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北雁南飞 > 第卅五回 寂寞柳边舟传言绝客 徘徊门外月闻药投亲

第卅五回 寂寞柳边舟传言绝客 徘徊门外月闻药投亲

  春华究竟太年轻了,意志是不能十分坚定。加之她很带点中国人所谓妇人之仁,远不是初进管家门的那番情形。这时春分跑进来,向大舅娘报告道:“爹把哥哥带到店里去了。”大舅娘看看春华,又向春分丢了一个眼色。春分道:“你才不知道呢,把哥的换洗衣服都带去了。爸说,让他在店里住些时候,等叫他回来,才许他回来呢。因为怕留着他在家里,姐姐老不能够舒服。”大舅娘这就向春华笑道:“你听听吧,这可不是我说假话,你什么意思,就是不说出来,你上面两位老人家,也是肯顾全得到的。所以这样,也没有别的缘故,无非是爱你这一分才情。你不愿意的那件事,我心里是很明白的,但是不能说出来,可是我不说出来,你公爹也就做出来了,再也就没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了吧?”春华心里一摇动,不由得垂下头去。

  大舅娘看看,微微地笑了一笑,又点了两点头道:“春分,你去对你娘说,我就同你姐姐出来吃饭了。”春华觉得这样作法,未免太著了一点痕迹。可是要不走出去,永守在屋子里,也不成话,只有低了头不作声了。这样最大的一个难关,春华含糊着也闹过来了,此外也就没有什么更难堪的事。廖氏见了她,更像没有昨晚那件事一样,一个字也不提,饭后索性对她道:“你乍到我家来,什么也是生疏的,房门以外的事,你就不必管了。书房里什么书都有,你就去看书吧。”春华唯唯地答应着,自回房去。

  这已是到了盛夏的时候,太阳当午晒着大地像火灶上一样。在春华套房外边那一丛瘦竹子,偶然地瑟瑟作响,引了一阵东南风由窗子里进来,在极烦燥的空气里面,人就觉得凉爽一阵。她伏在当窗的书桌上,右手撑了头,左手拿了一柄嫩芭蕉叶,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人是很疲倦的。有了这两阵东南风,那是更增加着那的倦意,微闭着眼睛,慢慢地长了睡意。于是推了书本,将头枕在手臂上,休息一会子。人虽然不动,可是那天空里的蝉声,吱吱的,只管向耳朵里送了来。这却让她忽地抬起头来,原是在七八岁的时候,曾和外婆家里的表哥们,在河边下,粘知了虫子玩。那河边下长了许多的柳树,树荫下,河岸上,长着绿毡子似的细草。大家在草毡上翻筋斗,竖大顶,坐着滚着,一点不热。因为风由河面上吹来,非常凉快。终日里在那里玩着,听到树上知了叫,就在长竹竿上涂了鱼膏,把它粘了下来。上次曾想到了这么一个地方,所以和小秋约定,叫他就把船弯在那里迎接。而且自己还想着,见了小秋,把这段事告诉他呢,于今这成了个幻想了,不由得伤心一阵,叹了一口气。

  然而她所断定的幻想,并不是幻想。在这个时候,那河岸的柳树下,已经弯定了一条船,船上藏着两个少年,原是不敢露形迹,但是到了太阳正当午,船上实在的热,所以两个人也就舍舟登陆,在柳荫下草地上坐着乘凉。这地方,平常是不大有客船停泊在这里的,这可以知道是屈玉坚李小秋两个人了。小秋靠了柳树兜子,伸长了两脚,背着河,向长堤里的屋脊望着。玉坚却是手攀了一枝长柳条,用手揪住了树叶子,望了河里来往的船只发呆。小秋笑道:“老屈,你可不要把话骗我。这个玩笑,不仅是让我劳民伤财,那是让我有性命之忧的。”玉坚道:“你这顾虑得太过分了。假如我是和你闹着玩,那也就是和我自己闹着玩,我不也是陪着你在这里等人的吗?”

