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八

卷八

  ○汝州首山(省)念和尚语录师讳省念。莱州狄氏子。入院上堂云:“佛法付与国王大臣有力檀那。令其佛法不断绝。灯灯相续至于今日。大众且道续个甚么?”良久云:“今日须是迦叶师兄始得。”时有僧问:“灵山一会何异今朝?”师云:“堕坑落堑。”僧云:“为什么如此?”师云:“瞎。”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云:“少室岩前亲掌示。”僧云:“更请洪音和一声。”师云:“如今也要大家知。”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一言截断千江口。万仞峰前始得玄。”问:“如何是首山境?”师云:“一任众人看。”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师云:“吃棒得也未。”僧礼拜。师云:“吃棒且待别时。”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楚王城畔汝水东流。”僧云:“如何是学人亲切处?”师云:“五九尽日又逢春。”僧云:“毕竟事如何?”师云:“冬到寒食一百五。”问:“司徒郎中临座侧。祖胤西来愿举扬。”师云:“王臣三请今朝赴。万民乐业普皆安。”僧云:“与么则慈云普润。处处皆通也。”师云:“野老喁歌时人皆唱。复云:“诸上座。佛法无多子。只是你诸人自信不及。若也自信得去。千圣出头来。你面前亦无下口处。何故。只为你自信得及。不向外驰求。所以柰何不得。直饶释迦老子到这里。也与三十棒。然则如此。初心后学。凭个什么道理。且问你诸人还得恁么也未。”良久云:“若得恁么,直须恁么,无事珍重。”

  上堂,僧问:“従上诸圣向什么处行履?”师云:“牵犁拽杷。”问:“古人拈槌竖拂意旨如何?”师云:“孤峰无宿客。”僧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不是守株人。”问:“如何是菩提道?”师云:“此去襄县五里。”僧云:“向上事如何?”师云:“往来不易。”

  上堂,僧问:“如何是首山?”师云:“东山高西山低。”僧云:“如何是山中人?”师云:“恰遇棒不在。”僧礼拜。师便打。问:“如何是道?”师云:“炉中有火无心拨。处处无晨任意游。”僧云:“如何是道中人?”师云:“坐看烟霞秀。不与白云齐。”问:“诸圣说不到处。请师提唱。”师云:“万里神光都一照。谁人敢并日轮齐。”问:“学人身心聚散时如何?”师云:“不闻天乐响。”僧云:“如何收摄?”师云:“莫逐四时移。”问:“菩萨未成佛时如何?”师云:“众生。”僧云:“成佛后如何?”师云:“众生众生。”问:“觉花未发时如何辨真实?”师云:“冬不寒腊后看。”僧云:“莫便是也无?”师云:“错。”问:“六国未宁时如何?”师云:“什么处去来。”僧云:“宁后如何?”师云:“大地火起。”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怨阿谁。”僧云:“出匣后如何?”师云:“不斩无罪之人。”僧礼拜。师云:“斩。”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你不惜犹可。”僧云:“出后如何?”师云:“伏惟尚飨。”僧云:“忽遇师子吼时如何?”师云:“一任野干鸣。”僧便喝。师云:“果然。”僧又喝。师云:“放你三十棒。”僧礼拜。师云:“这瞎汉。”复云:“诸上座。不得盲喝乱喝。者里寻常向你道。宾则始终宾。主则始终主。宾无二宾。主无二主。若有二宾二主。即是两个瞎汉。所以我若立时你须坐。我若坐时你须立。坐则共你坐。立则共你立。虽然如是。到这里急着眼始得。若是眼孔定动。即千里万里。何故如此。如隔窗看马骑相似。拟议即没交涉。诸上座。既然于此留心。直须子细。不要掠虚好。他日异时赚着你在。诸人若也有事近前。无事珍重。”  上堂,僧问:“莲花未出水时如何?”师云:“遍天遍地。”问:“出水后如何?”师云:“特地一场愁。”问:“杀父杀母佛前忏悔。杀佛杀祖向什么处忏悔?”师云:“水深一丈。”问:“离凡离圣。请师一句。”师云:“不可错怪老僧也。”僧云:“谢师指示。”师便打。”问:“鱼鼓未鸣时如何?”师云:“望天不见天。”僧云:“鸣后如何?”师云:“觑地不见地。”问:“和尚是大善知识。为什么却首山?”师云:“不座孤峰顶。常伴白云闲。”问:“四众围绕。师说何法?”师云:“打草败要惊蛇。”僧云:“未审怎生下手?”师云:“适来洎合丧身失命。”问:“不落三寸。请师速道。”师云:“老僧到这里却道不得。庠梨道看。”僧云:“犹落三寸。请师别道。”师云:“首山今日失利。”

  问:“如何是首山境?”师云:“千花迥秀一叶长芳。”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师云:“好事不如无。”问:“因缘未熟时如何?”师云:“进。”僧云:“熟后如何?”师云:“退。”问:“二龙争珠。谁是得者?”师云:“得者失。”僧云:“不得者又如何?”师云:“珠在什么处?”僧拟议。师便打。

