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失魂引 > 第一章 惊遇(1)

第一章 惊遇(1)

  西方天畔的晚霞,逐渐由绚丽而归于平淡,淡淡的一抹斜阳,也消失于苍翠的群山后。

  于是,在这寂静的山道上吹着的春风,便也开始有了些寒意。

  月亮升了起来,从东方的山洼下面,渐渐升到山道旁的木时林梢,风吹林木,树影婆婆,浓林之口,突地,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朗声叹道:"月明星稀,风清如水,人道五岳归来不看山,我虽方自畅游五岳,但此刻看这四明春山,却也未见得在泰山雄奇、华山灵秀之下哩。"随着话声,从林口缓步蹬出一衣衫华丽,长身玉立的弱冠少年,腰下斜斜垂着一柄绿鳖鱼皮剑鞘、紫金吞口的青锋长剑,月光之下,一眼望去,只见这少年双眉带采,目如朗星,衣衫随风飘起,有如临风之玉树。

  他目光四下一转,施然前行数步,只听到风声之中,隐隐有淙淙的流水声,随风而来,他剑眉一轩,突又慢声吟道:身向云山深处行,春风吹断流水声……"突地回首喊道:"囊儿,快拿来。"微一摇首:"你要是再走得这样慢的话,下次游山,你还是跟着管福留在山下好了。"树林之中,应声走出一个垂髫童子,一手捧着一方青石端砚,一手拿着两校紫狼毫笔,肋下斜背着一个极大的彩囊,大步跑到那少年面前,气吁吁地将手中毛笔交给锦衣少年,又从彩囊中取出一方淡青宣纸,一面喘着气道:"公子,囊儿千辛万苦跟着你从河北走到江南来,为的就是跟着公子多见识见识,公子要把囊儿跟那蠢阿福留在山下,那囊儿可要气死了。"那锦衣少年微微一笑,接过笔纸,提笔写道:"身向云山深处行,春风吹断流水声。"随手将这张宇柬塞入那囊儿肋下的彩囊里,囊儿乌溜溜的两颗大眼珠一转,带着天真的笑容说道:公子,你今天诗兴像是特别高,从一上山到现在,你已经写下三十多句诗了,比那在泰山一路上所作的还要多些。不过——"他话声微微一顿,眼珠四下一转,接着又道:"现在天已经黑了,公子还是带着囊儿快些下山吧,前面又黑又静,说不定会跑出个什么东西来,把囊儿咬一口,公子——"锦衣少年负手前行,此刻剑眉微皱,回头瞪了那童子一眼,骇得他下面的话都不敢说出来了,鼓着嘴跟在后面,像是不胜委屈的样子,锦衣少年双眉一展,悦声道:"跟着我在一起,你还怕什么,今天晚上就算下不了山,只要有我腰畔这柄长剑,难道还会让你给大虫它掉。"这垂髫童子"囊儿"抿嘴一笑,面颊上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来,但他瞬即垂下了头,似乎不愿将面上的笑容给公子看到。

  前面数十丈,泉声竟是震耳而来,锦衣少年抬目一望,只见对面悬崖如削,下面竟是一条宽有八、九文的阔涧。

  锦衣少年目光一闪,抢先数步,俯视涧底,其深竟达了十余丈,山泉自山顶流下,银龙般地飞来,撞在涧中危石之上,珠飞云舞,映月生辉,波涛荡荡,水声淙淙,与四下风吹本叶的簌簌之声,相与鸣和,空山回响,越显清壮。

