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失魂引 > 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

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

  他剑眉微轩,便待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哪知身后衣角突地被人一拉,耳际又响起吴布云轻微而低沉的声音,说道:"莫动!"他脚步轻轻移动一下,终于顿住,只觉那罗衣少妇的秋波,似乎轻轻向自己一扫,他面孔一红,自觉自己如此畏缩,实在不是大丈夫的行径,心中大生羞惭之感,便也缓缓垂下头去。

  哪知——

  突地响起一个娇美无比的声音,一字一宇地缓缓说道:"你要干什么?"管宁大奇之下,忍不住抬首望去,只见这罗衣少妇,已自抬起头来,面对那有如巨无霸一般的"铁金刚"缓缓又说道:"你要干什么?"她一连问了两句,只问得这"铁金刚"呆呆地愣住了,似乎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方自哈哈数声大笑道:小娘子,我要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马老二"双手一拍两股,耸着双肩走了过来,笑着道:"我们大哥要的是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不过——嘻嘻,你要是……要是……嘻嘻,我们大哥不但不要你的珠宝银子,也许还要送你两个也未可知,我们大哥可是有名的慷慨呀,你要是不信,嘻,去问问北京城里的小金黛都能知道。"这"马老二"满脸谄笑,满嘴粗话,管宁剑眉一轩,心中大怒,却见那罗衣少妇抢着头,一张宜喜宜嗔的娇面上,神色丝毫未变,伸出春葱欲折的一支纤纤玉手,轻轻一拢鬃发,又道:"这话悬真的吗?还是假的?""铁金刚"又为之一楞,方自哈哈笑道:"当然是真的,谁还骗你不成?"罗衣少妇突地掩口"噗哧"一笑,笑得头上环佩丁当作响。

  罗衣少妇笑声未住,娇声说道:"我笑的是你!"这少妇美如天仙,笑得更是令人目眩心荡,这"铁金刚"出身草莽,几曾见过如此美貌的妇人,几曾见过如此娇美的笑声,不知不觉,竟看得呆了,先前那种剽悍跋启样子,此刻竟已荡然无存,目光呆呆望着那少妇,缓缓道:"你笑的是我,我又有什么可笑?"管宁见着他这种神态,心中真是哭笑不得,转目望去,房中各人,除了那些彪形大汉目光俱都痴痴地望在这罗衣少妇身上之外,别的人仍然是先前的神态,动也末动一下,他心中不禁更加奇怪,知道自己今日又遇着了一件奇事。

  只见这罗衣少妇笑声一敛,缓缓放下玉掌,娇声又道:"我笑的是你实在太笨,既想要钱,还想要人,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呀,最多最多也只能再活一个时辰了,现在你要是听我的话,对这屋里的每一个人恭恭敬敬地磕上三个头,然后乖乖地爬出去,也许还能保住一条小命,否则——"她又娇笑一声,中止了自己的话,"铁金刚"面色一变,倒退一步,大喝道:"你说的是什么?"管宁心中一动,却见这罗衣少妇又自垂下头去,再也不望那"铁金刚"一眼,而"铁金刚"那双虎目瞬也不解地望在她身上,一双巨掌,一开一阅,掌上指节"格格"作响。

  这高大雄伟的"神刀手","铁金刚",被少妇的轻轻几句话,说得像是呆子似的呆了许久,方又大声狂笑,大声道:好,好,我倒要看看我铁金刚今日是怎么死法,可是我就算是要死了,也得先把你和水吞到肚子里。"手掌一伸,骨节又是一阵"格格"声音,他竟伸出一双巨掌,笔直地向这罗衣少妇抓去。管宁心头一跳,却见这少妇头也不抬,却又"噗哧"一笑,缓缓道:"你要是再不出手,眼看我一位妇道人家被人欺负,我可就要骂你了。"管宁心中又是一跳。

  "难道她说的是我?"

  当下心胸又是一阵激荡,却见这"铁金刚"突地虎吼一声,双臂一扬,目光一转,大赐道:"是谁?是谁?难道这里还有什么高人?"走到那黑衣瘦汉面前,大喝道:"是你?"

