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凤舞九天 > 第十一章 逃避追捕

第十一章 逃避追捕

  平坦的沙滩后,就是高大磷峭的岩石,深透茂密的丛林。

  在这种地方,连一只兔子都可以很容易就逃避过狐狸的追踪。

  陆小凤不是兔子。

  他不仅有兔子的精灵和速度,也有狐狸的狡猾,狗的忠勇。

  他本身就是个猎人,在丛林沼泽中求生的技巧,他远比任何人懂得的都多。只要利用一段树枝,他就可以在片刻中制作出一个杀人的陷阱。

  在这种地方,他若想逃避一个人的追踪,应该也不是件困难的事。

  "可是那个人不是人!"

  沙曼说的当然是宫九。他是条毒蛇,是只狐狸,是个魔鬼!

  陆小凤笑了,道:"他究竟是什么?"

  沙曼道:"有人说他是用九种东西做出来的。"陆小凤道:"哪九种?"

  沙曼道:"毒蛇的液,狐狸的心,北海中的冰雪,天山上的岩石,狮子的勇猛,豺狼的狠辣,骆驼的忍耐,人的聪明,再加上一条来自十八层地层下的鬼魂。"陆小凤虽然还在笑,可是无论谁都看得出他笑得并不愉快。

  沙曼道:"这岛上的确有很多个隐密的地方可以躲藏!"陆小凤道:"你知道多少?"

  沙曼道:"我知道的虽然没有五千多个,可是也不算少。

  陆小凤道:"他知道的有多少?"

  沙曼道:"每个地方他都知道!"

  我知道的,他全知道,我不知道的,他也知道。

  沙曼道:"所以我们不管躲在哪里,他都一定可以把我们找出来!"陆小凤沉默着,忽然又笑了。

  沙曼并不奇怪,她知道世上本就有种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笑得出的。

  她喜欢这种人,可是陆小凤实在笑得太愉快,她还是忍不住问。"你笑什么?"陆小凤道:"我想起了件有趣的事。"

  沙曼道:"现在还有什么事能让你觉得很有趣。"陆小凤道:"我们可以躲到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去。"沙曼道:"不管多有趣的地方,只要他找得到,都会变得无趣。"陆小凤道:"那地方我保证他一定找不到。"

  沙曼道:"什么地方?"

  陆小凤道:"鸡蛋壳里。"

  沙曼有点生气了,这种时候,他实在不该开这种玩笑的。

  陆小凤不但在笑,眼睛里也在发着光。

  沙曼忍不住道:"只有蛋能躲到鸡蛋壳里去,只有你这种混蛋!"陆小凤笑道:"你还忘了一点!"

  沙曼道:"哦?"

  陆小凤道:"只有蛋,才有鸡蛋壳。"

  沙曼不懂。

  陆小凤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最大的一个混蛋是谁?"沙曼道:"不是你?"

  陆小凤摇摇头,道:"我比不上他,我最多也不过是用六七种东西做成的"沙曼道:"你说的是宫九?"

  他补充着又道:"就因为他是最大的一个混蛋,他的壳当然也最大最厚,无论谁只要躲得进去,一定都安全得很。

  沙曼眼睛里也发出了光。

  现在她总算明白陆小凤的意思。

  宫九既然要出来追捕他们,自己屋里一定没有人。

  如果他能躲到宫九屋里去,倒的确是个很安全的地方。

  因为谁都想不到的地方,甚至包括宫九自己。

  没有人能想得到的地方,当然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沙曼道:"现在我们只剩下一个问题,我们要怎么样才能躲进去?"陆小凤当然也知道这问题很大,可是他相信他们一定有法子。

  在他眼中看来,世上本就没有什么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沙曼道:"这问题你已有法子解决?"

  陆小凤道:"你当然知道那鸡蛋壳在哪里?"

  沙曼道:"嗯。"

  陆小凤道:"那么这问题就已经解决了。"

  沙曼道:"你难道认为我们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让别人都看不见!"陆小凤道:"我们不必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我们根本连一步都不必走。"沙曼道:"连一步都不必走?难道变成只苍蝇飞进去?"陆小凤道:"我也不会变,要变也不会变成只苍蝇。

  他又笑了笑,道:"苍蝇飞得太累,我准备舒舒服服的躺着进去!"沙曼张大了眼睛,看着他,就好像是个正在听人说神话的孩子。

  陆小凤笑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不会相信,可是我保证这问题你一点都不必担心。"沙曼道:"难道你还有什么真正值得担心的事?"陆小凤道:"只有一件。

  沙曼道:"你说!"

  陆小凤道:"我只有法子能躲进去,却没法子出来了。"沙曼道:"所以我们就算能躲得了十八个时辰,他还是会找到我们的!"陆小凤道:"到了那时候,他如果要杀我们,我们……"沙曼打断了他的话,道:"这一点你也用不着担心。"陆小凤道:"为什么?"

