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科利奥兰纳斯 > 第三幕

第三幕

    第一场罗马。街道

    吹号筒;科利奥兰纳斯、米尼涅斯、考密涅斯、泰特斯-拉歇斯、众元老、贵族等同上。

    科利奥兰纳斯

    那么塔勒斯-奥菲狄乌斯又发兵来了吗?

    拉歇斯

    是的,阁下;所以我们应当格外迅速地部署起来。

    科利奥兰纳斯

    这么说,伏尔斯人还是没有屈服,随时准备着向我们乘机进攻。

    考密涅斯

    执政阁下,他们已经精疲力尽,我们这一辈子大概不会再看见他们的旗帜飘扬了。

    科利奥兰纳斯

    你看见奥菲狄乌斯吗?

    拉歇斯

    在我们的保卫之下他曾经来看过我;他咒骂伏尔斯人,因为他们这样卑怯地举城纳降。现在他退到安息地方去了。

    科利奥兰纳斯

    他说起我吗?

    拉歇斯

    说起的,阁下。

    科利奥兰纳斯

    怎么说?说些什么?

    拉歇斯

    他说他跟您剑对剑地会过多少次;在这世上,您是他最切齿痛恨的一个人,他说只要能够找到一个机会把您打败,他不惜荡尽他的财产。

    科利奥兰纳斯

    他住在安息地方吗?

    拉歇斯

    是的。

    科利奥兰纳斯

    我希望有机会到那边去找他,让我们把彼此的仇恨发泄一个痛快。欢迎你回来!

    西西涅斯及勃鲁托斯上。

    科利奥兰纳斯

    瞧!这两个是护民官,平民大众的喉舌;我瞧不起他们,因为他们擅作威福,简直到了叫人忍无可忍的地步。

    西西涅斯

    不要走过去。

    科利奥兰纳斯

    嘿!那是什么意思?

    勃鲁托斯

    前面有危险,不要过去。

    科利奥兰纳斯

    为什么有这样的变化?

    米尼涅斯

    怎么一回事?

    考密涅斯

    他不是已经由贵族平民双方通过了吗?

    勃鲁托斯

    考密涅斯,他没有。

    科利奥兰纳斯

    我不是已经得到孩子们的同意了吗?

    元老甲

    两位护民官,让开;他必须到市场上去。

    勃鲁托斯

    人民对他非常愤怒。

    西西涅斯

    站住,否则大家都要卷进一场骚动里了。

    科利奥兰纳斯

    你们不是他们的牧人吗?他们会把刚才出口的话当场否认,这样的人也可以让他们有发言的权利吗?你们管些什么事情?你们既然是他们的嘴巴,为什么不把他们的牙齿管住?你们没有指使他们吗?

    米尼涅斯

    安静点儿,安静点儿。

    科利奥兰纳斯

    这是一场有意的行动,全然是阴谋的结果,它的目的是要拘束贵族的意志。要是我们容忍这一种行为,我们就只好和那些既没有能力统治、又不愿被人统治的人们生活在一起了。

    勃鲁托斯

    不要说这是一个阴谋。人民高呼着说您讥笑了他们,说您在不久以前施放谷物的时候,曾经口出怨言,辱骂那些为人民请命的人,说他们是时势的趋附者,谄媚之徒,卑鄙的小人。

    科利奥兰纳斯

    这是大家早就知道的。

    勃鲁托斯

    他们有的人还不知道。

    科利奥兰纳斯

    那么是你后来告诉他们的吗?

    勃鲁托斯

    怎么!我告诉他们!

    科利奥兰纳斯

    你很可以干这种事的。

    勃鲁托斯

    像您干的这种事,我想我可以比您干得好一点。

    科利奥兰纳斯

    那么我为什么要做执政呢?凭着那边天上的云起誓,让我也像你们一样没有寸尺之功,跟你们一起做个护民官吧!

    西西涅斯

    您把悻悻之情表现得太露骨了,人民正是为了这个缘故才激动起来的。您现在已经迷失了道路,要是您想达到您的目的地,您必须用温和一点的态度向人家问路,否则您不但永远做不到一个尊荣的执政,就是要跟他并肩做一个护民官,也是一样办不到的。