  问:“维摩默然。未审意旨如何?”师云:“罕逢穿耳客。多遇刻舟人。”问:“如何是首山出身语?”师云:“谁人障阂得。”僧云:“与么则自在去也。”师云:“去即打折你腰。”师乃云:“要得亲切第一。莫将问来问。还会么?问在答处。答在问处。你若将问来问,老僧在你脚底。你若拟议则没交涉。”时有僧出礼拜。师便打。僧问:“挂锡幽岩时如何?”师云:“错。”僧云:“错。”师便打。  上堂,僧问:“终日忙忙那事无妨。如何是那事?”师云:“孤峰顶上千花秀。万仞嵯峨险处行。”僧云:“莫便是和尚为人处也无?”师云:“大众歌谣送。千峰永不回。”僧云:“回来底事又作么生?”师云:“粉骨碎身犹未报。三年一度送钱财。”僧礼拜。师云:“嘘嘘。”问:“一切诸佛皆従此经出。未审此经従何而出?”师云:“低声低声。”僧云:“如何受持?”师云:“切不得染皑。”问:“作何行业。报得四恩三有?”师云:“杀人放火。”僧云:“与么则大作业底人也。”师云:“苦痛深。”问:“世尊灭后。法付何人?”师云:“好个问头。无人答得。”僧云:“如何是世尊不说说?”师云:“任従沧海变。终不为君通。”僧云:“如何是迦叶不闻闻?”师云:“咧人徒侧耳。”问:“古人言见色便见心。诸法无形。将何所见?”师云:“一家有事百家忙。”僧云:“学人不会。乞师再指?”师云:“三日后看取。”问:“入京朝圣主。只到潼关却便回时如何?”师云:“犹是钝汉。”问:“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未审将什么对?”师云:“瞥尔三千界。”僧云:“与么则目视不劳也?”师云:“天恩未遇后悔难追。”问:“仗镆耶剑来取师头时如何?”师嘘一声。僧云:“苦痛深。”师便打。”问:“得船便渡时如何?”师云:“犹是钝汉。”问:“权借一问以为影草时如何?”师云:“放你三十棒。”问:“久在贫中。请师赈接?”师云:“不接。”僧云:“为什么不接?”师云:“吃棒得也未。”随声便打。问:“如何是古佛心?”师云:“镇州萝亶重三斤。”问:“龙宫海藏当有何物。请师一别?”师云:“不豹三寸舌。”僧云:“为什么不豹三寸舌?”师云:“谁知句后亲。”问:“不落僧败。如何修证?”师云:“近前来与你道。”僧近前。师便打。问:“丹霞掩耳。黄檗拄戴。意旨如何?”师云:“坐参都不问,畅杀子平生。”僧云:“稀逢难遇。请师指示。”师云:“莫碗鸣。”问:“虚空以何为体?”师云:“老僧在你脚底。”僧云:“和尚为什么在学人脚底?”师云:“知你是瞎汉。”问:“败如和尚道。老僧在你脚底。意旨如何?”师云:“横身不怕侵泥水。识者方知大作家。”问:“败如和尚道知你是个瞎汉。又作么生?”师云:“将宝奉君君不识。却令瞽叟堕生盲。”问:“如何是玄中的?”师云:“有言须道却。”僧云:“此意如何?”师云:“无言鬼也嗔。”

  问:“如何是衲僧眼?”师云:“此问不当。”僧云:“当后如何?”师云:“堪作恁么。

  ”问:“如何得离众缘去?”师云:“千年一遇。”僧云:“不离时如何?”师云:“立在众人前。”

  问:“诸佛未见时如何?”师云:“拈匙不把筋。”僧云:“见后如何?”师云:“吃饭忘却匙。”

  问:“佛未出世时如何?”师云:“不可错怪老僧也。”僧云:“出后如何?”师云:“举似天下人。”问:“如何是超毗卢之句。称释迦之谭?”师云:“妙语无多子。亲言举似谁。”僧云:“湛然时如何?”师云:“未明心地谛。难过首山关。”僧拟进语。师便打。

  问:“如何是大安乐底人?”师云:“不见有一法。”僧云:“将何为人?”师云:“谢庠梨领话。”问:“如何是常在底人?”师云:“乱走作什么?”

  问:“一毫未发时如何?”师云:“路逢穿耳客。”僧云:“发后如何?”师云:“不用更迟疑。”

  问:“无弦一曲。请师音韵。”师良久云:“还闻么?”僧云:“不闻。”师云:“何不高声问着?”