  小秋道:“唯其是这样,我才对你很相信。可是何以直到现在,那人还没有一点消息呢?”玉坚笑道:“有了消息,我们就开船走了,还有什么话说?”小秋道:“我并不是说要看到了人才算是消息,你不说的是她会先挂起一样红东西来吗?”玉坚道:“她叫我们在船上挂一样红东西,并不是她挂一样红东西,而且我们早照办了。”小秋道:“唯其是这样,我想到她也应当在她外婆家的墙上,或是屋后的竹子上树上,多少做:一点记号,互相呼应一下,让我们好放心。”玉坚笑道:“你这个人是有点糊涂了吧?请问,她若有那工夫出来看到我们船上的记号,再自做一个记号来互相呼应一下,她何不老老实实,就跳上我们的船?”小秋靠了树干,闭着眼睛想了一想,点头道:“你这话自然也是有理,不过我性子很急的人,等得实在是不耐烦了。”玉坚走过来,也就坐在草地上,低声道:“今天晚上是上寿的日子,她若有机会出来,必定是今天无疑。”小秋笑道:“那么,你报一个时辰,让我掐掐数。”玉坚道:“这是乡下老婆婆干的事,你这样维新的人物,也肯相信?”小秋闭了双眼,将头仰着,紧紧地靠了树干,叹了一口气道:“我没有法子安顿得住我这颗心了。它只管要烦躁起来,由不得我不急。”玉坚坐在草地上,也是感到无聊,不住地将那长的草茎,一根一根地只管拔了起来。小秋道:“今天晚上,我决不睡,我坐在这里一晚上。”

  说着将脚一顿,表示他的决心。玉坚将一棵草,连根都拔了起来,用着劲道:“你不睡,我也不睡。”小秋睁眼看他一下,又复闭上,因道:“那为什么?”玉坚笑道:“假如你等到半夜里,人没有到,你发急起来,向河里一跳,我岂不担着人命干系?”小秋道:“哼!那没有准呀。”说着,他紧皱了眉头,将手按了心口。玉坚看他这样子,也知道他急得无可奈何,便叹了口气道:“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小秋道:“果然的,我倒想起了一件事,自从你到过省城以后,你怎么常把《花月痕》上的诗句,挂到口里念。”玉坚笑道:“这是一个风气。犹之乎学《新民丛报》的笔调一样,我们在学堂里作文,不写上几个目的宗旨自由野蛮,那文章就是腐败东西。同时,各人书桌上,也就必摆着《花月痕》《红楼梦》几部言情小说。还有那更时髦的,将那东洋装的翻译小说,在书桌上陈设几部。这是我百试百验的,凡是剪了假辫子的朋友,他书桌上必定有这种翻译小说。你是个维新人物了,你没有这个脾气吗?”小秋道:“你倒不要看轻了这小说,有我们许多不知道的事,都可以在这上面知道,长见识不少呢。”玉坚笑道;“恐怕你不是要在上面想长见识。”

  只这一句话,他不等第二句话说完,便在草地里直跳起来,拍着手道:“来了,来了,她来了!,小秋得了这个消息,也是向上一跳。因为他是靠了树兜坐下。树兜下,老根纵横四出,拱出了地面,小秋跳起来,正站在老树根上,站立不稳,由旁边倒栽下去,直滚进深草丛里。玉坚倒吓了一跳,口里问着怎么样了,于是走向前去搀扶他。小秋早是又笑着跳了起来,两手拍着身上的草屑,摇头道:“没事没事。”他两只眼睛,同时向前面看去。却又发生了一种意外的事,所说的她来了那个她,并不是姚春华,乃是姚家五嫂子。她从从容容地向面前走来,脸上兀自带着许多笑容。

