为善知识。须是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驱耕夫之牛。令他苗稼滋盛。夺饥人之食。令他永绝饥虚。众中闻举者。多是如风过耳相似。既驱其牛为什么却得苗稼滋盛。既夺其食因什么永绝饥虚。到者里须是有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底脚手。便与拶一拶逼一逼。赶教走到结角处便好。向伊道。福不重受祸不单行。

  上堂云:“二月春中渐暖。吩歌频打拍板。乌鸡走入鹅群。鸭儿冻得觜匾。水上或浮或沉。何时解成瑚琏。子细好好思量。天地去此不远。复云:“频婆娑罗王。

  上堂,今朝二月初五。行者先来打鼓。长老肚里茫然。思量说佛说祖。大地雪深三尺。禽兽吃泥吃土。今年必定丰熟。自然五风十雨。者里有个好处。且道有什么好处。遂作雷声云:“是什么?”复云:“雷乃发声。

  上堂云:“夫为禅客。如出塞将军。你将得云门半片胡饼来。我便与半个须弥山。若不如是。焉敢称禅客。  上堂云:“夫为出家之人。须有出家之见。具择法眼。方为出家。如何是择法眼。破灯盏。毕竟如何?担板担板结夏日上堂云:“孟夏渐热。伏惟首座大众。尊候万福。却似夹竹桃花锦上铺花。遍地花莫眼花。每年事例不用张查。下座人事。巡寮吃茶。

  上堂举。永嘉道。亦无人亦无佛。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大众。这里若不具金刚眼睛。便见髑髅遍野。如何即是。剑阁路虽险。夜行人更多。

  上堂云:“立雪断臂指喻后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这个是什么语。江城子。

  上堂云:“时人住处我不住。时人行处我不行。毕竟作么生?牛角长三寸。兔角长八尺。四溟东海流。般若波罗蜜。

  上堂云:“门外有大路。不肯大开口。腊月三十日。胡乱外边走。好大哥。

  上堂云:“无法可说是名说法。夜月严凝霜天凛冽。池里乌龟冻得成鳖。更说两句舌头成铁。  圣节上堂云:“十二月初八日。今上皇帝降诞之辰。不得说别事。乃高声云:“皇帝万岁皇帝万岁。

  上堂云:“无边身菩萨。将竹杖量世尊顶。丈六了又丈六。量到梵天不见世尊顶相。乃掷下竹杖。合掌说偈云:“虚空无有边。佛功德亦然。若有能量者。穷劫不可尽。大众。无边身菩萨说偈且止。诸人还解自量也无。若教老僧自量。直是无下手处。不见古人道。斗充佛座功德难量。盏子烧香紫云胱犄。何故如是。别是一家春。

  上堂云:“一年只余此月。天道未尝降雪。奉告三界龙神。各自递相报说。普天普地铺银。且要应时应节。更望大众慈悲。为念普贤菩萨。毕竟作么生?”摩诃萨。

  郭朝奉祥正请上堂,朝奉于法座前烧香云:“此一瓣香。毽向炉中。为光明云遍满法界。供养我堂头师兄禅师。伏愿。于此云中方广座上。擘开面门。放出先师形相。与诸人描貌。何以如此。白云岩畔旧相逢。往日今朝事不同。夜静水寒鱼不食。一炉香散白莲风。师遂云:“曩谟萨怛哆钵冲野。恁么恁么?几度白云溪上望。黄梅花向雪中开。不恁么不恁么,嫩柳条金线。且要应时来。不见庞居士问马大师。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马大师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你道。大众。一口吸尽西江水。万丈深潭穷到底。掠搭不是赵州桥。明月清风安可比。

  上堂云:“春雨挤无涯。乾坤已具知。东君行正令。梅柳一枝枝。祖师门下客。相见在今时。相见即不无。说什么事。”便下座。

  上堂举。肃宗帝问忠国师云:“和尚百年后所须何物。国师云:“与老僧造个无缝塔。帝云:“请师塔样。国师良久云:“会么?”帝云不会。国师云:“吾有付法弟子耽源。却谙此事。请诏问之?”师云:“前面是真珠玛瑙。后面是玛瑙真珠。东边是观音势至。西边是普贤文殊。中间有一首幡。被风吹着。道胡卢胡卢。

