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锻炼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小轿车开足了速率,不消一二分钟,早已把孙排长撇得毫无影踪了。月亮又从云中透出来,田野依然那么寂静,只有车子在煤屑路上飞驰而过,嘶嘶地傲慢地叫着。

    车里那小白脸出了一身冷汗,他那只打过孙排长的手还有点发抖。猫脸人好像带爱人出来游春败了兴,嘴里不住地喃喃地骂道:

    “这些伤兵!见了车就拦,简直是目无法纪!”

    小轿车转了弯。现在,车外另是一番景象了。路面光滑整洁,车在上面走,简直没有什么声响。路旁大概有些菜畦,凉爽的夜气中飘来一阵阵的草香。

    远处有几点灯光,忽然可以看见,忽然又看不见了。

    小白脸像木偶似的缩在车厢的一角。似乎那猫脸人身上有一股放射力,把这小白脸压小压扁了。他觉得那猫脸人的凶恶的眼光不住地钉在自己身上。

    路前的灯光渐渐繁密,猫脸人打破了沉默:“快到了。”小白脸突然浑身一跳。猫脸人这句话好像是宣布了他的死刑。

    但是,小白脸的已经麻痹了的神经因这刺激而又波动起来了。他直瞪着两眼,嘴唇有点抖,“快到了”这三个字不停地在他脑子里旋转,终于转出了这样模糊的意思:前面是什么地方?去干么?他好像完全忘记了这几天内自己所做的事了。

    “罗同志,你把你要报告的事情再想一遍!”

    猫脸人这句话像电流似的又使得罗求知全身一震,同时神经也就紧张起来。

    “听懂了没有?”看见罗求知不作声,猫脸人很不耐烦,口音就变得很严厉。“回头见到主任,你的报告得有一字算一字,不能含糊!”

    “是。”罗求知低声回答,手心慢慢沁出了冷汗。

    “苏辛佳,现在担任什么工作?除了严洁修,谁还和她经常联系?都得明明白白老老实实报告。”

    “嗯。”罗求知应着,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

    猫脸人不满意罗求知这一声“嗯”,突然咆哮道:“回头见了主任,你这样嗯嗯的可不成啊!”

    “一定不含糊,”罗求知也提高了嗓子回答。猫脸人的咆哮反而逼出他一些“勇气”来了。他定神想了想,又加一句:

    “我一定据实报告。”

    “怎样据实报告呢?”

    “苏辛佳的各种关系,我现在还没有全部弄明白;可是我愿意负责侦查。”

    半晌后,这才听得猫脸人回答了四个字:“哦,那也行。”

    猫脸人这四个字的调子是缓和的,然而也是冷冰冰的。罗求知虽然后不清猫脸人的脸孔,可是他猜想那脸色一定就同刚才对付那伤兵的一样。罗求知的心房又缩起来了。但是猫脸人那冷冷的声音也又来了:

    “可是,还有严洁修,还有严季真呢?”

    这却是罗求知早已料到的,他鼓起勇气回答:“也是同样情形。我可以负责侦查。”

    “哈哈!”

    猫脸人忽然高声笑了,这笑声却比咆哮更可怕。罗求知忍不住打了个冷噤。马上转口又说道:“那么,你愿意我怎样说,我就怎样说罢。”

    “哈哈!”猫脸人又纵声笑,不过这一次的笑声比较不像第一次的那样刺耳了。笑声过后,接着的是一字一字咬得很准而又调子不快的两句话:

    “怎样报告,当然由你。只要主任认为满意。”

    罗求知的身体轻轻动了一下,口里却不作声。他很想看看那猫脸人这时的脸色,但是车厢里很黑,什么也看不到。

    过一会儿,猫脸人又问:“还有陈克明,你怎么说呢?”

    “这是不成问题的,谁都知道陈克明思想左倾。”罗求知回答,勉强沉住了气。

    “那周刊——《团结》,是他办的么?”

    “是崔道生罢!”

    “实际是陈克明,我们早已调查得清清楚楚。崔道生不过顶个名。”

    “哦!”罗求知漫应着,心里却在盘算,如果再有同样性质的问题,该怎样回答。

    “崔道生,你不认识罢?”

    这一问颇出意外,罗求知一怔。特别使他纳罕的,前天他向猫脸人报告自己的师友谁有政治倾向,其中就有崔道生,难道猫脸人就忘记了么?

    “当然认识!”罗求知定了神回答。

    “认识就很好。你应该找机会告诉他,不要做陈克明的工具!明白这意思么?”

    “明白。”罗求知很爽快地答应了。

    猫脸人也不再发问了。车厢里静得很。罗求知听得自己的心还在卜卜地跳得怪响。

    这时候,汽车也到了那一簇灯光的前面,可是并不停止。越过那些漏出灯光的房屋,汽车却又转弯进入一岔道,继续走。这里,灯光又少了,只在左前方有两三个小红星,浮来浮去,像是极大的流萤。车轮滚过路面,不住嘶嘶地叫,似乎这里的路面又是煤屑铺的。

    罗求知松一口气,偷偷地在衣服上揩去了两手的冷汗。紧张过度的神经现在又渐入麻痹状态,然而麻痹的神经偏偏又不肯休息。苏辛佳、严洁修、严季真、陈克明乃至崔道生,——这几个人的面孔,车轮似的一去一来,不住在罗求知眼前转动。

    罗求知慌忙闭了眼,心又跳得快起来了。可是闭了眼,他仍然看见苏辛佳的面孔:一对发光的细眼睛睁得圆圆的,似乎在说:我还当你是一个人呢!

    忽然那猫脸人推了罗求知一把说:

    “这可到了!”

    罗求知吃惊地睁开眼来,前面隐隐约约有一座房子,却不见灯光。汽车慢下来了。突然一道白光照准车头射来,打个转;同时听得远远地有人喝道:“口令!”

    猫脸人把嘴巴凑在罗求知耳边,像从牙缝里嘶出来的声音说道:“差不多的人是见不到主任的。今天你是例外的例外!

    你得放明白些呢,不要带连我也没有面子啊!”

    罗求知还没有辨明白这番话的味道,猫脸人已经拉着他下了车。三四个全副武装的兵走近来,用手电筒照一下汽车,又照一下猫脸人,立即行了个敬礼。猫脸人大模大样走向一座黑魆魆的房子。罗求知跟在后面,偷眼朝四边看,心里想道:哦,这好像是龙华。


《锻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