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夜深沉 > 第四十一回 立券谢月娘绝交有约 怀刀走雪夜饮恨无涯

第四十一回 立券谢月娘绝交有约 怀刀走雪夜饮恨无涯

  杨月容既当过了一回名角,人家捧角的用意何在,那是不消说得,就可明白的。刘经理这样出力捧她,这为的是什么,在当时就知道了,所以次日拉出了刘太太,就来硬抵制了他。今天刘经理忽然送一张床来,这事透着尴尬,现在他说为自己找个漂亮女婿,显然是置身事外。索性厚着脸向他笑道:“这么说,干爹替我买这张床,是送给我的嫁妆了?”刘经理笑笑道:“忙什么,你既出面唱戏了,总得唱个三年两载的。这张床是我买给你睡觉的。”说着,向屋子周围看了一遍,笑道:“你还缺少着什么?我同你预备罢。”

  说话时,月容已是闪了开去,斟了一杯热茶,两手捧着送到刘经理面前。刘经理手上接着茶杯,眼睛却斜向她注视着微笑着:“我问你缺少什么东西呢,你没听到这句话吗?”月容笑着道:“我听见了,干爹帮着我的地方太多。我要什么东西,会跟干娘要的。”刘经理道:“笑话笑话!你干娘的钱,也就是我的钱,和干娘要东西,不是向我要东西一样吗?”月容道:“虽然是那样说,究竟娘女的关系,说起话来方便得多。”刘经理放下茶杯,又抢上前抓着她的手笑道:“干闺女和亲生女不同,她是和干爹关系最深的。”月容想要把手挣脱,刘经理却把她拉到院子里,笑道:“走走走,我们吃午饭去。赵二蒋五都在那里等着呢。”他的力气大,月容不能抗拒,终于是让他拉着出去了。

  黄氏虽被刘经理调笑着,走开了这窗户,但是看到月容被干爹携着手一路走出去,心里非常得意,仿佛自己也被刘经理携着手一样。一直走出门来,望了他们坐着汽车走去。她在汽车后面窗户里,看到月容的脑袋,和刘经理的脑袋并在一处,就笑嘻嘻地走进院子来,叫道:“小五娘,月容这孩子,现在也会哄人了,你瞧,她跟着刘经理欢欢喜喜的走了。”这时,后面有一个人插嘴道:“谁说不是,可是光哄着还是不够呢。”黄氏回头看时,认得是刘经理的亲信赵二爷,便笑道:“二爷也来了?难得,难得。请到月容屋子里坐罢。”

  赵二手上拿了个纸包,是表示着很诡秘的样子,伸了头向四周看看,问道:“老枪在家吗?”宋子豪走出来,两手扶了头上的黄毡帽,笑着答应道:“在家啦,二爷。”说着,拱起两手,连连作了两个揖。赵二向他招了两招手,因道:“咱们找个地方说两句话。”宋子豪笑道:“月容屋子里坐罢,这屋子里有火。”赵二向黄氏道:“你也来,有话对你说。”黄氏听到赵二爷愿跟她谈话,就眉开眼笑的跟了进屋子去。

  他们放下了门帘,还掩上了房门,约谈到半小时之久,赵二笑着走了出来。因道:“这是刘经理最得意的一条妙计,你可别作错了。”宋子豪拱着两手,举平了额顶,笑道:“决不会错,决不会错。”赵二笑道:“不久丁二和该来了,我先走罢。”宋子豪笑嘻嘻地送到大门口,见赵二坐上人力车,将棉布车帘子放下,于是笑着进来道:“二爷作事很周到,他怕在路上遇到丁二和呢。”黄氏也忘了院子里风凉,站在院子中间,两手连连拍了巴掌,因道:“这小子,当年在我手上把月容拉去的时候,那一副情形,还了得!我多说一句话,就得挨揍。现在……”宋子豪扬了两手,把她向屋子里轰,因道:“你先到屋子里坐着罢,别是太高兴,露出了马脚。”黄氏总也算是顾全大体的,听了这话,就走回屋子里去。

  不到一小时,果然是他们意料中的丁二和来了,在院子里高声问着宋三爷在家吗?宋子豪走了出来,见二和穿着青布棉袄裤,外披着老羊毛青布大衣,头上戴了鸭舌帽子,完全是个工人的样子。可是脸上发青,眼睛红红的,非常之懊丧。因走出来迎着道:“你是丁二哥?”二和点点头道:“是的。”宋子豪道:“好,请到月容屋子里坐。”只这一声,门帘子一掀,黄氏由屋子里抢了出来,笑道:“丁二爷来了?我们短见啦。请屋子里坐。”二和惨笑着,点了两点头。可是在这一转身的当儿,已是看到自己传家的那张铜床,拆散了,做成一大堆的零件,堆在这房门外的窗下面。立刻心里一阵酸痛,站着没有动。

