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文博士 > 第八章

第八章

    (15)

    唐先生几乎把吃奶的力量都使出来了。自中秋后,到重阳,到立冬,他一天也没闲着。他的耳朵就象电话局,听着各处的响动;听到一点消息,他马上就去奔走。过日子仔细,他不肯多坐车,有时候累得两腿都懒的上床。不错,他在表面上是为文博士运动差事,可是他心中老想着建华。他是为儿子,所以才卖这么大的力气;虽然事情成了以后,文博士伸手现成的拿头一份儿,可是他承认了这是无可如何的事,用不着发什么没用的牢骚。他知道大学毕业生找事的困难,而且知道许多大学毕业生一闲便是几年,越闲越没机会,因为在家里蹲久了,自己既打不起精神,别人——连同班毕业的学友——也就慢慢的把他忘掉,象个过了三十五岁的姑娘似的。唐先生真怕建华变成这样的剩货。哪怕建华只能每月拿五六十块钱呢,大小总是个事儿;有事才有朋友,有事才能创练,登高自卑,这是个起点。唐先生为儿子找这个起点,是决不惜力的,这是作父亲应尽的责任。给建华找上事,再赶紧说一房媳妇,家里就只剩下振华与树华还需要他操心了,可也就好办多了。对杨家的六姑娘,唐先生已死了心;建华的婚事应当另想办法。这个决定,使他心中反觉出点痛快来。假若他早下手,六姑娘未必不能变成他的儿媳妇。虽然杨家的希望很高,可是唐家在济南也有个名姓;虽然建华没留过洋,到底也是大学毕业。唐先生设若肯进行,这件事大概总有八九成的希望。即使建华的资格差一点儿,可是唐先生的名誉与能力是杨家所深知的,冲着唐先生,婚事也不至不成功。可是,他没下手,而现在已被文博士拿了去。去她的吧,她的娇贵与那点历史,唐先生都知道,好吧,教文博士去尝尝吧!想象着文博士将来的累赘,唐先生倒反宽了心;不但宽心,而且有点高兴,觉得他是对得起儿子。把这件事这么轻轻的,超然的,放下,他一心一意的去进行那个差事。这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成功以后,那就凭个人的本事了。文博士能跳腾起去呢,好;掉下去呢,也好。唐先生不能再管。建华呢,有唐先生给作指导,必会一帆风顺的作下去,由小而大,由卑而高,建华的前途是不成问题的。这么想好,他几乎预料到文博士必定会失败,虽然不是幸灾乐祸,可是觉得只有看到文博士的失败才公道,才足以解气。好了,为眼前这个事,他得拚命帮文博士的忙,因为帮助文博士,也就是帮助建华。事情成了以后,那就各走各的了,唐先生反正对得起人,而不能永远给文博士作保镳的。

    那个将要成立的什么委员会有点象蜗牛,犄角出来得快,而腿走得很慢。委员既都是兼职,自然大家谁也不十分热心去办事,而且每个委员都把会里的专员拿到自己手中,因为办事的责任都在专员身上,多少是个势力;即使不为势力,到底能使自己的人得个地位也是好的。大家彼此都知道手里有人,所以谁也不便开口,于是事情就停顿下去。争权与客气两相平衡,暂且不提是最好的办法。

    唐先生晓得这个情形,所以他的计划是大包围:直接的向每个委员都用一般大的力量推荐文博士。然后间接的,还是同样的力量,去找委员们的好朋友,替文博士吹嘘;然后,再用同等的力量,慢慢的在委员们的耳旁造成一种空气,空气里播散着文博士的资格,学问,与适宜作这个事。一层包着一层,唐先生造了一座博士阵。这个阵法很厉害:用一般大的力量向各委员推进,他们自然全不会挑眼。他们自己手里的人既不易由袖中掏出来,而心目中又都有个非自己的私人的第三者,自然一经提出来,便很容易通过。他们还是非提出来个人不可,事情不能老这么停顿着,况且四外有种空气,象阵小风似的催着他们顺风而下。在这阵小风里刮来一位人,比他们所要荐举的私人都高着许多,他们的私人都没有博士学位;为落个提拔人才的美名,博士当然很有些分量。

