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失魂引 > 第六章 赌约(1)

第六章 赌约(1)

  管宁目光望处,心头蓦地一跳,脱口道:"难道这就是峨嵋豹囊么!"倚天道人微微一笑,道:"不错,就是四川唐鹘、磨鹌兄弟腰畔所佩的峨嵋豹囊,贫道们在那四明山庄后院之中的六角亭下,发现了这个豹囊,便知道这唐氏兄弟,也已遭了毒手,公子若说这两人亦有嫌疑,未免是冤枉他们了。"管宁眼珠一转,"哦"了一声,方待说话,这倚天道人却又道:"囊在人在,囊去人亡,四川唐门下弟子,百数年来,从未有一人违背过这八个字的,数十年前唐门中的第一高手笑面追魂唐大针,为了和当代第一神偷空空神手的一句戏言,激怒这位神偷妙手,偷去了他身畔的豹囊,这名重武林的暗器名家竟在羞愤之下,自刎于黄鹤亭畔,使得那位空空神手也在唐门三大弟子的围攻之下,中了十六处针伤,当场不治,这件事不但在当时激起了轩然大波,数十年后的武林仍在传言不绝,管公子,你若要怀疑唐鹘兄未死,那你可错了!"他语气极为平淡地一口气说到这里,话声方自微微一顿。

  然而,在他极为平淡的语气中说出的这一段武林往事,却听得管宁惊心动魄、心动神驰。

  倚天道人长叹一声,又道:"这唐氏兄弟若非遇着力不能敌的敌人,就绝对不会将豹囊失去,他们豹囊既失,若还未死,也绝不会不来寻找,是以贫道们才能断定他们必定也已道了毒手,而能使峨嵋豹囊失去豹囊、身遭毒手的人,普天之下,除了那……除了那白衣人之外,可说再也没有一个。"管宁缓缓垂下了头,心中暗惊:这白衣书生究竟是谁,听他们说来,失去记忆,而且还中了剧毒,并且连性命都几乎难以保全呢?"目光动处,那枯瘦道人竟仍然垂目正襟面坐,全身上下,动都未动一下,骤眼望去就像是一尊泥塑木雕的泥偶似的,完全没有半点活人的味道,而这倚天、笑天两个道人,也突然任口不言,冷冷地望着他,他知道自己若不说出那白衣书生的下落,他们便不会放过他,但是,他又怎能将一个已自奄奄一息的人,交给别人宰割呢?他暗中沉思半晌,咬了咬牙,断然说道:"那峨嵋豹囊的生死,四明山庄中的惨事,说来俱都与在下毫无干系,而道长们所要知道的事,在下也无可奉告——"笑天道人哈哈一笑,厉声道:"公子的意思是说公子也不知道那白衣人的下落吗?"管宁暗中叹了口气,断然道:"正是。"

  他虽然极不愿意说谎,可是他更不愿意作出不义之事,让一个无法反抗的人去死,心中微一权衡,只得如此做了。

  笑天道人笑声突地一停,厉声又道:可是,江湖传言,却说公子一路同行的,还有一辆乌篷大车,车中是个伤病之人,这伤病之人是谁呢?此刻在什么地方?管公子,这个你想必是知道的吧?"管宁心中一惊,忖道:"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转念又付道:"难怪他敢说要将那白衣书生的头割下来,原来他早知道人家已受伤,哼哼——人家受了伤,你还要如此,未免太卑鄙了吧!"一念至此,他心中的不平之气便油然而升,只觉这白衣书生纵然是十恶之人,但他在如此情况之下,自己也是定要保护他的。

  这种大情大性的英雄肝胆,义侠心肠,使得他日后做了许多件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但却有人暗中辱骂的事,也使得他的一生,充满了光辉绚丽的色彩,直到许久许久以后,还被人们传诵不绝。