  黄氏掀起门帘,点点头道:“进来呀,这是月容睡的房间。”二和见他们向月容屋子里让,心里倒有些荡漾。但既来了,决不能作出一点怯懦的样子。因之咬紧了牙齿,向屋子里一冲,同时手扶了帽子,打算见着月容,深深的行个鞠躬礼。而且还预备了一篇话,说是,我很惭愧,还是要来求你,但是我为了老娘,你一定可以原谅的。他一面走着,心里一面警戒着自己,决不要生气。可是在屋里站定脚时,却发现了屋子是空的。

  宋子豪跟着进来,见他有些愕然,因道:“请坐罢,月容和刘经理出去了。可是你的事,她已然留下了话让我们来办。”二和虽感到有些不安,但是到了这里,已经是难为情的了,不拿钱也是惭愧;拿钱也是惭愧。索性坐着等机会罢,便在床头边一张小方凳子上坐下。看看屋子四周,虽然陈设简单,却也糊得雪亮。床对面一张小桌子,上面除了化妆品之外,却有一个镜架子,里面嵌着刘经理一张穿西服的半身相片。镜架子下有一只玻璃烟缸子,放下半截雪茄,那正是刘经理常常的嘴角上衔着的东西。也不知道自己心里这一股怒气由何而生,就在鼻子里呼哧一声,冷笑了出来。宋子豪隔了屋子中间的火炉子,向他相对的坐着,脸上带了一分沉郁的样子,向他道:“我知道二哥这两天有心事,也没有去奉看。月容这孩子呢,究竟年轻,你也别见怪她。她没工夫到医院去看望老太太,明天她就要露演了。”二和道:“我怎么那样不知进退,还要她去看我们。我是赵二爷再三约着的,不然,我也不会来。她留下的话,是怎么说的呢?”

  宋子豪向黄氏道:“请你把那款子取出来。”黄氏答应一声,起身向里面屋子,取出三沓钞票,放在小桌子上。宋子豪指着桌子上的钱道:“这是三百块钱。月容说,她不能忘了老太太的好处,知道老太太在医院里要花钱,这就算是送给老太太的医药费。不过,她也有她的困难,请你原谅。她还没上台,哪里来的许多钱?都是向刘经理借的。刘经理也知道这钱借给你用的,他有一个条件,就是请你别再和她来往。而且望你还是到济南去。她现在乍上台,什么全靠刘经理帮忙,刘经理的意思,可不敢违背。若是为了你,得罪了刘经理,这可和她的前程有碍。她话是这样说了,我不能不交代。”

  二和是偏了头,静静的听他向下说,等他说完了,却不答复。问道:“三爷,有烟卷吗?赏我一支抽抽。”宋子豪啊哟了一声,站了起来笑道:“你瞧,我这分儿荒唐。只顾说话,烟也没跟客人敬一支。”说着,从怀里掏出一盒烟卷来,抽出一支烟,两手捧着,恭恭敬敬的送到二和面前来。二和接着烟,起身拿桌上的火柴,这就靠了桌子把烟卷点着,微昂起头来,抽着向外喷,一个烟圈儿又一个烟圈聊,接着向空中腾了去。黄氏始终是坐着一边只管看他动静的,见他听了话,一味抽烟,却不回话,就忍不住插嘴道:“二哥,你的意思怎么样?听说老太太这病很重,得在医院里医治一两个月,这不很要花一点钱吗?”二和喷出一口烟来道:“是很要花几个钱。我没了那职业,家里又遭了丧事,花钱已经是不少,再加上一个医院里长住着的人,凭我现在的经济力量,那怎样受得了?大概月容和姓刘的,也很知道我这种情形,所以出了这三百块钱的重赏,要我卖了公司和月容这条路。若在平常的日子,我要不高兴来,只说一句我不爱听的话我就不来了;我要高兴来呢,你就把我脑袋砍了下来,我也要来的。可是我为了死人,死人还得安葬;为了半死的老娘还得医治,什么耻辱,我都可以忍受。我现在需要的是钱,有人给我钱,教我怎样办都可以。这话又说回来了,月容对于我这一番态度,不也为的是钱吗?好的,我接受月容的条件。”

  宋子豪斟了一杯茶,两手捧着,放在桌子角上,然后伸手拍了两拍他的臂膀,笑道:“老弟台,你何必说月容,世界上的人,谁人不听钱的话呀?你是个有血性的人,我相信你说的这话,决不含糊。”二和把胸脯子一挺道:“含糊什么!我知道,这样不能说是月容的主意。这是姓刘的怕我和月容常见面,会把月容又说醒过来了,我现在女人死了,月容是可以跟我的呀。这一会子,月容为了虚荣心太重,要姓刘的捧着她大大出一回风头,教她干什么都可以,就利用了我要用钱的机会,来把我挟制住。其实我一不是她丈夫,二不是她哥弟,她和姓刘的姘着也好,她嫁姓刘的做三房四房也好,我管不着,何必怕我见她?”