    这个大包围已渐次布置完密;用不着说,唐先生是费了五牛二虎的力量。难处不在四面八方去托人,而是在托得恰好合适,不至于使任何一角落缺着点力量,或是劲头儿太多;力气一不平匀,准出毛病。所以,每去见一个人,他要先计算好这个人的分量原有多么大,在这件事情上所需要他的分量又是多么大。这样计算好,他更进一步的要想出好几个这样的人来,好分头去包围全体委员。好不容易!

    不过,不管多么困难吧,阵式是已经摆好。现在他只缺少一声炮号。他需要个放炮的人,炮声一响,文博士与建华便可以撒马出阵了。他一想便想到焦委员。假若焦委员能在此时给委员会的人们每人一封信,或一个电报,都用同样的话语,同样的客气;阵式已经摆好,再这么从上面砸下件法宝来,事情便算是没法儿跑了。他想跑一趟,去见焦委员。

    可是,他又舍不得走,假若自己离开济南,已摆好的阵式万一出点毛病呢!谨慎小心一向是他的座右铭。况且,即使事情不能成功,这个阵式也不白摆,单看着它玩也是好的,就如同自己作的诗,虽然得不到什么报酬,到底自己哼唧着也怪好玩。什么事情都有为艺术而艺术的那么一面儿,唐先生入了迷。打发建华去吧,又不放心;会办事的人没法儿歇一歇双肩,聪明有时候累赘住了人,唐先生便是这样。既然不放心建华,他就更不放心文博士。文博士,在唐先生心中,只是个博士而已,讲办事还差得许多呢!振华是有主意的,可是唐先生不肯和她商议;近来他觉得女儿有点别扭。她老看不起他的主张与办法,他猜不透她是怎回子事。大概是闹婆婆家呢,他想。好吧,等把建华的事办完了,再赶紧给她想办法,嗐!作父亲的!他叹了口气

    恰巧,焦委员赴京,由济南路过。唐先生找了文博士去,商议商议怎样一同去见焦委员。火车只在济南停半点钟,焦委员——唐先生打听明白——又不预备下车,他们只能到车上见他一面,所以得商量一下;况且想见焦委员的人绝不止于他俩,他俩必须商议好,怎样用极简单而极有效的言语,把事情说明,而且得到他的帮助。要不然,唐先生实在不想拉上文博士一同去。

    见了文博士,唐先生打不起精神报告过去的一切。为这件事的设计他自信是个得意之作,对个不相干的人他都想谈一谈;唯独见了振华与文博士,他的心与口不能一致,心里想说,而口懒得张开。他恨文博士这样吃现成饭,他越要述说自己的功绩,越觉得委屈。所以,他莫若把委屈圈在肚子里。

    也幸而他没悦,因为文博士根本不预备听这一套。文博士已和丽琳打得火热,几乎没心再管别的事了。在初到杨宅去的时候,他十分怕人家不接受他。及至见着丽琳,而且看出成功的可能,他又怀疑了她,几乎想往后退一退。赶到丽琳把他完全捉住,他死了心随着她享受,好象是要以真正的爱去补救与掩饰自己来杨宅求婚的那点动机。丽琳给了他一切,他没法再管束自己,一切都是白白拾来的,那么遇上什么就拾什么好了,他不能再去选择,甚至不再去思索,他迷迷糊糊的象作着个好梦。他已经非及早的与她定婚不可了,定婚就得结婚,因为他似乎已有点受不了这种快乐而又不十分妥当的生活,干脆结了婚,拿过钱来,好镇定一下,想想自己的将来的计划吧。他相信丽琳必有很多的钱,结婚后他必能利用她的钱去作些大的事业。这样,丽琳的诱惑与他的甘心追随,把他闹得胡胡涂涂的;那点将来用她的钱而作些事业的希望,又使他懒得马上去想什么。所以,他差不多把唐先生所进行的事给撂在了脖子后头,既没工夫去管,也不大看得起它;他现在是度着恋爱的生活,而将来又有很大的希望,谁还顾得办唐先生这点小事呢!