  但是这些以后的发展,自然不是他此刻预料得到的,他此刻做的事只是他心中认为对的事,当下一轩剑眉,朗声道:"那白衣人的确是和在下一路进京的,但到了京城之外,便有人将他接走了,至于他被接到什么地方?在下确也无可奉告。"他不用"我不知道"四字,却说"无可奉告"是因为他纵然如此,还是不愿说谎,那笑天道人听了他的话,嘿嘿一阵冷笑,哪知那始终木然而坐的枯瘦道人,此刻竞突地站了起来,沉声说道:"管公子说的纵非实言,贫道也相信了。"他一直闭口不言,此刻竞突然说出这句话来,管宁不禁为之一愕。

  却见他死自低垂双目接口又道:"只是公子世家子弟,牵涉到这种武林仇杀之事来,确是极为不值,那白衣人若是死了也还罢了,他若不死,日后势必会有许多武林中人到公子处来寻找,那么公子岂非要无缘无故地多了许多烦恼,何况这些人也不会和贫道一样相信你的话,公子说不知道,他们也许会在公于此处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搜索一遍亦未可知,那么——公子的令尊,若是因此受了惊吓,公子岂非成了千古的罪人?"管宁心中一愕,先前他还在奇怪,这枯瘦道人言不出众,貌不惊人,不但比不上倚天道人的谦和,就连笑天道人的粗豪之气,似乎出强胜于他,怎地他却做了昆仑一派掌门弟子,难道他日后还能接掌门户不成?

  但此刻听了他说的这番话后,管宁却不免暗中心惊,这道人不但说起话来隐含锋锐,教人无法抵挡,而且就凭他这份"明知你说谎我也相信"的胸襟豪气,已足以令人心服。

  他心中正自赞叹,甚至有些惭愧,这枯瘦道人目光一张又合,突地袍袖微拂,一言不发地走出厅去。

  倚天道人,笑天道人对望一眼,亦自转身出了厅门,管宁呆了一呆,追了出去,只见院外夜色深沉,雪花已少,这三个道人竟已无影无踪,满地的积雪之上,选半点脚印都没有。

  这"昆仑黄冠"来得突然,走得更是突然,管宁呆呆地怔了半晌,一阵寒风和着雪花吹来,他机伶怜地打了个寒战,突地想起那穴道尚未解开的杜宇,转身奔进大厅,奔进那间暗黑的房间,凝目一望,椅上空空,杜宇竞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他大惊一下,去问那中年管家,去问那些青衣小鬟,他们却也是和他一起离开杜宇的,他们笑一笑,回答管宁说:"公子不知道,小的们更不知道了。"杜宇到哪里去了,她自己走开的,还是被人所掳,又成了一个难以解释的谜。

  于是,他再次回到那间小屋,拾起地上的长剑,收起桌上的灵牌、金丸:"她若是自己走的,为什么不将这些东西带走?"他暗问自己。

  可是,他还是无法回答。

  这一夜,在管宁一生之中来说,又是一个痛苦的日子。

  他回到自己的房里,呆呆地想了许久,突地取出怀中那一串"如意青钱"来,将这十数校青钱的柔绢一起取出,一起浸在水里。

  于是,在武林中隐藏了许久的秘密,便在水中一起现出了。

  这些绝天下的武功奥秘,使得他暂时忘去了自家的烦恼,他仔细地将这些柔绢钉在一处,第一页,是内功的心法,他从这页开始,废寝忘食地研习着,除了每日清晨向父母问安之外,他足迹几乎不出自己的书斋一步。

  那白衣书生被安排在他的邻室里,仍然像死了一样地僵卧着,若非还有些微弱的呼吸,任凭是谁也不会将之看成活人。

  生活在豪富的巨大家庭中,的确是有些好处,他生活中的一切琐碎的事情,他父母竟完全不知道,这一双老人还只当自己的儿子在用功读着诗书,却不知道这名闻九城的才子从此以后完全跳出了旧日的生活圈子,进入了另一个新的境界,填词、作诗、读经、学书,这些他本来孜孜不倦的事,此刻他竞再也不屑一顾。