  上堂,顾视禅床左右。遂拈拄杖在手中云:“只长一尺。下座。

  上堂云:“世有一物,亦不属凡,亦不属圣。亦不属邪,亦不属正。万事临时,自然号令。抵死要知,换却性命。”

  上堂云:“担水河头卖,诸人尽笑怪。滞货没人猜,一似欠他债。昨夜三更半,石人斗礼拜。这个说话,莫道你理会不得,我也理会不得。”

  上堂云:“古人道: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师云:“是即是。只是太旧。雪峰示众道。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大众。雪峰对面热瞒诸人不少也。然虽如是。还有与雪峰同步底么?”试出来与五祖相见。有么?”若无。遂拈拄杖卓一下举起云:“五祖今日与雪峰。同乘槎泛四大海。穿八大龙王髑髅。经过百千个须弥山。却回来法座上坐。又送雪峰归雪峰山。只是不曾动着一步。诸人还信得及么?”若信不及。遂举拄杖云:“岂不见先师翁道。放在卧床头。急要打老鼠。

  上堂云:“凡心圣意露堂堂。念念无差即道场。向去莫言今日事。观音自在放毫光?”良久云:“莫瞒老僧好。

  上堂云:“三月安居今已满。九旬禁足事如何?西天蜡验闻声久。此土鹅珠说者多。季运二千年远意。混流水乳积成河。林泉开士齐弘护。莫使囫颓着众魔。

  上堂云:“时候季秋霜冷。皎洁银河耿耿。松窗一炷炉烟。颇称吾家好景。

  上堂举。僧问投子。大藏教中还有奇特事也无。投子云:“演出大藏教?”师云:“投子被人一问,直得料掉没交涉。若是五祖即不然。或有人问:“大藏教中还有奇特事也无。老僧即向伊道。作礼而去信受奉行。然虽如是。与他投子白云万里。毕竟如何?”要你诸方眼作么上堂云:“悟了同未悟。归家寻旧路。一字是一字。一句是一句。自小不脱空。两岁学移步。湛水生莲花。一年生一度。

  上堂云:“频频唤汝不归家,贪向门前弄土沙。每到年年三月里,满城开尽牡丹花。”【归家】

  上堂云:“青萝夤缘。直上寒松之顶。白云淡宫。出没太虚之中。自十九至二十三日。万余人来此赴会哄哄地。如今只见老汉。独自口吧吧地。若道多人是闹一人是静。直是白云万里。毕竟如何?”一人闹浩浩。多人静悄悄。不如归堂吃茶好。

  上堂云:“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云门道。观世音菩萨将钱买胡饼。放下手云却是个馒头。如此则随他脚跟转也。五祖有个随流认得性。快乐永无忧底因缘。举似大众。忽然于此省去也不定。良久唤侍者。侍者应诺?”师云:“我害痴。

  上堂云:“仲冬严寒普遍世间。富贵即易贫穷即难。唯我林泉之人无易无难。为什么如此?”良久云:“无人处向你说。

  上堂举。普化道。明头来明头打。暗头来暗头打。虚空里来虚空里打。四方八面来连枷打。临济闻得。遣僧问云:“总不恁么来时如何?”化云:“明日大悲院里有斋。若是五祖即不然。有人问总不恁么来时如何?”和声便打。是他须道。五祖盲枷瞎棒。我只要你恁么道。何故。一任举似诸方。