  问:“大悲千手眼。那个是正眼?”师云:“即便翟?瞎。”僧云:“翟?瞎后如何?”师云:“捞天摸地。”

  问:“如何是和尚说法底口?”师云:“豹在壁上。”僧云:“忽有人来问时如何?”师云:“待我取回来。即向你道。”  问:“学人此处不荐。拟向南方时如何?”师云:“速。”僧云:“却不恁么去时如何?”师云:“后会虽逢。”

  问:“如何是离凡圣底句?”师云:“嵩山安国师。”僧云:“莫便是和尚极则处也无?”师云:“南岳让和尚。”僧云:“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无丝傀儡有人牵。”僧云:“牵后如何?”师云:“妙有无言不较多。”僧云:“如何是妙有无言不较多?”师云:“有言须得句。”僧云:“如何是无丝傀儡有人牵?”师云:“当明提祖道。方得后人栖。”  问:“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师云:“庠梨到老僧会里得多少时。”僧云:“经冬过夏。”师云:“莫错举似人。”问:“有一人荡尽来时。师还接也无?”师云:“荡尽即致。那一人是谁?”僧云:“风高月冷。”师云:“僧堂内几人坐卧。”僧无语。师云:“赚杀老僧。”

  问:“学人求出世间时如何?”师云:“借水献花先供养。莫教落后索香钱。”僧云:“死生事大。乞师一荐。”师云:“透漏遗晨无走路。”僧云:“恁么则被他捉着也。”师云:“今日到长安。”

  问:“如来演说三乘教。未审是什么教?”师云:“千言无一中。”僧云:“为什么千言无一中?”师云:“不是上钩人。”问:“一切法皆空。如何悟得真空理?”师云:“南地先抽敝。塞北着皮裘。”僧云:“莫落是非也无?”师云:“自家看取。”问:“青青翠竹还有佛性也无?”师云:“南天北地。”僧云:“恁么则推穷佛理也。”师云:“北地南天。”问:“钟鼓未鸣时如何?”师云:“问前不鸣问后打。”僧拟议。师便喝。问:“如何是迦叶门前一盏灯?”师云:“孤峰朗月连天照。性似寒泉彻底清。”僧云:“劳而无功时如何?”师云:“日轮当午无私照。自是时人见有移。”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大洋海底澄心镜。”僧云:“出匣后如何?”师云:“天外吒沙独摆捎。”师乃云:“第一句荐得。堪与祖佛为师。第二句荐得。堪与人天为师。第三句荐得。自救不了。”时有僧问:“如何是第一句?”师云:“大用不扬眉。棒下须见血。”僧云:“慈悲何在?”师云:“送出三门外。”问:“如何是第二句?”师云:“不打恁么驴汉。”僧云:“将接何人?”师云:“如斯争柰何。”问:“如何是第三句?”师云:“解问无人答。”僧云:“即今只对者是谁?”师云:“莫使外人知。”僧云:“和尚是第几句荐得?”师云:“月落三更穿市过。”

  问:“维摩一默。文殊赞善。未审此意如何?”师云:“当时听众必不如是。”僧云:“既不如是。维摩默然又且如何?”师云:“知恩者少负恩者多。”乃云:“若论此事实。不豹一个元字脚。”便下座。

  ○次住广教语录师入院。上堂,有僧问:“曹溪一句天下人闻。广教一句什么人闻?”师云:“不出三门外。”僧云:“为什么不出三门外?”师云:“举似天下人。”僧问:“如何是真如体?”师云:“遍乾坤。”僧云:“如何是真如用?”师云:“动天地。”问:“如何是大海?”师云:“出头天外看。”僧云:“恁么则包含不尽也。”师云:“不见本来身。”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是你自已。”问:“黑豆未生芽时如何?”师云:“万里崖州君自去。临行惆怅怨他谁。”僧云:“有何罪过?”师云:“昨夜贬文殊。”僧云:“未审什么时回?”师云:“专候天恩。”僧云:“天恩到时如何?”师云:“齐贺太平年。”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不唧留。”僧云:“见后如何?”师云:“不唧留。”问:“久负没弦琴。请师弹一曲。”师云:“正值严凝久。披柴带雨归。”问:“观身无相。观法亦然时如何?”师云:“晴天开水路。”僧云:“恁么则扫地而尽去也。”师云:“孤月照高岑。”问:“万机丧尽时如何?”师云:“死水不藏龙。”僧云:“转动后如何?”师云:“碧眼胡僧笑点头。”问:“如何是正修行路?”师云:“贫儿不杂食。”僧云:“撒手归家去也。”师云:“香臭不曾闻。”僧云:“三春无二月。十五正团圆。”师云:“不是庠黎用心处。”僧云:“如何是学人用心处?”师云:“要行即行。要坐即坐。”问:“十二时人作何行业即免生死?”师云:“你唤什么作生死?”僧云:“与么则无生死可免。”师云:“大众尽皱眉。”问:“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师云:“塞北风霜紧。江南雪不寒。”问:“承古有言。自従一见桃花后。直至而今更不疑。意旨如何?”师云:“三尺杖子两人舁。”僧云:“还许学人舁也无?”师云:“放下着。”  师问僧:“恁么来者是甚么人?”僧云:“问者是谁?”师云:“老僧。”僧便喝。师云:“向你道是老僧。又恶发作么?”僧又喝。师云:“恰遇棒不在手。”僧云:“草贼大败。”师云:“今日又似得便宜。又似落便宜。”问:“如何是道?”师云:“脚下深三尺。”问:“莲花未出水时如何?”师云:“水深一丈。”进云:“出水后如何?”师云:“従地高三尺。”其时有化主问:“学人与么去时。将何禀受?”师云:“又手奉宾德。举似莫沉吟。”僧云:“恁么还当也无?”师云:“物逐人兴。”僧云:“今日点茶当为何人?”师云:“去此无消息。无心永莫回。”问:“如何是真如体。”师云:“敲砖打瓦。”僧云:“此意如何?”师云:“切忌踏着。”僧云:“有一人不会唐言梵语来时。师还接也无?”师云:“举意便知有。何劳侧耳听。”问:“学人不识文墨。拾得个字来。未审唤作什么字?”师云:“久为云水客。休作问禅宾。”问:“如何是现前三昧?”师云:“三更不闭户。”僧云:“还许学人商量也无?”师云:“切忌五更初。”  问:“若能转物即同如来。三门佛殿请师转。”师云:“长安道上无私曲。纵遇知音到者稀。”

