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名著 > 夜深沉 > 第三十回 事业怯重推来求旧雨 婚姻轻一诺归慰慈亲

第三十回 事业怯重推来求旧雨 婚姻轻一诺归慰慈亲

  是在二姑娘求签以后,第二日的事了,王大傻子特意到二和家里来,找他谈话。一进院子,口里就先嚷着:“丁二哥!”丁老太在屋里应声道:“是王大哥吗?他还没有回来呢。请进来坐坐。”王大傻子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我有几句要紧的话急于要对他说说。”他口里这样说着,人已是走了进来。

  丁老太手里端了一杯茶,斜靠了茶几坐着,只见那杯子里还向外冒着热气呢。屋子中间,放了一只白炉子,煤火熊熊的,向口外抽出来三四寸高的长焰。炉子边上,放了一把白铁壶,里面的水,也正烧得呼噜呼噜作响。王傻子道:“这样子,是你老人家自个沏茶喝来着,可得仔细烫了。”丁老太对了他说话的所在,微微的起了一下身,依然坐下去,叹了一口气道:“这也是没有法子呀。不过自个儿这样做惯了,倒也不觉得怎么样。你请坐。”王傻子道:“你熬到现在,也该出头了。二和现在一个月挣到三十多块钱,将来还有长薪水的希望。他不在家,也该找一个人来伺候你了。”丁老太道:“雇人,我是不敢雇的。别说我双目不明,雇了人在家里,她会给我胡搅一气,恐怕找一个人来,一进我这样的穷家,也就不愿干了。”

  王傻子在她对面一张矮凳子上坐着,抬起头来,对屋子上下周围全看了一看。见正中神案前,残缺的五供,和油盐罐子杂乱的放着,报纸和残书堆得有两尺来高。在这纸堆边上,又堆上两捆布卷儿。桌子角上一把黑铁壶,却在砚池盖上,便道:“老太,不是我多事,我说,二和的那个脾气,您得管着一点儿。”丁老太扬着脸,把闭了的眼睛,连连闪动了几下,笑道:“王大哥,二和作错了什么事吗。”王傻子道:“事情是作错了,可不是他有心作错的,不过,他也有心这样地干。”丁老太不禁笑了,点点头道:“大概二和作是作错了,究竟是不是他有心这样做的,您还说不定吧?什么事呢,我总可以拿三分主意。”王傻子笑道:“田老大这回给二和介绍事,他是有意思的呀。他的二妹,有点儿谈恋爱呢。”说着,不免将两手分别的搓着两条腿,反正是丁老太看不见的,就向她脸上不住地打量着。丁老太笑道:“王大哥也谈起恋爱来了?可是这些话,全都是些谣言,你怎么也相信?”王傻子将颈子一伸,低声道:“不,我这话听着多了。田老大也是听多了这闲言闲语,姑娘大了,娘老了也管不了,别说是哥哥。再说,田大嫂子又很是帮小姑子的忙,他没有了办法,想着将错就错罢,就把二姑娘给二和罢。可是二和这小兄弟,要耍一个小脾气,还是不大愿意。这一来,可把田老大急了,不到两天,就给二姑娘说上了个主儿。”

  丁老太将手里半杯剩茶,咕地一下,向口里倒去,问着一声:“是吗?”王傻子道:“我当然不能骗您。亲事不成,这没有什么,老二年纪还轻,还怕找不着媳妇吗?可是公司里这份事情,恐怕靠不住。”丁老太道:“虽然作不成亲戚,田家也不吃什么亏。二和究竟和他是好朋友,他既然介绍二和到公司里去了,好人就作到底,何必又要把他的事情弄掉呢?”王傻子道:“咱们同田老大共了多年的街坊,田老大为人,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他同人要别扭上了,那就真能胡来。听说,那公司里,现在还正要裁人呢。”丁老太道:“依着王大哥应当要怎样办呢?”王傻子道:“昨日个早上,二姑娘还同我那口子一块儿到观音庵烧香求签去,瞧她那意思,好像心事还没有决定。你们趁早儿在二姑娘面前露点好意,这事也许挽回得来,因为这件事,二姑娘是要作一半主的。我实话实说,您两只眼睛不方便,就得早早有个儿媳妇来伺候着。可是新娶的儿媳妇,什么也摸不着头脑,能够在街坊里面找一个姑娘,那就比自己姑娘差不多。”丁老太笑道:“照你这样说,那简直我要娶儿媳妇,非娶田家丫头不可?”王傻子道:“并不是非娶不可,唯有这么一个人透着合适。”丁老太点点头道:“您所说的,自然也是很对。只是二和这孩子的脾气,也真不肯将就人。”王傻子道:“这没有什么,您可以吓唬吓唬他。您就说,要是不到田家去敷衍一下,恐怕公司里的位子难保。无论他脾气怎么不好,对于公司里的事情,不能不放在心上,除了他自己要吃饭,还得养活着老娘呢。”丁老太道:“这孩子也是得吓唬吓唬他!穷到这分儿光景,他还要使上一股子脾气。王大哥,您先回去,回头我叫他去找您。”王傻子道:“好的,我在家里等着。假使他要找我,他可以大酒缸坐着,派人去找我得了。”说着,他已起身向外走去。丁老太还昂了头,对门外叫道:“王大哥,你在家里等着他,等到什么时候呢?”丁老太说过了,却只听到王傻子说了一句老等着,人已走远了。