  上堂云:“应接无方唯是此。一毛端上廓心田。生枝延蔓魔家族。点点舒光曜祖天。

  上堂云:“风和日暖,乔树莺啼。桃李妍而烂锦成行,芳草浓而铺茵作阵。花落一片两片。浮碎玉以雰雰。柳舞三回五回,曳长丝而冉冉。当是时也古人道:‘幽鸟语如簧,柳垂金线长。烟收山谷静,风送杏花香。永日潇然坐,澄心万虑忘。欲言言不及,林下好商量。’良久云:“你且商量看。”

  上堂举。”僧问雪峰云:“古涧寒泉时如何?”峰云:“瞪目不见底。”僧云:“饮者如何?”峰云:“不従口入。赵州闻得云:“不可従鼻孔里入也。”僧却问赵州。古涧寒泉时如何?”州云苦。”僧云:“饮者如何?”州云死?”师云:“若有人问五祖古涧寒泉时如何?”即向伊道。水饮者如何?”但云:“当下止渴。或有个人出来问道。与曹溪水是一是二。我即向伊道。分枝列派纵横自在。低处浇田高处泼菜。

  上堂云:“赵州道。个柏树子。庐陵随后雪。白米中间有个白莲峰。一口吸尽西江水。喜美冲逻哩冲逻哩。我自我你自你。深村有个白额虫。吒腮鬣颔九条尾。良久云:“咦好怕人。

  小参举。药山初参石头。”问:“云:“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访闻南方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实未明了。石头云:“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药山罔措。一日坐次。石头遂问云:“汝在此作什么?”山云:“一物也不为。头云:“恁么则闲坐也。山云:“闲坐则为也。头云:“你道不为。不为个什么?”山云:“千圣亦不识。石头遂有颂云:“従来共住不知名。任运相将只么行。自古上贤犹不识。造次凡流岂易明?”师云:“大众,须是过得祖师关,会鸟道玄路,始会此般说话。石头恁么垂示。便类赵州庭前柏树子。洞山麻三斤。云门超佛越祖之谈。五祖亦有一颂。任运不知名。轻轻着眼听。水上青青绿。元来是浮萍。

  四面专使文详。持法嗣书到。师于法座前授书。拈起问专使云:“这个是四面底。庠梨底在什么处?”使云:“验在目前。”师云:“几不问过。”遂升座云:“好事难逢。何不出来大家唱和。”时有僧出问云:“石头驰书犹是钝汉。玄沙白纸谩说同风。四面璞来有何祥瑞?”师云:“春气发来无硬地。”进云:“与么则冲开千顷浪。透过祖师关。”师云:“真个也无。”进云:“可谓是黄梅熟后无人识,独许东山一老师。”师云:“更有人在。”进云:“和尚也不要疑着。”师云:“也落在庠梨后。”进云:“只如四面无门。老和尚向甚处得这消息来?”师云:“你向甚么处去来。”僧指东畔云:“这个直岁得恁么黑。又指西畔云:“这个知客得恁么肥?”师云:“不得指东划西。”僧以坐具一划云:“者个不可唤作东西也。”师云:“看你乱走。”进云:“和尚低声。恐人闻得。”师云:“你适来也郎当不少。”僧以手掴口云:“是我招得。”师乃云:“大众。四面长老有书。对大众前。须当说过。四面大漆桶。详师分半桶。白莲峰下开。薰却我鼻孔。且道为什么如此。无你出气处。”

  太平专使至。”上堂云:“万里无云点太清。祖天日月自分明。太平不许将军见。却许将军建太平。”  上堂云:“举则公案。事事成办。向外驰求。痴汉痴汉。”

  上堂云:“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古人恁么道。可谓锦上铺花。不妨奇特。诸人且作么生会。白莲今日曲顺后机。不惜眉毛。亦为颂出。有中有。无中无。细中细。粗中粗。”

  上堂云:“今朝三月初五。老汉亦无所补。无字指路堂堂。枉见衲僧受苦。毕竟如何?如人学射。”  上堂云:“媚景中春暖色喧。尽尘沙界一般天。林峦蓊郁争苍翠。花柳芬芳斗色鲜。蝶弄牡丹飞势紧。蜂游芍药谩迟延。人生几度逢春景。何不于中种福田。【把握现境】

