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凤舞九天 > 第二十章 隐形的人

第二十章 隐形的人

  很大的大门,开着的大门。进人大门的人只有一个。

  老实和尚站在门外对着陆小凤道:"你进去,前院里有三个房间,三个房间有三个不同的人,他们都在等你。"陆小凤问道:"三个人?"

  老实和尚道:"我可以告诉你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宫九,一个是你朝思暮想的沙曼。"陆小凤道:"另一个为什么不能说?"

  老实和尚道:"不为什么,只因为你也许再也见不到这个人。

  陆小凤道:"哦?"

  老实和尚道:"这要看你的造化,假如你先进入的房间,住的是沙曼,你还可以在死前和她疯狂的热爱一番。假如你光找到宫九,那就对不起,请你跟这个世界说两个字。"陆小凤道:"哪两个字?"

  老实和尚道:"再见。"

  陆小凤笑了起来,道:"假如我先进入那个你不能说的人的房间呢?"老实和尚道:"也许你会不明不白的死掉,也许你会很快乐。"陆小凤很感兴趣的道:"我还会快乐?。

  老实和尚道:"假如你没有不明不白的死去,我保证你很快乐。"陆小凤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我可不可以在每个房间的门口大叫一声?"老实和尚道:"不可以。"

  陆小凤道:"为什么?"

  老实和尚道:"因为你只要一出声,你就会发现一件很好玩的事。"陆小凤道:"多好玩?"

  老实和尚道:"你会发现有很多人送东西给你。"陆小凤道:"送什么?"

  老实和商道:"暗器,致命的暗器,我保证是绝对要了你的命的暗器。"陆小凤道:"我进入房间以后呢?"

  老实和尚道:"你可以说话,可以笑,可以做任何的事情。"陆小凤道:"那我可以跟你说两个字了吗?。老实和尚道:"可以。"陆小凤道:"再见。"

  繁星虽然依旧挂满天空,但若大的一座院落却是黑漆漆的一片。

  除了房间树木假山的暗淡轮廓外,陆小凤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他发现一件事--三间房并不是连在一块的,而是左右中央各一。

  他只有一个选择。他笔直的向前走。

  他的脚步很轻,他相信,里面的人一定没有发觉,他已经站在门口了。

  他并没有立刻去推门。他在门外站了大概有四分之一注香的时间,但是房里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心中兴起一个念头--房内的人,不会是沙曼。如果是沙曼,她应该会发出梦呓的声音。

  他想放弃选择这间房的时候,心中却兴起另一个念头假如沙曼正在酣睡呢?

  所以他又在门口站了四分之一炔香的时间。

  静寂。依旧是一片死般的静寂,没有风声。没有老鼠走动的声音,更没有梦呓声,甚至连在床上翻个身的声音也没有。

  陆小凤决定推门了。

  门一推开,他就像灵狐那样闯了进去,蓄势站定以后,他就发现一件事:

  --门又自动的关了起来。

  所以他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却感觉到房里有人--男人。

  然后他就感觉到刀锋般的掌风切向他的心脏。

  陆小凤的身体忽然直直的向后倒退,避开了掌风。

  但是,陆小凤还没有站定,掌风又劈向他的心脏,他已经不能躲避了。

  陆小凤并没有不明不白的死去。

  救他的人不是别人,是他自己,不是他的武功,是他敏捷的判断力。

  那只刀锋般的手掌在陆小凤心脏前两寸就停下了,因为陆小凤说出了三个宇。

  三个救了他一命的字。三个字就是:

  花满楼。

  除了花满楼,谁能在黑暗中分毫不差的"看"到敌人的心脏部位。

  所以充满杀气的手忽然变得温柔起来,温柔的手握在陆小凤的手上。

  两只手,两只紧握的手,代表着世上最珍贵的事情友情。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陆小凤和花满楼同时说出来同样的一句话。

  在黑暗中,陆小凤虽然看不到花满楼的表情,但他知道花满楼一定在"注视"他,然后,两人大笑。

  花满楼挽着陆小凤的臂,带到桌旁,道:"请坐。"陆小凤坐下。

  花满楼也坐下,道:"我这里没有灯。"

  陆小凤道:"那我们就在黑暗中交谈吧。

  花满楼道:"先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是先谈你怎么会到这里?"陆小凤道:"谈你吧。

  花满楼道:"是老实和尚带我来的。"

  陆小凤道:"他怎么会带你来?"

