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飞刀又见飞刀 > 第 十 章

第 十 章

  一

  这间屋子是在闹市中,是在闹市中的一个小楼上。

  住在这个城市里面的人,谁也不知道,这个小楼上有这么一户人家,一间屋子。更没有人知道,这个小楼上,这户人家中,住的是谁?

  小楼的底层,本来是家绸缎庄。傲生意真的是公公道道,童叟无欺。

  所以这家绸缎庆忽然倒闭。

  绸缎庄的上层,住的是个镖客和他年轻的妻子,听说这位镖客只不过是一家大镖局里面的资深的趟子手而已,但却很得镖头们的信任,所以在家的时候很少。

  所以他中轻的妻子在三、四个月前忽然就失踪了,听说是跟对面一家饭馆里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计跑了。

  再上面的一层本来是堆放绸缎布匹用的,根本没有人住。可是近月来,隔壁左右晚上如果有睡不着的人.偶面会听到一阵初生婴儿的啼哭声。

  ——那上面难道也有人搬去住吗?那户人家是什么人呢7

  有些好奇的人,忍不住想上去瞧瞧。

  可是绸缎庄的大门上,已经贴上了官府的封条。

  小楼的最上层,本来有三间屋子。最大的一间堆放绸缎布匹,还有一间是伙计们的住处。

  绸缎庄的老掌柜夫妻俩勤俭刻苦,就住在另外一间。

  可是现在这里所有的一切全都变了,变成了一片自,白得一坐不染。

  从这个小楼上的后窗看出去,刚好可以看到三代探花,李府的后

  李府后院中,也有一座小楼。在多年来,灯火久已黯谈的李家后

  院中,只有这座小楼是灯光经常通夜不灭的。

  久居在这里的人,大多都知道这座小楼就是昔中小李探花的读

  书处。小李探花离家后,这座小楼就变成了他早日恋人林诗音的闺

  房。而现在,却是李家第三代主人曼青老先生养病的地方。

  这里本来是一条陋巷,因为小李探花的盛名所致,好奇的人纷纷进来瞻仰,所以才渐惭热闹了起来。

  飞刀去,人亦去,名仍在。

  所以这地方也渐渐—天比一天热闹,只不过近中来已渐渐有了疲态。

  所以这家绸缎匠才会倒闭。

  在这么样一个地区,在一家已经倒闭了的绸缎庆的小楼上,为什么忽然会有一家人特地搬来?而且把这个小楼上的三间小屋,布置得

  像一个用冰雪造成的小小宫殿一样?

  屋子里一片雪白,雪白的墙,雪白的顶,用洁白如雪的纯丝所织成的床恢,地上铺满了雪白色的银狐皮毛,甚至连妆台上的梳具都是银白色的。

  每当雪白的纱罩中灯光亮起时,这屋子里的光线就会柔和如月

  此刻窗外无月,只有一个穿一身雪白柔丝长袍的妇人,独坐在白纱灯下。她的脸色在灯光映照下,看起来仿佛远比那苍白的纱罩更无血色。

  刚才邻室中还仿佛有要婴的哭声,可是现在已经听不见了。

  又过了很久,门外才有人轻轻呼唤。

  “小姐。”

  一个也穿着一件雪白长袍,却梳着一条漆黑大辨子的小姑娘,轻轻地推门走了进来。“小姐。”这个小姑娘说:弟弟已经睡着了睡得很好,所以我才进来看看小姐。”

  “看我?”小姐的声音很冷“你看我干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

  小姑娘的眼中充满悲戚,可是同情却更甚于悲戚“小姐,我知道你一直都有心事,可是这几个月来你的心事又比以前更重得多了,你为什么这样子呢?为什么要这么样折磨目己T”

  小姑娘总是多愁善感的,她这位小姐的多愁善感却似乎更重。

  窗子开着,窗外除了冷风寒星之外,什么都没有。可是过了一阵予之后,黑暗中忽然响起了连中爆竹声,连串接着一连串的爆竹声。

  忽然之间,这一阵阵的爆竹声,仿佛已响彻了大地。

  这位满坏忧郁伤感的小姐,本来仿沸一直都已投入一个悲惨而又关闭的旧梦,这时候才被忽然惊醒。忽然问她身边这个梳大辫子的小姑娘。

  “小星,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放鞭炮?”

  “今天已经是正月初六了是接财神的日子。”小星说“今天晚上家家户户都在接财神,我们呢?”

  小姐凝视着窗外的黑暗,震耳的爆竹声,她好像已完全听不见,过了很久她才谈淡地说,“我们要接的不是财神。”

  “那是财神,是什么神?”小星努力在她的脸上装出很愉快的笑容“是不是月神?是不是那位刀如月光的月神?”

