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失魂引 > 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

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

  "张平"含笑不语,马车驰行更急,忽地一条岔路转入一片丛林,林中一片空地,不知是人工开辟,抑或是自然生成。

  就在这片空地上,孤零零地茅屋三橡,外貌看去,直似樵子猎户所居,丝毫不见起眼,但"张平"却已笑道:"寒舍到了。"管宁目光一转,只见屋后隐隐露出马车一角,心中不禁暗忖道:情之一字,当真力量伟大已极,沈三娘若不是关心西门一白的伤势,行事哪有这般迅速。"意付之间;-掠下马,只听茅屋中传出一阵朗朗笑声道:"佳客远来,老夫有失远迎,恕罪恕罪。"近门走出一十"身躯颀长,高冠素服的长髯老者,望之果有几分飘逸之气。营宁连忙躬身谦谢,一面启开车门,将公孙左足抱入,凌影莲足移动,跟在后面,心中仍在暗忖:人道这武林神医生性古怪已极,终年难得一笑,今日一见,竟是如此开朗可亲,看来江湖传言,确是不可尽情。"连门一间厅房,陈设简陋已极,一桌二几数椅之外,便再无他物,但陈设井然有序,管宁一面躬身见礼,一面暗付道:"此当真是淡薄名利,看透世情,否则以他的医道武功,怎甘屈居此处,看来江湖传言所云,的确并非虚言妄语!"凌影秋波四转,忽地微皱柳眉"这屋子陈设很是整齐,但打扫得怎地如此不予净,看那屋角里的尘土,蛛丝满布,若不是我亲眼所见,真教我难以相信一个清高孤傲的院士神医,会住在如此不洁之地。"管宁极其小心地将公孙左足放在两张并对搭好的木椅上,目光四顾,又自暗叹忖道:这里看来虽似樵夫猎户所居,但桌椅井然,门窗洁净,却又和樵夫、猎户居不可同日而语,此人与人无争,与世无争,青蔬黄米,淡泊自居,只可惜我没有他这等胸襟,否则寻一山林深处,远离红尘,隐居下来,岂非亦是人生乐事,"…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物,但你若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观点,不同的心情去看,便会得到不同的结论。在这刹那之间,管宁凌影,心中各自泛起数种想法,却无一种相同,只见这长髯老人,含笑揖窖之后,便走到公孙左足身后,俯身探视,管宁目光四顾,但不见沈三娘的行踪,不禁嗫嗫问道:"晚辈途中因事耽误,是以迟来,沈夫人若非先我等而来,老前辈可曾见着的么?"长髯老人微微一笑,目光仍自停留在公孙左足身上,一面解开他的衣襟,查看他的伤势,一面缓缓答道:"沈夫人若非先来一步,只怕此刻便要抱恨终生了。"管宁心头一震,脱口道:难道西门前辈的伤势又有恶化?"长髯老人缓缓接道:"西门先生一路车行颠簸,不但伤势恶化,且已命在须臾,只要来迟一步,纵是华陀复生,亦回天手术——"话声微顿,微微一笑又道:"但老弟此刻已大可不必担心,西门先生服下老夫所制灵药之后,已在隔室静养,沈夫人与那小姑娘在一旁侍候,只是一时惊吵不得只要再过三、五个时辰,便可脱离险境了。"管宁长长"哦"了一声,目光向厅右一扇紧闭着的门户一扫,惊道一声:"好险!"暗中又自忖道:"吉人自有天相,西门先生,此次著能够化险为夷,一切秘密,便可水落石出了。"伸手一抹额上拎汗,心中却放下一件心事!

  却听凌影突地轻轻说道:"西门前辈已服下了家师所制的翠袖护心丹,怎地伤势还会转恶呢?"秋波凝注,瞬也不瞬地望向长髯老人,竟似乎又想在这名满天下的武林隐医身上,发现什么秘密。

