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文博士 > 第七章

第七章

    (13)

    是的,文博士急于要找个地位。可是,也不是怎么的,他打不起精神去催唐先生。他的心似乎都放在杨家了。落在爱情的网中?他自己不信能有这么回事。呕,不错,杨家的钱比地位还要紧;可是,头一次去拜访就输了九块多!按这么淌下去,淌到那儿才能摸到底儿呢?他几乎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子事了。寂寞,真的;他愿找个地方去玩玩。但是,这不是玩的时候;至少他应该一面找地方去玩,一面去帮助唐先生办那回事。打不起精神去找唐先生;是的,杨家的六姑娘确是象块软皮糖,粘在他的口中,仿佛是。只要他一想动作,就想找她去。不是恋爱,可又是什么呢?假若真是恋爱,他得多么看不起自己呢?就凭那么个六姑娘;不,不,绝不能是恋爱。文博士不是这么容易被人捉住的。他有他的计划与心路……无论怎么说吧:他一心想再到杨家去。为爱情也好,为金钱也好,他觉得他必须再去,至不济那里也比别处好玩。杨家的人那种生活使他羡慕,使他感到些异样的趣味,仿佛即使他什么也得不到,而只能作了杨家的女婿,他也甘心。杨家的生活不是他心目中的理想生活,但是他渺茫的想到,假使把这种生活舒舒服服的交给他,他楞愿意牺牲他的理想也无所不可。这种生活有种诱惑力,使人软化,甘心的软化。这种生活正是一个洋状元所应当随手拾得的,不费吹灰之力而得到一切的享受,象忽然得到一床锦绣的被褥,即使穿着洋服躺下也极舒服,而且洋服与这锦被绝没有什冲突的地方。

    他又上了杨宅。

    这回杨老太太没大招呼他。有钱的寡妇,脾气和夏云似的那么善变,杨老太太的冷淡或和蔼是无法预测的。她生活在有钱的人中,但是金钱补不上她所缺欠的那点东西!所以她喜欢招待年轻的男客人,特别是在叫来“姑娘”们伺候着她的时候。“姑娘”们的言语行动使她微微的感到一些生趣,把心中那块石头稍微提起来一点,她觉到了轻松,几乎近于轻佻。可是,“姑娘”们走了以后,她心中那块石头又慢慢落下来,她疲倦,苦闷,仿佛生命连一点点意思也没有,以前是空的,现在是空的,将来还是空的。在这种时候,她特别的厌恶男人;以前她那个老丈夫给她留下的空虚与郁闷,使她讨厌一切男人。她愿意迷迷忽忽的躺着,可怜自己,而看谁也讨厌。她的脾气,在这时候,把她拿住,好象被个什么冤鬼给附下体来似的。

    由唐先生所告诉他的,和他自己所能观察到的,文博士知道他第一须得到杨老太太的欢心;给她哄喜欢了,他才能有希望作杨家的女婿。这次,她是这么冷淡,他的心不由的凉了些。走好呢,还是僵不吃的在那儿坐着呢?他不能决定。这么走出去,似乎很难再找个台阶进这个门;不走,真僵得难过。杨家的男人,显然的没把他放在眼中,遇上他,只点一点头就走过去,仿佛是说:“对了,你伺候着老太太吧,没我们的事!”那些女人呢,除了杨老太太,似乎没有一个知道怎样招待他的,她们过来看看他,有的也问他一半句无聊的话,如是而已。

    杨老太太陪客人坐了一会儿,便回到自己的屋中去,连句谦虚话儿也没说,文博士偷偷的叹了口气。

    他刚想立起来——实在不能再坐下了——向大家告辞,六姑娘进来了。她今天穿上了高跟鞋,身上象是挺脱了一些,虽然腰还来回的摆动,可是高跟鞋不允许她东倒西歪的随风倒。假若她的腰挺脱了些,她的肩膀可是特别的活动,这个往上一端,那个往歪里一抬,很象电影上那些风流女郎,不正着身往前走,而把肩膀放在前面,斜着身往前企扈。她很精神:脸上大概擦了胭脂,至少是腮上显着红扑扑的,把那点绿色掩住;嘴唇抹得很红,可是依然很小,象个小红花蓇葖;眼放着点光,那点懒软的劲儿似乎都由脸上移到肩膀臂上去,可是肩膀与胳臂又非活动着不足以表示出这点绵软劲儿来,所以她显着懒软而精神,心中似乎十分高兴。文博士第一注意到,她今天比上次好看了许多。不错,她的那点红色是仗着点化妆品,可是她的姿态是自己的;这点姿态正是他所喜欢的:假若她是由看电影学来的,电影正是他心中的唯一的良好消遣,不,简直可以说是唯一的艺术。第二,他注意到她的高兴与精神。她为什么高兴?因为他来了,他可以想象得到。正在这么窘的时候,得到一个喜欢他的人,而且是女人,他几乎想感激她。冲着她,他不能走。不管这是爱不是,不管她到底是怎样的人物,他不能走。况且,假若不是为爱情,而是为金钱,他才来到杨家受这份儿罢,那么就把爱拿出一点来,赏给这个女人,也未必不可。把金钱埋在爱情的下面,不是更好看些么。更圆满些么?对,他等着看她怎么办了。他心中平静了好多,而且设法燃起一点儿爱火来。

    她一闪似的就走到他的面前,临近了,她斜着身端起一个肩膀来,好似要请他吃个馒头,圆圆的肩头已离他的嘴部不很远了。他习惯的,伸出手来,她很大方的接过去握了握。屋中老一些的女人们把眼都睁圆了,似乎是看着一幕不大正当而很有意思的新戏。

    六姑娘的眼光从文博士的脸上扫过去,经过自己的肩头,象机关枪似的扫射了一圈;大家都急忙的低下头去。仿佛爽性为是和她们挑战,她向文博士说了句:“这里来吧!”说完,她在前引路,文博士紧跟在后边,一齐往外走。她的脊背与脖梗上表示出:这里,除了杨老太太,谁也大不过她自己去;文博士也看出这个来,所以心中很高兴。

    她一边往东屋走,一边说,“这里清静,我自己的屋子!”

    想——按着美国的规矩——这似乎有点过火;刚见过两面就到她自己的屋中去。可是,他知道事情是越快越好;他准知道六姑娘是有点爱他,而她又是这么有威风与身分,好吧,虽然忙中往往有错,可是这回大概不会有什么毛病,既是已看清她的身分与用意。

    一进东屋,文博士就看出来,这三间屋都是六姑娘的,因为桌椅陈设和北屋完全不同,都是新式的,而且处处有些香粉味。这又让他多认识了些她的身分。看着那些桌椅与摆设,他也更高兴了些。杨老太太屋中的那些也许可值钱,更讲究,可是他爱这些新式的东西,这些新式的东西使他感到舒适与亲切。北间的门上挂着个小白帘子,显然是她的卧室。外边的两间一通联,摆着书橱,写字台,与一套沙发。他极舒适的坐在了沙发上,身下一颤动,使他恍忽的想起美国来,他叹了口气。

    六姑娘来到自己的屋中,似乎又恢复了故态,通身都懒软起来。刚要扶着椅背坐下,她仿佛一滚似的,奔到书橱去,拿出本绿皮金字的小册子来:“给写几个字吧!”

    要立起来,到写字台那里去写,她把他拦住了:“就在这里吧!”说完,她一软,就坐在了他旁边。“写什么呢?”文博士拿下自来水笔,轻轻的敲着膝盖。“写几句英文的,”她的嘴几乎挨到他的耳朵,“你不是美国的博士吗?”

    从心里发出点笑来:“杨女士有没有个洋名字?”“中国名字叫明贞,多么俗气呀!外国名字叫丽琳,还倒怪好听。”她的声音很微细,可是很清楚,也许是挨着他很近的缘故。

    很想给她写两句诗,可是怎想也想不起来,只好不住的夸赞:“丽琳顶好!电影明星有好几个叫这个名字的!”“你也爱看电影吧?”

    “顶喜欢看!艺术!”

    “等明儿咱们一同去看,我老不知道哪个片子好,哪个片子坏;看完之后,常常失望。”

    “对了,等有好片子的时候,我来约密司杨,这我很内行!

    这么着吧,我就写一句电影是最好的艺术吧?”“不论什么都行!”

