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边城刀声 > 第三章 叶开有妹妹

第三章 叶开有妹妹

  金樽,巨觥,酒色翠绿。

  酒已上桌,菜更是名贵。

  第一个动筷子的是慕容明珠,第一个喝酒的却不是乐乐山,而是公孙断。

  酒一上桌,公孙断就猛灌了十一二杯,刚才的怒气无处发,只好找酒来发泄,一口一杯,越喝脸色越难看,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最好是谁都别惹他,否则就跟火药库爆炸一样。

  傅红雪一口酒也没有喝,筷子动也没动过,他的左手依然紧握着刀,一双仿佛远山里的深潭般的眸子,冷冷地注视着马空群。

  叶开的嘴和手可都没有停过,一口菜,一杯酒,吃喝得不亦乐乎。就连眼睛都荡漾着愉快的神情,就仿佛在参加一个至亲好友的喜宴般。

  他边吃边喝边看着,视线从乐乐山,移向花满天,再转向慕容明珠,一个一个地观察下去,最后停留在马空群脸上。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时马空群的目光也正好望向叶开,两人目光突然相遇,就宛如流星相击,两个人的眼睛里都似已迸出了火花。

  马空群忽然笑了笑,他的笑容,叶开觉得仿佛笑得很勉强,又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诉说一样。

  但马空群只笑了一笑而已,立即借故喝酒而将目光移开,就仿佛深怕让叶开看出什么秘密来。

  他在怕什么呢?

  叶开觉得有趣了,照理讲,怕的应该是叶开,看见一群明明应该已死了十年的人,居然还能吃喝,活蹦乱跳的,就算不吓死,也差不多了。

  可是现在怕的人居然是马空群,这种事叶开当然觉得有趣极了。

  十年前,在同样的夜晚,在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聚在一起,马空群为的是找出白天羽的儿子。

  今夜呢?

  事件在重演,难道也是为了找出白天羽的儿子?

  如果事情真的如十年前一般的话,接下来应该是慕容明珠唱出那首“……刀断刃,人断肠……”的歌。

  可是看现在慕容明珠的样子,一点唱歌的迹象都没有。

  事情要重演,情节又为什么并不全一样呢?

  叶开将目光又望向乐乐山,这位“三无先生”居然喝了两杯后,又已倒在桌上,又已鼾声大作。

  再看花满天、云在天和飞天蜘蛛这三个人脸上虽然都有笑容,但这种笑容比不笑时还更难看。

  叶开苦笑了一下,看来今夜这场酒,一定是闷得很,就在这个念头刚从叶开脑海升起时,马空群忽然说话了。

  “关东刀马,天下无双,这句话不知各位可曾听说过?”

  来了,来了,总算点到了主题,叶开调整了坐姿,准备迎接再来的话题。

  “神刀门,万马堂纵横边城,有哪个不知,哪个不晓。”飞天蜘蛛笑着说:“老板您说笑了。”

  “那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马空群长长叹了口气:“自从神刀门门主白天羽仙逝后,二十年来,神刀门已成了历史的名词了。”

  “白老前辈是怎么死的?”

  这句话是慕容明珠问的,本来叶开也想问,因为他想听听马空群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马空群忽然沉默了,沉默了很久,才又长长叹了口气:“人类最无奈的事,莫过于生老病死。”

  他喝了杯酒,让酒缓缓地顺喉流入肚子里,又说:“我这位白兄弟一生从未做过亏心事,虽然算是‘英年早逝’,但也死得安乐,一点痛苦都没有。”

  不对,江湖中的人都知道白天羽是死在马空群的阴谋下,如今他为什么又有如此说法呢?

  所以叶开当然要问:“听说白老前辈好像是死在别人的阴谋下。”

  “江湖传言,就如风中落叶,谁也捉摸不定。”马空群淡淡他说:“若真死在阴谋下,这二十年来,我会无动于衷?我会默默不理?”

  他既然要这么说,叶开只有再听下去了,看看他还会说出什么样的一朵花来?

