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火车集 > 杀狗

杀狗

    灯灭了。宿舍里乱哄了一阵儿,慢慢的静寂起来。没光亮,没响声,夜光表的针儿轻轻的凑到一处,十二点。

    杜亦甫本没脱去短衣,轻轻的起来,披上长袍。夜里的春寒教他不得已的吸了一下鼻子。摸着洋蜡,点上,发出点很懒惰无聊的光儿。他呆呆的看着微弯的烛捻儿:慢慢的,羞涩的,黑线碰到了蜡槽,蜡化开一点,象个水仙花心;轻轻炸了两声,水仙花心散化在一汪儿油里;暗了一会儿,忽然想起它的责任来似的,放出一支蜡所应供给的全份儿光亮。杜亦甫痛快了一些。

    转身,他推醒周石松。周石松慢慢的坐起来,蜷着腿,头支在膝上,看着那支蜡烛。

    “我叫他们去!”杜亦甫在周石松耳边轻轻的说。

    不大的工夫,象领着两个囚徒似的,杜亦甫带进一高一矮两位同学来,高的——徐明侠——坐在杜的床上,矮的——初济辰——坐在周的枕旁。周石松似乎还没十分醒好。大家都看着那微动的烛光,一声不响,象都揣着个炸弹似的,勇敢,又害怕,不敢出声。杜亦甫坐在屋中唯一的破藤椅上,压出一点声音来。

    周石松要打哈欠,嘴张开,不敢出声,脸上的肉七扭八折的乱用力量,几乎怪可怕。杜亦甫在藤椅上轻轻扭动了两下,看着周石松的红嘴慢慢的并拢起来,才放了心。

    徐明侠探着头,眼睛睁得极大,显出纯洁而狡猾,急切的问:“什么事?”

    初济辰抬着头看天花板,态度不但自然,而且带出点傲慢狂放来,他自居为才子。

    “有紧要的事!”杜亦甫低声的回答。

    周石松赶紧点头,表示他并不傻。更进一步的为表示自己精细,他问了句:“好不好把毯子挂上,遮住灯光;省得又教走狗们去报告?”

    谁也没答碴儿,初才子嗤的笑了一声,象一个水点落在红铁上。

    杜亦甫又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他长得粗眉大眼,心里可很精细;他的精细管拘住他的热烈,正象个炸弹,必须放在极合适的地方才好爆发。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功课,能力,口才,身体,都不坏。父亲是国术馆的教师,有人说杜亦甫也有些家传的武艺,他自己可不这么承认;为使别人相信,他永远管国术叫作:“拿好架子,等着挨揍。”他不大看得起他的父亲,每逢父子吵了嘴,他很想把老人叫作“挨揍的代表”,可是决不对别人公然这么说。

    夜间十二点,他们常开这样的小组会议。夜半,一豆灯光,语声低重,无论有无实际的问题来讨论,总使他们感到兴奋,满意。多少多少不平与不满意的事,他们都可以在这里偷偷的用些激烈的言语来讨论,想办法。他们以为这是把光藏在洞里,不久,他们会炸破这个洞,给东亚放起一把野火来,使这衰老的民族变成口吐火焰的怪兽。他们兴奋,恐惧,骄傲,自负,话多,心跳得快。

    杜亦甫是这小团体的首领。“有紧要的事!”他又说了一句。看大家都等待着他解释,他向前探了探身,两脚妥实的踩在地上,好使他的全身稳当有力:“和平就是屈服,我们不能再受任何人的骗!刀放在脖子上——是的,刀已经放在我们的脖子上了——闭眼的就死,还手的生死不定。丧去生命才有生命,除了流血没有第二条路,没有!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去预备流血,给自己造流血的机会!我们是为流血而来的!”

    “假如我们能造成局部的惨变,”周石松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而结果只是局部的解决了,岂不是白流自家的血,白死一些好人——”

    “糊涂人!”初才子矫正着。

    “啊,糊涂人,”周石松心中乱了一些。“我说,岂不是,没用,没多大的用?”

    徐明侠的眼中带着点泪光,看着杜亦甫,仿佛已知道杜亦甫要说什么,而欢迎他说。

    杜亦甫要笑一下,可是极快的想起自己是首领,于是拿出更郑重的样子,显出只懂得辩驳,而一点也不小看人:“多一个疮口就多使人注意点他的生命。一个疮,因为能引起对全身的注意,也许就能救——能救!不是能害——一条命!一个民族也如是!我们为救民族,得给它去造疮口!”

    “由死亡里学会了聪明!”初济辰把手揣到袖子里去。

    徐明侠向杜亦甫点头,向初才子点头,眼睛由这个看到那个,轻送着泪光,仿佛他们的话都正好打在他的心坎上,只有佩服,同情,说不出来话。

    周石松对着烛光愣起来。

    “老周你先不必怕!”徐明侠也同情于老周,但是须给他一点激动。

    “谁怕?谁怕?”周石松的脸立刻红了一块,语声超出这种会议所允许的高度。“哪回事我落在后边过?难道不许我发言吗?”