  宋子豪取出一根烟卷,塞在嘴角上,斜了眼向二和望着,擦了火柴,缓缓将烟点着,笑道:“二哥,你既然知道这样说,这话就好办了。她无非是想出风头,又不敢得罪刘经理,只好挤你这一边。还是你那句话,你既不是她的哥弟,又不是她的丈夫,你要是老盯住她,她也透着为难。一个当坤角的人,就靠个人缘儿,玩意儿还在其次。捧角的人要是知道她身边有你这么个人盯着,谁还肯捧她?”

  二和把那支烟卷抽完了,两上指头,夹了烟屁股,使劲向火炉子眼一扔,一股绿焰,由炉子里涌出。端起桌上那杯茶,仰着脖子,咕嘟一声喝了个光。这就坐下点着头淡笑道:“我极谅解三爷这些话,对我并不算过分的要求。我丁二和顶着一颗人头,要说人话。慢说月容帮助了我这么些个钱,就是不帮助这些钱,为她前程着想,要我和她断绝来往,我也可以办到的。”黄氏向他望着道:“老二,你余外有什么要求吗?”二和道:“我有什么要求?”说着,站起来在桌边斟了一杯茶,端起来缓缓的喝着,将杯子向桌上放着,重重的按了一下,点点头笑道:“有是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请你二位转告月容,请她不要疑心到我的人格上去。我虽然为了老太太,不免也用她几个钱,可是我决不把这个当作断绝来往的条件。我已然写好了一张借字带来,请二位交给她。只要我不死,活一天就有一天计划着还她的钱。既是算我借她的钱,我就更要接受她的要求,表示我不是为了她怕见我,我就讹她。我当着二位我起个誓,往后我若是在月容面前和姓刘的面前,故意出面捣乱的话,我不是我父母生的;我若有一点坏心,想坏月容的事,让我老娘立刻死在医院里!”说话时,抬起右手,伸了一个食指,指着屋顶。

  说完了,在怀里掏出一张字条,向宋子豪点点头道:“这是借字,我交给谁?”宋子豪道:“没听到说你写借字的话呀?”黄氏向宋子豪瞧了一眼,因道:“丁老二这样做,要洗清白他是一个干净人。不依从他倒不好,我代收着罢。”二和一点不犹豫,立刻就将借字交到黄氏手上。笑道:“你还是交给三爷瞧瞧,上面写的是些什么字眼。”黄氏当真交给宋子豪道:“你就瞧瞧罢,手续清楚点儿也好。”宋子豪接过借字,偷眼向二和看时,见他又斟满了一杯茶,昂着头,向嘴里倒了下去,也没敢言语,低头看那借字。上写着:

  立借字人丁二和.今因母病危急.愿向杨月容小姐借

  大洋三百元整。杨小姐缓急与共.令人感激,该款俟二和

  得有职业,经济力量稍裕,即当分期奉还,并略酬息金,聊

  答厚谊.此据。年月日丁二和具。

  宋子豪两手捧了纸条,口里喃喃念着,不住点头道:“二哥真是一个硬汉。我想,你说得到做得到。”二和微笑道:“往后瞧罢。三爷,款子现在可以给我了。我也不便在这里久坐。”宋子豪起身道:“啊,你瞧我这分儿大意。”于是将桌上的钞票,双手捧着,交给了二和,笑道:“请你点一点数目。”二和将钞票塞到怀里去,笑道:“不用了,杨小姐也不会少给我的钱。”说着,取下帽子,向桌上摆的那镜框子,倒是连点了两下头。因道:“刘经理再会罢,总算你完全胜利了。”说毕,举起帽子在头上盖着,对宋子豪黄氏又举了一举手道:“再见再见。哦,不,在最近的时候,咱们是不会见着的。”宋子豪也只好跟着,向外面送了出来。见二和站在院子里,对那一大堆铜床架子,冷笑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径直出门去了。