  花满楼道:"我一追查那幕后的隐形人,但一点眉目也没有,反而出了另外一件事。"陆小凤道:"是什么事?"

  花满楼道:"你知道当今皇上在物色御前侍卫吗?"陆小凤道:"我是江湖中人,从来不打听这种事。"花满楼道:"我本来也不管这些事,但是我却听到消息说,皇上正在找你。""找我?"陆小凤大吃了一惊。

  "你很惊讶吧?"花满楼道:"我当时听到这消息,我也傻住了,所以我就循线索追查下去。"陆小凤道:"结果呢?"

  花满楼道:"结果发现,这消息原来是真的。"陆小凤道:"皇上找我去当御前侍卫?"花满楼道:"一点不错。"陆小凤道:"为什么?"

  花满楼道:"因为有人推荐你。"

  陆小凤道:"有人推荐我?谁?"花满楼道:"太平王世子。

  陆小凤张大了嘴巴,然后才道:"太平王世子?我跟他八杆子也搭不上边,为什么要推荐我?"花满楼道:"我不知道。"陆小凤道:"而且,太平王世子和江湖的人有连络,他怎么会不知道我野鹤闲云,怎么会做御前侍卫?"花满楼道:"我也想不通这里面有什么巧妙。"陆小凤道:"你曾继续追查吗?"

  花满楼道:"是的,曾经追查过。"

  陆小凤道:"查出了什么?"

  花满楼道:"什么也查不出,只查出了,有一次,老实和尚去见太平王世子。"陆小凤吃惊的道:"哦?"

  花满楼道:"所以我就去拜访老实和尚。"

  陆小凤道:"他就带你到这里?"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花满楼道:"他要我待在这里,说很快就会看到你。"陆小凤道:"你为什么要袭击我?"

  花满楼道:"这几天晚上,一直都有人来偷袭我,我也不知道是谁,问老实和尚,老实和尚也说不知道,他只说我要小心,最好把偷袭的人活捉,就知道真相了。

  陆小凤道:"可是你对我下杀手。"

  花满楼道:"第一,我不知道是你,第二,那个人的武功非常高,而且都在你这个时候来,我除了猛下杀手,机会不大,好在你忽然认出是我。"陆小凤道:"不然你见到的陆小凤,就是死了的陆小风。"花满楼笑了起来,道:"你一向都是命大的人。"陆小凤没有说话,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鹰眼老七临死前说的一个字。太"。

  太平王世子?太平王世子!

  鹰眼老七要对他说的,莫非就是太平王世子?

  莫非就是太平王世子推荐他给当今皇上的秘密?

  花满楼觉察到陆小凤的沉默,问道:"你想到了什么事吗?"陆小凤道:"我想到一个人。"

  花满楼道:"什么人?"陆小凤道:"死人。"

  花满楼道:"谁?"

  陆小凤道:"鹰眼老七。"

  "鹰眼老七死了?""是的。

  "他临死前说了些什么?""一个字,太。"

  花满楼道:"太?太平王世子?"

  陆小凤道:"我正是这么想。"

  花满楼没有说话,他在沉思。

  陆小凤道:"你知道太平王世子这个人吗?"

  花满楼道:"一无所知。你呢?你见过这个人吗?""素未谋面。

  "这就奇了。他为什么要推荐你?他有什么目的?"陆小凤道:"我们要找一个人。"

  花满楼道:"老实和尚?"陆小凤道:"是的,这问题,他一定有答案。

  陆小凤忽然又想起另一个人,所以他又道:"不,我们还是找另一个人比较好。

  花满楼道:"谁?"

  陆小凤道:"宫九。"

  "宫九?你知道宫九在哪里?"

  "我到这里,是老实和尚带我来的,他说这里有三个房间,其中一个里面住的就是宫九。

  花满楼道:"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吧。"

  "不必了。"外面传来低沉的声音。

  灯。八盏大亮的灯。灯在八个姿色美艳的女人手上,自门外缓缓提着进来。

  说话的人走在八个美女的后面。冷酷、得意,就是这个说话的人的表情。

  那就是宫九。

  花满楼忽然道:"是你?"