  问:“学人亲到宝山。空手回时如何?”师云:“家家门前火把子。”问:“灵丹一粒点铁成金。至理一言转凡成圣。如何是至理一言?”师云:“更举一遍。”僧云:“与么则退身三步。”师云:“笑破大众口。”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放参三下鼓。吃粥五更钟。”问:“久辅不逢时如何?”师云:“庠黎有问,老僧有答。”僧云:“如何得逢?”师云:“庠黎不问,老僧不答。”问:“维摩方丈不以日月为明。未审和尚方丈以何为明?”师云:“穿破天下人髑髅。”问:“久负无弦琴。请师弹一曲。”师云:“无言显大道。”僧云:“还许学人和也无?”师云:“更莫迟疑。”

  问:“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如何是一路涅槃门?”师云:“龙蟠凤舞子时前。日出昆仑照大千。”

  问:“尘尘见佛刹刹闻经。如何是尘尘见佛?”师云:“好个灯笼。”僧云:“学人不会。意旨如何?”师云:“还我话头来。”问:“无边身菩萨。为什么不见如来顶相?”师良久云:“即今还见也无?”僧拟议。师便打。

  问:“如何是学人本来身?”师云:“牵牛不入市。”僧云:“如何是有相身中无相身?”师云:“洎合错对庠黎。”问:“万仞峰前如何卓立。”师云:“窄。”僧云:“意旨如何?”师云:“苦。”问:“巧说不得只要心传。如何是心传底法?”师云:“有疑须假问。”僧云:“恁么则巧说不得也。”师云:“无言正好听。”问:“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师云:“不将小意对庠黎。”僧云:“如何领会?”师云:“逢人莫错举。”问:“德山棒临济喝。未审明得什么边事?”师云:“你试道看。”僧便喝。师云:“瞎。”僧又喝。师云:“这瞎汉。只管乱喝作什么!”僧欲礼拜。师拟拈棒。僧约住云:“莫乱打人好。”师掷下拄戴云:“明眼人难瞒。”僧云:“草贼大败。”

  问:“如何是生灭法?”师云:“新罗吃冷淘。”问:“久处沉迷。请师一接。”师云:“老僧无恁么闲工夫。”僧云:“和尚岂无方便?”师云:“要行即行。要坐即坐。”僧云:“临机一句截断众流。请师垂示。”师云:“棒下迸流星。”僧云:“恁么则万象显然。”师云:“遣人拽出。”问:“世尊说法如雷吼。未审谁是不闻者?”师云:“无人敢定当。”僧云:“为什么无人敢定当?”师云:“果然不闻。”问:“亡僧迁化向什么处去?”师云:“散关正望三泉路。厚垇花开始觉春。”问:“古人道。东山西岭青。意旨如何?”师云:“一回举着一回新。”僧云:“谢师指示。”师云:“功不浪施。”问:“如何是佛?”师云:“苦。”问:“如何是然灯前?”师云:“诸佛在我前。”僧云:“如何是然灯后?”师云:“诸佛在我后。”僧云:“如何是正然灯?”师云:“青山无异路。”问:“有问有答尽在魔界。无问无答事如何?”师云:“庭前罢舞休思曲。”僧云:“大众证明也。”师云:“野老喁歌正好音。”问:“如何是和尚截人之机?”师云:“三门前点灯。”僧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佛殿后烧香。”问:“如何是佛?”师云:“新妇骑驴阿家牵。”僧云:“未审此语什么句中收?”师云:“三玄收不得。四句岂能该。”僧云:“此意如何?”师云:“天长地久日月齐明。”问:“如何是佛?”师良久云:“会么?”僧云:“不会。”师云:“何不高声问?”僧再问,师云:“瞎汉颠言倒语作什么?”

