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史記 > 史記卷五十二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史記卷五十二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齊悼惠王〔一〕劉肥者,高祖長庶男也。其母外婦也,曰曹氏。高祖六年,立肥為齊王,食七十城,諸民能齊言者皆予齊王。〔二〕

  〔一〕正義年表云都臨淄。

  〔二〕索隱謂其語音及名物異於楚魏。一云此時人多流亡,故使齊言者皆還齊王。

  齊王,孝惠帝兄也。孝惠帝二年,齊王入朝。惠帝與齊王燕飲,亢禮如家人。〔一〕呂太后怒,且誅齊王。齊王懼不得脫,乃用其內史勳計,獻城陽郡,〔二〕以為魯元公主湯沐邑。呂太后喜,乃得辭就國。

  〔一〕索隱謂齊王是兄,不為君臣禮,而乃亢敵如家人兄弟之禮,故太后怒。

  〔二〕正義括地志云:「濮州雷澤縣,本漢城陽縣。」按:後為郡也。

  悼惠王即位十三年,以惠帝六年卒。子襄立,是為哀王。

  哀王元年,孝惠帝崩,呂太后稱制,天下事皆決於高后。二年,高后立其兄子酈侯〔一〕呂台〔二〕為呂王,割齊之濟南郡〔三〕為呂王奉邑。

  〔一〕集解徐廣曰:「酈,一作『鄜』。」索隱二字並音孚。鄜,縣名,在馮翊。酈縣在南陽。正義按:酈音呈益反。括地志云「故酈城在鄧州新城縣西北四十里」,蓋此縣是也。

  〔二〕索隱音胎。呂后兄子也。

  〔三〕正義括地志云:「濟南故城在淄州長山縣西北二十五里。」

  哀王三年,其弟章入宿衛於漢,呂太后封為朱虛侯,〔一〕以呂祿女妻之。後四年,封章弟興居為東牟侯,〔二〕皆宿衛長安中。

  〔一〕索隱地理志縣名,屬琅邪。

  〔二〕索隱地理志縣名,屬東萊。

  哀王八年,高后割齊琅邪郡〔一〕立營陵侯劉澤為琅邪王。

  〔一〕正義今沂州也。

  其明年,趙王友入朝,幽死于邸。三趙王皆廢。高后立諸呂諸呂為三王,〔一〕擅權用事。

  〔一〕集解徐廣曰:「燕、趙、梁。」

  朱虛侯年二十,有氣力,忿劉氏不得職。嘗入待高后燕飲,高后令朱虛侯劉章為酒吏。章自請曰:「臣,將種也,請得以軍法行酒。」高后曰:「可。」酒酣,章進飲歌舞。已而曰:「請為太后言耕田歌。」高后兒子畜之,笑曰:「顧而父知田耳。若生〔一〕而為王子,安知田乎?」章曰:「臣知之。」太后曰:「試為我言田。」章曰:「深耕穊種,立苗欲疏,非其種者,鉏而去之。」呂后默然。頃之,諸呂有一人醉,亡酒,章追,拔劍斬之,而還報曰:「有亡酒一人,臣謹行法斬之。」太后左右皆大驚。業已許其軍法,無以罪也。因罷。自是之後,諸呂憚朱虛侯,雖大臣皆依朱虛侯,劉氏為益彊。

  〔一〕索隱顧猶念也。而及若皆訓汝。

  其明年,高后崩。趙王呂祿為上將軍,呂王產為相國,皆居長安中,聚兵以威大臣,欲為亂。朱虛侯章以呂祿女為婦,知其謀,乃使人陰出告其兄齊王,欲令發兵西,朱虛侯、東牟侯為內應,以誅諸呂,因立齊王為帝。

