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失魂引 > 第五章 恩情难了(2)

第五章 恩情难了(2)

  他望着地上的长剑,又一次陷入无限的痛苦之中,杜宇缓缓抬起头来,任凭自已的泪珠,沿着面颊流下,抽泣着说:"我不说,你也会知道,就在那短短的一刻之中,她们已杀死了我爹爹和妈妈,自此,我虽然没有再见过她们一面,可是她们的面容,我却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最后的一句话,虽只短短数字,然而在她口中说来,却生像是有十年那么长久,等到她将这句话再重复一遍的时候,管宁只觉身上每分每寸的肌肉,都为之冻结佐了,几乎无法再动弹一下。

  他垂下头,再抬起来,黑暗中的人影,仍然静静地坐在床侧,就生像是在等待着他的回答一样。

  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回答什么?

  两人面面相对,虽然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却听到对方的呼吸,心跳之声,只因此刻在斗室之中,正是静寂如此。

  但是——

  房门外突地滑进一条人影,有如幽灵一般地漫无声息,脚步在门侧一顿,突又掠起如风,焕然滑向管宁身测,手掌微指,纤纤指尖在管宁腰畔"期门"穴上轻轻一扫,掌势回处,却托在管宁肋下,身形毫不停留,竞托着管宁掠向墙边,轻轻放在一张靠墙的椅上。

  这一切事的发生,确是眨眼之间,管宁便觉眼前人影一现,腰畔一麻,就已坐到椅上,等到他想惊呼反抗的时候,他已发觉不但真的再无法动弹一下,而且甚至连出声都不能够了。

  杜宇一惊之下,长身而起,脱口惊呼道:你是谁?"暗中的人影冷冷一笑,缓缓道:"你连我是谁都认不出了吗?你不是说我的面容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吗?"杜宇面容骤变,后退一步,却又碰到床沿,扑到床上,随后又长身而起,一个箭步,掠出五步,疾伸双手。拾起了地上的长剑,手腕一拧,脚步微错,目光笔直地瞪向仍然依墙而立的人影,大声道:"你是凌影!"黑暗中人影冷冷一笑,缓缓道:"不错,我就是凌影!就是杀死你爹爹的人。"杜宇失声一喊,纤腰微扭,剑尖长引,突地一招"长河出蛟",黑暗中犹见寒光的长剑,便电也似地向凌影刺去。

  "凌影"轻轻一笑,脚步微错,婀娜身影,便曼妙避了开去,杜宇剑势未歇,"噗"地刺到墙上,凌影又冷冷一笑道:就凭你的这点武功,要想报仇,只怕……哼哼,还嫌太早哩!"杜宇此刻目眺欲裂,早已忘记自已是个女孩子,扭身撤剑,"喇喇"又是两招,口中大骂道:"你这贱人……你这贱人……快赔我爹爹的命来。"纵然如此,恶劣之言,她还是说不出口,一连说了两声"你这贱人",才将下面的话说了下去。

  刹那之间,她已电射般发出数招,"金丸铁剑"杜守仓昔年主持江南的"大甲镖局",剑法暗器,一时颇负盛名,此刻杜宇急怒悲愤之下,所施展的剑法,虽仍功力薄弱,但却已颇有威力。

  哪知凌影却将这有如长河出蛟、七海飞龙的剑法,视如儿戏一般,口中冷笑连连,身形腾挪闪展,在这最多丈余见方的小室中,竟施展出武林中最上乘的轻功身法,将招招剑式都巧妙地避了开去。

  管宁穴道被点,无助地倒在椅上,只见眼前剑光错落,人影闪动,根本认不出谁是杜宇,谁是凌影!却知道这两人其中之一,毋庸片刻,便会倒下一个,这两个不共戴天的女子,却是一个对他有恩,一个对他有情!

