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边城刀声 > 第二章 我叫风铃

第二章 我叫风铃

  黑暗中亮起了光,傅红雪就看见了这个人。这个人没有死。

  他还在挣扎,还在动,动的艰苦而缓慢,就像是一尾被困在沙砾中垂死的鱼。

  他手里拿着一只火折子,光亮就是从火折子发出的,就在这时候,傅红雪才发现这个人居然是个女的。

  而且是个极美的女人,虽然看来显得苍白而憔悴,却反而增加了她的骄弱和韵味。

  她的一双眸子看来仿佛很茫然,却又带着满眼的相思,相思中还带着痛苦、绝望和哀求的眼神。

  她正用一双垂死的眼睛看着傅红雪,她本来是来杀他的,可是在眼神交替的这一瞬间,他竟忘记了这一点。

  因为他是人,不是野兽,他忽然发现一个人和一个野兽,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有分别的。

  人的尊严,人的良知和同情,都是他抛不开的,也是他忘不了的。

  一个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会在如此的夜晚里独身来杀傅红雪?“你是谁?”傅红雪只有这样问。

  “我是来杀你的人。”这个女人说:“我一定要杀了你。”“为什么?”

  “因为你不死,我就只有死。”这个女人的声音中又充满了怨恨:“因为你没死,我就必须让相思、怨恨纠缠而死。”

  “相思?怨恨?”

  “对的。”女人回答:“我相思的人被你杀了,如果我不杀了你,我又怎么能忍受得住那满腔的怨恨呢?”

  “你相思的人是谁?”

  “阿七,弯刀阿七。”

  “阿七?”

  傅红雪一愣,阿七明明已让他放走了,为什么阿七又会忽然死了?傅红雪还来不及想通这一点时,这个女人又开口了。

  “你应该看得出你那一刀虽然伤得我很重,可是并没有伤到我的要害。”

  傅红雪当然知道,刚才那一刀正好刺在她的胸膛上,距离她的心脏最多只有两寸。

  “你应该也看得出来我现在已无法杀你了。”女人肯定他说:“可是以后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一定会杀你。”

  这一点傅红雪当然也看得出,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个敢说敢做的人,她决定的事,就好像一根铁钉钉人墙壁内动也不动了。

  “所以你现在最好杀了我。”女人说。

  杀了她?傅红雪不由得再次凝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虽然长得很美,可是他又不是没有见过美丽的女人,为什么他的心中一点杀意都没有?是因为这个女人很但白?或是为了她有一双很复杂的眼神的眸子?还是因为他和她都是属于“相思”的人?究竟是为了哪一点,傅红雪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绝不会杀了她。

  这一点这个女人无疑也看出来了,所以她又说:“如果你不杀我,那么你就必须带着我。”

  “带着你?”傅红雪又是一愣。

  “是的。”女人说:“我虽然没有伤到要害,可是如果没有及时救伤,我顶多只能挨过两个时辰而已。”

  这一点傅红雪也知道。

  “我这样死了,虽然你没有再动刀,可是也算你杀的,你良知过得去吗?”

  傅红雪忽然苦笑了,他只有苦笑,碰到这么样的一个女人,谁能不苦笑?“你既然不再杀我,那么你就必须带着我,医治我。”这个女人说:“我知道你救伤的功夫,和你的刀一样都是一流的。”

  ——会杀人的人,通常都会救伤。

  “可是你也别想将我医治好了,就将我甩掉。”女人又说:“从今以后我将寸步不离地跟在你左右。”

  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我现在杀不了你,以后也杀不了你,所以我就必须跟在你左右,随时随地研究你,随时随地注意你的功夫,随时随地找你的弱点。”女人说:“知己知彼,方能胜利,这一点想必你一定同意的?”

  “我同意。”

  “你虽然已决定不杀我,可是以后你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女人注视着他:“你必须随时随地提防我,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一有机会,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一剑杀了你。”

  她跟着他,就是为了要杀他,这一点傅红雪当然更清楚了。

  “现在你可以开始做的事是先替我疗伤,然后带我离开这里。”

  “带你离开这里?”傅红雪问:“带你到哪里去?”