  宫九道:"是我,你毕竟听出了我的脚步声了。"花满楼道:"你就是宫九?每天晚上来偷袭我的人就是你?为什么?"宫九道:"因为我希望你养成了要杀我的习惯,然后……"宫九得意的笑了起来。

  陆小凤道:"然后,被杀的人,却是我。"

  宫九道:"对极了。"

  花满楼道:"好一个借刀杀人的妙计。

  宫九道:"只可惜幸运之神总是照顾着陆小凤。只不过……"宫九说到这里,冷哼了几声。

  陆小凤笑道:"只不过我现在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宫九道:"幸运,总是有限度的。

  陆小凤不说话了。他不说话的原因,并不是他无话可说,而是他认为,宫无有这种心理,对他来说是件好事,因为这样一来,宫九对他产生轻视的心理,而轻视,往往会使一个人不小心,不小心,就会导致失败。

  陆小凤希望宫九愈瞧不起他愈好,他实在很怕宫九的武功,假如宫九瞧不起他,他也许会找到宫九疏忽时的弱点,那还取胜的机会。花满楼却说话了。他说的是一句问话。

  他问道:"你认识太平王世子?"宫九回答很妙,他答道:"我认识老实和尚。"花满楼道:"哦?"

  宫九续道:"老实和尚认识太平王世子,你说我会不认识吗?"花满楼道:"不一定?"

  宫九道:"为什么不一定?"

  花满楼道:"陆小凤认识沙曼,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未见过沙曼。"宫九道:"你一定会见到她的。"花满楼道:"什么时候?"

  宫九道:"到时候。"

  花满楼道:"在哪儿?"

  宫九道:"在路上。"

  花满楼道:"路上?什么路上?"

  宫九道:"黄泉路上。"

  花满楼道:"你要把我们都杀死?"

  宫九道:"也许。

  花满楼道:"我们有选择的余地吗?"

  宫九道:"只有一个人有。

  花满楼道:"谁?"宫九道:"陆小凤。

  陆小凤看着宫九,道"我可以选择?"

  宫九道:"是的"

  陆小凤道:"选择什么?"

  宫九道:"做隐形人或者做鬼。"

  陆小凤道:"我不做隐形人,就一定做鬼吗?"

  宫九道:"我敢保证,一定。"

  陆小凤道:"你一向都那么自信?"

  宫九道:"是的。"

  陆小凤道:"你却在西门吹雪那里把我追失了。"宫九冷笑道:"你现在还是在我手心上?"

  陆小凤道:"那是我自己愿意上钩的。

  宫九道:"我手上没有沙曼这张王牌,你会来上钩吗?"陆小凤道:"你干方百计的引我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宫九道:"我不是说过吗?做隐形人,或是做鬼。"陆小凤道:"为什么我不做隐形人,就非得做鬼"。

  宫九道:"因为你会破坏我。"

  陆小凤道:"会破坏你的人,你都要他死吗?"

  宫九道:"是的。"

  陆小凤道:"假如我答应你,我不破坏你的事呢?"宫九道:"我还是要杀你。"

  陆小凤道:"为什么?"

  宫九道:"因为我不相信你。

  陆小凤道:"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宫九道:"因为你是陆小凤,你要是不干涉这件轰动整个武林的事,陆小凤就不是陆小凤了。"陆小凤笑了起来,道:"你倒是我的知已。"宫九道:"我不是,另一个才是。"

  陆小凤道:"是小老头?"宫九道:"不错。

  陆小凤道:"这一切都是小老头的意思?"

  宫九道:"只有他才能想出这么多巧妙的计策,也只有你,才能完成他这件杰作。

  陆小凤道:"假如我不答应,你把我杀了,这件杰作就不能完成?"宫九道:"是的。"

  陆小凤道:"那岂不可惜?"

  宫九道:"这是遗憾。所以我们一直都没有杀你,就是希望你能答应。"陆小凤道:"我有什么好处吗?"

  宫九道:"太多了。"

  陆小凤道:"你为什么不把好处说出来,试试打动我?"宫九道:"你可以拥有沙曼。"

  陆小凤道:"就这样?"

  宫九道:"你可以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陆小凤道:"我不要荣华富贵。"

  宫九道:"你可以无忧无虑随心所欲的过一生。"陆小凤道:"为什么?"

  宫九道:"因为只要完成了这件多,你要什么,只要开口,你就会得到。

  陆小凤道:"什么都可以?"

