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科利奥兰纳斯 > 第二幕

第二幕

    第一场罗马。广场

    米尼涅斯、西西涅斯及勃鲁托斯上。

    米尼涅斯

    占卜的人告诉我,我们今晚将有消息到来。

    勃鲁托斯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米尼涅斯

    这消息不是人民所希望听到的,因为他们对马歇斯没有好感。

    西西涅斯

    畜生也知道谁是他们的友人。

    米尼涅斯

    请问,狼喜欢什么?

    西西涅斯

    羔羊。

    米尼涅斯

    对了,因为它可以吃它,正像那些饥饿的平民恨不得把尊贵的马歇斯吃下去一般。

    勃鲁托斯

    他真是一头羔羊!吼起来却像一头熊。

    米尼涅斯

    他真是一头熊!却过着羔羊一般的生活。你们两位都是老人家了;让我问你们一件事情,请你们告诉我。

    西西涅斯

    勃鲁托斯

    好,你说。

    米尼涅斯

    马歇斯究竟有些什么重大的缺点,这种缺点是不是也可以从你们两位身上同样找出许多来呢?

    勃鲁托斯

    任何缺点他都不缺少,所有的缺点他都齐备。

    西西涅斯

    尤其是骄傲。

    勃鲁托斯

    他的自负更可以凌越一切。

    米尼涅斯

    这可奇了。你们两位知道我们这城里的人,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在军中有地位的人怎样批评你们吗?

    西西涅斯

    勃鲁托斯

    他们怎样批评我们?

    米尼涅斯

    因为你们现在说起骄傲——你们不会生气吗?

    西西涅斯

    勃鲁托斯

    好,好,你说吧。

    米尼涅斯

    好,那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本来就是芝麻大的一点小事,也会使你们大发脾气的。把你们的火性耐一耐;要是你们一定要动怒,那也随你们的便。你们怪马歇斯太骄傲吗?

    勃鲁托斯

    这不单是我们两人的意见。

    米尼涅斯

    我知道单单凭着你们两个人,是再也干不出什么大事情来的;你们的助手太多了,否则你们的行动就会变成非常简单;你们的能力太幼稚了,只好因人成事。你们说起骄傲;啊!要是你们能够转过眼睛来看看你们自己的背后,把你们自己反省一下!啊,要是你们能够!

    勃鲁托斯

    那便怎样呢?

    米尼涅斯

    那时候你们就可以看见一双全罗马最骄傲狂妄、无功受禄的官儿,换句话说,全罗马一对最大的傻瓜。

    西西涅斯

    米尼涅斯,谁都知道你是个怎样的人。

    米尼涅斯

    谁都知道我是个喜欢说说笑话的贵族,也喜欢喝杯不掺水的热酒;人家说我有点先入为主,太容易大惊小怪;我喜欢作长夜之宴,不高兴日出而作;想到什么就要说出来,不让一些芥蒂留在心里。碰到像你们这样的两位贵人——恕我不能称你们为圣人——要是你们给我喝的酒不合我的口味,我就会向它扮鬼脸;要是你们所发表的高论,大部分都是些驴子叫,我也不敢恭维你们讲得不错;虽然人家要是说你们是两位尊严可敬的长者,我也只好不去跟他们争论,可是谁说你们长着很好的相貌,就是说了一个大谎。你们要是从我的为人里看出这一点,就算你们了解我了吗?即使算你们了解了我,那么以你们昏-的眼光,又能从我的这种品性里看出什么缺点来呢?

    勃鲁托斯

    算了,算了,我们了解你是个怎样的人。

    米尼涅斯

    你们既不了解我,也不了解你们自己,你们什么都不了解。只要那些苦人们向你们脱帽屈膝,你们就觉得踌躇满志。你们费去整整的一个大好下午,审判一个卖橘子的女人跟一个卖塞子的男人涉讼的案件,结果还是把这场三便士的官司宣布延期判决。当你们正在听两造辩论的时候,要是突然发起疝气痛来,你们就会现出一脸的怪相,暴跳如雷,一面连声喊拿便壶来,一面斥退两造,好好一件案子,给你们越审越糊涂;纠纷没有解决,两下里只是挨你们骂了几声混蛋。你们真是一对奇怪的宝贝。

    勃鲁托斯

    算了,算了,大家都知道你在筵席上是一个嬉笑怒骂的好手,在议会里却是一个毫无用处的人物。

    米尼涅斯

    我们的教士们见了你们这种荒唐的家伙,也会忍不住把你们嘲笑。你们讲得最中肯的时候,那些话也不值得你们挥动你们的胡须;讲到你们的胡须,那么还不配塞在一个拙劣的椅垫或是驴子的驮鞍里。可是你们一定要说马歇斯是骄傲的;按照最低的估计,他也抵得过你们所有的老前辈合起来的价值,虽然他们中间有几个最有名的人物也许是世代相传的刽子手。晚安,两位尊驾;你们是那群畜类一般的平民的牧人,我再跟你们谈下去,我的脑子也要沾上污秽了;恕我失礼少陪啦。(勃鲁托斯、西西涅斯退至一旁。)

    伏伦妮娅,维吉利娅及凡勒利娅上。

    米尼涅斯

    啊,我的又美丽又高贵的太太们,月亮要是降下尘世;也不会比你们更高贵;请问你们这样热烈地在望着什么?

