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七种武器-霸王枪 > 第十一章 魔 索

第十一章 魔 索

  (一)

  "丁喜真的走了!"

  他是真的走了,不但带走了那匹马.还带走了一坛酒,却在车上留下两个字:"再见!"再见的意思,有时候永远不再见。

  "他为什么不辞而别?是不是我们逼他上饿虎岗?"王大小姐用力咬着嘴唇;"我怎样也想不到他居然是个这么怕死的懦夫。""他绝不是。"邓定侯说得肯定:"他不辞而别,一定有原因。""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

  邓定侯叹了气,苦笑道;"我本来认为我已经很了解他。"王大小姐道;"可是你想错了。"

  邓定侯叹道;"他实在是个很难了解的人,谁也猜不透他的心事。"王大小姐道:"我想他一定认得百里长青,说不定跟百里长青有什么关系。"邓定侯道:"看来的确好象有一点,其实却绝对的没有。"王大小姐道;"你知道?"

  邓定侯点点头道:"他们的年纪相差太多,也绝不可能有交朋友的机会。"上大小姐道;"也许他们不是朋友,也许他真的就是百里长青的儿子。"邓定侯笑了。

  王大小姐道:"你认为不可能?"

  邓定侯道;"百里长青是个怪人.非但从来没有妻子,我甚至从来也没看见他跟女人说过一句话。"王大小姐道:"他讨厌女人?"

  邓定侯点点头,苦笑道:"也许就因为这原因,所以他才能成功。"他也知道这句话说也有点语病,立刻又接着道:"说不定丁喜也是到饿虎岗的。"王大小姐道:"为什么不愿我们一起去?"

  邓定侯道:"因为我受了伤.你…。"

  王大小姐板着脸道:"我的武功又太差,他怕连累我们,所以宁愿自己一个人去。"邓定侯道:"不错。"王大小姐冷笑道;"你真的认为他是这么够义气的人?"邓定侯道:"你认为不是?"

  王大小姐道:"可是他总该知道,他就算先走了,我们还是-定会跟着去的。"邓定侯道:"我们?"王大小姐盯着他,道;"难道你也要我一个人去?"邓定侯笑了,又是苦笑。

  他这一生中,接触过的女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却从来也不懂应该怎么拒绝女人的要求。

  ——也许就因为如此,所以女人很少能拒绝他。"你到底去不去?""我当然去。"邓定侯苦笑着.看着自己脚上已快磨穿了的靴子:"我最近肚子好象已渐渐大了,正应该走点路。""你走不动时,我可以背着你。"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当你走不动时,也要我背着你?""我们是不是先去找老山东?"

  "嗯。"

  "你知道老山东是谁?"

  "不知道。"

  我只希望这个老山东还不太老,我一向不喜欢和老头子打交道。""你难道看不出我就是个老头子?"

  "你若是老头子,我就是老太婆了。"

  两个人若是有很多话说,结伴同行,就算很远的路,也不会觉得远。

  所以他们很快就到了饿虎岗。

  他们并没有直接上山,邓定侯的伤还没有好,王大小姐也不是那种不顾死活的莽汉。

  山下有个小镇,镇上有个馒头店。

  "老山东.大馒头。"

  (二)

  "老山水馒头店"资格的确已很老,外面的招牌,里面的桌椅,都已被烟熏得发黑了。

  店里的老板、跑堂、厨子,都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叫做老山东。

  这个人倒还不太老,却也被烟熏黑了,只有笑起来的时候,才会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除了做馒头,他还会做山东烧鸡。

  馒头很大,烧鸡的味道很好,所以这家店的生意不错。

  只有在大家都吃过晚饭.馒头店已打了烊时.老山东才有空歇下来.吃两个馒头,吃几只鸡爪,喝上十来杯老酒。老山东正在喝酒。

  一个人好不容易空下来喝杯酒,却偏偏还有人来打扰,心里总是不愉快的。

  老山东现在就很不愉快。

  馒头店虽然已打烊了,却还开着扇小门通风,所以邓定侯、王大小姐就走了进来,老山东板着脸,瞪着他们,把这两个人当做两个怪物。

  王大小姐也在瞪着他,也把这个人当做个怪物——有主顾上门,居然是吹胡子瞪眼睛的人,不是怪物是什么?