  锦衣少年伫立在这道绝涧旁边,方疑山至此再也无路,飞珠溅玉,一粒粒溅到他的身上,他呆呆地楞了半晌,目光动处,忽然瞥见右侧竞有一条独木小桥,从对面崖头,斜斜地接了下来搭在这边岸对面桥尽之处,本时掩映之中,一盏红灯,高高挑起,随风晃动,锦衣少年目光动处,面上不禁露出喜色,回首笑道:"你这可不用害怕了吧,前面有灯的地方,必定也有人家,我们今夜在这里借宿一晚,明天乘早下山,不比现在下山要好得多?"这垂髫童子"囊儿"眉头竟突地一皱,抢步走了过来,道:"公子,在这种荒山里面任家的人,必定不会是什么好路道,说不走比老虎大虫还可怕,公子还是带着囊儿快些下山吧!"锦衣少年轩眉一笑,道:"你平常胆子不是挺大的吗?现在怎地如此害怕,我们身上一无行囊,二无金银,难道还怕人家谋财害命不成?他剑眉又自一轩,伸手抚着剑柄,朗声又道:"我七年读书,三年学剑,若是真的遇上个把小贼——嘿嘿,说不定我这口宝剑就要发发利市了。"他抚剑而言。神色之间,意气甚豪,迈开大步,向那独木小桥走了过去,囊儿愁眉苦脸地跟在后面,似乎已预料到将要有什么不幸之事要发生似的。

  涧深崖陡,那独木小桥凌空而架,宽虽有两尺,但下临绝涧,波涛激荡,势如奔马,若非胆气甚豪之人,立在桥端,便会觉得头晕目眩,更莫说要在这桥上走过去了。

  锦衣少年走到桥头,双目亦是微微一皱,回首向那童子说道:"我先过去看看,你要是不敢过来,就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口中虽在说话,目光却在仔细察看前面的落足之处。

  这锦衣少年虽是富家子弟,但生性极刚,正是宁折毋弯之人,乎日胆气亦在常人之上,此刻见了这绝险的小木桥,心中却无半分怯意,微一察看,便大步走上桥去,脚步之间,亦甚稳定,显见得对武功一道,颇曾下过些功夫。

  山风强烈吹得他宽大的文士衣衫,猎猎作声,下面泉声振耳,但他双目直视,神色虽极谨慎,却无丝毫不安之意。

  眨眼之间,他便行到了对崖,目光四扫,只见木桥之侧,林木掩映中,有问石砌的小屋,屋中灯光外映,那盏红灯,也是从这山间石屋的窗子里挑出来的。

  他心念一动,方想回首嘱咐他那贴身书童一声,哪知回首旋处,这垂髫童子"囊儿",竟也从木桥上走了过来,此刻已站在自己身后。

  他不禁为之展颜一笑,道:"看不出你居然也敢走过来。""囊儿"抿嘴笑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公子胆子这么大,囊儿胆子要是太小了,怕不要被别人笑话了吗?"锦衣少年微微额首,轻轻一拍他的肩膀,意下大为赞许,却听缓儿已又高声喊道:"我家公子山行迷路,想借贵处歇息一晚,不知贵主人能否方便方便。"只听得四山回声:久…。方便……方便……"远远传来,此起被落,相应不绝,但那石彻小屋之中,却无半点回应。锦衣少年剑眉微皱,一撩衫角,箭步窜了过去,探首朝屋中一望,面色不禁突地一变,蹬,蹬,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那垂髫童子眼珠一转,亦自大步跑了过去,一看之下,面色更是骇得煞白,竟然脱口惊呼了起来,身子摇了两播,几乎要跌倒地原来在那石屋之中,木桌两侧,竞一边一个倒着两具尸身,一眼望去,只见这两人身躯都极为硕壮,但脑袋却已变成一团肉酱,连面目都分不清了,桌上油灯发出凄凉的灯光映在这两具尸身上,给这原本已是极为幽清僻静的深山,更增添几分令人惊栗的寒意。一声蝉鸣,划空摇曳而过,"囊儿"机伶伶打了冷战,颤声道:"公子,我们还是快走吧。"锦衣少年剑眉深皱,俯首寻思,根本没有答理他的话,暗中寻思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两人怎么会死在这里的?桌上的油灯还未熄灭,显见得他们死去还没有多久,但杀他们的人到哪里去了呢?我一路上山,并没有看到有人从山上下来,难道此人杀人之后,又跑到里面去了?"他右手紧握着上面密缠丝带的剑柄,掌心却已微微沁出冷汗来,暗中一咬牙,又自忖道:"我学剑三年,虽未大成,但京城侠少,却己多半不是我的对手,记得我学剑之时,师傅曾经对我说过,江湖游侠并非以我恃强,而是济人之难,扶弱锄强,才能称得上一个侠字,我乎日以侠字自许,如今遇着这等事,岂能甩手一走,好歹也得探查一个究竟来。"一念至此,心胸之中但觉豪气大作,闪目而望只见石屋左侧,筑着一条小石阶,腕蜒通向崖下。