  “幸好白兄弟英雄有后,总算留下了一个女儿。”马空群微笑着说。

  “留下了一个女儿?”这下连傅红雪都吓了一跳,他睁大了眼睛问。

  “是的。”

  “不知白老前辈的这个女儿,如今多大了?”叶开问。

  “不大不小,正好二十。”他叹了口气,又喝了杯酒,才说:“自古以来,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说法在,子女冠夫姓,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这么一来……”

  “白老前辈就断后了。”慕容明珠说。

  “是的。”马空群说:“我这个做兄弟的,又怎么忍心让这种事发生呢?所以才……才……”“三老板的意思是,要替白老前辈的这个女儿找个女婿?”慕容明珠说。

  “兄弟能做的,也只有如此了。”马空群说:“可是经年的住在边城,很少外出,再说一个女人家,又不便抛头露面的……幸好……幸好今日——”

  “幸善今日刚好有我们这几位来到了边城。”叶开笑着说:“所以三老板就函请我们今夜来此一聚,为的就是替老前辈找个赘婿?”

  “是的。”

  ——白天羽有女儿?

  十年前,是为了要找出白天羽的独子,而将他们聚集在万马堂。

  十年后,却是为了要替白天羽的独女找个丈夫,再次将他们找来。

  叶开不禁在心里头发笑,据他了解,自己并没有什么同胞姊妹,这个妹妹是从哪里跑出来呢?她又叫什么名字呢?

  “她的芳名?”叶开问。

  “白依伶。”

  慕容明珠将杯中酒干掉,然后才抬头看着马空群:“入赘,大多数的男人都不太愿意被招赘。”

  “所以她的陪嫁东西也比较不一样点。”马空群笑着说。

  “怎么个比较不一样点?”慕容明珠仿佛很有兴趣。

  “万马堂的一半事业。”马空群淡淡他说:“还有白天羽的神刀秘笈。”

  万马堂的一半事业已经够令人垂涎三尺了,再加上白天羽的神刀秘发,大概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的,叶开不禁叉暗自地笑着,他已经看见慕容明珠的眼里发出了贪婪的光芒。

  就连那已入土一半的乐乐山,都不禁地酒已醒了大半,嘴角也漾出了渴望之意。

  飞天蜘蛛的反应,虽然没有他们两人那么明显,但目光中也发出了异样的神情。

  ——这么好的陪嫁,人如果再长得美如天仙的话,那实在是一件很“棒”的事!

  这几个人大概都已想到这个问题,但头一个发问的,却是叶开。

  “条件这么好,不知人长得怎么样?”叶开看着马空群说。

  “虽不是人间绝色,但也会令你们目瞪口呆的。”马空群笑着说。

  “不知三老板这次招赘,是以何为标准?”慕容明珠说。

  “终生大事,并非儿戏。”马空群说:“决定权当然在于她本人了。”

  “她人呢?”叶开说:“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这位行情很俏的小姐呢?”

  马空群笑了笑,将目光移向窗外的夜色里,苍穹的远方有一颗星在眨眼,有一朵浮云在流动,马空群的眼睛也如星辰般闪烁,他的声音也如浮云般从口中流出:“夜深了,各位今夜早点休息。”马空群说:“我相信明天一早,白依伶将会赶回来。”

  一阵凤吹过,吹走了遮住半轮冷月的浮云。

  夜更深,月色膝陇,万马无声。

  在这边城外的荒漠中,凄凉的月夜里,又有几人能入眠?

  叶开睁大了眼睛,看着窗外的夜色,他没有笑。

  他那永远挂在嘴角的微笑,只要在无人时,就会消失不见。

  他没有睡,万马堂虽无声,但他的思潮,却似千军万马般奔腾起伏,只可惜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轻抚着自己的手,右手的拇指和食指间,就像是砂石般粗糙坚硬,掌心也已磨出硬块,这是多年握刀留下的痕迹。

  ——“小李飞刀”本就是要用食指和拇指,以及心中那一股“正气”发出的。

  他的刀呢?

  他从不带刀。

  ——是不是因为他的刀已藏在心中了?