  问:“如何是寂寂惺惺底人?”师云:“莫向白云深处坐。切忌寒灰煨煞人。”师复举兴化示众云:“‘今日放诸人一线道。不用如何若何。便请单刀直入。兴化为你证明。’有缸德长老。出众礼拜。起来便喝。兴化亦喝。缸德又喝。兴化又喝。德礼拜。兴化却云:‘适来若是别人。三十棒一棒也不较。何故。为他缸德会一喝不作一喝用。’”师云:“看他兴化。与么作用。为什么放得伊过。诸上座。且道什么处是一喝不作一喝用。是前一喝是后一喝。那个是宾那个是主。虽然如此。也须子细始得。”良久云:“二俱有过。二俱无过。珍重。”

  ○次住宝应语录师入院。上堂,有僧问:“尽大地人来。各各置一问,问问各别。未审宝应如何只对?”师云:“好。”僧礼拜,师云:“见何道理?”僧云:“谢师答话。”师云:“贼是小人。智过君子。”刘司徒问:“龙庭金口问,如何对玉机?”师云:“一轮迥脱三界外。当轩照破万家门。”司徒云:“临行一句。请师指示。”师云:“莫错认定盘星。”座主问云:“如従饥国来忽遇王膳。未敢便餐。餐即是。不餐即是?”师云:“名利已彰天下播。手中如意有谁知?”主云:“与么则珍重去也。”师云:“真师子儿。一拨便转。”问:“既是清净伽篮。为什么打鱼鼓吃饭?”师云:“知恩者少。负恩者多。”问:“承师有言。金沙滩头马郎妇。意旨如何?”师云:“高梳云鬓恐人怪笑。”问:“得力处。乞师一言。”师云:“山高无异路。”僧云:“毕竟如何?”师云:“莫守白云闲。”问:“向上一路。请师指示。”师云:“对面不相识。”僧云:“为什么不相识?”师云:“问处分明。答处亲。”问:“如何是观音门入者?”师云:“超然一境无异路。”僧云:“如何是普贤门入者?”师云:“野云不向目前飞。”问:“有问有答皆落唇吻。无问无答请师道看?”师云:“不可错怪老僧也。”僧云:“犹落唇吻。”师云:“落在什么处?”僧无语。师便打。

  问:“万法归于一体时如何?”师云:“三斗吃不足。”僧云:“毕竟归于何处?”师云:“二斗却有余。”问:“文殊赞维摩不二法门意旨如何?”师云:“问前不明问后瞎。”僧云:“未审此意毕竟如何?”师云:“瞎。”问:“离声离色。如何举唱?”师云:“一点青霄异。”僧云:“如何是异?”师云:“透过万重关。”僧云:“只这如何透?”师便打云:“言前荐得辜负平生。句后投机殊乖道体。离此二途。请师方便。”师竖拂云:“争柰这个何。”僧云:“与么则太保证明。”师云:“你莫带累太保。”  问:“如何是佛?”师云:“朝看东南暮看西北。”问:“德山棒临济喝。意旨如何?”师云:“宝应今日不用。”僧拟进语,师云:“瞎汉。”便打。”问:“疑则与贼为伴。不疑则野辨为家。时如何?”师云:“北邙山下千丘万丘。未审那个是你家?”僧以坐具枣一枣,师云:“洎不问过。”问:“如何是古佛心?”师云:“三个婆婆排班拜。”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新罗人不体头。”僧云:“向上还有事也无?”师云:“有。”僧云:“如何是向上事?”师云:“新罗人不体头。”安员外问:“弟子不会。请师垂示。”师云:“水急浪开渔父见。锦鳞透过碧波中。”员外云:“承教有言。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如何是常住底法?”师竖起拄杖召员外云:“且道这个是住底法。不是住底法?”员外云:“未晓之徒如何赈济?”师云:“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员外云:“一物不将来时如何?”师云:“何得对众妄语。”员外拟议。师便喝。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风吹日炙。”问:“只如龙牙问德山。山乃引颈。此意如何?”师云:“德山引颈。宝应即偃身缩项。”问:“败如和尚道。新妇骑驴阿家牵。意旨如何?”师云:“百岁翁翁失却父。”僧云:“百岁翁翁岂有父?”师云:“汝会也。”师复云:“诸上座。不见兴化老人道。直饶汝喝得。兴化向虚空里扑下来。一点气也无。忽然庇息。却向汝道。未在。何故。我未向紫罗帐里撒真珠。与你诸人胡喝乱喝作么?”师云:“实为如斯。今时兄弟只管横喝竖喝。及至穷着并无言说。看他临济会下有僧出来礼拜。临济便喝。僧云:‘老汉莫探头好。’济云:‘汝道落在什么处?’僧便喝。又有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济便喝。僧礼拜。济乃召众云:‘你道适来这一喝好喝也无?’。僧云:‘草贼大败。’济云:‘过在什么处?’僧云:‘再犯不容。’济云:‘要识临济宾主话,问取堂中二禅客。’”师云:“诸兄弟。学般若菩萨直须谛当去始得。虽然如是。晓者还稀。珍重。”