  张口"呸"地一口浓痰,吐在这黑衣瘦汉脚前,骂道:"你配?"黑衣瘦汉闭目养神,生像是根中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

  "铁金刚"一个虎跳,转身来到对面坐着的两个华服老人身前,上下望了两眼,又大喝道:"是你?"这两个华服老人垂着头,亦是无动于衷,"铁金刚"又是"呸"地吐出一口痰,一面大骂:"老不死的!"又自猛地一转身,摸到那三个商人的面前,大骂道:"三只猪!"张口一口痰,自吐到当中一个商人身上的锦衣之上,便又转身一摸,笔直地跳到管宁面前,目光像利剪般地在管宁身上一扫,突地一把拉着管宁的衣襟,大骂道:"难道是你,是你这小兔崽子?就凭你也能把我铁金刚弄死,哈哈——哈哈——"一时之间,管宁只觉心中热血上涌,再也顾不得一切,方待出手。

  哪知——那罗衣少妇突又"咯咯"娇笑起来,缓缓地说道:"我从一数到十,你要是还不死,我就随便你怎么样?""铁金刚"大喝一声,放开管宁的衣襟,像个疯子似的扑到这少妇身前道:你数数看!"罗衣少妇淡淡一笑,轻轻说道:"一!"缓缓一掠云发:"二!"放下玉掌,一理衣襟:"三!"她笑声娇美,话声清丽,然而听到管宁耳里,却不知怎地,连管宁心中,都起了一阵难以描述的栗怵之感,忍不住机伶伶打个寒噤。

  "铁金刚"更是面色灰白,连退三步,退到桌旁,那罗衣少妇却已轻轻一笑,含笑着道:"四!""铁金刚"突地大喝一声,转身抄起桌上的一柄长剑,劈空一剑,大喝道:"你数到十,我若还是未死,我便要将这屋子里的人个个杀光!"罗衣少妇娇笑道:"你要是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也许我数到十的时候,你还能剩下一口气,可是你要还是像疯子似的这样暴跳如雷的话,只伯我还没有数到十,你已经要倒在地上了。"她说话的声音仍然如此娇美,"铁金刚"大喝怒骂道:"你要是再说一句话,我就先把你一剑杀死,那时你就莫怪我铁金刚没有拎香借玉之心——"罗衣少妇仍然娇笑着道:"你先解开衣裳看看——"噗哧又是一笑,轻轻道:"五!""铁金刚"面色一变,一手握剑,却用另一只蒲扇般的巨掌,一把撕开自己的衣襟。

  灯光之下,只见这满身纵筋纠结,有如铜绕铁铸般的"铁金刚"的下腹前的一片铜色肌肤上,竟整整齐齐地印着一大一小,一深一浅,一黑一紫,两个深入肌肤的掌印。

  管宁目光动处,再也忍不住心中惊异,竟脱口惊呼一声,他无法想象这两个手掌印是何时印上的。

  转目望去,吴布云却仍垂着头,无动于哀,生像这一切事的发生,都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而那些肥胖的商人,黑衣瘦汉,华服老人,枯瘦僧人,此刻竟也仍然木无表情,那些彪形大汉,一个个面如上色。"铁金刚"俯身望到自己身上的掌印,更是惊得如受雷击。

  只听到这间房子里的粗重呼吸之声,此起彼落。

  突地那罗衣少妇又自轻轻一笑,划破这沉重的空气,她竞又笑着说出:"六!""呛啷"一声,"铁金刚"手中的长剑,落到地上,他有如金刚股的身形也开始摇摇欲坠,口中喃喃低语道:"黑煞手——黑煞手!""紫手印"罗衣少妇一双秋波,含笑望着这惊魂欲绝的"铁金刚"口中笑道:"七!""铁金刚"一手扶着桌沿,一手按着胸腹,面上神色,倏青倏白,在这摇摇的烛火之中,难看已极,他挣扎着大喝一声,厉声道:是谁?是谁?我铁金刚有眼无珠,不识高人……"他走到管宁身前,声音已变得有如枭枭夜啼般凄呖,惨呼道:"难道是你?是不是你……"唉地一声,庞大的身影,推金山,倒玉柱,跌倒在管宁面前。

