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失魂引 > 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

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

  管宁心中不觉大奇:"他这是干什么?难道他无法伤我!"他却不知这汉子方才被他无意施展出的一招绝学惊退,此刻虽已攻来,但心中丝毫不敢大意,是以这劈面一掌,原是虚招。

  他一招击出,却见管宁仍然动也不动地站在当地,只当管宁识破了他这一招的虚实,心中不禁又为之一惊:"这少年武功经验怎地如此老到。"身形一缩,竟又退了三尺,露在蒙面黑巾之外的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管宁,实在不知道这少年的武功深浅,更不知道这少年的身份来路。

  火势更大,竞已将屋顶燃着,管宁与那叫做"大哥"的黑衣汉子面面相对,心里都在七上八下地估量着对方的心意,而管宁心中,只望凌影能够得胜。

  他偷眼望去,只见一团碧光裹着一条人影,似乎凌影已占上风,心中不禁暗喜,他却不知道凌影此刻心中正是惊恐交集,原来,她招式虽狠辣快捷,但这黑衣汉子似对她的招式极为熟悉,无论她施出多么诡异狠辣的招式,却都被对方轻轻化解了开去。

  她心里又惊又奇:"这黑衣汉子是谁?怎地对我的剑法如此熟悉?"幸好她身法轻灵,招式上虽被对方占得先机,但一时之间也不致落败。

  "峨嵋豹囊"唐氏兄弟一生称雄,此刻却落得这种状况,两人俱都是武功高台,经验老到之人,心中已知道自己是凶多吉少,熊熊的火势,虽还未伤到他们身上,但炙热的火焰,却已使得他们有一种置身烘炉的痛苦。

  唐鹗暗叹一声,突地振起精神,叫道:"我兄弟生死不足惜,兄台也不必这般护卫我等。"那叫做"大哥"的黑衣汉子目光动处,只见管宁仍然动也不动地站在地上,面上是木无表情,他自然不知道管宁此刻正是心慌意乱,五中无主,还只当这少年艺高人胆大,有着超人的谨慎功夫,原来这黑衣汉子一生深沉谨慎,此刻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听到唐鹘的话,方自立刻接口道:"是了,我与你无冤仇,何必来淌这趟浑水。"言下之意,自是叫管宁快些走路,自己使也不难为他。

  哪知唐鹘却冷笑一声,又道:"我兄弟死后,只望兄台指替我兄弟到四川唐家去通知一声,叫本门中人为我兄弟复仇。"那黑衣汉子目光灼灼,望向唐氏兄弟,闻言亦自冷笑道:"对极,对极,你着如此做,就也算得无愧于他兄弟二人,何苦多管闹事。他两人轮流而言。说话的对象,却都是冲着管宁一个人,那黑衣人一心想将唐氏兄弟杀死,却并不怕他兄弟二人寻人复仇,他不知道管宁功力深浅,不愿贸然动手,是以此刻说出这种话聚。却听唐鹘又道:"只不过我兄弟还有一事,若不说出,实在死不瞑目,那便是……"黑衣汉子,大喝一声:"要死就死,多况什么。"身形微动似乎又将涌身扑去。

  哪知……

  管宁却突地大喝一声:"停住!"

  那黑衣汉子一惊之下,果然停住脚步,管宁见了,心中大喜,暗道:"这家伙果然有些畏惧于我。"要知道管宁本是绝顶聪明之人,起先虽在奇怪,这黑衣汉子为什么空自满眼凶光,却不敢上来和自己动手。

  后来他想来想去,心中突地一动付道:"难道是这汉子见了我方才施出的那一招,以为我身怀绝技,是以不敢动手。是以他此刻一声大喝,黑衣汉子身形一顿,他便越发证实自己地想法,故意冷笑一声,缓缓说道:"浅与这唐氏兄弟非亲非故,本不愿多管你等闲事,何况我一生最不喜欢凶杀之事,是以方才手下留情,也不愿伤害到你,你若真的逼我动手,那么……哼哼!"他话声故意说得傲慢无比,但心中却仍有些志忘,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话,能不能吓唬得任人家。

