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食草家族 > 第九章

第九章

    已经是后半夜啦,村子格外的静。按计划我们潜行到生产队仓库前时黄鼠狼和野猫正在仓库门口打架,猫眼发绿,黄鼠狼放臊,把猫打得在地上乱打滚。

    仓库的门上挂着铁锁,我们进不去。按计划去保管家偷钥匙,保管家的小四眼狗很能咋呼。按计划去骡子棚里把老七头的光板子羊皮大袄偷来。骡子棚插着门。按计划我从狗洞里爬进去,从里边打开门。我们三个开始偷皮袄。按计划我们先用骡粪把老七的耳朵眼堵住,让他什么也听不到。按计划我们把煤油灯里的油滴到老七眼里,杀瞎他的眼,让他什么也看不到。摸着他的耳朵眼往里堵马粪时,他老打喷嚏,还骂娘。把煤油倒到他眼里,他呜呜地叫,从炕上滚下来,骂娘,摸索着到饮骡子的水池里洗眼去啦。按计划趁老七在水池边上洗眼时,我们就把他推进水池子里去啦。

    我们大摇大摆地拿到了老七的光板子羊皮大袄。老七在水池子里打扑楞啦,咕咚咕咚喝水。

    按计划我们来到仓库保管家门口,把羊皮大袄翻过来。羊毛在外,光板子朝里。大毛往身上穿,穿不进去。二毛子往身上穿,穿不进去。大毛二毛让把我皮袄穿上,我呼隆就钻进去啦。大毛二毛让我趴下装妖精。我真高兴,忍不住想笑。

    仓库保管员家养着一只四眼子小母狗,听到一丁点动静就穷叫唤:昂昂昂、昂昂昂。

    我趴在地,大毛二毛说往前爬,我就爬。我真高兴。嘴里学鬼叫。我身上长着黑毛黄毛红毛白毛,成了一头杂毛野兽。

    小母狗听到动静就扑出来——保管员家土墙豁开,没有大门——昂昂昂!昂昂昂!狗叫。吱吱唧唧呜呜呀呀嗷嗷哇哇哼哼吭吭啊啊喵喵……我叫。一定要有明亮的月光,要不小母狗怎能看到我呢?于是月亮钻出云团,澄澈的月光洒遍大地,我明明白白地看着小狗,小狗也明明白白地看着我。我知道它是个小狗一点也不害怕,它不知道我是个小孩怎么能不害怕呢?小狗吓毁了,吓得说话的声音都变啦:原来是“昂昂昂”,现在是“哇哇哇”。它转身就往家跑,一头闯到房门板上。房门哗唧一声敞开啦。小狗蹦了一个高从半空里掉下来,蹬崴蹬崴腿,死啦。我把小狗活活给吓死啦。

    保管员和他老婆听不到我们的动静?

    我从地上站起来——我不愿意站起来,我觉着装妖怪比当小孩好玩多啦。小孩太不好啦,吃不饱,穿不暖,爹也打,娘也踢,哥哥姐姐当马骑——是大毛和二毛把我从地上提拎起来的。趁着皎洁的月光,利用小狗为我们撞开门的方便,我跟随在孪生兄弟身后,潜进了保管员的家。屋里连打呼噜的声音都没有,真静,怪吓人,蟋蟀的叫声像利箭一样穿透墙壁。

    我看到大毛二毛蹲下啦,也紧跟着蹲下。蹲了一会儿,我们的眼睛都亮了,看到梁头上吊着一个人,光溜溜一丝不挂,上边浪当着一根大舌头,下边浪当着一根大黄瓜,你说可怕不可怕!

    往炕上一看。保管员的老婆披头散发,满脸都是蓝颜色;一摸,黏糊糊;一闻,腥乎乎;才知道是血,炕沿上放着一把切菜刀。不知谁杀了她。

    孪生兄弟每人捣了保管员一拳。我也捣了他一拳。

    我看到他们两个翻箱倒柜,好像要找什么。找什么呢?找了一把大钥匙,仓库门上的。

    按照原定计划我们打开了仓库门,偷出了一瓶子毒药。按计划我们应该把毒药倒进阮书记家的锅里,把他和他老婆毒死,可等我们走到阮书记家高墙外,扒开猪圈墙上的小洞,钻进他家的猪圈——没及往院子里走,就听到一只大公鸡哽哽起来。阮书记也咳嗽起来,那头母猪也用两条后腿站着,举着两条腿像举着两只小胳膊一样,对着我们扑上来,大毛把毒药瓶子扔到猪食槽里。二毛早钻出墙外。母猪扑到我身上,把老七的大皮袄剥去了。我钻出墙,大毛也钻出来啦。

    然后跑哇跑哇,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钻进了稻草垛里。

    天又明啦。


《食草家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