  管宁虽对这"铁金刚"大有恶感,此刻亦不禁为之耸然动容,呆呆地楞在当地,却说不出话来,耳畔内听得那罗衣少妇又自缓缓道:"你不要再问是谁了,反正这屋中之人,倒有大半以上可以举手之间置你于死地的。"秋波一转,在肥胖商人,黑衣瘦汉,华服老人,枯瘦僧人及管宁,吴布云身上一扫而过,又笑道:"你说是吗?"管宁只觉得心头一凛,忍不住又机伶伶打了个寒战,只见那些先前飞扬跋扈的彪形大汉,此刻一个个面色如士,呆如木鸡地站在桌旁,望着地上不住呻吟的"铁金刚",刹那之间,管宁心中突地大生侧隐之心,对那罗衣少妇的如此冷酷,也不禁大起反感,他先前再也想不到这样高贵娇美的少妇,竟会有这样一副比铁还硬的心肠。

  突地屋角响起一声清朗无比的佛号,"阿弥陀佛!"接着一阵微风,烛火一播,窗格一响,身影一花,那罗衣少妇又自"格格"笑道:"想不到昔年一指残八寇,单掌会群魔的少林神僧无珠大师,此刻心肠也变得如此慈悲,竞连个死人都不敢看!"地上挣扎呻吟的"铁金刚"突地低吼一声,缓缓爬起,连连道:"在哪里……无珠大师在哪里?"转目望处,那两个华服老人,手持旱烟仍在垂目而坐,他们身侧的枯瘦僧人,却已在方才那微风一道,烛光一摇,窗格一响的时候,飘然掠出了这间充满血腥气的屋子。管宁手掌一紧,紧紧握着拳头,他又一次经历一件奇事。而此事的发生,却是他身历其境的,此刻他心中既是惊异,却又羞惭,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吴布云为什么阻止自己出乎的意思,因为他此刻已知道这屋中,他原来看成是束手就缚,毫无抵抗之力的人,却都有着惊世骇俗的身手,令他奇怪的却是:"这些武林高人怎么会聚到一处,又为何又都讳莫如深?吴布云既然认得他们,却为何一直低垂着头,不敢说话。"他呆呆地思忖了半晌,只见这"铁金刚"挣扎着爬起一半身形,又"噗"地一声倒在地上,微微呻吟两声,双腿一蹬,再无声息。