    米尼涅斯

    让我们安静一点。

    考密涅斯

    人民一定被人利用、受人指使了。这一种纷争不应该在罗马发生;科利奥兰纳斯因功受禄,也不该在他坦荡的大路上遭遇这种用卑鄙手段安放上去的当途的障碍。

    科利奥兰纳斯

    向我提起谷物的事情!那个时候我是这样说的,我可以把它重说一遍——

    米尼涅斯

    现在不用说了。

    元老甲

    在这样意气相争的时候,还是不用说了吧。

    科利奥兰纳斯

    我一定要说。我的高贵的朋友们,请你们原谅。这种反复无常、腥臊恶臭的群众,我不愿恭维他们,让他们认清楚自己的面目吧。我要再说一遍,我们因为屈尊纡贵,与他们降身相伍,已经亲手播下了叛乱、放肆和骚扰的祸根,要是再对他们姑息纵容,那么这种莠草更将滋蔓横行,危害我们元老院的权力;我们不是没有道德,更不是没有力量,可是我们的力量已经送给一群乞丐了。

    米尼涅斯

    好,别说下去了。

    元老甲

    请您不要再说下去了。

    科利奥兰纳斯

    怎么!不再说下去!我曾经不怕外力的凭陵,为国家流过血,现在我更要大声疾呼,直到嘶破我的肺部为止,警告你们留意那些你们所厌恶、畏惧、惟恐沾染然而却又正在竭力招引上身的麻疹。

    勃鲁托斯

    您讲起人民的时候,好像您是一位膺惩罪恶的天神,忘记了您也是跟他们具有同样弱点的凡人。

    西西涅斯

    我们应当让人民知道他这种话。

    米尼涅斯

    怎么,怎么?他的一时气愤的话吗?

    科利奥兰纳斯

    一时气愤!即使我像午夜的睡眠一样善于忍耐,凭着乔武起誓,我也不会改变我这一种意思!

    西西涅斯

    您这一种意思必须让它留着毒害自己,不能让它毒害别人。

    科利奥兰纳斯

    必须让它留着!你们听见这个侏儒群中的高个子的话吗?你们注意到他那斩钉截铁的“必须”两个字吗?

    考密涅斯

    好像他的话就是神圣的律法似的。

    科利奥兰纳斯

    “必须”!啊,善良而不智的贵族!你们这些庄重而卤莽的元老们,为什么你们会允许这多头的水蛇选举一个官吏,让他代替怪物发言,凭着他的专横的“必须”两字,他会大胆宣布要把你们的水流向沟渠决注,把你们的河道侵为己有?放下你们的愚昧,从你们危险的宽容中间觉醒过来吧!你们是博学的人,不要像一般愚人一样,甘心替他们掇椅铺垫。要是他们做了元老,你们便要变成平民;当他们的声音和你们的声音混合在一起的时候,因为他们人数众多,你们将要完全为他们所掩盖,被他们所支配。他们可以选择他们自己的官长,就像这家伙一样,凭着他的“必须”、他的迎合民心的“必须”两字,就可以和最尊严的元老们对抗。凭着乔武本身起誓,执政们将会因此失去他们的身分;当两种权力彼此对峙的时候,混乱就会乘机而起,我一想到这种危机,心里就感到极大的痛苦。

    考密涅斯

    好,到市场上去吧。

    科利奥兰纳斯

    谁授权执政,使他散放仓库中的存谷,像从前希腊的情形——

    米尼涅斯

    得啦,得啦,别提起那句话啦。

    科利奥兰纳斯

    虽然希腊人民有更大的权力,可是我说,他们这一种举动,无异养成反叛的风气,酿成了国家的瓦解。

    勃鲁托斯

    嘿,人民可以同意说这种话的人当执政吗?

    科利奥兰纳斯

    我可以说出比他们的同意更好的理由来。他们知道这些谷不是我们名分中的酬报,自以为谁也不会把它从他们的嘴边夺下来,所以也从来不曾为它出过一丝劳力。当国家危急存亡的关头要他们出征的时候,他们懒得连城门也不肯走出;一到了战场,他们只有在叛变内讧这一类行动上表现了最大的勇气;像这样的功绩,是不该把谷物白白分给他们的。他们常常用莫须有的罪名指斥元老院,难道我们因为受到了他们那样的指斥,才会作这样慷慨的施舍吗?好,给了他们又怎样呢?这些盲目的群众会感激元老院的好意吗?他们的行动就可以代替他们的言语:“我们提出要求;我们是大多数,他们畏惧我们,所以答应了我们的要求。”这样我们贬抑了我们自己的地位,让那些乌合之众把我们的谨慎称为恐惧;他们的胆子愈来愈大,总有一天会打开元老院的锁,让一群乌鸦飞进来向鹰隼乱啄。