  自然,王傻子是一番热心。然而田老大真会像王傻子所说的,这人也就私心太重了。丁老太心里把这个问题颠三倒四地想了很久,自己也解答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在一小时以后,二和嘴里哼着西皮二黄,走进来了。丁老太迎着他,首先一句话便问道:“你在公司里,看到经理对你有什么不好的颜色吗?”二和道:“没有呀,我每天老早地到,晚晚儿的走,经理还能对我说什么?”丁老太道:“经理要不高兴你,不会为是公事,是为了私事,你猜猜看。”二和道:“那还用得着猜吗?若是经理不高兴的话,那就是为了他媒没有作成。”丁老太道:“你知道还用说什么!刚才王大傻到这里来过的,他说田老大生了气了,把二姑娘另许了人。瞧那意思,给你已然是闹上了别扭,在经理面前说了坏话,说不定,你这只饭碗有点儿保不住了。你想,他有那本领替你荐事,他就有本领在经理面前说坏话,免了你的职。”二和听了这话,愣愣地站着,许久说不出话来。

  丁老太道:“你不能一辈子提花生篮子养活我吧?刚刚有了一个稳当的饭碗,你就愿意扔了吗?”二和又沉吟了一会子,因答道:“我想田老大总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来吧?不过公司里倒有裁人的谣言。”丁老太坐下,把头垂了下去,因道:“自然这个时候,你和田老大去亲近亲近,或者在田大嫂子面前说几句好话,事情就回转来了。王傻子今天来,不是没有意思的,也许他就是受着田大嫂之托。我老早老早就知道了田大嫂的意思,她是愿意咱们两家结亲的。说到二姑娘这丫头呢,也没有什么配你不过的。可是咱们不能为了饭碗,去将就人家的亲事,这是你一辈子的事,我不能胡拿主意。”二和道:“人家虽是老街坊,相处得不坏,可是咱们这样的人家,怎么会让田老大一家人看得起?这透着有点儿奇怪。”丁老太道:“田老大只要不喝酒,他媳妇叫他死,他也闭眼睛,这全是田大嫂的意思,他不能不照办。至于田大嫂子为什么定要结亲,二姑娘也乐意,这里我也不大明白。”二和手扶了门框,昂头看了院子外的青天,把脚在门槛上一顿,倒是咚的一下响。丁老太道:“你这孩子,事情是全凭你作主的,你好好儿地发什么狠!”

  二和还没有答应呢,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门外有人问道:“这是丁家吗?”二和答应了一声是,就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背着一只白面袋进来。二和道:“你们是宝丰粮食店里来的吧?”小伙子已把一口袋面扛进屋子来,放在地上,答应是的。二和道:“你扛了回去罢,我今天没有钱给。”小伙子道:“掌柜的说了,你不给钱,就记着罢。”二和笑道:“年头儿改好了,粮食店怕白面换不出钱送到人家来,请人家记账?”那小伙子倒没说什么,对他嘻嘻的笑着,说了一声:“再见。”竟自走了。丁老太道:“一袋面要三块多吧?他干吗,一定赊给咱们?”二和道:“人都是势利眼,这宝丰粮食店的掌柜,听说公司里有大厨房,想拉买卖。今天上午托过我,我答应了给他帮忙。是我顺便问了一声,双喜牌白面什么价钱,他说卖给别人三块二,卖给咱们只要三块。回头就给咱们送一口袋来,不想他果然送来了。平常送了白面来不给钱,第二句话也不用问,他就会扛走的。”丁老太道:“这不结了。这年头人死得穷不得,这面是搁在咱们家里了,假如他知道你的事情有点儿靠不住,明天一大早就会来要钱。”

