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理查二世 > 第二幕

第二幕

    第一场伦敦。伊里别邸中一室

    刚特卧于塌上,约克公爵及余人等旁立。

    刚特

    国王会不会来,好让我对他的少年浮薄的性情吐露我的最后的忠告?

    约克

    不要烦扰你自己,省些说话的力气吧,他的耳朵是不听忠告的。

    刚特

    啊!可是人家说,一个人的临死遗言,就像深沉的音乐一般,有一种自然吸引注意的力量;到了奄奄一息的时候,他的话决不会白费,因为真理往往是在痛苦呻吟中说出来的。一个从此以后不再说话的人,他的意见总是比那些少年浮华之徒的甘言巧辩更能被人听取。正像垂暮的斜阳、曲终的余奏和最后一口啜下的美酒留给人们最温馨的回忆一样,一个人的结局也总是比他生前的一切格外受人注目。虽然理查对于我生前的谏劝充耳不闻,我的垂死的哀音也许可以惊醒他的聋聩。

    约克

    不,他的耳朵已经被一片歌功颂德之声塞住了。他爱听的是淫靡的诗句和豪奢的意大利流行些什么时尚的消息,它的一举一动,我们这落后的效颦的国家总是亦步亦趋地追随摹仿。这世上哪一种浮华的习气,不管它是多么恶劣,只要是新近产生的,不是很快地就传进了他的耳中?当理性的顾虑全然为倔强的意志所蔑弃的时候,一切忠告都等于白说。不要指导那一意孤行的人;你现在呼吸都感到乏力,何必苦苦地浪费你的唇舌。

    刚特

    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新受到灵感激动的先知,在临死之际,这样预言出他的命运:他的轻躁狂暴的乱行决不能持久,因为火势越是猛烈,越容易顷刻烧尽;绵绵的微雨可以落个不断,倾盆的阵雨一会儿就会停止;驰驱太速的人,很快就觉得精疲力竭;吃得太急了,难保食物不会哽住喉咙;轻浮的虚荣是一个不知餍足的饕餮者,它在吞噬一切之后,结果必然牺牲在自己的贪欲之下。这一个君王们的御座,这一个统于一尊的岛屿,这一片庄严的大地,这一个战神的别邸,这一个新的伊甸——地上的天堂,这一个造化女神为了防御毒害和战祸的侵入而为她自己造下的堡垒,这一个英雄豪杰的诞生之地,这一个小小的世界,这一个镶嵌在银色的海水之中的宝石(那海水就像是一堵围墙,或是一道沿屋的壕沟,杜绝了宵小的觊觎),这一个幸福的国土,这一个英格兰,这一个保姆,这一个繁育着明君贤主的母体(他们的诞生为世人所侧目,他们仗义卫道的功业远震寰宇),这一个像救世主的圣墓一样驰名、孕育着这许多伟大的灵魂的国土,这一个声誉传遍世界、亲爱又亲爱的国土,现在却像一幢房屋、一块田地一般出租了——我要在垂死之际,宣布这样的事实。英格兰,它的周遭是为汹涌的怒涛所包围着的,它的岩石的崖岸击退海神的进攻,现在却笼罩在耻辱、墨黑的污点和卑劣的契约之中,那一向征服别人的英格兰,现在已经可耻地征服了它自己。啊!要是这耻辱能够随着我的生命同时消失,我的死该是多么幸福!

    理查王与王后、奥墨尔、布希、格林、巴各特、洛斯及威罗比同上。

    约克

    国王来了;他是个年少气盛之人,你要对他温和一些,因为激怒了一匹血气方刚的小马,它的野性将要更加难于驯伏。

    王后

    我的叔父兰开斯特贵体怎样?

    理查王

    你好,汉子?衰老而憔悴的刚特怎么样啦?

    刚特

    啊!那几个字加在我的身上多么合适;衰老而憔悴的刚特,真的,我是因为衰老而憔悴了。悲哀在我的心中守着长期的斋戒,断绝肉食的人怎么能不憔悴?为了酣睡的英格兰,我已经长久不眠,不眠是会使人消瘦而憔悴的。望着儿女们的容颜,是做父亲的人们最大的快慰,我却享不到这样的满足;你隔绝了我们父子的亲谊,所以我才会这样憔悴。我这憔悴的一身不久就要进入坟墓,让它的空空的洞穴收拾我的一堆枯骨。

    理查王

    病人也会这样大逞辞锋吗?