  上堂举。兴化云:“我逢人则不出。出则便为人。三圣道。我逢人则出。出则不为人。”师云:“此二古德。一人文章浩渺。一人武艺全施。若道兴化是。文亦不得。若道三圣是。武亦不得。还于此辨得出么?若辨得出。许你通身是命。若辨不出。你自相度。”

  上堂云:“如何是禅。阎浮树在海南边。近则不离方寸。远则十万八千。毕竟如何?禅禅。”

  上堂云:“贱卖担板汉。贴称麻三斤。百千年滞货。何处着浑身。”

  上堂云:“今朝八月二十。佛法两字难入。深村大小老翁。达磨祖师不及。”

  上堂云:“未透祖师关。莫问大雪山。一步一万里。千难与万难。”

  上堂举。”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僧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狗子为什么却无。州云:为伊有业识在。”师云:“大众。你诸人。寻常作么生会。老僧寻常只举无字便休。你若透得这一个字。天下人不柰你何。你诸人作么生透。还有透得彻底么?有则出来道看。我也不要你道有。也不要你道无。也不要你道不有不无。你作么生道。珍重。”

  吕宝文嘉问入山上堂,僧问:“世尊拈花迦叶微笑。台旆光临于法席。愿师方便为宣扬。”师云:“六耳不同谋。”进云:“不于花上觅。扩赫自圆明?”师云:“好。”进云:“可谓独露无私,对扬有准。”师云:“是。”进云:“觌面知机又作么生?”师云:“不得与别人说。”进云:“和尚只知其一。且不知其二。”师云:“你作么生?”进云:“祖师却道知来也,归作盐梅正是时。”师云:“被你道着。”进云:“已得真人好消息。人间天上更无疑。”师乃云:“记得昔日僧问六祖。黄梅衣钵什么人得。祖云:会佛法底人得。僧云:和尚还得也无。祖云不得。僧云:为什么和尚却不得。祖云:我不会佛法。”又举:“僧问雪峰。和尚见德山后。得个什么道理便休去。峰云:我当时空手去空手回。”师云:“大众。此二尊宿一人是祖师。一人是禅师。及乎问着便道。我不会佛法。又道。我空手去空手回。你诸人还会伊恁么说话也无。若要会他恁么说话。须是透祖师关始得。若不透祖师关。辄不得正眼觑着。”  唐提举耜到院上堂,举三圣问雪峰。透网金鳞以何为食。峰云:待汝出网来即向汝道。圣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识。话头也不识。峰云:老僧住持事烦。众中或谓。雪峰与三圣宗派不同。故言不相契。或谓。三圣作家。雪峰不能达其意。如斯话会有何交涉。忽有人问五祖。透网金鳞以何为食。老僧向伊道。好个问头。”复云:“大众且道与雪峰是同是别。不能为你说得。听取一颂。洞里无云别有天。桃花似锦柳如烟。仙家不会论春夏。石烂松枯是一年。”

  资福专使。持法嗣书至。师于法堂上受书。拈起问专使云:“本无名字。什么处得这个来。”专使拟议,师云:“因谁致得。”遂升座。举:“石头问长髭什么处来,髭云:岭南来。石头云:大庾岭头一铺功德成就也未?髭云:成就久矣。只欠点眼在。石头云:莫要点眼么?髭云便请。石硕垂下一足。髭便礼拜。石头云:你见个什么道理便礼拜?髭云:如红炉上一点雪。”师云:“红炉一点雪。知音瞥不瞥。龟毛扇子扇。泥牛一点血。”