  因为,在新境界中的一些奥妙,已将他完全吸引住了。

  他知道此刻有关自身的一切烦恼,只要他能学得这些秘笈上的武功,一切便都可迎刃而解,何况跃马横刀,笑傲江湖,锄强扶弱,快意恩仇,本就是他心中极为向往的事,他幻想着自己的武功已有所成,那么他便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追寻出四明山庄中惨案的真相,找到那一去无影的凌影和杜宇,解开她们之间的恩怨,同时,他还要查出那白衣书生身世来历,帮他恢复记忆,那时,他若真是十恶不赦的恶徒,自己便要将他一刀杀死,然后将之送到昆仑黄冠门下的枯瘦道人的眼前,他若是清白而无辜的,那么自己也要去对这干枯道人说明,因为自己曾经对这道人说过谎,是以自已便得对人家有所交待。

  但是,内功的进境是缓慢而无法自觉的,连他自己也无法知道他自已内力的修为已经到了何种地步,一天,一天……

  弹指之间,一个月已经过去,在这段日子里,昆仑门下那枯瘦道人临去之际所说的话,不时在他脑海中泛起"…。他若不死,日后势必会有许多武林中人到公子处来寻找……他们也许会在公子此处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搜一遍亦末可知……"他焦虑着此事的严重性,暗地思忖:"若是爹爹真的因此受到惊吓,那我又该如何是好呢?"因之,这一个月虽然平静地过去,他的心境却是极不平静的,但他生怕自己所担忧的事会突然而来,是以他更希冀自己的武功能有速成,那么,他便可以不再畏具。

  任何人的骚扰了。

  于是,他开始研习第二页的"剑经",第三页的"掌谱"——对于剑术,他已略有根基,但是这"如意青钱"中所载的剑术,却是他以前练剑时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招式,其中的每一招每一式,发出的部位,中途的变化,都似乎是不可能做到的,而"掌谱"上所记载的掌法,却又似乎平淡得出奇,可是等他开始研习的时候,他却又发觉在这看似极为平淡的数十掌势中,含蕴的变化,竞至不可思议。

  又是五天过去——

  夜深人静,巨大的宅院,笼罩在沉睡的黑暗和静寂中,只有后园中五间精致的书斋仍有昏黄的灯光,与不时的响动。

  书斋中的管宁优在案前,聚精会神地低声诵读着面前的一册柔绢,不时站起来,虚比一下手势,然后眉头一皱,再坐下来。

  蓦地——

  数道光华,电也似的穿窗飞来,管宁大惊之下,还未及有所动作,只听"呛啷"数声巨晌,这数道光华,便一起落在地上,竟是两柄精钢长剑,与一口厚背薄刃的鬼头快刀!