  师一日上堂,汾阳昭和尚出问:“百丈卷哺。意旨如何?”答云:“龙袖拂开全体现。”进云:“未审师意如何?”答云:“象王行处绝狐晨。”昭于是言下大悟。遂提起坐具。顾视大众云:“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舔始应知。”礼拜归众。时叶县省和尚作首座。才退便问:“昭兄你适来见个什么道理便与么道?”云:“正是我放身舍命处。”省便休。

  小参示众云:“老僧拟欲归乡。什么人随得。去时有僧问:“未审和尚什么时去?”师云:“待有伴即向汝道。”僧云:“无伴底事作么生?”师云:“尽日不逢人。明明不知处。”僧云:“忽遇一人又作么生?”师云:“迷子不归家。失却来时路。”僧云:“请师指个归乡路。”师云:“枯木藏龙不存依倚。”僧云:“和尚什么时节却回?”师云:“一去不知音。六国无消息。”僧云:“正当归。乡底事又作么生?”师云:“独唱胡家曲。无人和得齐。”僧云:“忽遇知音在时如何?”师云:“山上石人齐拍掌。溪边野老笑呵呵。”僧云:“归乡回来底事又作么生?”师云:“八国奉朝衣。四相无迁改。”僧云:“未审居何位次?”师云:“文殊不坐金台殿。自有逍遥竹拂枝。”问:“如何是梵音?”师云:“驴鸣狗吠。”问:“如何是截径一路?”师云:“或在山间。或在树下。”问:“如何是和尚不欺人底眼?”师云:“看看冬到来。”僧云:“毕竟如何?”师云:“即便春风至。”问:“远闻和尚无丝可豹。及至到来为什么有山可守?”师云:“道什么?”僧便喝。师亦喝,僧礼拜,师云:“放你三十棒。久立众慈。伏惟珍重。”

  △师出镜清十二问答,洎翠岩代语,师于一语下代三转问时至草庵无一物。为什么却有盈余。清云:“要道何难?”岩云:“适来道什么?”师代云:“自不知。”又云:“洎成忘却。”又云:“共语不知音。”  问:“尽乾坤不出一刹那。今时人向什么处辨明?”清云:“共语商量。”岩云:“向你道什么处辨明。师代云:“不问他别人。”又云:“明眼人笑你。”又云:“用辨即非。”  问:“无神通菩萨。为什么晨迹难寻?”清云:“波斯眼黑。”岩云:“莫鬼语。师代云:“不是用心处。”又云:“被他捉着。”又云:“不劳举步。”

  问:“辨得亲疏底人。为什么却被亲疏不肯?”清云:“不平按剑。”岩云:“当得也无。”师代云:“莫守闲。”又云:“大有人不解恁么问。”又云:“不可辨亲疏。”

  问:“明知生是不生之相。为什么却被生之所流?”清云:“明知无力。”岩云:“不关老兄事。”师代云:“自领过。”又云:“唤什么作生死?”又云:“争得不知有。”

  问:“人人具眼。逢访道人。道即是不道即是?”清云:“头上仙陀。”岩云:“莫道乞辨明。”师代云:“分明举似他。”又云:“莫道乞答话。”又云:“若不是宝应。洎合遭他毒手。”

  问:“体本无瑕翳。为什么坐施良药?”清云:“却正道着。”岩云:“且放老僧过。”师代云:“知过人难得。”又云:“更教谁吃棒。”又云:“今日草贼大败。”  问:“达者同游一路行。为什么不行?”清云:“已到平头。”岩云:“老兄还达也未?”师云:“不争先。”又云:“到了不知。”又云:“但请先行。

  问:“尽令提纲。为什么不塞时人口?”清云:“自还得。”岩云:“老兄还知明州米价么?”师代云:“还曾失么?”又云:“须知老兄。”又云:“争知今日。”

  问:“无形本寂寥。为什么有物先天地?”清云:“宝公曲尺。志公剪刀。”岩云:“领过得也未。”师代云:“欺他作什么?”又云:“阿谁与么道。”又云:“不是庠梨置问。”

  问:“十方薄伽梵。为什么一路涅槃门?”清云:“家无二主。”岩云:“怪得人么?”师代云:“到者方知。”又云:“一尚不可得。”又云:“常防此问。”

  问:“同气连枝。为什么却根茎有异?”清云:“邵案迸彩。岩云:“阿谁道有异。师代云:“绍得么?”又云:“见有前后。”又云:“今朝二十五。”

  师出风穴四宾主语。僧云:“如何是宾中宾?”穴云:“攒眉看白云。”师别云:“去来长自在。不与白云齐。”问:“如何是宾中主?”穴云:“入市双瞳瞽。”师别云:“高声唱叫绕街行。”问:“如何是主中宾?”穴云:“回銮两耀新。”师别云:“定国安邦贺太平。”

  问:“如何是主中主?”穴云:“磨骢三尺剑。待斩不平人。”师别云:“收番猛将寸草不留。

  师出四种照用语。问:“如何是先照后用?”师云:“南岳岭头云。太行山下贼。”问:“如何是先用后照?”师云:“太行山下贼。南岳岭头云。”问:“如何是照用同时?”师云:“收下南岳岭头云。捉得太行山下贼。”问:“如何是照用不同时?”师云:“昨日有雨今日晴。”