    “何必呢,老周?”杜亦甫的神气非常的老到,安详,恳切:“你顾虑得对!不过——”

    “有点妇人之仁!”初才子极快的接过去。

    “不准捣蛋!”杜亦甫镇吓着初济辰。

    周石松不再说什么。

    “谁也知道,”杜亦甫接入了正文,“战争需要若干若干准备,不是专凭人多就能致胜的。不过,说句不科学的话,勇气到底还是最要紧的。勇气得刺激起来,正如军事需要准备。军事准备了没有?准备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也许是真正在准备,也许是骗人。我们可是一定能作刺激起勇气的工作。造出流血的机会,使人们手足无措,战也死,不战也死,于是就有了战的决心。我们能作这个,应作这个,马上就得去作这个!局部的解决,也好,因为它到底是一个疮。人们不愿全身因此溃烂,就得去想主意!”

    说罢,杜亦甫挺起身来,两脚似有千斤沉重,平放在地上。皱着粗眉,大眼呆呆的看着烛光,似乎心中思念已空,只有热血在身上奔流。

    “是不是又教我拟稿,发传单?”初才子问。

    “正是又得劳驾!”杜亦甫听出来才子话中的邪味,可是用首领所应有的幽默,把才子扣住:“后天大市有香会,我们应去发些传单。危险的事,也就是去造流血的机会。教巡警抓去呢,没关系;若是和敌人们碰了头,就必出乱子——出乱子是我们的目的。大家都愿意?”

    周石松首先举起手来。

    徐明侠随着举起手,可是不十分快当;及至把手举好,就在空中放了好大半天。

    “我去拟稿,不必多此一‘举’了吧?”初才子轻轻的一笑。

    “通过!”杜亦甫的脸上也微带出一点笑意。“初,你去拟稿子,明天正午交卷。老周你管印刷,后天清早都得印好。后天九点,一齐出发。是这样不是?”

    徐明侠连连点头。

    “记得好象咱们发过好几次传单了,并没流过血?”初济辰用眼角撩了杜一下。

    “那——”杜亦甫极快的想起一句话,到嘴边上又忘了。“大而引起流血,小而散散我们的闷气,都好!事情没有白作了的!”徐明侠对杜亦甫说。

    杜亦甫没找回来刚才忘掉的那一句,只好勉强的接过来徐明侠的:“事情没有白作了的,反正有传单就有人看。什么——”

    “啊——哈——”周石松的哈欠吞并了杜亦甫的语声。“嗤!”徐明侠把食指放在唇上,“小点声!走狗们,”没说下半句,他猫似的跑到屋门那里,爬下去,耳朵贴着地,听了听。没听到什么,轻快的跑回来:“好象听见有脚步声!”

    “福尔摩斯!”初才子立起来:“提议散会。”

    杜亦甫拉了初济辰一把,两步跑到屋门那里,轻轻推开门,向外探着头,仔细的看了看:“没人,散会;别忘了咱们的事!”

    徐,初,轻轻的走出去。

    周石松一下子钻进被窝去,蒙上了头。

    杜亦甫独自呆看着蜡烛,好大半天;吹灭了蜡,随着将灭未灭的那一线余光,叹了口气。

    躺下之后,他睡不着。屋里污浊的空气,夹杂着蜡油味,象可以摸到的一层什么油腻,要蒙在他的脸上,压住他的胸口,使他出不来气。想去开开窗子,懒得起来。周石松的呼声,变化多端,使人讨厌而又惊异。

    起初他讨厌这个呼声,慢慢的转而羡慕周石松了——吃得饱,睡得熟,傻傻糊糊的只有一个心眼。他几乎有点恨自己不那么简单;是的,简单就必能直爽,而直爽一定就会快乐。

    由周石松想到了初济辰——狂傲,一天到晚老把头扬到云里去。也可羡慕!狂傲由于无知,也许由于豪爽;无论怎说吧,初才子也快乐,至少比自己快乐。

    想不出徐明侠那高个子有什么特点,也看不出他快乐不快乐。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徐明侠不那么简单,豪爽呢?自己是不是和徐害着一路病呢?

    不,杜亦甫绝不能就是徐明侠。徐明侠有狡猾的地方,而自己,凭良心说,对谁向来不肯掏坏。那么,为什么自己不快乐呢?不错,家事国事天下事,没有一样足以使一个有志的青年打起精神,去笑一笑的。可是,一天到晚蹩着一口丧气,又有什么用处呢?一个有作为的人,恐怕不专凭着一张苦脸而能成功吧?战士不是笑着去成仁取义么?是不是自己根本缺乏着一点什么,一点象生命素的东西?想到这里,他把头藏在被子里去。极快的他看见了以前所作过的事,那些虚飘,薄小象一些懒懒的雪花儿似的事,他的头更深藏了些,他惭愧,不肯再教鼻子吸到一些凉气,得闻着自己身上的臭味。那些事,缺乏着点什么,不能说,不能说,对不起那些事,对不起人,也对不起自己!他的头上见了汗!