  崖下水影星罗,将天上星月,映得历历可数,竟是一片水田,水田后面,屋影幢幢,像是有着一片住宅,也有些许灯光,从影中映了出来。

  那垂髫童子"囊儿"满面惶急之容,望着那锦衣少年,恨不得他马上和自己一起走开,远远离开这诡异的地方才对心思。

  哪知那锦衣少年俯首沉思了半晌,竟然大步朝石阶走下去,他暗中长叹一声,也只得紧紧地跟在后面。

  风声穿谷,如怨如诉,四山之下,都像是弥浊着一种凄凉的寒龙弟。

  锦衣少年快步而行,穿过一些田垄,只见左侧是条宽约两丈的大溪,流被荡荡,势甚湍急,右侧峰峦矗列,峭拔奇秀,被月光一映,山石林木,却幻成一片神秘的银紫色。

  对面大山横亘,却在山脚之处,孤零零地建着一座庄院,走到近前,亭台楼阁的影子,却变得十分清晰可见。

  庆院外一道高约文余的围墙,黑漆光亮的大门,向南面建。此刻竟是敞开的,门上的紫铜门环,在月光下望去,有如金黄一般。

  锦衣少年在门口一顿步,伸出手掌重重拍了拍门环,铜环相击,其声辩然,在空山之中,传出老远,余音易易,历久不绝。

  但门内却仍然是一片寂然,连半点回应都没有,锦衣少年剑眉一皱,正待闯入门去,哪知身后蓦地"阁"地一声。

  他大惊之下,拧腰错步,刷地跃开三尺,"呛啷"一声,拔出剑来。回身持剑,闪目而望,月光之下,只见一些青蛙,跳跃如飞地向水田中奔去,囊儿睁大着眼睛,呆呆地望着自己,四下仍是一片静寂,甚至静寂得有些可怕了。

  他心中不禁哑然失笑,暗道一声:"惭愧",转身向门内走去。

  他一脚跨入门里,全身便又不由自主地泛出一阵寒意,呆呆地站在门口,几乎再也没有勇气向里面跨进一步。

  这黑漆大门内的院落里面,竟然躺着一地尸身。死状竞也和先前那石屋之中的两个彪形状汉一样。全身上下,一无伤痕,头顶却被打成稀烂。清冷的月光,将地上的血迹,映得其如紫,院落里,大厅内灯光昏黄,从薄薄的窗纸里透了出来。

  锦衣少年胆子再大,此刻却也不禁为之冷汗路路而落。

  囊儿在后面悄悄地扯着他的衣襟,却已骇得说不出话来。

  他仗剑而立,只觉吹在身上的晚风,寒意越来越重,脚下一动,方待回身而去,但心念一转,便又自暗中低语道:"管宁呀管宁,你既然已走到这里,无论是福是祸,你也得闯上一闯了,你平常最轻视虎头蛇尾之人,难道你也变成如此人物了吗?"他胸脯一挺,右手微挥,一溜青蓝的剑光,突地一闪,他便在这一闪的剑光中,穿过这满布尸身的院落,但目光却再也不敢去望那些尸身一眼。