  邓定侯道:"还有没有馒头?我要几个热的。"

  老山东道:"没有热的。"

  邓定侯道;"冷的也行。"

  老山东道:"冷的也没有。"

  王大小姐忍不住叫了起来:"馒头店里怎么会没有馒头?"者山东翻着白眼,道;"馒头店里当然有馒头,打了烊的馒头店,就没有馒头了,冷的热的都没有.连半个都没有。"王大小姐又要跳起来,邓定侯却拉住了她,道:"若是小马跟丁喜来买,你有没有?"老山东道:"丁喜?"

  邓定侯道:"就是那个讨人喜欢的丁喜。"

  老山东道:"你是他的朋友?"

  邓定侯道;"我也是小马的朋友.就是他们要我来的。"老山东又瞪着他看了半天,忽然笑了:"馒头店当然有馒头.冷的热的全都有。"邓定侯也笑了:"是不是还有烧鸡?"

  老山东道:"当然有,你要多少都有。"

  烧鸡的味道实在不错,尤其是那碗鸡卤,用来蘸馒头吃,简直可以把人的鼻子都吃歪。

  老山东吃着鸡爪,看着他们大吃大喝.好象很得意.又好象很神秘。

  邓定侯笑道:"再来条鸡腿怎么样?"

  老山东摇摇头,忽然叹口气.道:"鸡腿是你们吃的,卖烧鸡的人,自己只有吃鸡爪的命。"王大小姐道:"你为什么不吃?"

  老山东又摇头道:"我舍不得。"

  王大小姐道;"那么你现在一定是个很有钱的人。"老山东反问:我象个有钱人?"

  他不象。

  从头到尾都不象。

  王大小姐道:"你嫌的钱呢?"

  老山东道:"都输光了,至少有一半是输给丁喜那小子的。"王大小姐也笑了。

  老山东又翻了翻白眼,道:"我知道你们一定把我看成个怪物,其实……"王大小姐笑道:"其实你根本就是个怪物了。"老山东大笑,道:"若不是怪物,怎么会跟丁喜那小子交朋友?"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王大小姐,又道:"现在我才真的相信你们都是他的朋友,尤其是你。"王大小姐道:"因为我也是个怪物?"

  老山东喝了杯酒,微笑道:"老实说,你已经怪得有资格做那小子的老婆了。"王大小姐脸上泛起红霞.却又忍不住问道:"我哪点怪?"老山东道:"你发起火来脾气比谁都大,说起话来比谁都凶.吃起鸡来象个大男人.喝起酒来象两个大男人;可是我随便怎样看,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还是觉得你连一点男人味都没有.还是个十足的不折不如的女人。"他叹了口气,又道:"象你这样的女人若是不怪,要什么样的女人才奇怪?"王大小姐红着脸笑了。

  她忽然觉得这个又脏又臭的老头子,实在有很多可爱之处。

  老山东又喝了杯酒,道:"前天跟小马来的小姑娘,长得虽然也不错,而且又温柔、又体贴,可是要我来挑.我还是会挑你做老婆。"邓定侯生怕他扯下去,抢着问道;"小马来过?"老山东道;"不但来过,还吃了两只烧鸡、十来个大馒头。"邓定侯道;"现在他们的人呢?"

  老山东道:"上山去了。"

  邓定侯道;"他有什么话交待给你?"

  老山东道:"他要我一看见你们来,就尽快通知他.丁喜那小子为什么没有来?"王大小姐开始咬起嘴唇——认得她的人,有很多都在奇怪:一生气她就咬嘴唇,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把嘴唇咬掉?

  邓定侯立刻抢着道:"现在我们来了,你究竟怎样通知他?"老山东道:"这些日子来,山上面的情况虽然已经有点变了,但是他却还是有几个朋友,愿意为他传讯的。"邓定侯道:"这种朋友他还有几个?"

