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失魂引 > 第一章 惊遇(2)

第一章 惊遇(2)

  过度的悲伤,已使他再也说不出话来。囊儿又张开了眼睛,只见他不住地点着头,嘴角便又泛起一丝笑容,微声地说道:囊儿还有一件事,想求公子,公子一定答应囊儿,囊儿的……"他这两句话说得极快,但说到一半,便停止了;竟已说不出话来了。他的嘴角,还带着一份笑容,因为他的生命虽然短促,却是光辉而灿烂的。他生得虽然困苦,死得却极安乐。他不会亏负人生,人生却有负于他……人生,人生之中,不是常常有些事是极为不公平的吗?伏在,管宁哀哀地痛哭了起来,将心中的悲哀,都和在眼泪之中如泉涌地哭了出来。有谁能说眼泪是弱者所独有的?勇敢的人们虽不轻易流泪,但当他流泪的时候,却远比弱者还要流得多了!他也不知哭了多久,肩头突地彼人重重拍了一下。他心头一跳,回头望处,却见那白袍文士,不知何时又已站在他身后,带着一脸茫然的神色,凝视着他,一字一字地问道:"我是谁?你知道吗?"痛哭之后,管宁只觉心中空空洞洞的,亦自茫然摇了摇头,道:"你是谁,我怎么会知道,不管你是谁,与我又有什么关系。"白袍中年文士呆了一呆,连连点着头,长叹了一声,缓缓说道:"与你本无关系,与你本无关系。"语声微顿,又道:"那么和谁有关系呢?"管宁不禁为之一愕,又自摇了摇头,道:和谁有关系,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哼——我当然不知道。"那白袍文士又是一呆,突地双手疾伸,一把将管宁从地上抓了起来,竖眉吼道: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么谁知道?这里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是死人,我不问你,难道去问那些死人吗?"管宁双肩被他抓在手里,但觉其痛彻骨,全力一挣,想挣脱他的手掌,但这中年文士的一双手掌,竟像是生铁所铸,他竭尽全力,也挣不脱,心中不禁怒气大作,厉声叱道:"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看你——哼哼,还是死了算了。"这中年文士双眉一轩,瞬又平复,垂下头去,低声自语"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突地手掌一松,将管宁放了下来,连声道:"是极,是极,我还是死了算了。"转身一望,见到那双插在地下的铁拐杖,身形一动掠了过去。将拐杖拔将起来,再一拧身,使又回到管宁身前,将拐杖双手捧到管宁面前,道:"就请阁下用这枝拐杖,在我头上一击,把我打死算了。"管宁只觉眼前微花,这中年文士已将拐杖送到自己面前,身形之快,有如鬼物,心中方自骇然,听了他的话,却又不禁楞住了,忖道:此人难道真的是个疯子,天下怎会有人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就算他是个疯子也不致于会疯到这种地步呀!"那中年文士等了许久,却贝管宁仍在垂首想着心事,双眉一轩,道:"这技拐杖虽然不轻,但你方才那一挣,两膀之间,罕少有着两三千斤力气,这拐杖一定拿得起,来来来。就请阁下快些动手吧!"他双手一伸将拐杖送到管宁的身前,管宁连性摇首,说道:杀人之事,我不会做,阁下如果真的要死,还是你自己动手吧!"那中年文士目光一凉,突地大怒道:"你叫我死了算了,却又不肯动手,难道要叫我自己杀死自己不成,哼,你这种言语反复之人,不如让我一杖打死算了。"管宁心中一动,忖道:方才我是挣了一下,此人便已仿出我两膀的力气,不会是个疯子。"他转念又付道:"他让我动手杀他,必定是戏弄于我,试想他武功之高,不知高过我多少倍,怎会无缘无故地让我打死。"一念至此,他便冷冷说道:"阁下若是真的要死,我便动手好了产"劈手夺过那枝黑铁拐杖,高高举起,方待击下,目光斜处,却见这中中文士竟然真的合上眼睛,一副闭目等死的样子。举在空中的黑铁拐杖,便再也落不下去。