  哪知道他这一番信口胡说,不但说得极为逼真,而且还直说到别人心里,那黑衣汉子听了,目光果又一变,心中暗忖:"起先我一掌劈去,平平无奇,但却留下极为厉害的后招,但是他只左掌一扬,右掌一切,不但以攻为守,妙到毫颠,而且竟还封任我预留的后者。"他心念一转,又付道:"后来他施出的那一招,既非五行拳中的铁索横江,又非太极拳中的如封似闭,但部兼有这两招之长,能守又能攻,这两招诡异奇妙,当真是令人闻所未闻,但是他明明占得先机,却不乘势而攻,想来真的是手下留情。"他心念思忖之间,那边正自激战难解难分的两人,亦自听到管宁方才所说的话,凌影对管宁的武功知之甚详,听到管宁说出这种俨然是绝顶高手的话来,心中既惊又怪却又惶急,面上自然也就流露出来。

  那身量较矮的黑衣汉于见她面上的表情,心中突地一动,双掌连挥,切、抓,点攻出四招,口中大喝道:"大哥,你莫听他的鬼话,他根本是银样蜡枪头,经不得打的。"其实他心中亦无十分把握,此番话说的不过是诈语而已。

  管宁听了,心头不禁一惊,但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生死关头,背后火势虽然炙得他火烧火燎,心中虽惊恐,但面上却丝毫不露出一丝神色,突地仰天大笑几声,朗声说道,"经不得打的……哈哈!……哈哈!"他一连狂笑了四笑,笑声突地一顿,冷冷说道:"我若是右掌自左而右,划向你胸乳之间,左掌横切,切向你的腹下,让你明明以为……"他语声未了,那身材较矮的黑衣人,已又枪口喝道:"你胡吹些什么,这算什么厉害招式?"管宁目光仰视,望也不望他们一眼☆负手而立,冷笑说道:"我右掌明明是以指尖划向你右乳上一寸六分属肺经的右上血海穴,然后手腕一抖,乘势又点向你属厥阴肝经的左期门穴处。"他一口气说到这里,语声顿也不顿地往下接着又道:"我左掌明明是在你脐下三寸,小肠之幕的关元穴,其实左肘一回,却撞向你大横肋外,季胁之端,骨尽处,软肉边,脐上三寸。左去六寸,层足厥阴肝经的章门大穴,而左掌乘势一扬,却反掌挥上,你此刻若避开我右掌,必定向左后方退去,我左掌一挥,正好拍向你喉结下一寸的天突大穴,以及天空穴再下一寸六分的璇玑大穴,而右掌恰好在此时圈回,点向你的手撅阴穴,属心包络,腋下三寸,乳后三寸,着胁直腋,撤胁间的天池穴。"他顿也不顿,想也不想,一口气说到这里,方自冷笑一声,道:"这简简单单的一招,我脚都可以不动,请问你如何抵挡。"要知道他本是过目成诵的九城才子,早已将"如意青钱"上的秘技背得烂熟,真正动起手来,虽因动手经验与武功根基之上,是以不能将之随意施展,但此刻由口中说出来,不但全都是武功上的绝妙招式,而且对于穴道位置的分辨,更像是了如指掌,全部是武林人梦寐以求的内空绝顶要决。

  这一番话不但听得那黑衣汉子目定口呆,冷汗直流,便是唐氏兄弟也听得两眼发花,就连明知他武功平常的凌影,听了心中不禁又惊又喜,心里竟也怀疑起来:"他莫非是身怀绝技,故意深藏不露。"这其间一切事的变化,都是随着在场各人心理的变化而发生,而心理之变化仅是一瞬间事,但笔下描述却费事颇长,但当时却极快。

  就在这刹那之间……

  一直交手未停的凌影,方自施出一招"神龙驭风",左肩突地一震,"拍"地一声,竟被那身材颇矮的黑衣汉子击了一掌。

  她只觉肩胛之处痛彻肺腑,不由自主地"哎哟"一声,呼出声来,只是她多年苦练,虽败不乱,右掌碧剑招式仍未松懈而已。

  而那叫做"大哥"的黑衣汉子,口中虽在纵声狂笑,借以扰乱唐鹘的语声,但心中却在转念头,他见到管宁仍然站着不动,心中又已有些怀疑:"这少年怎地不来阻止于我。"此刻凌影一声惊唤,却使得他心念又自极快地一转,忖道:"呀,我莫要被这少年愚弄了,想这女子与他本是一路,他怎地不加援手,除非……"这心念在他心中一闪而过……凌影惊呼方自出口。