  老山东叹了口气,道:"老实说,好象也只有一个。"邓定侯道:"这位朋友是谁?"

  老山东道:"拼命胡刚。"

  邓定侯道:"胡老五?"

  老山东道:"就是他。"

  王大小姐忍不佳插口道:"这个胡老五是个什么样的人?"邓定侯道:"这人彪悍勇猛,昔日和铁胆孙毅并称为河西双雄,可以说是黑道上的好汉。"老山东插嘴道:"他每天晚上都要到这里来的。"邓定侯道;"来干什么?"

  老山东道;"来买烧鸡。"

  王大小姐笑了,道;"这位黑道上的好汉,天天自己来买烧鸡?"老山东眯着眼笑了笑,笑得有点奇怪:"他自己虽然天天来买烧鸡,自己却也只有吃鸡腿的命。"王大小姐笑道:"烧鸡是买给他老婆吃的吗?"

  老山东道:"不是老婆,是老朋友。"

  王大小姐道:"铁胆孙毅?"

  老山东道:"对了。"

  王大小姐道:"看来这个人非但是条好汉,而且还是个好朋友。"现在,夜已很深,静寂的街道上,忽然传来"笃、笃、笃"一连串声音。

  老山东道:"来了。"

  王大小姐道:"谁来了?"

  老山东道;"拼命胡老五。"

  王大小姐道:"他又不是马,走起路来怎么会笃、笃、笃的响?"老山东没有回答,外面的响声已越来越近,一个人弯着腰走了进来。

  他弯着腰,并不是在躬身行礼,而是因为他的腰已直不起来。

  其实他的年纪并不大,看起来却已象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满头的白发,满脸的刀疤,左眼上蒙着块黑布,右手技着根拐杖,一走进门,就不停地喘息、不停地咳嗽。

  这个人就是那彪悍勇猛的拼命胡老五?就是那黑道上有名的好汉?

  王大小姐怔住。

  胡老五用拐杖点着地,"笃、笃、笃",一拐一拐地走了过来,连看都没有往王大小姐和邓定侯这边看一眼。

  老山东居然也没说什么,从柜台后面拿出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油纸包,又拿出根绳子,把纸包扎起来,还打了两个结。

  胡老五接过来,转过身用拐杖点着地,"笃、笃、笃",又一拐一拐地走了。他们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王大小姐不住问道;"这个人就是那拼命胡老五?"老山东道:"是的。"王大小姐道:"小马就是要他传讯的?"老山东道:"不错。"王大小姐道;"可是你们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老山东道:"我们用不着说话。"

  邓定侯道:"小马看见那油纸包上绳子打的结,就知道我们来了,来的是两个人。"老山东道:"原来你也不笨。"

  王大小姐道:"可是小马在山上打听出什么事,也谈想法子告诉我们呀。"老山东道:"他在山上暂时还不会出什么事,因为孙毅跟他的交情也不错,等到他有消息时,胡老五也会带来的。"王大小姐点点头,忽又叹了口气,道:"我实在想不通,拼命胡老五怎么会是这样的人。"考山东喝下了最后一杯酒.慢慢地站起来,眼睛里忽然露出种说不出的悲伤.过了很久,才缓缓道:"就因为他是拼命胡老五,所以才会变为这样子。"(三)

  寂静的街道,黯淡的上弦月。邓定侯慢慢地往前走,王大小姐慢慢地在后面跟着,月光把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

  老山东已睡了,用两张桌子一并,就是他的床。

  "转过这条街,就是一个客栈.五分银子就可以睡上一宿了。"这种小客栈当然很杂乱。

  "到饿虎岗上的人,常常到那里去找姑娘,你们最好留神些。"王大小姐并没有带着她的霸王枪,她并不想做箭靶子。

  邓定侯忽然叹了口气,道:"做强盗的确也不容易,不拼命,就成不了名,拼了命又是什么下场呢?那一身的内伤,一脸的刀疤.换来的又是什么?"王大小姐道:"做保镖的岂非也一样?"