  △偈颂投机山前一片闲田地,叉手叮咛问祖翁。

  几度卖来还自买。为怜松竹引清风。

  山居床是柴棚哺是茅,枕头葛怛半中凹。

  霜天索寞人投宿,睡到平明手脚交。

  自贻白云堆里古家风,万里霜天月色同。

  林下水边人罕到,方知吾道乐无穷。

  遣兴。  冉冉白云间,々微风起。至哉造化功。孰为究终始。究之既不能。従然自忧喜。

  闻角。

  幽幽寒角发孤城。十里山头渐杳冥。

  一种是声无限意。有堪听有不堪听。

  病起。  病来又病皮粘骨。抖擞起来无一物。

  行不成步语声低。鼻孔依前空突兀。

  山中四威仪。

  山中行携篮。采蕨称幽情。牧童唱罢胡家曲。子规枝上一声声。

  山中住万叠。千重谁伴侣。纵使知音特地来。云深必定无寻处。

  山中坐月夜。霜天寒雁过。炉灰拨尽未成眠。报晓灵禽清耳朵。  山中卧一片。清光高鉴我。但得身心到处闲。多年布衲従教破。

  赞白云先师真。

  一月在天,影含众水。师真之真,非月非水。  青黄碧绿乱荼糊。看来半嗔半喜。

  赞四祖演和尚。

  桂花包里老黄梅。不向阴阳地上开。  蜂蝶岂知香远拆。难寻晨迹去还来。

  自赞。

  眼暗耳聋。行步龙钟。人前强笑。叉手当胸。  自述真赞二首。

  以相取相都成幻妄。以真求真转见不亲。

  见成公案无事不办。百年三万六千日。翻覆元来是这汉。我真我赞。唯已自知。面面相觑。有甚了期。

  师室中常举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僧请问,师为颂之:赵州露刃剑。寒霜光焰焰。更拟问如何,分身作两段。