  二和听了这话,只管在屋子里来回地转着,眼睛只瞧那墙角竖着的一只面口袋,随后就叫道:“妈,我还是找着王大傻子谈谈罢。”丁老太道:“他倒是说了,假如你不乐意到那大杂院里去,可以到大酒缸去等着他。”二和道:“不乐意到大杂院去,行吗?大概要求大杂院里人帮忙的事,还多着呢。”丁老太道:“既是那么说,下午由公司里回来,你亲到田老大那里去一趟罢。”二和鼻子里哼了答应着,就匆匆忙忙地陪着母亲吃过了午饭,然后就到大杂院里来找王傻子。

  只见王大嫂自靠了房门坐着,在纳鞋底子,远远地看到了,就站起来道:“傻子没有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来,出去作生意去了,你来坐一会子。”二和还没有答言呢,却看到二姑娘由王大嫂屋子里抢了出来。远远的看去,没有看清楚她是什么颜色,然而她颈脖子红红的,是得看出来的。二和愣了一愣,依然走到王大嫂子身边来,她低声笑道:“你现在也急了?我真替你可惜,煮熟的鸭子会给飞了。”她带说着话,带走进屋子去,二和自然也是跟着。

  王大嫂这就把嘴向西边屋子一努,因道:“她已经有个主儿了。”二和笑道:“这干我什么事?”王大嫂把脸一扳道:“你跑了来干什么?我知道你是听到公司里要裁人,来找他替你想法子的。”说时,向他伸了个大拇指,又接着说道:“你也不摸着心想想,人家找你的事,你瞧不上眼,这会予你有了事了,你就来找她,她睬你吗?”二和虽然有点惊慌,但是态度还很镇静,低声问道:“你说我有事,我有什么事?”王大嫂道:“你没听到吗?我再说一句,你公司里要裁员,你可得留神点。”二和道:“你也知道这消息吗。”王大嫂道:“刚才她在这里聊天,就谈起了这件事,我正要问一个究竟,你就来了,可见得她讨厌着你。”二和道:“也许人家是害臊吧?”王大嫂道:“全是熟极了的街坊,人家还害什么臊?说明白一点,人家是生你的气。”二和犹豫了一会子,便道:“既是那么着,我就晚上再来罢,这时候我要到公司里上工去了。”说着话,溜了出来,远远地对了田家的窗户看了去,果然的,二姑娘一张脸子是在玻璃窗子里张望的,等到二和向她看了去,她立刻就把头低了去。二和虽不知道她是什么原因,反正她不乐意见面,那是真实的,心里头总算打了一个疙瘩。

  走到公司里,留心看看进出的人,果然脸色都有些慌张。自己也就把心房提着,向办公的地方走去。这一留心,事儿全出来了,只见各股办事的头儿,全先后地向经理室里去。这屋子里几个同事的,全都交头接耳的说话,仿佛听到对过座位上,有一位同事说:“在公司里年月久一点的人,那总好些。因为这不是衙门,用人总得论一点劳绩。”二和听说,心里更是不免扑扑乱跳,等着向经理室问话的人全走光了,自己也就一鼓作气的,挺了胸脯上,向经理室走去。可是走到房门口,手扶了门把钮,停了一停,不曾推门,这两条腿又缩回来了,依然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来写字。看那两位同事,也是瞪了大眼睛向自己看着。过了十来分钟,自己心事,实在按捺不住,本待起身走着,可是看看别人的脸色,胆子也就小下来了。最后到了六点钟,大家下班的时候,实在不能再忍了,这就把抄的文件放到桌子抽屉里去,牵牵衣襟,摸摸领子,又走到经理屋子去。

  那刘经理正把衣架上的大衣取下,向身上加着,随手拿了帽子,一转身看到二和带上门站定,便问道:“你也为了公司里有裁员的话,要来向我打听消息吗?”二和笑道:“不,不,我没有这资格。前次蒙经理的好意,替我提的那头亲事,到今曰,无论如何,我是该给你一个答复了。”刘经理笑道:“怎么,现在你觉得非答复不可了?那末,你就告诉我你所答复的话。”二和道:“以先我所考量着不敢应承下来的,就是我想着我家里的生活费现在还是自顾不暇,怎能再添一口人?可是最后转念一想,像田家二姑娘,她不是不会劳作的人,到了我家里,当然她可以出分力量来帮助,不至于白添一口人。”刘经理将手摸摸自己的胡子,微笑道:“据你这样说,你是可以俯允的了?”二和听说,只好站着,捧了拳头,连连拱了两下,笑道:“经理说这话,我就不敢当。像我这样穷,只能说是人家对我俯允,怎能说是我对人家俯允?”刘经理笑道:“凭我的良心,田老大夫妇对你母子二人很好,你实在不应当过拂人家的意思。”二和躬身道:“是,我也很知道的。”刘经理道:“既是你已经明白了,那就好办。我这月老作成功了,也总算你给了我三分面子,我也很感谢的。回头我对田老大说一声,让他找出正式的媒人来。”二和笑道:“经理不作介绍人也好,为了两家体面的关系,还要请经理作证婚人呢。”刘经理对于他这话,倒不以为怎样刺耳,将手连连地摸了几下胡子,点点头道:“好罢,明天再说罢,今天应付公司许多人,我累了,有话明天谈罢。”他一面说着,一面戴了帽子起身向外走。