  管宁心中方自一惊,唐鹘口中方自说到:"那便是……这黑衣汉子"大哥"口中突厉叱一声,身形暴起,刷地,扑向唐氏兄弟,双掌齐出,呼地一声。风助火势,管宁衣角一扬,沾上火苗点点,他根本未曾感觉,咬牙跺脚,一个箭步窜过去。只听唐氏兄弟接连两声惨呼,管宁心头一凛,扬手一掌,向那身材较矮黑衣汉子击去。"大哥"厉声狂笑。凌影惊呼一声:"小管,你莫动手!"又是呼地一阵狂风,火舌卷上了"峨嵋豹囊"唐氏兄弟的尸身。

  黑衣矮汉阴恻恻一声冷笑:原来你真的是银样蜡枪头!"翻身一掌,他已自管宁一掌后来的掌风之中,发现这少中还是不行。"啪"地一掌,两掌相交。"大哥"厉笑之声末绝,微拧身形,掠向管宁,管宁只觉掌心一热,尽力一震,蹬蹬蹬,退后三步。凌影惊呼-声青锋连环,剑花如雪,刷刷刷刷,一连四剑,将黑衣矮汉迫退一步,纤腰猛拧,刷地掠向管宁。"大哥"厉笑中,掠到管宁身侧,伸出手掌,当胸拍去。管宁大惊之下,方待急闪。凌影娇声中,已自掠了过来,青锋一顿,刷地劈下,"大哥"掌方递出,寒光已至,他不求伤敌,但求自保,身躯微斜,反腕斜剪,四指如剪,剪向凌影的脉门。管宁惊魂初定站稳身形,凌影腕肘微缩,反腕又是一剑,身体借势一转,挡在管宁身前,黑衣矮汉冷笑一声,一掠而至。管宁目光动处,大喝一声,猛力一窜,挡在黑衣矮汉的招势,连环击出双掌,势如疯虎,他这几拳完全不合章法,但却是拼了性命击出,再加上他此刻内力已非昔比,是以方才接了人家一掌,并末受伤,是以这几拳竞亦风声呼呼。黑衣矮汉楞了一楞,人当他又使出什么怪招,身形微退,目光一闪,只见管宁这几拳空门发出,不禁冷笑一声,左掌一扬,右掌缓缓划了个圆弧,突地"刷"地一掌劈下。管宁连环击出数拳,拳拳落空,忽见人家一掌劈来,竟容容易易地从自己双拳中直劈而下,他忽地身体后抑,脑中忽有灵光一闪,左右双拳,各划了一个圆弧,交挥而下,右腿乘势一蹋,右掌忽地一顿,双掌为指疾点而出。这一招三式,快如闪电,攻守俱兼,时间、部位,莫不拿捏得好到毫颠,他生死交关之下,竟又施出一招妙绝天下的高招。黑衣矮汉一掌劈出,满心以为手到肉掌,哪知肘间突进微微一麻,他大惊之下,猛见用力三式俱来,刚地"金鲤倒穿浪",后掠五尺定了走神,只觉背香已出了一身汗。那边凌影剑光纵横,正和"大哥"斗到一处,她左肩已受微伤,多少影响到些招式的施展,而她就在这眨眼间,又似乎发现这叫做"大哥"的黑衣汉子,身手还比自己方才的对手高明。她不禁暗中长叹,只道今日自己与管宁都是凶多吉少,哪知几个照面一过,她竞觉得自己与这"大哥"动手,竟似乎要比方才轻松得多,她心中不觉大奇,但心念一动,却又立刻恍然。原来这"大哥"武功虽高,对凌影这种江湖罕见的剑法,却不熟悉,是以动手之问,使得分外留意,而另一黑衣汉子却似对她所施展的剑法了如指掌,是以招招都能抢得先机。一念至此,剑势一领,身形展动,身随剑走,剑随身发,左臂虽不能展动,但右掌这口剑专长偏镑,刹那之间,但见青锋剑影,有如满天瑞雪,剑式竟比方才还安激烈几分,可是她心中却仍不禁暗自寻思。"那较矮些的黑衣汉子究竟是谁?他怎地会对我剑法的招式如此熟悉。"原来"黄山翠袖"-派相传的剑法,不但武林罕见,而且简直是绝无仅有。武林中知道此路剑法的人,可说少之又少,是以凌影心中方才大起怀疑,但想来想去,却也想不出个头绪。而这一切事,却亦是发生在刹那之间的。风声,火势,娇叱,剑光,人影,拳风,剑啸。突地。轰然一声!一条本巴腐朽的屋梁,禁不住越烧越眨的火势,带着熊熊烈焰,落了下来,刹那间,但见……木石飞扬!尘土弥漫!风势呼啸!烈火飞腾!剑光顿注!人影群飞!砂尘……砂尘……砂尘……火!火!火!在这漫天的砂尘与烈火之中,管宁、凌影依墙而立,穿过火光,举目望着站在对面墙角的那两个黑衣汉子,心中抨然跳动,烟尘与烈火飞扬,但是,方才舍身忘死的拼斗,此刻都已在这跳动与飞扬之中平息。静寂……风声呼啸……一条颀长秀美的人影,突地了无声息地出现在门口,熊熊的火势,映着她如雾云鬓,如花面因。"谁是门口那辆马车的主人?"声音娇柔,但却冰冷,每一个字都生像是由地底涌出来似的。管宁心头一震,转目望去,却见那当门面立的人影,赫然竟是"绝望夫人"!她缓缓地移动目光……目光掠向管宁,管宁颜首沉声道:"在下便是!"她目光依然移动着……目光掠向凌影,凌影竞微微一笑,她竞也微微一笑,管宁大奇:"她两人竟然是认得的!"她目光依然移动着……目光掠向那两条黑衣汉子,然而——那两条黑衣汉子却已在她目光到来之前,齐地跺足纵身,穿窗而出,眨眼之间,便已在沉沉夜色之中消失人影。