    唐先生提到去见焦委员。呕,焦委员,文博士倒还记得这位先生,而且觉得应当去见一见,纵然自己浑身都被爱情包起来,也得抽出点工夫去一趟。事情成不成的没多大关系,焦委员可是非见不可。焦委员是个人物,去见一见,专为他回来告诉丽琳一声也是好的。他很大气的,好象是为维持唐先生似的,答应了车站去一趟,至于见了焦委员,应当说什么话,那还不好办,随机应变,用不着多商议。他觉得唐先生太罗哩罗嗦,不象个成大事的人。

    的神气惹恼了唐先生。唐先生是不大爱生气的人,而且深知过河拆桥并不是奇怪的事,不过他没想到文博士会变得这么快,仿佛刚得了点杨家的便宜,就马上觉得已经是个阔人了似的。连唐先生也忍不住气了。唐先生给了他一句:“婚事怎样?”

    笑了,笑得很天真,就象小孩子拾着个破玩具那样:“丽琳对我可真不错!告诉你!唐先生,我们就要定婚,不久就结婚,真的!一结婚,告诉你,我就行了!我先前不是说过,留学生就是现代的状元,妻财禄位,没问题!定婚,结婚,还都得请你呢,你是介绍人呀;你等着看我们的小家庭吧!以我的知识,她的排场,我敢保说,我们的小家庭在济南得算第一,那没错!你等着吧,我还得求你帮忙呢。那什么,”他看了看表,“就那么办了,车站上见,我还得到杨家去,到时候了,丽琳等着我看电影去呢!去不去,唐先生?”

    唐先生的鼻子几乎要被气歪了,可是不敢发作,他还假装的笑着,说:“请吧,我没那个工夫,也没那个造化!”“外国电影,大概你也看不明白!连丽琳先前都有时候去看中国片,近来我算把她矫正过来了,而且真明白了怎样欣赏好莱坞的高尚的艺术。教育程度的问题!好,再会了,车站上见!”

    唐先生气得不知道怎样的走到了家。他甚至于想到从此不再管这样的人与这样的事。振华确是说对了:何不休息休息呢,为这种穿着身洋皮儿的人去费心费力干吗呢?!可是,到底还是得去费心费力,不为别人,还不为自己的儿子么?有什么办法呢!

    看完了电影,文博士为是没话找话说,把和唐先生会面的事告诉了丽琳。她晓得焦委员,并且为表示自己的聪明,她还出了个主意:“达灵,你去,要不然我去,找卢平福一趟,教他去见见焦委员;他去比你去还强,他顶会办事了。你看我的烟土什么都是由他给买,他什么也会。他结婚的时候还是焦委员给证的婚呢!达灵!咱们结婚请谁证婚呢?”“至不济也得象焦委员,那没错!”文博士并不认识一位这样的人,可是话不能不这么说;为是免得她往下钉他,他改了话:“你看,笛耳,这个事值得一作吗?”“焦委员给运动的事就值得作,卢平福原先走他的门子,现在还走他的门子。咱们不为那个事,还不为多拉拢拉拢焦委员?是不是?达灵!”

