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史記 > 史記卷五十一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史記卷五十一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荊王劉賈者,〔一〕諸劉,不知其何屬〔二〕初起時。漢王元年,還定三秦,劉賈為將軍,定塞地,〔三〕從東擊項籍。

  〔一〕正義年表云都吳也。

  〔二〕集解漢書賈,高帝從父兄。索隱按:注引漢書,云賈,高祖從父兄,則班固或別有所見也。

  〔三〕索隱賈將兵定塞地,塞即桃林之塞。

  漢四年,漢王之敗成皋,北渡河,得張耳、韓信軍,軍脩武,深溝高壘,使劉賈將二萬人,騎數百,渡白馬津入楚地,〔一〕燒其積聚,以破其業,無以給項王軍食。已而楚兵擊劉賈,賈輒壁不肯與戰,而與彭越相保。

  〔一〕正義括地志云:「黎陽,一名白馬津,在滑州白馬縣北三十里。」按:賈從此津南過入楚地也。

  漢五年,漢王追項籍至固陵,〔一〕使劉賈南渡淮圍壽春。〔二〕還至,使人閒招楚大司馬周殷。周殷反楚,佐劉賈舉九江,迎武王黥布兵,皆會垓下,共擊項籍。漢王因使劉賈將九江兵,與太尉盧綰西南擊臨江王共尉。〔三〕共尉已死,以臨江為南郡。〔四〕

  〔一〕集解徐廣曰:「在陽夏。」正義括地志云:「固陵,陵名。在陳州宛丘縣西北四十二里。」

  〔二〕正義今壽州壽春縣是也。

  〔三〕索隱共敖之子。

  〔四〕正義今荊州也。

  漢六年春,會諸侯於陳,〔一〕廢楚王信,囚之,分其地為二國。當是時也,高祖子幼,昆弟少,又不賢,欲王同姓以鎮天下,乃詔曰:「將軍劉賈有功,及擇子弟可以為王者。」群臣皆曰:「立劉賈為荊王,王淮東五十二城;〔二〕高祖弟交為楚王,王淮西三十六城。」〔三〕因立子肥為齊王。始王昆弟劉氏也。

  〔一〕正義今陳州也。

  〔二〕索隱按:表云劉賈都吳。又漢書以東陽郡封賈。東陽即臨淮,故云淮東也。正義括地志云西北四十里,蓋此縣是也。

  〔三〕正義淮以西徐、泗、濠等州也。

  高祖十一年秋,淮南王黥布反,東擊荊。荊王賈與戰,不勝,走富陵,〔一〕為布軍所殺。高祖自擊破布。十二年,立沛侯劉濞為吳王,王故荊地。

  〔一〕索隱地理志縣名,屬臨淮。正義括地志云:「富陵故城在楚州盱眙縣東北六十里。」

  燕王劉澤者,諸劉遠屬也。〔一〕高帝三年,澤為郎中。高帝十一年,澤以將軍擊陳豨,得王黃,為營陵侯。〔二〕

  〔一〕集解漢書曰:「澤,高祖從祖昆弟。」索隱按:注引漢書云高祖從祖昆弟。又楚漢春秋田子春說張卿云「劉澤,宗家也」。按言「宗家」,似疏遠矣。然則班固言「從祖昆弟」,當別有所見矣。

  〔二〕索隱地理志縣名,在北海。正義括地志云:「營陵故城在青州北海縣南三十里。」

  高后時,齊人田生〔一〕游乏資,以畫干營陵侯澤。〔二〕澤大說之,用金二百斤為田生壽。田生已得金,即歸齊。二年,澤使人謂田生曰:「弗與矣。」〔三〕田生如長安,不見澤,而假大宅,令其子求事呂后所幸大謁者張子卿。〔四〕居數月,田生子請張卿臨,親脩具。張卿許往。田生盛帷帳共具,譬如列侯。張卿驚。酒酣,乃屏人說張卿曰:「臣觀諸侯王邸弟百餘,皆高祖一切功臣。〔五〕今呂氏雅故本推轂高帝就天下,〔六〕功至大,又親戚太后之重。太后春秋長,諸呂弱,太后欲立呂產為(呂)王,王代。太后又重發之〔七〕,恐大臣不聽。今卿最幸,大臣所敬,何不風大臣以聞太后,太后必喜。諸呂已王,萬戶侯亦卿之有。〔八〕太后心欲之,而卿為內臣,不急發,恐禍及身矣。」張卿大然之,乃風大臣語太后。太后朝,因問大臣。大臣請立呂產為呂王。太后賜張卿千斤金,張卿以其半與田生。田生弗受,因說之曰:「呂產王也,諸大臣未大服。今營陵侯澤,諸劉,為大將軍,獨此尚觖望。〔九〕今卿言太后,列十餘縣王之,彼得王,喜去,諸呂王益固矣。」張卿入言,太后然之。乃以營陵侯劉澤為琅邪王。琅邪王乃與田生之國。田生勸澤急行,毋留。出關,太后果使人追止之,已出,即還。