  小秋低声道:“你快点走过来吧。”说着将身子藏到拖下来的柳条里去,只管向她乱招着手。五嫂子走上前笑道:“不要紧的,为什么怕得这样?”玉坚也道:“上船去说话吧。”五嫂子向他两人看看,先是抿嘴一笑,然后才道:“你两人不要发急,我告诉你一点消息。”她口里说着,脸上已是慢慢地收敛了笑容。小秋先觉得不妙,由柳条子里钻出,瞪了眼问道:“怎么样?她出不来了吗?”五嫂子叹了口气道:“李少爷,你听我说,姻缘都是前生定,人是勉强不来的。”玉坚也走到了面前说道:“这到底不是闹着玩的,五嫂子你说实话。”五嫂子道:“我到永泰这地方来作什么?不为说实话,我还不来呢。唁!事情变到这种样子,我也是想不到的。”小秋道:“事情变成怎么样了?你说你说!”五嫂子手扶柳树站定,把春华黑夜被骗,抬上临江府管家去的事说了一遍。又道:“至于到管家以后怎么样,可是不知道。不过管家有人到相公家去过的,一定是说姑娘去了以后怎样。我看他们家情形,很是相安,想必没有什么事了。”梦远书城(my285.com)

  小秋听了这段消息,头昏脑晕,比刚才摔倒草地上还要难过十倍,一声不言语,身子向下一蹲,坐在草地上。五嫂子道:“是我在家里想着,已经把你们引在这里等候她了。三天五天你们见不着她,恐怕还不肯到我那里去打听消息的,这样把你们等到什么时候为止呢?是我过意不去,所以特意的溜了出来,到这里来给你们一个信。你看我这人做事,切实不切实?”玉坚拱拱拳头道:“这实在难为了你。那么,请上船,把船开到对过三湖去,好让你回家去。”小秋坐在那草地上,始终是不作事。玉坚道:“事情到了这步田地,终算干干净净,把你的心思,齐根打断,这也很好。以后,你可以把儿女之情丢开,好好地去念书,干你的正经事。本来她是个有人家的人,你想她就出错了主意。”他一面说着,一面看小秋的颜色,见他低了头,只是用手在地上去拔草,也不答话。因道:“你不要发呆了,人早走了,你急死也是白费。记得《左传》上有这么一句话:天下多美妇人,何必是?”小秋突然仰着脸向他道:“这是你用情专一的人所应该说的话吗?”玉坚一句话被顶住了,倒没法跟着向下说了,顿了一顿,才问道:“那么,你又打算怎样办呢?”小秋跳起来道:“百闻不如一见,我打算到临江城里去看看。”

  五嫂子闪在柳树荫里,听他二人说话,始终是没有作声的,这时就连连摇着手道:“这可不是胡来的了。人家到了婆家,那里又是一重天,就是娘家哥弟叔伯去见她,她也不敢随便出来相见。你这样年轻轻的少爷们,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你去访人家年少妇女,那算一回什么事!临江府里,大概你也没有一个熟人,你到了那里,请问你又在哪里落脚?总不能管家也有这么两个毛三婶五嫂子替你们传书带信吧?”小秋很兴奋地跳了起来,被她两句话点破,便也觉得没有理由来和她辩正,也是手扯一根柳条,呆呆的站着。

  五嫂子道:“据我说,李少爷既是偷着来的,当然也是瞒着李老爷的,可就不要到三湖去见李老爷了,若是言前语后,把消息露出来了,说不定又是一场祸事。我不要紧,怎么到永泰来的,我自然会怎么回姚家村去。你二位就不必在这里耽搁了,立刻开船回省城去。今天起的是西南风,你们顺风顺水地走上一天,明天老早的到省。有道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将来或者还有见面的机会,我可是不敢再多管你们的事了,再见吧。”她说毕,勾了两勾头,自向堤上走去。小秋在后面追着喊道:“五嫂子,你来也来了,和我再多谈两句话,又有什么要紧!”五嫂子站在堤上,回转头来笑笑道:“再见了,快回去吧。”说完,她已经走下堤那边,向村子里去。

  屈李二人随后赶到堤上,向着五嫂子的后影子,呆望了一阵。小秋道:“你看她的话是靠得住的吗?”玉坚道:“她一个小脚女人过河过渡,到这里来也不是易事,果然没事,她何必跑了来,报你这样一个信?所以我看她的话,那总是全盘可信的,你若是再想往前去也是白费力,那倒是顺了五嫂子的话,趁早顺风顺水,赶快地走回南昌才好。”两个人说着话,无精打采地走下了堤,又在柳荫下站着。小秋隔河看那三湖街上,厘局外的长旗,临风飘荡,隐隐地还看到河边下父母所住的屋子。因道:“到了这地方,总要回家去一趟,我才心里过得去。”