  在这一刻之中,管宁心中思如潮涌,突地想起了许多事。

  他手中的黑铁拐杖,仍高高举在空间,心中却在暗地寻思道:"我幼时读那先人札记中的秘辛搜奇,内中曾有记载着一个完全正常之人,却常常会因为一个极大的震荡,而将自己一生之中的所有事情,完全忘却的——"他目光缓缓凝注到那白袍书生的头顶之上,只见他发际血渍宛然,显然曾被重击,而且击得不轻,心念一动,心中又自忖道:莫非此人亦因此伤,而将自己是谁都忘得于干净净。如此说来,他便非有心戏弄于我,而是真的想一死了之?"目光一转,见这中年书生面目之上果然是一片茫然之色,像是已将生死之事,看做与自己毫无关系,因为生已无趣,死又何妨?管宁暗叹一声,又自忖道:"方才那身穿彩袍的高瘦老者,武功之高,已是令人难以置信,但他一见着这白袍书生,却连头也不敢回,就飞也似地逃了出去。可见这白袍书生必是武林中一个名声极大的人物,他的一生,也必定充满灿烂绚丽的事迹,想必全是经过他无比艰苦的奋斗点能造成的。唆——人们的脑海,若是变成一片空白,仍么事也无法思想,什么事也不能回忆,甚至连自己的姓名都不再记得,那该是件多么痛苦的事。若是有朝一日,我也变成如此,只怕我也会毫不犹疑,心甘情愿地,让别人一杖击死一念至此,他突地对这白袍书生生起同情之心,手中高举的黑铁拐杖,便缓缓地落了下来,"当"地一声,落到地上。那白袍文士倏然睁开眼来,见到管宁的目光呆呆地望在自己的脸上,双眉微皱,怒道:你看我作什么,还不快些动手?"管宁微唱一声,道:"生命虽非人世间最最贵重之物,但阁下又何苦将自己大好的生命,看得如此轻贱。"那白袍书生神色微微一动,叹道:"我活已觉无味,但求一死了之——他双眉突又一皱,竟又怒声道:"你这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方才叫我死了算了,此刻竞又说出这种话来,难道我自己的生死之事,竟要由你为我作主吗?"管宁心中突地一动,暗暗忖道:"我方才所说的话,他此刻竟还记得,想必他神智虽乱,却还未至不可救药的地步,以他的武功,在江湖上必非无名之辈,认得他的人,必定也有很多。我若能知道他的些许往事,假以时日,也许忆恢复,亦未可知。"这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在这一瞬之间,他便已立下帮助此人之心。一个生具至性之人,往往会因人家的痛苦,生出同情之心,而忘却自身的痛苦。管宁此念既生,便道:"小可虽是凡庸之人,却也能了解阁下的心境。阁下如能相信于我,一年之内,小可必定帮助阁下,忆起以往之事——"白袍书生神色又为之一动,俯首凝思半晌,抬头说道:"你这话可是真的?"管宁胸脯一挺,朗声道:"我与阁下素不相识,焉能有欺骗阁下之理。阁下若不相信,我也无法,只是要我动手杀死阁下,我却是万万无法做出的。"右手一弹,将手中的黑铁拐杖,远远抛出亭外,身形一转,走到囊儿的尸身之前,再也不望那白袍文士一眼。

  白袍书生又缓缓垂下头去,目光呆滞地停留在地面上,似乎在考虑什么,一时之间全身竞动也不动。

  管宁俯身将"囊儿"的尸身抱了起来,眼见这半日之前,还活活童子、此刻却已成僵硬而冰冷的尸身、心中不禁悲愤交集,感慨万千。悟了半晌,转身走出亭外,活着石级,缓缓走了下去。