  齊王既聞此計,乃與其舅父駟鈞、〔一〕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陰謀發兵。齊相召平〔二〕聞之,乃發卒衛王宮。魏勃紿召平曰:「王欲發兵,非有漢虎符驗也。而相君圍王,固善。勃請為君將兵衛衛王。」召平信之,乃使魏勃將兵圍王宮。勃既將兵,使圍相府。召平曰:「嗟乎!道家之言『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乃是也。」遂自殺。於是齊王以駟鈞為相,魏勃為將軍,祝午為內史,悉發國中兵。使祝午東詐琅邪王曰:「呂氏作亂,齊王發兵欲西誅之。齊王自以兒子,年少,不習兵革之事,願舉國委大王。大王自高帝將也,習戰事。齊王不敢離兵,〔三〕使臣請大王幸之臨菑見齊王計事,并將齊兵以西平關中之亂。」琅邪王信之,以為然,(西)〔迺〕馳見齊王。齊王與魏勃等因留琅邪王,而使祝午盡發琅邪國而并將其兵。

  〔一〕索隱按:舅謂舅父,猶姨稱姨母。

  〔二〕索隱按:廣陵人召平與東陵侯召平及此召平皆似別人也。功臣表平子奴以父功封黎侯也。

  〔三〕索隱按:服虔云「不敢離其兵而到琅邪」也。

  琅邪王劉澤既見欺,不得反國,乃說齊王曰:「齊悼惠王高皇帝長子,推本言之,而大王高皇帝適長孫也,當立。今諸大臣狐疑未有所定,而澤於劉氏最為長年,大臣固待澤決計。今大王留臣無為也,不如使我入關計事。」齊王以為然,乃益具車送琅邪王。

  琅邪王既行,齊遂舉兵西攻呂國之濟南。於是齊哀王遺諸侯王書曰:「高帝平定天下,王諸子弟,悼惠王於齊。悼惠王薨,惠帝使留侯張良立臣為齊王。惠帝崩,高后用事,春秋高,聽諸呂擅廢高帝所立,又殺三趙王,〔一〕滅梁、燕、趙〔二〕以王諸呂,分齊國為四。〔三〕忠臣進諫,上惑亂不聽。今高后崩,皇帝春秋富,〔四〕未能治天下,固恃大臣諸(將)〔侯〕。今諸呂又擅自尊官,聚兵嚴威,劫列侯忠臣,矯制以令天下,宗廟所以危。今寡人率兵入誅不當為王者。」

  〔一〕正義隱王如意、幽王友,梁王恢徙王趙,並高祖子也。

  〔二〕正義梁王恢、燕王建,梁王恢徙趙,分滅無後也。

  〔三〕索隱謂濟南、琅邪、城陽并齊為四也。正義琅邪郡封劉澤,濟南郡以為呂王奉邑,城陽為魯元公主湯沐邑也。

  〔四〕索隱按:小顏云「言年幼也,比之於財,方未匱竭,故謂之富」也。

  漢聞齊發兵而西,相國呂產乃遣大將軍灌嬰東擊之。灌嬰至滎陽,乃謀曰:「諸呂將兵居關中,欲危劉氏而自立。我今破齊還報,是益呂氏資也。」乃留兵屯滎陽,使使喻齊王及諸侯,與連和,以待呂氏之變而共誅之。齊王聞之,乃西取其故濟南郡,亦屯兵於齊西界以待約。

  呂祿、呂產欲作亂關中,朱虛侯與太尉勃、丞相平等誅之。朱虛侯首先斬呂產,於是太尉勃等乃得盡誅諸呂。而琅邪王亦從齊至長安。

  大臣議欲立齊王,而琅邪王及大臣曰:「齊王母家駟鈞,惡戾,虎而冠者也。〔一〕方以呂氏故幾亂天下,今又立齊王,是欲復為呂氏也。代王母家薄氏,君子長者;且代王又親高帝子,於今見在,且最為長。以子則順,以善人則大臣安。」於是大臣乃謀迎立代王,而遣朱虛侯以誅呂氏事告齊王,令罷兵。