  〔一〕集解晉灼曰:「楚漢春秋田子春。」

  〔二〕集解服虔曰:「以計畫干之也。」文穎曰:「以工畫得寵也。」索隱畫,一音「計畫」之「畫」,又音「圖畫」之「畫」,兩家義並通也。

  〔三〕集解孟康曰:「與,黨與。言不復與我為與也。」文穎曰:「不得與汝相知。」

  〔四〕集解徐廣曰:「名澤。」駰案:如淳曰閹人也。

  〔五〕索隱按:此一切猶一例,同時也,非如他一切訓權時也。

  〔六〕集解如淳曰:「呂公知高祖相貴,以女妻之,推轂使為長者。」瓚曰:「謂諸呂共推轂高祖征伐成帝業。雅,正意也。」索隱按:雅訓素也。謂呂氏素心奉推高祖取天下,若人推轂欲前進塗然也,此略同臣瓚之意也。推音昌誰反。

  〔七〕集解文穎曰:「欲發之,恐大臣不聽。」鄧展曰:「重難發事。」

  〔八〕正義高后紀云封張卿為建陵侯。

  〔九〕索隱觖音決,又音企。

  及太后崩,琅邪王澤乃曰:「帝少,諸呂用事,劉氏孤弱。」乃引兵與齊王合謀西,〔一〕欲誅諸呂。至梁,聞漢遣灌將軍屯滎陽,澤還兵備西界,遂跳驅至長安。〔二〕代王亦從代至。諸將相與琅邪王共立代王為天子。天子乃徙澤為燕王,乃復以琅邪予齊,復故地。〔三〕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澤至齊,為齊王所劫,不得去。乃說王,求詣京師,齊具車送之。不為本與齊合謀也。」索隱按:漢書齊王傳云使祝午劫琅邪王至齊,因留琅邪王不得反國。澤乃說求入關,齊乃送之。與此文不同者,劉氏以為燕、齊兩史各言其主立功之跡,太史公聞疑傳疑,遂各記之,則所謂實錄。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跳驅,馳至長安也。」索隱跳,他彫反,脫獨去也。又音條,謂疾去也。

  〔三〕集解李奇曰:「本齊地,分以王澤,今復與齊也。」

  澤王燕二年,薨,謚為敬王。傳子嘉,為康王。

  至孫定國,與父康王姬姦,生子男一人。奪弟妻為姬。與子女三人姦。定國有所欲誅殺臣肥如令郢人,〔一〕郢人等告定國,定國使謁者以他法劾捕格殺郢人以滅口。至元朔元年,郢人昆弟復上書具言定國陰事,以此發覺。詔下公卿,皆議曰:「定國禽獸行,亂人倫,逆天,當誅。」上許之。定國自殺,國除為郡。

  〔一〕集解如淳曰:「定國自欲有所殺餘臣,肥如令郢人以告之。」索隱按:如淳意以肥如亦臣名,令郢人以告定國也。小顏以為定國欲有所誅殺餘臣,而肥如令郢人乃告定國也。然按地理志,肥如在遼西也。

  太史公曰:荊王王也,由漢初定,天下未集,故劉賈雖屬疏,然以策為王,填江淮之閒。劉澤之王,權激呂氏,〔一〕然劉澤卒南面稱孤者三世。事發相重,〔二〕豈不為偉乎!〔三〕

  〔一〕索隱按:謂田子春欲王劉澤,先使張卿說封呂產,乃恐以大臣觖望,澤卒得王,故為權激諸呂也。

  〔二〕集解晉灼曰:「澤以金與田生以事張卿,張卿言之呂后,而劉澤得王,故曰『事發相重』。或曰事起於相重也。」索隱按:謂先發呂氏令重,我亦得其功,是事發相重也。

  〔三〕索隱偉者盛也,蓋盛其能激發也。

  【索隱述贊】劉賈初從,首定三秦。既渡白馬,遂圍壽春。始迎黥布,絕閒周殷。賞功胙士,與楚為鄰。營陵始爵,勳由擊陳。田生遊說,受賜千斤。權激諸呂,事發榮身。徙封傳嗣,亡於郢人。

《史記》 相关内容:

《史記》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