    睡吧,不要再想!再说,为什么这样小看自己呢?他的头伸出来,吸了一口凉气。睁着眼看屋中的黑暗,停止住思索。不久,心中松通了一些,东一个西一个的念头又慢慢的零散的浮上来,象一些春水中的小虫,都带着一点生气。为什么小看自己呢?那些事不是大学生所应作的么?缺乏着点什么,大家所作的不都缺乏着什么吗?那些事不见得不漂亮,自己作的不见得不出色,还要怎样呢?干吗不快乐呢?

    心里安静了许多,再把头藏进去,暖气围着耳鼻,象钻入一间温室里去似的。他睡着了。

    胡梦颠倒:一会儿,他梦见自己在荒林恶石之间,指挥着几百几千几万热血的男儿作战,枪声响成一片,如同夜雨击打着秋叶。敌人退了,退了;追!喊声震天,血似的,箭似的,血箭似的,一边飞走一边向四外溅射着血花。忽然,四面八方全是敌人,被包围起来,每个枪口都红红的向着他,每个毒狠凶恶的眼睛都看着他;枪口,眼睛,红的,白的,一点一点,渐渐的联成几个大圈,绕着他乱转。他的血凉起来,生命似藏在一把汗里,心里堵得难过,张开嘴要喊,喊不出来。醒了,迷迷糊糊的,似醒非醒,胸口还觉得发堵,身上真出了汗。要定神想一想,心中一软似的又睡去了。似乎是个石洞里,没有一点光,他和周石松都倒捆双臂,口中堵着使人恶心的一块什么东西。洞里似乎有蝙蝠来回搧着腥而凉的风,洞外微微的有些脚步响。他和周,都颤抖着,他一心的只盼望着父亲来救他们,急得心中发辣。他很惭愧,这样不豪横,没骨气,想求救于父亲的那点本事!但是,只有这个思念的里边含着一点希望……不是石洞了,他面对面的与父亲坐在一处,十分讨厌那老人,头脑简单,不识字,在国术馆里学来一些新名词,都用在错的地方!对着父亲,他心里觉得异常的充实,什么也不缺欠,缺欠都在父亲身上呢。

    隐隐的听到起床钟,象在浓雾里听到散落的一两声响动似的。好似抱住了一些什么贵重的东西,弯着腰,蜷着腿,他就又睡着了。隐隐的又听到许多声音,使他厌恶,他放肆的骂出一些什么,把手伸出来,垫在脑袋底下;醒了。太阳上来老高,屋中的光亮使他不愿睁眼,迷迷糊糊的,懒懒的,乱七八糟的,记得一角儿梦景,不愿去细细追想,心中怪堵得慌,不是蹩着一点什么,就是缺乏着一点什么,说不清。打了极长的两个哈欠,大泪珠象虫儿似的向左右轻爬,倒还痛快。

    起来,无聊;偶尔的误一两堂功课,不算什么;倒是这么无事可作,晃晃悠悠的,有些蹩扭。到外边散散步去。春风很小很尖,飕人们的脑子;可是墙角与石缝里都悄悄的长出细草芽,还不十分绿,显着勇敢而又乖巧似的。他很想往远处蹓蹓,腿可是不愿意动,那股子蹩扭劲儿又回来了,又觉到心中缺乏着一点什么东西,一点不好意思承认而又不能不承认的什么东西。他把手揣在袖子里,低着头,懒散的在院中走,小风很硬的撩着他的脑门儿。

    刚走出不远,周石松迎面跑了来,跑得不快,可是样子非常的急迫。到了杜亦甫面前,他张开嘴,要说什么,没有说出来,脸上硬红硬白的象是受了极大的惊恐。“怎了?”杜亦甫把手伸下去,挺起腰来。

    “上岸了,来了,我看见了!”周石松的嘴还张着,但是找不到别的话说。

    “谁?”

    “屋里去说!”周石松没顾得杜亦甫怎样,拿起腿就跑,还是小跑着,急切而不十分的快。快到宿舍了,他真跑起来。杜亦甫莫名其妙的在后面跟着,跑也不好,不跑也不好,十分的不好过;他忽然觉得周石松很讨厌,不定是什么屁大的事呢,就这样见神见鬼的瞎闹。到了屋里,他几乎是含着怒问:

    “到底怎回事?”

    “老杜,你不是都已经知道?”周石松坐在床沿上,样子还很惊慌。

    “我知道什么?”杜亦甫瞪着眼问。

    “昨天夜里,”周石松把声音放低,赶紧立起来,偏着头向杜亦甫低切的嘀咕:“昨天夜里你不是说刀已经放在脖子上了?你怎会不知道?!”

