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老张的哲学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王德扯腿往外跑,邦的一声开开街门,随着“哎哟”了一声。李静跟着跑出来,看见王德一手遮着头,—手往起竖门闩。

    “王德!打着没有?”

    “没有!除了头上添了一个鹅峰。”王德说罢又飞跑去了。不到十分钟,王德跑回来。

    “王德,你的头疼不疼?”她摸了摸他的头依然是滚热的。“不疼!静姐!我跑到街上,心生一计:与其到北城打听,不如去问巡警。果然巡警告诉我那位善人的住址,是在银锭桥门牌九十八号,你的事完了,该我说了罢?”“说罢。”

    “姐姐!你有什么心事?‘说罢’两个字不象你平日的口气。”

    “没有心事,你的事怎样?”

    “作访员,将来作主笔!这绝不是平庸的事业!你看,开导民智,还不是顶好的事?”

    “你要作文章,写稿子,报馆要是收你的稿件才怪!”

    “静姐,你怎么拿我取笑!”王德真不高兴了。

    “你不信我的话,等姑父回来问他,听他说什么!”“一定!问了姑父,大概就可以证明你的话不对!”王德撅了嘴,心里想:怎样作稿子,怎样登在报上,怎样把有自己的稿子的报,偷偷放在她的屋里,叫她看了,她得怎样的佩服。……

    李静想她自己的事,他想他自己的事,谁也不觉寂寞的彼此看着不说话。

    李应回来了。

    “李应!好几年没见!”王德好容易找到一个爱听他的事情的,因为李静是不愿听的。

    “王德,怎么永远说废话?今天早晨还见着,怎就好几年?”李应又对他姐姐说:“叔叔说什么来着?”

    “对,姐弟说罢!今天没我说话的地方!”

    “王德!别瞎吵!”李应依旧问她:“叔父怎样?”“叔父身体照常,只嘱咐你好好作事。”李静把别的事都掩饰住。

    “王德你的事情?”李应怕王德心里不愿意,赶快的问。“你问我?这可是你爱听?好!你听着!”王德可得着个机会。“今天我出城,遇见一位亲戚,把我介绍到大强报报馆,一半作访员,一半作校对。校对是天天作,月薪十元;访稿是不定的,稿子采用,另有酬金。明天就去上工试手。李应,学好了校对和编稿子,就算明白了报馆的一大部分,三二年后我自己也许开个报馆。我决不为赚钱,是为开通民智,这是地道的好事。”

    王德说完,专等李应的夸奖。

    “错是不错。”李应慢慢的说:“只是世界上的事,在亲自经验过以前,先不用说好说坏。”

    “好!又一个闷雷!在学堂的时候我就说你象八十岁的老人。你说话真象我老祖!”王德并没缺了笑容。“事实如此!并不是说我有经验,你没有。”

    “我到底不信!世界上的事就真是好坏不能预料的吗?”“你不明白我的意思,王德!等有工夫咱们细说,现在我要想一想我自己的事。”

    李应说完走到自己的屋去,李静去到厨房作晚饭,只剩下王德自言自语的说:“对!咱也想咱自己的事!”

    老张对龙树古下了“哀的美敦书”:“老龙!欠咱的钱,明天不送到,审判厅见!如有请求,钱不到人到,即仰知悉!张印”

    龙树古慌了,立刻递了降书,约老张在新街口泰丰居见面,筹商一切条件;其茶饭等费概由弱国支付!

    双方的战术俱不弱,可是由史学家看,到底老张的兵力厚于老龙,虽然他是军官,救世军的军官。

    双方代表都按时出席,泰丰居的会议开始。

    “老龙!说干脆的!大块洋钱你使了,现在和咱充傻,叫作不行!”老张全身没有一处不显着比龙树古优越,仰着头,半合着眼,用手指着老龙。

    “慢慢商议,不必着急。”龙军官依然很镇静。“不着急是儿子!晶光的袁世凯脑袋,一去不回头,你不着急,我?没办法,审判厅见!”老张扭着头不看老龙,而看着别的茶客吃东西。

    “打官司,老张你不明白法律。”

    “怎么?”

    “你看,现在打官司讲究请律师。假如你争的是一千元的财产,律师的费用,就许是五六百。打上官司,三年五年不定完案不完,车钱你就赔不起。即使胜诉,执行之期还远得很,可是车饭和律师出厅费是现款不赊。你要惜钱不请律师,我请,律师就有一种把没理说成有理的能力。”“我很有几位法界的朋友,”龙军官不卑不亢的接着说:“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宁受屈别打官司,除了有心争气,不计较金钱损失的。老张你平心静气的想想,顶好我们和平着办,你不信呢,非打官司不可,我老龙只有奉陪!”

    老张翻了翻眼珠,从脑子里所有的账本,历史,翻了一个过。然后说:

    “打官司与否,是我的自由,反正你成不了原告。你的话真罢假罢,我更没工夫想。不过老龙你我的交情要紧,似乎不必抓破了脸叫旁人看笑话。你到底怎么办?”“慢慢的还钱。”

    “别故意耍人哪,老龙!这句话我听过五百多回了!”“你有办法没有?”