  玉坚笑道:“你这真是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了。老实说,我们所行所为,哪一点子是合了父母心意?假使这个人今天上了船,你还要远远地逃到开封去呢,那就更远了!我们说到这个情字就不用得再谈什么仁义道德。我想,你离开老伯伯母,并没有几天,不见得十分惦念堂上双亲。你所不能放心的,恐怕还是这件事的实在情形,到底怎么样。人情就做到底,我们现在可以把船开到对岸渡口上去,到了晚上,我再悄悄地到姚家去一趟,切实地给你打听一点消息。果然不错,我们明天天亮才开船。若她的话,并不句句是真,那就再想法子,你看好不好?”小秋又是微微地一笑。

  于是二人和船家说明,照计而行。在当晚,半轮月亮斜挂在桔子林外、字纸塔头的时候,小秋坐的那只小船,已经泊在渡口有两小时。玉坚早是到姚家村去了,这里只剩小秋一个人,推开了船篷,斜靠了舵板,望着河里的水浪,层层推动,摇撼着沉下去的月亮影子。四周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是那风吹水浪,扑到岸边,啪啪作响。有那岸草里的虫声唧唧相应,点缀了河上夏夜的沉寂。抬头看着岸上,那座字纸炉的小塔,配上一带长堤里的树林,半轮月亮,还有那行人稀少的一条人行路,真觉得这地方是一幅画图。这就联想到第一次在这里遇到春华的情形,以及第二次退学回家,在这里追想春华的往事。不料已离开三湖这地方了,而还有第三次在这里过夜的机会。以后恐怕不一定来了,这应当上岸去看看。想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于是顺了跳板,走上岸去。岸上的事事物物,还是和从前一样,只是路边的草,长得更深了些。更走上堤去,向堤里看看,那一片桔子树林,黑巍巍的,却也看不到什么。只有掉头向西看去,见那三湖街上的灯火,零落的在月光中透露出来,就略微的现出了那街市的黑影子。其中有几点灯光,相距得很近,这就揣想着,那必是家里,父亲当是在灯下看书了吧,母亲却也该同着弟妹在灯下说笑。他们决想不到我是在这屋边大堤上站着。父亲是怕我在三湖惹下了是非,将我送到南昌去,不想,我偏偏偷了回来给他惹是非。在堤上对着家门呆呆地看了许久,自己吸了口气,接着叹了两声,摇了几摇头,现出踌躇的样子来,然后顺着长堤,依然走到小塔边下去。

  在那时,船家也都早安歇了,在紧邻着渡船的右边,有了一只其大如床的小船,黑黑的两个影子,被水里的月光反射着,更觉着这境界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幽深意味。于是小秋在塔基下一块石板上坐着,赏玩着这点趣味。这就听到堤岸上的沙子,被人践踏作响,料着是玉坚由姚家村打听消息回来了,立刻走向前去相迎。玉坚在堤上就笑道:“这样月色昏黄,你又一肚子心事,我在路上,就料着你不肯在船上睡觉。”他走到身边,拉了小秋的手道:“上船睡觉去吧。”小秋道:“咦!我托你打听的消息呢?你怎么一字不提?这河岸上风景很好,我们就在这里谈谈,岂不是好?也免得船家听到。”玉坚随了他的意思,不经意的走着,一面和他谈话。因道:“五嫂子说的话,那是一点也不错的。春华在上轿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到外婆家来,丝毫也不作难。到了管家以后,那是虎人了牢笼,自然她一毫不能自由。至于她的消息怎么样,管家可不肯外漏,所有亲戚朋友,都说管家待她很好。她在那里过着也很适意,一点重事不作,除了睡觉吃饭,就是看书。”小秋道:“她还有心看书吗?这是谣言。”

