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夜深沉 > 第三十四回 归去本无家穷居访旧 重逢偏有意长舌传疑

第三十四回 归去本无家穷居访旧 重逢偏有意长舌传疑

  马大夫虽然是那位赵司令的熟人,但他和赵司令却没有丝毫朋友感情。他慨然地负着月容的生死责任,那不是为了赵司令,而是为了月容。

  这时,屋子里面的女看护大叫起来,他倒有些不解,立刻走进屋子来向她问是怎么了。女看护远远的离着病床站住,指着病人道:“她突然昂起头来,睁开眼睛望着!”马大夫笑道:“你以为她真要死吗?”女看护呆站着,答不出话来。马大夫笑道:“咦,你不明白了吗?我们这是教会办的医院,姓赵的就是来追究,我们也有法子给她解脱。她先在我们这里休养几天,等姓赵的把她忘了,让她出院。”

  他一面说着,一面走近月容的病床,月容仰了脸躺着,眼泪由脸上流下来,哽咽着道:“大夫,那个人对你说的话,全是假的。”马大夫道:“你虽没有大病,但你的脑筋,倒是实在受了伤。你的事,我已猜着十之八九,你不用告诉我,先休息要紧。”说毕,他按着铃叫了一个院役进来,叫把月容送到一个三等的单间病室里去。月容已是慢慢清楚过来,看到马大夫是一种很慈祥的样子,就也随了他布置,并不加以拒绝。

  在一个星期之后,是个晴和的日子,太阳由朝南的玻璃窗户上晒了进来,满屋子光亮而又暖和。月容穿了医院给的白布褂裤,手扶了床栏杆,坐在床沿上,手撑了头沉沉的想着。恰好是马大夫进来了,他对她脸色看了一遍,点点头笑道:“你完全好了。”月容道:“多谢马大夫。”说着,站起身来。马大夫道:“我已经和那姓赵的直接打过电话了,我说,你的病好是好了,可是疯了,我要把你送进疯人院去。他倒答应得很干脆,死活他全不管。”月容道:“马大夫,你该说我死了就好了,免得他还有什么念头。”马大夫道:“我们教会里人,是不撒谎的,这已经是不得已而为之了。说你疯了,那正是为着将来的地步。人生是难说的,也许第二次他又遇着了你,若是说你死了,这谎就圆不过来。”月容道:“二次还会遇着他吗?那实在是我的命太苦了。不过,他就遇着我,再也不会认出我的,因为我要变成个顶苦的穷人样子了。”马大夫道:“但愿如此。你对我所说的那位姓丁的表哥,靠得住吗?”月容道:“靠得住的。他是一个忠厚少年,不过……是,迟早,我是投靠他的。”马大夫道:“那就很好,趁着今天天气很好,你出院去罢。”

  月容猛然听到出院这两字,倒没有了主张。因为自己聊避风雨的那个家,已经没有了,丁家究竟搬到哪里去了?而况,他是什么态度,也难说。这一出院门,自己向哪里去?在北京城里四处乱跑吗?这样的想着,不免手牵了衣襟,只是低头出神。马大夫道:“关于医院里的医药费,那你不必顾虑,我已经要求院长全免了。”月容道:“多谢马大夫,但是……是,我今天出院罢,今天天气很好。”马大夫道:“你还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吗?假如你还需要帮忙的话,我还可以办到。”月容低着头,牵着衣襟玩弄,很沉默了一会,摇着头道:“谢谢你,没什么要你帮忙的了。我这就出院吗?”马大夫道:“十二点钟以前,你还可以休息一会,医院里所免的费用,是到十二点钟为止。”月容深深的弯着腰,向马大夫鞠了一个躬,马大夫也点点头道:“好罢,我们再见了。”说着,他走出去,向别间病室里诊病去了。

  月容又呆了一会子,忽然自言自语的道:“走罢,无论怎么没有办法,一个人也不能老在医院里待着。”不多一会,女看护把自己的衣服拿来了,附带着一只手皮包,里面零零碎碎,还有五块多钱。这都是自己所忘记了的,在绝无办法的时候,得着这五块钱,倒也有了一线生机。至低的限度,马上走出医院门,可以找一个旅馆来落脚,不必满街去游荡了。比较的有了一点办法,精神也安定了一些,换好了衣服,心里却失落了什么东西似的,缓缓地走出医院门。