    他翻了翻那小册子,找到一张粉色纸写上去。

    丽琳拿出匣朱鸪绿糖来,文博士选了一块,觉得好不是劲儿。在美国,在恋爱的追求期间,是男人给女子买这种糖。现在,礼从外来,他反倒吃起她的糖来,未免太泄气。可是,她既有钱,而他什么也没有,只好就另讲了。

    有糖在口中,两个人谈的更加亲近甜蜜了许多。文博士看明白,她敢情不是不爱说话,而是没找到可以交谈的人。在谈话中间,文博士很用了些心思,探听丽琳的一切;她呢,倒很大方,问一句说一句,非常的直爽简单。自然,她也有不愿意直说的话,可是她的神色并没教他看出来她的掩饰。他问她的资格,她直言无隐的说她只在高中毕过业。这倒不是她不愿意深造,而是杨家不喜欢儿女们有最高的教育与资格,因为有几个得到这样资格的,就一去不回头,而在外边独自创立了事业,永远不再回来。杨家因此不愿意再多花钱造就这种叛徒。她很喜欢求学,无奈得不到机会。这个,文博士表示出对她的惋惜,也能十分的原谅她。同时,他也看得很明白:杨家不是没钱供给子弟们去到外国读书,而是怕子弟们有了高深的学问与独立的能力,便渐次拆散了这个大家庭。自家的子弟既不便于出洋,那么最方便的是拉几个留学生作女婿。这点,他由丽琳的神气上就能看得出来;她是否真愿去深造暂且可以不管,她可是真羡慕个博士或硕士的学位。她有了一切,就缺少这么个资格。把这个看清,他觉得这真是个巧事,他有资格而没钱,她有钱而没资格;好了,他与她天然的足以相互补充,天造地设的姻缘。

    他又试看步儿问了她许多事,她所喜欢的也正是他所喜欢的,越说似乎越投缘。在最初来到杨家的时候,他以为这个大家庭必定是很守旧,即使婚姻能够成功,他也得费许多的事去改造太太,把她改造成个摩登女子。现在,听了丽琳这些话,他知道可以不用费这个事了,她是现成的一个摩登女子,象一朵长在古旧的花园中的洋花。他几乎要佩服她了。她既是这么个女子,就无怪乎她好象饥不择食似的这么急于交个有博士学位的男朋友,不是她太浪漫,而是因为她不喜欢这个旧式的大家庭。这么一想,他以为就是马上她过来和他接吻,也无所不可了。他是入了魔道,可是他以为自己很聪明,很有点观察的能力,所以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是件最便宜最合适的事。在她屋中坐了一点多钟,吃了四五块朱鸪绿糖,他仿佛已经承认他与她有了不可分离的关系,由着他的想象把她看成个理想的伴侣,把他最初所看到的她的缺点都找出相当的理由去原谅。

    杨老太太大概是又忽然高了兴,打发个女仆过来请文博士与六姑娘到上屋去打牌。文博士有点为难。伺候老太太是,他以为,这场婚事过程中必须尽到的责任,他不能推辞。可是,手里是真紧,一块钱也是好的,何况一输就没准儿是多少呢。自然,用小虾米钓大鱼,不能不先赔上几个虾米;怎奈连这几个小虾米都是这么不易凑到呢!他一定是真动了点心,他的眼微微有点发湿。

    丽琳的眼简直的没离开文博士的脸,连他的眼微微有点发湿也看到了。“哟,你怎么了?”

    博士晓得须扯个谎:“你看,我……”他叹了口气,“我看你这样的娇生惯养,一大家子人都另眼看待你;我呢,漂流在外,这么些年了,相形之下,有点,有点感触!”“你就在这儿玩好了,天天来也不要紧,欢迎!咱们陪老太太玩会儿去;输了,我给你垫着,来!”她摸出三张十块钱的票子来,塞在他的口袋里。

    “不!不!”文博士明知这点钱极有用,可是也知道假若接收下,他便再也没个退身步儿,而完全把自己卖出去。“捣什么乱,快来!”她一急,几乎要拉他的手,可是将要碰到了他的,又收了回去。

    低着头往外走,心里说:“卖了就卖了吧,反正她们有钱,不在乎!”