    非常的佩服丽琳这几句话。并不是这几句话怎样出奇的高明,而是他觉得大家闺秀毕竟不凡:见过大的阵式,听过阔人们的言谈,久而久之,自然出口成章,就有好主意。这不是丽琳有多么高的聪明,而是她的来派大,眼睛宽。假若看电影他须领导着她,那么这种关系阔人们的事他还真需要她的帮助。这样,不论她有多少缺点,反正为他自己的前途设想,她的确是个好的帮手,不信就去问问振华看,她要有半点主意才怪!别的暂且全放在一边,就凭这一点,你就得去迷恋丽琳。这他才晓得了什么叫作出身,和它的价值。对的,大家子弟,到底是另一个味儿,这无可否认。状元可以起自白丁,可是作宰相的还得是世家出身。他自己这个状元,需要个公主给他助威。他不能不庆贺自己的成功。一迈步就居然走上了正路,得到丽琳。那么,也就没法子不更爱她了;他把“笛耳”改成了“笛耳累死驼!”

    (16)

    车站上许多人等着见焦委员。文博士与唐先生的名片递上去,还没等到传见,车已又开了。

    唐先生脸上的笑纹改成了忧郁的折叠,目随着火车,心中茫然。火车出了站,他无可如何的叹了口气。他直觉的晓得自己苦心布置的阵式,大概是一点用也没有了。

    心中可是有了老底,他知道卢平福必能替他把话说到,他自己见不见焦委员并没多大的关系了。他急于回去找丽琳,去吻她,夸奖她。越感激她,他心中越佩服自己——假若自己没有眼光,怎能会找到她呢?找到她便是找到了出路,一种粉红色的道路,象是一条花径似的,两旁都是杜鹃与玫瑰。

    卢平福见着了焦委员。会见的时候,恰巧有位那个什么委员会的筹备委员也在车上,卢平福也认识他。卢平福一开口推荐文博士,焦委员微微的向那位筹备委员一点头,筹备委员马上横打了鼻梁,表示出极愿负责。

    卢平福下车,那位筹备委员也跟下来:“卢会长!文博士的事交给我了!可是,有个小小的要求:族弟方国器——方国器,请记清楚了!——托我给找事不是一天了。文博士若是专员,他手下必须用个助手,方国器——方国器,请记清楚了!——就很合适。一言为定,我们彼此分心就是了!”卢平福点了头。

    找到文博士,卢平福把方国器交待过去。

    点了头。

    不多的几天,文博士与方国器的事都发表了。

    的薪俸是每月一百八十元,另有四十块车马费。他不大满意。就凭一位博士,每月才值二百二十块钱,太少点!可是丽琳似乎很喜欢,他有点莫名其妙:以她的家当而把二百多块钱看在眼里?能吗?不,不能是为这点钱。她必是,他想,愿意他大小有个地位,既是博士,又是现任官,在结婚的时候才显着更体面,更容易和杨家要陪送。是的,她一定是为这个,这么一想,他快活了许多。先混着这个事吧,结婚以后再想别的主意。他想应当早结婚。明年元旦就很合适。结婚以后,有了钱,有了门路,也许一高兴还把这个专员让给唐建华呢。他不承认自己有意骗唐先生,因为事情虽然是由唐先生那里得到的消息,可是到底是由卢平福给运动成功的;那么,把建华一脚踢开,而换上方国器,正是当然的。唐先生自己应该明白这个,假若他是个明白人的话。不过呢,唐先生未必是个明白人,这倒教文博士心里稍微有点不大得劲儿。好吧,等着将来自己有了别的事,准把专员的地位让给建华就是了。

    又到了杨家一趟,他开始觉出自己的身分来。每到杨家来,他总是先招呼杨老太太一声,而后到丽琳屋中去。遇到杨老太太正睡觉,或是不大喜欢见客,或是出了门,他便一直找丽琳去,在杨老太太面前,他可以见着杨家许多人,可是谁也不大搭理他,有的是不屑于招待他,有的是不敢向前巴结。在丽琳屋中呢,永远谁也不过来,丽琳的厉害使大家不敢过来讨厌。现在可不同了,大家好象都晓得作了官,男的开始跟他过话,女的也都对他拿出笑脸来,仆人们向他道喜讨赏,小孩们吵嚷着叫他请客。有个新来的女仆居然撅着屁股给他请了个安:“六姑爷大喜!”招得大家全笑了,他自己不由的红了红脸,可是心中很痛快。