    伏伦妮娅

    正直的米尼涅斯,我的孩子马歇斯来了;为了天后朱诺的爱,让我们去吧。

    米尼涅斯

    哈!马歇斯回来了吗?

    伏伦妮娅

    是的,尊贵的米尼涅斯,他载着胜利的荣誉回来了。

    米尼涅斯

    让我向您脱帽致敬,朱庇特,我谢谢您。呵!马歇斯回来了!

    伏伦妮娅

    维吉利娅

    是的,他真的回来了。

    伏伦妮娅

    瞧,这儿是他写来的一封信。他还有一封信给政府,还有一封给他的妻子;我想您家里也有一封他写给您的信。

    米尼涅斯

    我今晚要高兴得把我的屋子都掀翻了。有一封信给我!

    维吉利娅

    是的,真的有一封信给您;我看见的。

    米尼涅斯

    有一封信给我!读了他的信可以使我七年不害病,在这七年里头,我要向医生撇嘴唇;比起这一味延年却病的灵丹来,药经里最神效的药方也只算江湖医生的草头方,只好胡乱给马儿治治病。他没有受伤吗?他每一次回来的时候,总是负着伤的。

    维吉利娅

    啊,不,不,不。

    伏伦妮娅

    啊!他是受伤的,感谢天神!

    米尼涅斯

    只要受伤不厉害,我也要感谢天神。他把胜利放进他的口袋里了吗?受了伤才更可以显出他的英雄。

    伏伦妮娅

    他把胜利高悬在额角上,米尼涅斯;他已经第三次戴着橡叶冠回来了。

    米尼涅斯

    他已经把奥菲狄乌斯痛痛快快地教训过了吗?

    伏伦妮娅

    泰特斯-拉歇斯信上说他们曾经交战过,可是奥菲狄乌斯逃走了。

    米尼涅斯

    的确,他也只好逃走;否则,即使有全科利奥里城里的宝柜和金银,我也根本不会再提起这个奥菲狄乌斯的名字的。元老院有没有知道这一个消息?

    伏伦妮娅

    两位好夫人,我们去吧。是的,是的,是的,元老院已经得到元帅的来信,他把这次战争的全部功劳归在我的儿子身上。他这一次的战功的确比他以前各次的战功更要超过一倍。

    凡勒利娅

    真的,他们都说起关于他的许多惊人的作为。

    米尼涅斯

    惊人的作为!嘿,我告诉你吧,这些都是他凭着真本领干下来的呢。

    维吉利娅

    愿天神默佑那些话都是真的!

    伏伦妮娅

    真的!还会是假的不成?

    米尼涅斯

    真的!我可以发誓那些话都是真的。他什么地方受了伤?(向西西涅斯、勃鲁托斯)上帝保佑两位尊驾!马歇斯回来了;他有更多可以骄傲的理由啦。(向伏伦妮娅)他什么地方受了伤?

    伏伦妮娅

    肩膀上,左臂上;当他在民众之前站起来的时候,他可以把很大的伤疤公开展示哩。在击退塔昆这一役中间,他身上有七处受伤。

    米尼涅斯

    颈上一处,大腿上两处,我知道一共有九处。

    伏伦妮娅

    在这一次出征以前,他全身一共有二十五处伤痕。

    米尼涅斯

    现在是二十七处了;每一个伤口都是一个敌人的坟墓。(向欢呼声,喇叭奏花腔)听!喇叭的声音!

    伏伦妮娅

    这是马歇斯将要到来的预报。凡是他所到之处,总是震响着雷声;他经过以后,只留下一片汪洋的泪海;在他壮健的臂腕里躲藏着幽冥的死神;只要他一挥手,人们就丧失了生命。

    喇叭奏花腔。考密涅斯及泰特斯-拉歇斯拥科利奥兰纳斯戴橡叶冠上,将校、兵士及一传令官随上。

    传令官

    罗马全体人民听着:马歇斯单身独力,在科利奥里城内奋战;他已经在那里赢得了一个光荣的名字,在卡厄斯-马歇斯之后,加上科利奥兰纳斯的荣称。欢迎您到罗马来,著名的科利奥兰纳斯!(喇叭奏花腔。)

    众人

    欢迎您到罗马来,著名的科利奥兰纳斯!

    科利奥兰纳斯

    快别这样;我不喜欢这一套。请你们免了吧。

    考密涅斯

    瞧,将军,您的母亲!