  他心头一懔,双掌一按桌沿,颀长的身躯,竞越桌而过,穿窗而出,他已该足以自傲了,就凭这份身手,已不是他数月前所梦想得到的。

  但是,等到峰形掠到园中,园中积雪未溶的泥地上,哪有半丝人影,远处枯枝摇曳,树影婆婆,静得像死一样,更不似有夜行人行动的样子。

  他一撩长衫,跺脚而起,在园中极快地打了个圈子,然后满心奇怪地回到书斋,暗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第三天,他倦极,睡了,睡了不到三个时辰,醒来的时候,桌上赫然有一个桑皮油纸的纸包,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两只鲜血淋漓的人耳!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早上,由城西往城东,两旁夹列着已经凋零了的枯木的大道上,突地驰来一匹鞍留鲜明的健马。马上人黑呢风毡,黑呢风帽,帽外只留出一双炯然有光的眼睛和挺直而俊逸的鼻梁,让人们仍可看出此人的英俊。寒冷的清晨,路上行人甚少,这匹马放肆地放留而驰,突地转进一条曲巷,再奔了一箭之程,勒缰停在一扇黑漆大门的前面。大门是敞开的,健马一声长嘶,门外立即奔出数条粗壮的汉子,一个个直眉瞪眼地往马上人一打量,齐地喝问:是谁?"马上人一言不发地晃身下马,左手拿着长鞭,右手一帷风帽,一个年龄略长的汉子,面上突地露出喜色,奔前三步,-把抓住他的手臂,大声道:管师兄,原来是你。"管宁含着笑点了点头,但是这笑容却仍不能掩伎他眉宇间的忧虑之色,他笔直地冲进去,一面焦急地问;"师父可在?"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他双眉略展,极快地穿过那片细沙铺地、积雪也打扫得极为干净的演武场,一个精神里烁的高大老人,已从屋中迎了出来,哈哈一笑,微带责备地说:"回来多久了,怎地现在才来看我?"如此严冬,这老者仍只穿着件丝棉短袄,腰板也能挺得笔直,丝毫不见老态,他正是管宁学剑的启蒙师父,京都中赫赫有名的武师,一剑震九城司徒文。

  多日来的惊骇与不安,使得管宁再也无法专心研习,考虑了许久,他终于打定了主意——带着那白衣书生去找那位武林中的一代神医,治疗他的伤痕,这样,自己一离开,便不会有大到家里来骚扰了。

  此刻,他随着自己启蒙的恩师,并肩走人宽敞宏大的厅堂,想到自己以前在这里练剑的日子,心中真是有万千感慨。

  他闪烁着、迟疑地将自己半年来的遭遇,大约地说了出来。

  虽然他讲的并不清楚,也不完整,却已足够使得这老武师惊异了,因为他再也想不到这个富家公子的徒弟口中说出的名字,竟会连自己也只是耳闻,从来未曾眼见的武林一流高人。

  这一切,几乎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他俯首沉吟良久,他方自抬头,沉声问道:"宁儿,你的遭遇的确是值得惊异的,若非为师一向深信你的为人,唉——你说的事,确是令人难以相信。"他语声微顿,长叹一声,道:"但是你知不知道,此刻已牵涉到一件极为诡秘复杂的武林仇杀之中,你虽然回到家里,只怕别人也不会将你放过……"管宁心头一懔,暗忖:师父果然是个老江湖,对任何事都看得这样清楚。"一面微微领首,把"昆仑黄冠"的来访,那枯瘦道人临走时的话,以及最近数日所遇的两件奇事,都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司徒文长眉微皱,沉声道:"那枯瘦道人想必就是昆仑门下的掌门弟子,昆仑云龙三大剑客中的啸天剑容了,唉——此人到了北京城里,老夫怎地都不知道——"司徒文目光一张,眉峰却皱得更紧,接着又说道:"只是,那三口兵刃,两只人耳,又是怎么一回事?"管宁皱眉道:"弟子亦被这两件事弄得莫名其妙,若是以为想以此示警,但又有谁会用自已人的耳朵来示警呢?因为弟子在家中查看了一遍,家里并无异状,更没有人失去耳朵,弟子在外面一向都没有什么恩怨缠结之事,这两只人耳岂非来得太过离奇?"司徒文俯首沉吟半晌,突地一击双掌,恍然说道:"此事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有人想在暗中对你不利,却被另一个暗中保护你的人杀退,并且割下耳朵——宁儿,你此次出去游历,结交到不少武林异人,此事倒并非没有可能。"管宁又自皱眉道:"弟子此次虽然相识了一两个武林异人,但以弟子的身份,又怎能与他们谈到结交二宇,他们万万不会在暗中保护弟子呀,除了——"他心中一动,突然想起凌影来:"难道是她,她还未离开我,却又不愿和我相见——"一时之间,凌影的婷婷俏影,又复涌上心头,他越想越觉此事大有可能,不禁长叹一声,暗中低语:你又何苦如此呢?难道你不知道我多么盼望再见你一面?"司徒文目光动处,只见他突地呆呆地落入沉思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足以令他心动神驰的事。良久良久,方自抬起头来,像是自言自语,却又非常坚定地道:"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留在家里。"抬起头来,缓缓又道:"弟子离京之后,家中之事实在放心不下,但弟子如不离开,只怕烦恼更多,唉——弟子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主意,师父——"司徒文两道已然花白的浓眉,微微一转,哈哈大笑着,说道:"宁儿,在老夫面前,不可说拐弯转角的话。"管宁面颊一红,却听这豪迈的老人接着又道:"你离开之后,你家中的事,老夫自会料理,绝对不让歹徒煽动了令尊令堂两位老人家,若是有一些武林高手寻访于你,老夫也可以有话将之打发,你只管放心好了。"管宁双目一张,喜动颜色,脱口道:"真的?"一剑震九城司徒文一瞪目道:"为师数十年来闯荡江湖,成名立万,就仗着这一诺千金,难道到了老来,还会骗你这娃娃不成?"一时之间,管宁望了望他苍老的面容,心中又是感激,又是钦服,只见自己的师父纵然武功不高,却不愧为顶天立地的英雄,凝注半晌,"噗"地跪倒地上,却不知该说什么感激的话。