    米尼涅斯

    够了,够了。

    勃鲁托斯

    够了,已经说得太多了。

    科利奥兰纳斯

    不,再听我说下去。无论天上人间,一切可以凭着发誓的东西,愿它们为我的结论作证!元老贵族与平民两方面的权柄,一部分因为确有原因而轻视着另一部分,那一部分却毫无理由地侮辱着这一部分!身分、名位和智慧不能决定可否,却必须取决于无知的大众的一句是非,这样的结果必致于忽略了实际的需要,让轻率的狂妄操纵着一切;正当的目的受到阻碍,一切事情都是无目的地胡作非为。所以,我请求你们,要是你们的谨慎过于你们的恐惧,你们爱护国家的基础甚于怀疑它的变化,你们喜欢光荣甚于长生,愿意用危险的药饵向一个别无生望的病体作冒险的一试,那么赶快拔去群众的舌头吧;让他们不要去舐那将要毒害他们的蜜糖。你们要是受到耻辱,是非的公论也要从此不明,政府将要失去它所应有的健全,因为它被恶势力所统治,一切善政都要无法推行。

    勃鲁托斯

    他已经说得很够了。

    西西涅斯

    他说的全然是叛徒的话;他必须受叛徒的处分。

    科利奥兰纳斯

    你这卑鄙的家伙!让你受众人的唾弃!人民要这种秃头的护民官干么呢?因为信任了他们,所以人民才会不再服从比他们地位高的人。在叛乱的时候,一切不合理的事实都可以武断地成为法律,那时候他们才是应该受人拥戴的人物;可是在正常的时期,那么让一切按照着正理而行,把他们的权力推下尘土里去吧。

    勃鲁托斯

    公然的叛逆!

    西西涅斯

    这还是个执政吗?不。

    勃鲁托斯

    喂!警官呢?把他逮捕起来。

    一警吏上。

    西西涅斯

    去,叫民众来;(警吏下)我用人民的名义亲自逮捕你,宣布你是一个企图政变的叛徒,公众幸福的敌人;我命令你不得反抗,跟我去听候处分。

    科利奥兰纳斯

    滚开,老山羊!

    众元老

    我们可以替他担保。

    考密涅斯

    老人家,放开手。

    科利奥兰纳斯

    滚开,坏东西!否则我要把你的骨头一根根摇下来。

    西西涅斯

    诸位市民,救命啊!

    若干警吏率侍从及一群市民同上。

    米尼涅斯

    两方面彼此客气一点。

    西西涅斯

    这个人要夺去你们一切的权力。

    勃鲁托斯

    抓住他,警官们!

    众市民

    打倒他!打倒他!——

    众元老

    (围绕科利奥兰纳斯忙作一团,狂呼)武器!——武器!——武器!——护民官!——贵族们!——市民们!——喂!——西西涅斯!——勃鲁托斯!——科利奥兰纳斯!——市民们!——静!——静!——静!——且慢!——住手!——静!

    米尼涅斯

    事情将要闹得怎样呢?——我气都喘不过来啦。这一场乱子可不小。我话都说不出来啦。你们这两位护民官!科利奥兰纳斯,忍耐些!好西西涅斯,说句话吧。

    西西涅斯

    听我说,诸位民众;静下来!

    众市民

    让我们听我们的护民官说话;静下来!说,说,说。

    西西涅斯

    你们快要失去你们的自由了,马歇斯将要夺去你们的一切;马歇斯,就是刚才你们选举他做执政的。

    米尼涅斯

    哎哟,哎哟,哎哟!这不是去灭火,明明是火上加油。

    元老甲

    他要把我们这城市拆为平地。

    西西涅斯

    没有人民,还有什么城市?

    众市民

    对了,有人民才有城市。

    勃鲁托斯

    我们得到全体的同意,就任人民的长官。

    众市民

    你们继续是我们的长官。

    米尼涅斯

    他们也未必会放弃这一个地位。

    考密涅斯

    他们要把城市拆毁,把屋宇摧为平地,把整整齐齐的市面埋葬在一堆瓦砾的中间。

    西西涅斯

    这一种罪名应该判处死刑。

    勃鲁托斯

    让我们执行我们的权力,否则让我们失去我们的权力。我们现在奉人民的意旨,宣布马歇斯应该立刻受死刑的处分。

    西西涅斯

    抓住他,把他押送到大帕岩③上,推下山谷里去。

    勃鲁托斯

    警官们,抓住他!

    众市民

    马歇斯,赶快束手就缚!

    米尼涅斯

    听我说一句话;两位护民官,请你们听我说一句话。

    警吏

    静,静!

    米尼涅斯

    请你们做祖国的真正的友人,像你们表面上所装的一样;什么事情都可以用温和一点的手段解决,何必这样操切从事?