    这他才真明白了丽琳,丽琳的欢喜是有道理的。她懂得博士的价值,也懂得大家怎么重视个官职,她既是鸡群之鹤,同时又很能明白大家的心理,天赋的聪明!可惜她没留过学,他想;可是假若她留过学,也许就落不到他手中了。凡事都有天定,而且定得并不离,以他配她,正好!他怎么想,怎么看,都觉得这件事来得很俏。

    仆人们讨赏,他没法不往外掏。请客,也是该当的,可得稍微迟一迟。对这两样事,他无论怎样可以独自应付,也应当独自应付,好给丽琳作点脸。

    不过,一动自己的钱,仿佛就应该想一想,是不是从此以后,丽琳就把一切花费都推到他身上呢?若这是真的,他的心里颤了一阵!大概不能,她哪能是那样的人呢?把这个先放下,目前应花钱的地方还有许多:杨家的孩子们满可以不去管,就是被他们吵嚷得无可如何,至多给他们买些玩艺与水果什么的也就过去了。杨家的大人们可不能这么容易敷衍,无论如何他得送杨老太太一些体面的东西,得请主要的男人们吃一回饭。这些钱是必须花的。送了礼,请了客,那么婚事自然可以在谈笑中解决了。紧跟着便是定婚,戒指总得买吧,而且不能买贱的;哼,钻石的,将就能看的,得过千!即使能舍个脸,跟丽琳合股办这个,自己也得拿五六百吧?哪儿找这些钱去呢?定婚以后,自然就得筹备结婚。办场喜事,起码还不得一千块钱?即使小家庭的布置统归丽琳担任,办事的钱大概不能不由他出吧?至少他得去弄一千五百元,才能办得下来这点事。杨家不会许他穷对付,他自己也不肯穷对付。可是一千五百块钱似乎不会由天上掉下来。他有点后悔了,根本不应当到杨家来找女人,杨家花得起,而自己陪着都费劲哪!哪能不陪着呢,自己既是有了官职,有了固定的薪俸,他几乎有点嫌恶这个差事了;这不是出路,而是逼着他往外拿钱!

    退堂鼓是没法打了。他与丽琳的关系已经不是三言两语便可以各奔前程的。再说呢,事情都刚开了头,哪能就为这点困难而前功尽弃呢。反之,只要一过这个难关,他必能一帆风顺的阔起来,一定。看人家卢平福!卢平福若是借着杨家的势力而能跳腾起来,文博士——他叫着自己——怎见得就弱于老卢呢!是的,连老卢现在见了面,也不再提什么制造玩具,请他作个计划了,可见博士的身分已经被大家认清了许多。那么,让他们等着看吧,文博士还有更好的玩艺呢,慢慢的一件件的掏给他们大家,教他们见识见识!

    后悔是没用的,也显着太没有勇气。他开始想有效的实际的办法。对于定婚,他可以预支三个月的薪水。六百多块钱总可以支转住场面了。对于结婚,即使能作到与杨家合办,大概也得预备个整数;借债似乎是必不能免的。先借了债,等结婚后再拿丽琳的钱去还上,自己既不吃亏,而又露了脸,这是“思想”,一点也不冒险。就这么办了;不必再思虑,这个办法没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浪漫,排场,实利,都一网打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聪明!一向就没怀疑过自己的本事,现在可才真明白了自己是绝顶聪明!