  师出四宾主语,问:“如何是宾中宾?”师云:“青山绿水分。”问:“如何是宾中主?”师云:“棒下取分明。”问:“如何是主中宾?”师云:“退已让人。”问:“如何是主中主?”师云:“斩尽不留身。”  师出四料简语,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人前把出远送千峰。”问:“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打了不曾嗔。冤家难解免。”问:“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云:“万人作一辨。时人尽带悲。”问:“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云:“问处分明答处亲。”

  师出德山三转语。于一句中各下三转。问:“如何是函葢乾坤句?”师云:“大地雪漫漫。”又云:“普天匝地。”又云:“海底红尘起。”“如何是截断众流句?”师云:“不通凡圣。”又云:“洎合放过。”又云:“横身三界外。”问:“如何是随波逐浪句?”师云:“要道便道。”又云:“有问有答。”又云:“此去西天十万八千。”

  师举。僧问禾山:“如何是道?”山云:“耕人田不种。”僧云:“如何是道中人?”山云:“禾熟不临场。”因僧问师出语云:“耕人田不种意旨如何?”师云:“大勋不竖赏。”僧云:“禾熟不临场意旨如何?”师云:“任従风雨烂。”  师出盘龙和尚问行者接待不易。行者云:“开心碗子盛将来。无缝合儿合将去。”师云:“横担拄戴登霄汉。使煞农夫煮粥人。”  师出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答云:“风吹日炙。”师又云:“多年尘土无人拂。一身常在镇天涯。”

  △勘辩语师在风穴会中。密常勤诵莲经。众咸谓念法华也。偶知客退。即就请师。一日风穴见师侍立次。乃垂涕告之曰:“不幸临际之道。至吾将坠于地矣。”师云:“观此一众。岂无人邪?”穴云:“虽敏者多。见性者少。”师云:“如某者如何?”穴云:“吾虽望子之久。犹恐耽着此经。不能放下。”师云:“此亦可事。愿闻其要。”

  于是风穴上堂举:“世尊以青莲目。顾视大众。迦叶正当与么时。且道说个什么?若道不说而说。又是埋没先圣。且道说个什么?”师乃拂袖而退。穴掷下拄戴便归方丈。侍者随后入室请益:“念法华为什么不只对和尚?”穴云:“念法华会也。

  次日师与真园头同上问讯次。穴又问真曰:“作么生是世尊不说说。”真曰:“崤鸠树头鸣。”穴云:“你作许多痴福。作什么何不体究言句。”又问师曰:“汝作么生?”师曰:“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穴云:“你何不看法华下语。”

  师受风穴印可之后。泯迹韬光。人莫知其所以。因楚和尚初至汝州宣化安下。风穴令师传语。才相见展坐具次。便问:“展即是。不展即是?”楚云:“自家看取。”师便喝。楚云:“我曾亲近知识来。未尝辄敢恁么造次。”师云:“草贼大败。”楚云:“来日若见风穴和尚,待一一举似。”师云:“一任一任。不得忘却。”师乃先回。举似风穴。穴云:“今日又被你收下一员草贼。”师云:“好手不张名。”楚次日才到相见。便举前话。穴云:“非但昨日。今日连赃捉败。”于是师乃名振四方。远近学者承风而凑。

  初住汝州首山。为第一世也。石门遣使驰开堂书至。师乃集众于法堂上。使才近前人事。师约住云:“是洞上宗乘。是雪岭家风?”使云:“书中已载。”师云:“一不成二不是。使无语。师云:“且坐吃茶。”一日师问僧:“近离甚处?”僧云:“襄州。”师云:“路上曾逢达磨也无?”僧近前不审。师云:“这个是驴前马后底。”僧云:“和尚又如何?”师云:“非公境界。且坐吃茶。”僧才坐。师又问:“在什么处过夏?”僧云:“石门。”师云:“水牯牛安乐么?”僧云:“及时水草。”师云:“为什么伤人苗稼?”僧云:“对和尚不敢造次。”师云:“放过即不可。”便打。  师一日问僧:“是凡是圣?”僧云:“非凡非圣。”师云:“太不定生。”僧云:“离此二途。请师速道。”师云:“首山今日烧香供养你去也。”僧云:“某甲特来礼拜。”师云:“滴水难消。”

  一日问僧:“近离什么处?”僧云:“广慧。”师云:“穿云不渡水。渡水不穿云。离此二途。速道速道。”僧云:“某甲昨夜宿长桥。”师云:“你恁么合吃首山棒。”僧云:“某甲未曾参堂。”师云:“两重公案。”僧云:“恰是。”师云:“那那。”

  又一日师见僧参次。乃问:“近离甚处?”僧云:“襄州。”师云:“夏在甚处?”僧云:“洞山。”师云:“还我洞山鼻孔来。”僧云:“不会。”师云:“却是老僧罪过。”

