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飞刀又见飞刀 > 第 六 章

第 六 章

  一

  远山,山城。

  也不知道是哪一年的大年初一早上,远处的爆竹声不停的在响。

  满地银白的瑞雪,象征着这一年的丰收,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一年无

  疑是充满了欢愉的一年。

  可是对这个小孩来说,这一年也跟其他许多年没什么不同,也只

  有羞辱苦难和饥饿。

  在这个世界上,他没有一个亲近的人,没有一天安裕的日子。

  在这个世界上,他根本什么都没有。

  别人最欢愉最快乐的时候,就是他最痛苦最寂寞的时候。

  他一个人躲在山脚旁的一个草察里,红花鲜果新衣爆竹饺子红

  烧肉和压岁钱,这一切都是属于别人的小孩的,他从未梦想过会得到

  这些。

  刚才虽然有一个穿红农服的小女孩用一块红丝巾包了只鸡

  腿两块烧肉三张油饼四个卤蛋五、六卷糖糕,悄悄地跑来送给他,却

  被他赶走了。

  他不要别人可怜他,不要别人的施舍。

  那个小女孩哭哭啼啼地走了,把鸡腿烧肉油饼卤蛋糖糕都洒落

  在积雪的山坡下只要他走出去就可以捡回来吃。

  可是他没有去捡。

  虽然他饿得要死,也没有去捡,就算他会饿死也绝不会去检的。

  他天生就是这种脾气。

  他的血脉里,天生流的就是这种血,永不妥协永不屈服,绝不低头。

  二

  一个高大威猛满头银发的老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已经在远处静静地看了他很久,也观察他很久。

  小孩也在盯着他,用种凶巴巴的态度问。

  “大年初一,你不在家里陪着孩子过年,跑到这里来瞪着我看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

  老人的态度很严肃,严肃得几乎接近沉痛。

  “你姓什么?”老人问小孩。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原来你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小孩撇着嘴斜着眼挺着胸,“我没有爹没有娘没有姓,那是我家的事,跟你有什么狗屁关系你凭什么问我?”

  老人看着他,眼中的沉痛之色更深。

  “你怎么知道跟我没关系?我到这里来,就是特地来找你的。”

  “找我T你又不认得我找我干吗?”

  “我认得你。”

  6你认得我?你怎么会认得我?”小孩忽然有点吃惊了。“你知道我是谁?”

  6我知道你的父亲,如果没有他现在我就算还活着没死也比你更惨。”

  小孩吃惊地看着他,看了很久。

  “你最谁?”小孩问老人。“你姓什么?”

  “我姓铁。”

  “那么我呢?”

  “你姓李。”老人说“你的名字应该叫李善。”

  小孩忽然笑了。

  “李善.我的名字应该叫李善,像我这么样的人,就算姓李,也应该叫李坏。”

  三

  老人带着小孩走了。

  “你要带我到哪里去2”

  “带你回家去。”

  ’回家?我哪里有家?”

  你有”老人说“我相信你一定会以你的家为荣你的家也一定会以你为荣。”

  “以我为荣?像我这么样一个已经从头顶坏到胸底坏透了的坏小孩?”

  6你不坏。”

  “我还不坏?怎么样才算坏?”

  “能做得出那种卑鄙无耻下流的事的人才算坏。”老人说:“可是你做不出。”一

  “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出?”

  “因为你是李家的人,是李家的骨血。”老人的态度更严肃。“只要你能保持这一点骨气,我也敢保证世界上绝没有任何人敢对你有一点轻贱……

  四

  于是李坏回家了,那是他第一次回家,那是在九年之前。现在李坏又回家了。物是人非,岁月流转。九年一个孩子已经长大了。九年,一种天下无双的绝技己练成。九年,一宗富可敌国的宝藏已经被找到。九年,九年间的变化有多么大?


《飞刀又见飞刀》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