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九

卷九

  ○石门山慈照禅师凤岩集师开堂拈香云:“西天二十八祖。唐土六祖。过去圣人。尽得传衣付法。至唐代六祖之后。得道者如稻麻竹苇。不传其衣只传其法。皆以香为信。今日一瓣香。为什么人通信。某甲虽不言。大众已委悉。毽此一炷香也。”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云:“山连嵩岭地近洛川。”问:“和尚开堂于此日。先将何法报君恩?”师云:“撑天拄地。”云:“君恩如此。祖意如何?”师云:“分明领话。”问:“如何是佛?”师云:“邛州多出九节杖。”云:“谢师指示?”师云:“莫作答佛话会。”却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九里江上望舶船。”云:“意旨如何?”师云:“市舶亭前人不识。”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在匣里。”云:“出匣后如何?”师云:“放汝一线道。”僧礼拜。师便打。

  上堂云:“上上之机。人法俱遣。中下之机。但除其问。犹有法在。下下之机。据问而行。若是出格道人。全体作用。诸上座。尽是出格道人。老僧争敢作用。”  问:“如何是一着子?”师云:“明明似日连天照。暗暗昏昏人自迷。”云:“如何得不迷?”师云:“千里万里。”

  早参示众云:“且道昨日与今朝。是同是别。古人道。昨日今朝事恰同。又道昨日今朝事不同。同与不同即且置。且道即今一句作么生?波随月照影逐日移。”

  师入州。看官路逢延庆长老。问:“中路相逢一句作么生道?”师云:“某甲礼拜和尚有分。”明日到院茶话次:“昨日闻学士说新石门和尚。和尚久在石门。为什么说新去?”师云:“脑后合掌。”问:“来时无物去时空。二路都迷。如何得不迷去?”师云:“秤头半斤秤尾八两。”  上堂云:“十五日已前诸佛生。十五日已后诸佛灭。十五日已前诸佛生。你不得离我这里。若离我这里。我有钩子钩你。十五日已后诸佛灭。你不得住我这里。若住我这里。我有锥子锥你。且道正当十五日。用钩即是用锥即是?”遂有颂云:“正当十五日。钩锥一时息。更拟问如何?回头日又出。”

  问:“如何是无缝塔?”师云:“直下看。”云:“如何是塔中人?”师云:“退后退后。”问:“如何是古佛心?”师云:“踏着秤槌硬似铁。”云:“意旨如何?”师云:“明日向你道。”问:“青山绿水即不问,急切一句作么生道?”师云:“垂手过膝两耳垂肩。”

  汝州先师忌。问:“先师还来也无?”师云:“三巡茶罢一炷香。”云:“斋后向什么处去?”师云:“风摇树响人不顾。叶落归根始知音。”

  上堂云:“凤凰岩下钟鼓喧轰。石门家风朝朝举唱。”问:“答宾主甚是分明。棒喝临机谁人同道。若是同道者对众证据。”良久云:“霜天冷彻骨。雪路少人行。”  问:“如何是石门境?”师云:“一任众人看。”云:“如何是境中人?”师云:“明日来吃棒。”问:“嵩少地近汝海波深。石门玄机请师指示?”师云:“几时到汝海来。”僧无语。师便打。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一句每当机。逢人直是道。”

  问:“如何是宾中宾?”师云:“礼拜甚分明。”云:“如何是宾中主?”师云:“觑地无回顾。”云:“如何是主中宾?”师云:“往复问前程。”云:“如何是主中主?”师云:“万里绝同侣。”

  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山河大地。”云:“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番人失毡帐。”云:“如何是人境俱夺?”师云:“有何佛祖。”云:“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云:“问答甚分明。”  问:“如何是先照后用?”师云:“突兀峰头点巨火。长安城里不通风。”云:“如何是照用同时?”师云:“突兀峰头无巨火。长安城里绝人行。”云:“如何是照用不同时?”师云:“昨日十五今日十六。”

  大杰张茂崇问:“摩腾入汉已涉繁词。达磨单传请师指示?”师云:“冬不寒,腊后看。”

  问:“五目不睹其容。二听不闻其响。落声色即是。不落声色即是?”师云:“问従何来?”问:“瞻之在前忽然在后。复是何物?”师云:“筑着鼻孔。”  问:“若能转物即同如来。万象是物,如何转得?”师云:“吃了饭无些子意智。”

  问:“拈槌竖拂皆是止啼之说。扬眉瞬目未为作者之机。如何是现前受用?”师云:“早衙放过晚后出来。”问:“寸丝不挂法网无边。为什么却分迷悟?”师云:“两桶一担。”问:“心随境转境逐心生。心境两忘甚处即是?”师云:“待你悟始得。”问:“有情有用无情无用。如何是无情应用?”师云:“独扇门子昼夜开。”问:“法尚应舍何况非法。如何是非法?”师云:“吃粥吃饭。”问:“爱河浮更没,苦海出还沉。如何出得?”师云:“错。”  早参示众云:“月未没日已出。万象凝然什么处不分明。既然分明。分明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日月照临无影树。不劳把住绕街行。”

  示众:“问答须教起倒全。龙头蛇尾自欺瞒。如王秉剑由王意。似镜当台要绝观。开口早经千万里。低头思虑万重关。指人若也无正眼。何啻前程作野干。”

  上堂云:“朝朝鼓响夜夜钟鸣。聚集众流复有何事。过去诸圣成就此门。诸上座各各不欠少。某甲已是不识好恶。诸上座更要吃辛受苦。”

  上堂云:“无事不要生事。”归堂。  上堂云:“钟鼓才罢宾主已分。大众齐来照用俱了。若恁么会得。继绍古人若会不得。实为罔措。莫有会者么?出来对众证据。”  上堂云:“切忌蹉过。归堂吃茶。”

  上堂云:“第一句道得。石里迸出。第二句道得。挨拶将来。第三句道得。自救不了。”归堂。

  上堂云:“但得本,莫愁末。如何是诸上座本?莫是上来下去,礼佛礼塔,入室抠衣欢娱笑乐么?若认得这个,是四大五蕴。莫是趣寂息念不出不入不聚不散么?会得认得个精魂。如何是上座本?”良久云:“归堂。”

  上堂云:“春景温和万物苏舒。山青水绿真堪养道。游方禅子甚是及时。祖佛家风且喜没交涉。”

  僧侍立次。师云:“已是撒沙着诸人眼里也。如今更不敢不识好恶。”归堂。问:“寒时又寒热时又热。寒底是热底是?”师云:“杖头傀儡人长弄。”问:“逐日开单展钵。以何报答施主之恩?”师云:“被这一问和我愁杀。”云:“恁么则谢供养也。”师云:“得什么人气力。”僧礼拜。师云:“明日更吃一顿。”  上堂云:“春景温和春雨普润。万物生芽什么处不沾恩。且道承恩力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春雨一滴滑如油。”问:“如何是学人自已法身?”师云:“每日搬柴不易。”云此是大众底。如何是学人自已底?”师云:“三生六十劫。”问:“大悲千手眼。为什么在此?”师云:“见个什么?”云:“恁么则千百亿化身。”师云:“且领前话。”乃云:“上来下去为什么事。若有所得。埋没诸兄弟。若无所得。图个什么?得与不得且置。如何是见前妙用底事。”良久云:“云覆千山不露顶。雨滴街前渐渐深。”归堂。问:“请师指示个修行路。”师云:“杀人放火。”云:“彼此修行。为什么却如此?”师云:“果然不修行。”

  问:“亲切处请师的旨。”师云:“莫忘却。”云:“莫忘却时如何?”师云:“一年三百六十日。”云:“恁么则不忘却也。”师云:“你见个什么道理?”云:“适来谢茶。”师云:“未在。”云:“请师别道。”师云:“两社一寒食。”

  早参示众:“月未没日又出。日月往来无间隔。奉劝禅流莫追寻。追寻特地生疑惑。”