  又一日问僧:“上人近离甚处?”僧云:“南方。”师云:“远来不易。且坐吃茶。”又一日问僧:“近离甚处?”僧云:“襄州。”师云:“有事相借问得么?”僧云:“便请。”师云:“且喜没交涉。”又云:“鹞子过新罗。”又问僧:“近离甚处?”僧云:“西京。”师云:“路上还逢达磨也无?”僧云:“适来已参见和尚了也。”师云:“为什么筑着鼻孔?”僧云:“已知痛盘。”师云:“打破大唐国里。觅个知痛盘底人。了不可得。且坐吃茶。”

  有僧来参。师乃问:“近离甚处?”僧云:“龙门。”师拽傍僧掴一掴喝出去。一日有僧侍次。师乃唤僧名。僧应诺。师云:“且去别时来为你说。”僧云:“而今尚自不说。别时决定不说?”师云:“我也罪过。你也罪过。”

  僧一日入室。师云:“且去别时来。”僧应诺。师便打。

  师每见僧来。便云:“恁么来者是谁?”僧云:“问者是谁?”师云:“是老僧。”僧便喝。师云:“向道是老僧。又恶发作什么?”僧又喝。师云:“恰遇棒不在。”僧云:“草贼大败。”师云:“得便宜是落便宜。”

  有僧入室。师便喝。僧亦喝。师又喝。僧礼拜。师便打云:“伏惟尚向。”

  一日因僧入室。师唤僧名。僧应诺。师云:“错。”僧云:“某甲有什么败阙处?”师云:“错。”

  有新到相见。师问:“従什么处来?”僧云:“芭蕉来。”师云:“芭蕉有何言教。”僧云:“曾见有僧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蕉云‘知。’僧云:‘见后如何?’蕉云:‘不知。’后有僧举问襄阳石门彻禅师:‘只如二尊宿意旨如何?’彻云:‘先行不到。末后为初。’”

  僧一日入室,师云:“恁么来者是谁?”僧云:“某甲。”师云:“莫道是别人。”僧礼拜。师云:“适来见个什么道理即礼拜?”僧云:“今日大似因斋庆赞。”师云:“我适来一期向你恁么道。速须吐却。”僧云:“也知和尚曲为某甲。”师云:“后有人问你向他道什么?”僧拂袖便出去。师召僧名。僧回首。师便喝。僧云:“这老贼。”师乃以颂示之曰:“四门通一要。一要具三玄。在宾全正令。立主要须圜。”

  又一夜师行道次。见暗里有僧。师乃问:“是谁?”曾不对,师云:“我也识得你。”僧大笑。师云:“你不得道是别人。”复作一颂示之:“轻轻踏步恐人知。语笑分明更莫疑。智者只此猛提取。莫待天明失却鸡。”

  师次住宝安山广教禅院。亦为第一世。后徇众请。入城下宝应禅院〔即南院第三代〕三处法席。海众常臻。淳化三年十二月初四日午时。上堂示众曰:“今年六十七。老病随缘且遣日。今年记却来年事。来年记着今朝日。”果至四年十二月日。与时无爽前记。上堂辞众。仍作偈曰:“白银世界金色身。情与无情共一真。明暗尽时俱不照。日轮午后是全身。”言讫安坐。日将烩而逝。寿年六十八。茶毗收舍利。  △偈颂示众诸子谩波波。过却几恒河。观音指弥勒。文殊不奈何。

  灵云见桃花。

  分明历世三十春。因悟桃花色转新。人人尽得灵云意。不识灵云是何人。

  玄沙云谛当甚谛当。

  玄沙道处少人知。密密相逢更莫疑。今古相传亲的旨。少年多是白头儿。  四宾主颂。

  悟了却従迷里悟。迷悟従来无差互。始知本末至干今。今古相承无别路。无别路。莫问人说今古。问来事元是主。従他人问宾主。识得宾全是主。主中宾宾中主。更互用无差互。宾中宾主中主。两家用莫让主。把定乾坤大作主。不容拟议斩全身。始得名为主中主。

  偶作三颂。

  我有一机。不假修持。若人问着。便唤沙弥。

  我有一着。不自栖泊。若人更问。劈口便着。

  我有一宗。勿示西东。若人拟议。别唤王公。

  送化主四颂。

  报你参禅宾。人中有见亲。若求刲的旨。腊月望阳春。

  临行少语足人怜。莫辱家风皑旧贤。保护尽従今日去。静坐寒窗月那边。

  几多真子向西东。物外纵横莫用功。随处化缘皆是道。临行一句尽流通。  廓然无事少人闻。任意纵横勿计程。步步登高看前路。莫教失脚堕深坑。

  示众三首。  背阴山子向阳多。南来北往意如何?若人问我西来意。东海东面有新罗。

  咄哉巧女儿。驺梭不解织。贪看斗鸡儿。水牛也不识。

  咄哉拙郎君。巧妙无人识。打破凤林关。穿靴水上立。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