  司徒文含笑地将他拉起来,这老人心中又何尝不知自己这个应诺,将会替自己带来多少麻烦,只是他只觉自己年华已老去,却始终没有做出一件真正足以惊动武林的事来,此刻管宁所说的这件奇诡的的雄心和兴趣。这正是老骥伏枥,其志仍在千里,只要一有机会,他还要表现一下自己的千里脚程的。

  管宁反手一把握着这老人家宽大粗厚的手掌,顿然良久,缓缓道:"师父,此次弟子离去,归期实不能定,家里的一切,就……就都交托给你老人家了。"司徒文轩眉一笑道:"好男儿自当志在四方,你只管去吧,江湖之中,尽多你们这些年轻人值得闯荡之处,只是……"他目光在管宁身上微微一转,接着又道:"只是你这样的装束打扮,在江湖上太以引人注意,此刻你既已卷入一件武林的恩怨仇杀之中,行踪是仍应稍微避人耳目——"司徒文又自长叹一声,缓缓接道:"这也许是为师到底年纪大了,才会说出这种话,若是换了当年,唉……"他又长叹一声,倏然住口,管宁目光抬处,只见他-手持着长须,目光遥遥望在院中一片被寒风卷起的黄妙上,这虽已暮年,雄心却仍末老的老人,似乎在这片黄沙之中,又看到了自己昔年闯荡江湖的豪情往事,是以萌生感概,不能自已。

  雪虽住,风却大了,一剑震九城门下刻苦练武的弟子,在这寒冬的清晨,仍不放弃自己练武的机会,捧着几筐细砂,撤在积雪已打扫干净的广场。

  于是寒风已卷起广场上的黄沙,而黄抄又激起了这老人的旧梦。黄沙,黄沙——在这里风沙之多,风物之美,人情之厚,文采之盛,名闻天下的北京城里的道路上所飞扬的,除了白雪,便是黄沙。

  而此刻一声尖锐的马鞭呼哨过来,由城内急驰出城的一辆乌篷大车后,所激起的却是混合着白雪和黄沙的飞尘。

  车辆滚滚,车声磷磷,扬起的鞭梢再一次划过凛冽的寒风,马车出了北京城。

  赶车的车夫,一身厚重臃肿的粗布棉袄,一顶斑痕污渍的破毡帽,毡帽的边沿,掩佐他宽阔的前额,厚重的棉袄,囊起了他顾长的身躯,但是一阵风吹过,他张开眼睛,目中的光采,却是清澈而晶莹的,这种目光和他的装束,显然是一种不能调和的对比,只是碌碌寒风道上的行人,谁也不会注意到罢了。

  从城里到城外,没有一个人会对这卑微的车夫看上一眼,于是他笑了,笑的时候,露出他一排洁白如玉的牙齿。

  他是谁?