  宫九道:"只要世上有的,都可以。"

  陆小凤道:"为什么?"

  宫九道:"因为给你的人,是皇上。"

  陆小凤道:"当今皇上?"

  宫九道:"不是。"

  陆小凤迷惑了,问道:"不是?"

  宫九道:"是下一个皇上。"

  陆小凤道:"为什么是下一个皇上。

  宫九道:"因为当今皇上到时候已经不在了。"陆小凤道:"为什么不在?"

  宫九淡淡的道:"死了,当然就不在了。

  陆小凤道:"皇上为什么会死?"

  宫九道:"谁都会死的,皇上为什么不会?"

  陆小凤道:"下一个皇帝,是太平王世子吗?。

  宫九道:"怪不得小老头一直称赞你,你果然很聪明。陆小凤道:"太平王世子推荐我,就是说我有机会出现在皇上面前?"宫九道:"不错。"

  陆小凤道:"你们要我做隐形人,就是要我到时候刺杀皇上?"宫九道:"一点不错。"

  陆小凤道:"错了。"

  宫九道:"错了?"

  陆小凤道:"小老头错了,我也错了,我以为小老头是我的知己,原来不是。"宫九道:"为什么不是?"

  陆小凤道:"他根本不了解我,这种事,我怎么能做得出来?我阻止都来不及,怎么会去做?"宫九道:"小老头并不一定错,你却一定错了。"陆小凤道:"哦?我错在哪里?"宫九道:"你忽略了一些事。"陆小道:"什么事?"

  宫九道:"人性。"

  陆小凤道:"人性?"

  宫九道:"你忽略了人性里有爱,有恐惧,有贪图享乐的情性。"陆小凤道:"我有忽略吗?"

  富九道:"你忽略了,所以小老头要我们不断提醒你。"陆小凤道:"你们提醒我的方法,就是劫持沙曼?用威迫加利诱来使我同意?"宫九道:"你不想沙曼吗?你不想跟沙曼长相厮守吗?你不想跟沙曼无忧无虑随心所欲的过一生神仙般的生活吗?"陆小凤道:"这是任何人都想的事,只是,要用一手血腥来获得这些,我相信这世上起码有三个人绝对不干。"宫九道:"哪三个人?"

  陆小凤指着花满楼道:"他。"

  宫九道:"还有呢?"

  陆小凤道:"西门吹雪和我。"

  宫九道:"很好。"

  陆小凤道:"很好,很好是什么意思?"

  宫九道:"很好的意思就是,我把你引来这里,是一件对我们很好的事。"陆小凤道:"可是对小老头的计划来说,岂不是很不好吗?"宫九道:"那是不得已的遗憾。"

  陆小凤道:"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宫九道:"当然可以,我对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一向都不会隐瞒什么的。"陆小凤道:"太平王世子是不是隐形的人?"

  宫九道:"是的。"

  陆小凤道:"崔诚是他杀的吗?"

  宫九道:"萧红珠和程中也是他杀的。"

  陆小凤道:"他是进入密室时才杀死他们的吗?"宫九点头道:"不错,所以他就花了钱买通叶星士,要他说崔诚他们被杀了一个半时辰。"陆小凤道:"这一切都预先设计好的?"

  宫九道:"是的,除了你。"

  陆小凤道:"我是个不经意的闯入者。"

  宫九道:"由于你突然出现在岛上,使得小老头兴起了要你做隐形人,要你刺杀皇帝的念头。"陆小凤道:"现在最有权势的人,是太平王世子吗?。

  宫九道:"他已经笼络了很多得力助手。"

  陆小凤道:"他为什么不自己去行刺?

  宫九道:"那是不成的,假如由他亲自动手,他怎能获得大家的支持信任?"陆小凤道:"你跟太平王世子很熟吗?"

  宫九道:"这世上没有任何比我对他更熟悉的了。"陆小道:"哦?你从小就认识他?"

  宫九道:"他还没有出娘胎,我就已经认识他。

  陆小凤道:"为什么?"

  宫九道:"因为我就是太平王世子。"

  所有人都楞住。这实在是一件惊人的消息,陆小凤眼瞪着宫九,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宫九很得意的看着陆小凤,笑道:"这秘密令你很震惊吧?"陆小凤道:"我做梦也想不到。"宫九道:"还有一件事也是你做梦也想不到的。"陆小凤道:"什么事?"

