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火车集 > 东西

东西

    晚饭吃过了好久,电报还没有到;鹿书香和郝凤鸣已等了好几点钟——等着极要紧的一个电报。

    他俩是在鹿书香的书房里。屋子很大,并没有多少书。电灯非常的亮,亮得使人难过。鹿书香的嘴上搭拉着支香烟,手握在背后,背向前探着些;在屋中轻轻的走。中等身材,长脸,头顶上秃了一小块;脸上没什么颜色,可是很亮。光亮掩去些他的削瘦;大眼,高鼻梁,长黑眼毛,显出几乎是俊秀的样子。似乎是欣赏着自己的黑长眼毛,一边走一边连连的眨巴眼。每隔一会儿,他的下巴猛的往里一收,脖子上抽那么一下,象噎住了食。每逢一抽,他忽然改变了点样儿,很难看,象个长脸的饿狼似的。抽完,他赶快又眨巴那些黑美的眼毛,仿佛为是恢复脸上的俊秀。

    烟卷要掉下来好几回,因为他抽气的时候带累得嘴唇也咧一咧;可是他始终没用手去扶,没工夫顾及烟卷。烟卷到底被脖子的抽动给弄掉了,他眨巴着眼用脚把它揉碎。站定,似乎想说话;脖子又噎了一下,忘了说什么。

    郝凤鸣坐在写字台前的转椅上,脸朝着玻璃窗出神。他比鹿书香年轻着好些,有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圆头圆脸圆眼睛,有点傻气,可是俊得挺精神,象个吃饱了的笨狗似的。洋服很讲究,可是被他的面貌上体态减少了些衣服的漂亮。自膝以下都伸在写字台的洞儿里,圆满得象俩金橘似的手指肚儿无声的在膝上敲着。他早就想说话,可是不便开口。抽冷子院中狗叫了一声,他差点没由转椅上出溜下去,无声的傻笑了一下,向上提了提身子,继续用手指敲着膝盖。

    在饭前,虽然着急,还能找到些话说;即使所说的不都入耳,也愿意活动着嘴唇,掩饰着心中的急躁。现在,既然静默了许久,谁也不肯先开口了,谁先开口仿佛就是谁沉不住气。口既张不开,而着急又无济于事,他们都想用一点什么别的事岔开心中的烦恼。那么,最方便的无过于轻看或甚至于仇视面前的人了。郝凤鸣看着玻璃,想起自己当年在英国的一个花园里,伴着个秀美的女友,欣赏着初夏的樱花。不敢顺着这个景色往下想,他撩了鹿书香一眼——在电灯下立着,头顶上秃的那一块亮得象个新铸的铜子。什么东西!他看准了这个头上秃了一块的家伙。心中咒骂,手指在膝盖上无声的击节:小小的个东洋留学生,人模狗样的竟自把个地道英国硕士给压下去,什么玩艺!

    郝凤鸣真是不平,凭自己的学位资格,地道西洋留学生,会来在鹿书香这里打下手,作配角;鹿书香不过上东洋赶过几天集,会说几个什么什么“一马司”!他不敢再想在英国时候那些事,那些女友,那些志愿。过去的一切都是空的。把现在的一切调动好了才算好汉。是的,现在他有妻小,有包车,有摆着沙发的客厅,有必须吃六角钱一杯冰激凌的友人……这些凑在一块才稍微象个西洋留学生,而这一切都需要钱,越来越需要更多的钱。为满足太太,为把留学生作到家,他得来敷衍向来他所轻视的鹿书香,小小的东洋留学生!他现在并非没有事作,所以他不完全惧怕鹿书香。不过,他想要进更多的钱,想要再增高些地位,可就非仗着鹿书香不可。鹿书香就是现在不作事,也能极舒服的过活,这个,使他羡慕,由羡慕而忌妒。鹿书香可以不作事而还一天到晚的跳腾,这几乎是个灵感;鹿书香,连鹿书香还不肯闲着,郝凤鸣就更应当努力;以金钱说,以地位说,以年纪说,他都应当拚命的往前干,不能知足,也不许知足。设若光是由鹿书香得到这点灵感,他或者不会怀恨,虽然一向看不起这个东洋留学生。现在,他求到鹿书香的手里,他的更好的希望是仗着鹿书香的力量才能实现,难堪倒在其次,他根本以为不应当如此,一个西洋留学生就是看洋楼也比留东洋的多看见过几所,先不用说别的!他不平。可是一时无法把他与鹿书香的上下颠倒过来。走着瞧吧,有朝一日,姓郝的总会教鹿书香认识清楚了!