  傅红雪的人就躺在床上。

  他没有睡,他的手里还是紧紧地握着那把漆黑的刀。

  凄凉的月色,照着他苍白冷硬的脸,将他脸的轮廓更明显地刻划出来。

  他那双明亮、却又带着无尽寂寞的眼睛,正在看着天花板。

  天花板上有一只不知名的小虫在爬着,傅红雪的目光就随着这只小虫来回地移动着。

  门突然“吱哑”一声的打开了,叶开笑眯眯地走入。

  “你没睡?”叶开笑着说。

  “你进入别人的房间,难道从来不敲门?”傅红雪冷冷他说。

  “我知道你没睡。”叶开找了个椅子坐下:“而且你也不是那种有秘密怕别人知道的人,所以我当然就很大方地进来了。”

  叶开并不是空手来的,他还带了酒和杯子来,他倒了一杯酒,轻轻地闻了一下,轻轻地啜了一口,然后才看着傅红雪,说:“对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哪件事?”傅红雪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小虫身上,就仿佛小虫比叶开好看多了。

  “马空群、花满天,万马堂的一切事。”叶开说:“你对于今夜所碰到的事,有何意见?”

  “恭喜你。”傅红雪忽然说了这句话。

  他说的很轻松,叶开却差一点给酒呛死了,他抹了抹溅在嘴边的酒,张大了眼睛看着傅红雪。

  “你说什么?”叶开说:“能不能再说一遍?”

  “恭喜你。”

  “恭喜我?”叶开微怔:“我有什么喜事值得你祝贺?”

  “你多了个妹妹。”傅红雪总算将目光移向叶开了:“这难道不是喜事吗?”

  叶开怔了半天,最后才苦笑着将半杯酒喝下。

  “这么说,你认为今夜所发生的事是理所当然的。”叶开苦笑:“就好像十年前我们并没有来到万马堂,马空群这些人也没有死?”

  傅红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将目光重新落在小虫的身上。

  “那么你还是和十年前一样,带着刀带着恨,来复仇的?”叶开说:“我当然还是多管闲事的浪子。”

  听见这话,傅红雪的眼角仿佛抽搐了一下,但他的嘴还是动也不动的。

  “如果十年前的事要再重新来过的话,那么这个妹妹应该是你的了,”叶开笑着说:“那么应该是我恭喜你才对。”傅红雪的嘴角也仿佛抽搐了一下,但叶开却没有看见,因为这时他己听见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惨叫声还未消失,叶开的人已如箭般的从窗子掠出,窗子一开,立即飘进了一阵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傅红雪皱了皱眉头,然后才慢慢地坐起,慢慢地下床,慢慢地从门走出。

  他一走出门口,就见到慕容明珠和乐乐山也走出房门,没有飞天蜘蛛,他的房门还是关着的。

  “刚才是不是有人在惨叫?”慕容明珠看着傅红雪。

  傅红雪不语,他只是看着发出惨叫声的方向。

  “发生了什么事?”乐乐山的酒仿佛还未退。

  “去看看就知道了。”

  慕容明珠边说边朝傅红雪看的方向奔去,乐乐山也跟着。

  等他们走远了以后,傅红雪才用他那笨拙、奇特的步法慢慢跟上去。

  他到现在还没有改掉那不喜欢走在别人前头的脾气,他永远都是默默地走在后面。

  这是不是他怕别人从后面一刀砍向他的脖子?

  虽然在听到惨叫声,就立即赶了过来,但是叶开却不是第一个到现场的人。

  他到的时候,已经有四个人在了,一个死人,三个活人。

  花满天、公孙断、云在天,六只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地上的尸体,三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疑惑、恐怖的表情。

  他们三个人并不是没有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不要说一具尸体,死在他们手下的人,就已不知有多少了,他们怎么会对一个尸体露出这种表情呢?

  叶开的来到,他们三个人知道,但目光却依然看着尸体。

  叶开觉得奇怪地走近一看,然后他的眼神也如那三个人一样地盯着尸体。

  死的人究竟是谁?

  为什么会令他们如此反应呢?

  并不是死的人,令他们感到惊奇,而是死的样子,令他们吃惊。

  冷月上弦,斜挂在天边。

  月色清清,映着飞天蜘蛛的脸。

  叶开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个人脸上有那么多的恐惧,尤其是一个死人。

  飞天蜘蛛的脸已因恐惧而扭在一起,他的脸色苍白得就宛如寒冬里的雪花。

  叶开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死人会苍白得接近透明,更没有见过一个人的皮肤会像飞天蜘蛛这样。

  飞天蜘蛛靠的是轻功出名,他的一身肌肉就如健马般的有弹性,皮肤因长久在阳光照射下,而呈现出古铜色的光泽。

  但是现在他的肌肉已如一堆松懈的肥肉般瘫在地上,皮肤就仿佛一个泄了气的皮囊般干瘪瘪地附在肉上。

  他整个人竟似已被抽干了血。

  叶开注视着飞天蜘蛛,世上有哪种武功能将人的血全部吸光呢?