    刚特

    不,一个人在困苦之中是会把自己揶揄的;因为我的名字似乎为你所嫉视,所以,伟大的君王,为了奉承你的缘故,我才作这样的自嘲。

    理查王

    临死的人应该奉承活着的人吗?

    刚特

    不,不,活着的人奉承临死的人。

    理查王

    你现在快要死了,你说你奉承我。

    刚特

    啊,不!虽然我比你病重,你才是将死的人。

    理查王

    我很健康,我在呼吸,我看见你病在垂危。

    刚特

    那造下我来的上帝知道我看见你的病状多么险恶。我的眼力虽然因久病而衰弱,但我看得出你已走上邪途。你负着你的重创的名声躺在你的国土之上,你的国土就是你的毕命的卧床;像一个过分粗心的病人,你把你那仰蒙圣恩膏沐的身体交给那些最初伤害你的庸医诊治;在你那仅堪复顶的王冠之内,坐着一千个谄媚的佞人,凭借这小小的范围,侵蚀你的广大的国土。啊!要是你的祖父能够预先看到他的孙儿将要怎样摧残他的骨肉,他一定会早早把你废黜,免得耻辱降临到你的身上,可是现在耻辱已经占领了你,你的王冠将要丧失在你自己的手里。嘿,侄儿,即使你是全世界的统治者,出租这一块国土也是一件可羞的事;可是只有这一块国土是你所享有的世界,这样的行为不是羞上加羞吗?你现在是英格兰的地主,不是它的国王;你在法律上的地位是一个必须受法律拘束的奴隶,而且——

    理查王

    而且你是一个疯狂糊涂的呆子,依仗你疾病的特权,胆敢用你冷酷的讥讽骂得我面无人色。凭着我的王座的尊严起誓,倘不是因为你是伟大的爱德华的儿子的兄弟,你这一条不知忌惮的舌头将要使你的头颅从你那目无君上的肩头落下。

    刚特

    啊!不要饶恕我,我的哥哥爱德华的儿子;不要因为我是他父亲爱德华的儿子的缘故而饶恕我。像那啄饮母体血液的企鹅一般,你已经痛饮过爱德华的血;我的兄弟葛罗斯特是个忠厚诚实的好人——愿他在天上和那些有福的灵魂同享极乐!——他就是一个前例,证明你对于溅洒爱德华的血是毫无顾恤的。帮着我的疾病杀害我吧;愿你的残忍像无情的衰老一般,快快摘下这一朵久已雕萎的枯花。愿你在你的耻辱中生存,可是不要让耻辱和你同归于尽!愿我的言语永远使你的灵魂痛苦!把我搬到床上去,然后再把我送下坟墓;享受着爱和荣誉的人,才会感到生存的乐趣。(侍从等舁刚特下。)

    理查王

    让那些年老而满腹牢骚的人去死吧;你正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是只配在坟墓里的。

    约克

    请陛下原谅他的年迈有病,出言不检;凭着我的生命发誓,他爱您就像他的儿子海瑞福德公爵亨利一样,要是他在这儿的话。

    理查王

    不错,你说得对;海瑞福德爱我,他也爱我;他们怎样爱我,我也怎样爱他们。让一切就这样安排着吧。

    诺森伯兰上。

    诺森伯兰

    陛下,年老的刚特向您致意。

    理查王

    他怎么说?

    诺森伯兰

    不,一句话都没有;他的话已经说完了。他的舌头现在是一具无弦的乐器;年老的兰开斯特已经消耗了他的言语、生命和一切。

    约克

    愿约克也追随在他的后面同归毁灭!死虽然是苦事,却可以结束人生的惨痛。

    理查王

    最成熟的果子最先落地,他正是这样;他的寿命已尽,我们却还必需继续我们的旅程。别的话不必多说了。现在,让我们讨论讨论爱尔兰的战事。我们必须扫荡那些粗暴蓬发的爱尔兰步兵,他们像毒蛇猛兽一般,所到之处,除了他们自己以外,谁也没有生存的权利。因为这一次战事规模巨大,需要相当费用,为了补助我们的军需起见,我决定没收我的叔父刚特生前所有的一切金银、钱币、收益和动产。