  "绝望夫人"冷冷地一笑,突地回过头来,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被火烧的滋味可不好受。"罗袖一拂转身走了出去,管宁怔一怔,转目望去,只见凌影也正在望着自己,他心里一动,竟又忘了熊熊火势,忘情想去捉凌影的手,口中道:"影儿,我……真想不到你来了。"哪知凌影将手一甩,竞又不再理他,转身掠出门外,管宁愕然道:难道我又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其实他虽聪明绝顶,却又怎猜得到少女的心事。他垂首楞了半晌,心中越想越不是滋味,长叹了一声,走出门外,一阵风吹过来,原来他方才背火而立,火势虽未将他烧着,都已烤得他不较,只是他那时心情紧张,却根本没有注意到。颓败祠堂,在他身后烧得必必剥剥的声音,他走出门外只觉得千种懊恼,万种失意,齐地涌上心头,,办中暗道:"管宁呀管宁!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唉……"大步走了两步,只见那辆本来停在门口的马车,已远远牵到路边,还有一辆马车,停在这辆车旁,正是那少年"吴布云"的车子,凌影坐上车辕,似乎正在和那"绝望夫人"含笑说着话,见他来了却陡将脸一板,他心里又气又恼:"你何苦这样对待我!"于是故决不望她,走到"绝望夫人"面前躬身一揖,大声道:多谢夫人相救之德。""绝望夫人"微微一笑,"你只怕谢错了人吧,救你的人又不是我。"凌影鼻孔里"哼"了一声道:"我又不是救他的。"管宁楞了一楞,心中又自暗叹一声道:"多谢夫人将这辆车子送回,我……在下……"他心里又是失望,又是气恼,虽然心里有许多疑问,但却一件也不想提起,只想快些见着吴布云办完正事,一时之间他只觉无话可说,心想我虽不是你救的,但车子总是你送国的吧,那么我谢她一谢,然后就走,哪知"绝望夫人"却又徽微一笑,道:"车子也不是我送回来的,若不是这位妹子,只怕此刻我已驾着你的车子到了北京城了。"凌影鼻孔里又"哼了一声,道:"这种不识好歹的人,根本就不要和他多话。"管宁楞了一楞,心想:"我何尝不识好夕来了。"却听"绝望夫人"接道:"非但你不必谢我,我还得谢谢你才是,若不是你,我哪里找得着这里,我得要谢谢这位妹子,若不是她,只怕……"她轻轻一笑,只见她笑如清莲初放,她见了管宁和凌影各将目光偏在一边,故意不望对方一眼,心里觉得好笑,但想到自己,又不觉有些黯然,语声…顿,呆了一呆,方自展颜笑道:"不但我要谢谢这位妹子,只怕你也应该谢谢这位妹子呢!"凌影眼眶一红,回过头去,优在辕上,她为了管宁当真是受尽千辛万苫,方才管宁在危难之中,她又奋不顾身跑去胡救,但等到事丁,她心里却又想:你对我那样,要帮别人来杀我,我却这样……"心里火气又上来了,转头走了出去,故意不理管宁,其实心里却只希望管宁追过来陪话,好让自己平平气。她却不知道管宁初涉情场,哪里知道这种少女的微妙,她也不想自己先不理人家的,此刻见管宁不理她,想到自己所吃的苦,越想越觉委屈,眼眶一红,竞伏在车辕上啜泣起来。增宁这倒更弄不懂了,眼望着"绝望夫人"好像要她告诉自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绝望夫人"一笑走到凌影身侧,轻轻抚着她的肩膀道:妹子你别哭,有什么人敬负了你,姐姐替你做主。"管宁心中恍然,大怒忖道:原来是有人欺负她了,难怪她如此委屈。"心里希望凌影快些将那欺负她的人说出来。哪知凌影-掠秀发,手指一伸,竞笔直指向他的鼻子。"他欺负了我。"她泪痕末干,朱唇轻咬,但是满脸又怒又恨的神色。管宁心里却一惊:"我几时欺负她了。"瞪着眼睛,张开嘴巴,作声不得,"绝望夫人"见着他的样子,心里忍住笑,道:"原来是他欺负了你,姐姐替你报仇。"却听凌影"噗哧"一声,竟也笑出声来,原来她见管宁的样子,也忍不住要笑,"绝望夫人"秋波一转晴了一声,噗哧笑道:"原来你们是闹着玩的呀,幸好我还没有动手,不然的话,只怕妹子你反面要来找我报仇,那才叫做冤枉哩。"凌影面上又哭又笑,心里的委屈,却早已在这一哭一笑中化开去,她狠狠地瞪了管宁一眼,管宁此刻纵然真呆,心里却也明白了几分,但觉心里甜甜的,走过去当头一揖,含笑道:"影儿你真莫见怪,都是我不好……"凌影心里早巳软了,但嘴上却仍是硬的,竞又一板面孔,道:"唷!这我可不敢当,管公子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千万别向我陪札,我可担当不起。"管宁忍住笑道,"我不好,我不该时常欺负你,故意不睬你话声未了,他自己忍不住笑了,肩上却着了凌影一拳,但凌影这一拳却无内力,更无外劲,正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打在管宁身上,管宁非但丝毫不痛,反而笑得更厉害了。巧绝望夫人"见到这一少年男女打情骂俏的样子,回头望了那辆大车,车里正卧着昏迷不醒的"西门一白"她忍不住幽幽一叹,回转头向车内望了一眼,轻轻道:"红儿,大爷的脉息可还好吧?"车里面一个甜甜的声音道:大爷睡得很熟,夫人你放心好了。"管宁与凌影四目相投,心里但觉方才的千种懊恼,万种失望,此刻却成了千种柔情,万种蜜意,哪知凌影却又一板面孔,道:"你望我干什么?"管宁一楞,却见凌影目光一斜,樱唇一噘,轻轻骂道:"呆子。"管宁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见到"绝望夫人"沈三娘的神情,不禁暗骂自己:"我怎地如此糊涂,明明知道绝望夫人便是那自衣……西门一白……的夫人,先前竟想不出来。"此刻他对一切事虽已恍然,但是有些事却仍要用心思索,于是姐走了过去道:夫人,那白……西门前辈的伤,大概不碍事的,他已服下翠袖护心丹…"沈三娘回头淡淡一笑,道:"我知道,这些事那位妹子都已跟我说过了。"她语声一顿:听说一白的脑筋……唉,有些迷糊了,什么事都不记得,是吗?"管宁颔首一叹,道:"若是西门前辈的记忆未失,那么什么事都极为清楚了。"沈三娘月光又呆呆地望在车里,缓缓道:"但是我相信一白不会做出那种事的……"突地回过头:你说是吗?"管宁叹道:"我如非此种想法,那么……唉,夫人,这件事的确错综复杂,直到今日,我仍然茫无头绪,而且越来越乱,本来我以为此事乃峨嵋豹囊所为,哪知……他两人此刻却又死了。"凌影早已走了过来,依然站立"绝望夫人"身侧,此刻突地插口道:"这件事虽然错综复杂,但只要弄清几件事,一切便都可迎刃而解。"管宁目光一亮,急道:"一些什么事?"