    科利奥兰纳斯

    啊!我知道您为了我的胜利,一定已经祈祷过所有的神明。(跪下。)

    伏伦妮娅

    不,我的好军人,起来;我的善良的马歇斯,尊贵的卡厄斯,还有你那个凭着功劳博得的新的荣名——那是怎么叫的?——我必须称呼你科利奥兰纳斯吗?——可是啊!你的妻子!——

    科利奥兰纳斯

    我的静默的好人儿,愿你有福!你这样泪流满面地迎接我的凯旋,要是一具棺材装着我的尸骨回来,你倒会含笑吗?啊!我的亲爱的,科利奥里的寡妇和失去儿子的母亲,她们的眼睛也哭得像你一样。

    米尼涅斯

    愿天神替你加上荣冠!

    科利奥兰纳斯

    你还活着吗?(向凡勒利娅)啊,我的好夫人,恕我失礼。

    伏伦妮娅

    我不知道应当转身向什么地方。啊!欢迎你们回来!欢迎,元帅!欢迎,各位将士!

    米尼涅斯

    十万个欢迎!我也想哭,也想笑;我的心又轻松又沉重。欢迎!谁要是不高兴看见你,愿咒诅咬啮着他的心!你们是应当被罗马所眷爱的三个人;可是凭着人类的忠心起誓,在我们的城市里却有几棵老山楂树,它们的口味是和你们不同的。可是欢迎,战士们!是荨麻我们就叫它荨麻,傻瓜们的错处一言以蔽之,其名为愚蠢。

    考密涅斯

    你说得有理。

    科利奥兰纳斯

    米尼涅斯,这是永远的真理。

    传令官

    站开,站开!

    科利奥兰纳斯

    (向伏伦妮娅、凡勒利娅)让我吻您的手,再让我吻您的。在我还没有回到自己家里去以前,我必须先去访问那些贵族们;他们不但给我欢迎,而且还给我新的光荣。

    伏伦妮娅

    我已经活到今天,看见我的愿望一一实现,我的幻想构成的美梦成为事实;现在只有一个愿望还没有满足,可是我相信我们的罗马一定会把它加在你的身上的。

    科利奥兰纳斯

    好妈妈,您要知道,我宁愿照我自己的意思做他们的仆人,不愿擅权弄势,和他们在一起做主人。

    考密涅斯

    前进,到议会去!(喇叭奏花腔;吹号筒。众列队按序下;西西涅斯、勃鲁托斯留场。)

    勃鲁托斯

    所有的舌头都在讲他,眼光昏花的老头子也都戴了眼镜出来瞧他;饶舌的乳媪因为讲他讲得出了神,让她的孩子在一旁啼哭;灶下的丫头也把她最好的麻巾裹在她那油腻的颈上,爬上墙头去望他;马棚里、阳台上、窗眼里,全都挤满了,水沟里、田塍上,也都站满着各色各样的人,大家争先恐后地想看一看他的脸;难得露脸的祭司也在人丛里挤来挤去,跟人家占夺一个地位;蒙着面罩的太太奶奶们也让她们用心装扮过的面庞去接受阳光的热吻,吻得一块红、一块白的;真是热闹极了,简直像把他当作了一尊天神的化身似的。

    西西涅斯

    我说,他这次一定有做执政的希望。

    勃鲁托斯

    那么当他握权的时候,我们只好无所事事了。

    西西涅斯

    他初握政权,地位还不能巩固,可是他将要失去他已得的光荣。

    勃鲁托斯

    那就好了。

    西西涅斯

    你放心吧,我们所代表的平民,本来对他抱着恶感,只要为了些微细故,就会忘记他新得的光荣,凭着他这副骄傲的脾气,我相信他一定会干出一些不慊人意的事来。

    勃鲁托斯

    我听见他发誓说,要是他被推为执政,他决不到市场上去,也不愿穿上表示谦卑的粗衣;他也不愿按照习惯,把他的伤痕袒露给人民看,从他们恶臭的嘴里求得同意。

    西西涅斯

    正是这样。

    勃鲁托斯

    他是这样说的。啊!他宁愿放弃执政的地位,也不愿俯从绅士贵族们的请求去干这样的事。

    西西涅斯

    我但愿他坚持着这样的意思,把它见之实施。

    勃鲁托斯

    他大概会这么干的。

    西西涅斯

    要是真的这样,那么正像我们所希望的,他的崩溃一定无可避免了。

    勃鲁托斯

    他要是不倒,我们的权力也要动摇。为了促成他的没落,我们必须让人民知道他一向对于他们怀着怎样的敌意;要是他掌握了大权,他一定要把他们当做骡马一样看待,压制他们的申诉,剥夺他们的自由;认为他们的行动和能力是不适宜于处理世间的事务的,正像战争的时候用不着骆驼一样;豢养他们的目的,只是要他们担负重荷,要是他们在重负之下压得爬不起来,一顿痛打便是给他们的赏赐。

    西西涅斯

    只要给他一点刺激,他的傲慢不逊的脾气,一定会向人民发泄出来,正像嗾使一群狗去咬绵羊一样容易;那时候你这一番话就等于点在干柴上的一把烈火,那火焰可以使他的声名从此化为灰烬。

    一使者上。

    勃鲁托斯

    有什么事?