    勃鲁托斯

    要是病症凶险,只有投下猛药才可见效,谨慎反会误了大事。抓住他,把他押到山岩上去。

    科利奥兰纳斯

    不,我宁愿死在这里。(拔剑)你们中间有的人曾经瞧见我怎样跟敌人争战;来,你们自己现在也来试一试看。

    米尼涅斯

    放下那柄剑!两位护民官,你们暂时退下去吧。

    勃鲁托斯

    抓住他!

    米尼涅斯

    帮助马歇斯,帮助他,你们这些有义气的人;帮助他,年轻的和年老的!

    众市民

    打倒他!——打倒他!(在纷乱中护民官、警吏及民众均被打退。)

    米尼涅斯

    去,回到你家里去;快去!否则大家都要活不成啦。

    元老乙

    您快去吧。

    科利奥兰纳斯

    站住;我们的朋友跟我们的敌人一样多。

    米尼涅斯

    难道我们一定要跟他们打起来吗?

    元老甲

    天神保佑我们不要有这样的事!尊贵的朋友,请你回家去,让我们设法挽回局势吧。

    米尼涅斯

    这是我们身上的一个痛疮,你不能替你自己医治;请你快去吧。

    考密涅斯

    来,跟我们一块儿去。

    科利奥兰纳斯

    我希望他们是一群野蛮人,不是罗马人;虽然这些畜类生在罗马,长大在朱庇特神庙的宇下,可是他们却跟野蛮人没有分别——

    米尼涅斯

    去吧;不要把你的满脸义愤放在你的唇舌上。

    科利奥兰纳斯

    要是堂堂正正地交锋起来,我一个人可以打败他们四十个人。

    米尼涅斯

    我自己也可以抵挡他们中间的一对头儿脑儿,那两个护民官。

    考密涅斯

    可是现在众寡悬殊;当一幢房屋坍下的时候而不知道趋避,这一种勇气是被称为愚笨的。您还是趁着那群乱民没有回来以前赶快走开吧;他们的愤怒就像受到阻力的流水一样,一朝横决,就会把他们所负载的一切完全冲掉。

    米尼涅斯

    请您快去吧。我要试一试我这老年人的智慧对于那些没有头脑的东西是不是有点需要;无论如何,这事情总要想法子弥缝过去。

    考密涅斯

    去吧,去吧。(科利奥兰纳斯、考密涅斯及余人等同下。)

    贵族甲

    这个人把他自己的前途葬送了。

    米尼涅斯

    他的天性太高贵了,不适宜于这一个世界。他不肯恭维涅普图努斯的三叉戟的雄威,或是乔武的雷霆的神力。他的心就在他的口头,想到什么一定要说出来。他一动了怒,就会忘记世上有一个死字。(内喧声)听他们闹得多厉害!

    贵族乙

    我希望他们都去睡觉!

    米尼涅斯

    我希望他们都给我跳下台伯河里!好厉害!他就不能对他们说句好话吗?

    勃鲁托斯及西西涅斯率乱民上。

    西西涅斯

    要把全城的人吃掉、让他一个人称霸的那条毒蛇呢?

    米尼涅斯

    两位尊贵的护民官——

    西西涅斯

    我们必须用无情的铁手,把他推下大帕岩去;他已经公然反抗法律,所以法律也无须再向他执行什么审判的手续,他既然藐视群众,就叫他认识认识群众的力量。

    市民甲

    我们要让他明白,尊贵的护民官是人民的喉舌,我们是他们的胳臂。

    众市民

    我们一定要让他明白。

    米尼涅斯

    诸位,诸位——

    西西涅斯

    静些!

    米尼涅斯

    有话可以商量,何必吵成这个样子?

    西西涅斯

    先生,你怎么也会帮助他逃走了?

    米尼涅斯

    听我说;我知道这位执政的长处,我也可以举出他的短处。

    西西涅斯

    执政!什么执政?

    米尼涅斯

    科利奥兰纳斯执政。

    勃鲁托斯

    他!执政!

    众市民

    不,不,不,不,不。

    米尼涅斯

    要是两位护民官和你们这些善良的民众允许我,我要请求说一两句话,你们听了以后,就会平心静气,自悔多事了。

    西西涅斯

    那么简简单单地说吧;因为我们已经决定除去这个恶毒的叛徒。把他驱逐出境会引起未来的祸患;留在国内,我们都要死在他的手里;所以我们决定就在今晚把他处死。

    米尼涅斯

    我们的罗马是以赏罚严明著名于全世界的,她对于有功的儿女的爱护,是记录在天神的册籍里的,要是现在她像一头灭绝天性的母兽一样,吞食了她自己的子女,善良的神明一定不能容许!