  〔一〕集解張晏曰:「言鈞惡戾,如虎而箸冠。」

  灌嬰在滎陽,聞魏勃本教齊王反,既誅呂氏,罷齊兵,使使召責問魏勃。勃曰:「失火之家,豈暇先言大人而後救火乎!」〔一〕因退立,股戰而栗,恐不能言者,終無他語。灌將軍熟視笑曰:「人謂魏勃勇,妄庸人耳,〔二〕何能為乎!」乃罷魏勃。〔三〕魏勃父以善鼓琴見秦皇帝。及魏勃少時,欲求見齊相曹參,家貧無以自通,乃常獨早夜埽齊相舍人門外。相舍人怪之,以為物,〔四〕而伺之,得勃。勃曰:「願見相君,無因,故為子埽,欲以求見。」於是舍人見勃曹參,因以為舍人。一為參御,言事,參以為賢,言之齊悼惠王。悼惠王召見,則拜為內史。始,悼惠王得自置二千石。及悼惠王卒而哀王立,勃用事,重於齊相。

  〔一〕索隱此蓋舊俗之言,謂救火之急,不暇先啟家長也。亦猶國家有難,不暇待詔命也。

  〔二〕索隱按:妄庸謂凡妄庸劣之人也。

  〔三〕索隱罷謂不罪而放遣之。

  〔四〕索隱姚氏云:「物,怪物。」

  王既罷兵歸,而代王來立,是為孝文帝。

  孝文帝元年,盡以高后時所割齊之城陽、琅邪、濟南郡復與齊,而徙琅邪王王燕,益封朱虛侯、東牟侯各二千戶。

  是歲,齊哀王卒,太子(側)〔則〕立,是為文王。

  齊文王元年,漢以齊之城陽郡立朱虛侯為城陽王,以齊濟北郡〔

  一〕立東牟侯為濟北王。

  〔一〕正義今濟州,濟北王所都。

  二年,濟北王反,漢誅殺之,地入于漢。

  後二年,孝文帝盡封齊悼惠王子罷軍等七人〔一〕皆為列侯。

  〔一〕正義罷音不。

  齊文王立十四年卒,無子,國除,地入于漢。

  後一歲,孝文帝以所封悼惠王子分齊為王,齊孝王將閭以悼惠王子楊虛侯為齊王。故齊別郡盡以王悼惠王子:子志為濟北王,子辟光為濟南王,子賢為菑川王,子卬為膠西王,子雄渠為膠東王,與城陽、齊凡七王。〔一〕

  〔一〕索隱謂將閭為齊王;志為濟北王;卬,膠西王;辟光,濟南王;賢,菑川王;章,城陽王;雄渠,膠東王。

  齊孝王十一年,吳王濞、楚王戊反,興兵西,告諸侯曰「將誅漢賊臣晁錯以安宗廟」。膠西、膠東、菑川、濟南皆擅發兵應吳楚。欲與齊,齊孝王狐疑,城守不聽,三國兵共圍齊。〔一〕齊王使路中大夫〔二〕告於天子。天子復令路中大夫還告齊王:「善堅守,吾兵今破吳楚矣。」路中大夫至,三國兵圍臨菑數重,無從入。三國將劫與路中大夫盟,曰:「若反言漢已破矣,齊趣下三國,不且見屠。」路中大夫既許之,至城下,望見齊王,曰:「漢已發兵百萬,使太尉周亞夫擊破吳楚,方引兵救齊,齊必堅守無下!」三國將誅路中大夫。

  〔一〕集解張晏曰:「膠西、菑川、濟南也。」

  〔二〕集解張晏曰:「姓路,為中大夫。」索隱按:路姓,為中大夫官,史失其名,故言姓及官。顧氏按路氏譜中大夫名卬也。卬,五剛反。

  齊初圍急,陰與三國通謀,約未定,會聞路中大夫從漢來,喜,及其大臣乃復勸王毋下三國。居無何,漢將欒布、平陽侯〔一〕等兵至齊,擊破三國兵,解齊圍。已而復聞齊初與三國有謀,將欲移兵伐齊。齊孝王懼,乃飲藥自殺。景帝聞之,以為齊首善,以迫劫有謀,非其罪也,乃立孝王太子壽為齊王,是為懿王,續齊後。而膠西、膠東、濟南、菑川王咸誅滅,地入于漢。徙濟北王王菑川。齊懿王立二十二年卒,子次景立,是為厲王。