    使者

    请两位大人到议会里去。人家都以为马歇斯将要做执政。我看见聋子围拢来瞧他,瞎子围拢去听他讲话;当他一路经过的时候,中年的妇女向他挥手套,年轻的姑娘向他挥围巾手帕;贵族们见了他,像对着乔武的神像似的鞠躬致敬,平民们见了他,都纷纷掷帽;欢声雷动;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

    勃鲁托斯

    我们到议会去吧。让我们一面用耳朵和眼睛留心着眼前的情势,一面用我们的心思想着未来的意图。

    西西涅斯

    那么请了。(同下。)

    第二场同前。议会

    二吏役上,铺坐垫。

    吏甲

    来,来,他们快要来了。有多少人竞争执政的位置?

    吏乙

    他们说有三个人;可是谁都以为科利奥兰纳斯一定会当选。

    吏甲

    他是个好汉子;可是他太骄傲了,对于平民也没有好感。

    吏乙

    老实说一句,有许多大人物尽管口头上拚命讨好平民,心里却一点不喜欢他们;也有许多人喜欢了一个人,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喜欢他,他们既然会莫名其妙地爱他,也就会莫名其妙地恨他。所以科利奥兰纳斯对于他们的爱憎漠不关心,正可以表示他真正了解他们的性格;他也由他们去看得一清二楚,满不在意。

    吏甲

    要是他对于他们的爱憎漠不关心,那么他既不会有心讨好他们,也不会故意冒犯他们;可是他对他们寻衅的心理,却比他们对他仇恨的心理更强,凡是可以表明他是他们的敌人的事实,他总是不加讳饰地表现出来。像这样有意装出敌视人民的态度,比起他所唾弃的那种取媚人民以求得他们欢心的手段来,同样是不足为法的。

    吏乙

    他替国家立下了极大的功劳;他的跻登高位,绝不像那些毫无寸尺之功、单凭着向人民曲意逢迎的手段滥邀爵禄的人们那样容易;他的荣誉彪炳在他们的眼前,他的功业铭刻在他们的心底,他们要是不作一声,否认这一切,那就是忘恩负义;要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那就是恶意中伤。

    吏甲

    别讲他了;他是一个可尊敬的人。让开,他们来了。

    喇叭奏花腔。侍卫官前导,考密涅斯(执政)、米尼涅斯、科列奥兰纳斯、众元老、西西涅斯、勃鲁托斯同上;元老及护民官依次就座。

    米尼涅斯

    我们已经决定处置伏尔斯人的办法,并且决定召唤泰特斯-拉歇斯回来,剩下来要在这一次会议里决定的主要的问题,就是怎样酬报我们这一位为国宣劳的英雄。所以,各位尊严的元老们,请你们要求现任执政,也就是领导我们得到这一次胜利的主帅,略为向我们报告一些卡厄斯-马歇斯-科利奥兰纳斯所造成的英勇的伟绩,让我们可以按照他实际的功劳向他表示我们的感谢,并且用适当的尊荣褒奖他。

    元老甲

    说吧,好考密涅斯;不要因为怕叙述太长而忽略了什么,宁可让我们觉得国家酬庸有功太菲薄,不要使我们觉得政府的爵禄失之过滥。(向西西涅斯、勃鲁托斯)两位人民的代表,请你们耐心静听,当我们决定了一个结果以后,还要有劳你们向民众传达我们的意见,征求他们善意的同情。

    西西涅斯

    我们这次为了通过一个满意的条约而集会,在欣慰之余,我们是很愿意给我们这位英雄不次的荣迁的。

    勃鲁托斯

    要是他能够把他一向对人民的看法稍微改善一点,那么我们一定可以赞同。

    米尼涅斯

    不要说到题外去;我希望你还是不要开口的好。你们愿意听考密涅斯说话吗?