    把这些决定了,他高高兴兴的去办公。心中藏着一团爱火,与无限的希望,而身体又为国家社会操劳服务,他无时无处不觉出点飘飘然要飞起来的意思;脸上的神气很严重,可是心里老想发笑,自己的庄严似乎已包不住心里那点浮浅的喜气。

    委员会已过了唐先生所谓的“听说”的时期,而开始正式的办公,因为已有了负责办事的专员。委员会的名称是“明导会”。文博士是明导专员。委员们没有到会办事的必要,所以会所只暂时将就着借用齐鲁文化学会的地方。文博士恨这个地方,一到这儿来他就想起初到济南来的狼狈情形。为解点气,他一进门就把老楚开除了。老楚几乎要给文老爷跪下,求文老爷可怜可怜;他连回家的路费都筹不出来,而且回到家中就得一家大小张着嘴挨饿;文老爷不可怜老楚,还不可怜可怜小鱼子和小鱼子的妈吗?文博士横了心,为求办事的便利与效率,他没法可怜老楚,老楚越央告,他的心越硬;心越硬,越显出自己的权威。文博士现在是专员了。老楚含着泪把铺盖扛了走。

    把老楚赶走,文博士想把文化学会的经费都拿过来,不必再由唐先生管理。可是心中微微觉得不大好意思,既没把建华拉到会中来,又马上把唐先生这点剩头给断绝了,似乎太不大方。暂且搁一两个月再说吧,反正这点事早晚逃不出自己的手心去。好吧,就算再等两个月吧。唐先生应当明白,他想,他是怎样的需要多进一点钱。这不是他厉害,而是被需要所迫。

    老楚走了,去了文博十一块心病;不久就可以把文化学会的经费拿过来,手中又多少方便一些。他不再小看这个专员的地位了,同时也更想往上钻营;专员便有这么多好处,何况比专员更大的官职呢?是的,他得往上去巴结,拿专员的资格往上巴结,不久他——凭着自己的学位,眼光,与交际的手腕——就会层楼更上,发展,发展,一直发展到焦委员那样!

    他开始去拜见会中那些委员。他的神气表示出来,你们虽是委员,我可是博士,论学问,论见识,你们差得多了!虽然他是想去巴结他们,可是他无心中的露出这个神气来。他自己并不晓得,可是他们看得清清楚楚。文博士吃亏在留过学,留学的资格横在他心里,不知不觉的就发出博士的洋酸味儿来。见了委员们,他不听着他们讲话,而尽量的想发表卖弄自己的意见与知识。可是他的意见都不高明。头一件他愿意和他们讨论的事是明导会的会所问题,他主张把那些零七八碎的团体全都逐开,就留下文化学会。然后里里外外都油饰粉刷一遍,虽然一时不能大加拆改,至少也得换上地板,安上抽水马桶,定打几张写字台与卡片橱等了。这些都是必要的改革与添置,都有美国的办法与排场为证,再其次,就是仆人的制服与训练问题。在美国,连旅馆的“不爱”都穿着顶讲究的礼服或制服,有的还胸前挂着徽章,作事说话,一切都有规矩;美国是民主国,但是规矩必须讲的。规矩与排场的总合便是文化。

    委员们都见到了,他这片话越说越熟,连手式与面部的表情都有了一定的时间与尺寸。他自己觉得内容既丰富,说法又动人,既能使他们佩服他的识见,又能看明他的交际的才能,他非常的高兴。委员们心不在焉的听着,有的笑一笑没加可否,有的微微摇一摇头,提出点反对的意见:比如说,那个知音国剧社就没法儿办,因为在会的人都是有钱有势力人家的子弟,便为文博士愿意找钉子碰的话,就去办办试一试。

    以为事都好办,只是委员们缺少办事的能力,与不懂得美国的方法,所以把他的话作为耳旁风。他和丽琳说,和方国器说,她与他都觉得博士的主张很对。“你看,是不是?他们没到过外国,”博士热烈的向丽琳与方国器诉说,“根本没有办法,所以我有了办法也没用!我不灰心,我的方法还多着呢,慢慢的他们总有明白过来的那一天,哼!把委员们都送到美国去逛,先不谈留学,只逛上一年半载的,见识见识,倒还真是个办法呢!那个会所,那个会所!好,什么也不用说了,教育的问题!”文博士点着头,赞叹着,心里想好,而没往外说:幸而他们找到我这么个博士,不然的话。……


《文博士》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