    “我什么也不知道,真不知道!你要不说,我可就还出去绕我的弯儿,我觉得身上不大合适,不精神!”杜亦甫坐在了破藤椅上,心中非常的不耐烦。

    “好吧,你自己看吧!”周石松从袋中掏出不大的一张“号外”来,手哆嗦着,递给了杜亦甫。把这张纸递出去,他好象觉得除去了块心病似的,躺在床上,眨巴着眼睛看杜亦甫。

    几个丑大的黑字象往杜亦甫的眼里飞似的,刚一接过报来,他的脸就变了颜色。这几个大字就够了,他安不下心去再细看那些小的。“老周,咱们的报纸怎么说,看见了吗?”“看见了,一字没提!”

    “一字没提?一字没提。”杜亦甫眼看着号外,可并没看清任何一字。“那么这个消息也许不确,造空气吓人?”“我看见了!亲眼看见了!”周石松坐起来,嘴唇有些发干似的,直用舌尖来回舐。“铁甲车,汽车,车上的兵都抱着枪,枪口朝外比画着!我去送徐明侠。”

    “他上哪儿?”

    “回家,上汽车站!”周石松的脸红得很可怕。“这小子!他知道了,可一声儿也不出,象个会掏坏的狗熊似的,轻轻的,人不知鬼不觉的逃走了。他没说什么,只求我陪他上趟街;他独自不敢出去!及至到了汽车站,他告诉我给他请两天假,还没说别的。我独自往回走,看见了,看见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急忙回来找你,你必有办法;刀真搁在脖子上了,我们该怎办呢?”

    杜亦甫不想说话,心中很乱,可是不便于楞起来,随便的说了声:“为什么呢?”

    “难道你没看见那些字?我当是你预先知道这回事,想拚上命呢!拿来,我念!”他从杜亦甫的手里抢过号外来,急忙的舐了下嘴唇:

    “特务机关报告:‘祸事之起,起于芝麻洲大马路二十一弄五十二号。此处住有我侨商武二郎,年五十六岁,独身,此人养德国种狼狗一条:性别,雌;毛色灰黄;名,银鱼。银鱼于二月前下小狗一窝:三雄一雌,三黄一黑,均肥健可喜。不幸,一周前,黑小狗在门外游戏,被人窃去。急报芝地警所,允代寻觅,实则敷衍无诚意。武二郎乃急来特务机关报告,即遣全部侦探出发寻查。第一日无所获,足证案情之诡密严重。翌日清晨,寻得黑小狗于海滨,已死。黑小狗直卧海滨,与早潮成丁字形,尾直伸,时被浪花所掩,为状至惨!面东向,尚睁二目,似切盼得见朝阳者。腹胀如鼓,项上有噬痕,显系先被伤害,而后掷入水中者,岸沙上有足迹。查芝地养犬者共有一万三千五百六十二家,其中有四千以上为不满半岁之小狗,二千以上为哈吧狗,均无咬毙黑小狗之能力。此外,则均为壮实大犬,而黑小狗之伤痕实为此种大犬所作。乃就日常调查报告,检出反抗我国之激烈分子,蓄有巨犬,且与武二郎为邻者,先加以侦察。侦察结果,得重要嫌疑犯十人,即行逮捕拷问,所蓄之犬亦一并捉到。此十人者,既系激烈分子,当然狡猾异常,坚不吐实。为促其醒悟,乃当面将十巨犬枪决。芝地有俗语:鸡犬不留;故不惜杀狗以警也。狗血四溅,此十人者仍顽抗推赖。同时,芝地官吏当有所闻,而寂寂无一言,足证内疚于心,十人身后必有广大之背景。设任其发展,则黑小狗之血将为在芝我国国民之前导,由犬及人,国人危矣!’”周石松念的很快,念完,头上见了汗:“为了一只小狗!”

    “往下念!”杜亦甫低着头,咬着牙。

    “没什么可念的了,左不是兵上岸,来屠杀,来恐吓,来肃清激烈人物与思想,来白找便宜!”周石松几乎是喊着。“我们怎办呢?流血的机会不用我们去造,因为条狗——哼!狗——就来到了!”他的声音仿佛噎住了他的喉,还有许多话,但只能打了两个极不痛快的嗝儿。

    “老初呢?”杜亦甫无聊的,想躲避着正题而又不好意思楞起来,这么问了一声。看周石松没回答,他搭讪着说:“我找他去。”

    不大的工夫,杜和初一同进来。初济辰的头还扬着,可是脸色不大正,一进门,他向周石松笑了笑,笑得很不自然。“你都知道了,老初?”周石松想笑,没能成功,他的脸上抽动了两下,象刚落上个苍蝇那样。

    没等初济辰开口,杜亦甫急忙的说:“老初,别再瞎扯,咱们得想主意!徐明侠已经溜了,咱们——”

    “我听天由命!”初济辰眼看天花板,手揣在袖子里。“据我看呢,战事决不会有,因为此地的买卖都是他们的,他们开炮就轰了他们自己的财产建设,绑去象你我这样的一些人,羞辱一场,甚至杀害几个,倒许免不了的。他们始终以为我们仇视他们,只是几个读过书的人所耍弄的把戏,把这几个激烈分子杀掉或镇吓住,就可以骑着我们脖子拉屎,而没人敢出一声了。我等着就是了,我自己也许有点危险,战争是不会有的,不会!”