  〔一〕索隱按表是簡侯曹奇也。

  齊厲王,其母曰紀太后。太后取其弟紀氏女為厲王后。王不愛紀氏女。太后欲其家重寵,〔一〕令其長女紀翁主〔二〕入王宮,正其後宮,毋令得近王,欲令愛紀氏女。王因與其姊翁主姦。

  〔一〕索隱重,直龍反。謂欲世寵貴於王宮也。

  〔二〕索隱按:如淳云「諸王女云翁主。稱其母姓,故謂之紀翁主」。

  齊有宦者徐甲,入事漢皇太后。〔一〕皇太后有愛女曰脩成君,脩成君非劉氏,〔二〕太后憐之。脩成君有女名娥,太后欲嫁之於諸侯,宦者甲乃請使齊,必令王上書請娥。皇太后喜,使甲之齊。是時齊人主父偃知甲之使齊以取后事,亦因謂甲:「即事成,幸言偃女願得充王後宮。」甲既至齊,風以此事。紀太后大怒,曰:「王有后,後宮具備。且甲,齊貧人,急〔三〕乃為宦者,入事漢,無補益,乃欲亂吾王家!且主父偃何為者?乃欲以女充後宮!」徐甲大窮,還報皇太后曰:「王已願尚娥,然有一害,恐如燕王。」燕王者,與其子昆弟姦,新坐以死,亡國,故以燕感太后。太后曰:「無復言嫁女齊事。」事浸潯(不得)聞於天子。主父偃由此亦與齊有卻。

  〔一〕索隱謂王太后,武帝母也。

  〔二〕集解張晏曰:「王太后前嫁金氏所生。」

  〔三〕集解徐廣曰:「一作『及』。」

  主父偃方幸於天子,用事,因言:「齊臨菑十萬戶,市租千金,〔一〕人眾殷富,巨於長安,此非天子親弟愛子不得王此。今齊王於親屬益疏。」乃從容言:「呂太后時齊欲反,吳楚時孝王幾為亂。今聞齊王與其姊亂。」於是天子乃拜主父偃為齊相,且正其事。主父偃既至齊,乃急治王後宮宦者為王通於姊翁主所者,令其辭證皆引王。王年少,懼大罪為吏所執誅,乃飲藥自殺。絕無後。

  〔一〕索隱市租謂所賣之物出稅,日得千金,言齊人眾而且富也。

  是時趙王懼主父偃一出廢齊,恐其漸疏骨肉,乃上書言偃受金及輕重之短。〔一〕天子亦既囚偃。公孫弘言:「齊王以憂死毋後,國入漢,非誅偃無以塞天下之望。」遂誅偃。

  〔一〕索隱謂偃挾齊不娶女之恨,因言齊之短,為輕重之辭,謂言臨菑富及吳、楚、孝王時事是也。

  齊厲王立五年死,毋後,國入于漢。

  齊悼惠王後尚有二國,城陽及菑川。菑川地比齊。天子憐齊,為悼惠王冢園在郡,割臨菑東環悼惠王冢園邑盡以予菑川,以奉悼惠王祭祀。

  城陽景王章,〔一〕齊悼惠王子,以朱虛侯與大臣共誅諸呂,而章身首先斬相國呂王產於未央宮。孝文帝既立,益封章二千戶,賜金千斤。孝文二年,以齊之城陽郡立章為城陽王。立二年卒,子喜立,是為共王。

  〔一〕正義年表云都莒也。

  共王八年,徙王淮南。〔一〕四年,復還王城陽。凡三十三年卒,子(建)延立,是為頃王。

  〔一〕索隱按:當孝文帝之十二年也。正義年表云都陳也。

  頃王二十(八)〔六〕年卒,子義立,是為敬王。敬王九年卒,子武立,是為惠王。惠王十一年卒,子順立,是為荒王。荒王四十六年卒,子恢立,〔一〕是為戴王。戴王八年卒,子景立,至建始三年,〔二〕十五歲,卒。