    约克

    我应该忍耐到什么时候呢?啊!恭顺的臣道将要使我容忍不义的乱行到什么限度呢?葛罗斯特的被杀,海瑞福德的放逐,刚特的受责,国内人心的怨愤,可怜的波林勃洛克在婚事上遭到的阻挠,我自己身受的耻辱,这些都从不曾使我镇静的脸上勃然变色,或者当着我的君王的面前皱过一回眉头。我是高贵的爱德华的最小的儿子,你的父亲威尔士亲王是我的长兄,在战场上他比雄狮还凶猛,在和平的时候他比羔羊还温柔。他的面貌遗传给了你,因为他在你这样的年纪,正和你一般模样;可是当他发怒的时候,他是向法国人而不是向自己人;他的高贵的手付出了代价,总是取回重大的收获,他却没有把他父亲手里挣下的产业供他自己的挥霍;他没有溅洒过自己人的血,他的手上只染着他的亲属的仇人的血迹。啊,理查!约克太伤心过度了,否则他决不会作这样的比较的。

    理查王

    嗨,叔父,这是怎么一回事?

    约克

    啊!陛下,您愿意原谅我就原谅我,否则我也不希望得到您的宽恕。您要把被放逐的海瑞福德的产业和权利抓在您自己的手里吗?刚特死了,海瑞福德不是还活着吗?刚特不是一个正直的父亲,哈利不是一个忠诚的儿子吗?那样一位父亲不应该有一个后嗣吗?他的后嗣不是一个克绍家声的令子吗?剥夺了海瑞福德的权利,就是破坏传统的正常的惯例;明天可以不必跟在今天的后面,你也不必是你自己,因为倘不是按着父子祖孙世世相传的合法的王统,您怎么会成为一个国王?当着上帝的面前,我要说这样的话——愿上帝使我的话不致成为事实!——要是您用非法的手段,攫夺了海瑞福德的权利,从他的法定代理人那儿取得他的产权证书,要求全部产业的移让,把他的善意的敬礼蔑弃不顾,您将要招引一千种危险到您的头上,失去一千颗爱戴的赤心,刺激我的温和的耐性,使我想起那些为一个忠心的臣子所不能想到的念头。

    理查王

    随你怎样想吧,我还是要没收他的金银财物和土地。

    约克

    那么我只好暂时告退;陛下,再会吧。谁也不知道什么事情将会接着发生,可是我们可以预料到,不由正道,决不会有好的结果。(下。)

    理查王

    去,布希,立刻去找威尔特郡伯爵,叫他到伊里别邸来见我,帮我处理这件事情。明天我们就要到爱尔兰去,再不能耽搁了。我把我的叔父约克封为英格兰总督,代我摄理国内政务;因为他为人公正,一向对我很忠心。来,我的王后,明天我们必须分别了;快乐些吧,因为我们留恋的时间已经十分短促。(喇叭奏花腔。理查王、王后、布希、奥墨尔、格林、巴各特等同下。)

    诺森伯兰

    各位大人,兰开斯特公爵就这样死了。

    洛斯

    可是他还活着,因为现在他的儿子应该承袭爵位。

    威罗比

    他所承袭的不过是一个空洞的名号,毫无实际的收益。

    诺森伯兰

    要是世上还有公道,他应该名利兼收。

    洛斯

    我的心快要胀破了;可是我宁愿让它在沉默中爆裂,也不让一条没遮拦的舌头泄漏它的秘密。

    诺森伯兰

    不,把你的心事说出来吧;谁要是把你的话转告别人,使你受到不利,愿他的舌头连根烂掉!

    威罗比

    你要说的话是和海瑞福德公爵有关系吗?如果是的话,放胆说吧,朋友;我的耳朵急于要听听对于他有利的消息呢。

    洛斯

    除了因为他的世袭财产横遭侵占对他表示同情以外,我一点不能给他什么助力。

    诺森伯兰

    当着上帝的面前发誓,像他这样一位尊贵的王孙,必须忍受这样的屈辱,真是一件可叹的事;而且在这堕落的国土里,还有许多血统高贵的人都遭过类似的命运。国王已经不是他自己,完全被一群谄媚的小人所愚弄;要是他们对我们中间无论哪一个人有一些嫌怨,只要说几句坏话,国王就会对我们、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子女和继承者严加究办。

    洛斯

    平民们因为他苛征暴敛,已经全然对他失去好感;贵族们因为他睚眦必报,也已经全然对他失去好感。

    威罗比

    每天都有新的苛税设计出来,什么空头券、德政税,我也说不清这许多;可是凭着上帝的名义,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呢?