  一时之间,他但觉心中如煎如沸,恨不得自己能有力量将她们制止,但他此刻却有如泥塑本雕,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动手之外,便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突地——

  又是"呛啷"一声,杜宇手中的长剑,竞又落在地上。

  只是这次却并非因她自己心中激动,而是因为凌影一招"金丝反手",令她无法抵挡。

  她惊呼一声,身退三步,哪知面前的"凌影",却如影附形般近了上来,手掌一伸,眼看明明是拍向她的胸膛,她举手欲架,哪加腰畔却已-麻,原来凌影的手已又先点在她的"期门"穴上。

  冷笑道:"你也躺下吧。"

  脚步微伸,双手微托,身躯一转,竞将她也托在管宁身侧坐下,拍了拍两人的膝头,忽地低声唱道:"排排坐,吃果果,好朋友,真快乐……"唱的虽是儿歌,可是歌声之中,却有无比的寂寞凄凉之意,唱到后来,竞亦自低声吸泣起来。

  管宁只觉心中仿佛无数浪涛汹涌,一浪接一浪地涌向他心深处,又像有无数块巨石,一声接着一声地投向他心的深处。

  他但愿自己能大声呼喊出来,更希望自己能跳起来捉住凌影的手掌,只见凌影低低地垂着头,低低的哭泣,半晌,突地抬起头,望向杜宇,道:"你刚才说了个故事给别人听,现在我也说个故事给你听——"她语声停顿了许久,方自接道:从前,有个女孩子,当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她爹爹就被一个叫金丸铁剑"的人杀死了,那只是因为她爹爹的名字叫做铣丸枪,而那金丸铁剑却认为这是犯了他的忌讳。"管宁头不能动,口不能言,眼珠却向旁边一转,但却仍看不到杜宇面上的表情,不禁在心中长叹,付道:"原来此事其中还有如许曲折——"却听凌影已接道:"这女孩子运气不好,连个弟弟都没有,一个人孤苦伶行,到处要饭要了许久,才遇着一位女中奇人,把她带回山,传给她一身武功,而且替她报了杀父的深仇,只是她因为那金丸铁剑没有将自已杀死,所以她也就放了杜守仓的一双儿女的生路。"她语声一顿,突地转向管宁,大声道:"你说,她是不是应该报仇的,你说,你若是他的儿女你该怎么办?哼哼——只怕你此刻真的连杜守仓的女儿也一起杀死了。"管宁呆呆地望着她,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再见她的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有如两颗明星,一闪一闪地发着光。

  哪知,这明星般的眼睛突然一闭,她竞突地幽幽长叹了一声,缓缀道:"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因为她怕这样做了会伤了另外一个人的心,这个人为了报恩,虽然想为杜守仓的亥儿杀死她,但是她都一点也不恨这个人,因为……唉,我不说这个人你也该知道。"管宁只觉耳畔轰然一声,那一浪接着一浪的浪涛,一块接着一块的巨石,此刻都化做一般无可抗拒的力量向他当头压了下来。

  而杜宇呢?她更不知道自已心中是什么滋味,却听凌影长叹一声,又道:她虽然脾气很坏,也不是好人,但是现在她却让自己的仇人,和自己……自己最最喜欢的人坐在一起,而她自己却立刻要走;了,走到……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这为了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她说到一半,又开始啜泣,说到后来,更已泣不成声,语声方了,突地双手掩面,转身奔到门口,脚步又顿,缓缓回过身来,缓缓走到管宁身前,缓缓垂下头含泪道:我点了你的穴道,是因为怕你在我和她见面的时候,你难以做人,我还不解开你穴道,是因为我想要你和她多坐一会儿,你……你知道吗?"狠狠一顿脚,电也似地掠到门口,转瞬便消失在门外的黑暗里,只留下她悲哀啜泣之声,仿佛在管宁耳畔飘荡着。

  这是一份怎么样的情感,又使管宁心中生出怎么样的感觉?

  我无法描述这些,因为世间有些至真至善至美的情感、事物,中都是无法描述的,你能够吗?