  上堂云:“凤凰山下钟鼓喧轰。石门家风朝朝举唱。大众上来宾主已分。开口动舌照用俱了。若恁么荐得。甚处有佛祖。若未荐得。凭何过日。荐得荐不得即且致。作么生是无佛祖底句?”良久敲禅床。下座。

  小参:“早朝击鼓法堂上聚会。晚后钟声方丈里相见。法堂上聚会即不问,作么生是方丈里相见底句?”自代云:“不通风。”

  问:“还有不报四恩三有者么?”师云:“有。”云:“如何是不报四恩三有者?”师云:“撒手卧长街。光音非旨趣。”问:“牛头未见四祖时。为什么百鸟衔花献?”师云:“果熟馨香鸠鸟啄。”云:“见后为什么不衔花?”师云:“万象顿息鬼神愁。”云:“见与不见是同是别?”师云:“山河不碍青霄路。妙用纵横处处通。”  问:“亲到宝山求宝时如何?”师云:“求得即不中。”云:“求得后如何?”师云:“不中不中。”乃云:“拟心即差动念即乖。不拟不动正在死水里作活计。作么生是衲僧转动一句?”良久云:“朝闻鼓动暮听钟声。”

  上堂云:“三春景里日暖风和。水畔经行。林间宴坐。睹兹时景宾主已分。开口动舌照用俱了。若能如是解去。会得宾中主。作么生是主中主?”良久云:“一条济水透过新罗。”

  一日问直岁:“清凉堰従你堰。若遇洪水滔天时。堰得么?”云:“在里头。”师云:“与谁同伴?”岁无语。却请和尚代,云:“透过新罗。”问:“和尚若遇洪水滔天时。堰得么?”师云:“上拄天下拄地。”云:“若遇劫火洞然时作么生?”师云:“横出竖没。”

  上堂云:“四山雾起。大地黯黑。日月收光。正当与么时。如何辨主?”良久拍禅床下座。  师浴出,僧问:“三身中那身澡洗?”师云:“困送亡僧。”归吃茶次问:“亡僧迁化向什么处去?”师云:“风摇树响叶落归根。”学人良久,师云:“会么?”云:“不会。”师乃浇茶三滴。问:“如何得人身去?”师云:“我常欲作驴身。”

  上堂云:“上来下去参请不无。作么生是依时及节底句?”良久云:“朝闻鼓响夜听钟声。”归堂。

  问:“门外三车。学人欲上牛车时如何?”师云:“未是极则处。云:“如何是极则处?”师云:“犬吠虚声切。痴人望太阳。”问:“三叉路头。未审教学人往何路?”师云:“莫错。”

  上堂云:“钟声才罢鼓声喧。钟鼓相交会人天。临机妙用无别法。开口动舌显三玄。临机照用须子细。互换宾主疾如烟。进前更欲求佛祖。拟议早是隔西天。”  上堂云:“五白猫儿爪距狞。养来堂上绝虫行。分明上树安身法。切忌遗言许外甥。作么生是许外甥底句?莫错举。”

  上堂,举普化语。僧便问:“大悲院里有斋意旨如何?”师云:“日暖阳坐。寒不举头。”

  上堂云:“闻钟声即寻钟声来。无钟声向什么处来?若不来丛林何在。既来是何面目。直饶不来不去。正在死水里作活计。作么生是衲僧出气一句?”良久云:“珍重。”

  问:“十二时中如何用心?”师云:“吃粥吃饭。”云:“与么则打软去也?”师云:“打软去也。”

  问:“昨夜转一位。今朝转一位。两头俱转时如何?”师云:“未是衲僧极则。”云:“如何是衲僧极则?”师云:“春末临朱夏。”云:“毕竟了如何?”师云:“九九八十一。”  上堂云:“各各英雄丈夫儿。堂堂物我更何疑。现前历历明如日。展缩当人示疾时。超然不得长空路。独脱禅光得自知。多闻方便谈今古。济物须彰闪电机。”良久云:“去去西天路。迢迢十万余。”