  “这种死状,你以前见过吗?”花满天喃喃地问。

  “没有。”公孙断说。

  “他全身一点伤痕都没有。”云在天说:“我想他是被吓死的。”

  他们在对话时,叶开已蹲下,仔仔细细地查看尸体,最后终于在飞天蜘蛛的左腔上发现了伤痕。

  两个圆圆的、如豆般大小的伤口,血迹还未干,却已凝结在伤口的四周。

  “这是什么伤痕?”

  花满天他们也看见了,四个人蹲下,目光全落在那两个伤口上。

  “看样子他的血,好像全从这两个伤口被吸光的。”云在天说。

  “武林中有什么武器,会造成这种伤口?”公孙断说。

  一直沉默着查看的叶开,忽然开口说:“这是齿痕。”

  “齿痕?”

  “这是被牙齿咬着所造成的伤口。”叶开说。

  “牙齿?”花满天的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很怪的表情:“你的意思是……被吸……”

  “对,吸血鬼。”

  这三个字一说出来,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古老相传,人死了在“七七”时,尸体如果遭到黑猫跳过,那么就会起“尸变”。

  这种“尸变”的尸体,就叫“僵尸”。

  还有一种,就是人死了,刚好埋在“狼穴”中,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尸体就会吸取日月的精华,过了百日后,尸体再次复活,会破棺而出。

  在月色明亮的夜晚里,这个破棺而出的“尸体人”会寻找人类,用它那两颗特别长的虎牙,咬住人胫上的血脉,而吸取人血。

  这种“尸体人”,就叫“吸血鬼”。

  据说“吸血鬼”是任何武器杀不死的,只有用桃花木,削成尖尖的木桩,然后插入“吸血鬼”的心脏,这样才能杀死“吸血鬼”。一片乌云飘来,正好遮住了月,一阵风从北方吹了过来,吹过叶开他们。

  花满天和云在天仿佛在风中颤抖了一下,他们的嘴,紧紧地闭着,不知是因为寒冷?或是害怕?

  “这只不过是个民间传说的老故事。”公孙断说:“怎么可能是真的?”

  “目前只能相信这样。”叶开说:“否则你有更好的解释吗?”

  “我不信。”

  这句话是傅红雪说的,他虽然走在慕容明珠他们后面,却是一起到达的。

  “哦?”叶开笑了笑:“你不信飞天蜘蛛是让吸血鬼杀死的?”

  “我不信这世上有吸血鬼。”傅红雪盯着飞天蜘蛛胫子上的两个血洞。

  “那么这种伤口,是何种武器所造成的?”花满天问。

  “不知道。”傅红雪说。

  边城的夜风,寒如圣母峰上的千年不化之冰雪,月色却比江南多了一份凄迷。

  乐乐山看着地上的尸体,忽然用微徽发抖的声音说:“据说被吸血鬼咬死的人,在第二天晚上也会变成吸血鬼,也会起来吸人的血……”

  “而且会受咬他的那个吸血鬼所控制。”云在天说。

  “这个传说,我也听过。”叶开笑着说:“看来我们只有等到明天晚上,就知道有没有吸血鬼了。”

  “万一是真的有……”乐乐山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抖着:“怎么办?”

  “凉拌。”叶开说:“如果真有吸血鬼,我们只有跑了,听说吸血鬼是杀不死的。”