  长髯老人把在公孙左足脉门的手腕突地一顿,缓缓回过头来,含笑望了凌影几眼,捋须道:"原来姑娘竟是名震武林的黄山翠袖门下,当真失敬的很!"话声微顿,笑容一敛,缓缓又道:"贵派翠袖护心丹虽是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灵丹妙药,功用却只能作为护心疗毒而已,而那西门前辈,除了身中剧毒之外,还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其毒性虽被翠袖护心丹所延阻,但其伤势却日见发作……"凌影柳眉轻皱,"哦"了一声,垂首道:"原来如此……"忽又抬起头来,似乎想起什么,接口道:"西门前辈的功力绝世,是什么人能令他身受重伤?老前辈医道通神,不知是否能看得出西门前辈身受之伤,是何门派的手法?"长髯老人垂首沉吟半晌,微唱一声,缓缓道:老夫虽也会看出一些端倪,但此事关系实在太大,老夫不得十分明确的证据之前,实在不便随意说出……"说话之间,他那门下弟子"张平"已端出两盏热茶,影身畔柜前,茶色碧绿,轻腾异香,茶碗却甚粗劣,管宁生于富贵之家,目光-转,便已看出定是罕见的异种名茶,他一路奔波,此刻早巳舌于唇燥,一见此茶,精神不觉一振,方待伸手去取一碗,哪知凌影突地"啪"一拍桌子,脱口叫道:"是了!"桌椅亦极粗劣,被她随手一拍,震得左右乱晃,桌上的两碗热茶,也被震得掉在地上,溅起满地茶汁,长髯老人目光微微一变,凌影却丝毫末在意,接口道:"依我推测,震伤西门前辈内腑之人,不但武功极为高强,在武林中必定有地位,老前辈怕惹出风波,是以不便说出,是么?"长髯老者微"哼"一声,道:"这个自然。"侧首道:"平儿再去端两碗茶来!"凌影嫣然一笑,道:老前辈如此费心,晚辈等已是感激不尽,怎敢再骚扰老前辈的茶水,张兄,不必费心了。"缓缓俯下身去,将地上茶碗碎片,一片一片地拣了起来,缓缓抛出门外。管宁剑眉微轩,心中不禁暗怪凌影今日怎地如此失态。只见那长髯老人又自俯身查看着公孙左足的伤势,再也不望凌影一眼,他那弟子"张平"却呆呆地立在门困,目光闪动,不知在想着什么心事,却也丝毫没有帮忙凌影收拾碎片之意。一时之间,管宁心中思潮反复,似也觉得今日之事,颇有几分蹊跷。他那茫然的目光,落夜凌影抛出门外的茶碗碎片上,脑海里恍惚浮起了十七只茶碗的幻影——那四明山庄内只有十五具尸骸,为何却有十七只茶碗?那多余的两只……只听那长髯老人微微吁了口气,缓缓抬起头道:"这位老先生只不过是在急怒攻心之下,经过一场剧烈的拼斗,复受风寒侵体,故而病势看击虽极严重,但只须一服老夫特制灵药,即不难克日痊愈了。"管宁心头第二块大石,这才为之轻轻放下,转眼却见凌影对这神医之言,似是充耳不闻,目光四顾凝注地面,不由大为奇怪…"。长髯老人测酋微微瞪了他那弟子"张平"一眼,沉声说道:两位佳宾远道奔波,自必甚为口渴,难道刚才我吩咐的话,你不曾听见么?""张平"低应了一声,缓步往屋后而去。

  管宁以为凌影又会出声拦阻,谁知她只谦谢了一声,却抬头望着那"张平"的背影,目光中闪耀着一抹奇异的光彩。

  管宁自然而然地将目光也朝那"张平"望去,但那个"张平"已一闪进入门后。

  长髯老人缓步走至屋角,打开一个搁于几上的药箱,取出一只白玉小瓶,微微一笑,道:"两位想是对病人关心太过,故而心神不属,但大可不必担忧,老夫包在一个时辰之内,使这位老先生醒转。"管宁漫应,心中却暗自忖道:这位神医高足的背影,我虽仅只——瞥,但是仿佛曾在何处见过……呀!还有他的声音……"凌影突地一旋身,向厅右那一扇紧闭的门户飘去。长髯老人正欲俯身将丹药塞入公孙左足的口中,睹状不由一顿,身形疾快如风,挡向凌影身前,但是却慢了半步,凌影已举手推门。"那里——

  一条浅蓝人影-晃,已迅逾闪电,楔入凌影身前,双手还端着两只热气腾腾的茶碗,正是神医的高足"张平"。

  凌影只好把手放下,转身对那脸色刚放缓和的长髯老人嫣然一笑,掠了掠鬓发道/晚辈心悬西门前辈伤势是否已完全无恙,倒忘了老前辈适才嘱咐,真是抱歉之至!