    西西涅斯

    他是一颗必须割去的疮疖。

    米尼涅斯

    啊!他是一段生着疮疖的肢体,割去了会致人死命,治愈它却很容易。他对罗马做了些什么事,你们要把他处死呢?他杀死我们的敌人,为他的祖国流过血,我敢说一句,他所失去的血,比他身上所有的血更多;他剩下的血,要是现在再被他的国人取去,那么无论下这样毒手的人,或是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人,都要永远在后世留下一个可耻的烙印了。

    西西涅斯

    这些全然是胡说八道。

    勃鲁托斯

    一派歪论;当他爱他的国家的时候,他的国家也尊重他。

    米尼涅斯

    他的战功如果腐朽了,人家也就对他失去敬意了。

    勃鲁托斯

    我们不想再所你说下去了。追到他家里去,把他拖出来;他是一种能够传染的恶病,不要让他的流毒沾到别人身上。

    米尼涅斯

    再听我说一句话,只有一句话。你们现在的行动,都是出于一时的气愤,就像纵虎出柙一样,当你们自悔孟浪的时候,再要把笨重的铅块系在虎脚上就来不及了。与其卤莽偾事,不如循序渐进;否则他也不是没有人拥护的,要是因此而引起内争,那么伟大的罗马要在罗马人自己手里毁掉了。

    勃鲁托斯

    要是这样的话——

    西西涅斯

    你还说什么?我们不是已经领略到他是怎样地服从命令的吗?我们的警察官不是已经遭他痛打了吗?我们自己不是也遭他反抗过了吗?来!

    米尼涅斯

    请你们想到这一点:他自从两手能够拔剑的时候起,就一直在战阵中长大,不曾在温文尔雅的语言方面受过训练;他说起话来,总是把美谷和糠麸不加分别地同时倾吐。你们要是允许我,我可以到他家里去,向他陈说利害,叫他接受用和平的手段,合法的方式进行的裁判。

    元老甲

    两位尊贵的护民官,这是最人道的办法;你们原来的方式太残酷了,而且也不知道将会引起怎样的结果。

    西西涅斯

    尊贵的米尼涅斯,那么请您接受人民的委托,去把他传来。各位朋友,放下你们的武器。

    勃鲁托斯

    不要回去。

    西西涅斯

    在市场上集合。我们在那边等着你们。要是您不能把马歇斯带来,我们就实行原来的办法。

    米尼涅斯

    我一定会叫他来的。(向众元老)请你们陪我去一趟。他一定要来,否则事情会愈弄愈糟的。

    元老甲

    我们去找他吧。(同下。)

    第二场同前。科利奥兰纳斯家中一室

    科利奥兰纳斯及贵族等上。

    科利奥兰纳斯

    让他们大家来扯我的耳朵;让他们把我用车轮辗死、马蹄踏死,或是堆十座山在大帕岩上,把我推下看不见底的深谷;我还是用这样一副态度对待他们。

    贵族甲

    这正是您的过人之处。

    科利奥兰纳斯

    我的母亲常常说他们只是一批萎靡软弱的货色,几毛钱就可以把他们买来卖去,在集会的时候秃露着头顶,听到像我这样地位的人谈到战争或和平的问题,就会打呵欠,莫名其妙地不作一声;我想她现在也不大赞成我。

    伏伦妮娅上。

    科利奥兰纳斯

    我正在说起您。您为什么要我温和一点?难道您要我违反我的本性吗?您应该说,我现在的所作所为,正可以表现我的真正的骨气。

    伏伦妮娅

    啊!儿啊,儿啊,儿啊,我希望你不要在基础未固以前,就丢失了你手中的权力。

    科利奥兰纳斯

    别管我。

    伏伦妮娅

    你要不是这样有意显露你的锋芒,已经不失为一个豪杰之士;在他们还有力量阻挠你的时候,你要是少向他们矜夸一些意气,也可以少碰到一些逆意的事情。

    科利奥兰纳斯

    让他们上吊去吧!

    伏伦妮娅

    是的,我还希望他们在火里烧死。

    米尼涅斯及元老等上。

    米尼涅斯

    来,来;您太粗暴了,有点太粗暴了;您非得回去把局势弥缝弥缝不可。

    元老甲

    此外没有办法了;您要是不愿意这样做,我们的城市就要分裂而灭亡了。

    伏伦妮娅

    请你接受劝告吧。我有一颗跟你同样刚强的心,可是我还有一个头脑,教我把我的愤怒用在更适当的地方。

    米尼涅斯

    说得好,尊贵的夫人!倘不是因为遭到这样非常的变化,为了挽回大局起见,不得不出此下策,那么我也要擐甲持枪,决不忍受这样的耻辱,让他去向群众屈身的。

    科利奥兰纳斯

    我必须怎么办?