    “你呢?老杜?”周石松看初才子软下去,气儿微索了些。“我听你的,你说去硬碰,我随着。老初说不会有战事,我看要是有人硬碰,大概就不会和平了结。你昨天说的对,和平就是屈服,只为了一条狗,一条狗;这么下去还有完吗?”

    杜亦甫低下头去,好大半天没说出话来。一点也不用再疑惑了,他心中承认了自己的的确确缺乏着一点什么,这点缺欠使他撑不起来昨天所说的话。他抬不起头来,不能再辩论,在两个同志面前,除了承认自己的缺欠,别无办法。这极难堪,可是究竟比再胡扯与掩饰要强的多!他的嘴唇动了半天,直到眼中湿了,才得到张开的勇气:“老初!老周!咱们也躲一躲吧!这,这,”他的泪落下来。

    周石松的心软,眼圈也红了。他有许多话要质问杜亦甫,每句话都得使杜亦甫无地自容,所以他一句也不说了。他觉得随着杜亦甫一同去死或一同去逃,是最对得住人的事,不愿再问应死还是应逃的道理。不好意思对杜亦甫说什么,他转过来问初济辰:“你呢?”

    “你俩要是非拉着我不可呢,就一同走;反之,我就在这儿死等,等死!”初济辰又笑了笑。

    “还有人上课吗?”杜亦甫问,眼撩了外边一下。“有!”初济辰回答:“大家很镇定!”

    “街上的人也并不慌,”周石松找补上。

    “麻木不仁!”杜亦甫刚说出这个,马上后悔了,几乎连头皮全红了起来。

    初济辰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仿佛为遮羞,杜亦甫提议:“上我家去,好不好?一时哪能找到合适的地方?家里窄蹩一点,可是。”

    “先不用忙吧,我看,”初济辰很重的说。“搜查是可能的,可是必在夜里,他们精细得要命:昨天夜里,也就是三点来钟吧,我醒了,看走廊的灯也全灭了,心中很纳闷。起来,我扒着窗子往外看,连街上也没了灯亮。往上运军火呢,必是。他们白天用枪口对着你,运军火可得灭了灯。精细而矛盾。可是,无论怎说吧,他们总想精细就是了。我们若是有走的必要,吃完晚饭再去,决不迟。在这后半天,我们也好采采消息,看看风头,也许事情还不至于那么严重,谁知道。”“对!”杜亦甫点了点头,可是问了周石松一句:“你呢?”“怎办都好,我听你们的!假若你们说去硬碰,”看了杜亦甫一眼,他把话打住了。

    后半天的消息越来越坏了,什么样的谣言也有,以那专为造谣惑乱人心的“号外”为主,而随地的补充变化。学校的大钟还按时候敲打,可是课堂上没有多少人了。街上的铺户也还照旧的开着,连买的带卖的可都有点不安的神气。大家都不慌,不急,不乱,只是无可如何的等着一些什么危险。不幸,这点危险要是来到头上呢,谁也没办法,没主意。在这种不安,无可如何,没办法的心境中,大家似乎都希望着侥幸把事情对付过去,在半点钟内若是没有看见铁甲车的影子,大家的心就多放下一点去。

    可是,消息越来越坏。连见事比较明彻的初济辰也被谣言给弄得撑不住劲儿了。他几乎要放弃他所观察到的,而任凭着感情去分担大家的惊恐与乱想。

    周石松还有胆子到外面买“号外”,他把最坏的消息给杜亦甫带了来:“矫正以往的因循!断然的肃清破坏两国亲善的分子!”这类的标题都用丑肿的大字排印出来,这些字的本身仿佛就能使人颤抖。捕了谁去,没有登载,但无疑的已经有大批的人被捕,这,教杜亦甫担心他的父亲。要捕人,国术馆是必得照顾到的,它一向是眼中的钉,不因为它实际上有什么用处,而是因为它提倡武艺,“提倡”就是最大的罪名。杜亦甫飞也似的去打电话,国术馆的电话已经不通。无疑的,一定出了事,极快的,由父亲想到了自己;父亲若是已经被捕,自己便也很难逃出去;人家连狗的数目调查得都那么清楚,何况是人呢,何况是大学学生呢,又何况是学生中的领袖呢!他愤恨,切齿,迷乱,没办法。他只想跺着脚痛骂一场,哪怕是骂完了便千刀万剐呢,也痛快。这是还有太阳的世界么!这是个国家么!问谁呢?没人能回答他,只有热血足以洗去这种污辱!怎么去流血呢?