  沙曼道:"因为外面还有件大事一定要等着他去做."陆小凤沉吟着,道:"除了杀人外,还有什么事是一定非要他去做不可的?"沙曼道:"没有了!"

  陆小凤道:"这次他要去杀的是什么人?

  沙曼道:"值得他出手去杀的,当然是个很了不起的人。"陆小凤道:"是谁?"

  沙曼道:"不知道。"

  也许她是真的不知道,也许她虽然知道,却不愿说出米。

  不这怎么样,陆小凤都没有再问。

  他并不希望任何女人为了他而出卖她们以前的男人。

  沙曼看着他,道:"现在你准备变成件什么样的东西?陆小凤道:"你看呢?"

  沙曼道:"依我看,只有死人才能舒舒服服的躺着进宫九的屋子。"陆小凤笑了笑,道:"你又忘了一点.

  沙曼道:"哦。"

  陆小凤道:"死的东西很多,并不一定只有人。没有生命的,就是死的。

  树木有生命,可是被砍断,锯成木片,做成箱子后,就死了。

  所以箱子是死的。

  幽秘曲折的山路上,十个活人,拾着五口大箱子走过来,箱子显然很重,大家都很吃力。

  尤其是最后一口箱子,抬箱子的两条大汉满头汗出如浆,已经落后了一段路。

  幸好这儿已经快走到入谷的山口,就在这时候,他们看见沙曼。

  就像是一阵风,她忽然出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道:"你们都认得我?"他们当然认得。

  入过山谷的入,无论谁都曾经偷偷看过她两眼--最多只不过偷偷看两眼。

  因为若是被九少爷发觉有人在偷看她,九少爷就会生气的。

  没有人敢惹九少爷生气。

  两条大汉都垂下头。曼姑娘有什么吩咐?"

  沙曼道:"我没有,九少爷有。"

  两条大汉都在听。

  九少爷的吩咐,没有人敢不听。

  沙曼道:"他特地要我来,叫你们把这口箱子送到他卧房里去。"虽然他们以前听到的命令并不是这样子的,可是谁都没有怀疑,更不敢反抗。

  大家都知道,曼姑娘说出来的话,和九少爷自己说出来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沙曼道:"九少爷喜欢干净,所以现在你们最好先去找个地方把手脚洗一洗。"正好附近有条小溪,他们尽快赶去,尽快赶回来,箱子还在路上,曼姑娘却不在了。

  她的人虽然已不在了,可是她说的话还是同样有效。

  箱子里黑暗而安静,已经被轻轻的摆了下来。

  外面充满了生死一线的危机,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箱子里,那是种什么样的滋味?

  世界上只怕很少有人能领略到这种滋味,可是陆小凤能,沙曼也能。

  因为现在他们就正紧紧的拥抱在箱子里,呼吸着对方的呼吸。

  直等到他们能开口的时候,沙曼就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他会有箱子要运来?"陆小凤道:"我看得出他是个很讲究的人,而且喜欢用礼物打动人心,他的人还没有到,已经有箱子送回来了,何况他的人已回来了?"沙曼道:"他的人是昨天回来的,你怎么知道他的箱子要等到今天才到!"陆小凤道:"跟着他在海上走了那么些日子,大家一定早就快弊死了,好容易等到船靠岸,就算找不到女人,也一定要喝个痛快,喝醉了的人,早上一定爬不起来。"沙曼道:"所以你算准了箱子一定要等到这时候才会送上岸。"陆小凤笑了笑,道:"我当然也是在碰运气!"因为只有判断正确的人,才能把握住机会。

  机会就是运气。

  沙曼的声音更温柔,道:"你也算准了抬箱子的人不会知道我的事,一定会服从我的命令。

  陆小凤当然算得很准,这种事宫九自己若是不说,又有谁敢说?

  一个骄傲而自负的男人,若是被自己心爱的女人背弃,他自已是绝不会说出来的。

  他宁可让别人认为是他抛弃了那个女人,宁可让别人认为是他负了心。

  他甚至宁可死,也不愿让别人知道他的痛苦和羞侮。

  陆小凤明了这种心情,因为他自己也是这种人。

  沙曼道:"可是你怎么会知道箱子能平安送到这里,一路上连问都没有人问?"陆小凤道:"因为我看得出这里的人都不喜欢管闲事,尤其是这种小事。

  沙曼叹了口气,道:"你看得不错,这里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有代价的!"箱子被送来的时候既然没有人问,以后当然更不会有人问。

  宫九既然正在追捕他们,现在当然也不会回来。

  箱子已被打开了一条缝,他们还是紧紧的拥抱在箱子里他们并不急着想出去。

  "我死了之后,如果阎王爷问我,下辈子想做什么?""你一定想做小鸡。

  "答对了!"