  太阳地里,停放着二三十辆人力车子,看到有女客出来,大家就一拥向前,争着问到哪儿。月容站住了脚,向他们望着,到哪儿去?自己知道到哪儿去呢?因之并不理会这些车夫,在人丛挤了出去。但这车夫们一问,又给予了她一种很大的刺激,顺了一条胡同径直的向前走。不知不觉,就冲上了一条大街,站定了脚,向两头看去,正是距离最长的街道。看看来往的行人车马,都是径直向前,不像有什么考虑,也没有什么踌躇,这样比较起来,大街上任何一种人,都比自己强。只有自己是个孤魂野鬼,没有落脚所在的。心里一阵难过,眼圈儿里一发热,两行眼泪,几乎要流了出来。可是自己心里也很明白,在这大街上哭,那是个大笑话,看到旁边有条小胡同,且闯到里面去,在衣袋掏出手绢,擦擦眼睛。

  糊里糊涂走过几条胡同,抬头一看,拐弯的墙上,钉着一块蓝色的地名牌子,有四个白字,标明了是方家大院。心里带一点影子,这个地名,好像以前是常听到人说的呀。站着出了一会神,想起来了,那唱丑角的宋小五,她家住在这里。这人虽然嘴里不干不净,喜欢同人开玩笑,可是她心肠倒也不坏,找找她,问问师傅的消息罢。于是顺着人家大门,一家家看去,有的是关着大门的,有的是开着大门的,却没有哪家在门上贴着宋宅两个字。

  沿着人家把一条巷子走完了,自己还怕是过于大意了,又沿着人家走了回来。有一位头顶上挽个朝天髻儿,穿了大皮袍子的旗下老太太,正在一家门口向菜担子买菜,就向她望着道:“你这位姑娘走来走去,是找人的吧?”月容这就站定了向她深深点了一个头,笑答道:“是的,我找一家梨园行姓宋的。”老太太笑道:“这算你问着了,要不然你在这胡同里来回溜二百遍,也找不出她的家来。她原来住在这隔壁,最近两个月家境闹得太不好,已经搬到月牙胡同里去了。那里是大杂院,是人家马号车门里,很容易认出来。这里一拐弯儿,就是月牙胡同。”

  月容不用多问,人家已经说了个详详细细,这就照她所说的地方走去,果然有个车门。院子里放着破人力车,洗衣作的大水桶,堆了绳捆的大车,加上破桌子烂板凳,真够乱的。悄悄走进大门,向四周屋子望了一下,见两边屋子门口,有人端出白泥炉子来倒炉灰,便打听可有姓宋的?那人向东边两个小屋一指道:“那屋子里就是。”

  月容还没有走过去呢,那屋子里就有人接嘴道:“是哪一个找我们?”月容听着,是宋小五母亲的声音。以前她是常送她姑娘到戏院子里去,彼此也很熟,因道:“宋大婶,是我呀,大姐在家吗?”这时,那小屋的窗户纸的窟窿眼里,有一块肉脸,带了一个小乌眼珠转动了两下,接着有人道:“这是哪儿刮的一阵仙风,把我们杨老板刮来了?请屋子里坐罢。可是我们屋子里脏得要命,那怎么办呢?”月容拉开门,向她屋子里走去。看看那屋子,小得像船舱一样,北头一张土炕,上面铺着一条半旧的芦席,乱堆两床破被褥。红的被面,大一块小一块的黑印儿,显得这被是格外的脏。炕的墙犄角上,堆着黑木箱子破篮篓子,一股子怪味儿。桌子上和地下,大的盆儿,小的罐儿,什么都有。只以桌子下而论,中间堆了一堆煤球,煤球旁边,却是一只小绿瓦盆,里面装了小半盆乳面。

  小五妈赶快将一张方凳子上的两棵白菜拿开,用手揩了两揩,笑道:“杨老板请坐坐罢。屋子小,我没有另拢火。”说着,弯腰到炕沿下面去,在窟窿眼里,掏出一只小白炉子来,虽不过二三十个煤球,倒是通红的。月容向屋子周围看去,一切是破旧脏。小五娘黄瘦着脸,挽了一把茶杯大的小髻,满头乱发,倒像脸盆大。下身穿条蓝布单裤,上身倒是穿件空心灰布棉袄,又没扣纽扣,敞着顶住胸骨一块黄皮。因道:“大婶,你人过得瘦了,太劳累了吧?”小五娘什么也没说,苦着脸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月容道:“大姐不在家吗?”小五娘道:“她呀!你请坐,我慢慢地告诉你。”月容想着,既进来了,当然不是三言二语交代过了,就可以走的,就依了她的话坐下。