  玉坚道:“那也不见得是谣言。譬如一个人坐在牢里吧,不能整天整夜或哭或叹,总要想个法子来排解。我想,她到管家以后,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死,一条路是投降。管家怎样苛尅待她,那是不会。她两家本来是爱亲结亲。而且这样好一个姑娘,配他那样一个癞痢头痨病鬼的儿子,还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吗?”小秋一句也不答应,只是低了头走。玉坚道:“那么,我们决计明天一早开船了,我丢下一个人在省城里,我是十分的不放心。”小秋道:“当然我不能老是这样的耽误你,但是我这颗心碎了,我眼睁睁地望到人家跳进火坑去,不能救她。老实说,假如不是为着想了这一条笨计,也许她不至于就到火坑里去,我真后悔。”说着,将脚连连地在地上顿了几下,抬起手来,将头乱搔着。玉坚道:“你何必这样发急?我们抚心自问,是很对得住她的了。这是她家庭专制,推她下了火坑,与你什么相干?”小秋也不作声,走向河岸边,身靠了一棵小柳树,抬头向天上的月亮看着。玉坚倒吓了一跳,怕他要跳河,赶快跑向前来,紧紧地靠定了他站定,暗暗地还扯住了他的衣服。

  小秋这倒是不曾理会,又抬起手来,乱搔着头发,将脚顿着,长叹了一口气道:“月亮呀,你当然要照着她的,你给我转一个信给她,我的心碎了。”玉坚摇着他的肩膀道:“小秋,你疯了吗?我们可以回船去了。你听听卡船上的更鼓,已转三更了。”梦远书城(my285.com)

  这一句话把小秋提醒,果然身边咚咚地响着。回头看到家里那座竹篱笆,在月亮下已是清清楚楚,便回转身来凝望了一阵。玉坚低声道:“走吧,若是让老伯知道了,这件事不是闹着玩的。”小秋道:“我自己也不解什么缘故,只觉我这一颗心,今天是二十四分的乱,我望到了我的家,很想去看看我的父母。”玉坚一把将他紧紧地抓住,因道:“你这不叫胡来吗?你这样偷回来的事,避之还恐不及,怎好进去看老伯伯母?二位老人家追问起来,那更使我难为情。有道是奸不闻于父母,你为了儿女私情回三湖来的,怎好去对两位老人家说?你若是撒谎,这谎颇不好撒。”小秋呆望了一会子,叹口气道:“没法子,我也只好欺骗我的两位老人家了。”于是垂着头,慢慢地向渡口走去。可是只走了七八步路,突然地把身子站住,摇摇头道:“不成。我就是不进去,我也得到门外去听听,且听我父母现在说些什么。”玉坚道:“这个时候,老伯伯母,大概都要安歇了,你去听也听不到什么。”但是小秋说着话的时候,已经转身向自己家门口走去,而且是走得很快。玉坚想着,一个人到家门口,就想着家里人,这也是人情,让他在门外听听这也并无不可。因之慢慢地随着,老远地站定。小秋紧贴在门边,侧耳向里边听去。听到当当的敲下了十点钟,凭着自己耳朵的经验,知道这是母亲房里的钟声,想着今天晚上,相当地炎热,也许母亲还在乘凉。这种十下敲过,空气里是更现着沉寂,没有一点声音。小秋在听不到什么的时候,觉得走开也好,想着正待移步,却是这半空间,荡漾着一阵清风竟有一股子药味,送到了鼻子里。小秋突然吃了一惊,这是谁吃药?这样夜深,还在煎药,不要是两位老人家里面的一位吧?于是猛可地立住,又在门边站着。玉坚这就悄悄地跟了过来,低声叫道:“呔!小秋,你怎么还不走?”小秋将鼻子耸了两耸,因道:“你闻闻,我家里有人熬药吃了。”玉坚道:“我也闻到药味的,这夜深气味就让风传播很远,也许不是府上有人熬药。”小秋道:“我自然愿意不是这样,可是我决不能断定说,不是我家熬药,我得等一个人出来问问。”玉坚道:“那一问,事情不就糟了吗?”小秋道:“我宁可让我父母责罚一顿,我不能不进去看看了。”说着,他举起手来,就呼呼地打门。玉坚要拦阻,也来不及。而且人家要回家见父母,自己也没有去拦阻的道理。不但不上前,只得退后两步,且看动静,随着那两扇篱笆门也就开了。这就见到门里灯光一闪,有人咦了一声道:“少爷回来了。”玉坚怔了一怔,不知怎么好,只是远远地看了去。小秋随着那灯光,一脚跨进了门,便问道:“我们家里有什么人身上不舒服吗?”那人答道:“太太受暑了。”小秋听说,更不能稍停住脚,向里面直奔了去。