  “我们如果还留在这里,马空群难道是个死人,他难道不会问吗?他一问你又如何回答?”女人忽然笑了:“幸好我知道你一定有地方可以带我去住的。”

  “我有地方?”

  傅红雪当然有地方可以让这个女人住,十年前他还带着满腹的悲伤离开了这个小镇,别人一定都以为他会远离尘世,远离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

  其实他并没有走远,因为那时他的身心、体力都无法支持他走得太远,所以他只到离这个小镇不远的山上住了下来。

  那里虽然离这个小镇很近,可是那儿没有尘世间的一切烦恼,所以他一住就住了快十年没有离开这儿。

  ——他既然已在那儿隐居了快十年,又为何突然离开这里?别人一定猜不透傅红雪为什么会答应这个女人这么样的一个无理要求,就连傅红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他连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都不知道,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带着这个女人走,幸好临走之前,这个女人总算告诉他,她的名字。

  “我叫风铃。”

  吃过饭后,叶开就来到苏明明她们家院子中休息,苏明明一直等到将那些孩子们安顿好了,才来到院子,坐到叶开的身旁。

  吃晚饭时,金鱼很快就吃完,然后借故说很累想早点休息,就先回房去了。

  最近几天她总是想办法避开和苏明明、叶开三人相处的机会,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苏明明当然不会去注意到这种事情,叶开才认识金鱼没几天,他当然更不会去注意这些小事。

  等到他注意时,事情已发展到不可救的地步了。

  坐在草地上,仰首看着夜空中的繁星,旁边又陪着一位极美丽可爱的小姐,这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

  “你在想什么?”苏明明看着仰首看天的叶开。

  “我在想‘猴园’和万马堂的享有关连。”叶开总算将头低下来,看着苏明明:“为什么那么多小孩子在‘猴园’附近失踪,而都没有人去找‘猴园’主人要人?难道那些失踪小孩的家长都不关心自己孩子的生死?”苏明明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她先将头低下了来,看着草地上的青草,过了很久才说了一句令叶开心酸的话:“他们都是孤儿。”

  孤儿?难怪那么多的小孩失踪,而拉萨城里的大人们都无动于衷。

  事不关己,又有谁会多管闲事呢?叶开的精神黯然了一会儿,他才开口:“孤儿也是人,为什么就没有人愿意出面?”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苏明明淡淡他说:“这句话你难道没听过吗?”

  ——这是一句真言,自古以来,有很多人的确都遵行着这句真言。

  叶开沉思了一会儿,才用肯定的口气说:“只要那些小孩失踪的事和‘猴园’有关,我一定让‘猴园’的人还出个公道来。”

  这句话不但苏明明听到,金鱼也听到了。

  她虽然很早就回房了,可是她井没有睡,她偷偷地躲在窗口,偷偷地看着院中叶开的一举一动,所以叶开的话,她当然也听见了。

  只可惜她只听到这里,如果她继续听下去,或者就不会发生以后那些悲惨的事。

  ——人的意念,都是在一刹那间决定的,亘古以来,又有谁能预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呢?在下一刻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金鱼当然看得出来苏明明很喜欢叶开,她又何尝不是也很喜欢叶开,可是喜欢又有什么用?她当然更看得出叶开的眼里只有苏明明一个人,所以这两天她才想尽办法来躲避和他们相处的机会,可是她又无法忍受自己独处的寂寞,才会偷偷地躲在一旁注意他们。

  所以今晚叶开的话,她当然听得一清二楚,她更明白叶开的意思,所以她已决定做一件让叶开对她另眼相看的事。

  她决定今晚去一趟“猴园”,只要她探得“猴园”的秘密,回来告诉叶开,他一定会对她另眼相待,他一定会很高兴她这么做。

  ——这是多么幼稚的想法?只可惜陶醉在“爱河”里的人,所想到的都是这种幼稚的想法。

  “只要那些小孩失踪的事和‘猴园’有关,”叶开的脸上已露出愤怒的表情来,“我一定要让‘猴园’的人还出个公道来。”听见这话,苏明明立即高兴了起来,她伸出双手抓着叶开的双肩,用一种愉快的语气说:“既然你已决定去‘猴园’探个究竟,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

  她喘了口气,又接着说:“否则夜长梦多,让他们掩灭了证据。”

  “现在去?”