  我不说你也该知道,他便是为了避入耳目,掩饰行藏的世家公子,九城才子,潇洒倜傥的管宁。

  辞别了一剑震九城司徒文,他心里便少了一份沉重段负担,对那豪情如昔的老人,他有着极大的信任之心,因之他放心地离开了家,开始了他闯荡江湖的征途。

  此刻,迎着扑面而来的寒风,他再也不回头去看那北京城雄伟的城墙一眼,对于这淳朴的古城,他心里有着太多依恋,因之他不忍回头去看,也不敢回头去看,生怕太多段留恋借别之情,会消磨去他扬鞭快意,闯荡四方的壮志雄心。

  "上一次离开北京城的时候——"显然上次离开北京城的情景,他此刻仍历历在目,但是,他却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那样他又会想起囊儿,想起杜宇,想起和杜宇有着一段难以化解的恩怨的凌影,想起她那翠绿色的婷婷身影,想起她娇因上如花的笑容,想起她在上一次寂寞的旅程上所给予自己的温情低语。

  他知道,这一切又将带给他一份难以难消、铭心刻骨的相思之口。

  缰绳一放,车行更急,他口中随意地低咏道:"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心中却在暗地寻思:"我该先上妙峰山上去,寻得那位一代神医,解去这个神秘的白衣人身上的毒,唉——那翠袖护心丹的确神奇,竞能使得一个毒入膏肓的人,毒虽末解,仍然昏迷,却始终不死,看来此人再过百十年还未获得解毒之药,却也未必会死哩!"他开始觉得世界之大,事物之奇,确不是自己能够完全揣测,自己自幼及长,读书何止万卷,所得的教训经验,都不及在四明山中的短短一日,一念既生,百感随至,从这"翠袖护心丹",他方自长叹-声,暗中再次低咏:"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咏声未了,前面突地传来玲冷一声断喝:"瞎了眼的奴才,还不让开!"管宁斜眉一转,抬目望去,只见前面一辆车,亦自扬鞭急驰而来,跟看便要和自己的马车撞在一起。

  他心中虽然一惊,却仍不禁为之怒气大作,暗付道:"这车夫怎地如此无礼,开口便骂人奴才,哼哼,自已是个奴才,却骂人奴才,这岂非荒唐之极。"他自幼锦衣玉食,被人驾做奴才,这倒是平生首次,再加上骂他的人也是个赶车的车夫,当下不由气往上冲,亦自怒喝道:"你难道不会让开,哼——真是个瞎了眼的奴才。"两人车行都急,就在他还骂一声的时候,马首忽昂,两边赶车的人心中齐地一镣,力带缰绳,两辆马车同时向一边倾,冲出数尺,方自停住,却已几乎落得个车低马翻了。

  管宁微一定神,自觉拔着缰绳的手掌,掌心已满是冷汗,若非他此刻功力已然大进,腕力异于常人,此刻结果真是不堪设想了。

  另一辆大车赶车的车夫,似乎也自惊魂方定,忽地跳下车来,大步走到管宁的车前怒喝道:"你这奴才,莫非疯了不成。"喝声未了,手腕突地一扬,"呼"地一声,扬起手中的马鞭,笔直向管宁头胎抡去。

  管宁大怒之下,轩眉怒喝道:"你这是找死!"腰身微拧,左手屈指如风,电也似地往鞭梢抓去。他学剑本已稍有根基,再加上数日的苦苦研习,所习的又是妙绝天下,武林中至商的内功心法,虽苦于无人指点,而密笈上载的武功招式又太过玄妙?是以未将遇敌交手时应掌握的招式学会,但是其目力之明、出手之快,却已非普通的一般江湖武功,能望其项背的了。