  上堂云:“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诸上座。维那打钟。还觉心痛也无。若不觉痛。与古人相违。若觉痛。为什么含笑。上来直须子细。”

  僧入室问:“正当与么时还有师也无?”师云:“灯明连夜照。甚处不分明。”云:“毕竟事如何?”师云:“来日是寒食。”

  问:“古人急水滩头毛球子意旨如何?”师云:“云开月朗。”问:“急水滩头连底石意旨如何?”师云:“屋破见青天。”云:“屋破见青天意旨如何?”师云:“通上彻下。”

  小参示众云:“学般若菩萨。须具般若眼。不具般若眼。即被般若谩。却你去。作么生是上座般若眼。出来对众道看。”良久云:“沉却也珍重。”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出你口入你耳。”云:“莫败这便是也无?”师云:“分明闻分明听。”问:“为什么朝朝风起雨点全无?”师云:“只是龙王不动头。”云:“毕竟事如何?”师云:“待雨下了向你道。”云:“雨下了。和尚为什么不说?”师云:“老僧罪过。”  问:“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展两手。”云:“不会。”师弹指三下。问:“十二时中如何辨主?”师云:“着衣吃饭量家第。”云:“辨得后如何?”师云:“作么生是主。”僧无语。

  上堂云:“拟心即差动念即乖。不拟不动正在死水里作活计。作么生是衲僧转身处。只如古人与么道。还有为人处也无。若言为人。依言缚杀你。若言不为人。意在什么处?所以道。涅槃心易晓。差别智难明。”又云:“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若向这里明得去。未具衲僧眼。直须子细。”

  上堂云:“三春景谢朱夏将临。是禅子罢游之际。幽窗豹锡之辰。林下相逢合谈何事?”良久云:“拟指千差路。回光百万程。”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云散见青天。”云:“见后如何?”师云:“澄潭月现。”问:“如何是道?”师云:“车碾马踏。”云:“如何是道中人?”师云:“竖坐横眠。”  上堂云:“香烟才起是处皆知。大众云臻。従上宗乘只可如是。若能如是解。掣鼓夺旗亘换主宾。照用同时棒喝齐彰。直饶你如是解。只是个宾中主。作么生是主中主?”便有僧问:“香烟才起是处皆知。未审主山后如何?”师云:“向你道还信么?”云:“特伸请益。”师便喝。云:“和尚为什么讳人道着?”师云:“瞎。”僧礼拜。乃云:“一句语中须具三玄。一玄门中须具三要。従上诸圣总具三玄三要。他若不具三玄三要。总属盲用。既能如此留心。直须子细。”良久云:“石门后辈诸事寡拙。久立先参归堂憩歇。”问:“佛未出世时如何?”师云:“平。”云:“出世后如何?”师云:“平。”云:“未审出世与未出世。是一是二?”师云:“妙用当机显。回光只在人。”问:“大事未办时如何?”师云:“切。”云:“办后如何?”师云:“切。”问:“如何是玄谈?”师云:“掉向墙南。”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叉手当胸。”云:“意旨如何?”师云:“打躬近前。”问:“一处火发任従你救。八方齐发如何?”师云:“快。”云:“还求出也无?”师云:“若求出即烧杀你。”僧礼拜。师云:“直饶你不求出。也烧杀你。”  大雨,上堂云:“朝阳云掩。夜月收光。四山烟雾起。大地绝纤埃。正当与么时。什么人作主。虽然如是。争奈千江竞注万派流源。被大海一时包了也。莫道总包容了。争奈奔波济水透过新罗。”

  上堂云:“金乌西坠玉兔东升。昼夜循环有何了日。何不日南午处正位上看。半夜子时长连床上偃息。正当与么时。可谓千圣情尽影像全无。虽然如是。未是极则处。直须动转始得。直饶动转。只是肯得洛浦灌溪。未肯得他三圣兴化。开口动舌早成病。棒喝临机构也难贬眼。直须行正令。”