  "随着,人已缓步踱回泉旁。长髯老人颇为不悦地"晤"了一声,缓缓道:"老夫从不说谎话,姑娘大可放心!"言罢,转身回至公孙左足身前。

  那"张平"脸上却是一无表情地将两碗条放在桌上,垂手退下。

  管宁此际,已猜出凌影每一举动,都似含有深意,因此这次并未急着去端茶碗,只拿眼光觑着凌影的举动。

  但凌影却连望也不望那茶碗一眼,自顾凝神注视着长髯老人的动作。

  长髯老人已伸手将公孙左足的牙关捏开,正待将丹药塞入口中……,凌影忽然对那"张平"高声道:"张大哥刚才施展的身法,神速已极,不过……却十分眼熟,请问张大哥平日行侠江湖,侠踪多在何处?"当凌影说话时,长髯老人已停手倾听。

  管宁闻言,脑海里蓦地掠过一幕非常清楚的影像,不自禁脱口低"咦"了一声,凝睁向那"张平"瞧去。

  那张平脸上的肌肉似笑非笑地牵动了两下,眼光却接连闪了几闪,哑声道:"姑娘过奖了,在下相随家师习医,尚未出道,怎敢当侠踪两字?"凌影微微一笑,不再开口。

  管宁人本聪明异常,此刻又事事留心之下,竞将方才在脑海中掠过的那一幕影像抓回,与那"张平"说话时的口音连缀在一起,顿时成为一幅非常具体的图像——他已断定这个"张平"便是在那桐堂中遇见的两个黑衣怪人,那身材矮小的一个,但他仍然以探询的目光,向凌影望去。

  凌影回眸,还了他一个会意的微笑。

  那"张平"目光一转,缓步走至长髯老人身侧,低低"喂"了一声道:"他们不喝,你看怎么办?"语言虽低得几乎近耳语,但凌影全神贯注之下,居然听得十分清楚,这两句话看似十分简单,但经过了她迅速的判断之后——蓦地进出一句:"红袍夫人!"那"张平"霍地回头,瞪视着凌影,目中射出两道异样的光芒。

  长髯老人迅速移到一旁……

  凌影跳起来,指着那"张平"叫道:"是你,是你,你就是红袍夫人!"指尖一偏,指着长髯老人,叫道:"你,哼哼!你便是四明山庄庄主红袍客!"这情势的突变,使管宁那稍现一丝曙光的头脑,顿时又陷入一片混沌,忖道:四明山庄庄主夫妇,明明是我亲眼看见已双双伏尸庄内,影儿怎能如此肯定指这两人是红袍夫妇,何况……"思忖未已,突闻一阵阴恻恻的笑声,发自那长髯老人,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噤,暗叫道:"这笑声好熟!"忙定神举目望去。

  只见长髯老人双目精光炯炯,注视着凌影,沉声道:姑娘真不愧黄山翠袖门下,心思之锐敏,令人佩服,只是…。"陡地仰面纵声狂笑,举手一抹脸面。笑声倏止,长髯老人,已变作一个剑眉修目的中年汉子,续道"可惜已人愚夫妇掌中,姑娘只好待来世才可以将这惊人发现公诸武林了!"语气极尽揶揄嘲弄之意。那"张平"身体一转,蜡黄的面孔,已换作一张艳若春花的俏脸,笑意盈盈,缓步移近凌影,喜滋滋地说道:"小姑娘,不但武功好,人俊,更是聪明绝顶。"却"唉"了声叹了口气,无限惋惜地说道:"我真舍不得送你回去哩!"管宁这时已无庸怀疑,眼前一男一女,确是曾在四明山庄内的尸骸中见过的那一双红袍夫妇,但仍自奇怪,天下间,竞有如此相似之人。

  此际他夫妇二人,一弹一唱,竞将置人于死之事,看作极为轻松平常,不由勃然变色,怒吨道:"看你夫妇貌像非凡,竟然心同蛇蝎,难怪那公……"蓦然想起如将公孙庸之名说出,似乎不安,略为一顿,正待改口……

  红袍客已一跃上前,大喝道:"住口,上次不是那一场火,你早巳命丧大爷掌下,哼哼,这次。"管宁恍然大悟之后,却不由暗自吃惊,心道:"原来那两个黑衣怪人,就是这四明红袍夫妇,上次若不是沈三娘及时赶来,我和影儿哪还有命在,但这次……"想到此处,心情骤紧,不自觉退了两步。

  却听凌影娇喝道:"且慢!"