  宋子豪的烟瘾,根本没有过足,谈了许多的话,要费精神,追不上二和,也不送了,站在院子里望着。小五娘由屋子里笑出来道:“来过瘾罢,我给你烧了一个挺大的泡子。总算不错,赵二爷托你们办的事,办得很顺溜。”黄氏隔户,在屋子里哈哈的笑着道:“一报还一报!我今天比吃了人参燕窝还要痛快。丁二和这小子,花几十块钱,把月容弄去,还把一张领字拿了去。今儿个为了三百块钱,除了把月容送回来,还交了一张借字给我。”宋子豪笑道:“老帮子,别太高兴了。你胡嚷一阵,嚷到月容耳朵里去了,大家吃不了,兜着走呢。”黄氏被他一拦,虽是不说了,还是哈哈的笑。

  其实这种事情,月容作梦也想不到。被刘经理拉出去了,胡混了半天,直混到下午四点钟,方才回来。她走进房来,第一件事,便是看到桌子上放的那只镜框子,这就咦了一声,问道:“这张相片是哪里来的?”黄氏已是跟随她走进房来,因答道:“赵二爷来了一趟,他说是来找刘经理的。没坐到十分钟就走了,扔下这张相片。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月容拿起相片看了一看,扯开抽屉,扔了进去。因道:“我屋子里头,向来就没有放过男人的相片。别这样亲热得过分了,让人笑话。”黄氏没有作声,将茶壶洗刷干净了,新沏了一壶香片,和她斟了一杯,放在桌上笑道:“喝杯热茶,暖和暖和。老枪把烟瘾过得足足的,静等着你吊嗓子呢。”

  月容走到桌子边,手扶了桌子犄角,悬起一只脚来,将皮鞋尖在地上旋转,只管沉吟着。随后又端起茶杯来,放在嘴唇边,缓缓地低下去,眼望了茶杯上出的茶烟,问道:“赵二来,说了些什么?”黄氏道:“他不说什么。他说刘经理约他吃午饭的,他追到这里来。”月容道:“他怎么会知道刘经理在这里?不是干娘叫他来的吗?”黄氏走前一步,眯了两眼,低声笑道:“刘经理作事很仔细,这些事都不会让刘太太知道的。你别瞧赵二是刘太太的人,他可捧着你干爹的饭碗。你干爹到这里来的事,他敢同你干娘说吗?他长了几个脑袋?干爹带你上哪儿了?准是吃过了饭,又上绸缎庄去扯衣料。”月容呷着茶,微笑了一笑。黄氏弯着腰,伸了个食指,连连点着她道:“现在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你应当趁机会和你干爹要件皮大衣。”月容道:“东西别要得太多了,仔细还不清这笔账。”黄氏笑道:“还有什么账?干姑娘要干爹作两件衣服穿,那不是应当的吗?”月容道:“今天我起来得太早,身体有点倦,我想睡一觉。到七点钟的时候,你叫我起来,我还有个应酬。”

  黄氏同她瞧着,眼睛变成了一条缝,笑道:“你瞧,我们杨小姐,真有门儿。还没上台,就忙起应酬来了。”月容瞪她一眼:“别胡捧场了,干爹替我约了几个报馆里人吃饭,这也是当角儿的不得已的事。”说到角儿两个字,她脸上透着也有得色,跟着微微一笑。黄氏道:“你有正事,你就躺一会儿罢,六点多钟我来叫醒你。”说着,带上门出去了。她其实不是要睡,只是心里头极其慌乱,好像自己作了一件不合意的事情,无法解决,就向在床上静静的想心事。

  在半小时之后,却听到黄氏宋子豪两人喁喁说话,虽是隔了两间屋子,用心听着,也可断断续续听到两句。黄氏曾说:“姓丁的这小子,这回竟犯在我手上。”由此更想到那张铜床;更想到刘经理赵二突然找上门,颇有些可疑。因之,穿上大衣,悄悄地走出门来,雇了一辆人力车,直奔丁二和家。

  在车上想着,这回无论丁家人怎样对待,总要进门去问个水落石出。可是车子拉到丁家门口,招呼车夫一声,说是到了。车夫歇下了车把,伸直腰来向大门上一看,摇着头道:“走错了门吧?不会是这里。”月容道:“你怎么知道不是这里?”车夫说了个喏字,向门框上一指。月容看时一张红纸帖儿,明明白白,写了吉屋招租四个字。先是一愣,再仔细将房屋情形门牌号码看了一过,昂头沉吟了一会子道:“是这个地方呀。”车夫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月容道:“前两天来的。听说这人家上济南去了,我不相信,特意来瞧瞧。”车夫道:“你瞧门环上倒插着锁,又贴了招租帖儿,准是上济南了。我还拉你回去罢。”月容对大门望着出了一会神,又叹了一口气,只好坐车子去了。