  上堂云:“晚看千家户不扃。时听秋杵一声声。途中多少未归客。却到家中事怎生。诸上座。休向途中直须归家。若得归家。直得亲于父母。不得教生其恩爱。直须杀却父母。既杀却父母。便须出家。既然出家。便能亲于佛祖。虽然如是。须去却佛祖始得。既杀却父母去却佛祖。方可有纤粟衲僧见解。犹未得衲僧全体作用。”良久云:“作么生是衲僧全体作用。杀父杀母去佛去祖。未是衲僧极则处。进前更拟问如何,北邙山下有甚数。”

  上堂云:“云山聚会意为平生。挈杖诸方拟逃生死。何得空过遣日。为什么不进步商量。若欲进步商量。特地乖违。便言只恁么休去。更辜负平生。总不如是。又向什么处留心。”良久云:“归堂。”

  上堂云:“龙腾沧海鱼鳖潜晨。虎啸高岩野狐屏迹。象王蹴踏宝岸皆崩。师子曩呻百兽隐匿。凤凰展翅众鸟迷巢。祖师家风中下莫凑。目连锾子运智运通。金色头陀瞬眸释主。声闻莫测十地宁知。空生才唱天早雨花。岂况繁词率尔乱说通一线道。直须满口道将来。道道。直饶道得。也是顺邈将来。”

  上堂云:“参玄上士游方高人。直须具衲僧眼目。”良久云:“开口直教千圣情尽万缘无系。父母俱亡宾主不立。若如是解者。犹是衲僧少许见解。未是衲僧全体受用。作么生是全体受用。”良久云:“归堂吃茶。”  上堂云:“诸上座。各各气宇如王。须具衲僧眼目。大地山河不碍眼光。莫受人瞒。且道于阗国王作何面目。”时有僧问:“承和尚有言。山河大地不碍眼光。未审于阗国王作何面目?”师云:“不出户。”云:“未审与什么人同道?”师云:“至切是家亲。  上堂云:“朝朝击鼓夜夜钟声。聚集禅流复有何事。若言无事。屈延诸德。若言有事。埋没従上宗乘。开口动舌总没交涉。虽然如是。初机后学须藉言语显道。作么生是显道底。”良久云:“林中百鸟鸣。柴门闲不扃。”

  上堂问:“承古有言。十五日已前用钩。十五日已后用锥。即今十五日。和尚用什么?”师云:“这一条拄杖。是清化主舍。”云:“和尚莫盲枷瞎棒?”师云:“罪不重科。”乃云:“虚空有尽此道无穷。如拳作手如手作拳。皆是自已展缩。并不欠少。不由他人。各各具足。不肯承当。劝请诸上座。承当埋没诸上座。直下承当去。承当个什么?”归堂吃茶。

  董侍郎问:“文殊是七佛之师。未审文殊以何为师?”师云:“独镇五峰头。”

  查学士与师坐次。弄衬客参。士便问:“弄衬如何下手?”师云:“逢场作戏。”

  问:“无情说法意旨如何?”师云:“朝朝树响夜夜风鸣。”云:“如何委悉?”师云:“昼有日照夜有月明。”

  问:“德山棒临济喝。如何是一喝下事?”师云:“我不作这活计。”云:“意旨如何?”师云:“非公境界。”问:“金鳞未出网时如何?”师云:“待汝出网来向汝道。”云:“即今出也。师意如何?”师云:“西海里事作么生?”僧便喝。师云:“瞎。”僧礼拜。

  问:“若能转物即同如来。未审三门佛殿如何转?”师云:“我向汝道。汝还信么?”云:“和尚诚言。安敢不信?”师云:“这漆桶。”僧礼拜。

  问:“如何是衲衣下事?”师云:“露地不通风。”云:“么则一百五日看也。”师云:“放你三十棒。”僧礼拜。

  问:“不施寸刃便登九五时如何?”师云:“七纵八横。”云:“么则帘卷扇开去也。”师云:“舌拄上腭。”僧礼拜。

  问:“黑扑未生芽时如何?”师云:“正与么。”云:“生芽后如何?”师云:“鬼门关外今霄路。万里崖州独自行。”问:“如何是吹毛剑?”师云:“鋹。”云:“用后如何?”师云:“伏惟尚响。”