    “老周!”他喊了声:“我——我——”嗓子象朵受了热气的花似的,没有一点声响便软下去。

    “怎样?”周石松问。

    待了好大半天,杜亦甫自言自语的:“没办法!”

    一直到晚餐的时候,杜亦甫没有出屋门。他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走,有时候也躺在床上一会儿,心中不断的思索:一会儿他想去拚命,这不是人所能忍受的,拚了命,也许一点好处没有,但究竟是自己流了血,有一个敢流血的就不能算国里没有人。一会儿他又往回想,白死有什么用处,快意一时,拿自己这一点点血洒在沙漠上,连点血痕也留不下吧?他思索,一刻不停的思索,越想越乱,越不得主意。他仍然不肯承认他害怕,可是无论怎样也找不到去干点什么的勇气。

    草草的扒搂进去两口饭,他急忙的又跑回宿舍来,好象背后追随着个鬼似的。天黑了,到了该走的时候。可是父亲设若已被拿去,家里怎能是安全的地方呢?在学校里?初济辰说的对,晚上必定来捉人!天黑一点,他的心便紧一点,他没想到过自己会能这样的慌张,外边的黑影好象直往前企扈,要把他逼到墙根去,慢慢的把他挤死。

    好容易初济辰和周石松都来了,他的胸中松了一口气。怎办呢?初和周都没主意,而且很有留在校里的勇气。他不能逼着他们走,他既是说不出地方来。往外边看了一眼,院中已黑得可怕。初济辰躺在了周石松的床上,半闭着眼仿佛想着点什么事。周石松坐在破藤椅上,脸上还有点红,可是不象白天那么慌张了。杜亦甫靠窗子立着,呆呆的看着外面的黑暗。待了一会儿,把黑暗看惯了,他心中稍微舒服了一些。那大片的黑暗包着稀疏的几点灯光,非常的安静。黑得仿佛有些近于紫茸茸的,好象包藏着一点捉摸不定而可爱的什么意思或消息,象古诗那么纯朴,静恬,含着点只能领略而道不出的意思。心中安静了一些,他的想象中的勇气又开始活动。他想象着:自己握着一把手枪,哪怕是块石头呢也好,轻手蹑脚的过去,过去,一下子把个戴铁盆的敌人打得脑浆迸裂!然后,枪响了,火起来,杀,杀,无论老幼男女全出来厮杀,即使惨败,也是光荣的,伟大的人民是可杀而不可辱的!

    正这么想着,一道白闪猛孤仃的把黑暗切成两块,象从天上落下一把极大的白刃。探海灯!白光不动,黑影在白光边上颤动,好似刚杀死的牲口的肉那样微动。忽然,极快的,白光硬挺挺的左右摆动了两下,黑影几乎来不及躲避,乱颤了几下,无声的,无可如何的,把地位让给了白光。忽然,白光改为上下的动,黑影默默的,无可如何的任着戏弄;白光昂起,黑影低落;白光追下来,黑影躲到地面上,爬伏着不动。一道白光,又一道白光,又一道白光,十几条白光一齐射出,旋转,交叉,并行,冷森森,白亮亮,上面遮住了星光,下面闪扫着楼房山树,狂傲的,横行的,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然联成一排,协力同心的扫射一圈,把小小的芝麻洲穿透,照通,围起来,一块黑,一块白,一块黑,一块白,一切都随现随灭,眩晕,迷乱,在白光与黑影中乱颤乱晃。

    一道光闪到了杜亦甫的窗上,稍微一停,闪过去了;接着又是一道,一停,又过去了。他扶住了窗台,闭上了眼。

    周与初全立起来,呆呆的看着,等着,极难堪的,不近情理等着,期待着。可怕,可爱,这帝国主义舞场的灯光拿山与海作了舞台,白亮亮的四下里寻找红热的血。黑的海,黑的山,黑的楼房,黑的松林,黑的人物,全潜伏着,任凭这几条白光来回的详细的找合适的地方,好轰炸与屠杀。

    等着,等着,可是光不再来了,黑暗,无聊,只有他们三人的眼里还留着一点残光,不很长,不很亮,象月色似的照在窗上。初济辰先坐下了。杜亦甫极慢的转过身来,看了周石松一眼,周石松象极疲乏了似的又坐在藤椅上。杜亦甫用手摸到了床,坐下,舐了舐嘴唇。

    老久,谁也没话可讲,心中都想着刚才那些光的游戏与示威。忽然,初济辰大声的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一阵颤动,全身都感到痛快。笑够了,他并上嘴;忘了,那阵笑好象已经是许久以前的事了。

    “我一点也不恼你,我真可笑!”杜亦甫低着头说。

    “他没笑你,老杜!”周石松很欢迎有人说句话。初济辰没言语,象是没听见什么似的。

    “不管他笑我没有,我必须对你们俩说出来,要不然我就憋闷死了!”杜亦甫把头抬起来,看着他们。“我无须多说什么,只有俩字就够了:我怯!”