  这箱子实在很像个鸡蛋壳,这鸡蛋壳里实在又安全、又温暖、又甜蜜。

  我相信小鸡们在鸡蛋壳里的时候,一定也不会急着想出去的!""为什么?"

  因为它们一定知道,出去了之后,就会变成大鸡。"大鸡通常很快就会变成香酥鸡,红烧鸡和清炖鸡汤。

  "听说只有母鸡才能炖汤!"

  "你想把我炖汤?""我舍不得,可是你实在太香,比香酥鸡还香。""你想吃了我?"

  "想得要命!"

  天色已昏暗。

  鸡蛋壳里终于有两只小鸡孵了出来。

  一只公的,一只母的。

  九少爷住的地方,当然绝不会像鸡蛋壳。

  华美的居室,精雅的器皿,夕阳正照在雪白的窗纸上。

  "他不在的时候,会不会有人闯进来?"

  "绝不会!"

  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任何人敢闯入九少爷的屋子,连他老子都没有。

  他一向是个孤僻而自负的人。所以他最喜欢照镜子。

  "为什么?"

  "因为他唯一真正喜欢的人,就是他自己。"

  屋子里果然有面很大的镜子,看来显然是名匠用最好的青铜磨的。

  那必须要有一双灵巧稳定的手。

  "这是他自已磨成的,他自己认为这无疑已是天下第一明镜。"镜旁悬着一柄剑,剑身狭长,形式古雅。

  "这就是他的剑。"

  他要去杀人时,却将剑留在屋里。

  他杀人已不必用剑。

  陆小凤用指尖轻抚着剑鞘,缓缓道:"我知道还有个人,剑术也已练到无剑的境界。"沙曼道:"西门吹雪?"

  陆小凤道:"你也知道他。"

  沙曼淡淡道:"我只知道九剑的境界,并不是剑术的顶峰。"陆小凤道:"哦?"

  沙曼道:"既然练的是剑,又何必执著于无剑二字?"陆小凤还没有开口,忽然听见床下有人在鼓掌。

  掌声很轻,却比雷霆还令人吃惊。

  陆小凤赫然回头,就看见一个光秃秃的脑袋从床底下伸了出来。

  "老实和尚。"

  陆小凤刚叫出声,剑光一闪,一柄精光四射的长剑已架上了老实和尚的脖子上。

  好快的剑!

  悬在明镜旁的剑已出鞘,到了沙曼手里,她的出手之快,连陆小凤都吓了一跳。老实和尚当然比他吓得惨,一张脸已吓得发白,勉强笑道:"其实姑娘用不着动手,和尚也知道姑娘是当世第一位女剑客了!"沙曼冷冷道:"你知道?"

  老实和尚道:"和尚虽然没吃过猪肉,至少总见过猪走路,听见姑娘刚才说的那句话,早就佩服得五体投地。"陆小凤笑了。"原来老实和尚也会拍马屁""

  老实和尚道:"和尚绝不是拍马屁,和尚一向说老实话!"沙曼不笑,板着脸道:"只可惜姑娘一向不喜欢听老实话。"老实和尚道:"姑娘喜欢听什么?"

  沙曼道:"姑娘喜欢听人拍马屁!"

  老实和尚眼睛眨了眨,道:"和尚虽然不会拍马屁,别的事会的却不少。"沙曼道:"你会什么?"

  老实和尚道:"替人说媒求亲,成媒作证,都是和尚的拿手本事。"沙曼道:"你准备让谁成亲,替谁作证?"

  老实和尚道:"替两只小鸡。一只公的,一只母的。"沙曼也笑了。

  就在她开始笑的时候,老实和尚已溜了出来,一溜出来,就立刻躲到陆小凤背后,道:"你这只小公鸡若是不肯娶小母鸡,和尚第一个不答应!"陆小凤道:"谁说我不肯?"

  老实和尚道:"你真的肯?"

  陆小凤不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沙曼。

  "叮。"的一声,沙曼手里的剑掉了下来,两个人忽然间就已变成一个人。

  老实和尚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嘴里喃喃道:"和尚为什么不做小公鸡,和尚为什么要做和尚!"屋子里居然没有酒,连一滴酒都没有。

  老实和尚在叹气。"一个男人的屋子里如果没有酒,这个男人还算什么男人?"陆小凤道:"不喝酒的都不是男人。"

  老实和尚道:"就算他自己不喝,也应该准备一点请别人喝的!"沙曼道:"和尚也想喝酒?"

  老实和尚道:"只想喝一种酒。

  沙曼道:"哪种?"