    诺森伯兰

    战争并没有消耗他的资财,因为他并没有正式上过战场,却用卑劣的妥协手段,把他祖先一刀一枪换来的产业轻轻断送。他在和平时的消耗,比他祖先在战时的消耗更大。

    洛斯

    威尔特郡伯爵已经奉命包收王家的租税了。

    威罗比

    国王已经破产了,像一个破落的平民一样。

    诺森伯兰

    他的行为已经造成了物议沸腾、人心瓦解的局面。

    洛斯

    虽然捐税这样繁重,他这次出征爱尔兰还是缺少军费,一定要劫夺这位被放逐的公爵,拿来救他的燃眉之急。

    诺森伯兰

    他的同宗的兄弟;好一个下流的昏君!可是,各位大人,我们听见这一场可怕的暴风雨在空中歌唱,却不去找一个藏身的所在;我们看见逆风打着我们的帆篷,却不知道收帆转舵,只是袖手不动,坐待着覆舟的惨祸。

    洛斯

    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们必须遭受的覆亡的命运;因为我们容忍这一种祸根乱源而不加纠正,这样的危险现在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了。

    诺森伯兰

    那倒未必;即使从死亡的空洞的眼穴里,我也可以望见生命的消息;可是我不敢说我们的好消息已经是多么接近了。

    威罗比

    啊,让我们分有你的思想,正像你分有着我们的思想一样。

    洛斯

    放心说吧,诺森伯兰。我们三人就像你自己一样;你告诉了我们,等于把你自己的思想藏在你自己的心里;所以你尽管大胆说好了。

    诺森伯兰

    那么你们听着:我从勃朗港,布列塔尼的一个海湾那里得到消息,说是海瑞福德公爵哈利,最近和爱克塞特公爵决裂的雷诺德-考勃汉勋爵、他的兄弟前任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欧平汉爵士、约翰-兰斯登爵士、约翰-诺勃雷爵士、罗伯特-华特登爵士、弗兰西斯-夸因特,他们率领着所部人众,由布列塔尼公爵供给巨船八艘,战士三千,向这儿迅速开进,准备在短时间内登上我们北方的海岸。他们有心等候国王到爱尔兰去了,然后伺隙进犯,否则也许这时候早已登陆了。要是我们决心摆脱奴隶的桎梏,用新的羽毛补葺我们祖国残破的肢翼,把受污的王冠从当铺里赎出,拭去那遮掩我们御杖上的金光的尘埃,使庄严的王座恢复它旧日的光荣,那么赶快跟我到雷文斯泊去吧;可是你们倘然缺少这样的勇气,那么还是留下来,保守着这一个秘密,让我一个人前去。

    洛斯

    上马!上马!叫那些胆小怕事的人去反复考虑吧。

    威罗比

    把我的马牵出来,我要第一个到那里。(同下。)

    第二场同前。宫中一室

    王后、布希及巴各特上。

    布希

    娘娘,您太伤心过度了。您跟王上分别的时候,您不是答应他您一定高高兴兴的,不让沉重的忧郁摧残您的生命吗?

    王后

    为了叫王上高兴,我才说这样的话;可是我实在没有法子叫我自己高兴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欢迎像悲哀这样的一位客人,除了因为我已经跟我的亲爱的理查告别;可是我仿佛觉得有一种尚未产生的不幸,已经在命运的母胎里成熟,正在向我逼近,我的内在的灵魂因为一种并不存在的幻影而颤栗;不仅是为了跟我的君王离别,才勾起了我心底的悲哀。

    布希

    每一个悲哀的本体都有二十个影子,它们的形状都和悲哀本身一样,但它们并没有实际的存在;因为镀着一层泪液的愁人之眼,往往会把一件整个的东西化成无数的形象。就像凹凸镜一般,从正面望去,只见一片模糊,从侧面观看,却可以辨别形状;娘娘因为把这次和王上分别的事情看偏了,所以才会感到超乎离别以上的悲哀,其实从正面看去,它只不过是一些并不存在的幻影。所以,大贤大德的娘娘,不要因为离别以外的事情而悲哀;您其实没看到什么,即使看到了,那也只是悲哀的眼中的虚伪的影子,它往往把想像误为真实而浪掷它的眼泪。