  现在,管宁和杜宇,又一次可以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了,而杜宇,却恨不得自己的心立刻停止跳动才好,不能忍受这种屈辱,更不能接受这份施舍的恩惠,她在心里狂喊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又不禁在心中狂喊道:"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只是她此刻根本无法说话,她心中的狂喊,自然到。

  门外夜色深沉处,忽地飘下数朵纯白的雪花,转瞬之间,漫天大雪便自落下,寒意也越发浓重,然而这侵入刺骨的寒意,管宁却一丝也没有觉察到,此刻,他的四肢、躯体,都似已不再属于他自己,只有脑海中的思绪,仍然如潮一样,不断地飘向他的鼻端。

  虽然他的四肢躯体己因穴道被点而麻痹,而这种麻痹,又使他无法感觉到任何一种加诸他身体的变化,但奇怪的是,他却仍可感觉到此刻紧靠在他身畔的,是一个柔软的躯体,他也知道这柔软的躯体和那甜甜的香气,都是属于杜宇的。

  他想将自己的身躯移开一些,但是"黄山翠袖"的独门点穴名传天下,那凌影所施的手法虽然极为轻微而有分寸,却已够使他在一个时辰之中,全身上下都无法动弹一下。

  因此,此刻他便在自己心中已极为紊乱的思绪之中,又加了一种难以描摹的不安之感,在如此黑暗的静夜中,和一个少女如此相处,这在管宁一生之中,又该是一个多么奇怪的遇合呀!

  他听得到她呼吸的声音,她又何尝听不到他的,两人呼吸相同,躯体相接,想到方才那凌影临去之前所说的话,各自心中,都不知是什么滋味,杜宇悄然闭起眼睛,生像是唯恐自己的目光,会将自己心中的感觉泄露一样。

  因为她自己知道,当自已第一眼见着这个倜傥潇洒的少年时,便对他有一份难言的情感,这种情感是每-个豆蔻年华的怀春少女心中惯有的秘密,而她却忍受了比任何一个少女都要多的痛苦,才将这份情感深深地隐藏在自己的心里。

  许多日子来,她甚至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她将他看成一株高枝修干的玉树,而自己仅是一株庇在树下的弱草而已,这种感觉自然是自怜而自卑的,然而,却已足够使她满足,因为她毕竟在依靠着他,而他也允许她依靠。

  管宁出去游历的时候,她期待着他回来。

  于是,当她知道他已回来的时候,她便忍不住从后院中悄悄溜出来,只要他对她一笑,已足以使她铭心刻骨。

  但是

  他的确回来了,却带回了一个美丽的少女,她看到他和这少女亲密的神情,也看清了这少女竟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呀——这是一份多么难说忍受的痛苦,她险些晕厥在她所位立的屋檐下!

  回到她独居的小室,拿出她父亲的灵牌和遗物,换上她仅有的一身紧身服装,跪在她爹爹灵位前痛哭默祷,她虽然未尝有一日中断自己武功的锻炼,但是她仍然十分清楚地知道,自已绝非人家的鼓手,只是,这却也不能阻止她复仇的决心而已。

  哪知——

  他却突然来了,此后每件事的发生与变化,都是她事前所没有预料到的,而此刻,她被她不共戴天的仇人安排和他紧紧坐在一起,她心里虽然悲愤、哀伤、痛苦,却还有一份其他的感觉,这种感觉便就是她不敢泄露出来的——她多么愿意自己能永远坐在他的身畔,一起享受这份黑暗、寒冷,但却美丽的宁静!他虽然绝顶聪明,却再也想不到她心中会有这种情感,他只是在想着凌影临去时的眼波与身影,一幕幕记忆犹新的往事,使得这眼波与身影在他心中份量更加沉重,他又怎会想到四明山庄小桥前的匆匆一面,此刻竟又成永生难忘的刻骨相思。