    勃鲁托斯

    当然愿意;可是我的劝告却要比您的责备恰当一些哩。

    米尼涅斯

    他喜爱你们的人民;可是不要硬叫他和他们睡在一个床上。尊贵的考密涅斯,说吧。(科利奥兰纳斯起立欲去)不,您坐下。

    元老甲

    坐下,科利奥兰纳斯;不要因为听到你自己所做的光荣的事情而惭愧。

    科利奥兰纳斯

    请诸位原谅,我宁愿让我的伤痕消失了形迹,不愿听人家讲起我得到它们时的情形。

    勃鲁托斯

    将军,我希望您不是因为听了我的话,所以不安于席的。

    科利奥兰纳斯

    不,可是往往打击使我停留,空言却使我逃避。你的话都是不关痛痒的。至于你的人民,我只能按照他们的价值来喜爱他们。

    米尼涅斯

    请坐下来吧。

    科利奥兰纳斯

    我宁愿在赴战的号角吹响的时候,让人家在太阳底下搔我的头颅,不愿呆坐着听人家把我的一些不足道的小事信口夸张。(下。)

    米尼涅斯

    两位人民代表,你们现在已经看见他宁愿用他全身的力量去追求荣誉,不愿分出一小部分的精神来听人家的赞美,他怎么能够向你们那些一千个中间难得有一个好人的芸芸众生浪费他的谀辞呢?说吧,考密涅斯。

    考密涅斯

    我的声音太微弱了,不够叙述科利奥兰纳斯的功绩。勇敢是世人公认的最大美德,有勇的人是最值得崇敬的;要是我们可以这么说,那么我现在所要说起的这一个人,在全世界简直找不出一个可以和他抗衡的人物。当塔昆举兵向罗马侵犯的时候,他还只有十六岁,就已经在战场上崭露头角,表现他过人的神勇;我们当时的执政亲眼看见那些——多须的大汉被白皙韶秀的他追赶得没命奔逃。他跨过了一个被压倒在地上的罗马人的身体,当着执政的面前,手刃了三个敌人;塔昆也和他亲自对垒,被他打了下来。在那一天的战绩里,他本来可以做一个怯懦不前的妇女,但他证明了自己是战场上顶勇敢的男子,为了旌扬他的功勋,他的额上被加上了橡叶的荣冠。这样他从一个新列戎行的孺子,变成一个能征惯战的健儿,他的与日俱增的勇敢,像大海一样充沛,在前后十七次战役之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讲到最近这一次在科利奥里城前和城中的鏖战,那么我可以说,我的言辞是无法给他适当的赞美的;他阻止了奔逃的败众,用他惊人的榜样,扫去了懦夫心中的恐惧;正像水草当着一艘疾驶的帆船一样,他的剑光挥处,人们不是降服就是死亡,谁要是碰着他的锋刃,再也没有活命的希望;从脸上到脚上,他浑身都染着血,他的每一个行动,都伴随着绝命的哀号;他一个人闯进了密布着死亡的城里用他操纵着死生的铁手染红了城门,然后他又单身脱围而出,带着一队生力军,像一颗彗星似的向科利奥里突击。他已经大获全胜;但战争的喧声又开始刺激他敏锐的感觉,于是他兼人的精力又使他忘却了身体的疲劳,他立刻再上战场,在那里奔走驰突,杀人如麻,好像这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掠夺一样;直到我们把城郊全部占领以后,他不曾有一刻站定喘息的时间。

    米尼涅斯

    了不得的英雄!

    元老甲

    我们所准备给他的光荣,他是受之无愧的。

    考密涅斯

    他拒绝我们分给他的战利品,把一切珍贵的宝物视同粪土;他的欲望比吝啬者的度量更小;行为的本身便是他给自己的酬报。

    米尼涅斯

    他是个高贵的人物;快去请他来。

    元老甲

    请科利奥兰纳斯来。

    警吏

    他来了。

    科利奥兰纳斯重上。

    米尼涅斯

    科利奥兰纳斯,元老们很愿意举你做执政。

    科利奥兰纳斯

    我愿意永远为他们尽忠效命。

    米尼涅斯

    现在还有一步手续必须履行,您应该向人民说几句话。

    科利奥兰纳斯

    请你们宽免我这一项例行的手续,因为我不能披上粗布的长衣,裸露着身体,请求他们为了我的伤痕的缘故,接受我做他们的执政。请你们不要让我干这种事吧。

    西西涅斯

    将军,人民必须表示他们的意见;他们也决不愿变更规定的仪式。

    米尼涅斯

    不要激怒他们;您还是遵照着习惯,像前任的那些人一样,用合法的形式取得您的地位吧。

    科利奥兰纳斯

    要我扮演这一幕把戏,我一定要脸红,我看还是免了吧。

    勃鲁托斯

    (向西西涅斯旁白)你听见吗?

    科利奥兰纳斯

    向他们夸口,说我做过这样的事,那样的事;把应当藏匿起来的没有痛楚的伤疤给他们看,好像我受了这些伤,只是为了换得他们的一声赞叹!

    米尼涅斯

    不要固执着这一点。两位护民官,请你们向民众传达我们的意志。愿我们尊严的执政享有一切快乐和光荣!