  宫九道:"你马上就要死了。"

  宫九说完,向着门外一指。

  火把。明亮亮的火把。

  五十支火把握在五十个赤膊露出结实肌肉的大汉手上。五十个大汉围成一个大圈。

  陆小凤道:"这是什么意思?"宫九道:"这叫四个字。"陆小凤。"哪四个宇?"宫九道:"入地难遁。"

  宫九说完,一拍手掌。

  又是火把。又是明亮亮的火把。

  又是五十支火把握在五十个赤膊露出结实肌肉的大汉的手上,只不过这五十个大汉不是站在地上。

  站在屋瓦上。

  陆小凤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宫九道:"是另外的四个宇。"

  陆小凤道:"哪四个宇?"

  宫九道:"插翅难飞。"

  陆小凤笑道:"看来你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宫九道:"你说得一点也不错。"

  陆小凤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宫九道:"当然可以。"

  陆小凤道:"这问题是问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宫九道:"什么话?"

  陆小凤道:"这句话比你那两句话少一个字。"宫九道:"七个字?哪七字?"

  陆小凤道:"置诸死地而后生。"

  宫九露出不屑的笑声,道:"你没有机会!一点机会也没有。

  陆小凤。"你这样坚持,我看我真的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既然我快要死了,我可以向你请求一件事吗?。

  宫九产。什么事?"

  陆小凤道:"放了花满楼和沙曼。"

  宫九很干脆的道:"可以。"

  陆小凤道:"我还想一件事。"

  宫九道:"小老头说,要我尽量答应你死前的任何请求。你说吧。

  陆小凤道:"我想见沙曼。"

  宫九道:"你一定可以见到的。"

  陆小凤道:"不是现在?"

  宫九道:"不是。

  陆小凤道:"什么时候?"

  宫九一摆手,指着门外,道:"你站到外面,面对着我的时候。

  陆小凤道:"你很厉害,你想分我的心?"

  宫九道:"别忘了小老头一直推崇你,我绝对不会对你掉以轻心的,老实说面对强敌的时候,我绝对用尽一切方法令对方的意志薄弱起来。这是致胜的方法。"陆小凤深深的看着宫九。他实在佩服宫九,他发觉刚才和以前他都把宫九看错了。

  然后,陆小凤一伸手,道:"请。"

  宫九道:"理应你先。"

  陆小凤道:"为什么?"

  宫九道:"因为这是到鬼门关的路。"

  曙光,已经乍露。

  假如白天像征生命,曙光的来临就表示生命的诞生,然而,为什么陆小凤面对的,却是死亡的阴影?

  宫九到底有什么厉害的绝招,他为什么显出一副气定神阔的样子?

  这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

  当陆小凤集中了全部意志力,蓄满了全身精力,面对着宫九的时候,宫九却轻轻的拍了一下手。

  然后陆小凤就看到了他早也想晚也想的沙曼。

  陆小凤的意志松懈了,他思想已被沙曼的爱情注满,他正集中的注意力,都移到了沙曼身上。

  假如宫九现在进攻陆小凤,他露出得意的神情,就像一只猫,在玩弄一只垂死的老鼠犹自盯着吃不到的乳酪一样。

  陆小凤正盯着沙曼看。

  沙曼也看着陆小凤,但目光中竟然没有一点忧伤的神色,反而是一片宁静与安详,就像被围绕的港湾中的海水那样平静。

  这是陆小凤想不到的,这也是宫九想不到的。

  沙曼为什么表现得那么安详?她难道不知道陆小凤正面临死亡的大关吗?

  沙曼踏着平稳的步伐,缓缓走向陆小凤。

  当她走近陆小凤身边时,忽然转身面向宫九。

  沙曼对宫九道:"我可以跟他说一话句吗?"

  没有等宫九回答,沙曼又继续道:"我只说两个字。,宫九笑道:"你要说再见,还是说永别?"

  沙曼微笑道:"我说的这两个字,只有我和他知道。宫九道:"请便。"

  沙曼把嘴贴在陆小凤的耳朵上,说出了那两个宇。

  那两个是什么字?

  沙曼说完,就缓缓走开,站在陆小凤的身后,面对着宫九。

  宫九的视线由沙曼脸上,移到陆小凤的脸上。

  宫九道:"你还有什么遗言?"