  从院门到厅门虽只短短数丈距离,但此刻在他眼中,却有如中间阻隔着千!山万水一般,几乎是不可企及地漫长。

  他缓缓登上石阶,用手中剑尖推开大厅前那两扇半掩着的门,干咳一声,沉声道:屋内可有人在?但请出来说话。"屋内昏然没有回应,厅门"呀"地一声,完全敞了开来,他定睛一望,只见这间大厅之上,竟然一无人影。他暗中吐了一口长气,回首望去,那"囊儿"仍然失魂落魄地跟在自己身后,捧着那方石砚的左手,不住地颤抖,石砚里满蓄的墨计,也因之淋漓地四下溅了出来。他怜惜地扶了扶这童子的肩头,穿过大厅,目光四下转动问,厅内的茶几之上,仍然放着一碗碗盖着盖子的茶,安放得十分整齐,并没有凌乱的样子。他不禁暗自思忖:茶水仍在,喝茶的人却都到哪里去了?院落中的尸身俱是下人装束,喝茶的人想必就是此间的主人。"他暗中一数,桌上的茶碗,竟然有十七个,不禁又暗自寻思道:"方才此地必然有着许多客人,但是这些人又都到哪里去了呢?前面的尸身看来,都是主人的家奴,难道他们都是被这些客人杀死的吗?"他暗中微微颇首,对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仍有思考的能力,大为满意,只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的思付虽近情理,距离事实,却仍相差甚远哩!

  思付之间,他已穿过大厅,从右边的测门走了出去。

  厅外一片回廊,未栏画栋,建筑得极其精致。回廊外庭院深深,一条白石砌成的小径,婉蜒着通向庭院深处。

  他手持长剑,一步步走了过去,方自走了三五步,目光动处,忽地望到这条小径两侧,竟然各自倒躺着一个身穿华服的虬髯大汉的尸身。腰侧的大刀,方自抽出一半,身上亦是没有半点伤痕,只有头顶上鲜血模糊,血渍深深浸入小径旁的泥地里。

  锦衣少年管宁心中一凛,一挥长剑,仍然向前走去。又走出三五步,却见石径之上,交叉着两柄精光闪烁的长剑。

  他脚步一停,转目而望,小径两侧,果然又躺着两具尸身,身躯肥胖,俱是穿着一身轻装。一人左手握剑,一人右手握剑,剑尖虽搭在一处,尸身却隔得很远,而且伏在地上,发际血渍宛然,伤痕竟也和先前所见的尸身一样。

  锦衣少年目光望着这两具尸身,呆呆地楞了半晌。一时之间,但觉脑海之中千片晕眩,甚至连惊恐之心都已忘记了。

  前面数步之遥,是个长髯老者的尸身,再前面竟是三个蓝袍道人,并肩死在一处。接着见到两个身披袋装的老者的尸身,横卧在路上,身上俱无伤痕,头上却都是鲜血模糊。

  走过这段石径,管宁的一件都丽长衫,已全部紧紧贴在身上。

  此刻春寒仍是甚重,他却已汗透重衫。

  石径尽头,是个六角小亭,孤零零地建在一片山石之上。管宁茫然拾阶而登,一条血渍,从亭中笔直地流了下来,流在最上层的一级石阶上。他无须再看一眼,便知道六角亭内,一定有着数具尸身,尸身上的伤痕也和方才一样。