    (14)

    秋天的济南,山半黄,水深绿,天晴得闪着白光,树叶红得象些大花。温暖,晴燥,痛快,使人兴奋,而又微微的发困。已过重阳,天气还是这么美好。

    把对济南的恶感减少了许多,一来是因为天气这样的美好,二来是因为丽琳已成为他的密友。他一点也不觉得寂寞了。济南一切可玩的地方,她都领着他逛到。许多他以为是富人们所该享受的,她都设法儿教他尝一尝。他已经无法闲着,因为她老有主意,而且肯花钱。这样惯了,他反倒有点怕意,假若没有了她,他得怎样的苦闷无聊呢?这样惯了。他承认了她该花钱,他应白吃白玩,一点也不觉得难堪了。他似乎不愿去再找事谋地位了,眼前的享受与快乐仿佛已经很够了似的。假若他还有时候想到地位与谋事,那差不多是一种补充,想由自己的能力与金钱把现在的享受更扩大一些,比如组织起极舒服极讲究的小家庭,买上汽车什么的。这么一想,他就有时候觉得丽琳还差点事,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模样也不顶美,假如他能买上汽车,仿佛和她一块儿坐着就有点不尽如意。可是,他能否买上汽车还是个问题;不,简直有点梦想。那么,眼前既是吃她喝她,顶好是将就一下吧。谁知道自己的将来一定怎样呢,已到手的便宜似乎不便先扔出去吧?况且,丽琳又是那么热烈,几乎一天不见着他都不行。见着他以后,她没多少可说可道的,可是几乎要缠在他身上——在他俩第三次会面的时候,她已设法给了他一个吻。她既这样,他似乎没法往后退,没法再冷淡,只好承认这是恋爱的生活。在他睡不着的时候,他屡屡的要怀疑她,几乎以为她是有点下贱,或是有点什么毛病。可是一见了她,他便找到很多理由去原谅她,或者没有工夫再思想而只顾了陪着她玩。在和她玩的时候,他不能不偶尔拿出一点热情来,他不能象握着块木头似的去握她的手,也不能象喝茶时候拿嘴唇碰茶杯似的去吻她。不,他总得把这些作得象个样子。惯了,他没法再否认他的热情,良心上不允许他否认已作过的事。他有点迷糊。一心的想在这件事上成功,而这里又是有那么多几乎近于不可能的事儿,不敢撒手,又似乎觉得烫得慌,他没了办法。他看的清清楚楚,不久,她一定能和他定婚。拒绝是不可能的,接受又有点别扭。没法不接受,只能这么往下硬淌了。那天,陪着杨老太太打牌,打到了半夜,他觉得非常的疲倦;杨老太太劝他吃口烟试试,他居然吸了一口。虽然不甚受用这口烟,可是招得大家都对他那么亲热,他不能不觉到一点感激;他是谁?会教大家对他这么伺候着,爱护着。虽然他反对吃烟,可是这到底是一种阔气的享受;他不想再吃。但是吃一口玩玩总得算领略了高等人的嗜爱与生活。假若这个想法不错,那么他便非要丽琳不可了,她是使他能跳腾上去的跳板。再说呢,这些日子他已接受了不少他所不习惯的事:济南来了旧戏的名伶,丽琳便先买好了票而后去约他。他一向轻视旧戏。可是看过几次之后,有丽琳在一旁给他说明,他也稍微觉出点意思来。丽琳自己很会唱几句,常常用她那小细嗓儿哼唧着。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反对旧戏也许是一种偏见,这点偏见来自不懂行。这么一怀疑自己,他对一切向来不甚习惯的事都不敢再开口就批评了,恐怕再露客(切)。富人们的享受不一定都好,可是大小都有些讲究;他得听着看着,别再信口乱说。这不是投降,而是要虚心的多见多闻,作为一种预备,预备着将来的高等生活。以学问说,他是博士,已到了最高的地步,不用再和任何人讨教;以生活说,他不应当这样自足自傲。是的,无论怎么说,自己的身分满够娶个最有学问的女子,丽琳不是理想的人物;但是她有她的好处,她至少在这些日子中使他的生活丰富了许多,这样总得算她一功。天下恐怕没有最理想的事吧?那么,她就是她吧,定婚就定婚吧,没别的办法,没有!