  那些穿着皮衣的彪形大汉各自惊叹一声☆面上神色,亦自变得有如厉鬼般难看,而就在这刹那之间,罗衣少妇微启樱唇,说道:"八!"一阵风雪,从方才被少林三珠之一,"无珠大师"掌风挥开的窗户中吹了起来。然后烛火飘摇,左面的一双烛火焰向外一飘,终于熄了。管宁虽然素来血气甚豪,但此刻放眼而望,只觉这间厅房之中,处处惧都弥漫着凄清幽森之意,忍不住打了几个寒噤,抽后便退两步,紧紧站到吴布云身侧,只见那罗衣少妇突地一掠云鬓,袅袅婷婷地站了起来,走到桌旁,拿起那三条内中是巨额银票的皮带,回睁一笑,道:"褚氏三杰,这些银子,你们难道真的不要了吗?"她将"褚氏三杰四字方一出口,管宁心中不禁一惊,"难道这三个肥胖的商人,正是称雄武林的草莽英豪呀,这三人的伪装本领的确高强,看他们方才那种颤抖害怕的样子,谁都会以为是真的!"这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守,而就在罗衣少妇话声方起,犹末说完的那一刹那,他却又听到吴布云在他耳畔轻轻说道:"明日午前,妙峰山外,毛家老店相会!"他又为之一惊,转目望处,吴布云仍然低垂着头,再也不看他一眼,他无法明了吴布云这句话的含义,却隐约的猜到夜这厅房之中,一定有吴布云不愿见到的人,是以他才一直不敢抬头。"但这人是谁呢?竞使得这豪强的少年如此惧怕于他。"这间乡村客栈中的厅房本不甚大,然在这并不甚大的厅房中发生之事,却时时刻刻都有变化,就在管宁心中忖度之间,那三个肥胖的商人对望一眼,突地一起站起来,向那罗衣少妇躬身一揖,其中一个身量最高,也最为肥胖,穿着一身紫长袍,袍上沾有方才铁金刚一口浓痰的商人,诚惶诚恐地说:"夫人只怕认错了吧?小的们并不姓褚,更称不上是什么三杰,至于这些银子,是小的辛辛苦苦做了几年生意才赚得的,多蒙夫人将那强盗打死,就请夫人格之发还给小的们,小的们便感激不尽了。"管宁见了这个臃肿的身子,拙讷的言词,惶恐的神态,心中忖道:"只怕这少妇真的认错了。"却见那罗衣少妇口中长长地"哦"了一声,笑道:"你们不是褚氏三杰吗?"秋波一转,似乎瞟了那黑衣瘦汉一眼,又自笑道:"那么就算我认错了好了。"这三个肥胖的商人,一起惶恐地躬下身去,若不是他们各有个凸凸出如珠的肚子,这一躬身,只怕头顶都要碰到地上了。罗衣少妇"噗哧"一笑,皓腕微扬,将手中的皮带,抛到这三个人的面前,又自笑道:"不过,我话可要说清楚,刚刚铁金刚可不是我杀的,他身上的两掌,一掌是终南派的镇山法黑煞手,另一掌却是太行紫鞭的不传之秘紫手印,冤有头,债有主,这铁金刚就算是变成厉鬼,可也找不到我的头上。"这三个肥胖商人一面拾起皮带,一面口中唯唯称是,又道:"多谢夫人的恩赐,小的们就告辞了。"三个人一起旋身,方待举步。