  僧侍立次。师问:“什么处坐?”云:“后架里坐。”师云:“你向什么处举话?”云:“主人公举话。”师云:“主人公姓什么?”云:“不得姓。”师云:“名什么?”云:“不得名。”师云:“与么则不识主人公也。”僧便喝。师不对。

  问:“如何是互换之机?”师云:“东边立了西边立。”云:“还相见也无?”师云:“相见事作么生?”僧便喝。师云:“瞎。”僧礼拜。  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云:“汝水河边曾对胜。失却桡棹至于今。”云:“汝原一曲师亲唱。向上宗乘事若何?”师云:“当处不留人。划时送千里。”

  师勘僧云:“孤轮独照深山里。近离何方到此来?”云:“近离白马。”师云:“更不再勘。”僧无语。师云:“且坐吃茶。”  师问僧:“韶阳境土君知好。六祖家风试道看。”僧无语。师云:“却是石门罪过。且坐吃茶。”  举盐官和尚唤侍者。将犀牛扇子来。者云:“扇子破也。”官云:“扇子既破还我犀牛儿来。”者无语。”代云:“栏下。”

  举僧问龙牙:“十二时中如何着力?”牙云:“如无手人行拳始得。”师云:“道即杀道。只得一半。”云:“和尚作么生?”师云:“如无舌人欲唱歌始得。”  举僧问石门彻和尚:“实际理地如何进步?”彻云:“鸟道无前。”僧进语云:“幽谷白云藏白雀。拟心栖处隔山迷。”师别云:“栖心不住栖心地。物外纵横任法闲。”

  举彻和尚离谷隐。有僧问:“师住襄阳去。尽襄阳男女各置一问,问问各别。和尚如何支遣?”彻云:“一音剖出尘沙句。豁达虚空应万机。”师别云:“头头上活物物上具。”

  师问僧:“昔日丛林亲际会。再登凤岭事若何?”云:“奉别和尚经今一年。”师云:“本分行脚僧。”僧无语。师云:“坐吃茶。”

  ○次住谷隐山太平寺语升座拈香云:“此一炷香。供养十方诸佛人天大众。先愿。国安民泰教法兴隆。此一炷香。十五年前。已呈丑拙了也。如今还有委悉者么?对众商量。”时有僧问:“不施寸刃便登九五时如何?”师云:“罕逢此问。”云:“与么则人天有赖大众沾恩。”师云:“是何言欤。”乃云:“问话且止。欲得亲切莫将问来问。你拟进前早没交涉了也。岂况忉忉有何所益。若论佛法。不在问处。虽然如是。早是多途。况久立尊官。珍重。”

  上堂云:“襄阳荡荡广阔。而无际无涯。汉水滔滔深远。而有终有始。岘山一带横贯乾坤。楚岫千峰竖该日月。凤林关下直透。荆南来往游人。且无障碍。诸上座。尽是透关底人。作么生是透关底句。试道看。拟议千差路。回光万里程。”

  问:“祖令未行时如何?”师云:“独卧沙场。”云:“未审其中事作么生?”师云:“寒灰不再焰。”

  问:“终日忙忙那事无妨。如何是那事?”师云:“觅头不见。”云:“为什么如此?”师云:“三日后看。”僧礼拜。师嘘。

  问:“如何是沙门行?”师云:“三三两两各不相知。”云:“毕竟如何?”师云:“截舌有分。”

  问:“一阳才启天地咸知。依时及节事如何?”师云:“午夜灯光连宵照。”云:“照后如何?”师云:“茶烟香篆一时清。”

  问:“逐境不入流时如何?”师云:“早入了也。”云:“入流不逐境时如何?”师云:“未是极则处。”云:“如何是极则处?”师云:“七棒对十三。”  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岘山亭边好用功。”云:“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雪消流水涌。”云:“如何是人境俱夺?”师云:“霜结满亭寒。”云:“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云:“放你一线道。”