  他暗中默默念了一遍,暗忖道:虬髯大汉,肥胖剑客,长髯老者,蓝袍道人,僧衣和尚,一共是十个,——茶碗却有十七个,这亭子里面,该是七具尸身吧?"他见到第一具尸身之时,心中除了惊恐交集,还有一种混合着愤怒与悲哀的情感。兔死尚有狐悲,当人们见到人类尸身的时候,自然也会觉得悲哀的。但此刻他却像是有些麻木了——这是因为过度的惊恐,也是因为过度的哀愤,因此,他竟能在心中计算着这冷酷的问题。踏上最后一级台阶,他茫然向亭中望去,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破足丐者,倒卧在石阶之上,一颗头发蓬乱的头颅,垂在亭外,从他头上流出的血渍,便沿着石阶流下。一个满身黑衣的瘦削老人,紧紧地倒在他旁边。一条隐泛乌光的拐杖,斜斜地插在地上,人士竟有一半,将四侧的石板,都击得片片碎落,显见这跛足丐者死前一掷,力道是何等惊人。但管宁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目光已转到一个身穿轻红罗衫的绝色少妇身上,这少妇的尸身,是和一个亦是通身红衫的剑眉修鼻的中年汉子倒卧在一处,月光斜照,他们的头上也血渍淋漓。但这丑恶的伤痕,却仍然掩不住这一对男女的绝世姿容。管宁心中暗吸一声,只听见身后的囊儿也发出一声沉重的吸息,但他却无法分辨这声叹息中包含着意味究竟是什么。那该是惊恐和愤怒的混合吧!他手上的长剑,软弱地垂了下来,剑尖触到石阶板铺成的地上,发出"当"的一声轻响。他的目光随着剑尖望去,越过那一对绝美男女的尸身,停留在一双穿着福字的腾云履的脚上。于是他的心便"抨"地跳了一下,几乎不敢往上移动自己的目光,因为这双脚竟是笔直地站着的,"难道这里竟然还有活人吗?"他的脚步生硬地向后面移动着,目光也不由自主地缓缓向上移动——一个瘦削而顾长的白衫身形,紧紧地贴着这六角小亭的朱红亭校,一双瘦骨嶙峋的手掌,五指如钩,抓在亭校两侧的栏杯上,手指竟都源源陷入那朱红色的栏本里。但是他的头,却虚软地垂落了下来,"他也死了。"管宁长长一叹,"只是他没有倒下来而已。"望着这具死后仍不倒下的尸身,他不禁又是呆呆地楞了半晌,却不知道自己的一双鞋子,已经踩到那片鲜红的血渍上了。一片浮云,掩住了月光,本已幽黯的大地,此刻便更觉苍凉。星白如月,月白如风,只有地上的血渍……血渍该是什么颜色呢?那垂髫童子"囊儿",手里死自捧着那方石砚,顺着他主人的目光,也是呆呆地,望着那具死后仍没倒下的尸身,望着他身上穿着的那件洁白如雪的长袍,腰间系着的那条纯白丝绦。"这人生前,也该是个极为英俊潇洒的人物吧?"只可惜他的头是垂着的,因而无法看清他的面容,他当然也绝没有走上去仔细看看的勇气。而管宁心中,却在思付着另一个问题。"…,·蓝袍道人,跛足丐者,黑衣老人,红衫夫妇,再加上这白袍书生,一共不过十五人而已。

  但那大厅中的茶碗,却有十七个……那么,还有两个人呢?这两人难道就是杀死这些人的凶手?

  但这两人却是什么人呢?是此间的主人?抑或是客人?唉——此刻这些人全都死了,普天之下,只怕再也没有人能够解答这些问题了。"他目光一扫,暗叹着又付到:"这些尸身生前想必都是游侠江湖的草泽豪士心口今却都不明不白地死了,连个埋骨之人都没有。我既遇着此事,好歹也得将他们的尸身埋葬起来,日后我若能寻出谁是凶手,究竟是为着何事将这些人全部杀死,究竟谁是谁非——其实能将这许多人都——杀死的人,虽然具有杀人的理由,手段也够令人发指的了。"此事虽然与他无关,但这生具至性的少年,此刻却觉得义愤填胸,一时之间,心中思潮所至,俱与此事有关。

  月升愈高币亭中的阴影,也就越发浓重,由东方吹来的晚风,从他身后笔直地欧了过来,哪知——风声之中,突地传来一声阴恻恻的冷笑,这笑声有如尖针一一般,刺入他背脊之中。这阵刺骨的寒意,刹那之间,便在他全身散布了开来。