    “以卵击石,勇敢也是愚昧!”初济辰笑了笑。“即使你说的一点不错,到底我还是怯!”杜亦甫的态度很自然了,象吃下一料泻药,把心中的虚伪全打净了似的。“我也说不上我是怯,还是勇,反正我就是没主意!”周石松也微笑了一下。

    全不再言语了,可是不再显着寂寞与难堪,好象彼此已能不用言语传达什么,而能默默的互相谅解。

    他们就那么坐了一夜。

    第二天,消息缓和了许多。杜亦甫回了家。他急于要看看父亲,不管父亲是受了惊没有,也并不是要尽什么孝道,而几乎是出于天真一点什么,和小孩受了欺侮而想去找父亲差不多。平日他很看不起父亲,到现在他还并没把父亲的身分提高多少,不过他隐隐的似有一点希冀,想在父亲身上找出一些平日被他忽略了的东西。这点东西,假若能找到,仿佛就能教他有一种新的希望,不只关乎他们父子,而几乎可以把整个民族的问题都拉扯在内。这样的拉扯是可笑的,可是他一时象迷了心窍似的,不但不觉得可笑,反而以为这是个最简单切近方便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只须一见到父亲,他就马上可以得到个“是”或“不”;不管是怎样,得到这个回答,他便不必再悬着心了。

    他不愿绕着弯儿去原谅自己,可也不愿过火的轻看自己,把事情拉平了看,他觉得他的那点教育使他会思索,会顾虑,会作伪,所以胆小。他得去拿父亲证实了这个。父亲不识字,不会思索顾虑与作伪,那么就天然的应当胆粗气壮。可是,父亲到底是不是这样呢?假若父亲是这样,那么,他便可以原谅自己,而且得到些希望。这就是说,真正有骨气的倒是那不识字的人们,并不必等着几个读书人去摇旗呐喊才挺起胸来——恰恰和敌人们所想的相反。果然要是这样,这是个绝大的力量。反之,那便什么也不用再说,全民族统统是挨揍的货了!他得去看父亲,似乎民族兴亡都在这一看中。可笑,谁管,他飞也似的回了家。

    只住着楼上两间小屋,屋外有个一张桌子大小的凉台,杜老拳师在凉台上坐着呢。一眼看到儿子,他赶紧立起来,喊了声:“你来了?正要找你去呢!”

    杜亦甫一步跳三层楼梯,一眨眼,微喘着立在父亲跟前。他找不到话讲,可是心中极痛快,自自然然的看着父亲:五十七八岁,矮个子;圆脸,黑中透亮,两眼一大一小,眼珠都极黑极亮,微笑着,两只皮糙骨硬的手在一块搓着:“想你也该来了!想你也该来了!坐下!”把椅子让给了杜亦甫,老人自己愿意立着。杜亦甫进去,又搬出一把椅子来。父子都坐下,老人还搓着手:“差点没见着你,春子!”他叫着儿子的乳名:“我让他们拿去了!”老人又笑了,一大一小的俩眼眨巴的很快。

    “没受委屈?”杜亦甫低声的问。

    “那还有不受委屈的?”老人似乎觉得受委屈是可笑的事,又笑了。“你看,正赶上我值班,在馆里过夜。白天本听到一些谣言,这个的,那个的,咱也没往心里去。不到十点钟我就睡了,你知道我那间小屋?墙上挂着单刀,墙角立着花枪?一躺下我就着了。大概有十二点吧,我听见些动静,可没大研究,心里说,国术馆还能闹贼?我刚要再睡,我的门开了,灯也捻着了,一看,是伙计王顺。王顺干什么?我就问。王顺没言语,往后一闪身,喝,先进来一对刺刀。我哈哈的笑起来了,就凭一对刺刀,要我的命还不大老容易;别看我是在屋子里!紧跟着刺刀,是枪,紧跟着枪,是一对小鬼子,都戴着小铁盆,托着枪冲我来了。我往后望望,后边还有呢,都托着枪,戴着小铁盆。我心里就一研究,我要是早知道了信,我满可以埋伏在门后边,就凭我那口刀,进来一个宰一个,至少也宰他们几个。我太晚了,十几支快枪把我挤在床上,我连伸手摸刀的工夫也没有哇。我看了看窗户,也不行,洋窗户,上下都扣着呢,我跑不了。好了,研究不出道儿来,我就来文明的吧,等着好了,看他们把我怎样了!幸而我老穿着裤褂睡觉,摸着大棉袍就披上了,一语不发。进来一个咱们的人,狗娘养的,汉奸!他教我下来,跟着走。我没言语,只用手背一撩,哼,那小子的右脸上立刻红了一块。他一哎哟,刺刀可就把我围上了,都白亮亮的,硬梆梆的,我看着他们,不动,也不出声。那些王八日的唧里骨碌不知说了些什么,那个狗娘养的捂着脸又过来了,教我下来,他说到院里就枪毙了我。我下来了,狗娘养的赶紧退出老远,怕我的手背再撩他。一个王八日的指了指我的刀,狗娘养的教我抱着刀,他说:抱着你的刀,看你的刀能救了你的命不能。这是成心耍弄我,我知道;好,我就抱着我的刀。往外走吧,脊背上,肋条上,全是刺刀,我只要一歪身,大概就得有一两把插到肉里去。我挺着胸,直溜溜的走。走到院里,我心里说,这可到了回老家的时候了。我那会儿,谁也没想,倒是直想你,春子。我心里就这么研究,王八日的杀了我,我有儿子会报仇呀。”老人笑了笑,缓了口气,亲热的看了儿子一眼。“反正咱们和王八日的们是你死我活,没个散儿。我不识文断字,可是我准知道这个。果不其然,到院里那个狗娘养的奉了圣旨似的教我跪下。我不言语,也不跪下,心里说,开枪吧,小子们,把你太爷打成漏杓,不用打算弯一弯腿!两个王八日的看我不跪,由后面给了我两枪靶子,哼,心里说,你俩小子还差点目的,太爷不是这么容易打倒的。见我不倒,一个王八日的,也就是象你离我这么远儿,托起枪来,瞄我的胸口,我把胸挺出去。拍!响了。连我都纳闷了,怎么还不倒下呢?那些王八羔子们笑起来,原来是空枪,专为吓吓我。王八羔子们杀人,我告诉你,春子,决不痛痛快快的,他们拿你当个小虫子,翻来覆去的揉搓你,玩够了再杀;所以我看见他们就生气,他们狠毒,又坏!”老人不笑了,连那只小一点的眼也瞪起来,似乎是从心里憎恶那些王八羔子们。“那个狗娘养的又传了圣旨,”老人接着说,“带回去收拾,反正早晚你得吃上一颗黑枣。我还是不言语,我研究好了,就是不出一声,咱们谁得手谁杀,用不着费话;是不是,春子?”杜亦甫点了点头,没有话可说。