  小五娘摸起小桌上的旱烟袋,还没抽一口呢,开了话匣子了,她道:“这几个月,人事是变得太厉害了。你不唱戏,班子里几个角儿,嫁的嫁,走的走,班子再也维持不了,就散了。你闻闻这屋子里有什么味儿吗?”她突然这样一问,月容不知道什么意思,将鼻子尖耸了两耸,笑着摇摇头道:“没有什么昧儿。”小五娘道:“怎么没什么味儿:你是不肯说罢了,这里鸦片烟的味儿就浓得很啦。我的瘾还罢,我那个死老头子,每日没四五毫钱膏子,简直过不去。小五搭班子的时候,每年拿的戏份,也就只好凑合着过日子。班子一散了,日子就过不过去。老头子没有烟抽,不怪自己没有本事挣钱,倒老是找着小五捣乱,小五一气跑了,几个月没有消息。现在才听说,先是去汉口搭班,后来跟一个角儿上云南去了。北京到云南,路扶起来有天高,有什么法子找她?只好随她去罢。”月容道:“哦,原来也有这样大的变化?你两位老人家的嚼谷怎么办呢?”小五娘道:“还用说吗?简直不得了。先是当当卖卖,凑合着过日子。后来当也没有当了,卖也没有卖了,就搬到这里来住,耗子钻牛犄角,尽了头了。老头没有了办法,这才上天桥去跟一伙唱地台戏的拉胡琴,每天挣个三毫钱,有了黑饭,没有了白饭,眼见要坍台了。可是北京城里土生土长的人,哪儿短的了三亲四友的,要讨饭,也得混出北京城去。杨老板你还好吧?可能救我们一把?”月容的脸色,一刻儿工夫倒变了好几次。因笑道:“叫我救你一把?不瞒你说,我自己现在也要人救我一把了。”小五娘对她看了一看,问道:“你怎么了?我的大姑娘。”月容道:“大婶,你没事吗?你要是没什么事,请坐一会儿,让我慢慢地告诉你。”小五娘道:“我有什么事呢?每天都是这样干耗着。”这才在棉裤袋里掏出一包烟,按上烟斗,在炕席下摸出火柴,点着烟抽起来。

  月容沉住气,把眼泪含着,不让流出来,慢慢地把自己漂流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完了,因叹口气道:“听说我这事情,还登过报,我也不必瞒人了。你瞧,我不也是要人救我一把吗?’’小五娘道:“啊,想不到大风大浪的,你倒经过这么一场大热闹。你还有什么打算吗?”月容道:“本来我是不好意思再去找师傅的,可是合了你那话,耗子钻牛犄角尽了头了。我要不找师傅,不但是没有饭吃,在街上面走路,还怕人家逮了去呢。”小五娘道:“你要找师傅吗?漫说你不能下乡找他去,就是你下乡去找着了他,恐怕那也是个麻烦。他为着你的事伤心透了。要不,他也不搬下乡去。”月容道:“他为着我搬下乡去的吗?”小五娘含着烟袋吸了一口烟道:“也许有别的原因吧,不过有点儿是为着你,你要去见他,决计闹不出什么好来。他现在同梨园行的人,疏远得很呢。”

  月容听了她的答复,默然了很久,摇摇头低声叹口气道:“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小五娘道:“你不是还有一个表哥吗?虽然你以前和他恼了,事到于今,只有同人家低头。”说时,将旱烟袋嘴子,向月容点着。月容道:“我有什么不肯低头的?无奈他不睬我,我也没有办法。有一次,他驾着马车在街上走,我追着他叫了几十句,他也不肯理我。”