  邓定侯勉强笑了笑,道;只要是在江湖中混的人,差不多都一样,除了几个运气特别好的,到老来不是替别人买烧鸡,就是自己卖烧鸡。"王大小姐道:"你看那老山东以前也是在江湖中混的?"邓定侯道:"一定是的,所以直到今天,他还是改不了江湖人的老毛病。"王大小姐道:"什么老毛病?"

  邓定侯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管他娘。"王大小姐笑了,笑得不免有些辛酸:"所以丁喜毕竟还是个聪明人,从来也不肯为别人拼命。"邓定侯皱眉道;"这的确是件怪事,他居然真的没来。"王大小姐冷冷道:"这一点儿也不奇怪,我早就算准他不会来的。"邓定侯沉思着,又道:"还有件事也狠奇怪。"王大小姐道:"什么事?"

  邓定侯道:"饿虎岗那些人明明知道小马是丁喜的死党,居然-点儿也没有难为他,难道他们想用小马来钓丁喜这条大鱼?"王大小姐道:"只可惜丁喜不是鱼,却是条狐狸。"一阵风吹过,远处隐约传来一声马嘶,仿佛还有一阵阵清悦的铃声。

  他们听见马嘶时,声音还在很远,又走出几步,铃声就近了。这匹马来得好快。

  王大小姐刚转过街角,就看见灯笼下"安住客栈"的破木板招牌。

  邓定侯忽然一把拉住了她,把她拉进了一条死巷子里。

  她被拉得连站都站不稳了,整个人都倒在邓定侯身上。

  她的胸膛温暖而柔软。

  邓定侯的心在跳,跳得很快。

  一这是什么意思?

  王大小姐忍不住要叫了,可是刚张开嘴,又被邓定侯掩住。

  他的手虽然受了伤,力气还是不小。

  王大小姐的心也在跳得快了起来,她早已听说江湖中这些大亨的毛病。

  他们通常只有一个毛病——

  女人。

  难道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就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王大小姐忽然弯起腿,用膝盖重重的往邓定侯两腿之间一撞。

  这并不是她的家传武功,这是女人们天生就会的自卫防身本能。

  邓定侯疼得冷汗冒了出来,却居然没有叫出来,反而压低了声音,细声道:别出声,千万不要被这个人看见。"王大小姐松了口气,终于发现前面已有两匹快马急驰而来,其中一匹的颈子上,还系着对金铃,"叮叮当当"不停地响。

  也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客栈的一排房间,忽然有一扇窗户被震开.一张凳子先打出来,一个人跟着窜出。

  这人的轻功不弱,伸手一搭屋檐,就翻上了屋顶。

  马上系着金铃的骑士仿佛冷笑了一声,忽然扬手,-条长索飞出.去势竟比弩箭还急。

  屋顶上的人翻身闪避,本来应该是躲得开的。

  可是这条飞索却好象又变成了条毒蛇,紧紧地钉着他,忽然绕了两绕.就已将这人紧紧缠住。

  马上的骑士手一抖,长索便飞回,这个人也跟着飞了回去。

  后面一匹马上的骑士,早巳准备好一只麻袋,用两只手张开。

  快索再一抖,这个人就象块石头一样掉进麻袋里。

  两匹马片刻不停,又急驰而去,霎眼间就转入另一条街道,没入黑暗中,只剩下那清悦丽可怕的金铃声,还在风中"叮叮当当"的响着。

  然后就连铃声都听不见了。

  两匹马忽然来去,就仿佛是来自地狱的骑士,来揖拿逃魂。

  王大小姐已看得怔住。

  这样的身手,这样的方法,实在是骇人听闻、不可思议的。

  又过了片刻,邓定侯才放开了她,长长吐出口气道:"好厉害。"王大小姐才长长吐出口气,道:"他刚才甩的究竟是绳子?还是魔法?"用飞索套人,并不是什么高深特别的武功,塞外的牧人们,大多都会这一手。

  可是那骑士刚才甩出的飞索,却实在太快、太可怕,简直就象是条魔索。

  邓定侯沉吟着,缓缓道;"象这样的手法,你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王大小姐眼睛亮了。

  她见过一次。

  丁喜从枪阵中救出小马时,用的手法好象差不多。

  邓定侯见过两次。

  他的开花五犬旗也是被一条毒蛇般的飞索夺走的。

  王大小姐道:"难道这个人是丁喜?"

  邓定侯道;"不是。"

  王大小姐道:"你知道他是谁?"

  邓定侯道:"这个人叫管杀管埋包送终。"

  王大小姐勉强笑了笑.道:"好奇怪的名字,好可怕的名字。"邓定侯道:"这个人也很可怕。"

  工大小姐道:"江湖中人用的外号,虽然大多数都很奇怪、很可怕,可是这么样一个名字,我只要听见一次,就绝不会忘记。"邓定侯道:"你没有听见过?"

  王大小姐道;"没有。"

  邓定侯道:"关内江湖中的人,听见过这名字的确实不多。"王大小姐道:"这个人是不是-直在关外?"

  邓定侯点头道:"他的名字虽然凶恶,却并不是个恶徒。"王大小姐道:"哦?"邓定侯道:"他杀的才是恶徒.若有人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却还逍逐法外,他就会忽然出现。"邓定侯道:"他便会用飞索把这个人一套,用麻袋装起就走,这个人通常就会永远失踪了。"王大小姐目光闪动,道;"也许他并没有真的把这个人杀死,只不过带回去做他的党羽了。"邓定侯居然同意:"很可能。"

  王大小姐道:"那些恶徒本就是什么坏事都做得出的,为了感谢他的不杀之恩,再被他的武功所胁,当然就不惜替他卖命。"邓定侯也同意。

  王大小姐道:"他在暗中收买了这些无恶不作的党羽,在外面却博得了一个除奸去恶的侠名,岂非一举两得?"邓定侯冷笑。

  他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王大小姐道:"那天才凶手做的事.岂非也总是一举两得的?"邓定侯道:"不错。"

  王大小姐眼睛更亮,道:"你有没有想到过,这位管杀管埋包送终,很可能也是青龙会的人?"邓定侯道:"嗯。"王大小姐道:"只要是正常的人,绝不会起包送终这种名字的,所以……"邓定侯道:"所以你认为这一定是个假名字。"王大小姐叹了口气,道:"老实说,我也早就怀疑他是百里长青王大小姐眨了眨眼睛.故意问道:"除奸去恶,本是太快人心的事,为什么要用假名字去干?"邓定侯道:"因为他是个镖客,身份跟一般江湖豪侠不同,难免有很多顾忌。"五大小姐道:"还有呢?"邓定侯道:"因为他做的全就是见不得人的事,所以难免做贼心虚。"王大小姐道:"他生怕这秘密被揭穿,所以先留下条退路。"邓定侯道:"他本就是个思虑周密、小心谨慎的人。"王大小姐道;"所以他的长青镖局,才会是所有镖局中经营得最成功的一个。"邓定侯道:"他本身就是一个很成功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从来未失手过一次。"王大小姐叹了口气,道:"这么样看来,我们的想法好象是完全一样的。"邓定侯道:"这么样看来,百里长青果然已到了饿虎岗了。"王大小姐冷笑道;"管杀管埋的行踪一向在关外,百里长青没有到这里来,他怎么会到这里来?"邓定侯道:"由这一点就可以证明,这两个人,就是-个人。"王大小姐道;"他刚才杀的,想必也是饿虎岗上的好汉,不肯受他的挟制,想脱离他的掌握,想不到还是死在他手里。"邓定侯道;"老山东刚才说过,这里时常有饿虎岗的兄弟走动,但愿让兄弟们发现他手段的。"王大小姐道:"借刀杀人,栽赃嫁祸,本就是他的拿手本事。"邓定侯接着又道:他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一点。"王大小姐道:"哦?"邓定侯沉吟着,道:"世上的武功门派虽多,招式虽然各处不相同,但基本上的道理,却完全是一样的,就好象"王大小姐道:"就好象写字一样。"