  庭院之中,幽暗凄清,抬首一望,星群更稀,月已西沉。

  他沉重地叹息了一声,走到林荫之中,将囊儿的尸身,放了下来,拆了段树枝,卷起衣袖,想掘个土坑,先将尸身草草掩埋起来。

  泥土虽不紧,但那树枝却更柔脆。掘未多久,树枝便"吧"地断了,他便解下腰间的剑鞘,又继续掘了起来。

  哪知身后突地冷哼一声,那白袍书生,竞又走到他身后,冷冷说道:你这样岂不太费事了些。"一把抢过管宁手中的剑鞘,轻描谈写地在地上一挑,一大片泥土便应手而起。管宁暗叹一声,付道:"此人的武功,确是深不可测。却不知又是何人,能将他击得重伤——那数十个尸身,伤势竞都相同,能将这些人在一段极短的时间里,都一一击毙,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这些人在一夜之中不约而同地到此间来,又同时被人击毙,这其中必定关系着一件极为重大隐秘之事。但这又是什么人呢?这些人又都是何许人物?这间庄院建筑在这种隐秘的地方,主人必定是非常人物,这主人又是谁呢?是否亦是那些尸身其中之一,这些人是否受了这主人的邀请,习同时而来?十七碗茶,却只有十五具尸身,那两人跑到哪里去了?劳我能找到这两人,那么,此事或许能够水落石出,只是我此刻却连这两人是谁都不知道,所有在场之人,都死得干干净净,这白袍书生又变成如此模样,唉——难道此事永将无法揭开,这些人永将冤沉地底吗?"他翻来复去地想着这些问题,越想越觉紊乱,越想越觉无法解释——抬起头来,白袍文士早已将士坑掘好,冷冷地望着他。他又自长叹着,将囊儿的尸身埋好。于是他点起一把火,让这些诗句都化为飞灰,飘落在囊儿的尸身上。他突然对囊中那些曾无比珍惜的诗句,变得十分轻蔑。在解下他身畔的彩囊的刹那,管宁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跪在微微凸起的土丘前,他悲哀地默视了半晌,暗中发誓,要将杀害这无辜幼童的凶手杀死,为他复仇。虽然他自知自己的武功,万万不是那身穿彩袍的诡异的老人的敌手,但是他的决心,却是无比伪坚定而强烈的。当人们有了这种坚定而强烈的决心的时候,任何事都将变得极为容易了。白袍文士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面上竟也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悲哀之意,直到管宁站起身来,他才低声问道:"现在要到哪里去呢T"管宁沉重地移动着脚步,走出这悲凉的树丛,他知道这中年文士向他问这句话的意义,已无异是愿意随着自己一起寻求这些疑问的解答,但此刻究竟该到哪里去呢?他却也茫然没有丝毫头绪。

  步出树丛,他才发现东方已露出曙光了,这熹微的曙光,穿透浓厚的夜色,使得这幽暗凄清的庭院,像最有了些许光亮,但清晨的风吹到他身上,寒意却更重了。

  更何况在那条婉蜒而去的碎石小径上所例卧的尸身,又替晨风加了几许寒意。

  他默默地位立了一会儿,让混掩的胸海稍微清醒,回过头道:"这些尸身,不知是否阁下素识。"他话声微顿,只见那白袍文士茫然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也记不得了。"管宁长叹一声,道:"无论如何,你也不能任凭他们的尸身,暴露于风雨之中。唉!这些人的妻子儿女若知道此一凶耗,不知要如何悲伤了。只可惜我连他们的姓名都不知道,否则我定要将他们的死讯,告诉他们的家人,也好让他们来收尸。"说到后来,他话声也变得极其悲抢。

  白袍文士呆了一呆,突地垂下头自语道:我的家人是谁?唉——我连我究竟有没有家都不知道。"两人无言相对,默然良久,各自心中,惧是悲思难遣,不能自大地由黑暗而微明,此刻阳光已从东方的云层中照射出来。管宁默默地抬起这些尸身,将他们怀中的遗物,都仔细包在从他们衣襟上撕下的一块布里,因为这些东西纵然十分轻贱;然而在他们家人的眼中,其价值却是无比贵重。管宁暗中希望有一无能将这些东西交到他们家人的手里。因为他深切地了解,这对那些悲哀的人,将是一种多大的安慰。那白袍文士虽然功力绝世,但等到他们将这些尸身全部埋好在这深深的庭院中时,从东方升起的太阳早巳偏西了。在他们掩埋这些甚至连姓名都不知道的尸身的时候,他们的心中,却有如在掩埋最亲近的朋友一样的悲哀。于是,在这相同的悲哀里,他们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彼此之间,却都觉得亲近了许多。这在他们互相交换的一瞥里,他们也都了解到了。但这可是一种多么奇妙的友谊的开始呀!踏着小径的血迹,走进曲折回廊,走人大厅去——管宁目光一扫,神色突地大变,但觉一阵寒意,自心头升起,一时之间,竟惊吓得说不出话来。那白袍文士茫然随着他的目光在厅中扫视一遍,只见桌椅井然,壁画罗列,厅门半开,窗纸昏黄,却没有什么奇异之处,心中不禁大奇,不知道管宁惊骇着什么?因为他的记忆力已完全丧失了,若他还能记得以前的事,那么他也一定会惊诧,甚至惊诧得比管宁还要厉害。原来大厅的桌几之上此刻已空无一物,先前放在桌上的十七只茶碗,此刻竟已不知到哪里去了。瞬息之间,管宁心中,又被疑云布满,呆立在地上,暗自思忖道:"那些茶碗,被谁拿走了?他为什么要将这些茶碗拿走,难道这些茶碗之中,隐藏着什么不能被人知道的秘密吗?"这些问题在他心中交相冲击。他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走出大厅,因为他知道他纵然竭尽心力,却也无法寻出答案。