  小五娘坐在炕沿上,见她皱了眉毛,苦着脸子,两行眼泪在脸泡上直滚下来,对她望着,连吸了几袋烟,将烟袋头在炕沿敲着烟灰,便道:“姑娘,你也别着急,凭着你这样人才,决饿不了饭的。假使你不嫌我这里脏,我叫老头子到别处去住,你可以在我这里先凑合几天。”月容道:“大婶,我现在到了什么境界,还敢说人家脏吗?不过让老爷子到外面去住,那我可心里不过意。我正也有许多事,想同他商量,靠着他在梨园行的老资格,我还想他替我想点法子呢。”小五娘道:“你的意思,还想出来搭班?”月容道:“嗓子我还有。”小五娘笑道:“那敢情好,叫老头子给你拉弦子,你有了办法,我们也就有了办法。他要到晚半晌才能回来,你在我这里等着罢。你饿着吗?我下面条子给你吃。随便怎么着,给你在天桥找个园子,老头子总可以办到的,你安心等着罢。”月容皱了眉道:“我仔细想想,实在不愿再回到梨园行去。我那样红过的人,现时又叫我上天桥了,那叫比上法场还要难受,再想别的法子罢。”

  小五娘听着话的时候,在炕头破篮子里,拿出了破布卷儿,层层的解开来,透出几十个铜子。她颇有立刻拿钱去买面条之势,现在听说月容不愿回到梨园行去,把脸沉下来道:“除了这个,难道你另外还有什么挣钱的本领吗?”说时,将那个破布卷儿,依然卷了起来。月容心头倒有些好笑,想着就是做买卖也不能这样的二F脆,可是也不愿在她面前示弱。因道:“就因为我不肯胡来,要不是有四两骨头,我还愁吃愁穿吗?我逃出了虎口,我还是卖着面子浯饭吃,我那又何必逃出虎口来呢?”小五娘道:“难道你真有别的毹耐可以混饭吃吗?”她手上拿着那个布卷儿,只管踌躇着。

  月容在身上摸出一块钱来,交给她道:“大婶,你不用客气,今天我请你罢。你先去买点儿烟膏子来,老爷子回来了,先请他过瘾。我肚子不饿,倒不忙着吃东西。”小五娘先哟了一声,才接了那一块钱,因笑道:“怎么好让你请客呢?你别叫他老爷子了,他要有那么大造化生你这么一个姑娘,他更美了,每天怕不要抽一两膏子吗?你叫他一声叔叔大爷,那就够尊敬他的了。姑娘,你这是善门难开。没这块钱倒罢了,有了这块钱,我不愿破开,打算全买膏子。你还给我两毫钱,除了面条子下给你吃,我还得买包茶叶给你泡茶。”月容笑着又给她两毫钱,小五娘高兴得不得了,说了许多好话。请她在家里坐着等一会子,然后上街采办东西去了。

  她回家之后,对月容更是客气。用小洋铁罐子,在白炉子上烧开了两罐子水,又在怀里掏出一小包瓜子,让月容嗑着。还怕月容等得不耐烦,再三的说过一会子,老头子就回来的。其实月容正愁小五父亲回来的早,他要不留客,今天晚上,还没个落脚的地方呢。看看太阳光闪作金黄色,只在屋脊上抹着一小块了,料着老头子要回来,便站起身来道:“大婶,我明天来罢。我得先去找个安身地方。”小五娘道:“他快回来了,我不是说着,你就住在我这儿?怎么还说找地方安身的话。”月容道:“可是我不知道大爷是什么意思。”小五娘道:“他呀,只要你有大烟给他抽,让他叫你三声亲爸爸,他都肯干的。”她虽是这样说着,可就隔了窗户的纸窟窿眼,向外张望着,笑道:“你瞧,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月容还没有向外望呢,就听到老头子嘟囔着走了过来,他道:“打听打听罢,我宋子豪是个怕事的人吗?东边不亮西边亮,你这一群小子和我捣乱,我再……”-话不曾说完,他哗地一声拉着风门进来了。月容站起来叫了一声大爷。这宋子豪穿了一件灰布棉袍子,上面是左一块右一块的油污和墨迹。歪戴了顶古铜色毡帽,那帽檐像过了时的茶叶一般,在头上倒垂下来,配着他瘦削的脸腮,同扛起来的两只肩膀,活显着他这人没有了一点生气。他垂下了一只手,提着蓝布胡琴袋,向小五娘叫了一声,正是有话要交代下去。回头看到了月容,倒不由得呀了一声,将胡琴挂在墙钉上,拱拱手道:“杨老板,短见呀,你好?”小五娘笑道:“杨老板还是那样大方,到咱们家来,没吃没喝的,倒反是给了你一块钱买大烟抽。我知道你今天要断粮,已经给你在张老帮子那里,分了一块钱膏子来了。”说着,在墙洞子里掏出一个小洋铁盒子,向他举了一举。