    米尼涅斯

    回去见那两个护民官。

    科利奥兰纳斯

    好,还有呢?还有呢?

    米尼涅斯

    为了您的失言道歉。

    科利奥兰纳斯

    向他们道歉!我不能向神明道歉;难道我必须向他们道歉吗?

    伏伦妮娅

    你太固执了;在危急的时候,一个人是应当通权达变的。我听你说过,在战争中间,荣誉和权谋就像亲密的朋友一样不可分离;假定这句话是真的,那么请你告诉我,在和平的时候,它们倘然不能交相为用,是不是能够独立存在?

    科利奥兰纳斯

    嘿!嘿!

    米尼涅斯

    问得好。

    伏伦妮娅

    要是你们在战争中间,为了达到你们的目的起见,不妨采用权谋,示人以诈,而这样的行为对于荣誉并无损害,那么在和平的时候,万一也像战时一样需要权谋,为什么它就不能和荣誉并行不悖呢?

    科利奥兰纳斯

    为什么您要强迫我接受这种理由?

    伏伦妮娅

    因为你现在必须去向人民说话;不是照着你自己的意思说话,却要去向他们说一些完全违背你的本心的话。为了避免把自己的命运作孤注,为了避免流许多的血,你可以用温和的词句招抚一个城市,那么向人民说这样的话,对于你的荣誉又有什么损害呢?要是我的财产和我的亲友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需要我用欺诈的手段保全他们,我就会毅然去干那样的事,并不以为有什么可耻;我是代表你的妻子、你的儿子、这些元老和贵族们向你进这番忠告的;可是你却宁愿向这些无知的群众们怒目横眉,不愿向他们稍假辞色,去博取他们的欢心和爱戴,这是维持你的荣誉和地位所必需的保障。

    米尼涅斯

    尊贵的夫人!走吧,跟我们走吧;说两句好话;也许你不但可以缓和当前的危险,并且可以弥补过去的错误。

    伏伦妮娅

    我的孩子,请你现在就去见他们,把这帽子拿在手里,你的膝盖吻着地上的砖石,摇摆着你的头,克制你的坚强的心,让它变得像摇摇欲坠的烂熟的桑子一样谦卑;在这种事情上,行为往往胜于雄辩,愚人的眼睛是比他们的耳朵聪明得多的。你可以对他们说,你是他们的战士,因为生长在干戈扰攘之中,不懂得博取他们好感所应有的礼节;可是从此以后,当你握权在位的日子,你一定会为他们鞠躬尽瘁。

    米尼涅斯

    您只要照她这两句话说过以后,他们的心就是您的了;因为他们的原谅是有求必应的,正像他们爱说废话一样不费事。

    伏伦妮娅

    请你听从我们的劝告,去吧;虽然我知道你宁愿在火焰的深谷里追逐你的敌人,不愿在卧室之中向他献媚。考密涅斯来了。

    考密涅斯上。

    考密涅斯

    我已经到市场上去过。您现在必须结合强力的援助,否则就得用温和的态度保全您自己,或者暂时出走,躲避他们的锋芒。所有的民众都激怒了。

    米尼涅斯

    只有谦恭的言语才可以挽回形势。

    考密涅斯

    要是他能够勉力抑制他的性子,我想这也是个办法。

    伏伦妮娅

    他必须这样做,非这样做不可。请你说你愿意这样做,立刻就去吧。

    科利奥兰纳斯

    我必须去向他们露我的秃脑袋吗?我必须用我的无耻的舌头,把一句谎话加在我的高贵的心上吗?好,我愿意。可是这一个计策倘然失败,他们就要把这个马歇斯的体肤磨成齑粉,迎风抛散了。到市场上去!你们现在逼着我去做一件事情,它的耻辱是我终身不能洗刷的。

    考密涅斯

    来,来,我们愿意帮您的忙。

    伏伦妮娅

    好儿子,你曾经说过,当初你因为受到我的奖励,所以才会成为一个军人;现在请你再接受我的奖励,做一件你从来没有做过的事吧。

    科利奥兰纳斯

    好,那么我就去。滚开,我的高傲的脾气,让一个娼妓的灵魂占据住我的身体!让我那和战鼓竞响的巨嗓变成像阉人一样地尖细、像催婴儿入睡的处女的歌声一样轻柔的声音!让我的颊上挂起奸徒的巧笑,让学童的眼泪蒙蔽我的目光!让乞儿的舌头在我的嘴唇之间转动,我那跨惯征鞍的罩甲的膝盖,像接受布施一样向人弯曲!不,我不愿意;我怕我会失去对我自己的尊敬,我的身体干了这样的事,也许会使我的精神沾上一重无法摆脱的卑鄙。