  院中仍有十数具尸身,管宁回头望了望白袍文士一眼,两人各自苦笑一声,又将这些尸身,都堆在大厅旁边的☆间空房里。

  管宁心中突地一动,低语道:"不知道这座庄院中的其他房间里,还有没有人在。"话犹未了,白袍文士已摇首道:"我方才已看了一遍这庄院中除了你外,再也没有一个活人了。"于是管宁心中的最后一缕希望,使又落空。

  走出那扇黑漆大门,四面群山,历历在目。那片方自插下秧苗的水田,也像往昔一样没有变动,只是插秧的人却已无法等待自己种下的秧苗的长成了。

  蓦地——一阵清脆的铃声,从晨风中传来,两人面色各自一变,抢步走上石级。

  定睛一望,只见隔涧对岸独木桥头,竟悄然住立着一个翠装少女。左手拿着一个拳大金铃,不住地摇晃。右手抬起,缓缓抚弄着鬃边的乱发。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睛,瞬也不瞬地望着这石砌小屋顶上,正自满脸惊奇地自语道:"真奇怪,怎么这些人竞将一支已经烧得七零八落的灯笼,还高举在这里,难道这四明山庄里的奴才下人都死光了吗?"日光之下,只见这翠装少女,云发如雾,娇艳如花。纤腰一握,临风如柳。说话的声音,更是如荤如燕,极为悦耳。

  管宁目光动处,不禁为之一愕。他这一夜之间,身经这连串而来的诡异、残酷悲哀之事,此刻陡然见着这种绝美少女,在这种荒山之间出现,心中亦不知是惊,是奇?

  那白袍书生面目之上,却木然无动于衷。这巨震之后,记忆全失之人,此刻情感的变化,全然不依常规,自然也不是别人能够揣测到的。

  管宁微一定神,快步走上那独木桥,想过去问问这少女究竟是何来路。

  哪知他方自走到一半,翠装少女秋波流转,亦自走上桥来。莲步轻移,已到了管宁面前,手中金铃一晃,冷冷道:"让开些。"这道小桥宽才尺许,下临绝涧,势必不能容得两人并肩而立。

  管宁微微一怔,付道:"这少女怎地如此蛮横,明明是我先上此桥,她本应等我走过才是,怎地却叫我让开,难道这少女亦是此间主人不成?"他心念尚未转完,却见那少女黛眉轻颦,竞又冷冷说道:"叫你让开些,你听到没有。"管宁剑眉微轩,气往上冲,不禁亦自大声道:"你要叫我让到哪里去?"那翠装少女冷哼一声,轻轻伸出一双纤纤玉指,向对岸一指,道:"你难道不会先退回去,哼——亏你长的这么大,连这点道理都不懂。"管宁不禁又为之一楞。心想这少女看来娇柔,哪知说起话来,却如此蛮横无理,心中不觉更是恼怒,方待反唇,目光动处,却见这少女的一双有如春葱般的手指,已堪堪指到自己面前。

  他本是世家之人,平生之中,除了自己家中之人外,从未与女子打过交道。此刻与这少女面面相对,香泽微闻,心中虽然气愤,但一转念便想:"我又何苦与女子一般见识。"缓缓转回身,走了回去,目光瞥处,只见那白袍文士正自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已。

  这翠装少女微微一笑,眼光之中,像是极为得意。一手摇着金铃,袅娜走过桥来。眼波四下一转,便又自语着道:这里的人耳朵难道全都聋了不成,听到金铃之声,竟还不出来迎接神剑娘娘的法,驾?"管宁心中一动,暗中寻思道:"这神剑娘娘又是什么人,难道亦是此间主人请来的武林名人,却因来得迟了,因之幸免于此次惨劫?"心念一转,又付道:"那么她对此间主人为什么要请这些武林豪士前来的原因,总该知道了,至少她也该认得这白袍文士到底是什么人。我从她身上,也许能将此事探出一些头绪亦末可知。"-念至此,他忍不住回转身去,向这翠装少女朗声问道:"神剑娘娘在哪里?可否为——"语犹未了,这翠装少女便冷冷一笑,道:"神剑娘娘是谁?你都不知道吧?哼——"她又伸出玉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接道:"告诉你,神剑娘娘就站在你的面前,姑娘我就是神剑娘娘。"管宁一怔,若不是心中仍然满腹心事,此刻怕不早就"噗哧"笑出声来。