  他大惊之下,拧腰错步,候然扭转身形,目光抬处,只见亭外的石阶之上,缓缓走下一个身穿五色彩衣的枯瘦老人,瘦骨嶙峋,有如风竹。顶上头发,用根非玉非木的紫红长簪插做一处,面上高颧深腮,目如苍鹰,一动不动地望在管宁身上。

  此情此景,陡然见到如此怪异的人物,管宁胆子再大,心中也不禁为之泛起阵阵寒意,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剑尖控在地上,发出一阵阵极不悦耳的"丝丝"之声,与那阴森的冷笑声相合,听来更觉刺耳。

  这身穿彩衣的枯瘦老人,垂手而行,全身上下,几乎看不出有任何动作,瘦长的身躯,却已由亭外缓缓走了进来。

  管宁努力压着心中的警惕之情,微挑剑眉,大声喝道:"你及谁?这些惨死之人,可是你杀死的?"那枯瘦老人嘴角微微一牵动,目光之中,突地露出杀意,一言不发地伸出手掌,向管宁当胸抓去。

  只见这双黝黑枯瘦的手掌,指尖微曲,指甲竟然卷做一团,管宁心中一寒,手臂微抬,将手中的长剑平胸抬起。哪知这桔瘦老人突地又是一声冷笑,指尖指甲电也似的舒展开来,其白如玉,其冷如铁,生像是五柄冷气森森的短剑。

  管宁大惊之下,再退一步,只见这双手掌,来势虽缓,却将自己的全身上下,全都控制住了,自己无论向何方闪避,都难免被这五个森冷如剑的手指,戳上几个窟窿。

  刹那之间,他闪电般地将自己所学过的武功招式,全都想遍,却也想不出任何一个招式,能够挡住这一掌缓缓的来势。

  情急之下,他猛地大喝一声,右手猛挥,青光暴长,将手中长剑,全力向这有如鬼魅一般的枯瘦老人挥了过去。

  哪知剑到中途,他只觉全身一震,手腕一松,不知怎地,自己手中的长剑,便已到了人家手上。

  却见这枯瘦老人一手援着剑尖,轻轻一挥,这柄精钢百炼的长剑,竟被折成两段,"当"地一声,青光微闪,捏在那枯瘦老人手中的半截长剑,被他轻轻一挥,竞齐根没入亭上的梁木之中,只留下半寸剑身,兀自发着青光。

  管宁性慕游侠,数年之前,千方百计地拜在京城一位著名镖客的门下。学剑三年,自认剑法已经有了些功夫,此刻在这枯瘦老人的面前一比,他才知道自己所学的武功,实在有如沧海之一粟,连人家的千万分之一,都无法比上。

  只可惜知道得太迟了些。这枯瘦老人的一双手掌,又缓缓向他当胸抓了过来,他心中长叹一声,方待竭尽全力,和身扑上,和这彩衣老人拼上一拼。虽然他已自知自己今日绝对无法逃出这诡秘老者的掌下,但让他瞑目等死,却是万万做不到了。

  哪知,就在他全身气力将发末发的一刹那,他身侧突地响起一声厉叱,一阵劲风,夹着一团黑影,劈面向那枯瘦老人打了过枯瘦老人双眉一皱,似乎心中亦是一惊,手掌一伸一缩,便将那团黑影接在手里,人手冰凉,还似带着些水渍。

  他心中不禁又为之一惊,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暗器,俯身一看,原来却是一方石砚,方自暗骂一声。却见眼前掌影翻飞,已有一双手掌,劈头盖脸地向自己击了过来。掌风虽弱,招式却极刁钻,他的武功虽炉火纯青,竟也不得不徽闪身形,避开这双手掌击向自已面门的一招两式。