  宋子豪看到,连眉毛都笑着活动起来,比着两只袖口,向月容连拱了几下手道:“真是不敢当,杨老板,你总还是个角儿,我们这老不死的东西,总还得请你携带携带呢。”月容道:“听说班子散了,咱们另想办法罢。短不了请大爷大婶帮忙。”宋子豪抢着过去,把那盒烟膏子拿过来看了看,见浓浓的有大半盒,足够过三天瘾的。便连连摸着上嘴唇几根半白的小胡子,露出满嘴黑牙齿来,笑道:“杨老板,只有你这样聪明人知道我的脾气,你送这东西给我,比送我面米要好得多。”说着,又把那盒子送到鼻子尖上嗅了几嗅。月容道:“大爷要是过瘾的话,你请便。我正好坐着一边,陪你谈谈。”小五娘道:“不,他要到吃过晚饭以后,才过瘾呢。”子豪眯了眼睛笑道:“不,这膏子很好,让我先尝两口罢。”他说着,就在炕头上破布篮子里,摸索出烟灯烟枪来,在炕上把烟家伙摆好,满脸的笑容,躺下去烧烟。

  月容坐在炕沿上,趁着他烧烟不劳动的时候,就把自己这几个月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宋子豪先还是随便的听,自去烧他新到手的烟膏子。后来月容说到她无处栖身要找出路,子豪两手捧着烟枪塞在口里,闭了两眼,四肢不动,静听她的话。再等她报告了一个段落,这才唏哩呼噜,将烟吸上了一阵,接着,喷出两鼻孔烟来,就在烟雾当中,微昂了一下头道:“你学的是戏,不愿唱戏,哪儿有办法?就说你愿意唱戏罢,你是红过的,搭着班子,一天拿个三毫五毫的戏份,那太不像话。要不然,这就有问题了,第一是人家差不差这么一个角儿;第二是人家愿意请你了,你一件行头也没有,全凭穿官中,那先丢了身分……”月容道:“我根本没打算唱戏,这个难不着我。我的出身,用不着瞒,就是一个卖唱的女孩子,我想,还卖唱去。晚上,人家也瞧不出来我是张三李四,只要大爷肯同我拉弦子,每晚上总可以挣个块儿八毫的。再说我自己也凑合着能拉几出戏有人陪着我就行了。”子豪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把年月能忘记了?现在快进九了,晚上还能上街上卖唱吗?”月容道:“这个我倒也知道,天冷了,夜市总是有的,咱们去赶夜市罢。”子豪道:“你当过角儿的人,干这个,那太不像话。”他横躺在炕上,将烟签子挑了烟膏子在灯上烧着,两眼注视了烟灯头,并不说话,好像他沉思着什么似的,右手挑了烟膏泡子,在左手的食指上,不住的蘸着。

  月容见他没有答复,不知他想什么,也不敢接着向下问。小五娘坐在矮板凳上,斜衔了一支烟卷抽着,喷出两口烟来,因道:“说起这个,我倒想起一件事。那卖烟膏子的张老帮子,他和那些玩杂人的要人认识,常常给他们送烟土,请他给你打听打听,好不好?”月容笑道:“这也不是那样简单的事。你以为是介绍一个老妈子去佣工,一说就成吗?”小五娘道:“这要什么紧,求官不到秀才在。我这就去叫她来罢。”她说着,径自开门走了。.月容对于这件事,始而是没有怎样理会。不多大一会子,听到小五娘陪着人说话,走了回来,这就有一个女人道:“让我瞧瞧这姑娘是谁?亦许我见过的吧?”说着话,门打了开来,小五娘身后,随着一位披头发,瘦黄面孔,穿着油片似的青布大袄子的女人。在她说话时,已知道了她是谁,但还不敢断定,现在一见,就明白了,不就是旧日的师母张三的媳妇黄氏吗!脸色一变站了起来,口里很细微的叫了一声。虽说是叫了一声,但究竟叫的是什么字样,自己都没有听得出来。黄氏微笑着,点了几点头道:“月容,我猜着就是你,果然是你呀。”月容在五分钟之内,自己早已想得了主意:怕什么,投师纸收回来了,她敢把我怎么样?于是脸色一沉,也微笑道:“他们说,找贩卖烟膏子的张老帮子,我倒没有想到是你。”黄氏道:“哦,几个月不见,这张嘴学得更厉害了。”她说着,在靠门的一张破方凳子上坐着。