  这年纪最多不过十七、八岁,天真未抿,稚态未消的少女,却自称"神剑"!自称"娘娘",简直是有些岂有此理。

  但这翠装少女,面上神情,却是一本正经,生像这根本是天经成文之事,不停地摇着手中金铃。秋波在那负手而立的白袍文士身上三转,使又毫中停留地望到管宁面上道:"你是什么人?还不快告诉这里的庄主夫人一声,就说来自黄山的神剑娘娘专程来拜访她了,哼——想不到名闻天下的四明山庄,竞这样不懂规矩,叫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来迎接客人。"管宁目光抬处,但见这翠装少女此刻竟是负手而立,仰首望天,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心中不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却又在暗中思忖道:"原来此间果然是名满江湖的所在,只可惜我阅历太少,连四明山庄的采访,也许和庄主是素识也说不定——只是庄主到底是谁呢?"便问道:"这四明山庄庄主是谁,庄主夫人又是谁?——"语犹未了,只见这翠装少女杏眼一瞪,像是不胜惊诧地说道:"你居然连四明山庄的庄主红袍客夫妇都不知道,喂,我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要知道在这四明山庄里乱闯,可不是玩的呀。一个不好,把小命赔上,那才冤哩。"管宁双目一转,恍然说道:"原来那对极其俊美的红衫男女便是此间的庄主,唉——这夫妇二人男的英挺俊逸,女的貌美如花,果然不愧是一对名满天下的侠侣,只可惜正值盛年,便双双死了。"他生具悲天悯人的至情至性,虽与这四明庄主夫妇二人素不相识;但此刻心胸之中,仍充满悲哀惋惜伤痛之意,心念一转,又自忖道:这少女看来与他们夫妇二人本是知交,若是知道他们已经惨死,只怕也会难受得很。"一念至此,管宁不禁长叹道:"不知姑娘寻找庄主夫人有何贵干?姑娘与她如是知交,哪知——"他话说到一半,却见这翠装少女冷笑一声,道:"你根本就不认得人家,却又来管我找人家干什么,哼,我看你呀,真是幼稚得很。"翠袖一拂,笔直地向山崖下面定去。

  管宁楞了愣,他自幼锦衣玉食,弱冠后更有才子之誉。京城左右,有谁不知道文武双全的管公子!到了这四明山庄,他虽已知道武学一道,有如浩瀚鲸海,深不可测。世事之曲折离奇,更是匪夷所思。自己若想在江湖闯荡,无论哪样,都还差得太远,但被人骂为"幼稚",却是他生平未有的遭遇。

  此刻他望着这自称"神剑娘娘"的翠装少女那婀娜而窈窕的背影,心胸之间,只觉又是恚怒,又是好笑。但心念一转,又不禁忖道:这少女自称神剑,看她神态之间,武功必定不弱。但无论如何,她总是个女子,此刻下面山庄之内,血渍未清,积尸犹在。后院中更满目俱是尸堆,她下去看这种凄凉恐怖的景象,只,随不知吓成如何摸样。"一念至此,他不禁脱口叫道:姑娘慢走。"☆翠装少女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秋波如水,冷冷向他膘了一眼,忽地"哼"了一声,转身向上走了两步,叹道:"我与你素不相识,方才与你说了几句话,已经是给了你极大的面子,你要是再跟我乱搭讪,莫怪我要给你难看了。"言下之意,竟将管宁当做登徒子弟,管宁却也聪明焉有听不出来的道理,不禁亦在鼻孔中"哼"了一声,暗暗忖道:"这少女怎地如此刁横,哪里有半分女子温柔之态,我若是要与她终日厮守,这种罪真是难以消受。"口中亦自冷冷说道:"在下与姑娘素昧平生,本来就没有要和姑娘说话之意。"目光转处,只见这翠装少女柳眉一扬,娇嗔满面,似乎再也想不到会有年轻男子对她说出如此无礼之话,一时之间,他心中不禁大为得意,觉得她方才加诸自己的羞辱,自己此刻正可报复,剑眉微轩,故意作出高傲之态,接着说道:"只是姑娘到此间,既是为了寻访四明山庄庄主夫妇,在下就不得不告诉姑娘来得太迟了些。"


《失魂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