  这位白衣如雪月的小姐,忽然间站起来,走到窗口,面对着黑暗的苍穹。

  “不错,我是想接月神。因为在某一些古老的传说中,月的意思就是死。”她说:“太阳是生,月是死。”

  窗外无月。

  可是在不远处,又仿佛很遥远处的座小楼上,仿佛仍然有灯光在闪烁。

  “我相信此时此刻,在那一边那一座小楼的灯光下,也有个人在等待着月与死。”她的声音冷淡而无情:“因为今夜距离今年元夜十五,已经只剩下九天了。”

  就在这时候,临时中忽然又有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了过来。

  第二章

  这座小楼已经非常陈旧。

  曾经住在这座小楼上的人,都已经因为他们的寂寞哀伤,或者是因为他的义气和傲气而离开了。

  此刻已经留在小楼上的人,也己身心交瘁,寂寞得随时随地都恨不得快点死了的好。

  他还没有死,并不是因为他不想死。

  他还没有死.只不过因为他是李家的子孙。他可以死,却不能让李家的尊荣死在他的手里。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知道,寂寞有时候远比死更痛苦得多。

  他曾经听过,他一位非常有智慧的朋友告诉他,一句至今他才深信不疑的话。

  —这个世界上最可恨的事就是寂寞。

  个人在幸福的时候,有家庭,有事业,有子女,有朋友,有健康的时候。

  当他的妻子带他的孩子回娘家的时候,当他的事业有休闲的时候,当他不愿意去找他的朋友,而宁可一个人闲暇独处的时候。

  他拿一酒在杯中摇荡的声音。

  “寂寞真是一种享受。

  第三章

  小星也在遥望着对面小楼上面的灯光,用一种很坚定的态度说。

  “小姐,正月十五那天,我一定也要陪你过去。因为我要看看那个李曼青先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年为什么要把老爹逼得那么惨。”小星说“我的娘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盼望着有一天能亲眼看到这个李曼青死在小姐你的刀下。”

  风神如月的小姐,淡淡地笑了笑。

  “李曼青不会死在我刀下的。”她说“因为正月十五那天,他根本不会应战。”

  “为什么?”小星问”难道李曼青是个贪生怕死的人?”

  “他不怕死,可是他怕败。”月神说“他是小李探花的后代,他不能败。”

  小星忽然沉默,一张嫣红的脸忽然变得苍白。过了很久才轻轻地问“小姐,李坏李少爷难道真的是他们李家的后代T”

  “嗯。”

  “那么他一定不知道向李家挑战的人就是你?”

  “他知道。”月神幽幽地说“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现在他一定已经知道了。”

  小星咬

  “如果他真的知道,正月十五那天他的对手就是你,他就应该走得远远的。小星说:“他怎么能忍心对你出手?”

  “因为他别无选择的余地。”

  “为什么?”

  “因为他不管怎么样,都是李家的子孙。他绝不能让李家的尊荣毁在他的手里。”月神说“就正如我虽然明知我的对手一定会是他,我也不能让薛家的尊荣毁在我的手里样。”

  她用一种平静得已经接近冷酷的声音接着说“天下本来就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在某一种情况中,一个人明明知道自己做的事不对也不能不做下去。”

  鞭炮声已经完全消寂了,天地间已经变为一片死静,可是在这无声无色无语的静寂中,却仿佛还有种别人听不见,只有他们能够听得见的声音在回荡。

  一个婴儿的啼哭声。

  “小姐,”小星问“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已经替他生了个孩子?”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月神说”我替他生这个孩子,并不是为了要替他们李家留一个后代,我替他生的这个孩子,虽然是他们李家的后代,也同样是我们薛家的后代。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他?”

  “可是如果你告诉了他,他也许就不会对你出手了。”

  “如果我告诉了他,他不忍杀我,我还是一定会杀了他,因为我也非胜不可,而胜就是生,败就是死。”

  小星忽然紧紧地咬住了嘴唇,眼泪还是忍不住沿着她苍白的面颊流了下来。

  “小姐,现在我只想问你一句话。”

  “你问。”月神说明“什么话你都可以问。”

  “到了那天,到了那争生死,争胜负,争存亡的那一刹那间,他会不会忍下手杀你?”

  “我不知道。”“那么,到了那一刻,你是不是能忍心杀得了他?”月神沉默着,过了也不知道有多久,才说“我也不知道。”

  尾声

  这个世界上,本来都有很多事都是这个样子的。非要到了那件分生死胜负存亡的那一刹那间,才能够知道结果。

  可是,知道了又如何7

  李坏胜了又如何?败了又如何?

  生死存亡是一刹那间的事,可是他们的情感却是永恒的。

  无论李坏是生是死,是胜是败,对李坏来说都是一个悲剧。

  无论月神是生是死,是胜是败,对月神来说,也同样是一个悲剧。

  生老病死,本都是悲。这个世界上的悲剧已经有这么多这么多了,个只喜欢笑,不喜欢哭的人,为什么还要写一些让人流泪的悲剧。

  每一种悲剧都最少有一种方法可以去避免,我希望每一个不喜欢哭的人,都能够想出一种法子,来避免这种悲剧。


《飞刀又见飞刀》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