  到了后进堂屋里,并没有点灯,天井圈外的月光,照到堂屋地上,昏黄的一大块。里面屋里却是点着灯,有些微的光,反映了出来。在月光里面,放了一张竹子睡椅,上面仿佛睡着一个人,在睡椅边的地上,有两三点蚊香火。在椅沿边一个泥炉子上,炭火很旺的,正熬着药罐子。小秋情不自禁的,老远地就叫了一声妈。那睡椅上的李太太,来不及穿鞋子,便随着袜子站在地上,很惊异地道:“孩子,你怎么回来了?”小秋赶快地三步两步跑向前去,问道:“妈,你怎么中了暑?”李太太道:“我昨天才病的,你怎么回来得这样快呢?”这时,李太太坐下,女仆捧了灯放在桌上,小秋看到母亲脸腮尖削着,颧骨上有两块红晕,像炭炽一般,似乎还是烧热未退。因道:“妈的病不轻吧?”李太太道:“今天下午,轻松得多了。再吃一剂药就全好了,这算不了什么.倒是要问你,怎么回到三湖来了?”小秋踌躇着道:“爹不在家吗?”李太太道:“今天钱帮上有人约会,你爹不到十二点也不会回来的,你有什么急事,等着和他说吗?”小秋本来已经坐在母亲身边,一张竹椅子上坐着,这时突然地站立着,垂了两手,做个谨候教训的样子。

  李家是个官僚世家,家庭中那种封建制度的家规,虽到了李秋圃那样脱俗,不期然而然的,总还有许多存在。李太太一看到他这种样子,就料着他要请罪。便皱了眉道:“今年上半年,你就闹得可以了,若是在祖父手上,不死也要你半条命。好容易把你送到省城去了,你伯父来信,也说你很好,怎么你又闹出了什么乱子?跑了回来。”小秋道:“倒并没有闹什么乱子,只是这次回来,事情很冒昧,我不敢实说。”李太太道:“你总得说呀。回头你爹回来了,你不说也成吗?你不如先告诉了我,我还可以给你遮盖一二。”小秋看看女仆不在身边,就把这次到三湖来的行为,含糊其词地说了个大概,又说本来要明早就溜回省去。因为在门外闻到药味,不放心,只好大着胆子进来看一看爹妈。李太太早是坐了起来,手拍了椅子扶手道:“你太胆大妄为了!我若不是身上有病,我就要找根棍子,先教训你一顿。你太胆大妄为了!”她那发烧的颧骨上,似乎更显着发热,将手只管在椅子靠手上拍着.小秋很不容易看见母亲生这样大的气,料着是不容易用言语来平下去的,便呆呆地站着,没有作声。李太太将气生过了,也是向他望着。便道:“哼!看你这样子,好像是胆子小得很,可是你为什么做出这种事来呢?你是稍微有点惧怕心的,早就该连滚带爬瞒着偷回南昌去,不想把你一双爹娘,看得像纸糊的人,居然敢回来把话直说。唉!你真气死我。”

  小秋听听母亲的话音,由急变缓,似乎还不至于动手打,便低声道:“妈要原谅我,并不是我做了这样的事,还敢回来夸嘴,实在是走到了门口,想起二位老人家,不由自己做主,舍不得走开。况且明明闻到了药味,不知是谁病了,怎好不进来看看。”李太太在椅子下面,摸起了水烟袋和火柴,点着纸媒,静静地抽了两袋水烟,喷出烟来,又哼了一声道:“你叫我说你什么是好,你真打算在这里硬挺,等你爹回来和你算账吗!你包的船既是还停在渡口上,你还不滚了回船去,趁着还没有什么人知道,你溜回南昌,也省得你爹和你二伯,又为你生气。我有什么法子,只好心里记着吧。”