    伏伦妮娅

    那么随你的便。我向你请求,比之你向他们请求,对于我是一个更大的耻辱。一切都归于毁灭吧;宁可让你的母亲感觉到你的骄傲,不要让她因为你的危险的顽强而担忧,因为我用像你一样豪壮的心讪笑着死亡。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你的勇敢是从我身上得来的,你的骄傲却是你自己的。

    科利奥兰纳斯

    请您宽心吧,母亲,我就到市场上去;不要责备我了。我要骗取他们的欢心,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将被罗马的一切手艺人所喜爱。瞧,我去了。替我向我的妻子致意。我一定要做一个执政回来,否则你们再不要相信我的舌头也会向人谄媚。

    伏伦妮娅

    照你的意思做吧。(下。)

    考密涅斯

    去!护民官在等着您。准备好一些温和的回答;因为我听说他们将要向您提出一些比现在他们加在您身上的更严重的罪状。

    米尼涅斯

    记好“温和”两个字。

    科利奥兰纳斯

    让我们去吧;尽他们捏造我什么罪状,我都可以用我的荣誉答复他们。

    米尼涅斯

    是的,可是要温和点儿。

    科利奥兰纳斯

    好,那么就温和点儿。温和!(同下。)

    第三场同前。大市场

    西西涅斯及勃鲁托斯上。

    勃鲁托斯

    我们说他企图独裁专政,用这一点作为他的最大的罪名;要是他在这一点上能够饰辞自辩,我们就说他敌视人民,并且说他把从安息人那里得到的战利品都中饱了自己的私囊。

    一警吏上。

    勃鲁托斯

    啊,他来不来?

    警吏

    他就来了。

    勃鲁托斯

    什么人陪着他?

    警吏

    年老的米尼涅斯和那些一向袒护他的元老们。

    西西涅斯

    你有没有把我们得到的票数记录下来?

    警吏

    我已经记下在这儿了。

    西西涅斯

    你有没有按着部族征询他们的意见?

    警吏

    我已经分别征询过了。

    西西涅斯

    快把民众立刻召集到这儿来;当他们听见我说,“凭着民众的权利和力量,必须如此如此”的时候,不论是死刑、罚款或是放逐,我要是说“罚款”,就让他们跟着我喊“罚款”;我要是说“死刑”,就让他们跟着我喊“死刑”。

    警吏

    我一定这样吩咐他们。

    西西涅斯

    当他们开始呼喊的时候,叫他们不停地喊下去,大家乱哄哄地高声鼓噪,要求把我们的判决立刻实行。

    警吏

    很好。

    西西涅斯

    叫他们留心我们的说话行事,不要退缩让步。

    勃鲁托斯

    去干你的事吧。(警吏下)一下子就激动他的怒气。他一向惯于征服别人,爱闹别扭;一受了拂逆,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性子,那时候他心里想到什么便要说出口来,我们就可以看准他这个弱点致他死命。

    西西涅斯

    好,他来了。

    科利奥兰纳斯、米尼涅斯、考密涅斯及元老贵族等上。

    米尼涅斯

    请您温和点儿。

    科利奥兰纳斯

    好,就像一个马夫似的,为了一点点的赏钱,愿意替无论哪个恶徒奔走。但愿尊荣的天神们护佑罗马的安全,让贤德的君子做我们的执法者!播散爱的种子在我们的中间,使我们宏大的神庙里充满和平的气象,不要使我们的街道为战争所扰乱!

    元老甲

    阿门,阿门。

    米尼涅斯

    好一个高尚的愿望!

    警吏率市民等重上。

    西西涅斯

    过来,民众。

    警吏

    听你们的护民官说话;肃静!

    科利奥兰纳斯

    先听我说几句话。

    西西涅斯

    勃鲁托斯

    好,说吧。喂,静下来!

    科利奥兰纳斯

    你们就在此刻宣布我的罪状吗?一切必须在这儿决定吗?

    西西涅斯

    我要请你答复,你是不是愿意服从人民的公意,承认他们的官吏的权力,当你的罪案成立以后,甘心接受合法的制裁?

    科利奥兰纳斯

    我愿意。

    米尼涅斯

    听着!各位市民,他说他愿意。想一想,他立过多少战功;想一想他身上的伤痕,就像墓地上的坟茔一样多。

    科利奥兰纳斯

    那些不过是荆棘抓破的伤痕,这点点的创痕,也不过供人一笑罢了。

    米尼涅斯

    再想一想,他说的话虽然不合一个市民的身分,可是却不失为军人的谈吐;不要把他粗暴的口气认为恶意的言辞,那正是他的军人本色,不是对你们的敌视。

    考密涅斯

    好,好,别说了。

    科利奥兰纳斯

    为了什么原因,我已经得到全体同意当选执政以后,你们又立刻撤销原议,给我这样的羞辱?