    有一天,文博士和丽琳在街上闲逛。她穿着极高的高跟鞋,只能用脚尖儿那一点找地,所以她的胳臂紧紧的缠住了他的,免得万一跌下去。街上的人越爱看她,她似乎越得意,每逢说一个字都把嘴放在他的耳旁,而后探出头去,几乎是嘴对嘴的向他微笑。设法藏着,而到底露出一点那个黑而发光的牙。

    唐振华从对面走了来。文博士从老远就看见了她。躲开她吧,不合适;跟她打个招呼吧,也不合适。他不知怎的忽然觉得非常的不得劲。又走近了几步,她也认出来他,并且似乎看出他的不安与难堪来,很巧妙的她奔了马路那边去。文博士拉着丽琳假装看看一家百货店的玻璃窗里摆着的货物,立了一会儿,约摸着振华已走过去,才又继续的往前走。他心中很乱。振华与丽琳在他心中一起一落,仿佛是上了天秤。振华没有可与丽琳比较的资格,凭哪样她也不行。可是,忽然遇上她,教他开始感觉到丽琳的卑贱。振华的气度与服装好象逼迫着他承认这个。他若是承认了丽琳卑贱,便无法不也承认自己的没出息。振华的形影在他心里,他简直连呼吸都不畅快了,他堵得慌。

    可是,他知道他已不能放下丽琳。那么,他只好去恨恶振华。本来没有什么可恨恶她的理由,但是不这样他就似乎无法再和丽琳亲密。振华的气度与思想教他惭愧,教他轻看丽琳。他回过头去,把振华的后影指给了丽琳:“那个,唐先生的女儿,别看长得不起眼,劲儿还真不小呢!”他笑起来。本想这么一笑,就能把刚才那一点难堪都抛除了去,可是笑到半中腰间,自己泄了气,那点笑声僵在了口中,脸上忽然红起来。同时,丽琳把手由他的胳臂上挪下来,两个小黑眼珠里发出一点很难看的光儿来。他开始真恨振华了。

    他不敢责备丽琳的心眼太小,更不愿意向她求情,可是她两三天没有搭理他。他吃不住了劲。为是给自己找一点地步,他认为这是她真爱他的表示,因爱而妒,妒是不大管情理的。好吧,他是大丈夫,不便和妇女斗气,他得先给她个台阶。经他好说歹说,她才哭了一阵,哭着哭着就笑了。

    她不能不笑,因为她已经把他拿下马来。她没有理由跟他闹,她也并不怀疑振华,她只是为抓个机会给他一手儿瞧。她肯陪着他玩,供给他钱花,她也得教他知道些她的厉害。吻与打两用着,才能训练出个好男人来,她晓得。在闹过这一场之后,她特别的和他亲热,把他仿佛已经拴在了她的小拇指上随意的耍弄着。他也看出这个来,可是一点办法没有,自己为的是钱,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反之,他倒常常往宽处想:自己要个有钱的女子,竟自这么容易的得到,不能不算有点运气,那么,小小的拌两句嘴,又算得了什么呢!要达目的地便须受行旅的苦处,当然的!

    过了几天,他又在街上遇着了振华。因为他是独自走着,所以跟她打了个招呼。

    “文博士,”她微微一笑,“老些日子没见了。父亲正想找你谈一谈呢。为那个差事,他忙极了,他要找你去,看看你还有什么门路没有。父亲办事专靠门路!”

    “一半天我就到府上去,我也没闲着,事情当然是!”他忽然截住了下半句。

    “——门路越多越好?”她又笑了一下,“好,改天见!”

    他没还出话来。说不出来的他要怎样恨这个女人,她的话永远带着刺儿;为什么一个女的会这样讨厌呢!他猛的唾了一口吐沫,象一出门遇上个尼姑似的那么丧气。

    她的讨厌还不止于说话难听,一遇上她,他就马上想用另一种眼光去从新估量丽琳的价值。在这个时候,他能很冷酷的去评断,而觉得丽琳象条毒蛇似的缠上了他身上。自然,过一会儿,他又去找那条毒蛇,而把振华忘掉。可是,他不能完全放心了,他总想找出些丽琳的毛病来,不为别的,仿佛专为对得起良心。振华使他难堪,不安,惭愧,迷乱。他找不到丽琳的毛病,因为不敢去找,找到了又怎样呢?莫若随遇而安。可是,可是,振华的形影老在他心里闹鬼;他没法处置丽琳,只好越来越恨振华了。