  凌影缓缓扳着指头道:"第一件,我们该弄清西门前辈是中了什么毒?什么时候中的毒?又是中的什么人的毒?第二件,我们该弄清他的话忆怎么失去的?第三件,我们最好能将他的记忆恢复过来……"她一本正经扳着手指头,缓缓地说着,管宁听了,却只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接口道:"是极是极,我们最好能算个卦,将凶手算出来。"沈三娘心中虽然烦恼,但此刻却忍不住轻轻地笑出声来,凌影一楞气道:"怎地,我说错了么?"沈三娘见了她的样子,柔声道:"妹子,你投说错,但是你说的三样事,却都茫然无头绪可寻,他所说的茫然无头绪,就是指的这件事呀!"凌影秋波一转,想了一想,不禁红生双颊,恨恨对管宁道:"好,我又说错,管才子,你聪明,你倒说说看。"凌影樱唇一噘,像是又生气了,管宁忙道:"你说的全对,但这些事除了第一件西门前辈是中的什么毒?还有希望查出之外,的确茫无头绪。"他心念一转,突地想到"峨嵋豹囊"临死之际所说的那些话,心中好像蓦地捕捉到一些什么。目光一垂,竟突地沉思起来,凌影柳眉轻经,似乎又想说什么,却被沈三娘轻轻一摆手阻止住了,只见管宁俯首沉思半晌,突地指起头来沉声道:"我此刻像是有一些头绪,只是我一时还未能完全抓住。"沈三娘微微笑道:"你却说出来看看。"