    西西涅斯

    回答我们。

    科利奥兰纳斯

    好,说吧;我是应该回答你们的。

    西西涅斯

    你企图推翻一切罗马相传已久的政制,造成个人专权独裁的地位,所以我们宣布你是人民的叛徒。

    科利奥兰纳斯

    怎么!叛徒!

    米尼涅斯

    不,温和点儿,你答应过的。

    科利奥兰纳斯

    地狱底层的烈火把这些人民吞了去!说我是他们的叛徒!你这害人的护民官!在你的眼睛里藏着二万个死亡,在你的两手中握着二千万种杀人的毒计,在你说谎的舌头上含着无数杀人的阴谋,我要用向神明祈祷一样坦白的声音,向你说,“你说谎!”

    西西涅斯

    民众,你们听见他的话吗?

    众市民

    把他送到山岩上去!把他送到山岩上去!

    西西涅斯

    静!我们不必再把新的罪名加在他的身上;你们亲眼看见他所作的事,亲耳听见他所说的话:殴打你们的官吏,辱骂你们自己,用暴力抗拒法律,现在他又公然藐视那些凭着他们的权力审判他的人,像这样罪大恶极的行为,已经应处最严重的死刑了。

    勃鲁托斯

    可是他既然为罗马立过功劳——

    科利奥兰纳斯

    你们还要讲什么功劳?

    勃鲁托斯

    我提起这一点,因为我知道你的功劳。

    科利奥兰纳斯

    你!

    米尼涅斯

    你怎样答应你的母亲的?

    考密涅斯

    你要知道——

    科利奥兰纳斯

    我不要知道什么。让他们宣判把我投身在高峻的大帕岩下,放逐,鞭打,每天给我吃一粒谷监禁起来,我也不愿用一句好话的代价购买他们的慈悲,更不愿为了乞讨他们的布施而抑制我的雄心,向他们道一声早安。

    西西涅斯

    因为他不但在思想上,而且在行动上不断敌对人民,企图剥夺他们的权力,到现在他居然擅敢在尊严的法律和执法的官吏之前,行使暴力反抗的手段,所以我们用人民的名义,秉着我们护民官的职权,宣布从即时起,把他放逐出我们的城市,要是以后他再进入罗马境内,就要把他投身在大帕岩下。用人民的名义,我说,这判决必须实行。

    众市民

    这判决必须实行——这判决必须实行——把他赶出去!——把他放逐出境!

    考密涅斯

    听我说,各位人民大众——

    西西涅斯

    他已经受到判决;没有什么说的了。

    考密涅斯

    让我说句话。我自己也曾当过执政;我可以向罗马公开展示她的敌人加在我身上的伤痕;我重视祖国的利益,甚于自己的生命和我所珍爱的儿女;要是我说——

    西西涅斯

    我们知道你的意思;说什么?

    勃鲁托斯

    不必多说,他已经被当作人民和祖国的敌人而放逐了;这判决必须实行。

    众市民

    这判决必须实行——这判决必须实行。

    科利奥兰纳斯

    你们这些狂吠的贱狗!我痛恨你们的气息,就像痛恨恶臭的沼泽的臭味一样;我轻视你们的好感,就像厌恶腐烂的露骨的尸骸一样。我驱逐了你们;让你们和你们那游移无定的性格永远留在这里吧!让每一句轻微的谣言震动你们的心,你们敌人帽上羽毛的摇闪,就会把你们掮进绝望的深渊!永远保留着把你们的保卫者放逐出境的权力吧,直到最后让你们自己的愚昧觉得人家已经不费一刀一枪,使你们成为最微贱的俘虏!对于你们,对于这一个城市,我只有蔑视;我这样离开你们,这世界上什么地方没有我的安身之处。(科利奥兰纳斯、考密涅斯、米尼涅斯、元老、贵族等同下。)

    警吏

    人民的仇敌已经去了,已经去了!

    众市民

    我们的敌人已经被放逐了!——他去了!——呵!呵!(众欢呼,掷帽。)

    西西涅斯

    去,把他赶出城门,像他从前驱逐你们一样驱逐他,尽量发泄你们的愤怒,让他也难堪难堪。让一队卫士卫护我们通过全城。

    众市民

    来,来——让我们把他赶出城门!来!神明保佑我们尊贵的护民官!来!(同下。)


《科利奥兰纳斯》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