  二和不能反留在经理室里,自然是跟着他一块走出来,心里也就犹豫不定地沉思着:说到经理没有见怪的意思吧,他老早的就说过了,算是碰过我三个钉子;说是他见怪吧,可是相见的时候,他的态度又很自然。这样自己给自己难题做的时候,肩膀上却让人拍了两下,回头看时,是收款股的一个小办事员。二和笑道:“又是什么事高兴了?走来吓我一跳。”那人正色道:“还说我高兴呢,我是整天地在这里发愁啦。”二和道:“为了公司里要裁人的事吗?”那人道:“可不是,你是经理看得起的人,大概不要紧。据我所听到说的,大概要裁去五分之二的人。五个人里面裁两个,差不多就是对半留,我这饭碗恐怕靠不住了,我没有什么,我一个光人,有两条粗臂胳,每天能混一毛钱,我就能买两顿窝头啃。可是我还有一个女人,三个孩子,他们怎么办?”二和道:“我和你同犯着一样的毛病呀。”那人道:“你也是一个女人三个孩子吗?”二和道:“不,我的情形,比你更重大,我有个六旬老母,而且是个双目不明的人。我母亲很可怜,在死亡线上挣扎着把养大的。我实在不忍看着她把我养大了,正盼望着有个结果的时候,又回到死亡线上去。”那人道:“你有这样的情形,应该对经理说说去,经理不是同你很好吗?我想他知道你这种情形,一定可以把你留住。”二和道:“我最近有一件事,经理不大愿意我。”那人笑道:“那你就不对了。你这不是和经理闹别扭,你是同饭碗闹别扭。”二和道:“并不是闹别扭,他倒是一番好意,想替我办一件事,不过我觉得我这穷小子受不了那抬举,我推诿着没有立刻答应。”那人道:“什么事?”二和摇摇头笑着,没有答复。那人叹了一口气道:“世界上真有这些怪事,有的想巴结经理巴结不上,有的经理来巴结,反透着自己不够抬举。总而言之一句话,这是生定了穷骨头。”

  他一面说着一面走,二和听在心里,缓步走了回家去。到了以后,在院子里就很沉着地高声叫了一句妈,丁老太在屋子里听到,心里头就是一怔。二和进来了,便道:“妈,王傻子来的不错,公司里果然有了变动。”丁老太本来坐着的,这就站了起来道:“什么,公司里有了变动?”你没有来得及和田老大说吗?”二和道:“找田老大有什么用?公司里这回裁人要裁一半呢。我大着胆子直截了当的,就去找经理。”丁老太道:“你难道倚恃着刘经理是咱们的旧人,简直不让他裁你吗?”二和笑道:“我虽不懂事,也不能那样的冒昧。”丁老太走近了一步,问道:“那么,你怎样对经理说的呢?”二和扶着丁老太道:“你老人家坐下,让我慢慢地报告,大概我的饭碗还打破不了。”丁老太坐下了,二和就把对经理说话的情形,报告了一番。

  丁老太很高兴的站了起来,抓住二和的手,连连抖了几下,笑道:“你……你要是能这样办,那就好极了。田家那女孩子,待我早就不坏,要是能到咱们家来,我们一定会相处得很好。”二和道:“虽然刘经理已然答应出来作主,可是田老大已经对这事另打主意了。究竟是不是已经另说妥了人家,那还不得而知呢。”丁老太道:“咱们既是把公司里经理说好了,先稳定了这饭碗再说。到了明天,我亲自去找大嫂子一趟罢,有道是求亲求亲。”二和道:“这样说,倒成了我们求亲了。”丁老太道:“那有什么法子呢?”二和听说之后,却没有作声,自在屋子里去作琐碎的事情,丁老太也已觉到了他那不高兴的样子,就没有再提到这事。

  到了上灯的时候,母子们正在屋子里筹备着晚饭,却听到田大嫂在院子里叫道:“丁老太,我们那位二姑爷在家吗?”“二姑爷”这个称呼突然而来,他母子两个人都听着答应不出来呢。


《夜深沉》 相关内容: