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飞刀又见飞刀 > 第 三 章

第 三 章

  “一个人的心如果没有长在它应该存在的地方,这个人会觉得目己怎么样?”

  “他一定会觉得很快乐。”

  “快乐?为什么会觉得快乐T”

  “因为这件事是错的,而错误往往是很多种快乐的起因。”

  李坏现在一定很快乐,

  他没有死,要他死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现在他在什么地方。

  在这种情况下,他一定乐死了。

  搜捕令已发下。

  出附近各县府州道调来的捕快高手已到达。

  “把李坏找出来。”韩峻发下命令:“他一定还在附近,我们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把他找出来。”

  他们没找到。

  因为李坏现在正躺在一个他们连做梦都想不到的地方睡大觉。

  这个李坏可真的坏死了。

  李坏把两只脚高高地搁在桌子上,睡他的大觉。

  真奇怪,他实在是条男子汉,甚至可以算是个很粗野的男子汉,可是他的这一双脚,却偏偏长得像女人的脚,又白又嫩又干净。

  据他自己说,有很多女孩子都爱死他这双脚了。

  我们的李坏先生说出来的话,当然并不是完全可以相信的,可是也并非连一点可以相信的地方都没有。

  这个地方实在是很适于睡觉,不但适于睡觉,而且适于做任何事,各式各样的事。

  这个地方实在太好了,太舒服了。

  像李坏这么样个小坏蛋,实在不配到这种地方来的。

  可是他偏偏来了,所以才没有人会想得到。

  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一个女孩轻轻巧巧地推门进来,轻轻巧巧地走到李坏面前,用双温温柔柔的眼睛,温温柔柔地看着李坏,看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睡眼,看着他的脚。

  李坏好像睡得像个死人一样,可是这个死人的手偏偏又忽然伸出来了。

  这个死人可真不老实,真坏。

  他的手更不老实更坏,他的手居然伸到一个最不应该伸进去的地方伸进去了。

  “你坏。”这个女予说“李坏,你这个小王八蛋,真的是坏死了。”

  这个女孩子又是谁呢?

  她跟李坏有什么特别的情感,特别的关系,为什么要在李坏如此危急的情况下陪伴着他,又有什么特别的力量能保证他的安全.让人找不到他?

  “你倒真的是逍遥自在。”这个女孩子说:“你知不知道韩峻和我爸爸找来了那批人,为了要抓你,几乎已经把城里每一寸地都翻过来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李坏说“可是我一点都不担心。”

  “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认为城里最恨我的人就是你,而你又是你爸爸的女儿,如果他们会找到达里来,他们简直就不是人,是活鬼了。”

  李坏这一次碰到了活鬼了。

  四

  第一个让李坏碰到的就是韩峻,他推门走进来的时候,李坏好像看见一个活鬼,活生生的从天上掉下来样。

  韩峻用一种温和几乎同情的眼光看着面前这个吃惊的人。

  “我知道休想不到的,就连我自已都想不到。”韩峻叹着气说:“我们都以为今生今世再也看不到阁下这张脸了。”

  李坏那张坏号令又可爱今今的脸上,居然又露出了他那种特有的微笑。

  “那个小姑娘呢?那个从月亮掉下来的漂漂亮亮的神神秘秘的,专门喜欢杀人的小姑娘呢?”李坏问韩峻“她今天也没有来。”

  “没有。”

  “其实我也知道她不会来的。”

  “你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李坏说“月光如刀.刀如月光。我已经差点在她刀下把我这条命送掉了,我怎么会不知道月神的刀几乎已经和昔年的‘小李飞刀’一样例不虚发,我又怎么不如道要月神出一次手是什么代价。”

  李坏的声音里仿佛也带着种很奇怪的感情。

  “最重要的—点是,我也知道月神和昔年的‘小李探花一样,杀人只杀次,一次失手,绝不再发。”

  “所以你认为她今天绝不会再来。”韩峻问。

  “是的,她今天绝不会再来。”李坏说:“因为你再也请不起她,就算你请得起,她也绝不会再来杀一个她已经杀过一次的人。”

  “你说对了,你完全说对了月神绝对是现在这个世界上代价最高的杀手,她今天的确是不会来的。”

  李坏笑。

  “可是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今天我也不会是一个人来的。”

  “我知道。”