    王后

    也许是这样,可是我的内在的灵魂使我相信它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无论如何,我不能不悲哀;我的悲哀是如此沉重,即使在我努力想一无所思的时候,空虚的重压也会使我透不过气来。

    布希

    那不过是一种意念罢了,娘娘。

    王后

    决不是什么意念;意念往往会从某种悲哀中产生;我的确不是这样,因为我的悲哀是凭空而来的,也许我空虚的悲哀有实际的根据,等时间到了就会传递给我;谁也不知道它的性质,我也不能给它一个名字;它是一种无名的悲哀。

    格林上。

    格林

    上帝保佑陛下!两位朋友,你们都好。我希望王上还没有上船到爱尔兰去。

    王后

    你为什么这样希望?我们应该希望他快一点去,因为他这次远征的计划,必须迅速进行,才有胜利的希望;那么你为什么希望他还没有上船呢?

    格林

    因为他是我们的希望,我们希望他撤回他的军队,打击一个敌人的希望,那敌人已经凭借强大的实力,踏上我们的国土;被放逐的波林勃洛克已经自动回国,带着大队人马,安然到达雷文斯泊了。

    王后

    上帝不允许有这样的事!

    格林

    啊!娘娘,这事情太真实了。更坏的是诺森伯兰伯爵和他的儿子,少年的亨利-潘西、还有洛斯、波蒙德、威罗比这一批勋爵们,带着他们势力强大的朋友,全都投奔到他的麾下去了。

    王后

    你们为什么不宣布诺森伯兰和那些逆党们的叛国的罪名?

    格林

    我们已经这样宣布了;华斯特伯爵听见这消息,就折断他的指挥杖,辞去内府总管的职位,所有内廷的仆役都跟着他一起投奔波林勃洛克去了。

    王后

    格林,你是我的悲哀的助产妇,波林勃洛克却是我的忧郁的可怕的后嗣,现在我的灵魂已经产生了她的变态的胎儿,我,一个临盆不久的喘息的产妇,已经把悲哀和悲哀联结,忧愁和忧愁揉合了。

    布希

    不要绝望,娘娘。

    王后

    谁阻止得了我?我要绝望,我要和欺人的希望为敌;他是一个佞人,一个食客;当死神将要温柔地替人解除生命的羁绊的时候,虚伪的希望却拉住他的手,使人在困苦之中苟延残喘。

    约克上。

    格林

    约克公爵来了。

    王后

    他的年老的颈上挂着战争的符号;啊!他满脸都是心事!叔父,为了上帝的缘故,说几句叫人听了安心的话吧。

    约克

    要是我说那样的话,那就是言不由衷。安慰是在天上,我们都是地上的人,除了忧愁、困苦和悲哀以外,这世间再没有其他的事物存在。你的丈夫到远处去保全他的疆土,别人却走进他的家里来打劫他的财产,留下我这年迈衰弱、连自己都照顾不了的老头儿替他支撑门户。像一个过度醉饱的人,现在是他感到胸腹作-的时候;现在他可以试试那些向他献媚的朋友们是不是真心对待他了。

    一仆人上。

    仆人

    爵爷,我还没有到家,公子已经去了。

    约克

    他去了?嗳哟,好!大家各奔前程吧!贵族们都出亡了,平民们都抱着冷淡的态度,我怕他们会帮着海瑞福德作乱。喂,你到普拉希去替我问候我的嫂子葛罗斯特夫人,请她立刻给我送来一千镑钱。这指环你拿去作为凭证。

    仆人

    爵爷,我忘记告诉您,今天我经过那里的时候,曾经进去探望过;可是说下去一定会叫您听了伤心。

    约克

    什么事,小子?