  “嗯。”苏明明点点头:“现在是晚上,他们警戒一定很松,我们一定会很快地查出他们的秘密。”

  “对,我们一定会很快地就死在‘猴园’里。”叶开忽然笑着说。

  “猴园里如果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么我们现在去就一定正好入了他们的陷阱。”叶开说:“通常人们都会以为越是晚上,越是探查秘密的好时机。”

  “其实正好相反。”

  “是的。”叶开笑着说:“越是隐藏秘密的地方,晚上警戒越是严密,因为他们一定会想到‘夜晚是探查秘密的好时机’,所以有秘密的地方,晚上通常都是最危险的。”

  苏明明的脸上忽然蒙上一层忧虑:“那么我们应该什么时候去比较好呢?”

  “清晨。”

  “清晨?”苏明明说:“为什么要在清晨?”

  “因为这时是他们警戒到了极限的时刻,也是警戒交接的时间。”叶开笑着说:“警戒了一晚的人,这时精神和注意力都已最疲乏了,刚要接班的人,也才刚刚从热被窝里叫起,他们的精神还绻念在热被窝里,所以这时才是探查秘密的好时刻。”这番话剖解得这么清楚,只可惜金鱼已听不见,这时她已到了“猴园”。

  虽然从没有进去过“猴园”,可是金鱼却仿佛对“猴园”很清楚,她顺着围墙来到“猴园”的后花园。她认为秘密一定是隐藏在主人住的地方,而主人通常都是住在后花园里。

  ——她这个想法无疑很正确,因为她闯进去的地方虽然不是主人住的地方,却是秘密的所在地。

  翻过围墙,金鱼先等自己的眼睛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后,才搜寻着可能是主人住的地方。

  后花园的房间都是黑黝黝的,只有一扇较大的窗户隐隐约约透出一点光亮。

  这一定是主人住的地方,金鱼认定了自己的想法后,才小心地朝发亮的窗户走了过去。

  用食指挖破了窗纸,金鱼将眼睛凑近洞口朝内看,她先看了一张桌子,桌上有一盏孔明灯,然后才看见桌后面有一张床,床上仿佛睡着一个人。

  照他躺着的姿势看来,这个人一定是个很矮小的人,可是他究竟有多大年纪,金鱼却看不出来,因为躺着的这个人的脸脚正好让孔明灯的灯芯挡住了。

  不管他有多大年纪,照他这个身材,金鱼一定可以制得住。

  主意一打定后,金鱼就轻轻打开了窗户,轻轻翻进去,床上的人显然还不知道有人已进来了,因为他动也不动地睡着。

  金鱼又轻轻地将窗户关好,才轻轻地走向床铺,等走过桌子,等看清床上人的脸时,金鱼忽然愣住了。

  因为这时她已看清床上的人是谁了。

  床上的这个人就是这两天她们替他担心的玉成,她们为了他,每个人都忧心忡忡的,他居然在这里享福。

  住这么好的房间,睡这么大、看来又很舒服的床,不是享受是什么?一想到这里,金鱼不由得火冒三丈,一个箭步就奔到床边,伸出手就去推躺在床上的玉成,口中叫道:“玉成,玉成,起来。”感觉到有人在推他,又听到有人在叫,玉成的眼睛惺讼地睁了开来,可是等他看清叫他的人是谁时,他的眼睛里居然露出了一种很恐惧的眼神来。

  而且他还居然想躲人床被里,金鱼怎么可能让他躲进去呢?她伸手就抓住床被,面带怒容地对着他:“你还想躲?”