    又偷偷看了鹿书香一眼,他想起韵香——他的太太。鹿书香的叔伯妹妹。同时,他也想起在英国公园里一块玩耍的那个女郎,心中有点迷糊。把韵香与那个女郎都搀在一处,仿佛在梦中那样能把俩人合成一个人,他不知是应当后悔好,还是……不,娶了就是娶了,不便后悔,韵香又清楚的立在目前。她的头发,烫一次得十二块钱;她的衣服,香粉,皮鞋,手提包……她可是怪好看呢!花钱,当然得花钱,不成问题。天下没有不费钱的太太。问题是在自己得设法多挣。想到这儿,他几乎为怜爱太太而也想对鹿书香有点好感。鹿书香也的确有好处:永远劝人多挣钱,永远教给人见缝子就钻……郝凤鸣多少是受了这个影响,所以才肯来和他一同等着那个电报。有这么个大舅子,正如有那么个漂亮的太太,也并不是件一希望就可以作到的事。到底是自己的身分;当然,地道留英的学生再弄不到这么点便宜,那还行!

    即使鹿书香不安着好心,利用完了个英国硕士而过河拆桥,郝凤鸣也不怕,他是鹿家的女婿,凭着这点关系他敢拍着桌子,指着脸子,和鹿书香闹。况且到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把韵香搬了来呢!是的,一个西洋留学生假若干不过东洋留学生的话,至少一个妹夫也可以挟制住个大舅子。他心中平静起来,脸上露出点笑容,象夏天的碧海,只在边岸上击弄起一线微笑的白花。他闭上了眼。

    狗叫起来,有人去开大门,郝凤鸣猛的立起来,脸上忽然发了热。看看窗外,很黑;回过头来看鹿书香,鹿书香正要点烟,右手拿着火柴,手指微微的哆嗦;看着黑火柴头,连噎了三口气。

    张顺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个白纸封,上面画着极粗的蓝字。亮得使人难过的电灯似乎把所有的光全射在那个白纸封儿上。鹿书香用手里的火柴向桌上一指。等张顺出去,他好象跟谁抢夺似的一把将电报抓到手中。

    郝凤鸣不便于过来,英国绅士的气派使他管束住心中的急切。可是,他脸上更热了。这点热气使他不能再呆呆的立候,又立了几秒钟,他的绅士气度被心中的热气烧散,他走了过来。

    鹿书香已把电报看了两遍,或者不止两遍,一字一字的细看,好象字字都含着些什么不可解的意思。似乎没有可看的了,他还不肯撒手;郝凤鸣立在他旁边,他觉得非常的可厌。他一向讨厌这个穿洋服的妹夫,以一个西洋留学生而处处仗着人,只会吃冰激凌与跳舞,正事儿一点也不经心。这位留学生又偏偏是他的妹丈,为鹿家想,为那个美丽的妹妹想,为一点不好说出来的嫉妬想,他都觉得这个傻蛋讨厌,既讨厌而又幸运;他猜不透为什么妹妹偏爱这么个家伙,妹妹假若真是爱他,那么他——鹿书香——似乎就该讨厌他,说不出道理来,可是只有这么着心里才舒服一点。他把电报扔在桌子上,就手儿拿起电报的封套来,也细细的看了看。然后,似乎忘了郝凤鸣的讨厌,又从郝的手里看了电报一遍,虽然电报上的几个字他已能背诵出来,可还细心的看,好似那些蓝道子有什么魔力。

    郝凤鸣也至少细细看了电报两遍。觉出鹿书香是紧靠在他的身旁,他心中非常憋闷得慌:纸上写的是鹿书香,身旁立着的是鹿书香,一切都是鹿书香,小小的东洋留学生,大舅子!

    “怕什么偏有什么,怕什么……”鹿书香似乎没有力量说完这句话,坐下,噎了口气。

    “可不是,”郝凤鸣心中几乎有点快活,鹿书香的失败正好趁了他的心愿,不过,鹿的失败也就是自己的失败,他不能完全凭着情感作事,他也皱上了眉。

    鹿书香闭上了眼,仿佛极疲倦了似的。过了一会儿,脸上又见了点血色,眼睛睁开,象和自己说似的:“副局长!副——局长!”

    “电码也许……”郝凤鸣还没有放手那个电报,开始心里念那些数目字,虽然明知一点用处没有。

    “想点高明的会不会!”鹿书香的话非常的难听。他很想说:“都是你,有你,什么事也得弄哗拉了!”可是他没有往外说,一来因为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二来面前没有别人,要洩洩怒气还是非对郝凤鸣说说不可;既然想对他说说,就不能先开口骂他。他的话转到正面儿来:“局长,好;听差,也好;副局长,哼!我永不嫌事小,只要独当一面就行。副局长,副师长,副总统,副的一切,凡是副的都没用!递给我支烟!”