  凌影忍了半天,此刻忍不住道:"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去避避风,坐着说好吗?我……我实在累了。"沈三娘微微一叹,道:"也真难为你,是不是有好几天没有睡凌影垂下目光,轻轻点了点头,道:这些日子来,我一直睡得不够。"管宁痴痴地望着她,刹那之间,只觉心中浪潮汹涌,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轻轻道:你是不是一直在暗中守望……"凌影一甩手,轻轻啐了一声,娇因之上,却又满生红霞。沈三娘叹道:"这位妹子对你……唉!真是少有,我也感激她,若不是她,只怕我今日也看不着一白了!"管宁心中一动:"影儿,那些刀剑和耳朵,可是你送进去的。"凌影秋波一转,忍不住"噗哧"一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

  管宁奇道:"你笑什么?"

  凌影道:"等会儿再告诉你,现在天都快亮了。"她话声未了。管宁心头突地一震。

  "天快亮了,天快亮……"突地掠上马车,道:"快走,快走,再迟就来不及了。"同样为一句话,他却一连说了两次而且神态很是慌乱。

  凌影大奇,问道:你瞧你干什么呀?慌成这副样子。"管宁道:"找与一个人明日午前,约在妙峰山见面,再迟就赶不及了。"凌影笑道:"是否就是那个撞你车的人?"

  管宁一楞:"原来你也看见了。"

  凌影笑道:"我非但看见,而且还忍不住要出手哩……你们那时真有些糊涂,什么人在你们旁边,你们都不会发觉的。"管宁心下大为感动,暗叹忖道:"原来她真的一直跟着我。"都听沈三娘突地冷笑一声,道:"不但他们那时有些糊涂,只怕我们此刻也有些糊涂哩!"凌影、管宁俱是一楞。

  只见沈三娘目光阴寒地望着路旁的枯树的阴影冷冷又道:只不过若有人要把我沈三娘当做瞎子,那他就错了。"她语声一顿,突地大喝道:"朋友,还不出来?"


《失魂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