    “有!只怕你不肯干!”

    “咱听一听!”

    “还是那句话,你有那么好的姑娘,为什么不可以得些彩礼,清理你的债务?”

    “没有可靠的人替我办,彩礼也不会由天上飞下来,是不是?”

    “你看这里!”老张指着他自己的鼻梁说:“你的女儿就和我的一样,只要你肯办,老张敢说:作事对得住朋友!”“你的计划在那里?”

    “你听着,你看见过孙八爷没有?”

    “不就是那位傻头傻脑的土绅士吗?”

    “老龙,别小看了人!喝!土绅士?人性好,学问好。而且是天生下来的财主!”

    “他有钱是他的。”

    “也许是咱们的!孙八爷年纪不大,现在也不过三十上下。前者他和我说,要娶一位女学生。我听过也就放在脑后,后来我看见凤姑娘,才想起这桩事。凭姑娘的学问面貌,孙八的性格地位,我越看越是一对天造地设的漂亮小夫妇。可是我总没和你说。”

    “没明说,示过意?”

    “老龙,老朋友,别一句不让!”老张故意卖个破绽,示弱于老龙,因为人们是可以赢一句话而输掉脑袋的!“果然你愿意办,我可以去对孙八说。事情成了,姑娘有了倚靠,你清了债,是不是一举两得?现在听你的,说个数目。”“三十万块钱。”

    “老龙!”老张笑起来。“别要少了哇!总统买姑娘也犯不上化三十万哪!”

    “要卖就落个值得,五个铜子一个,我还买几个呢!”“这不是卖,是明媒正娶,花红轿往外抬!彩礼不是身价!”“那末,不写字据?”

    “这——,就是写,写法也有多少种。”

    “老张!咱们打开鼻子说亮话:写卖券非过万不可,不写呢,一千出头就有商议。好在钱经你的手,你扣我的债。那怕除了你的债剩一个铜子呢,咱买包香片茶喝,也算卖女儿一场,这痛快不痛快?”

    “你是朋友,拿过手来!”老张伸出手和龙军官热热的握了一握。“卖券不写,婚书是不可少的!”

    “随你办,办得妥,你的钱就妥。不然,钱再飞了,咱姓龙的不负延宕债务的责任。有我的女儿,有孙八的钱,有你这件人,就这么办,我敬候好音!”

    “好朋友!来!今天先请咱喝盅喜酒!”

    弱国担负茶饭,已见降书之内,龙军官无法要了些酒菜喂喂老张。

    泰丰居会议闭幕,外面的狂风又狂吼起来。老张勇敢而快活的冲着北风往家里走,好似天地昏暗正是他理想的境域!

    王德撅着嘴,冲着尖锐杀肉的北风往赵姑母家里走,把嘴唇冻的通红。已经是夜里一点钟,街上的电灯被风吹得忽明忽灭,好似鬼火,一闪一闪的照着街心立着的冷刺猬似的巡警。路旁铺户都关了门,只有几家打夜工的铜铁铺,依然叮叮的敲着深冬的夜曲。间断的摩托车装着富贵人们,射着死白的光焰,比风还快的飞过;暂时冲破街市上的冷寂。

    这是王德到报馆作工的第七夜。校对稿件到十一点钟才能完事,走到家中至早也在十二点钟以后。因赵姑父的慈善,依然许王德住在那里,夜间回来的晚,白天可以晚起一些,也是赵姑父教给王德的。

    身上一阵热汗,外面一阵凉风,结果全身罩上一层粘而凉的油漆。走的都宁愿死了也不愿再走,才到了赵姑父家。他轻轻开开门,又轻轻的锁好,然后蹑足屏气的向自己屋里走。北屋里细长的呼声,他立住听了一会儿,心里说道:“静姐!我回来了!”

    王德进到自己屋里,把蜡烛点上,李应的眼被烛光照得一动一动的要睁开,然后把头往被窝里钻进去。“李应,李应!”王德低声的叫。李应哼了一声,又把头深深的蒙在被里。王德不好意思把李应叫醒,拿着蜡烛向屋内照了一照,看见李应床下放着一双新鞋。然后熄了蜡烛上床就寝。

    王德睡到次日九点钟才醒,李应早已出去。

    “王德!该起来了!”窗外李静这样说。

    “就起。”

    “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用说,昨天我要没血性,就死在外面了!”“午后出去不?”

    “不一定。”

    “姑母下午出城去看叔父。”

    “好!我不出去,有话和你说。”

    “我也想和你谈一谈。”

    李静到厨房去作事,王德慢慢的起来,依然撅着嘴。赵姑母预备出门,比上阵的兵丁繁琐多了,诸事齐备,还回来两次:一次是忘带了小手巾,一次是回来用碟子盖好厨房放着的那块冻豆腐。

    赵姑母真走了,王德和李静才坦然坐在一处谈话。“姐姐,谁先说?”

    “你先说,不然你也听不下去我的。”她温媚的一笑。“好姐姐!我现在可明白你与李应的话了!你们说我没经验,说我傻,一点不假!说起来气死人,姐姐,你想报馆的材料怎么来的?”


《老张的哲学》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