  哪知那始终默默坐在一旁的闭目养神的黑衣瘦汉突地冷冷喝道:慢走。"只见他们面色突地一变顿住脚步,缓缓回身,惶声道:"还有什么吩咐?"那黑衣瘦汉冷冷一笑,道:"十年以来,你们三个倒发福了,那铁金刚说的倒不错,你们生意一定做的发财得很,可是,你们难道连十年前的故人,都不认得了,只是你们纵然再胖上一倍,胡子刮的再光,老夫却还是认得的。"他话声方落,罗衣少妇立刻娇笑道:"原来我没有认错。"只见这三个肥胖的商人齐地一震,齐声道:"阁下认错了吧!"那黑衣瘦汉哈哈一笑,冷笑道:"老夫若不是为了你们三位,也不会到这客栈中来,也不会遇着今日之事,三位只道我老眼昏花,已认不得三位了,是以连方才那无知的莽汉。不认识三位就是昔年名震大河南北的"黄河三蛟,竟对三位横加屈辱,三位也忍受了下来。"他又是仰天一阵狂笑,接道:"方才别人见了三位发抖的样子,还只道三位真是怕了那无知莽汉,但是老夫却知道,三位方才发抖,不安,只是为了愧对故人而已,是吗?"他满脸笑容,张口大笑,只是这笑容与笑声之中,却没有半分笑意,只听得管宁毛骨悚然,心中不禁恍然,暗自忖道:"难怪他们方才颤抖之态倒像是真的,原来他们是见了这黑衣瘦老头坐在自己的身旁,是以才会发抖,不安,我若非亲眼目睹,真是难以相信这三个肥胖臃肿的人物,竟会是昔年名震西河的人物。"他突然想起那"罗衣少妇"方才所说的"褚氏三杰"又想到那"铁金刚"方才对这三人所说的话,心中不禁又自暗暗好笑,忖道:"这黄河三蛟此刻是改个绰号,叫做黄河三猪倒恰当得多。"他看着这三个人的形状,再想想自己给他们起的绰号,不禁低低一笑,笑出声来,笑声方住,他只觉十数道厉电般的目光,一起射到他身上,而那黄河三蛟"褚氏三杰",却突地一挺胸膛,哈哈笑道:想不到,想不到,岁月匆匆,倏忽十年,瘦鹗谭菁,却仍是眼利口利,不错,我兄弟与你还有旧账未清,你要怎地,只管划出道儿来吧!"这"黄河三蛟"果然不愧为昔日争霸两河的豪强之士,刹那间,这三个人满面仓俗之气,满身臃肿之态段商人,目光一凛,胸膛一挺,竞立刻恢复了昔年的剽悍之气,此刻三人一起放声狂笑,管宁只觉笑声震耳,竞有金石之声。瘦鹗谭菁面容骤变,哪知道"黄河三蛟"笑声未了,突地一起展动身形,候然数掌,向这终南掌门"乌衫独行"的唯一师弟"瘦鹗"谭菁前胸,双肋上下左右八处大穴挥来。管宁只听得掌风呼呼作声,人影飘飘欲飞,心头方自一凛,哪知身后房门突地"砰"然一响,他赶紧转身望去。那一直垂手站在门旁的少年"吴布云",此刻竟不知定到哪里去了。他惊呼一声,掠出门外,门外风雪漫天,夜色深沉,似乎有一条淡然人影,在远处屋脊上一闪而过,身形之快,端的惊人。直到此刻,他还是无今夜为何会做出这些异常之事的原因,望着眼前深沉的夜色愕了半晌,身后突地有一个雄浑高亢;有如深山雷鸣般的声音缓缓说道:"你那不辞而别的朋友,此刻走到哪里去了。"管宁骇然转身,只见那两个手持旱烟管,始终不动声色的华服的老人,此刻并肩站在自己的身后,背门而立,四支炯然有光的眼睛,瞬也不瞬的望着自己,他呆了呆,呐呐地说道:"方才的话,可是两位老丈说的?"方才那句发自他身后的话,虽然说得极为缓慢平淡,却已震得他耳鼓嗡嗡作声,望着这两个老人干核瘦削的身躯,他"相信这两个会有那种高亢雄浑的语声。华服老人也似乎呆了呆,随即展颜笑道:当然是老夫说的,难道还有别人吗?"他神情冷峻,面目沉静,但这一笑之下,却让人觉得有一种和蔼可亲的温暖之意。

  管宁自入江湖以来,所遇的人物,不是奇诡莫测,便是高傲冷酷,陡然见着这种温暖和蔼的笑容,不禁对这两个老人起好感,立刻颔首道:"他此番不辞而别,实在也大出小可意料之外,至于他的去向,小可更不知道。"这两个华服老人一个较高,一个较矮,较高的老者笑容亲切和蔼,较矮的老人却是满面睿智之色,前额物高,双眉舒展,但鼻带鹰钩,却让人看来带着三分狡态,只是这三分狡态并不显著而已。

  此刻他双眉微微一皱,沉声道:"你和他可是一路同行而来的?"管宁微一迟疑,点首称是,这老人双眉一展,又道:"那么他姓什么,叫什么?此番北来,是为着何事,你总该知道了。"他一连问了三句,管宁心中一动,忖道:此人对吴布云问得如此详细,难道他们之间,有着什么瓜葛不成?"一念至此,又想起吴布云方才的神态,便沉吟答道:"小可与他虽是一路同行,但却并不深交,只知道他叫吴布云,其他的,小可便也无可奉告了。"他与那少年吴布云之间,虽无深交,但在这半日之间,却已互生好感,是以他考虑之下,便未将吴布云护送公孙左足求医之事说出来,只见这两个华服老人同时长眉一皱,低低念道:吴布云……

  那身材略矮的老人猛一举掌,侧旨道:"我说是他,你偏不信,如今看来,我的话可没有错吧!"另一华服老人长叹一声,沉声道:"这孩子……"突地袍袖一拂,一阵强劲无比的风声,"砰"地一声向后拂去,原来他们两人背门而立,左右两测,各自留出尺许的空隙,此刻有一条人影想从这门旁空隙之中掠出,他头也不回,眼也不望,就这袍袖一拂之势,却已将那妄想夺门而出的肥胖人影挡了回去。