  再加上他中有绝顶的天资,此刻意与神会,不但出手极快,而且攫鞭的部位、时间,亦自拿捏得恰到好处,哪知——在这赶车的车夫手中的一条马鞭,鞭梢有如生了眼睛一般,管宁方自出手,鞭梢突然一曲,"呼"地一声,竞变了个方向,抡了过去,风声激荡,手势如电,竟是抡向管宁身畔的"玄珠"大穴。

  若是换了数日之前,管宁立时便得伤在这一鞭之下,而此刻他也不禁为之大吃一惊,左手手腕一反,一转,食中两指,突地伸得笔直,并指如剪,电也似的向抡到自己耳这一招由心而发,虽然看来乎平无奇,但其中变化之快,部位之准,在内家高手之中,却已弥足惊人,普通的武林高手,便是苦练一生,恐怕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施出这种"平乎无奇"的招式来。

  大怒挥鞭的马车车夫,此刻似也吃了一惊,鞭梢一垂,斜斜落下。

  这数招的施出及变化,俱都快如闪电,而彼此心中,却齐地大为吃惊,在动手前,谁也不会想到对方一个赶车的车夫手中,会施出如此精妙的招式来。

  管宁大喝一声,扑下车去,方待喝骂,目光抬处……

  那也是穿着一身厚重臃肿的棉袄,也是戴着一顶斑痕污溃毡帽的车夫,鞭梢方才垂下,又待扬起,目光抬处——两人目光齐地一抬,看着对方面目,竞齐地呆呆怔住了,口中的骂,不再骂出,手中的鞭,也不再扬起。

  因为,被此目光接触到,都是一双晶莹清澈的眼睛,而他们各自心中,更是谁也没有想到对方是一个如此英俊挺秀的男子。

  两人目光相对,各处心中,都生出惊奇之感,愕了半晌,管宁轻咳一声,沉声道:阁下行路怎地如此匆忙,幸好此番是我,若是换了别人,岂非要被阁下的马车撞死,何况,在这辆车上,坐的还是个伤病之人!"他到底阅历太浅,而且自幼的教育,使得他的言语谈吐,都有了一种不可变移的风格,而此刻说起话来,便也如此斯文,他却末想到此刻乔装的身份,在一赶车的车夫口中,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对面站着的那"车夫",目光之中,似乎微微闪过一丝笑意但也沉声道:"阁下如此匆忙,幸好此番遇着的是我,若换了别人,岂非要被阁下的马车撞死。"他竟然将管宁方才所说的话,一字不移地照方抓药的说了一遍,说话的神态语气,也学得跟管宁完全一模一样。

  管宁剑眉一扬,心中虽然很是气恼,却又不禁有些好笑,暗自忖道:"是呀,我又何尝不是太匆忙了些!"他见对方的面目,便已生出惺惺相惜之心,再加上他本非蛮不讲理的人,此刻一念至此,心中怒火便渐渐平消,哪知那少年车夫的鞭梢向后一指,接着又道:"何况,在我的那辆车子里坐的,又何尝不是伤病之人呢!"此刻两人心中,各自都已知道对方绝非赶车的车夫,到底是为什么呢?

  管宁沉吟半晌,心中突地一动,忖道:"我麻烦已经够多,自家的事还未料理得清,又来管别人的闲事作啥,何况他也没有撞着我,我也没有撞着他!"一念至此,他抱拳一揖,朗声道:"既是如此,阁下自管请便。"转身一技马车的留头,便待自去。

  哪知那少年车夫突地一个箭步,窜到他身前,拎冷道:"慢走,馒走。"管宁大奇,诧声问道:"还待怎的?"