  他大概是急得说不出话来,只见他满脸惧色地直摇头,嘴里“吱吱”地叫个不停,也不知他在说些什么?“你一个人在这里享福,害得我们大家在外面为你担心。”金鱼越说越气:“你难道一点良知都没有?”

  玉成大概被说得很难过了,只见他双眼里充满了泪水,两行泪珠已顺颊流下了,但是他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恐惧。

  他到底在恐惧什么呢?金鱼这个“二百五”,她怎么会想到一点呢?她只见玉成还拼命地想往床被里躲,就更生气他说:“还想躲人床被里?我把被子掀掉,看你还往哪里躲?”

  玉成一听她这么说,一双手拼命地抓住床被,头拼命地摇着,嘴里的“吱吱”声响得更急。

  他越摇头,越抓住棉被,金鱼就越气,手一用力,“唰”的一声,就将棉被掀开了。

  四人如果看到不相信的事,第一个反应是什么?是昏倒?是尖叫?还是无动于衷?别人的反应是如何?玉成或许无法知道,可是金鱼的第一个反应,他却看得清清楚楚的。

  金鱼本来是满脸怒容地掀被子,等到她掀开被子,看见被里的“情景”时,她的反应是愣住了。

  楞了大约一会儿的时间,才用双手揉了揉眼睛,再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床上。

  然后她的脸上才逐渐露出恐怖的表情,然后才发出一声尖叫声,然后整个人就退后坐在椅上,整个头下意识地摇着,嘴里还断断续续他说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

  棉被还没有掀开时,玉成是一脸的恐惧,可是等到掀开后,他脸上的恐惧突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悲伤、无奈、痛苦的神情。

  他整个人就缩在床角,双手死命地遮掩住他的身子,眼尾不时瞄向椅子上的金鱼。

  是什么令她发出这么恐怖的表情?一双眼睛直盯着床角的玉成,金鱼的口中还在喃喃地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唉!世人为什么总是不相信那些摆在眼前的事实呢?”

  金鱼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慈祥的声音,她还未回头,就已看见玉成眼泪满眶的眼睛里,射出了怨恨、恶毒的光芒,直盯着她的身后。

  她一回头就看见一个很慈祥的老人站在门口,眼光中充满了老人的和蔼与智慧,他看着她,然后又用很慈祥的声音说:“你不相信你所看到的事?”

  金鱼忍不住地又回头看着床上的玉成,口中仍念着:“这……这怎么能令人相信?”

  老人笑了笑,笑着走到床边,笑着说:“你是不相信玉成的身子是猴身?还是不相信猴子的脖上是玉成的头?”

  猴子的身体?玉成的头?金鱼所看到的居然是猴身人头的“怪物”!

  那个传说“猴园”里有猴身人头会说话的猴子居然是事实么?而这个“怪物”居然就是金鱼她们所熟悉的玉成,难怪她会那么震惊,会那么的恐怖。

  换做任何人看见自己所熟悉的人变成这种怪相,任谁也无法接受。

  要压住这种突来的震惊,唯有喝一杯很纯的纯酒才能收效,所以这位很慈祥的老人就将金鱼带到了一间全是由水晶做成的水晶屋里,倒了一杯很纯的波斯葡萄酒给她。

  等金鱼喝完了杯中酒,稍微恢复了神色后,这位慈祥的老人才开口说:“我姓王,他们都叫我王老先生。”

  他就是王老先生?这么慈样的一个老人居然就是外面传说恐怖“猴园”的主人王老先生?会是他?金鱼又露出那种不信的眼光看着他。

  王老先生又展出那种很慈祥的笑容:“别怀疑你的眼睛,你所看到的都是真的。”

  “玉成怎么……怎么可能变成那种样子?”金鱼的脑海里还残留着玉成的怪样。

  “怎么不可能?”王老先生说:“上天给了我们人类一双灵活的手和一颗智慧的脑,就是要我们创造出奇迹。”

  “你是用什么方法使玉成的身子变成猴身?”金鱼又问。

  “靠我这一双手和这一颗头脑。”王老先生指着自己的头说:“我不是让他的身子变成猴身,而是将他的脑袋移接到猴身上去。”

  “移接?”