    仆人

    在我进去的一小时以前,这位公爵夫人已经死了。

    约克

    慈悲的上帝!怎样一阵悲哀的狂潮,接连不断地向这不幸的国土冲来!我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事;我真希望上帝让国王把我的头跟我的哥哥的头同时砍去,只要他杀我不是因为我有什么不忠之心。什么!没有急使派到爱尔兰去吗?我们应该怎样处置这些战费?来,嫂子——恕我,我应该说侄妇。去,家伙,你到家里去,准备几辆车子,把那里所有的甲胄一起装来。(仆人下)列位朋友,你们愿意不愿意去征集一些士兵?我实在不知道怎样料理这些像一堆乱麻一般丢在我手里的事务。两方面都是我的亲族:一个是我的君王,按照我的盟誓和我的天职,我都应该尽力保卫他;那一个也是我的同宗的侄儿,他被国王所亏待,按照我的天良和我的亲属之谊,我也应该替他主持公道。好,我们总要想个办法。来,侄妇,我要先把你安顿好了。列位朋友,你们去把兵士征集起来,立刻到勃克雷的城堡里跟我相会。我应该再到普拉希去一趟,可是时间不会允许我。一切全是一团糟,什么事情都弄得七颠八倒。(约克公爵及王后下。)

    布希

    派到爱尔兰去探听消息的使者,一路上有顺风照顾他们,可是谁也不见回来。叫我们征募一支可以和敌人抗衡的军队是全然不可能的事。

    格林

    而且我们对王上的关系这样密切,格外容易引起那些对王上不满的人的仇视。

    巴各特

    那就是这班反复成性的平民群众;他们的爱是在他们的钱袋里的,谁倒空了他们的钱袋,就等于把恶毒的仇恨注满在他们的胸膛里。

    布希

    所以国王才受到一般人的指斥。

    巴各特

    要是他们有判罪的权力,那么我们也免不了同样的罪名,因为我们一向和王上十分亲密。

    格林

    好,我要立刻到勃列斯托尔堡去躲避躲避;威尔特郡伯爵已经先到那里了。

    布希

    我也跟你同去吧;因为怀恨的民众除了像恶狗一般把我们撕成碎块以外,是不会给我们什么好处的。你也愿意跟我们同去吗?

    巴各特

    不,我要到爱尔兰见王上去。再会吧;要是心灵的预感并非虚妄,那么我们三人在这儿分手以后,恐怕重见无期了。

    布希

    这要看约克能不能打退波林勃洛克了。

    格林

    唉,可怜的公爵!他所担负的工作简直是数沙饮海;一个人在他旁边作战,就有一千个人转身逃走。再会吧,我们从此永别了。

    布希

    呃,也许我们还有相见的一天。

    巴各特

    我怕是不会的了。(各下。)

    第三场葛罗斯特郡的原野

    波林勃洛克及诺森伯兰率军队上。

    波林勃洛克

    伯爵,到勃克雷还有多少路?

    诺森伯兰

    不瞒您说,殿下,我在这儿葛罗斯特郡全然是一个陌生人;这些高峻的荒山和崎岖不平的道路,使我们的途程显得格外悠长而累人;幸亏一路上饱聆着您的清言妙语,使我津津有味,乐而忘倦。我想到洛斯和威罗比两人从雷文斯泊到考茨华德去,缺少了像您殿下这样一位同行的良伴,他们的路途该是多么令人厌倦;但是他们可以用这样的希望安慰自己,他们不久就可以享受到我现在所享受的幸福;希望中的快乐是不下于实际享受的快乐的,凭着这样的希望,这两位辛苦的贵人可以忘记他们道路的迢遥,正像我因为追随您的左右而不知疲劳一样。

    波林勃洛克

    你太会讲话,未免把我的价值过分抬高了。可是谁来啦?

    亨利-潘西上。

    诺森伯兰

    那是我的小儿哈利-潘西,我的兄弟华斯特叫他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哈利,你的叔父好吗?

    亨利-潘西

    父亲,我正要向您问讯他的安好呢。

    诺森伯兰

    怎么,他不在王后那儿吗?

    亨利-潘西

    不,父亲,他已经离开宫廷,折断他的指挥仗,把王室的仆人都遣散了。

    诺森伯兰

    他为什么这样做呢?我最近一次跟他谈话的时候,他并没有这样的决心。

    亨利-潘西

    他是因为听见他们宣布您是叛徒,所以才气愤离职的。可是,父亲,他已经到雷文斯泊,向海瑞福德公爵投诚去了;他叫我路过勃克雷,探听约克公爵在那边征集了多少军力,然后再到雷文斯泊去。

    诺森伯兰

    孩子,你忘记海瑞福德公爵了吗?