  老实和尚道:"喝你们的喜酒。

  沙曼嫣然,陆小凤也笑了,他们忽然发觉这个和尚实在老实得可爱。

  老实和尚道:"其实没有酒也一样,和尚自己吞口口水,也可以算是喝了你们的喜酒。"他真的吞了口口水下去。现在和尚既然已喝过你们的喜酒,你们想不做夫妻都不行了。"沙曼仰起脸,看着陆小凤,道:"你说行不行?"陆小凤道:"不行。

  于是两个人立刻又变成了一个人。

  老实和尚脸上的表情又好像要哭了出来,道:"你们这样子,是不是一定要逼着和尚还俗?"夜色已深。

  屋子里有灯,却没有点着,也不能点着。

  陆小凤不在乎。

  沙曼不在乎。

  若是有真情,无星无月亦无妨,又何妨无灯无光。

  老实和尚当然更不在乎。

  他正好落个眼不见为净。

  屋里子真的很黑,什么都看不见。

  老实和尚道:"你们在干什么?"

  陆小凤道:"什么都没干!"

  老实和尚道:"你的嘴有没有空?"

  沙曼抢着道:"有!"

  老实和尚道:"既然有空,能不能陪和尚聊聊天,说说话?"沙曼道:"能!"

  陆小凤道:"和尚怎么会躲到床底下去的?"

  老实和尚道:"因为和尚知道这地方的主人虽然不喜欢喝酒,却喜欢吃醋。"陆小凤道:"和尚不笨。

  沙曼道:"和尚聪明得要命。"老实和尚道:"小鸡却不太聪明"陆小凤道:"哪点不聪明?"

  老实和尚道:"小鸡本来可以叫那两个笨蛋把这口箱子送回那条船上去的,那么过不了三五天,两只小鸡都可以回家了!"陆小凤怔住。

  沙曼的手冰冷。

  他们立刻发觉,这的确是他们能逃离这地方的唯一机会良机一失,永不再来。

  老实和尚又在叹气:"两只小鸡,一头秃驴,若是全都老死在这里,那倒……"他忽然闭上了嘴。

  陆小凤跳了起来,沙曼的人虽没有动,心却在跳,跳得很快。

  他们都听见门外有了脚步声,好像是五六个人的脚步脚步声竟是往这屋子走过来的。

  门缝里已有了灯光,而且越来越亮。

  陆小凤窜过去,掀起了那口箱子的盖,用最低的声音逼。再躲进去。

  等到沙曼窜进箱子,他自己才躲进去,轻轻的放下箱盖。

  就在这时候,门已开了。

  他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也听见有人走了进来,一共是五个人。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是个女人,声音很凶。这箱子是谁要你们搬到这里来的?"陆小凤的心一跳。

  他听得出这是小玉的声音,小玉这个人并不要命,问的这句话却实在要命。"是曼姑娘。"回答这句话的,当然就是刚才抬箱子的那两个人其中之一。

  "曼姑娘?"小玉在冷笑。"你们是听九少爷的?还是听曼姑娘的?"没有人敢答腔。

  "你们知不知道曼姑娘已经不是九少爷的人了?"小玉的声音更凶。

  陆小凤的心在往下沉。

  他实在不懂,这件本来已明明没有人追究的事,为什么会被这小丫头发觉?

  这丫头自己刚从死里逃生,为什么又要来管这种闹事?

  陆小凤简直恨不得把她的嘴缝起来。

  "抬走。小玉又在大叫。快点把这口箱子抬走!""抬到哪里去?"

  "从哪里抬来的,就抬回到那去。"

  这句话说出,陆小凤立刻知道自己错了。

  这么可爱的一张小嘴,他怎么能缝起来,他实在应该在这张小嘴上亲一亲,就算多亲两亲,都是应该的。

  箱子是从船上抬下来的,再过十来个时辰,船又要走。

  只要这口箱子被送回船上,他们的人到了。"那么过不了三五天,两只小鸡就全都可以回家了。陆小凤开心得几乎忍不住要大叫。小玉万岁。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小玉这是在帮他们的忙,这个鬼灵精的小丫头,一定早就知道他们躲在箱子里。

  他心里充满了欢悦和感激,他相信沙曼的感觉一定也一样。

  他忍不住去找她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箱子里虽然很黑暗,可是他不在乎,因为他就算摸错地方也没关系。

  他真的摸错了。

  错得厉害,错得要命,活活要人的老命。

  他摸到的是个光头。

  跟他一起躲在箱子里的这个人,竟不是沙曼,是老实和尚。

  陆小凤真的要叫了起来。

  只可惜他的手刚摸到这个光头上时,老实和尚的手已点了他三处穴道,最要命的三处穴道。

  他非但叫不出,连动都不能动了。


《凤舞九天》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