  这个时候,二和在医院里,正也谈到这所房子的问题。丁老太躺在床上,二和坐在床头边的椅子上,丁老太道:“你整日整夜的看守着我,也不是个办法啊。一来,你得找个事情作;二来我们还有破家呢。”二和道:“这些,您都不必放在心上,我现在借到了三百块钱,除了用二百多块钱给你治病而外,还可以腾出三四十块钱。我零用每天吃两顿饭,有两毛钱足够了。暂时有那些钱维持着,用不着找事。说到那个家,你更可以放心,房子我已辞了,大大小小的应用东西,分拨到田家和王傻子那里存着。等你病好了,咱们再找房搬家。”

  他口里说着,和母亲牵牵被褥,移移枕头,俯下身子问道:“妈,你喝一点儿水吧。”丁老太道:“不用,其实这里有看护,也用不着你在这里照应我。”二和将方凳子拖近了一步,再坐上,将手按住被角道:“妈,我怎能不照应你?你在这世界上,就剩我这个儿子,我在这世界上,也就只剩你这一个老娘。我们能多聚一刻,就多相聚一刻。”丁老太眼角上微微透出两点泪珠,又点了两点头。二和道:“你不用挂心,我什么苦也能吃,我什么耻辱也能忍受。我一定要好好儿的来照应你的病。”丁老太眼角上的泪珠,虽然还没有擦干,她倒是闪动了脸上的皱纹,微微的笑了一笑。

  二和看到老娘这种慈笑,心里是很着莫大的安慰。昂头向着窗外正自出神,觉得手上有东西搬动着,低头看时,正是老娘由被底伸出手来,轻轻的拍着自己的手背呢。这就是老娘听了痛快,疼爱着自己呢。两脚放在地面,是极力的抵住着,那心里是在那里转着念头:我老娘这样地疼爱着我,我一定要顾全一切。刘经理,杨月容,一切人的怨恨,我都要忘掉的。这样想着,自己连连将头点了几点。

  这样,他是对于环境,力求妥协了。可是到了第二日,有一个抱不平的王傻子,来反对他这种主张了。在他进病室看过丁老太病体之后,向二和招了两招手,将他引到外面来。一歪脖子,瞪了眼道:“老二,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二和被他突然问这句话,倒有些愕然,只是向王傻子望着。王傻子笑着摇摇头道:“倒真是忘了。杨家那丫头今天登台,你不知道吗?这丫头我不要她姓王,还是让她跟师傅姓杨罢。”二和道:“今天她登台怎么样?”王傻子道:“咱们也花个块儿八毛的去捧一捧。可不是正面捧,咱们是个反面儿捧,也到台下去叫声倒好儿,出出这口气。”二和笑道:“谁有这么些闲工夫?再说也犯不上。她今天登台,捧的人整千整百,我们两个人去喊个倒好儿有什么用?再说天天上台,天天有人捧,咱们能够天天就跟着叫倒好儿吗?”王傻子道:“虽然那样说,到底今天是她登台的第一天,咱们给她拦头一捧,多少让她扫扫兴。”

  二和抓住他的手,连连摇撼了两下,笑道:“别这样看不开,咱们上大酒缸喝酒去。”王傻子笑道:“喝酒,我倒是赞成,喝醉了听戏去。你也别把老太的病,尽管放在心上,有道是吉人自有天相,咱们先去喝三杯。”说着,也不问二和是否真要喝酒,拉了就走。这已经是七点钟的时候,大酒缸吃晚酒的人,正在上场,由里到外,坐满了人。只在屋犄角有半边桌子,凑合着墙的三角形,塞了进去。二和同傻子并肩坐着,正对了那堵墙。在这桌上,原摆着炸麻花儿、花生米、豆腐干之类、店伙送上两小壶白干,各斟着一壶。王傻子左手端了杯子,右手三个指头,捏了一根炸麻花儿,放在嘴里咀嚼着,两只眼睛,可就翻转来向墙上望着。二和也随了他的视线看去时,却是一张石印的红绿字戏单,戏单中间,有三个品字形排列的大字,正是杨月容的姓名。在这下面排着戏名,横书有《霸王别姬》四字。王傻子将麻花儿一放,手按了桌子道:“他妈的,又卖弄这一段《夜深沉》,该随着胡琴舞剑了。”

  二和凑近一点看去,上面果印着今日是登台第一晚,先哼了一声,接着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口。王傻子缓缓的回向街上看了一看道:“今天天气很冷,也许要下雪。我敢说她今天上台,上不了满座。”二和端着酒杯子,只管向那戏单子看着,也没作声。这戏单子勾引不了他听戏,倒是很能勾引他喝酒。虽然王傻子的酒量很好,二和也并不用他劝进,一杯又一杯,只管向下喝去。王傻子喝着酒,口里还不住叽咕着。因道:“咱们虽都是穷骨头,可是谁要在咱们面前摆出阔人架子来,咱们还真不能受!尽管让他有钱,咱们不在乎。我要是不愿意,你就出一万块钱,想买我院子里一块砖头,我也是不卖的。”