    众元老

    愿一切快乐和光荣降于科利奥兰纳斯!(喇叭奏花腔;除西西涅斯、勃鲁托斯外均退场。)

    勃鲁托斯

    你知道他将怎样对待人民。

    西西涅斯

    但愿他们知道他的用心!他将要用一种鄙夷不屑的态度去请求他们,好像他从他们手里得到恩惠是一件耻辱。

    勃鲁托斯

    来,我们去把这儿的一切经过情形通知他们;我知道他们都在市场上等候着我们的消息。(同下。)

    第三场同前。大市场

    若干市民上。

    市民甲

    要是他请求我们的同意,我们可不能拒绝他。

    市民乙

    要是我们不能同意,我们可以拒绝他。

    市民丙

    我们有权力拒绝他,可是我们没有权力运用这一种权力;因为要是他把他的伤痕给我们看,把他的功绩告诉我们,我们的舌头就应当替他的伤痕说话,告诉他他的伟大的功绩已经得到我们慷慨的嘉纳。忘恩负义是一种极大的罪恶,忘恩负义的群众是一个可怕的妖魔;我们都是群众中间的一分子,都要变成这妖魔身上的器官肢体了。

    市民甲

    我可以举出一个小小的例子,证明我们在人家眼里正是这样一个东西:有一次我们为了要求谷物而鼓噪起来的时候,他自己曾经破口骂我们是多头的群众。

    市民丙

    许多人都这样称呼我们,不是因为我们的头发有的是褐色的,有的是黑色的,有的是赭色的,有的是光秃秃的,而是因为我们的思想是这么纷歧不一。我真的在想,要是我们各人所有的思想都从一个脑壳里发表出来,它们一定会有的往东,有的往西,有的往北,有的往南,四下里飞散开去。

    市民乙

    你这样想吗?你看我的思想会向哪一个方向飞?

    市民丙

    嘿,你的思想可不像别人的思想那样容易出来,因为它是牢牢地封在一个木头的脑壳里的:可是要是它得到了自由,它一定会飞到南方去。

    市民乙

    为什么飞到南方去?

    市民丙

    到南方去迷失在一阵大雾里,它的四分之三溶解在恶臭的露水里,剩下的四分之一因为良心上过意不去,仍旧转回来,帮助你娶一个妻子。

    市民乙

    你老这样开人家的玩笑;开吧,开吧。

    市民丙

    你们都决定对他表示同意吗?可是那也没有关系,最后的结果是要取决于大多数的意见的。我说,要是他愿意同情民众,那么从来不曾有过一个比他更胜任的人了。

    科利奥兰纳斯披粗衣与米尼涅斯同上。

    市民丙

    他来了,还披着一件粗布的长衣。留心他的举止。我们不要大家在一起,或者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三个人,分别跑到他站立的地方。他必须征求个别的同意;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他各自的权利,可以用我们自己的嘴向他表示我们各自的同意。所以大家跟我来吧,让我指导你们怎样走过他的身旁。

    众人

    很好,很好。(市民等同下。)

    米尼涅斯

    啊,将军,您错了;您不知道最尊贵的人都做过这样的事吗?

    科利奥兰纳斯

    我应该怎么说?“求求你,先生,”——哼!我不能让我的舌头发出这种乞怜的调子。“瞧,先生,我的伤痕!当你们那些同胞们听见了自己军中的鼓声而惊呼逃走的时候,我因为为国尽劳,受了这么多伤。”

    米尼涅斯

    嗳哟,天哪!您不能那样说;您必须请求他们想起您的功劳。

    科利奥兰纳斯

    想起我的功!哼!我宁愿他们把我忘记,正如他们把神父们的忠告也忘记了一样。

    米尼涅斯

    您会把事情弄坏的。我走了。请您好好地对他们说话。

    科利奥兰纳斯

    叫他们把脸洗一洗,把他们的牙齿刷干净。(米尼涅斯下)好,有一对来了。

    二市民重上。

    科利奥兰纳斯

    先生,你们知道我为什么站在这儿吗?

    市民甲

    我们知道,将军;告诉我们您到这儿来的缘故。

    科利奥兰纳斯

    因为我自己的功劳。

    市民乙

    您自己的功劳!

    科利奥兰纳斯

    嗯,却不是我自己的意志。

    市民甲

    怎么不是您自己的意志?

    科利奥兰纳斯

    不,先生,我从来不愿意向穷人求乞。

    市民甲

    您必须明白,要是我们给了您什么东西,我们是希望从您身上得到一点好处的。

    科利奥兰纳斯

    好,那么我要请问,向你们讨一个执政做要多少价钱?

    市民甲

    那价钱就是您必须恭恭敬敬地请求。

    科利奥兰纳斯

    恭恭敬敬!先生,我请求你们,让我做执政吧;你们要是想看我的伤痕,我愿意在隐僻一点的地方给你们看。请你们给我同意吧,先生;你们怎么说?

    市民乙

    您可以得到我们的同意,尊贵的将军。

    科利奥兰纳斯

    一言为定,先生。我已经讨到两个尊贵的同意了。谢谢你们的布施;再见。

    市民甲

    可是这有点儿古怪。

    市民乙

    要是已经出口的话可以收回——可是那也算了。(二市民下。)

    其他二市民重上。

    科利奥兰纳斯

    我请求你们,现在我已经按照习惯,披上这一件衣服了,你们能够允许我做执政吗?