  李坏笑/你当然不会一个人来,如果你今天是一个人来的,你还想走得了。”

  韩峻又用一种和刚才同样的温和得接近同情的眼色看着他。

  “那么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带了些什么人来。”

  “我不知道。”

  李坏当然不会知道,李坏也想不到。

  汉有人能想得到。

  没有人能想得到刑都总捕,名满天下的“铁火判宫”韩峻会为了一个默默无名的年轻小子而出动这么多江湖中的一流高手。

  所有和官府刑都六扇门里有关系的高手,这一次几乎全都都出动了,就好像变戏法一样忽然间就从四面八方各种不同的地方到了这个山城,而且忽然间就到了李坏自已认为全世界最平安的一个小

  李坏这一次可真坏了。

  不管什么样的人,任这种情况下,如果碰上了今天李坏碰上的这些高手,都样没路可走。

  连死路都没有。

  因为有些人还不想他死得太早。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么你说李坏应该怎么办呢?

  李坏如果完全没有办法的话,那么李坏就不是李坏了。

  李坏忽然做了一件大家连做梦都想不到的事,尤其是可可,连她在做一个最可怕的噩梦的时候都想不到。

  她的手忽然被握住被李坏握住。

  她的手当然常常会被李坏握住,她全身上下有许多地方都常常被李坏握住。

  可是这一次和以前的每一次都不同。

  李坏这一次竟然是用七十二路小擒拿手中最厉害的一招去握她的手。

  她的手就好像忽然被一个铁铐子铐住了一样,忽然她就听见李坏在说。

  “各位现在已经可以开始恭喜我了,因为我已经死不了了。”

  李坏的笑容真可恶。

  “因为各位一定都不愿让这位方大小姐在如此年轻貌美的时候就忽然死了,所以我大概也可以继续活下去。”李坏说“如果我死了的话,可可小姐也活不了。”

  李坏叹了口气,“这一点我相信各位一定都顾我一样非常的明白。”

  这一种卑鄙下流无耻的话,居然从李坏嘴里说出来,可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非但她不相信,别人更不相信。

  方大老板的脸在这一刹那间就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你这个小王八蛋,你是不是人,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方天豪怒观“我女儿这么样对你,你怎么能做出这么样对她?”

  这一点都不奇怪。”李坏心乎气和理直气牡地说:“我李坏,本来就是个坏人,本来就坏死了,如果我连这种事都做不出,那才奇

  他用种很优雅的态度鞠躬。

  “我相信各位一定很明了现在这种情况。”李坏说“所以我也相信各位一定会让我走的。”

  他又说“李坏是什么东西?李坏只不过是个坏蛋而已,怎么能用可可小姐的一条命,来换李坏这个王八蛋的一条命呢?”

  李坏说“听以我相信我现在已经可以对各位说一声再见了。”

  就这样,李坏就真的和这些一心要置他于死地的武林一级高手再见了。

  他居然真的太太平平地走出了这个龙潭虎穴。

  这一点连他自己几乎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他手里虽然有人质,方天豪虽然心疼他的女儿,可是他还是不应该如此轻易走脱。

  来对付他的入,每个人都有一手,就算他手里有人质,也一样能想得山办法对付他,何况,别人对我们这位方大老板的掌上明珠的生死存亡,也并不一定很在乎。

  他们为什么会让李坏走呢7

  这点谁都不懂。

  五

  快马,狂奔,山城渐远,更远。

  山城已远。

  山城虽然已远,明月仍然可见,仍然是在山城所能见到的那同样的轮明月。在此时月光当然不会利如刀,在此时,月色淡如水。

  淡淡的月光,从扇半掩着的窗户里,伴着山问凄冷的寒气,进入了这间小屋。

  小木屋在群山间,李坏在这间小木屋里。

  可可当然也在。

  她人在一堆熊熊的炉火前,炉火把她的脸照得飞红。

  李坏的股却是苍白的,脸上的坏相没有了,脸上的坏笑也没有

  他居然好像在思索。

  因为他不懂,却又偏偏好像有一点要懂的样子,因为他在逃窜的时候,他好像看见了一条淡统的白色人影,淡得好像月光那么淡的人影,从他的身边掠过去了,就好像月光和山峰从他身边掠过去一样轻

  他确实看见了这么样一条人影,因为就在那时候他也听到了一个人,一个女人用柔美细月光般的声音说“你们全都给我站任,让李坏走…。/

  李坏不是在做梦,他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做梦。

  他确实听到了这个人说话的声音。

  可是他更不懂了。

  如果说他能够如此轻易脱走,是因为月神替他阻住了追兵.