  小秋也不敢作声,只是呆站着。李太太放下水烟袋,将手又连连拍着椅子道:“你还不明白吗?你父亲脾气上来了,谁也劝解不下来的,你做了这样的事,难道你爹听了,会放过你不成?你这么大人了,打得皮碰血出,似乎也不大好看,你为什么还不走?”小秋道:“明明回来了,不见爹一面……”李太太抢着道:“糊涂虫,还能让你爹知道这事吗?我只好为你做回小人,同听着老妈子约着,瞒了你爹,你先走吧。说不定你爹马上回来了,到那时候叫我替你讲情不成?你走吧,别让我着急了。”小秋看到母亲这样惶急的样子,再想到父亲的性格,果然是不宜在家里久站。便道:“那么,我就走了吧。只是妈身体不大舒服。”李太太道:“你不用假惺惺了,我这病明天就好了。若是你爹知道了,又骂又打,也许要气成他一场大病。那时,我也只有病上加病。”说着,就喊道:“黄得禄呢?”随着喊,听差黄得禄由外面进来了。李太太道:“你少爷瞒着老爷由省里来了,老爷知道了,那了不得。刚才是你开的门放他进来,你依然送他上船去。月亮很好,也不用打灯笼,你就这样送他走。”小秋道:“那么,我走了。到省我就写信来,请你老放心。”李太太道:“哼!放心。叫我怎么放心呢?”小秋本待要走,听了母亲这话,又站住了脚。李太太道:“你还不走?我心里还直跳呢。黄得禄!赶快送他走!”小秋不能再说什么了,给母亲深深地鞠了一个躬,随着听差低头走出门来。

  走了十几步,听得大门响,回头看时,月亮地里女仆追上来,低声道:“少爷,太太说,你要什么东西对黄得禄说,半夜给你送上船去.快走吧,后面有一个灯笼,是老爷回来了。”小秋不敢多话,赶快回渡口来,到了塔边下,只见玉坚还在月亮地里徘徊。他迎上前道:“天!回来了?我替你出了一身臭汗。老伯见你说了些什么?”

  小秋道:“家父不在家,家母还怕我挨打,叫我赶快回省去呢。”说着,吩咐黄得禄回去,说是不需要什么了。玉坚道:“这就很好,我就很怕为了你的事,把我也拖下了海。我的乱子,是已成之局,让家里知道了,那会更不得了。”小秋道:“由我在省里遇到你起,直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我做的事,简直是一场梦。今天的事,时刻变幻,更像是一场梦。我对这些,已经支持不住,我要下船睡觉去了。”那船家从睡梦中惊醒,也奇怪他们半夜不睡,催他们上船去。两个人上得船来,都觉着十分疲倦,在舱板上展开被褥,各自睡觉。

  也不知道是睡过了有多少时候,却听得有人在岸上大声叫着少爷。初时还以为是梦,那声音继续的叫着,把人直叫醒过来。睁眼看时,果然在船头边岸上,有一只灯笼,只管晃荡着。便坐起来问道:“是黄得禄吗?我并不要什么,夜深了,你还来做什么呢?”黄得禄道:“老爷回来了,请你回家去。”小秋听了,不由心向下一落,赶陕爬到船头上来,问道:“不是让你们瞒着的吗?”黄得禄道:“恐怕是太太告诉的吧?”小秋道:“这糟了,可是我不能不回去。”玉坚醒过来,也爬出舱来商量着道:“要说拦阻你回去,我不敢说这话。不过你自己总得斟酌斟酌。”黄得禄道:“少爷,你回去吧,你不回去,我们也不敢回去的。”小秋看他后面,还站着两个人,若是不去,也许他们会来绑着去。这情形倒是很厉害,站在船头上,作声不得,因为不去不行,去又不敢呢。


《北雁南飞》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