    “出了大门,”老人又说下去:“他们还好,给我预备的大汽车,就上了车。还抱着刀,我挺着腰板,教他们看看,太爷是没得手,没能把刀切在你们脖子上,好吧,你们的枪子儿我也不怕!你们要得了我的命,可要不了我的心气;这是一口气,这口气由我传给我的儿子孙子,永远不能磕膝盖儿着土!我这么研究好了,就看他们的瞄准吧!到了个什么地方,黑灯瞎火的我也没看清是哪里。这里听不见别的,齐噔咯噔的净是皮鞋响。他们把我圈在一间小屋里,我就坐在地板上闭眼养神,等着枪毙。我没有别的事可想,就是恨我的刀没能出鞘。他们人多,枪多,我不必挣蹦,白费力气干吗。我等着好了,死到临头,我得大大方方的,皱皱眉就不算练过工夫。是不是,春子?”

    杜亦甫又点了点头。

    “待了不知好久,”老人又搓起双手来,仿佛要表演出那时怎样的不耐烦。“他们把我提到一间大厅上去,灯光很亮,人也不少,坐的是官儿,立着的是兵。他们又教我跪下,我还是不出声,也不跪。磨烦了半天,他们没有了主意,刺刀可就又戳在我胸口上,我不动,纹丝不动,眼皮连抬也不抬;哼,杀剐随便,我就是不能弯腿!慢慢的,刺刀挪开了,他们拿出一张字纸来教我看,我闭上了眼。我那天夜里就说了一共这么三个字:‘不认字!’他们问我那些字——他们管它叫什么‘言’呀,我记不清了——什么意思?我不出声。又问,那是我画的押,签的名,不是?我还是不出声。我心里说,这回真该杀我了,痛快点吧!我犯了什么罪?没有。凭什么他们有生杀之权?没道理。我就这么寻思着,他们无缘无故的杀了我,我的儿孙以后会杀他们,这叫作世仇。我一点也不怕呢,我可就怕后辈忘了这点事儿。俗语说的好,冤仇应解不应结,可那得看什么事,就这么胡杀乱砍呀,这点仇不能白白的散了!这并不是我心眼小,我是说,人生在世不能没骨头,骑着脖子拉屎,还教我说怪香的,我不能!你看,果然,他们又把枪举起来了,我看见过,甭吓噱谁!他们装枪子,瞄准儿,装他妈的王八羔子,气派大远了去啦。其实,用不着,我不怕,你可有什么主意呢?比画了半天,哼,枪并没放。又把我送回小屋里去了。什么东西!今个天亮的时候,他们也不是怎么,把我放了,还仿佛怪客气的,什么玩艺儿!我不明白这是哪一出戏,你来的时候,我还正研究呢。一句话抄百总吧,告诉你,春子,咱们得长志气,跟他们干,这个受不了!我不认字,不会细细的算计,我可准知道这么个理儿,只要挺起胸脯不怕死,谁也不敢斜眼看咱们!去泡壶茶喝好不好?”

    杜亦甫点了点头。


《火车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