    市民丙

    您虽然有功国家,可是不孚众望。

    科利奥兰纳斯

    请教?

    市民丙

    您鞭笞罗马的敌人,也鞭笞罗马的友人;您对平民一向没有好感。

    科利奥兰纳斯

    您应该格外敬重我,因为我没有滥卖人情。先生,为了博取人民的欢心,我愿意向我这些誓同生死的同胞们谄媚,这是他们所认为温良恭顺的行为。既然他们所需要的,只是我的脱帽致敬,不是我的竭忠尽瘁,那么我可以学习一套卑躬屈节的本领,尽量向他们装腔作势;那就是说,先生,我要学学那些善于笼络人心的贵人,谁喜欢这一套,我可以大量奉送。所以我请求你们,让我做执政吧。

    市民丁

    我们希望您是我们的朋友,所以愿意给您诚心的赞助。

    市民丙

    您曾经为国家受了许多伤。

    科利奥兰纳斯

    你们既然已经知道,那我也用不着袒露我的身体向你们证明。我一定非常珍重你们的盛意,不再来麻烦你们了。

    市民丙

    市民丁

    愿天神给您快乐,将军!(同下。)

    科利奥兰纳斯

    最珍贵的同意!宁可死,宁可挨饿,也不要向别人求讨我们分所应得的酬报。为什么我要穿起这身毡布的外衣站在这儿,向每一个路过的人乞讨不必要的同意?习惯逼着我这样做;习惯怎样命令我们,我们就该怎样做,陈年累世的灰尘让它堆在那儿不加扫拭,高积如山的错误把公道正义完全障蔽。与其扮演这样的把戏,还不如索性把国家尊贵的名位赏给愿意干这种事的人。我已经演了半本,待我憋着这口气,演完那下半本吧。又有几个同意来了。

    其他三市民重上。

    科利奥兰纳斯

    你们的同意!为了你们的同意,我和敌人作战;为了你们的同意,我经历十八次战争,受到二十多处创伤;为了你们的同意,我干下许多大大小小的事情。我要做执政;请你们给我同意吧。

    市民戊

    他曾经立过大功,必须让他得到每一个正直人的同意。

    市民乙

    那么让他做执政吧。愿天神给他快乐,使他成为人民的好友!

    众人

    阿门,阿门。上帝保佑你,尊贵的执政!(市民等下。)

    科利奥兰纳斯

    尊贵的同意!

    米尼涅斯偕勃鲁托斯、西西涅斯重上。

    米尼涅斯

    您已经忍受种种麻烦,这两位护民官将会向您宣布您已经得到人民的同意,现在您必须立刻到元老院去,接受正式的任命。

    科利奥兰纳斯

    事情完了吗?

    西西涅斯

    您已经按照惯例履行了请求同意的手续;人民已经接受了您,他们就要再召集一次会议,通过您的任命。

    科利奥兰纳斯

    什么地方?就在元老院吗?

    西西涅斯

    就在那儿,科利奥兰纳斯。

    科利奥兰纳斯

    我可以把这些衣服换下来了吗?

    西西涅斯

    您可以,将军。

    科利奥兰纳斯

    我就去换衣服;让我认识了我自己的本来面目以后,再到元老院来。

    米尼涅斯

    我陪您去。你们两位也跟我们一起走吗?

    勃鲁托斯

    我们还要在这儿等候民众。

    西西涅斯

    再见。(科利奥兰纳斯、米尼涅斯下)他现在已经拿稳了;从他的脸色看来,他心里好像在火一样烧着呢。

    勃鲁托斯

    他用一颗骄傲的心穿着他的卑贱的衣服。请你打发这些民众吧。

    众市民重上。

    西西涅斯

    啊,各位朋友!你们已经选中这个人了吗?

    市民甲

    他已经得到我们的同意。

    勃鲁托斯

    我们祈祷神明,但愿他不要辜负你们的好意。

    市民乙

    阿门。照我的愚见观察,他在请求我们同意的时候,仿佛在讥笑我们。

    市民丙

    不错,他简直在辱骂我们。

    市民甲

    不,他说起话来总是这样的;他没有讥笑我们。

    市民乙

    除了你一个人之外,我们中间每一个人都说他用侮蔑的态度对待我们。他应该把他的功劳的印记,他为国家留下的伤痕给我们看。

    西西涅斯

    啊,那我相信他一定会给你们看的。

    众人

    不,不,谁也没有瞧见。

    市民丙

    他说他有许多伤痕,可以在隐僻一点的地方给我们看。他这样带着轻蔑的神气挥舞着他的帽子,“我要做执政,”他说,“除非得到你们的同意,传统的习惯不会容许我;所以我要请求你们同意。”当我们答应了他以后,他就说,“谢谢你们的同意,谢谢你们最珍贵的同意;现在你们已经给我同意,我也用不着你们了。”这不是讥笑是什么?