  示禅者二首。

  学道先须得指归。闻声见色不思议。

  长天夜夜家家月。影落澄潭几个知。  祖道何殊世路平。时人行处不须惊。

  拟心未到先移步。直似玄沙问镜清。

  示学徒四首。  学道之人得者稀。是非长短几时亏。

  若凭言语论高下。恰似従前未悟时。  空门有路人皆到。到者方知滋味长。

  心地不生闲草木。自然身放白毫光。

  一片秋光对草堂。篱边金菊预闻香。蝉声未息凉风起。胜似征人归故乡。

  终日谈玄第一宗。枯河道里觅鱼晨。直饶祖佛无阶级。须向奇人棒下通。

  送已德二禅者之长安缘干。

  二人同心其义断金。古今有此吾道堪任。  山之厚重海之渊深。白云留不住。祖佛莫能禁。极目少林峭峙。傍观华岳觅岑。分得维摩按指法。且弹一曲访知音。

  悼四祖演和尚。

  此病彼圆寂。吾门何得失。生死若空花。去来如鸟迹。

  东涌忽西没。影挂寒堂壁。三十三天扑帝钟。普念般若波罗蜜。

  悼投子青禅师。

  寂住峰头云。洒落曹溪水。高张浮渡帆。直入大洋里。

  运载既缘终。昨夜狂风起。{髟丫}角女子戴琼花。八十翁翁穿绣履。

  悼浮渡圆鉴禅师。  浮渡岩前青瘦柏。丛林耸出标风格。

  夜来寒影落西衢。谁唱胡笳十八拍。

  吊崇胜大师。

  苦雾罩庭轩。悲云锁暮天。师归真净界。影挂月孤圆。

  去不去兮若之梦。来不来兮谁后先。谁后先。阎浮树在海南边。  悼陈吉先。

  子既卜迁居。禅家第一机。有帆不挂树。无住坦然途。

  世态那堪恋。恩情尽属愚。祖师门下客。到此辨锱铢。

  访信和尚。

  维摩之后室长开。立雪求心悟善财。木老花凋兮白云乱卷。波澄霜夜兮皎月徘徊。不二门高远相访。又骑羸马入尘埃。

  送白首座回乡。

  归心休问路多端。四海为家未足观。  只履清名思达磨。诸侯九合笑齐桓。

  次韵甘露辂长老。

  本自居山不厌山。水声山色异人间。

  知音若会侬家意。任是危层亦共攀。

  送仁禅者。白云岩上月。太平松下影。深夜秋风生。都成一片境。

  送文禅人宁亲。

  今生父母当亲觐。従本爷娘子细看。  动转施为全得力。一回举着骨毛寒。

  送蜀僧。

  相聚淮南四十年。而今归去路三千。

  有人若问西来意。水在江湖月在天。

  寄信上人。  一瓶一钵且随缘。此事时时强为宣。

  知已不来春渐老。孤峰皎月对寒泉。

  次韵黄龙图。  海会云山叠乱青。龙潭泻碧声冷泠。

  使君乞与安闲地。时共禅徒终夜听。

  次韵高台师兄。

  每览嘉隐篇。清风益可爱。有时说向人。时人都不会。  回首望衡岳。岳山千里外。独步立斜阳。飒飒闻秋籁。

  拟云送信禅者作丐。

  春晴触石欲高飞。皖伯台前度翠微。

  本自无心为雨露。何曾有意泄天机。

  风雷倚势声光远。草木乘阴色泽肥。

  莫谓功成空聚散。岩房潜约几时归。

  送化主三首。

  岩缝迸开云片片。半笼幽石半従龙。

  为霖普润焦枯后。却入烟萝第一重。

  莫论人情与道情。大都物理自分明。

  皖公山下长流水。今古滔滔彻底清。  庭无立雪人。路有尘埃客。倾尽此时心。松间赠行色。

  与瑰禅化麦。  水中捞得麦。恐悚瑰禅客。往复偃溪边。闻声隔不隔。

  寄太平灯长老。

  遍游五祖山。语笑令人爱。极目情量宽。礼貌多自在。

  思乡便欲回。不虑他人怪。再见是明年。往来无偏碍。

  寄高台本禅师法兄。

  春山望极几千重。独凭危栏谁与同。

  夜静子规知我意。一声声在翠微中。

  迁住白云入院后示二三执事。

  登山须拄杖。渡水要行船。有客开颜笑。无愁展脚眠。

  万般存此道。一味信前缘。试比红尘里。清虚直几钱。

  寄诸郡丐者。  坐一须赴七。古圣留纵迹。此土与西天。个个明格尺。

  点铁化为金。喝石变成壁。大力那罗延。是谁亲中的。

  寄旧知二首。

  隔阔多时未是疏。结交岂在频相见。

  従教山下路崎岖。万里蟾光都一片。

  朔风扫尽千岩雪。枝上红梅包欲裂。

  缥缈寒云天外来。吾家此境凭谁说。

  送化士四首。

  何事秋风入夜凉。稻花时复送余香。

  要知此个真消息。末后殷勤味最长。

  皖伯台前送别时。桃花似锦柳如眉。

  明年此日凭栏望。依旧青青一两枝。  透出龙门未是难。几人得过赵州关。

  白云片片青山外。为雨为霖去复还。