  乐乐山不再开口,但是每个人都听得见他的牙齿在打架的声音。

  “据我所知,用桃花木削成木桩,插入吸血鬼的心脏,是吸血鬼唯一致死的方法。”慕容明珠说。“那么明天我们每个人就准备一根削好的桃花木吧!”叶开又笑了。

  这时离天亮已经不远了,飞天蜘蛛的尸体很快地就被送进万马堂地窖。

  每个人也都精疲力竭地各自回房休息,叶开却还是睡不着,他的眼睛又瞪得大大的看着窗外。

  他的眉头又微微皱起,每当他遇到的问题需要思考时,他的眉头都会皱起来。

  叶开的眼睛虽然张得大大的,可是想着想着,在不知不觉中,人已睡着了。

  这时,窗外忽然飘进了一阵浓雾,刹那问就迷漫了整个房间。

  浓雾中,慢慢地现出一个人影,一个身材修长,长发披肩的女子。

  这个人就站在迷迷濛濛、冰冰冷冷的浓雾里,仿佛自远古以来就在那里站着,又仿佛是刚刚从浓雾中凝结而出的。

  这个人虽然比冰雪更寒冷,却又像雾一般空濛虚幻飘渺。

  这个人虽然看得出是个女人,却看不清脸,只能看见她一身白衣如雾,整个脸如雾般朦胧。

  雾中人仿佛在看着床上的叶开,过了一会儿,从雾里传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如果叶开此时是清醒的,他一定会为了这声叹息而心碎。

  没有人能形容这声叹息是多么的哀怨,可是每个人都一定可以听得出这声叹息中,带着那么多的千言万语,那么多的思念,那么多的的埋怨。

  雾中人轻轻叹了口气后,又用她那哀怨的声音轻轻他说:“这世上有很多事情,不是人所能想象得到的。”

  她停了一会,又继续说:“你一定要相信,在冥冥之中有一股人力办不到的神秘力量存在,而且千万不要去和这股神秘力量斗,你一定要记住。”

  雾是灰白色的,雾中人也是灰白色的,烟雾迷漫,雾中人也同样迷迷濛濛,若有若无。

  她究竟是人?还是鬼魂?

  傅红雪醒的时候,冷漠、孤做,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可是他睡着时呢?

  侧身、曲腿、弯着腰,满脸仿佛孩童受委屈般的元奈,和带着一丝丝惊吓,在他紧闭的眼睛上,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一抹渴望。

  他渴望什么?

  亲情?

  友情?

  抑或是爱情?

  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他也绝对不会说的,更不会承认。

  傅红雪那满布风霜倦容的脸,依稀还可以找到淡淡的孩稚气,看他现在睡觉的样子,就仿佛一个顽皮小孩玩累了,一下子就进入熟睡中,就算天打雷,也绝对打不醒他的。

  快黎明时的夜风最为寒冷,也仿佛很强劲,一下子就将窗子吹开了。

  窗帘飘扬中,隐隐地传来了一阵仿佛来自地狱的歌声,又仿佛来自虚无飘渺的山之巅的回声。

  “天涯路,未归人……

  人在天涯断魂处,未到天涯已断魂……”

  歌声刚响,未歇时,傅红雪的眼睛已如闪电般地睁开,握刀的左手上,青筋更加突起。

  “花未调,

  月未缺,

  明月照何处?

  天涯有蔷薇…”

  歇声再次响起时,傅红雪的眉头已微微皱起,这歌词很熟悉,仿佛不久前才在哪里听过般。

  “天涯路,

  未归人,

  夜三更,

  人断魂。”

  歌声还未落时,傅红雪的眼睛已亮了起来,他已想到这歌是谁唱的了。

  燕南飞。

  那被公子羽训练为傀儡的燕南飞。

  刚松开的眉头,很快地又皱了起来,而且皱的更深些,因为傅红雪还没有忘记一件事。

  傅红雪还没有忘记燕南飞是死在他的刀下。

  这阵歌声如果不是燕南飞唱的,那么又是谁在唱呢?

  谁会唱这首歌?

  又为什么要到这边城来唱?

  这阵歌声仿佛就是专程来边城唱给傅红雪听的?

  这些种种的问题,唯有见着这个夜半歌声的人才知道。

  顺着歌声,傅红雪很快地就走出了万马堂,歌声仿佛是来自树林中。

  等走入树林,傅红雪才发觉这片树林竟然深不可测,放眼看去,尽是一棵棵长得很高的巨树。

  树根盘结错杂,林中还不时传来野兽的低鸣声,歌声仿佛是在这片原始森林的最深处。

  傅红雪调整了一下身体,然后才一步步地走向黑暗处,越走,歌声就越清晰了。

  歌声果然是来自这片森林中,可是唱的人是谁呢?


《边城刀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