  管宁侧目一看,只见凌影也是笑生双愿,若无其事地面向着盈盈让步的红袍夫人。暗忖道:影儿聪明绝顶,大概已想出应付之策。"不禁精神一振,红袍夫人含笑对凌影道:"姑娘是不是还有遗言,要我代为转达么?"凌影"嗯"了一声,点头笑道:"是啊!夫人还说我聪明哩,其实比起夫人你呀,就差得太远了啦!"红袍夫人"哟"了一声,摇手笑道:算啦!算啦!少给我戴高帽子好不好、你有什么话快说吧,迟了,就来不及啦:"凌影粉面忽地一红,垂首扭着衣角,低声道:旁的我也没有什么,就是他……"头垂得更低,声音也越低,跟角却向管宁瞟击。

  红袍夫人凤眼一转,格格-阵娇笑道:"我知道啦,小妹妹真是,这有什么害羞的,嗯,反正你们一对同命鸳鸯,有什么体己话儿,最好是留待黄泉路上再细诉吧!"说时,盈盈移近两步。

  凌影螓首微抬,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夫人冰雪聪明,难道竟没有看出那呆子一点也不懂我的心意么?"管宁一怔,心道:你爱我的心意,我岂有不知之理?"心念一转,暗自恍然,当下故作憬悟之态,惊喜交集故颤声道:"影儿!是真的么?"方待抢上前,去和凌影亲热……

  红袍容冷喝一声:"站住!"晒晒阴笑道:"你两个才吃了几天的饭,便敢在我面前耍花枪!"举手对红袍夫人打个招呼,道:趁早送他们俩上路,免得夜长梦多!

  "言罢,举掌一错,欺身进袭。管宁大喝道:"且慢!"身形疾退三步。

  红袍客跟着逼进,冷冷道:"你还有何话说?"管宁沉静地沉声道:"阁下伤毙十五条人命,固然是为了嫌隙,但主因却是为了那串武林奇珍如意青钱,难道阁下不想知道那一串真的如意青钱的下落?"红袍客愕然停步,两道锐利如剑的目光,逼视着管宁,直欲洞澈肺腑……

  红袍夫人笑容倏敛,掉首向管宁望去。

  凌影却装作煞有介事的肃容不语。

  管宁心中暗自叹道:"这串铜钱的魔力,果然不小,竞能使一个杀心正盛的人,骤然放弃原来目标,可见不祥之说,诚非虚语,但我却……"红袍客两道剑眉,缓缓往当中一皱,冷笑道:"你死到临头,还敢花言巧语?"呼地一掌,向管宁迎面击去。

  管宁早已成竹在胸,眼注红袍客劈来掌势,左掌一抬,右掌闪电般直切对方右掌脉门。

  这一招"如意青钱"秘笈所载的怪招,红袍客昨夜曾经领教过,虽然明知仅此一招,再无其他变化,但仍寻不出化解之法,逼得只有撤掌后退了一步。

  凌影早已一声娇叱,玉手疾抬,"呛"的一声,一道尺许光华,应手挥出,一招"羿射九日",振腕洒出九朵耀目剑芒,迅逾闪电,袭向红袍夫人九大要穴……

  红袍夫人"哟"了一声,格格娇笑道:"小妹妹真要拼命呀!"身子微微一飘一闪,便已脱出剑势范围,反臂疲探,骄指向凌影"肩井"穴点去。

  凌影沉肩滑步,手中剑划一半弧,斜挑而上,刷地一剑,向对方手腕削去。秋被微瞟,正瞥见管宁一招将红袍客逼退,不由芳心略放,刷刷刷一连三剑,势如狂风骤雨,向红袍夫人攻去。

  红袍夫人嘴角含笑,也自展开身形,轻灵几闪,让过头两招,立时手挥指点,化去凌影连环三剑,瞬间攻出数招,招招袭向凌影浑身要害。

  凌影自经昨夜祠堂一战,已知管宁虽然甚为怪异,但时候一长,仍非红袍客之敌手,因此眼风仍自频频向管宁飘去。

  管宁虽然将"如意青钱"秘笈所载,全部烂熟胸中,但苦于并无实际动手机会,不知如何运用变化,是以将那三招曾经使用过的招数重复施展之后——红袍客陡地厉声狂笑,道:"黔驴之技,不过如此!"展开身形,双掌一紧,挥舞出如山掌影,将管宁逼得手忙脚乱。

  凌影心中又急,却被红袍夫人圈住,哪有分身之术…。

  管宁忽地一声大喝!身形一仰,单足拄地一旋,堪堪躲过劈来的一掌,定一定神,错步凝眸一看。

  只见管宁已站稳身影,但却仰首凝思,对眼前处境似是浑如不觉,不由大为奇怪这小于在干什么?