  邓定侯点头道:"不错,的确就好象写字一样。"世上的书法流派也很多,有的人学柳公权,有的人学颜鲁公,有的人学汉隶,有的人学魏碑,有的人专攻小篆,有的人偏爱钟鼎文,有的人喜欢黄庭小楷,有的人喜欢张旭狂草。

  这些书法虽然各有它的特殊笔法结构.巧妙各不相同,但在基本的道理上,也全都是一样的,"一"字就是"一"字,你绝不会变成"二""十"字在"口"字里面,才是"田"。你若果把它写在口字上面,就变成"古"了邓定侯道:"一个人若是已悟透了武功中基本的道理,那么他无论学哪一门、哪一派的武功,一定都能举一反三,事半功倍,就正如"王大小姐道:"就正如一个已学会了走路的人,再去学爬,当然很容易。"邓定侯笑着点头,目中充满赞许,她实在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

  王大小姐道:"这道理我已经明白了,所以我也明白,为什么丁喜第一次看见霸王枪,就能用我的枪法击败我。"邓定侯闭上了眼。

  他好象一直都在避免着谈论到丁喜。

  王大小姐又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你不愿怀疑他,因为他是你的朋友,可是你自己刚才也说过,他用的飞索,手法也跟百里长青一样。"邓定侯不能否认。

  王大小姐道:"所以我们无论怎么样看,都可以看出丁喜和百里长青之间,一定有某种很奇怪、很特别的关系存在的。"邓定侯道:"只不过"

  王大小姐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知道他绝不可能是百里长青的儿子,但是他有没有可能是百里长青的徒弟呢?"邓定侯叹息着,苦笑道:"我不清楚,也不能随便下判断,但我却可以确定一件事。"王大小姐道:"什么事?"

  邓定侯道;"不管丁喜跟百里长青有什么关系,我都可以确定,他绝不是百里长青的帮凶。"王大小姐凝视着他,美丽的眼睛里也充满了赞许的仰慕。

  够义气的男子汉,女人总是会欣赏的。

  黑暗的长空,朦胧的星光。她的眼波如此温柔。

  邓定侯忽然发觉自己的心又在跳,立刻大步走出去:"我们还是快找个地方睡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就起来等小马的消息。"小马是不是会有消息?

  现在他是不是还平安无恙?是不是已查出了"五月十三"的真象。

  "五月十三"是不是百里长青?

  这些问题,现在还没有人能明确回答,幸好今天已快过去了,还有明天。

  明天总是充满希望的。

  "我们不如回到老山东那里去,相信他那里还有桌子。""可是前面就已经是客栈了。"

  "我看见,但客栈里太脏,太乱,耳目又多,我们还是谨慎些好。"王大小姐忽然笑了:"你是不是很怕跟我单独相处在一起?"邓定侯也笑了:"我的确有点怕,你刚才那一脚踢得实在不轻。"王大小姐脸红了。

  "其实你本来用不着害怕。"她忽然又说。

  "哦?"

  "因为……"她抬起头,鼓起勇气:"因为我本来只不过想利用你气气丁喜.我还是喜欢他的。"邓定侯很惊奇,却不感到意外。

  这本是他意料中的事.令他惊奇的,只不过因为连他都想不到王大小姐居然会有勇气说出来。他只是苦笑:"你实在是个很坦白的女孩子。"王大小姐有点儿不好意思了,红着脸道:"后来我虽然发现你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可是……可是你已经有了家,我只能把你当作我的大哥。"邓定侯道:"你是在安慰我?"王大小姐脸更红,过了很久,才轻轻道:"假如我没有遇见他,假如你"邓定侯打断了她的话,微笑道:"你的意思我明白,能够做你的大哥,我已经感到很开心了。"王大小姐轻轻吐出口气,就象是忽然打开一个结;"就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才生怕他会做出见不得人的事。""他不会的。""我也希望他不会。"两个人相视一笑,心里都觉得轻松多了。然后他们就微笑着走进暗巷,这时夜色已很深,他们都没有发觉,远处黑暗中,正有一双发亮的眼睛在看着他们。那是谁的眼睛?


《七种武器-霸王枪》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