  〔一〕集解徐廣曰:「甘露二年。」

  〔二〕正義建始,成帝年號。從建始四年上至天漢四年,六十七矣,蓋褚先生次之。

  濟北王興居,〔一〕齊悼惠王子,以東牟侯助大臣誅諸呂,功少。及文帝從代來,興居曰:「請與太僕嬰入清宮。」廢少帝,共與大臣尊立孝文帝。

  〔一〕正義都濟州也。

  孝文帝二年,以齊之濟北郡立興居為濟北王,與城陽王俱立。立二年,反。始大臣誅呂氏時,朱虛侯功尤大,許盡以趙地王朱虛侯,盡以梁地王東牟侯。及孝文帝立,聞朱虛、東牟之初欲立齊王,故絀其功。及二年,王諸子,乃割齊二郡以王章、興居。章、興居自以失職奪功。章死,而興居聞匈奴大入漢,漢多發兵,使丞相灌嬰擊之,文帝親幸太原,以為天子自擊胡,遂發兵反於濟北。天子聞之,罷丞相及行兵,皆歸長安。使棘蒲侯柴將軍〔一〕擊破虜濟北王,王自殺,地入于漢,為郡。

  〔一〕集解張晏曰:「柴武。」

  後十(二)〔三〕年,文帝十六年,復以齊悼惠王子安都侯〔一〕志為濟北王。十一年,吳楚反時,志堅守,不與諸侯合謀。吳楚已平,徙志王菑川。

  〔一〕索隱地理志安都闕。正義安都故城在瀛州高陽縣西南三十九里。

  濟南王辟光,〔一〕齊悼惠王子,以勒侯〔二〕孝文十六年為濟南王。十一年,與吳楚反。漢擊破,殺辟光,以濟南為郡,地入于漢。

  〔一〕正義辟音壁。都濟南郡。

  〔二〕索隱勒,漢書作「朸」,並音力。地理志縣名,屬平原也。

  菑川王賢,〔一〕齊悼惠王子,以武城侯〔二〕文帝十六年為菑川王。十一年,與吳楚反,漢擊破,殺賢。

  〔一〕正義年表云淄川王都劇。故城在青州壽光縣西三十一里。

  〔二〕索隱地理志縣名,屬平原。正義貝州縣。

  天子因徙濟北王志王菑川。志亦齊悼惠王子,以安都侯王濟北。菑川王反,毋後,乃徙濟北王王菑川。凡立三十五年卒,謚為懿王。子建代立,是為靖王。二十年卒,子遺代立,是為頃王。三十六年卒,子終古立,是為思王。二十八年卒,子尚立,是為孝王。五年卒,子橫立,至建始〔一〕三年,十一歲,卒。

  〔一〕正義亦褚少孫次之。

  膠西王卬,〔一〕齊悼惠王子,以昌平侯〔二〕文帝十六年為膠西王。十一年,與吳楚反。漢擊破,殺卬,地入于漢,為膠西郡。

  〔一〕正義卬,五郎反。年表云都高苑。括地志云:「高苑故城在淄州長山縣北四里。」

  〔二〕正義括地志云:「昌平故城在幽州東南六十里也。」

  膠東王雄渠,〔一〕齊悼惠王子,以白石侯〔二〕文帝十六年為膠東王。十一年,與吳楚反,漢擊破,殺雄渠,地入于漢,為膠東郡。

  〔一〕正義年表云都即墨。按:即墨故城在萊州膠東縣南六十里。

  〔二〕索隱地理志縣名,屬金城。正義白石古城在德州安德縣北二十里。

  太史公曰:諸侯大國無過齊悼惠王。以海內初定,子弟少,激秦之無尺土封,故大封同姓,以填萬民之心。及後分裂,固其理也。

  【索隱述贊】漢矯秦制,樹屏自彊。表海大國,悉封齊王。呂后肆怒,乃獻城陽。哀王嗣立,其力不量。朱虛仕漢,功大策長。東牟受賞,稱亂貽殃。膠東、濟北,雄渠,辟光。齊雖七國,忠孝者昌。

《史記》 相关内容:

《史記》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