  原来管宁这时,正出神地回想着方才蓦然急出来的一招"扭转乾坤",据"如意青钱"秘笈上注明,乃是全笈中最具威力,妙用无穷伪一招,若能练至纯由心灵运用时,则任敌势如何强猛绵密;-样可以从容脱出,并加以反击。

  他方才灵机一动之下,触发这一招,果然恰如篇中所载,欣慰之余,只觉灵感泉涌,一时不可遏止,故而对置身险境之事,浑如不觉。

  凌影见状,奋力娇喝一声:"小管!你在干什么?"刷刷两剑,逼开红袍夫人与管宁会合。红袍夫人娇笑道:"不要白费心思啦,有话,到阴间去说吧!"避开剑锋,掌劈指戳,倏忽还攻五招,重又将凌影逼退。

  管宁陡地一声大喝:大家住手!听我一言!"人影乍分,红袍夫人与凌影停手绰立,红袍夫人伸手轻掠鬓边,笑道:"小兄弟是不是还想和这位小妹妹说两句体己话儿呀!"管宁脸色一整,沉声对红袍容道:"方才我那一招,你却无法化解,你可知是何门何派的功夫?"红袍客一怔,暗道:"这小子懂的招数虽然不多,但无一不是大背武学常规之学,令人无从臆测,莫非……"但口中却淡淡应道:"你所施展的武功,虽然有点邪门道,但也不见得有何奇奥之处,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管宁微微一笑,倏闲地说道:"你梦寐以求的如意青钱秘笈所载之学,难道不值得么……"红袍夫妇一同"哦"了一声,互相点头会意。

  管宁也不理会他俩,自顾续往下说道:"我只不过施展其中的一小部分,其威力已可概见,但我却不想将这武林奇珍,据为己有,只想……"红袍客逼前一步,瞪目怒声喝道:想什么?"一管宁见他的眼中,一般贪婪之火,已跃跃欲出,不由更是故作姿态,缓缓说道:"方才她……"伸手一指凌影,"揭破尊夫人之谜时,在下已悟出四明山庄十五条人命死亡的经过,但其中尚缺一两个环节扣,无法将事实联员起来,为了满足好奇,在下愿将那如意青钱的下落,作为千个交换条件,不知阁下以为如何?"红袍客冷冷道:"你既自称已练习秘笈上所载之学,哼哼,岂非不打自招?"说时,又往前逼进一步。

  凌影心中一急,自然而然脚下往管宁移去。

  红袍夫人轻声一笑,身躯微晃,已将凌影去路拦住,笑道:"小妹妹包什么呢?你的他还不曾说如意青钱是在他身上啊!"管宁神色自若地缓缓道:那如意青钱,共有十八枚,在下所得,不过其中一投而已,至于那其余十七放……请贤伉俪不妨考虑!"红袍夫妇互相望了一眼,似是彼此相询,管宁所说的是否属实,屋中顿时陷入一片沉寂中。外面,那条通往驿道的崎岖山路上,"绝望夫人"沈三娘正沿着地面的车辙蹄印,驱车急驶。"绝望夫人"沈三娘一面加劲挥鞭,一面皱眉寻思。"凌影曾说道那神医是隐居在妙峰山,怎的会走到这条岔道来了?着地上的蹄痕,明是另有一匹健马随行,那骑者是谁?"心中疑云起伏,长鞭起落更急……屋中,沉寂中凌影不时倾耳谛听,一片期待之色,自然流露脸只有管宁仍然保持着悠闲之态,期待对方回答。四明红袍夫妇称雄武林多年,经验阅历何等丰富,尤其目光更是锐利异常,仅只一视之下,便已看出蹊跷。红袍客一声大喝道:"无知小辈,可算枉费心机,嘿嘿,你死之后,如意青钱自会落在我手中,还谈什么交换条件!"候然欺身而上,手臂挥处,掌影飘忽,已自闪电般向管宁打出两掌。