    西西涅斯

    啊,到底是你们没有看见呢,还是你们已经看见了,却一味表示孩子气的好感,随便给了他同意?

    勃鲁托斯

    你们难道不会凭着你们所受的教训,对他说当他还没有掌握权力、不过是政府里一个地位卑微的仆人的时候,他就是你们的敌人,老是反对着你们的自由和你们在这共和国里所享有的特权吗?你们难道不会对他说,现在他登上了秉持国家大权的地位,要是他仍旧怀着恶意,继续做平民的死敌,那么你们现在所表示的同意,不将要成为你们自己的咒诅吗?你们应当对他说,他的伟大的功业,既然可以使他享有他所要求的地位而无愧色,但愿他的仁厚的天性,也能够想到你们现在所给他的同情的赞助,而把他对你们的敌意变成友谊,永远做你们慈爱的执政。

    西西涅斯

    你们照这样对他说了以后,就可以触动他的心性,试探他的真正的意向;也许他会给你们善意的允诺,那么将来倘有需要的时候,你们就可以责令他履行旧约;也许那会激怒他的暴戾的天性,因为他是不能容忍任何拘束的,这样引动了他的恼怒,你们就可以借着他的恶劣的脾气做理由,拒绝他当执政。

    勃鲁托斯

    你们看他在需要你们好感的时候,会用这样公然侮蔑的态度向你们请求,难道你们没有想到当他有权力压迫你们的时候,他这种侮蔑的态度不会变成公然的伤害吗?怎么,你们胸膛里难道都是没有心的吗?或者你们的舌头会反抗理智的判断吗?

    西西涅斯

    你们以前不是曾经拒绝过向你们请求的人吗?现在他并没有请求你们,不过把你们讥笑了一顿,你们却会毫不迟疑地给他同意吗?

    市民丙

    他还没有经过正式的确认,我们还可以拒绝他。

    市民乙

    我们一定要拒绝他;我可以号召五百个人反对他就任。

    市民甲

    好,就是一千个人也不难,还可以叫他们各人拉些朋友来充数。

    勃鲁托斯

    你们立刻就去,告诉你们那些朋友,说他们已经选了一个执政,他将会剥夺他们的自由,限制他们发言的权利,把他们当作狗一样看待,虽然为了要它们吠叫而豢养,可是往往因为它们吠叫而把它们痛打。

    西西涅斯

    让他们集合起来,重新作一次郑重的考虑,一致撤回你们愚昧的选举。竭力向他们提出他的骄傲和他从前对你们的憎恨;也不要忘记他是用怎样轻蔑的态度穿着那件谦卑的衣服,当他向你们请求的时候,他是怎样讥笑着你们;可是你们因为存心忠厚,只想到他的功劳,所以像这样从牢不可拔的憎恨里表现出来的放肆无礼的举止,也就被你们忽略过去了。

    勃鲁托斯

    可以把过失推在我们两人——你们的护民官身上,说都是我们一定要你们选举他。

    西西涅斯

    你们可以说,你们是在我们的命令之下选举他的,不是出于你们自己的真意;你们的心里因为存着不得不然的见解,而不是因为觉得应该这样做,所以才会违背着本心,而赞同他做执政。把一切过失推在我们身上好了。

    勃鲁托斯

    对了,不要宽恕我们。说我们向你们反复讲说,他在多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为国家出力;他已经服务了多么长久;他的家世是多么高贵;纽玛的外孙,继伟大的霍斯提力斯君临罗马的安格斯-马歇斯,就是从他们家里出来的;替我们开渠通水的坡勃律斯和昆塔斯也是那一族里的人;做过两任监察官的森索利纳斯是他的先祖。

    西西涅斯

    因为他出身这样高贵,他自己又立下这许多功劳,应该可以使他得到一个很高的位置,所以我们才把他向你们举荐;可是你们在把他过去的行为和现在的态度互相观照之下,认为他始终是你们的敌人,所以决定撤回你们一时疏忽的同意。

    勃鲁托斯

    你们坚持着说,你们的同意只是因为受到我们的怂恿;把民众召集起来以后,你们立刻就到议会里来。

    众人

    我们一定这样做;我们大家都懊悔选他。(众市民下。)

    勃鲁托斯

    让他们去闹;与其隐忍着更大的危机,不如冒险鼓动起这一场叛变。要是他照着以往的脾气,果然因为他们的拒绝而发起怒来,那么我们正可以好好利用这一个机会。

    西西涅斯

    到议会去。来,我们必须趁着大批的民众还没有赶到以前先到那儿,免得被人家看出他们是受我们的煽动。(同下。)


《科利奥兰纳斯》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