  二和把一壶酒都斟干了,还提起壶来向杯子里滴上几滴,然后使劲向桌上一放,啪的一声响着。瞪了眼道:“姓刘的这小子,拿出四五百钱,要我在他面前认招,不许我在他同月容面前露脸。他捧杨月容,尽管捧就是了,他捧角还不许角儿的朋友出头,有钱的人,真是霸道!”王傻子也把酒壶一放,直立起来,拍着二和的肩膀道:“二哥,走,咱们瞧瞧去。月容这样的红,看她今天是不是长了三只眼睛!你瞧,我这里有钱。”说着,身子一晃,掀起一片衣襟,在腰包里一拔,掏出一沓纸卷儿来。里面是洋钱票铜子票毛票全有。他卷着舌头道:“买两张廊子票,瞧瞧她。你说叫倒好没用,咱们就不叫好光瞧着,就是了。”这样说时,已经抢到柜台边,胳膊一挥,把二和挥得倒退了几步。横了眼道:“酒钱该归我付,你现在虽然比我腰包子里还足,你可是要替老娘治病的。”二和笑道:“就让你会账罢,你都能怜借我老娘,难道我自己倒不管我老娘了吗?”

  说着话,自己一溜歪斜的向大街上走去,王傻子跟着来了,他就向前引路。心里糊涂,两条腿并不糊涂,顺了一条大街走着。远远看到街北边火光照耀得天色绯红,在红光中拥出一座彩牌坊,彩牌坊下面,汽车、人力车排成两条长龙。王傻子一摇头道:“想不到这丫头今天这样威风。一个在街上卖唱的黄毛丫头,有这么些个人捧场。”二和道:“这都是姓刘的这小子邀来的。”两人红了眼睛,一路骂到了戏馆子门口。

  那两扇铁栅门,已关得铁紧。在门里面悬了一块黑木牌,大书客满。王傻子道:“怎么着?满座了吗?那黑牌子上写着什么?”二和道:“写着客满两个斗大字。”王傻子道:“你瞧着,门里边还站着一个巡警,真他妈的有那副架子。这样子说,咱们就是想花个块儿八毛的,也进去不了。”二和道:“前台不能去,咱们到后台瞧瞧去也好。我知道由后面小胡同里转过去,可以转到戏馆子后门口。”王傻子道:“那就走罢。”说着,挽了二和的手臂,就向戏馆子后面走来。

  这里是一条冷胡同,东转角的所在,有一个双合门儿,半掩着。斜对过,正有一盏路灯,斜斜的向这里照来,看见有个短衣人,在门里面守着。王傻子闯到门边。还不曾抽腿跨门,那人由门里伸出头来,吆喝一声找谁?王傻子道:“你们这儿杨月容老板是我朋友,我要进去瞧瞧。”那人道:“还没有来昵!”王傻子在门外晃荡着身体,因道:“什么时候了?还不到园子?咱们候着,总快来了。”于是搭了二和的肩膀,在胡同里徘徊着。看看天上,没有一点星光,寒风由人家屋头上压了下来,拂过面孔,像快刀割肉一样,两个人就格外走快一点,以便取暖。因之顺了前后胡同,绕个大圈子。再回到戏馆子后门口来,这冷静的胡同,老远的就可以听到汽车响。王傻子道:“来了,咱们站到一边看去。”说时,汽车到了门口。

  汽车门正对了戏馆子后门。先是月容披了皮大衣,向下一钻,随后刘经理也跳下了车,扶着她一只手臂,一路走去。这时,二和被冷风一吹,酒醒了三分之二,倒是拖住了王傻子的手,不让他向前。王傻子道:“怎么啦?老二,你害怕吗?”二和道:“我不能失信,我不能在他们面前露面。”王傻子道:“瞎扯淡,有什么不能露面?谁订下的条规?”挣脱了二和的手,就向前奔去,汽车已是开走。

  那后门依然开着,却一拥出来七八个大汉,有人喝道:“这两个小子,在哪里喝醉了黄汤,到这儿来捣乱,叫警察!”又有个妇人声音道:“别动手,犯不上跟醉鬼一般见识,我有法子治他。”一言未了,哗嘟一声,门里一盆冷水,向王傻子真泼将来。王傻子不曾防备,由头到脚,淋了个周到,总有两三分钟说不出话来。那七八个大汉,已是一阵狂笑,拥进了那后门,接着啪的一声,这两扇双合门关上了。王傻子抖着身上的水,望了那戏馆子后门,破口大骂。