  出自白云山。携艘步烟渚。心中几万端。唯我能相许。

  寄旧三首。

  木落高秋玉露垂。窗前黄菊渐离披。

  白云片片迎新雁。不是知音说向谁。

  寄书未到他先望。传语不来我未知。

  度日林泉无世虑。敛眉偷看白猿儿。

  梅花欲谢不谢。桃花欲开不开。

  思君共听猿啼处。一片白云天外来。

  偶作。

  多时欲写天边雁。毛色观来苦未全。

  号叫不妨知节令。养成飞去有何难。

  雁雁雁塔当初占。古晨禅禅。

  入理深渊。无形无状。千难万难。后生晚长心坚石穿。

  赋祖花次李提刑韵三首。

  此花迥与人间别。结果开花当处生。

  要会祖师端的旨。未萌天地已先成。

  此土西天祖佛名。双峰顶上铁花生。

  世间无限丹青手。只恐吟成画不成。

  造化之功品物情。正当生处不言生。

  寻枝摘叶空劳力。一朵开时一佛成。

  次韵酬彭运使留题七峰阁。

  山腰营小阁。聊且寄生平。三四危峰顶。啼猿分外清。

  次韵寄彭运使吏部。

  纵使千回眼见。争如手亲一遍。透得此个重关。乃是平生方便。

  次韵吴都曹山家旨趣最幽微,路转峰回到者稀。

  一钵黄菁消永日,满头白发已玄机。

  绕岩瀑布窗前落,哭月狂猿岭上飞。

  自得平生观不足。那知浮世是兼非。

  次韵骞锦李朝奉。

  谛当之言不在多。文殊不二问维摩。赵州眼烁四天下。赖有同参凌行婆。

  题东颖西湖简太守李秘监。

  笨竹乔松积翠阴。绿杨红蕊遍园林。  到头须让西湖水。淡静还如君子心。

  东颖途中。  一宿成家步。孤云万里游。吾门随处静。世路几时休。

  举首问明月。凭心寄斗牛。归期何太晚。犹尚往他州。  聚远亭。

  眼观不足。耳听不尽。水碧山青。谁远谁近。

  答凭希道。

  老病疏慵不记心。应无狂梦到琼林。

  水声山色长为伴。利害従教似海深。

  俳钒两涧齐。泻碧垂双带。长沙波浪深。湍流转滂霈。

  詶石秀才。

  昨夜西风激怒涛。惊翻旧事没丝毫。  凭栏笑罢思量着。望断长天月色高。

  送朱大卿。

  但得心闲到处闲。莫拘城市与溪山。  是非名利浑如梦。正眼观时一瞬间。  送吕公辅。

  送客别金沙。行行去路赊。淡烟笼碧汉。薄雾缀红霞。

  百舌吟新树。千株长嫩芽。翻思分袂处。举首见桃花。

  送黄景纯。  秋云秋水两依依。寒雁声声度翠微。  多向洞庭青草崖。楚天空阔不知归。

  重会郭功甫。

  净空居士久相知。三十年来只片时。今日白莲花下见。维摩元是旧容仪。

  寄李元中。

  寄尽千张纸。徒烦心手劳。人情如太华。争似道情高。  嘉隐堂。

  一松一竹一溪云。时有清风伴月轮。

  窗外泉声长似雨。迥然居者不知春。

  黄梅东山演和尚语终。

  ○附录序文葢闻。言语道断。而未始无言。心法双亡。而率相传法。有得兔忘蹄之妙。无执指为月之迷。故宗师起而称扬。若尺棰取之不竭。学者従而领悟。如连环解之无穷。教外别传道斯为美。演师和尚。游方浸久。询请无私。周旋黄檗之庭。践履白云之室。常心是道。信手成金。红粉佳人。发最上之机。金色头陀。无容身之处。念聪明咒唱太平歌。皆诸方之所未闻。后人之所警策。其他妙语不可皱论。广于简编。庶为龟鉴云耳。知台州黄岩县事。张景笨序。

  粤自灵山拈出。糙岭传来。天下丛林。分枝布叶。石霜古月。海会重圆。介在祖山。隐若敌国。谁主兹地。演公其人。演公系本蜀川。令行淮甸。三提宗印二纪于兹。仁义道中空华结果。荆棘林内石敝抽条。莫疑优钵现前。翻作葛藤会去。克勤上人录其语要。俾之赞扬。兔角龟毛敢言有实。孤裘羔袖终愧非宜。绍圣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河间刘跋谨序。

  海会演师。昔行脚至白云峰顶。逢一善知识。据师子座。现比丘身。为无所为说无所说。有时蝗云昌浪游戏自如。有时截铁斩钉纪干不可。诸方辐凑四众景従。罔测其由。举皆自失。师独熟视而笑。莫逆于心。曾未逾时。遂蒙受记。天人叶赞。自四面而住太平。父子相承。由太平而来海会。随机答问。因事举扬。不假尖新。自然奇特。其徒纂集。请余为之序。欲传于世云。绍圣二年十一月初十日。吴郡朱元衬序。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