  问:“日往月来迁不觉年衰老。还有不老者么?”师云:“有。”云:“作么生是不老者?”师云:“锅龙筋力高声叫。晚后精灵转更多。”问:“如何是学人深深处?”师云:“乌龟水底深藏六。”云:“未审其中事若何?”师云:“路上行人莫与知。”  问:“如何是印空底句?”师云:“舌拄上腭。”云:“如何是印水底句?”师云:“说话对聋人。”云:“如何是印泥底句?”师云:“头上吃棒口里喃喃。”问:“一句当机请师说法。”师云:“莫妄想。”云:“不妄想后如何?”师云:“仙人礼枯骨。饿鬼打死尸。”

  问:“浩浩之中如何辨主?”师云:“襄江竞渡船。”云:“未晓之人如何领会?”师云:“且领前话。”问:“学人拟归乡。请师指路头。”师云:“借人扶上马。”云:“莫便是和尚为人处也无?”师云:“葛岭那边看。”

  问:“师子是兽中之王。为什么却被六尘吞?”师云:“须知六尘好手。”僧礼拜。师云:“得便宜是落便宜。”  问:“不断廉纤句。如何绝耪迹?”师云:“绝迹即不好。”云:“么去如何?”师云:“瞎。”僧礼拜。”

  问:“只尺之间。为什么不睹师颜?”师云:“折角泥牛无栏圈。”云:“么则依而行之。”师云:“遍地闲田任意耕。”

  问:“承教有言。当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如何是法王法?”师云:“如是。”云:“毕竟如何?”师云:“我知你与么道。”  问:“王子未登九五时如何?”师云:“六宫深处坐。”云:“登朝后如何?”师云:“当殿不称尊。”

  问:“世尊说法天雨四花。和尚说法有何祥瑞?”师云:“莫碗鸣。”  问:“有问揣答俱落魔境。无问无答如何辨道?”师云:“舌拄上腭。”云:“与么则学人罪过。”师云:“放你三十棒。”

  问:“如何是先照后用?”师云:“外头月明屋里黑。”云:“如何是先用后照?”师云:“屋里月明外头黑。”云:“如何是照用同时?”师云:“今日好寒。”云:“如何是照用不同时?”师云:“吃棒了呈款。”问:“如何是函葢乾坤句?”师云:“好雪寒。”云:“如何是截断众流句?”师云:“好怕你。”云:“如何是随波逐浪句?”师云:“今日立春。”

  问:“马大师一喝。百丈直得三日耳聋如何?”师云:“萌芽未出土。枯叶已遭风。”僧拟议。师便喝。僧云:“喝即任喝。某甲不耳聋。”师云:“罪不重科。”

  问:“海宴河清。为什么龙王不现?”师云:“待有即现。”云:“即今为什么不现?”师云:“疏田不贮水。龙王不柰何。”

  问:“若人有福曾供养佛。未审佛曾供养什么人来?”师云:“明月照临山谷里。背岩阴树不招风。”云:“恁么则早晨烧香晚后礼拜。”师云:“苦痛苍天。伏惟尚向。”问:“承古有言。只这如今谁动口。意旨如何?”师云:“莫认驴鞍鞒作阿爷下颔。”

  问:“伯牙遇子期时如何?”师云:“夜静更深弹一曲。”云:“遇后如何?”师云:“琴破丝断一时休。”

  问:“承教有言。如我按指海印发光。汝暂举心尘劳先起。如何是海印发光?”师云:“青霄无异路。”  问:“说通行不通时如何?”师云:“莫以已妨人。”云:“行通说通时如何?”师云:“未信你在。”问:“不施寸刃便登九五时如何?”师云:“南面事作么生?”云:“才施小刃便获大功也。”师云:“大好不施寸刃。”问:“如何是和尚不涉众词底句?”师云:“我向你道。还信么?”云:“么则铁卵生儿树上飞。”师云:“一任捏怪。”