  少年车夫一手拾起鞭柄,一手招着鞭梢,缓缓说道:"阁下先且暂留,等在下看着车中病人有没有受到惊吓,若是没有,阁下自去,若在下车中的病人受了惊吓而病势转剧的话……"这少年车夫说起话来虽然口口声声惧是"阁下","在下"像是十分客气,但言语之中,却又咄咄迫人。

  他话犹未了,管宁已自勃然变色,忽道:"否则又当怎的?"少年车夫冷冷一笑道:"否则阁下要走,只怕没有如此容易了。"管宁目光一转,忽地仰天长笑起来,那少年车夫神不变,冷冷又道:"阁下如此狂笑,却不——"管宁笑声一顿,截断了他的话,朗声道:"在下如果惊吓了阁下车中的伤病之人,便要被阁下如何如何,那么,在下却有一事无法明了,要请教阁下了。"少年车夫剑眉微挑,冷玲道:"怎地?"

  这两人初遇之时,各中自待身份,谁也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及至此过手三招,目光相遇,发现对方竟是个少年英雄,难免生出惺惺相惜之心,但此刻两人心中,却已各含怒意,说起话来,便又复针锋相对起来。

  管宁左手微抬,将头上毡帽的边沿轻轻向上一推,朗声又道:"在下车中时伤病之人,若是受到阁下的惊吓,又当怎地?"少年车夫嘴角微撇,清逸俊秀的面目之上,立刻露出一股冷傲、轻蔑之意,双手一负,两目望天,冷冷笑道:"只怕阁下车中的伤病之人,再加上百个千个,也比不上在下车中伤病之人的一根毫毛,阁下如果真的使此人病势因惊吓而加剧,又如此耽误在下的时间,撇开在下不说,只怕莹劳天下,莽莽江湖中的豪强之士,谁也不会放过阁下,那么——哼哼,阁下如要再夜江湖中寻个立足地,真的是难上加难。"管宁双目一张,作色怒道:"世人皆有一命,人人都该平等,又何尝有什么贵贱之分,何况——"他亦自冷哼一声,双手一负,两目望天,接道:"在下车中的这拉伤病之人,在江湖中的声名地位,只怕比阁下车中的那位还要高上三分,那么——阁下,如果掠吓了此人,耽误了时间,使又当怎地?"两人口中,言词用字,虽仍极为客气,但彼此语气中的锋锐之势,却又随之加强,管宁说声一了,那车夫似乎楞了一楞,垂下目光,上下左右地在管宁身上凝注一遍,突地仰天长笑起来,狂笑着道:"好极,好极,阁下这番话,在下行走江湖,倒的确是第一次听见,十数年来,江湖中的狂徒,的确也有过不少,但却还从未有过一人,敢妄然说什么人声名地位,比天下污——"他一边狂笑,一边嘲汕,说到这里笑声突地一顿,目光瞥处,冷然望着管宁,一字一字地缓缓说道:阁下可知在那辆车中的伤病之人,究竟是什么人物吗?"管宁自第一次见着那白袍书生,便觉此人绝非常人,后来见到那些武林中人,遇着此人,亦大有惊吓畏惧之态,再加上听到这些人说出的话,便可断定下这白袍书生的来历不见,是以他方才方自说出那番话来。但经这少年车夫如此一说,管宁心中的信念却不禁为之动摇起来,暗忖道:"这少年车夫神态轩昂,面目英挺,武功又似极高,看来并非是碌碌之子,但他对车中那人,却又如此推崇,如此揣测,车中那伤病之人,或许真是武林中泰斗一流人物亦未可知?"管宁对武林中人物,本来一无所知,就连"四明红袍、黄山翠袖、罗浮彩衣、武当蓝襟——"这些早已震动天下的名字,直至四明山中那惨案发生之前,他也没有听过,是以他此刻心中便难免忐忑不安,生怕自己方才的说话大胆断言,真的变成了这少年车夫所嘲讪的"狂夫妄语"。


《失魂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