  小五娘倒呆了,望了她们说不出话来。月容道:“大婶,你不明白吧?以前我就是跟她爷们卖唱的。他把我打了出来,我就投了杨师傅了。我写给她爷们张三的那张投师纸,早已花钱赎了回来了,现在是谁和谁没关系。”黄氏道:“姑娘,你洗得这样清干什么?我也没打算找你呀。小五娘说,有个姓杨的小姐,唱戏红过的,现在没有了路子,打算卖唱,要找个……”月容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我就是讨饭,拿着棍子碗,我也走远些,决不能到张三面前去讨一口饭吃。”黄氏道:“你不用恨他,他死了两三个月了。”月容道:“他……他……死了?”说着,心里有点儿荡漾,坐下来,两手撑了凳子,向黄氏望着,黄氏道:“要不是他死了,我何至于落到这步田地呢。我总这样想着,就是张三死了,只要你还在我家里,我总还有点办法。现在做这犯法的事,终日是提心吊胆的,实在没意思,再说也挣不了多少钱。唉,叫我说什么!死鬼张三坑了我。”她说着,右手牵了左手的袖,只管去揉擦眼睛。

  宋子豪躺在床上烧烟,只管静静的听她们说话,并不插言。这时,突然向上坐了起来,问道:“这样说起来,你娘儿俩,不说团圆,也算是团圆了。”月容笑道:“她姓她的张,我姓我的王,团什么圆?”小五娘道:“你怎么又姓王了?”月容道:“我本来姓王,姓杨是跟了师傅姓。我不跟师傅了,当然回我的本姓。”黄氏道:“姑娘,自从你离开我们以后,没有人挣钱,我知道是以前错待你了。你师傅,不,张三一死,我更是走投无路,几个月的工夫,老了二十岁。五十岁不到的人,吊了牙,撮了腮,人家叫我老帮子了。你别记着我以前的错处。可怜可怜我。”月容见她说着,硬了嗓子,又流下泪来。因道:“我怎么可怜可怜你呢?现在我就剩身上这件棉袍子,此外我什么都没有了。”黄氏道:“我知道你是一块玉落在烂泥里,暂时受点委屈,只要有人把你认出来了,你还是要红的。刚才小五娘和我一提,我心里就是一动。东安市场春风茶社的掌柜,是我的熟人,他们茶社里,有票友在那里玩清唱,另外有两个女角,都拿黑杵(按:即暗里拿戏份之术语)。有一个长得好看一点的走了,柜上正在找人。一提起你的名儿,柜上准乐意。这又用不着行头,也不用什么开销,说好了每场拿多少钱,就净落多少钱回来。这不是一件好事吗?只要你愿意干,你唱一个月两个月的,名誉恢复了,你再上台露起来,我和宋老板两口子全有了办法。”

  宋子豪左手三指夹了烟签,右手只管摸了头发,听黄氏说话,这就把右手一拍大腿道:“对,对,还是张三嫂子见多知广,一说就有办法。这个办法使得,每天至少拿他一元钱戏份。”黄氏道:“也许不止,他们的规矩,是照茶碗算。若是能办到每碗加两分钱,卖一百碗茶。就是两块了。生意好起来,每场卖一百碗茶,很平常,日夜两场,这就多了。”小五娘听了也是高兴,斟了一杯热茶,两手捧着送到月容面前来。月容接着茶笑道:“瞧你三位这分情形,好像是那清风茶社的掌柜已经和我写了纸定了约的。”黄氏道:“这没有什么难处呀。杨月容在台上红过的,于今到茶馆子里卖清唱,谁不欢迎?就是怕你不愿干。”说时,她两手一拍,表示她这话的成分很重。