  “对。”王老先生笑着说:“这一种的切割技术,我就称为。移接手术’。”

  “移接手术?”

  “是的。”王老先生说:“将人类的头,用一种很特别的切割技术切下来,然后移到猴子的脖子上,再用一种很特别的技术接合起来,这些过程就叫‘移接手术’。”

  “可是他……他怎么可能活在猴子身上?”金鱼还是不信。

  “刚开始时当然是失败,幸好成功一向都是由失败堆积而成的。”王老先生得意他说:“只是现在我还无法让人类的喉咙接连着猴子的声带,所以他目前还只能发出猴子的叫声而已。”

  金鱼现在总算明白刚刚玉成为什么只是“吱吱”地叫着,原来他无法说话。

  王老先生自己也喝了一口葡萄酒,等酒汁顺喉流下后,他才又说:“不过我有自信,下次一定会成功。”

  “下次?”金鱼瞪大了眼睛:“还有下次?”

  “当然有。”王老先生说:“我这个人做事一向不到成功绝不停手的。”

  “你……你难道不怕王法?”

  “王法?”王老先生笑了起来:“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王法。”“这样做你的良心会安吗?”金鱼实在找不出什么字句来攻击他:“你难道不怕那些在死在你手下的冤鬼来报复吗?”

  “冤鬼?”王老先生笑得更大声:“这世上如果真的有冤魂鬼怪,那么早就没有坏人了。”

  他笑眯眯地看着金鱼,又说:“小女孩,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

  “你……你一定不得好死。”

  “我正为人类寻找一种可以延续生命的方法,如果成功了,那将是人类的福气。”

  “谢谢了。”金鱼大声他说:“人生死,早已由天注定好了,该死的时候,你怎么躲也是躲不掉的。”

  王老先生突然不说话了,他忽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看着金鱼,看了很久,看得金鱼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之后,他才说:“你不相信我可以使人免于死亡?”王老先生说:“你不相信我可以使一个刚死的人活过来?”“我……”

  金鱼本想说“我不信”,可是不知怎么的,她却说不出来,她只好咽了口口水。

  “好。”王老先生霍然站了起来:“你跟我来。”

  五晶莹的水晶屋里有个水晶做的柜子,打开这个水晶柜,按动一个秘密的钮,立刻就会现出另一道门。

  走进这秘门,就走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一个辉煌富丽美幻的水晶世界。

  走进秘门,迎面而来的是一条很长的水晶通道,通道的两旁都挂着孔明灯。

  在灯光的照耀下,水晶更发出晶莹剔透的光芒来,有的甚至是七彩的。

  在这么样的一条通道里,使人宛如置身于迷幻的世界。

  金鱼虽然让这些迷惑了,可是她还没忘记问王老先生:“你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去?”

  “我知道你就叫金鱼,你的好友叫苏明明。”王老先生边说边走:“那么你知不知道你的好友苏明明的新交男朋友叶开,白天遇到三名剑客的刺杀?”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王老先生说:“因为人就是我派去的。”

  “你为什么要派他们三个人去刺杀叶开?”金鱼忽然想起叶开曾说过那三个人分别单独刺杀也,所以她马上又问:“你为什么要他们三个人分开来刺杀叶开?”

  “想不到你也注意到这件事了。”王老先生用赞赏的眼光看着她:“我要他们三个人分别单独去找叶开,并不是要他们去杀叶开,而是要他们去送死。”

  “要他们去送死?”金鱼一愣:“为什么?”

  “因为有个人要看他们三个人的伤痕。”

  “谁?这个人是谁?”金鱼问:“他为什么要看他们的伤痕?”“一个叶开听说过,而没有见过的人。”王老先生笑着说:“一个很想了解叶开武功的人。”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这个人就叫荆无命。”


《边城刀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