    亨利-潘西

    不,父亲;我的记忆中要是不曾有过他的印象,那就说不上忘记;我生平还没有见过他一面。

    诺森伯兰

    那么现在你可以认识认识他:这位就是公爵。

    亨利-潘西

    殿下,我向您掬献我的忠诚;现在我还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可是岁月的磨炼将会使我对您尽更大的劳力。

    波林勃洛克

    谢谢你,善良的潘西。相信我吧,我所唯一引为骄傲的事,就是我有一颗不忘友情的灵魂;要是我借着你们善意的协助而安享富贵,我决不会辜负你们的盛情。我的心订下这样的盟约,我的手向你们作郑重的保证。

    诺森伯兰

    这儿到勃克雷还有多远?善良的老约克带领他的战士在那里作些什么活动?

    亨利-潘西

    那儿有一簇树木的所在就是城堡,照我所探听到的,堡中一共有三百兵士;约克、勃克雷和西摩这几位勋爵都在里边,此外就没有什么有名望的人了。

    洛斯及威罗比上。

    诺森伯兰

    这儿来的是洛斯勋爵和威罗比勋爵,他们因为急着赶路,马不停蹄,跑得满脸通红,连脸上的血管都爆起来了。

    波林勃洛克

    欢迎,两位勋爵。我知道你们一片忠爱之心,追逐着一个亡命的叛徒。我现在所有的财富,不过是空言的感谢;等我囊橐充实以后,你们的好意和劳力将会得到它们的酬报。

    洛斯

    能够看见殿下的尊颜,已经是我们莫大的幸运了。

    威罗比

    得亲謦-,足以抵偿我们的劳苦而有余。

    波林勃洛克

    感谢是穷人唯一的资本,在我幼稚的命运成熟以前,我只能用感谢充当慷慨的赐赠。可是谁来啦?

    勃克雷上。

    诺森伯兰

    我想这是勃克雷勋爵。

    勃克雷

    海瑞福德公爵,我是奉命来见您说话的。

    波林勃洛克

    大人,我的答复是,你应该找兰开斯特公爵说话。我来的目的,就是要向英国要求这一个名号;我必须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称呼,才可以回答你的问话。

    勃克雷

    不要误会,殿下,我并没有擅自取消您的尊号的意思。随便您是什么公爵都好,我是奉着这国土内最仁慈的摄政约克公爵之命,来问您究竟为了什么原因,趁着这国中无主的时候,您要用同室操戈的手段惊扰我们国内的和平?

    约克率侍从上。

    波林勃洛克

    我不需要你转达我的话了;他老人家亲自来了。我的尊贵的叔父!(跪。)

    约克

    让我看看你的谦卑的心;不必向我屈膝,那是欺人而虚伪的敬礼。

    波林勃洛克

    我的仁慈的叔父——

    约克

    咄!咄!不要向我说什么仁慈,更不要叫我什么叔父;我不是叛徒的叔父;“仁慈”两字也不应该出之于一个残暴者的嘴里。为什么你敢让你这双被放逐摈斥的脚践踏英格兰的泥土?为什么你敢长驱直入,蹂躏它的和平的胸膛,用战争和可憎恶的武器的炫耀惊吓它的胆怯的乡村?你是因为受上天敕封的君王不在国中,所以想来窥伺神器吗?哼,傻孩子!王上并没有离开他的国土,他的权力都已经交托给了我。当年你的父亲,勇敢的刚特跟我两人曾经从千万法军的重围之中,把那人间的少年战神黑太子③搭救出来;可惜现在我的手臂已经瘫痪无力,再也提不起少年时的勇气,否则它将要多么迅速地惩罚你的过失!

    波林勃洛克

    我的仁慈的叔父,让我知道我的过失;什么是我的罪名,在哪一点上我犯了错误?