    “电报是犬稜发的,正式的命令还没有到。”郝凤鸣郑重的说。对鹿书香的人,他看不大起;对鹿书香的话,他可是老觉得有些价值。鹿书香的话总是由经验中提炼出来的,老能够赤裸裸的说到事情的根儿上,就事论事,不带任何无谓的感情与客气。郝凤鸣晓得自己没这份儿本事,所以不能不佩服大舅子的话,大舅子的话比英国绅士的气度与文化又老着几个世纪,一点虚伪没有,伸手就碰在痒痒筋儿上。“什么正式的命令?你这人没办法!”鹿书香很想发作一顿了,可是又管住了自己,而半恼半亲近的加了点解释:“犬稜的电报才算事,命令?屁!”

    郝凤鸣依然觉得这种话说得很对,不过象“屁”字这类的字眼不大应该出自个绅士的口中。是的,他永远不能佩服鹿书香的态度与举动——永成不了个英国人所谓的“贞头曼”;大概西洋留学生的这点陶冶永远不是东洋留学生所能及的。好吧,不用管这个,先讨论事情呢:“把政府放在一边,我们好意思驳回犬稜?”

    “这就是你不行的地方!什么叫好意思不好意思?无所谓!”鹿书香故意的笑了一下。“合我的适便作,反之就不作;多喒你学会这一招,你就会明白我的伟大了。你知道,我的东洋朋友并不止是犬稜?”

    郝凤鸣没说出什么来。他没法不佩服鹿书香的话,可又没法改变他一向轻视这位内兄的心理,他没了办法。鹿书香看妹丈没了话,心中高兴了些:“告诉你,凤鸣,我若是只弄到副局长,那就用不着说,正局长必定完全是东洋那边的;我坏在摆脱不开政府这方面。你记住了:当你要下脚的时候,得看清楚哪边儿硬!”

    “那么正局长所靠着的人也必定比犬稜还硬?”郝凤鸣准知道这句说对了地方,圆脸上转着遭儿流动着笑意。鹿书香咂摸着味儿点了点头:“这才象句话!所以我刚才说,我的东洋朋友并不止是犬稜。你要知道,自从九一八以后,东洋人的势力也并不集中,谁都想建功争胜,强中自有强中手。在这种乱动的局面中,不能死靠一个人。作事,如同游泳,如同驶船,要随着水势,随时变动。按说,我和犬稜的关系不算不深,我给他出主意,他不能不采纳;他给我要位置,我一点也不能怀疑。无奈,他们自己的争斗也非常的激烈,咱们可就吃了诖落!现在的问题是我还是就职呢,还是看看再说?”

    “土地局的计划是我们拟就的,你要是连副局长都推了,岂不是连根儿烂?”郝凤鸣好似受了鹿书香的传染,也连连的眨巴眼。“据我看,即使一点实权拿不到,也跟他们苦腻。这,一来是不得罪犬稜,二来是看机会还得把局长抓过来,是不是?”

    “也有你这么一说,也有你这么一说,”鹿书香轻轻的点着头。“可是有一样,我要就了副局长,空筒子的副局长,你可就完了。你想呀,有比犬稜还硬的人立在正局长背后,还有咱们荐人的份儿?我挂上个名,把你甩了,何苦呢!我闲也还闲得起,所以不肯闲着的原因,一来是我愿意提拔一些亲友,造成咱们自己的势力,为咱们的晚辈设想,咱们自己不能不多受点累。二来是我有东洋朋友,我知道东洋的事,这点知识与经验不应当随便扔弃了。妬恨我的也许叫我卖国贼,其实我是拿着自己的真本领去给人民作点事,况且东洋人的办法并不象大家所说的那么可恶,人家的确是有高明人;老实不客气的说,我愿意和东洋人合作;卖国贼?盖棺论定,各凭良心吧!”他闭上眼,缓了一口气。“往回说吧,你要是教我去作副局长,而且一点不抱怨我不帮忙你,我就去;你若是不谅解我呢,吹,我情愿得罪了犬稜,把事推了!怎样?”郝凤鸣的气不打一处来。倒退——不用多了——十年,他一定会对着鹿书香的脸,呐喊一声卖国贼。现在,他喊不出来。现在,他只知道为生活而生活着;他,他的太太,都短着许多许多的东西;没有这些东西,生活就感到贫窘,难堪,毫无乐趣。比如说,夫妇们商议了多少日子了,始终也没能买上一辆小汽车;没有这辆小汽车,生活受着多么大的限制,几乎哪里也不敢去,一天的时间倒被人力车白白费去一半!为这辆小汽车,为其他好些个必需的东西,使生活丰富的东西,他不能喊卖国贼;他现在知道了生命的意义,认识了生活的趣味;少年时一切理想都是空的,现在也只知道多挣钱,去丰富生命。可是受了骗,受了大舅子的骗,他不能忍受,他喊不出卖国贼这三个字,可是也不甘心老老实实的被大舅子这么玩弄。