    愿意知道而不敢寻问的是这么一点事:丽琳是个又聪明又笨的女孩子。正象个目不识丁而很会摆棋打牌的人,她的聪明都用在了生命的休息室中。在读书的时候,她就会跳舞,打扮,演戏!出风头,闹脾气,当皇后。她的钱足以帮助她把这些作到好处。在功课上,她很笨。在高小,初中,高中,她都极勉强的能毕业;与其说她能毕业,还不如说学校不好意思不送个人情。她很想入大学,可是考不上。她并不希望上大学去用功,而是给自己预备个资格,好能嫁个留学生之类的男人。钱,她家里有;富商们,她已看腻了;所以愿意要个留学生,或是有名的文艺家什么的。她的那点教育仅仅供给了她这么一点虚荣心。

    除了这点教育,她的招数与知识十之八九得自电影与伤感的小说。她认为端着肩膀向男人们企扈最合规矩,一见面就互道爱慕最摩登;她的生活是一种游戏,而要从游戏中找到最动心的最高尚的快乐与荣誉;所作的都顶容易,低级;所要获得的都顶高尚,光荣。象夏天的一朵草花,她只有颜色而无香味。

    这些,已足使她作个摩登的林黛玉,穿着高跟鞋一天到晚琢磨着恋爱的好梦。在高小的时候,她已经有许多同性的爱人,彼此搂抱着吃口香糖。到了中学,她已会暗地里写情书,信写得很坏,可是信纸顶讲究。富家出情种,这并不能完全怪她。可是,她并不象林黛玉那样讲情,她所想到的便要实地的尝试,把梦想的都要用手指去摸到。杨老太太时常叫来妓女给捶腰,丽琳有机会去打听些个实际的问题。所以,她的梦不完全是玫瑰色的幻想,而是一种压迫,因压迫而想去冒险。她不是浪漫诗人心中的白衣少女,她要一些真切的快乐。闻着自己身上的巴黎香水与香粉味儿,她静静的,又急躁的,期待着一些什么粗暴的袭击,象旱天的草花等着暴雨。

    杨家不断的有留学生来,可是轮不到丽琳,她是“六”姑娘。从虚荣心上说,她只好忍耐的等着,她必须要个有外国大学学位的青年。可是,她一天到晚无事可作,闲得起急,急躁使她甚至要把理想抛开,而先去解决那点比较低卑的要求与欲望,她请求杨老太太给她聘一位教师,补习功课,好准备考大学。来了位大学还没毕业的姓朱的,给她补习英文算学。这位朱先生长得很平常,年岁可是不大。几乎是他刚一进门,丽琳就捉住了他。不久,她便有了身孕。

    身孕设法除掉了。她自己并不喜爱朱先生。她既没意思跟他,杨家的人也就马马虎虎把他辞掉,他们知道自家的姑娘不是为个大学学生预备的。

    来得很是时候。在丽琳的眼中,男子都相差不很多,只须有个学位便能使她自己与杨家的全家点头。况且,文博士虽然不十分漂亮,可是并不出奇的难看呢。不,他不但是不难尽,在她眼中他还有点特别可爱的地方。这并不是她爱与不爱,而是她由电影中看出来的。电影片中那些老实的规矩的丈夫,正象他,全是方方正正的,见棱见角的,中等的身材,衣裳挺素净,说话行事都特意的讨人喜欢……文博士有这项资格,那么电影上既都是这样,丽琳便想不出怎能不喜欢他的道理来。再一说呢,即使这个标准不完全可靠,他也不见得比以前来过的那些留学生难看,丽琳准知道她的二姐丈——留法的生物学家——长得就象驴似的,不过还没有驴那么体面。博士硕士并不永远和风流英俊并立,她早看清楚了。她不能放手文博士,即使他再难看一点也得将就着,她不能再等。况且,再等也未必不就等来个驴或猴子。就是他吧。她的理想,虚荣,急躁,标准,贞纯,污浊,天真,老辣,青春,欲望,娇贵,轻狂,凝在一处,结成一个极细密的网,文博士一露面就落在网中了。自然文博士以为这是步好运。


《文博士》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