  二和走上前挽着他道:“大哥,咱们回去罢。天气还这样冷,你这周身是水,再站一会,你还要冻成个冰人儿呢。泼水这个人,我知道是张三的媳妇,原先是月容的师母,现在可跟着月容当老妈子了。”王傻子掀开大袄子衣襟,向腰带里一抽,拔出一把割皮的尖刀来,在路灯光下,显出一条雪白的光亮。二和道:“你这是哪里来的刀?”王傻子道:“是我皮匠担子上的。我知道月容这丫头,进出坐着汽车,我没有告诉你,暗下带了来,想戳破她的车轮橡皮胎。现在,哼!”说着,把尖刀向上一举,抬头望了灯光。二和道:“这班趋炎附势的东西实在可恶。你那刀交给我,我来办。这是我的事,你回去罢。”说时,就握住王傻子的手。王傻子先不放手,回转头来,向二和望着,问道:“不含糊?你能办?你别是把我的刀哄了过去。”二和道:“王大哥,你瞧我丁二和是那末不够朋友的人吗?”

  王傻子咬了牙打了个冷战,因道:“这泼妇一盆冷水淋头浇来,由领脖子里直淋到脊梁上去,我身上真冷得不能受。我真得回去换衣服。”二和道:“是这话,你赶回去罢。”王傻子将刀交给了二和,另一手握住二和的手,沉着脸道:“二哥,我明天一早听你喜信儿了。”说毕,昂着头,对戏院子的屋脊瞪着,又哼一声道:“别太高兴了!”说毕,又打了两个冷战,只好拔步走了。

  二和手握了尖刀柄,掂了两掂,冷笑一声,缓缓的伸进衣襟底下,插在板带里。背了两手,绕着戏园子后墙走。但听得一阵阵的锣鼓丝弦之声,跳过了墙头来。胡同里两个人力车夫,有气无力的拉着车把,悄悄过去。那电杆上的路灯,照着这车篷子上一片白色,猛可的省悟,已经是下雪了。在空中灯光里,许多雪片乱飞,墙里墙外,简直是两个世界。心里估计着戏馆子里情形,两只脚是不由自己指挥,只管一步步的向前移着。走上了大街,看那戏馆子门口,层层叠叠的车子,还是牵连的排列着。在雪花阵里,有几丛热气,向半空里纷腾着,那便是卖熟食的担子,趁热闹作生意。走到那门口,斜对过有一家酒店,还有通亮的灯光,由玻璃窗户里透出来。隔了玻璃窗户,向里张望一下,坐满了人,也就掀了帘子进去。找个面墙的小桌子坐着,又要了四两酒,慢慢的喝着。一斜眼,却看到刘经理的汽车夫,也坐在柜台旁高凳子上独酌,用柜台上摆的小碟子下酒。于是把身子更歪一点,将鸭舌帽更向下拉一点,免得让他看见,但是这样一来,酒喝的更慢,无心离开了。

  不多一会,却见宋子豪抢了进来,向汽车夫笑道:“好大雪。李四哥辛苦了。”汽车夫道:“没什么,我们干的是这行,总得守着车子等主人。有这么一个喝酒的地方,这就不错了。你怎么有工夫出来?喝一杯。”宋子豪道:“我特意出来告诉你一句话,你喝完了还把车子开到后门口去等着。”汽车夫道:“戏完了,当然送杨老板回家。”宋子豪道:“事情还瞒得了你吗?”说着,低了声音,叽咕一阵,又拍拍汽车夫的肩膀,笑着去了。

  二和看到,心里却是一动。等着汽车夫走了,自己也就会了酒账,绕着小胡同,再到戏馆子后门去。这时,那汽车又上了门。车子是空的,大概汽车夫进去了。于是站在斜对过一个门洞子里,闪在角落里,向这边望着。这已是十一点多钟了,胡同里很少杂乱的声音,隔着戏馆后墙,咿唔咿唔,胡琴配着其他乐器,拉了《夜深沉》的调子,很凄楚的送进耳朵。在这胡琴声中,路灯照着半空里的雪花,紧一阵,松一阵,但见地面上的积雪,倒有尺来厚。胡同里没有了人影,只是那路灯照着雪地,白光里寒气逼人。一会儿工夫,戏馆子里《夜深沉》的胡琴拉完了,这便是《霸王别姬》的终场。二和料着月容快要出来,更抖擞精神注视着。