    他恨自己,为什么当初要上英国去读书,而不到东洋去。看不起东洋留学生是真的,可是事实是事实,现在东洋留学生都长了行市,他自己落了价。假若他会说日语,假若他有东洋朋友,就凭鹿书香?哼,他也配!

    不,不能恨自己。到底英国留学生是英国留学生;设若鹿书香到过英国,也许还不会坏到这个地步!况且,政治与外交是变化多端的,今年东洋派抬头,焉知明年不该留欧的走运呢?是的,真要讲亡国的话,似乎亡在英国人手里还比较的好一些。想到这里,郝凤鸣的气消了一些,仿佛国家亡在英人手里是非常的有把握,而自己一口气就阔起来,压倒鹿书香,压倒整个的东洋派,买上汽车,及一切需要的东西,是必能作到的。

    气消了一些,他想要大仁大义的劝鹿书香就职,自己情愿退后,以后再也不和大舅子合作;好说好散,贞头曼!

    他刚要开口,电话铃响了。本不想去接,可是就这么把刚才那一场打断,也好,省得再说什么。他拿下耳机来:“什么局长?方?等等。”一手捂住口机,“大概是新局长,姓方。”鹿书香极快的立起来:“难道是方佐华?”接过电话机来:“喂,方局长吗?”声音非常的温柔好听,眼睛象下小雨似的眨巴着。“啊?什么?”声音高了些,不甚好听了。“呕,局长派我预备就职礼,派——我;嗯,晓得!”猛的把耳机挂上了。“你怎么不问明白了!什么东西,一个不三不四的小职员敢给我打电话,还外带着说局长派我,派——我!”他深深的噎了一口气。

    “有事没事?”郝凤鸣整着脸问,“没事,我可要走啦;没工夫在这儿看电话!”

    鹿书香仿佛没有听见,只顾说他自己的:“哼,说不定教我预备就职典礼就是瞧我一手儿呢!厉害!挤我!我还是干定了,凤鸣你说对了,给他们个苦腻!”说完,向郝凤鸣笑了笑。“预备个会场,还不就是摆几把椅子的事?”郝凤鸣顺口答音的问了句,不希望得到什么回答,他想回家,回家和韵香一同骂书香去。

    “我说你不行,你老不信,坐下,不忙,回头我用车送你去。”看郝凤鸣又坐下,他闭了会儿眼才说:“光预备几把椅子可不行!不行!挂国旗与否,挂遗嘱与否,都成问题!挂呢。”右手的中指搬住左手的大指,“显出我倾向政府。犬稜们都是细心的人。况且,即使他们没留神,方佐华们会偷偷的指点给他们。不挂呢,”中指点了点食指,“方佐华会借题发挥,向政府把我刷下来,先剪去我在政府方面的势力。你看,这不是很有些文章吗?”

    郝凤鸣点了点头,他承认了自己的不行。不错,这几年来,他已经把少年时的理想与热气扫除了十之八九,可是到底他还是太直爽简单。他“是”得和鹿书香学学,即使得不到什么实际的利益,学些招数也是极可宝贵的。“现在的年月,作事好不容易!”鹿书香一半是叹悔自己这次的失败,一半是——比起郝凤鸣来——赞美自己的精明。“我们这是闲谈,闲谈。你看,现在的困难是,人才太多,咱们这边和东洋那边都是人多于事。于是,一人一个主意,谁都设法不教自己的主意落了空。主意老在那儿变动。结果弄成谁胳臂粗谁得势,土地局是咱们的主意,临完教别人把饭锅端了去。我先前还力争非成厅不可,哼,真要是被人家现成的把厅长端去,笑话才更大呢!我看出来了,我们的主意越多,东洋人的心也就越乱,他们的心一乱,咱们可就抓不着了头。你说是不是?为今之计,咱们还得打好主意。只要有主意,不管多么离奇,总会打动东洋人——他们心细,不肯轻易放过一个意见;再加上他们人多,咱们说不动甲,还可以献计给乙,总会碰到个愿意采纳的。有一个点头的,事情就有门儿。凤鸣,别灰心,想好主意。你想出来,我去作;一旦把正局长夺回来,你知道我不会白了你。我敢起誓!”“上回你也起了誓!”郝凤鸣横着来了一句。