  刹那间,只听得一声惨呼,一声娇笑,那罗衣少妇娇美的声音笑道:"我叫你不要碰到我身上来,你不信。"接看又是二声惨呼,这罗衣少妇又自娇笑道:"终南黑煞手,果然吓煞人,我说潭老先生呀,这地上的四具死身,可都是你打死的,你快点想想办法把他们弄走呀。"管宁心头一凛:"难道这片刻之间,黄河三蛟已被全部打死。"一念至此,他忍不住伸长脖子向内望去,只见厅中那张八仙桌子,此刻早巳翻倒,桌子的两以蜡烛,却不罗衣少妇身后的那青衣小婢拿在手里,六个反穿皮衣的彪形大汉,满头大汗,满面惶恐地站在墙角,罗衣少妇面带娇笑,和那"瘦鹗"谭菁对面而立,而就在他们脚下却倒卧着"黄河三蛟"和那"铁金刚"的四具尸身。

  风雪从管宁身后吹到他背脊上,他只觉这刺骨的寒意,越来越重,暗叹一声,退后一步,眼前突地掌影一花,一支枯座的手掌,已向他迎面打来。

  这一劈掌虽然大出他意料之外,但掌势却来得极缓。

  他大惊之下,举掌一架,目光动处,却见这一掌竟是那较矮的华服老人向自己击出的,不禁喝道:"老丈,你这是干什么?"这老人嘴角微微一笑,掌到中途,突地一轩,绕过管宁的手掌,切向他肋下,管宁剑眉一轩,同时沉掌,掌势下切。

  哪知老人突地"哈哈"一笑,手掌一翻,电也似地刁住管宁的手腕,沉声道:"你是谁?是谁的门下?明明是个富贵少年,却如何要乔装成低三下四之人?"这老人好锐利的目光,一眼之下,便又看破管宁的身份。

  管宁轩眉怒道:小可行事如何,又与阁下有何干系!"语声方了,他只觉自己手腕之间,其热如灸,这老人刁着自己的手腕,竟突地变成一圈刚由烈火中取出的钢箍。他猛一咬牙,忍受着这几乎令人难以忍受的滋昧,暗中将自己体内的真气极快地调息一遍,只听那老人冷冷道"你与老夫虽然无关,可是你那朋友与老夫却是大有关系。你与他之间,到底是否有所图谋?他此刻去了何处……"他冷然说到这里,语气倏然一顿,目光也随之一变,似乎吃了一惊,凝神向管宁望了两眼,突地测首向另一老者道:"大哥,这少年武功虽不高,但却竞有引流归宗之力,我此刻手掌上的功力,竟被他引却大半,大哥,你可知道,当今武林之中,还有哪一门派有这种内家的心法。"要知道管宁此刻武功正如这老人所说,确不甚高,但他所修习的内功却是武林中失传已久的心法,再加上他正值年轻,这老人若是与他拗手过招,管宁万万不是敌手,三五招内,便是落败,但这老人此刻与他用内力相较,却未见能占有断然压倒的优势。

  这两个华服老人乃是"太行山"一脉相传的"紫靴"五派中仅存的两位长老,其辈份尚在当今名扬天下的太行掌门人"太行紫靴"公录真人之上,江湖上提起"太行双老"乐山老人和乐水老人来,很少有不肃然起敬的,此刻与一个弱冠少年互较内功,竟有如此现象发生,此等大异常情的事情,自然使得这以睿智名闻天下的"乐水老人"也难免为之吃惊。

  身材略高的"乐山老人"双眉亦自微微一皱,沉声问道:"真的?"缓缓伸出手掌,向管宁腕间搭去。

  哪知道管宁突地大喝一声,拼尽全力,手腕一反,一抖,那"乐水老人"竟在他疏忽之下,被他挣脱。

  这"太行双老"不禁齐地面色一变,齐地一喝。


《失魂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