  这一突生的变故,使得管宁微微一怔,定睛望去,心中不禁又为之一惊,闪电般向枯瘦老人击出两掌之人,竟是自己的贴身书童囊儿。

  那枯瘦老人身形微闪之后,袍捆一拂,便将面前的人影震得直飞了出去,闪目望处,却见对方只是一个垂髫童子,心中亦是大奇,半晌说不出话来。

  囊儿前出一招,身形便被人家强劲的袖风震飞,心下不禁暗骇:"此人武功,确实高到不可思议。"连退数步,退到亭栏之侧,方月隐住身形,口中却已大声喝到:你这老鬼是什么人,为何要加害我家公子。"小小的胸膛一挺,竟又大步向那枯瘦老者走过去了,眼珠睁得滚圆,方才的那种畏缩之态,此刻在他面上,竟也一丝一毫都不存在了。此刻管宁心中,却是又惊又愧,他再也想不到这个自己从京城西郊冰天雪地中救回来的垂髫童子,竟然身具武功,而且还比自己高明得多,却从未在人前学会两三路剑法,便已自负少侠,一念至此,心中羞惭大作,呆呆地征在当地,几乎抬不起头来。那枯瘦老人目光微睨管宁一眼,便箭也似地,注在囊儿身上,却仍然没有说话。囊儿眼珠一转,大声又道:"我家公子是个读书人,和你索无仇怨,你为什么一见就要害他,你年纪这么大了,却对一个后生晚辈下起毒手,难道不害臊?"枯瘦老人突地冷冷一笑,尖声说道:"你方才那招龙飞风舞是从哪里学来的?金丸铁拳杜仓是你的什么人?"声音尖锐,有如狼嗥。

  囊儿面色一变,但眼殊一转,瞬即恢复常态又道:"你也不要问我的师承来历,我也不会告诉你,反正我家公子不是武林中人,只是为了游山玩水才误打误撞地走到这里来的。你们江湖中的仇杀,和我们根本无关,就算这些人是你杀死的,我们也不会说出去,你今天要是放我们走,我一定感激你的好处,今天的事,我绝不会说出去。"枯瘦老人神色微微一动,冷笑道:"你这娃儿倒有趣得很,我老人家本出不忍害你,只是——"右掌突地一扬,方才接在手中的石砚,便又电射而出,囊儿只觉跟前一花,还未来得及体会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势如奔雷的石砚,便不偏不倚地击在他的面门上。

  枯瘦老人一无表情地望着囊儿狂吼一声,缓缓倒了下去,冷然接口又道:只怪你们走错了地方。"目光凛然转向那已扑向囊儿身上,连连痛呼的管宁:老夫只得心狠手辣一些了。"随着话声,他又自缓缓走向管宁,瘦如鸟爪般的手掌,又伸了出来。

  管宁眼见这方渐成长,本愿享受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的幼童,竞为着自己,丧失了性命,心中但觉悲愤填膺,突然长身而起,满含怨毒地望着这冷酷的魔头,只要此人再走前一步,他便会毫无犹疑地和身扑上。

  哪知这枯瘦老人目光转处,全身突地一震,眨眼之间,面上便满布惊恐之色。脚步一顿,肩头微晃,突地倒纵而起,凌空一个翻身,电也似地掠了出去,只见那宽大的彩袍微微一飘,他那瘦如风竹的身躯,便消失在亭外沉沉的夜色里。

  管宁一怔,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虽是个聪明绝顶之人,但究竟初入江湖,遇着此等诡异复杂之事,本己茫无头绪。哪知这事的演变,却越来越奇,莫说是他,便是江湖历练比他更胜十倍之人,也无法明了此事的究竟了。

  他茫然怔了半晌,心中突地一动,回过头去,心头不禁又是蓦地一跳,全身的血液,几乎也为之停顿下来。

  那垂首而立的自袍尸身,此刻竞已抬起头来,一双深深插入栏水中的手掌,也正自缓缓向外抽出,夜色之中,只见此人眉骨高耸,鼻正如削,面色苍白得像是玉石所雕,一丝血渍,自发际流出,流过他浓黑的眉毛了紧闭的眼险,沿着鼻洼,流入他额下的微须里。