  一阵较为强烈的风,卷入了数片雪花,门外静静的长廊上,突地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一个娇柔的声音低低呼唤着:"公子……公子……"管宁双目一张,抬头望去,只见门外黑暗之中,仿佛有了些许微光,这呼唤之声,也越来越近,他知道是家中的丫环来找自己"她们若是见我和文香,这样坐在一起,又会如何想法?"哪知,呼唤之声,脚步之声,突地一下停住,那声音却低低说道:"前面是文香的房间了,公子怎么会到那里去呢?"另一个声音立刻接口说道:前面那么黑,看样子文香那妮子一定是因为有点不舒服所以睡了,我们还是别去吵她吧。"于是脚步声又渐渐远去,在这逐渐远去了的脚步芦中,依稀仍可听到:"可是……公子到哪儿去呢?这可真怪,找不到他,老太爷又该……"管宁心中暗叹一声,知道先前带着自己来此处的那个丫头,必定没有将此事说出来,是以她们方才找不到自己。

  "但是,她们着找不到我,我召非要这样耽上一夜。"他又不禁为之焦急:"就算她们找到了我,却也无法将我的穴道解开呀!"心中一动,突地想到自己在归途上一路暗暗修习的内功心法:"我姑且试试,也许它能帮我解开穴道也未可知!"一时间,许多种对那"如意青钱"妙用的传说,又复涌上心头,"这件武林秘宝上所记载的武功,是否真的有如许妙用呢?"他暗中一正心神,摒绝杂念,将一点真气,凝集在方寸之间,一面又自暗中忖道:"这问题的答案是否正确只要等到我自己试验一下便可知道了"。

  真气的运行,起初是艰难的,艰难得几乎已使他完全灰心,他却不知道一个被点中穴道的人暗中运气调息,本是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若非他得到这种妙绝天下的内功心法,便让他再苦练十年,只怕也难以做到。

  但是,毋庸片刻,他自觉真气的运行,已开始活泼起来,上下十二重楼,行走三六周天,他暗中狂喜地呼喊一声,方待冲破腰畔那一点僵木处,哪知门外又复响起一阵脚步之声,其中还夹杂着嘈乱的人声,可见这砍走过来的人数,还较刚才多,且也较方才快些。

  刹那之间门外已映入灯光,脚步声已到门口,管宁心头一紧,张目望去,只见三、两个青衣丫环已拥着一个身着酱汉子走了进来。

  屋中的景象,在这些人的眼中确乎是值得诧异的,那中年汉子惊呼一声,适然止任脚步,口中说道:公子,你在这里!"他再也想不到这位公子竟会在黑暗之中和一个府中的丫环坐在一处,那三个青衣丫环更足惊得目定口呆,几乎将手中举着的烛台都惊得掉在地上。杜宇暗中娇嗔一声,赶紧闭起眼睛,她了解这些人心里所想的事,心中正是羞愧交集,恨不得自己能立刻躲到一个新开的地缝中去,哪知身侧突地一动,管宁竟倏然站起身来。管宁被点的穴道若是没有自行解开,他此刻如不能站起来也还罢了,他这一站起来,不但自己今后惹出无穷烦恼,使得杜宇也因之受累不浅,因为这么一来,人人都只道他是和杜宇在此温存,还有谁会相信其中的真相呢。那中年汉子是这富豪之家的内宅管事,此刻只道自己暗中撞破了公子的好事,垂首连退三步,心中暗道一声"倒霉。"口中却恭声道:"前厅有人来拜访公子,请问公子是见,还是不见?"此人老于世故,脸上装作平静的样子,就像是方才的事他根本没有看见一样,管宁方才一惊之下,真气猛然一冲,冲过了原本就点得不重的穴道,此刻呆呆地愕在那里,还在为自己的成功而狂喜,直到那中中管家将这句话又重复一遍,他方自始起头来,茫然问道:"是谁?"这中年管家见他这种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越发想到另一件事上去,暗中"嗤"然一笑,口中方待答话,哪知——门外却突地响起一阵高亢洪亮的笑声,哈哈大笑道:"贫道们不远千里而来,却想不到竟惊破了公子的温存好梦,真是罪过得很、罪过得很。"中年管家、青衣丫环、杜宇、管宁齐地一惊,转目望去,只见一个身躯高大、声如洪钟、鹰鼻狮口、重眉虎目、身上穿着一袭杏黄道袍、头上戴着一顶尺高黄冠的长髯道人,大步走了进来,双臂轻轻一分,中年管家、青衣丫环,都只觉一股大力涌来,蹬蹬,齐地往两测冲出数步,灯火摇摇,骤然一暗,"当"地一声,一支烛台掉在地上,只剩下一支火光仍在飘摇不佳的蜡烛,坚持着这间房间的光亮。

  中年管家虽然暗怒这道人的鲁莽,但见这等声威,口中哪里还敢说话,只见这黄冠道人旁若无人地走到管宁身前,单掌斜立,打了个问讯,算是见了礼,一面又自大笑着道:"贫道们在厅中久候公子不至,是以便冒昧随着员管家走丁进来,哈哈——贫道久居化外,野蛮成性,想公子不会怪罪吧。"中年管家心中又自一惊:"怎地这道人一路跟在我身后,我却连一点影子都不知道。"却见管宁剑眉一轩,沉声道:"在下与道长素不相识,此来有何见教?"这黄冠长髯的道人笑声方住,此刻却又捋长髯狂笑起来,一面朗声道:"公子不认识贫道,贫道却是认识公子的——"他话声一顿,目光突地闪电般在兀自不能动弹的杜宇身上一扫,接着道:"公子在四明山中,语惊天下武林中的一等豪士,与黄山翠袖夫人的高足结伴北来,行踪所至,狐袭大马,挥手千金,哈哈——如花美眷,似锦年华,江湖中谁不知道武林中多了一个武功员不甚高,但豪气却可凌云的管公子!"这黄冠道人边笑边说,说的全都是赞扬管宁的言语,但管宁听了,心中却不禁为之凛然一惊,暗中忖道:"难道这数月以来,我已成了江湖中知名人物,可是,我并未做出什么足以扬名之事呀!"他却不知道自己在四明山中所做所为,俱是和当今武林中的顶尖高手有关,和他结伴同行的,又是名传天下的"黄山翠袖"门人,再加上他自己风流英俊,年少多金,本已是江湖中众人触目的人物,等到他一路北宋,而"四明山庄"那一件震动天下武林的惨案亦自传出,他自己便已成了江湖中许多人都乐于传诵的人物,只是他自己一点也不知道而已。

  本自难堪已极,僵坐在后面的杜宇听了,心中亦自一动:"原本他没有骗我,四明山中,真的发生那么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怪事。"目光动处,只见管宁呆呆地望着这长髯道人,突地伸手一拍前额,像是恍然想起了什么,脱口说道:"道长可就是名扬天下的昆仑黄冠么?"这长霸道人哈哈一笑,她生于武林之家,又曾在江湖流浪,这名列宇内一流高手的"昆仑黄冠"四字,她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昆仑"派远在边防,"昆仑云龙十八式"的身法虽然名传天下,但"昆仑"派中门人足迹,却极少来到中原,此刻他们突然现身北京,竟又来寻访一向与武林中无关的管宁,这又是为什么?却令杜宇大惑不解了。

  却听这黄冠长髯道人声微顿,突地正色道:贫道笑天,此次随同掌门师兄一起来拜见公子,确是有些话来请教——"目光四下一扫:"只是,此地似非谈话之处,不知可否请公子移玉厅中,贫道的掌门师兄还在恭候大驾!"管宁心中暗叹一声,知道"昆仑黄冠"的门下此来,必定又是和四明山中所发生之事有关,暗中一皱剑眉,那青衣丫环早巳拾起地上烛台,重新点燃,此刻便举着烛台走到门口,中年管家虽然暗中奇怪公子怎会和这些不三不四的道人有关连,但面上仍是毕恭毕敬的样子,引着他们走过长廊,转过曲径,衣过花园,来到大厅。

  管宁一面行走,一面却暗忖着道:"这昆仑黄冠此来若是又提起那如意青钱,我又该如何答话,我若对他们说了实话,只怕他们必定要动手来抢,那么一来,唉——只怕爹爹也要被惊动,但是,我又怎能说谎的呢!"一个不愿说谎的人,便常常遇到别人眼中极为容易解决的难题,他一路反复思考,不知不觉已走人大厅,目光四扫,只见两个道人,正襟危坐在厅中左侧的檀木椅上,亦是黄衫高冠,但一个形容恼稿、瘦骨嶙峋、一个丰神冲夷、满面道气,和这长髯道人的精豪之态,俱都大不相同,管宁心中一转,付道:"这丰神冲夷的道人,想必就是昆仑门下的掌门弟子了。"这两个黄冠道人见了管宁,一起长身而起,笑天道人大步向前,指着管宁笑道:"这位就是管公子,哈哈——师兄,江湖传言,果然不差,管公子的确是个风流人物,师兄,你可知道他在后院由——"管宁面颊一红,心中大为羞愤,暗骂道:"人道昆仑乃足名门正宗的武林宗派,这笑天道人说起话来,却怎的如此鲁莽无礼,难道所有武林中人,无论哪个,都像强盗。"却见那形容枯槁的道人干咳一声,眼皮微抬,向笑天道人望了一眼,他目光到处,生像是有着一种令人准以抗拒的神光,竟使得这飞扬跋扈的笑天道人,候然中止了自己的话,缓缓垂下头,走到一边,管宁目光抬处正和枯槁道人的目光遇在一处,心中亦不禁为之一懔,他一生之中,竞从未见过有一人目光如此锐利的,若非亲自所见,谁也不会相信这么一个枯瘦矮小,貌不惊人的道人目光之中,会有这样令人慑服的神采。

  只见这枯瘦道人目光一扫,眼皮又得垂下,躬身打了个问讯,竞又坐在椅上,再也不望管宁一眼,而那丰神冲夷的道人却已含笑说道:"贫道倚天,深夜来此打扰,实在无礼得很,公子如还有事,贫道们就此告退;明日再来请教也是一样。"这三个道人一个鲁莽,一个倔傲,只有这倚天道人不但外貌丰神冲夷,说起话来亦是谦和有礼,管宁不禁对此人大起好感,亦自长揖而札,微微含笑,朗声说道:"道长们远道而来,管宁未曾迎接,已是不恭,道长再说这样的话,管宁心中就更加不安了。"他一面说着话,一面揖客让坐,此刻他见了这倚天道人的神采,心中己认定他是"昆仑"一派的掌门弟子,是以便将他让到上座。