  管宁面上虽然保持悠闲之态,实则心中的焦灼之情,比之凌影尤甚,此际,见拖延之策已为四明红袍夫妇识破,不由又惊又慌,突地滑步侧身,依样葫芦,左掌一抬,右掌电击而出。

  红袍客虽想嘲笑管宁黔驴之技已穷,但却末敢有丝毫疏忽,一见对方挥掌还击,马上撤回右掌,脚下移步换形,转到管宁身后,右掌反甩,斜向管宁背心"命门穴"劈去。

  管宁霍地旋身,双劈倒着往上一翻,拿手一招类似"金丝缠腕"五指伸屈,向红袍客右腕扣击,右手食、中二指仿佛"画龙点睛",倏点对方双目。

  这一招两式似是而非的怪招,拒敌进攻,兼而有之,时间、部位,莫不拿捏得恰到好处,原来方才顷刻之间,又给他悟出一招妙绝尘寰的奇奥招数。

  红袍容火速沉臂曲时,上身后仰,左掌疾然上扬。

  岂料管宁见好即收,拧腰倒纵而出,脚尖沾地,旋身疾掠而超,向门外纵去。口中大喝道:"欲得如意青钱,可随我来!"哪知——

  眼前一花,红袍夫人已飘身挡住去路,娇笑道:"小兄弟想撇下你的小妹妹,独个儿跑呀!我可不答应哩!"随着话声,双掌已如狂风骤雨般递出,迅猛绵密,有若长江大河。

  凌影沉叱一声,短剑一挥,抢前援手,却为红袍客挥掌截住,寸步难行移。

  她开始凛于四明红袍之名,是以出手招式,不求有功,先求无过,但是几招过罢,心中忽地忆起昨夜祠堂中最后一场拼搏,不由暗骂一声:"糊涂!"精神陡振,剑势骤变,身形疾展,登时剑气漫天,剑剑专抢偏锋,放手进击。红袍客武功虽高,对凌影这种"黄山翠袖"一脉相传的剑法,却并不深悉,是以在凌影一轮放手枪攻之下,只凭着迅速的身法与雄浑掌力,勉强在避让之中,乘隙还上一两掌。

  但管宁却已被红袍夫人的狠辣快招式,逼得连思想的时候都没有,空有一脑子绝世奇学,却是一团混乱,理不出一个头绪,若不是原先领悟出来的几百奇妙招式,交换运用,躲过几个危险难关时,早巳被红袍夫人伤毙掌下。然而时候一长……

  红袍夫人稳操胜券,笑意盈盈,喜上眉梢,左掌一招,领住管宁眼神,右掌迅逾闪电,向他管宁右手刚往上一抬,瞥见红袍夫人右掌已朝肩头拍落,不由大吃一惊,赶忙一沉肩,左臂一架。"拍"地一声,左肘顿时骨痛欲折,身体摇晃了一下。

  红袍夫人左掌五指突舒,竞然化掌为抓,一把持管宁右腕脉门扣注,笑道:"你就乖乖地躺下吧!"管宁奋力运劲一挣……

  红袍夫人骤觉一股奇强的无形潜劲,由管宁腕上传来,震得五指几乎把握不牢。

  蓦听红袍客连声喝叱,声震屋瓦,忙瞬目瞥去,她见丈夫已被凌影逼至屋角,拳腿施展不开,眼看要伤在凌影剑下,于是借着管宁那一挣之势,左手一带,五指一松将管宁摔了个筋斗,人却疾掠至凌影背后,唤道:"小妹妹,还是我来陪你吧!"左掌右指,径向凌影"凤尾","笑腰"两大穴袭去。

  凌影霍地飘身横掠,沉叱一身,反臂一剑挥去,口中却关切地叫道:"小管!你怎么了!"边说话,边刷刷一连三剑,向红袍夫人闪电般攻去。

  "无妨!但你可要小心些……"

  话声未了,红袍客已悄没声地闪掠而至,左掌迎胸直劈,右掌横向肋间砍去。

  管宁左肘余痛未消,右半身仍有些微麻木,一见红袍客双掌猛攻而来,哪敢硬接硬架,忙往后倒地避让。岂料脚上突被椅子一绊,跄啷一跤,身子连晃了几晃。

  红袍客一声狞笑,纵前双掌疾然劈落……

  此际屋中酣斗至急处,得意的正在心中狂喜,谁也没听见屋外车声磷磷,更谁也不注意到一条颀长秀美的人影,突地毫无声息地出现在门口。她秀眉微颦,玉手轻抬,纤指一指……

  红袍客一声闷哼,手捂腰际,踉跄挣扎了几步,一跤跌在地上,一双充满恐怖、痛苦、绝望的眼光,凝视着门日,喘息道:"是你!又是你……"声音逐渐低弱,模糊…


《失魂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