  这苍白的面色,如雕舱面目,衬着他一身洁白如雪的长袍,使他看来有如不可企及的神像。

  但那一丝鲜红的血渍,却又给他带来一种不可描述的凄清之意。"管宁目瞪口呆,骇然而视,只见这遍体白衫的中年文士,缓缓张开眼来,茫然四顾一眼,目光在管宁身上一顿,便笔直地走了过来。管宁心中暗叹一声,知道自己今日已卷入一件极其神秘复杂的事件里。是福是祸,虽然仍末可知,但此刻看来,却是已断言是祸非福的了。这白袍文士,人一苏醒,便向自己走来,定然亦是对自己不利。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自己一个局外人忽然插入此间,自然难怪人家会对自己如此。一念至此,他心中更是百感交集,索性动也不动地站在当地,静观待变。哪知这中年文士走了两步,宪地停了下来,目光一垂,俯首寻思了半晌,似乎在想什么。管宁又是一奇,却听他自语道:"我是谁?我是谁?……"猛地伸出手掌,连连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不断地自语道:"我是谁?我是谁……"声音越来越大,突地拔足狂奔,奔出亭外,奔下石阶,只听得他仍在高声呼喊着。

  "我是谁……我是谁……",叫喊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沉寂。

  于是中已茫然的管宁,此刻更有如置身黝黑深沉的浓雾之中,摸不着半丝头绪,只觉自己乎日对事物付度的思考之力,此刻却连半分也用不上。心胸之中,被悲愤、哀伤、自疚、诧异、惊奇、疑惑——各种情感堵塞得像是要裂成碎片似的。

  此事原本与他毫无关系,然而,此刻却改变了他一生命运。在当时他走过那座小小的独木桥的时候,这一切事,他又怎能预料得到呢?

  蓦地——

  他身侧响起一声轻微的呻吟之声,他连忙回过头去,俯下身倒卧在那并肩斜倒在亭栏之前的一对红衫夫妇前面的爱儿,面门满是血渍,挺直的鼻梁,亦被击成血肉模糊。

  此刻,他正勉强地张开了眼睛,望了管宁一眼,见到他还是好生生地活在自己的面前,血肉模糊的面上,便绽开了一丝喜悦的笑容,似乎极为安慰,因为,自己的死,终于有了代价。

  管宁只觉得心中所有的情感,在这一瞬之间,全都变成浓厚的悲哀,两滴泪珠,夺眶而出——冰凉的眼泪,流在他滚热的面颊上,也流入他炽热的心。

  他仍任它流下来,也不伸手试抹一下,硬咽着道:囊儿,你。…。你何必对我如此,叫我怎么报答你。"囊儿面上的笑容兀自未退,断续地说道:"公子对囊儿的大恩……囊儿一死也报答不完,这……这又算得了什么。若没有公予……囊儿和大姐早就冻死,饿死了。"他痛苦地扭曲了一下身躯,但此刻他心中是安祥的,因为任何痛苦,他都能面带笑容地忍受下。接着又道:"只要公子活着,囊儿死了算不得什么,但是……囊儿心里却有一件放不下的事。"管宁强忍哀痛,哽咽接道:囊儿有什么放不下的事,我一定替你做好,就算那件事难如登天……。不过,囊儿别怕,囊儿不会死的,像囊儿这么乖的孩子要是死了,这世界还算得是什么世界。"囊儿凄然一笑悄然合上眼睛,默默地停了半晌,接着又道:"囊儿死了,希望公子即好看待囊儿的姐姐,囊儿的姐姐也很乖,公子以后要足娶了亲,就……就叫囊儿的姐姐侍候公子的夫人。公子以后若是没有喜欢别的女孩子……就喜欢囊儿的姐姐好了,唉——大姐对囊儿真好,可是囊儿却永远不能看到大姐了,大姐,你会伤心吗?"管宁方自忍住的眼泪,此刻便又不可遏止地流了下来。


《失魂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