  十分钟后,锣鼓停止,前面人声喧哗,已是散了戏。不多一会,那后门呀然开着,汽车夫先出来了,上车去开发动机,呜哧哧响着。又一会,一个穿大衣的男人出来了,他扶着车低声道:“我坐那乘车行里的车子,陪太太回去。你把这乘车子,送杨小姐到俱乐部去。你先别言语,只说送她回家,到了俱乐部,你一直把车子开到院子里去。一切我都安排好了。”汽车夫道:“经理什么时候去?”那人道:“不过一点钟。蒋五、赵二都会在那里等着的,他们会接杨小姐下车。说好了,我们打一宿牌。记住了,记住了。”说毕,那人又缩进门去。二和看定了,那人正是刘经理。心想:“这样看起来,月容还没有和他妥协,他这又是在掘着火坑,静等着月容掉下去呢。”

  以后,又不到十分钟,一阵人声喧哗,灯光由门里射出来,四五个男女,簇拥着月容出来。月容一面上车,一面道:“怎么我一个人先回去?下着大雪呢,你们和我同车走不好吗?”却听到黄氏道:“宋三爷有事和馆子里人接洽,走不了。后台有人欠我的钱,好容易碰着了,我也得追问个水落石出。”这样解释着,月容已是被拥上了车。车子里的电灯一亮,见她已穿着皮领子大衣,在毛茸茸的领上面,露出一张红彤彤的面孔,证明是戏妆没洗干净。口里斜衔了一支绿色的虬角烟嘴子,靠了车厢坐着,态度很是自得。喇叭呜地一声,车子走了,雪地里多添了两道深的车辙。

  二和走出了人家的门洞,抬头向天上看看,自言自语地道:“她已经堕落了。只看她那副架子,别管她,随她去罢。”对那戏馆子后门看看,见里面灯火熄了大半,可是还是人影乱晃。于是叹了口气道:“她怎么不会坏!”

  低了头缓缓走着雪路,就走上了大街,却见宋子豪口衔了烟卷,手提了胡琴袋,迎头走来。虽然他不减向来寒酸样子。头上已戴了一项毛绳套头帽,身上披着麻布袋似的粗呢大衣,显是两个人了。二和迎上前,叫了一声三爷。他站住了,身子晃了两晃,一阵酒气向人扑来。问道:“丁老二,那盆冷水没有把你泼走?你又来了?”二和道:“大街上不许我走路吗?”宋子豪道:“你用了刘经理五六百块钱,你这小子没良心,还要捣乱。我告诉你,军警督察处处长和刘经理是把子,今天也在这里听戏。你先在园子后门口藏藏躲躲,没有把你捆起来,就算便宜了你,你还敢来?可是,人家这会儿在俱乐部开心去了。你在这里冒着大雪,吃什么飞醋?哈哈哈。”说着,将二和一推,向前走了。

  二和站在雪里,呆了一会,忽然拔开步来。径直就向前走。约有半小时之久,已是到了所谓的俱乐部门口。一幢西式楼房,在一片云林子矗出。楼上有两处垂下红纱帘子,在玻璃窗内透出灯光。正遥远的望着呢,那院子门开了,闪出两条白光,呜呜的喇叭响着,一辆汽车开出来了。那汽车开出了门,雪地里转着弯,很是迟缓。在暗地里看亮处,可以看出里面两个人是蒋五和赵二,他们笑嘻嘻地并排坐着。这辆车子呢,就是刘经理私有的。车子转好了弯,飞跑过去。轮子上卷起来的雪点,倒飞了二和一身。立刻俱乐部门口那盏灯熄了。这时离着路灯又远,雾沉沉的,整条胡同在雪阵里。

  二和见门口墙上小窗户里,还露着灯光,便轻轻移步向前走去,贴了墙,站在窗户下静静听着。有人道:“有钱什么也好办。登台第一宿的角儿,刘经理就有法子把她弄了来玩。”二和听了,一腔怒气向上涌着,右手就在怀里抽出刀来,紧紧握着,一步闪到胡同中间。正打量进去的路线,却见楼上窗户灯光突然熄灭,只有一些微微的桃色幻光,由窗户里透出。再向四周围看,一点声音没有,也不看到什来东西活动,雪花是不住的向人身上扑着。他咬了牙,站在雪地里发呆。不知多久,忽然当当几声大钟响由半空里传了来,于是想到礼拜堂的钟,想到卧病在教会医院里的老娘,两行热泪,在冷冰的脸上流下来。当,当,远远的钟声,又送来两响,那尾音拖得很长,当的声音,变成嗡的声音,渐渐细微至于没有。这半空里雪,被钟声一催,更是涌下来。

  二和站在雪雾里,叹了口长气,不知不觉,将刀插入怀里,两脚踏了积雪,也离开俱乐部大门。这地除他自己之外,没有第二个人,冷巷长长的,寒夜沉沉的。抬头一看,大雪的洁白遮盖了世上的一切,夜深深地,夜沉沉地。


《夜深沉》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