  陆小凤道:"没有了,你呢?"

  宫九仰天狂笑,道:"请你记住,要死的人是你,不是我!"陆小凤沉静的道:"我们就空手决斗吗?。

  宫九道:"不,武器由你选。"

  陆小凤道:"我要什么武器,你都可以给我?"

  宫九道:"任何武器,我都有。"

  陆小凤道:"很好。"

  宫九道问。你要什么武器,"

  陆小凤道:"长鞭。"

  宫九脸上神色大变,道:"长鞭?"陆小凤道:"是的,长鞭。"宫九喘了几口大气,镇静下来,一拍手。

  陆小凤手上已经拿着长鞭。

  陆小凤道:"你空手吗?"宫九傲然道:"就凭我这双手就够了。

  陆小凤抖了抖手中长鞭道:"很好。"

  长鞭发出刺耳的"刷"刷"声。

  宫九脸色忽然大变,两眼逐渐变红,盯着陆小凤的身后。

  陆小凤发现盯着他身后的眼睛,不只宫九那一双。

  站在屋顶和围在四周的大汉,每对眼睛都贪婪的盯着陆小凤的身后。

  陆小凤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也明白沙曼为什么对他说"用鞭"两个宇。

  沙曼其实并没有做什么,她只不过是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而已。

  把衣服脱得光光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只不过是露出赤裸裸的胴体罢了。

  人一生下来,岂非也赤裸裸的?

  只不过,赤裸裸的婴儿,激起人心中的,却是生命的赞叹,而赤裸裸的成熟女子胴体,激起人心中的,却是情欲。

  情欲是人类的弱点,尤其是对在比斗的人,更不能兴起情欲。

  宫九更不能。这是宫九的弱点。

  沙曼了解宫九,更了解宫九的弱点。所以他要陆小凤用鞭,自己则以色相的牺牲,来勾起宫九的情欲。

  长鞭的"刷"刷"声响,加上阳光照在沙曼白玉般的肌肤上,宫九气息喘动如一头奔跑了数十里的蛮牛。

  当沙曼扭动腰肢,做出各种动作的时候,宫九已经疯狂般撕扯自己的衣服,喘着气狂叫。打我,打我。"陆小凤收起长鞭,以悲悯的同情眼光,看着宫九。

  宫九却用哀求的眼光看着陆小凤和他手中的长鞭,大叫……用鞭鞭我,快,快。"沙曼也大叫了一声。快!"

  然而陆小凤并没有用鞭打宫九。他是用刺。他把内力贯注在鞭上,软软的鞭一下子变得又直又硬。

  陆小凤风就用这样的硬鞭,一刺刺入宫九的心脏中。

  一切归于沉寂。

  只有初升的阳光,犹死自照在这座院落的墙上,地上,花上,草上,树上,人身上。

  舟,扁舟,一叶扁舟。

  一叶扁舟在海上,随微波飘荡,舟沿上搁着一双脚,陆小凤的脚。

  陆小凤舒适的躺在舟中,肚子上挺着一杯碧绿的酒。

  他感觉很幸福。因为沙曼温柔得像一只小猫在他身旁。

  沙曼拿起陆小凤肚子上的酒,喂了陆小凤一口,轻声细语的道:"你知道一件事吗?"陆小凤道:"什么事?"

  沙曼道:"当今皇上,现在真的想见你。"

  陆小凤微笑道:"你也知道一件事吗?"

  沙曼道:"什么事?"

  陆小凤道:"我现在真的要去做隐形人。"

  沙曼吓了一跳,道:"为什么?你现在忽然想刺杀皇上?"陆小凤端详着沙曼的脸道:"你真的那么笨吗?"沙曼道:"我本来就笨嘛,你不喜欢,你就把我丢到海底去算了。"陆小凤却把沙曼抱得更紧,道:"不,小玉跑了,西门吹雪,花满楼又回到他那宁静的世界,江湖上又恢复平静,我要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和你隐居,做一对隐形于江湖的仙侣,我还是人吗?"沙曼叹声道:"你本来就不是人嘛!"

  陆小凤道:"你说我不是人?难到我是猪?"

  沙曼道:"你不是人,也不是猪,你是凤,是陆小凤,是飞翔在九重天上的陆小凤。"——(全书完)


《凤舞九天》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