  那么月神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火光闪动,飞红的腿更红。

  “我决定了。”可可忽然说:“我完全决定了,绝对决定了……

  她说话的声音好奇怪。

  “你决定了什么?”李坏问。

  “我决定了要做一件事。”可可说“我决定要做件让你会觉得非常开心,而且会对我非常非常感激的事。”

  “什么事?”

  可可用一双非常非常非常有情感的眼光看着这个男人,看了很久,然后又用一种非常非常有情感的声音对他说“我知道你听了我的话之后,一定会非常非常感动的,我只希望你听了之后不要哭,不要感动得连眼泪都掉下来。”

  “你放心我不会哭的。”

  “你会的。”

  李坏投降了“好,不管我听了之后会被你感动得成什么样子,你最少也应该把你究竟决定了什么事告诉我。”

  “好,我告诉你。”可可真的是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我决定原谅你了。”

  她用种几乎是诸葛亮在下定决心要杀马谡时那种坚决的态度说“不管你对我做什么事,我都决心原谅你了,因为我知道你也有你的苦衷,因为你也要活下去。”

  她忽然跑过来,搂住了李坏的脖子。

  “可以,你也不必再解释了。”可可说,既然我已经原谅你,你也就不必再解释。”

  李坏没有再解释。

  有些话你白己既不想说也不能说可是别人却一定要替你说,因为这些话正是那个人自己想听的,也是说给白己听的。

  “我知道你绝不是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人,你那样子对我,只不过想要活下去而已。”

  可可在替李坏解释。

  “不管什么人在你那种情况之下,都会像你那样做。一个人想要跟他心爱的人在起,就得要活下去才行。”可可嫣然一笑:“在那种情况下他要跟我在一起不把我带去怎么行,你想把我带走不用那种法子,用什么法子呢?”

  她笑得越来越开心,“所以我一点都不怪你,因为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你呀你真是个小坏蛋,幸好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笑得开心极了,因为她说了这些话正好是她自己最喜欢听的。

  所以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李坏的瞳孔里已经出现了条谈谈的白衣人影”

  难道那个从月中来的人又出现了?而见已出现在李坏的眼前?

  “我要走了。”李坏忽然说。

  “你要走了?”可可吃惊地问“你要到哪里去T”

  “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走?”

  “我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

  “是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李坏说“我只知道现在我一定要走

  这个聪明绝顶也坏透了顶的小坏蛋,现在脸上居然有种痴痴呆呆的表情连他的眼睛里都有这种表情。

  —那条梦样的白衣人影,当然也依旧还在他的眼睛里。

  可可看着他,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眼看着一根他本来已可攀住的浮木忽然又被海浪冲走一样。

  她就这么样眼看着李坏从她身边走出门。

  她完全无能为力。

  门外月色如水。

  月下有人,白衣人,人在烟雨山村水月问。

  人静。

  甚至比烟雨水月中的山村更静,只是静静地看着李坏。

  她没有说一个宇。

  可是李坏却像是听到了一种神秘的咒语。

  她没有招手,连动都没有动。

  可是李坏却像是受到了天地间最神奇的一种魔力的吸引。

  她没有叫李坏追随她。

  可是李坏已经从最爱他的女人身边走了过去,走入清冷如水的水光下,走向她。

  这一次李坏好像一点都不坏,非但不坏,而且比最不环的乖小孩都乖。

  每个坏蛋在某一个人面前都会这样子.也许这就是坏蛋们最大的悲哀。

  六

  ’我并没有叫你来。”

  “我知道。”

  “你为什么要来……

  “我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现在我已经来了,我也知道既然我已经来了就绝对不会走。”李坏说。

  “不管这里是什么样的地方,你都不走T”

  “我绝不走。”

  “你不后悔?”

  “我绝不后悔,死也不后悔。”

  所以李坏就到了这个世界来了。’

  这个世界是一个从来都没有个人到过的世界,也不属于人的。

  在这个神秘遥远而美丽的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属于月。

  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

  没有人知道它那里的山川风貌和形态.

  甚至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所以李环就从此离开了人的世界。


《飞刀又见飞刀》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