    “别,别,咱俩不过这个!”鹿书香把对方的横劲儿往竖里扯。“你知道我是副局长,你也知道副局长毫无实权,何苦呢!先别捣乱,想高明的,想!只要你说出这道儿,我就去,我不怕跑腿;这回干脆不找犬稜,另起炉灶,找沉重的往下硬压。我们本愿规规矩矩的作,不过别人既是乱抄家伙,我们还能按规矩作吗?先别气馁,人家乱,咱们也跟着乱就是了,这就叫作时势造英雄!我就去就副局长的职,也尝尝闲职什么味儿。假若有好主意的话。也许由副而正,也许一高兴另来个机关玩玩。反正你我的学问本领不能随便弃而不用,那么何不多跑几步路呢?”

    “我要是给你一个主意,你给我什么?”郝凤鸣笑着,可是笑得僵不吃的。“这回我不要空头支票,得说实在的。比如说,韵香早就跟就要辆小汽车……”

    “只要你肯告诉我,灵验了以后,准有你的汽车。我并非没有主意,不过是愿意多搜集一些。谁知道哪一个会响了呢。”

    “一言为定?我回去就告诉她!你知道姑奶奶是不好惹的?”

    “晓得呀,还用你说!”

    “你听这个怎样,”郝凤鸣的圆眼睛露出点淘气的神气,“掘墓行不行?”

    “什么?”

    “有系统的挖坟,”郝凤鸣笑了,承认这是故意的开玩笑。“有你这么一说,”鹿书香的神气可是非常的郑重,“有你这么一说!你怎么想起来的。是不是因为土地局而联想到坟墓?”

    “不是快到阴历十月一了。”郝凤鸡把笑意收起去,倒觉得有点不大好意思了。“想起上坟烧纸,也就想起盗墓来,报纸上不是常登着这种事儿?”

    “你倒别说,这确是个主意!”鹿书香立起来,伸出右手,仿佛是要接过点什么东西来似的。“这个主意你给我了?”“送给你了;灵验之后,跟你要辆汽车!不过,我想不起这个主意能有什么用处。就是真去实行,也似乎太缺德,是不是?”郝凤鸣似乎有点后悔。

    “可惜你这个西洋留学生!”鹿书香笑着坐下了。“坟地早就都该平了!民食不足,而教坟墓空占着那么多地方,岂不是愚蠢?我告诉你,我先找几个人去调查一下,大概的哪怕先把一县的地亩与坟地的比例弄出来呢,报上去,必足以打动东洋人,他们想开发华北,这也是一宗事业,只须把坟平了,平白的就添出多少地亩,是种棉,种豆,或是种鸦片,谁管它种什么呢,反正地多出产才能多!这是一招。假如他们愿意,当然愿意,咱们就有第二招:既然要平坟,就何不一打两用,把坟里埋着的好东西就手儿掘出来?这可又得先调查一下,大概的能先把一县的富家的茔地调查清了,一报上去就得教他们红眼。怎么说呢,平坟种地需要时间,就地抠饼够多么现成?真要是一县里挖出几万来,先不用往多里说,算算看,一省该有多少?况且还许挖出些件无价之宝来呢?哼!我简直可以保险,平坟的主意假若不被采纳,检着古坟先掘几处一定能行!说不定,因此咱们还许另弄个机关——譬如古物之类的玩艺——专办这件事呢?你要知道,东洋人这二年来的开发计划,都得先投资而后慢慢的得利;咱们这一招是开门见山,手到擒来!就是大爵儿们不屑于办,咱们会拉那些打快杓子的,这不比走私省事?行,凤鸣!你的汽车十之八九算是妥当了!”

    “可是,你要真能弄成个机关,别光弄辆破汽车搪塞我;你的会长,我至少得来个科长!”郝凤鸣非常的后悔把这么好的主意随便的卖出去。

    “你放心吧,白不了你!只要你肯用脑子,肯把好主意告诉我,地位金钱没问题!谁教咱们赶上这个乱世呢,咱们得老别教脑子闲着,腿闲着。只要不怕受累,话又往回来说,乱世正是给我们预备的,乱世才出英雄!”

    郝凤鸣郑重的点了点头,东西两位留学生感到有合作的必要,而前途有无限的光明!


《火车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