  上堂云:“二年前葛藤。今日再举。知有者已畅平生。不知有者对面千里。诸上座。尽是知有者。二年前事作么生道。”良久云:“颜回不知何处去。却教夫子泪涟涟。”  上堂云:“道安岩下。朝朝钟鼓声喧。伞葢山前。日日烟霞覆地。猿啼岭上鱼跃渊中。山高则九夏花开。谷深则三冬积雪。知有者畅怏于平生。不知有者空爱好山好水。诸上座。尽是知有者。不唤作山不唤作水。且道唤作什么?开口即邈。拟议即差。”

  上堂次。遇狂风起。乃曰:“狂风忽起拔树鸣条。祖令正行谁人当抵。善战者不顾其首。善斗者必获其功。莫有善战妙斗者么?出来山僧为你证明。”良久云:“阵云横海上。拔剑搅乾坤。”

  上堂云:“宝花王座独有慈尊。旃檀林中别无异党。狐非师子类。灯非日月明。知有者已畅平生。未知有者直须子细。”

  上堂,举仰山三生话次。僧问:“古人且致。和尚即今第几生中?”师云:“快活快活。”云:“与么则随流认得无碍去也?”师云:“缚系不自在。”

  上堂云:“若据对答。如撒砂相似。若约提纲宗乘举唱佛法。无一人半人。虽然如是。被个衲子出来,请师举唱佛法。向伊道什么即得。若打他即龙头蛇尾。且道向伊道什么?”良久云:“山僧与上座。两家不着便。”

  △偈颂岁旦示众。

  一句为君宣。今朝是大年。桃符已入土。遍地扌者金钱。

  俗情多失位。山僧独欣然。直饶不恁么,辨上别鉏田。

  冬日示众一句为君说。诸法及时节。冬月是冬寒。夏热是夏热。

  甚处不周旋。何劳苦施设。施设不施设。言词尽须决。

  更拟问如何。舶底用镔铁。

  僧请益沩山三生话师以颂答昨夜三更得一梦。清凉河里泥牛斗。天明问取郭大翁。识得南庄李胡子。

  拄杖我有一条拄杖。亘日横按膝上。大小节目分明。头尾无非一样。

  卓下大地豁开。竖起擎抬万象。闹市若遇知音。回头擗脊便棒。

  照用。

  照时把断乾坤路。验破贤愚丧胆魂。饶君解佩苏秦印。也须归款候天恩。  用便生擒到命终。却令苏息尽残躯。归款已彰天下报。放汝残年解也无。

  照用同时棒下玄。不容拟议骋愚贤。轮剑直冲龙虎阵。马丧人亡血满田。

  照用不同时。人人会者稀。秋空黄叶坠。春尽落花飞。  总颂一喝分宾主。照用一时行。会得个中意。日午打三更。

  三玄报你诸方道。三玄句不分。欲明亲的旨。腊月太阳春。

  三句第一句,点刻分明莫莽卤。更拟进前问如何。西天移来安此土。  第二句,妙用临机无差互。开口动舌勿交涉。棒下分明须荐取。

  第三句,问答分明有言语。诸方尽有好商量。三岁孩儿皆怕苦。

  ○石门山慈照禅师凤岩集序夫能仁出现。若秋月落于寒潭。祖意西来。似春雷开于茌户。凿生灵之缌耳。指演若之迷头。不凡超凡唯能转物。得道者世无穷数。绍法者代有奇人。师汝水投针。首山立雪。亲传祖印。匣秘禅刀。查太守致三请之书。远禅师付一乘之座。挥倚天之宝剑。外道魂亡。振踞地之金毛。野干脑裂。纵即立明方便。互唤主宾。夺即坐断乾坤。谁论佛祖。喝明四种。棒显三玄。照出千差。用非一句。以此参徒遐集。学者云臻。师既露于词锋。禅子常亲于语要。编成二卷。集号凤岩。光溥幸愧得闻。实惭序引。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古尊宿语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