  哪知这倚天道人微微一笑,竟坐到枯瘦道人的下首,笑道:"贫道随同敝派掌门师兄前来请教公子一事,但望公子惠于下告,则不但贫道们五内感铭,便是家师也必定感激的。"管宁目光向那枯瘦道人一扫,心中动念道:"原来他才是掌门弟子,"口中沉吟半晌答道:"在下年轻识浅,孤陋寡闻,道长们如有下问,只怕必定会失望。"笑天道人长眉一轩,哈哈笑道:"贫道们不远千里而来请教公子,为的就是此事,普天之下,只有公子一人知道,哈哈——贫道知道,公子是必定不会叫贫道失望的。"管宁心头一紧,强笑着道:"道长说笑了,在下知道什么?"转目望处,只见那枯瘦道人仍是垂目而坐,倚天道人仍自面含微笑,等到笑天道人狂笑声住,方自缓缓说道:"敝师弟方才所说,确是句句实言,贫道们想请教公子的事,如今普天之下的确只有公子一人知道!"管宁心中虽已志怎不已,但面上却只是一笑接道:既是如此,道长只管说出便是,只要在下的确知道,万无不可奉告之理。"倚天道人笑道:"那么多谢公子了。"语声突地一顿,目光在管宁身上凝目半晌,方自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在四明山中和公子同行的白衣人,公子想必知道他此刻在什么地方!"管宁一心以为他们问的必然是有关"如意青钱"之事,此刻不禁暗中透口长气,但心念一转,不禁又一皱眉忖道:"他们奔波面来,问那白衣书生的下落,却是又为着什么呢?"俯首沉吟半晌方自答道:"道长们打听此人的下落,不知是为什么?如果……"笑天道人突又一声狂笑,大声道:"贫道们打听此人的下落,为的是要将他的人头割下——"管宁心中又自一紧,脱口道:"难道此人与道人们有着什么仇恨不成……"倚天道人长叹一声,缓缓道:"四明山庄主夫妇,与敝兄弟俱属知交,敝兄弟此次远赴中原,为的也就是要和他们叙阔,哪知一到四明山庄,——唉——"他长叹声,倏然住口,那笑天道人却接口道:"贫道们到了四明山庄,只见里里外外竟连条人影都没有,直到后园中,才看到武当山的四个道友,在后园中几堆新坟前面焚纸超渡,贫道们大惊之下,赶紧一问,才知道四明山庄中竟发生了如此惨事,管公子——此事想必是极为清楚的了。"他此刻说起话来,不但不再狂笑,神色庄重已极,生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管宁长叹一声,颔首道:此事在下的确清楚得很——"笑天道人袍袖一拂,倏然长身而立,大步走到管宁身前,厉声又道:公子虽非武林中人,那四明山庄中惨死之人,亦和公子无关,但侧隐之心,人皆有之,公子难道没有为他们难受吗?"管宁又自缓缓颔首,口中却说不出话来。

  笑天道人又道:那么公子便该将杀死这么多人的凶手的下落说出来,否则——"管宁剑眉一轩沉声道:"否则又怎的?"笑天道人一捋长髯,冷笑一声,才待答话,那倚天道人却已缓缓走了过来,一把拉着他的师弟,含笑向管宁说道:"贫道们知道公子和那白衣人本非知交,自然也不会知道那人的可恨可恶之处"管宁接口道:"是了,在下和白衣人本无知交,又怎会知道他的下落,何况——据在下所知,四明山庄中那件惨案,亦末见得是此人做出来的,比如那峨嵋豹囊兄弟两人,嫌疑就比他重大得多,道长如果想替死者复仇,何不往四川峨嵋去一趟,也许能够发现真凶,亦末可知。"他生具至性,虽然和白衣书生并无知交,但却觉得此人既已伤重,自己便有保护此人的责任。再者他们觉得此事之中,必定有许多蹊跷,想来想去,总觉这白衣书生绝非凶手,虽然真的凶手是谁,他此刻也还不知道!

  哪知他的话声方了,那笑天道人却又仰首狂笑起来,突地伸手入怀,取出一物,在管宁眼前一晃,厉声狂笑着道:"你看看这是什么?"手腕一反,将手中之物笔直地掷到管宁怀中。管宁俯首望处,只见此物竟是一个豹皮革囊,囊中沉甸甸的,显然还放着暗器,囊上的皮带,却已折断,到处参差不齐,仿佛是经人大力所断,翻过一看,囊角旁边,却整整齐齐地用黑色丝线绣了个寸许大的"鹘"字。

  这种皮革囊乍看并不起眼,但仔细一看,不但皮上斑纹特别绚烂,而且囊口囊边,还密密绣了一排不凝目便难发觉的"鹘"字,绣工之精细,固是无与伦比,鹘字所用黑色丝线,用手一摸,触手冰凉,竟不知究竟是什么绣的?


《失魂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