    约克

    你犯的是乱国和谋叛的极恶重罪,你是一个放逐的流徒,却敢在年限未满以前,举兵回国,反抗你的君上。

    波林勃洛克

    当我被放逐的时候,我是以海瑞福德的名义被放逐的;现在我回来,却是要求兰开斯特的爵号。尊贵的叔父,请您用公正的眼光看看我所受的屈辱吧;您是我的父亲,因为我仿佛看见年老的刚特活现在您的身上;啊!那么,我的父亲,您忍心让我做一个漂泊的流浪者,我的权利和财产被人用暴力劫夺,拿去给那些-臣亲贵们挥霍吗?为什么我要生到这世上来?要是我那位王兄是英格兰的国王,我当然也是名正言顺的兰开斯特公爵。您有一个儿子,我的奥墨尔贤弟;要是您先死了,他被人这样凌辱,他一定会从他的伯父刚特身上找到一个父亲,替他伸雪不平。虽然我有产权证明书,他们却不准我声请掌管我父亲的遗产;他生前所有的一切,都已被他们没收的没收,变卖的变卖,全部充作不正当的用途了。您说我应该怎么办?我是一个国家的臣子,要求法律的救援;可是没有一个辩护士替我仗义执言,所以我不得不亲自提出我的世袭继承权的要求。

    诺森伯兰

    这位尊贵的公爵的确是被欺太甚了。

    洛斯

    殿下应该替他主持公道。

    威罗比

    卑贱的小人因为窃据他的财产,已经身价十倍。

    约克

    各位英国的贵爵们,让我告诉你们这一句话:对于我这位侄儿所受的屈辱,我也是很抱同情的,我曾经尽我所有的能力保障他的权利;可是像这样声势汹汹地兴师动众而来,用暴力打开自己的路,凭不正义的手段来寻求正义,这种行为是万万不能容许的;你们帮助他作这种举动的人,也都是助逆的乱臣,国家的叛徒。

    诺森伯兰

    这位尊贵的公爵已经宣誓他这次回国的目的,不过是要求他所原有的应得的权利;为了帮助他达到这个目的,我们都已经郑重宣誓给他充分的援助;谁要是毁弃了那一个誓言,愿他永远得不到快乐!

    约克

    好,好,我知道这一场干戈将会发生怎样的结果。我承认我已经无力挽回大局,因为我的军力是疲弱不振的;可是凭着那给我生命的造物主发誓,要是我有能力的话,我一定要把你们一起抓住,使你们在王上的御座之前匍匐乞命;可是我既然没有这样的力量,我只能向你们宣布,我继续站在中立者的地位。再会吧;要是你们愿意的话,我很欢迎你们到我们堡里来安度一宵。

    波林勃洛克

    叔父,我们很愿意接受您的邀请;可是我们必须先劝您陪我们到勃列斯托尔堡去一次;据说那一处城堡现在为布希、巴各特和他们的党徒所占领,这些都是祸国殃民的蠹虫,我已经宣誓要把他们歼灭。

    约克

    也许我会陪你们同去;可是我不能不踟蹰,因为我不愿破坏我们国家的法律。我既不能把你们当作友人来迎接,也不能当作敌人。无可挽救的事,我只好置之度外了。(同下。)

    第四场威尔士。营地

    萨立斯伯雷及一队长上。

    队长

    萨立斯伯雷大人,我们已经等了十天之久,好容易把弟兄们笼络住了,没有让他们一哄而散;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听见王上的消息,所以我们只好把队伍解散了。再会。

    萨立斯伯雷

    再等一天吧,忠实的威尔士人;王上把他全部的信任寄托在你的身上哩。

    队长

    人家都以为王上死了;我们不愿意再等下去。我们国里的月桂树已经一起枯萎;流星震撼着天空的星座;脸色苍白的月亮用一片血光照射大地;形容瘦瘠的预言家们交头接耳地传述着惊人的变化;富人们愁眉苦脸,害怕失去他们所享有的一切;无赖们鼓舞雀跃,因为他们可以享受到战争和劫掠的利益:这种种都是国王们死亡没落的预兆。再会吧,我们那些弟兄们因为相信他们的理查王已经不在人世,早已纷纷走散了。(下。)

    萨立斯伯雷

    啊,理查!凭着我的沉重的心灵之眼,我看见你的光荣像一颗流星,从天空中降落到卑贱的地上。你的太阳流着泪向西方沉没,看到即将到来的风暴、不幸和扰乱。你的朋友都投奔你的敌人去了,命运完全站在和你反对的地位。(下。)


《理查二世》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