  月容手上捧了那茶杯,靠住嘴唇,眼睛对墙上贴的旧报纸只管注视着。出了一会子神,微笑道:“对了,就是我不愿意干。”宋子豪在口袋里摸出一只揣成咸菜团似的烟卷盒子,伸个指头,在里面摸索了半天,摸出半截烟卷来,伸到烟灯火头上,点了很久,望了烟灯出着神,因缓缓地道:“杨姑娘的意思,是不是不愿人家再看出你的真面目来?但是,赶夜市,你怎么又肯干呢?其实夜市上也有灯光。再说,你一张嘴,还有个听不出是谁来的吗?”月容道:“我如果出来卖唱的话,我一定买副黑眼镜戴着,就让人家猜我是个上瞎子姑娘罢。”宋子豪道:“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为瞧见你,要笑话你吗?”月容道:“为什么不笑话我?我这样干着讨饭的买卖,还是什么体面事吗?”宋子豪笑道:“体面也好,丢脸也好,你的熟人,还不是我们这一班子人?笑话也没关系。至于你不认得的人,那你更不必去理会他。”月容道:“你们以外,我不认识人了吗?有人说,姓杨的远走高飞了一阵,还是回来吃这开口饭,我就受不了。”

  黄氏连连点点着头道:“这样说,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明白了。你是全北京人知道你倒霉,都不在乎,所怕的就是那位丁家表哥。”她说时,张开脱落了牙齿的嘴,带一种轻薄似的微笑。月容也笑着点了两下头道:“对的,我就是怕姓丁的知道我倒了霉。”黄氏道:“你以为姓丁的还爱着你没有变心吗?”月容顿了一顿,没有答复出来。黄氏笑道:“你没有红的时候,他把辛辛苦苦挣来的几个钱,拼命捧你,那为着什么?不想你一红,就跟着人家跑了,谁也会寒心。”月容低了头,将一个食指在棉袍子胸襟上画着。

  黄氏道:“他现在阔了,什么都有了。你这时候就是找着了他,也会臊一鼻子灰。”月容喘着气,用很细微的声音问道:“他什么东西都有了吗?”黄氏道:“可不是,不住大杂院了,租着小四合院子。这几天天天向家里搬着东西,收拾新房子。”月容道:“你瞎说的,你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你,你怎么会知道得这样清楚?”黄氏道:“我不认识他吗?在杨五爷家时会过的。我为了打听你的消息,找过那个唐大个儿,找过那个王大傻子,后来就知道许多事情了。他现时在电灯公司作事,和那个姓田的同事……”月容道:“是那个田老大,他媳妇儿一张嘴最会说不过的。”黄氏道:“对了,他……”月容突然站了起来,脸色又变了,望着黄氏道:“那田二姑娘呢?”黄氏道:“你明白了,还用问吗?娶的就是她。”月容道:“对的对的,那女人本来就想嫁二和,可是二和并不爱她。我走了,二和一生气……”她说到这里,不能继续向下说了,在脸腮上,长长的挂着两行眼泪,扭转身躯来坐着。

  宋子豪手上的那半截烟卷,已经抽完了,在身上掏出那空纸烟盒子来,看了看,丢在一边,向小五娘道:“烟卷给我抽抽。”小五娘道:“我哪有烟卷?你剩下的一根烟,我刚才抽完了。你连烟卷也没买,今天又没拿着戏份吗?”宋子豪道:“还用说吗?今天这样的大晴天,天桥哪家戏棚子里也挤满了人,只有我们这个土台班不成。为什么不成呢?就为的是熊家姐儿俩有三天没露了,捧的人都不来。临了,我分了四十个子儿,合洋钱不到一毫。黑饭没有,白饭没有,我能够糊里糊涂的还买烟卷抽吗?杨老板你可听着,这年头儿是十七八岁大姑娘的世界,在这日子,要不趁机会闹注子大钱,那算白辜负了这个好脸子。什么名誉,什么体面,体面卖多少钱一斤?钱就是大爷,什么全是假的,有能耐弄钱,那才是实实在在的事情。你有弄钱的能耐,你不使出来,自己胡着急,这不是活该吗?你念那姓丁的干什么?你要是有了钱,姓丁的也肯认识你,现在你穷了,他抖起来,你想找他,那不是自讨没趣吗?”

  大家听老枪这样大马关刀的说了月容一阵,以为她一定要驳回两句,可是她还是扭身坐着,却呜呜咽咽哭起来了。


《夜深沉》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